第二十八章 死谷傳奇            

  黑色的石頭有什麼可怕?只要沒有人強迫你吞它下去,也沒有人拿它來打破你的
頭,不管是白色的,紅色的,藍色的,黃色的,還是黑色的石頭,都沒有什麼可怕。奇
怪的是,大婉卻偏偏好像覺得它很可怕,謝玉侖居然也好像覺得它很可怕。

    謝玉侖忽然問:「你看見的那些石頭,是不是非常、非常黑?又圓、又黑,黑得發
亮?」

    「是。」

    「你在那裡看見的?」

    「在那群黑衣人的手裡,」馬如龍道:「他們每個人手上都提著一大筐黑色的石
頭。」

    「然後呢?」

    「然後他們就把這些黑色的石頭一顆顆鋪地上。」

    謝玉侖不問了,也不說話了,眼睛裡彷彿也露出了和大婉同樣的表情,一種恐懼之
極的表情,就好像一個小孩子忽然發現那些只有在噩夢中才會出現的妖魔已到了眼前!
他們為什麼要怕這些黑色的石頭?

    鐵震天的好奇心也被引起,也忍不住問:「附近有沒有這種黑色的石頭?」

    「沒有,」馬如龍道:「就算有幾顆,也沒有這麼多。」

    王萬武又替他補充:「我到這裡來的時候,已經將這附近幾百里地都勘查過,這裡
什麼樣的石頭都有,又圓又黑,黑得發亮的石頭,我連一顆都沒有看見過。」

    「所以那些石頭一定是從幾百里以外的地方運來的。」

    「一定是。」

    鐵震天更奇怪:「為什麼有人要從幾百里外運石頭來鋪在地上?」

    這問題他本來並不期望有人能回答,大婉卻說了出來。

    她說:「因為他是個瘋子。」

    大婉自己也說:「真正的瘋子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些外表看來比誰都正常,其實
心裡卻已瘋狂了的人。」

    她又解釋:「平時你看他做事總是規規矩矩,態度總是彬彬有禮,可是只要等他一
發起瘋來,什麼樣的事他都做得出,連瘋子都做不出的事他都能做得出。

    最可怕的一點是,誰也不知道他會發瘋,更不知道他什麼時侯會發瘋,所以也不會
提防也,往往就在你已認定他是個褒子時,他卻忽然割下你的鼻子拿去餵狗。等到你的
鼻子不見之後,你甚至還不相信他會做出這種事來。

    大婉道:「我說的這個瘋子,就是這麼樣一個人。」

    鐵震天道:「你見過他?」

    大婉道:「我沒有,本來我以為永遠都不會見到他的!」

    她歎了口氣又道:「只可惜現在我很快就要見到!」

    謝玉侖忽然緊緊握住她的手。

    「他真的會來?」

    「他一定會來,」大婉道:「是翠寒煙把他引來的。」

    「你看見了那些黑色石頭,就知道他會來?」馬如龍問。

    「不錯,」大婉道:「普天之下,只有他住的那個地方,才產這種黑石。」

    「他住在什麼地方?」

    「死谷,」大婉道:「什麼都沒有的死谷,只有這種黑色的石頭。」

    她慢慢的接著道:「那裡人跡罕至,飛鳥難渡,無論誰都很難在那種地方活下去,
想不到他卻活下來了,而且好像還活得不錯。」

    「他為什麼要住到那種地方去?」

    大婉道:「他自己並不想去,是被人逼去的。」

    「被誰逼去的?」

    「世上只有一個人能擊敗他,」大婉道:「所以也只有一個人能逼他做他不願做的
事。」

    她忽然又問:「你們知不知,三十年前,江湖中有個叫「無十三的人?」

    「吳十三?」

    大婉道:「不是周吳鄭王的吳,是虛無的無。」

    「他為什麼要叫無十三?」

    「因為他自己說他是個無名無姓無父無母無兄無弟無姊無妹無子無女無妻無友的
人。」

    「這也只有十二無,」馬如龍問:「還有一無是什麼?」

    「無敵。」

    「無敵?」馬如龍不信道:「真的無敵?」

    「三十年前,他才二十三歲的時候,就已橫掃江湖,無敵於天下。」

    馬如龍還是不能相信,「三十年前的事並不算久遠,為什麼至今就已沒有人知
道。」

    鐵震天忽然插口,「有人知道,我就知道,」他說得詳細而肯定,「那一年是庚
子,我才十九歲,是在九月重陽那一天,才聽人說起他的名字的。」

    「你老卻能記得這麼清楚。」

    「因為那一天正好是我的生日,」鐵震天道:「也因為他正好是在那一天擊敗連山
雲的。」

    連山雲是當時的頂尖高手,以「橫雲遮日七七四十九劍」名震江湖,劍勢絕不在創
立「猺溶R柳七七四十九劍」的巴山顧道人之下。

    鐵震天道:「他的七七四十九劍連一招都未使出,就已被擊敗了,被一個初入江湖
的年輕人空手奪下了他的劍。」

    馬如龍問:「這個年輕人,就是無十三?」

    「當時我也知道,昔年有位名動天下的劍客,燕十三,可是此後的三個月裡,我聽
見的就只有無十三了。」他又強調說道:「整整三個月,九十天。」

    馬如龍忍不住要問:「你怎麼會記得正好是九十天?」

    「因為就在重陽到臘八月初的這九十天內,他已戰敗當時江湖中最負盛名的四十三
名高手,」鐵震天道:「最後一位是鐵劍門的掌門人,正在和門人子弟喝臘八粥的時
候,被他拋入了粥鍋裡。」

    「然後呢?」

    「然後就沒有了。」

    「沒有了?」馬如龍問:「沒有了是什麼意思?」

    「沒有了的意思,就是自從那一天之後「無十三」這個人就沒有了,」鐵震天道:
「從此之後,江湖中就沒有再聽說過這個人。」

    「也沒有人知道他的下落?」

    「沒有。」

    「有,」這次插口的是大婉:「有人知道,我就知道。」

    她知道的事別人都不知道。那一天之後,無十三也不知用什麼方法找到了「碧玉山
莊」,就在當年除夕那一天,和碧玉夫人決戰於莊外的翡翠坡,這一戰敗的當然是無十
三。

    沒有人能夠戰勝碧玉夫人,從來都沒有。奇怪的是,碧玉夫人並沒有將他置之於死
地,只不過將他困入了死谷,要他發誓永生不再出谷。寸草不生,飛鳥難渡的死谷,就
像是極北荒寒的星宿海一樣,從來都沒有人生存。所以無十三就從此「沒有了」,而且
很快就被世人遺忘。

    大婉道:「可是我們並沒有忘記他,因為夫人常說,如果世上只有一個人能在死谷
生存,這個人絕對就是他,只要他活著,等到他自覺有把握報復時,就一定會違背自己
的誓言,逃出死谷來的。」

    馬如龍道:「死谷中本來只有他一個人?」

    大婉道:「只有他一個。」

    馬如龍道:「但是現在他至少已經有了八十四名屬下。」

    大婉歎口氣,說道:「只怕連夫人都想不出他怎麼能在死谷中活下去,更想不到那
些人是怎麼來的,但是夫人也說過,別人連想都想不到的事,他也能夠做得到。」

    外面本來極安靜,這時候卻忽然傳來一陣清朗的笑聲,一個人用一種極優雅愉快的
聲音說:「多承謝大小姐和大姑娘關心,其實這些事我本來也做不到,只不過我的運氣
特別好而已。」

    說話的人距離這屋子還有段距離,可是他說出的話,屋裡的每個人都能聽得很清
楚。屋裡這些人說的每句話,他也能聽得很清楚。

    大婉脫口問:「你就是無十三?」

    她的聲音並沒有提高,外面的人還是聽見了。

    「我就是。」他回答。

    大婉又故意歎了口氣:「你的耳朵真靈,好像此兔子還靈。」

    她顯然是在故意地要激怒他,想要他一個人闖進來,外面的這個人,卻笑得更愉
快,「這是我練出來的,我一個人在那死谷中孤孤單單的過了一兩年,什麼聲音都聽不
見,悶得我直快瘋了,我只有想法子去聽那些別人聽不見的聲音。」

    「什麼聲音?」

    「毒蛇在地底交配的聲音,小蟲在地下爬的聲音,蛇吞蟲,蟲吃蛆的聲音,烏龜生
蛋的聲音,」無十三帶著笑問:「這些聲音各位聽見過沒有。」

    沒有,沒有人聽見過。

    無十三道:「可是我已經全都能聽得見了,而且聽得很清楚。」

    一個人如果連這些聲音都能聽得很清楚,還有什麼聲音是他聽不見的?

    無十三又接著說:「幸好現在我已經不必再聽這些聲音了!」

    「哦?」

    「因為五年之後,我就已找到很多人去陪我說話,」無十三道:「那個沒有人的死
谷裡,現在已經有八百二十四個人陪我說話,我要他們說什麼,他們就說什麼,我想說
什麼,他們就聽什麼。」

    大婉道:「你怎麼找到這麼多人去陪你說話?」

    「因為我的運氣特別好,」無十三笑道:「那死谷中除了黑石外,還有種別的東
西。」

    「什麼東西?」

    「黃金,」無十三笑得愉快極了,說:「我保證各位這一輩子,都沒有見過那麼多
的黃金!」

    有了那麼多黃金,還有什麼辦不到的事。

    無十三又道:「所以我的日子越過越愉快,武功好像也進步了一點,所以我才忍不
住想出來走走,最主要的當然還是想來看看謝夫人和他的大小姐,如果不是因為她,我
怎麼會有今天?」

    大婉又忍不住問:「你怎麼知道謝大小姐在這裡?」

    「我當然知道,」無十三笑道:「一個人有了這麼多黃金後,不知道的事就很少
了。」

    「你為什麼不進來看她。」

    「技不急,」無十三道:我已經等了二十多年,再等幾天又何妨?」

    「你等什麼?」

    「我已經派人專程去採購綾羅綢緞,去請手藝最好的裁縫,來為謝大小姐量身裁
衣。還特地帶來了一些京城寶石齋的胭脂花粉,」無十三大笑道:「等到謝大小姐換過
新衣,梳妝打扮好之後,我自然會來求見的。」他微笑又道:「現在我還不急,因為我
一向不喜歡骯髒的女人。」

    他的笑聲聽來還是那麼令人愉快,也沒有說過一個猥褻不敬的髒字。大婉的心卻已
沉了下去,她已經聽出了他話中可怕的含意。他喜歡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女人,等到謝玉
侖打扮漂漂亮亮時,他就準備來「喜歡」她了。

    鐵震天當然也明白他準備用的是什麼法子,忽然問道:「他是不是個人?」

    「好像是的。」

    「那就好極了!」鐵震天道:「既然他也是個人,我也是個人,我為什麼不能出去
看看他?

    外面的無十三立刻說:「請出來,快請出來,找早已在這裡擺下戰宴,等著各位光
臨。」

    鐵震天大笑:「找正想舒舒服服的大吃一頓。」

    他忽然問王萬武:「你想不想?」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