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死巷            

  這是個大主顧,是筆大生意。生意就是生意,你有東西要賣,別人就可以買,別人
要買什麼?你就得賣什麼,別人要買多少,你就得賣多少。馬如龍看得出鐵震天的臉色
已經變了。也知道自己的臉色一定也變了。只可惜他看不見張老實的臉色,只聽見張老
實在說:「我們這家雜貨店不能算太大,也不能算太小,店裡的貨不能算太多,也不能
算太少,你一個能全部搬得走?」

    「我可以叫人來搬,」這位大主顧說:「只要你開出價錢,我就付,就去叫人來搬
東西。」

    叫人來搬,叫什麼人來?是真的來搬貨?還是來要命的?馬如龍沒有衝出去對付這
位大主顧。他忽然有了種奇怪的感覺,覺得外面的那個老實人一定有法子可以對付的。

    張老實已經在說:「我只不過是這雜貨店裡的夥計,這麼大的生意,我做不了
主。」

    「誰能做主?」

    「我們的老闆。」

    「你們的老闆在不在?」

    「在。」張老實道:「就在裡面,你可以進去問他。」

    「我不進去,你叫他出來。」

    「你為什麼不進去?」

    「他為什麼不出來?」這位大主顧的態度很絕。

    張老實的回答也很絕:「因為他是老闆,不管是大老闆,還是小老闆,多多少少都
有點架子的。」

    大主顧好像不高興了:「他不出來,我什麼都不買。」

    張老實忽然說出句更絕的話。「現在你不買也不行了,」他說:「所以你非進去不
可。」

    鐵震天一直在很專心的聽著他們說話,眼睛裡一直帶著思索的表情。他們說話的聲
音不小,在裡面每但字都可以聽得很清楚,他本來用不著這麼專心去聽。

    他一定是在分辨這位大主顧說話的口音,以前他一定聽過這個人說話。馬如龍正想
問他,是不是知道這個人的來歷,鐵震天已經說了出來。

    「王萬武?」他的聲音略帶緊張:「小心你那夥計的兩條臂。」

    武林中只有一個王萬武,他的分筋錯骨手,大力鷹爪功,獨步江湖,他的心之狠、
手之辣,也跟他的武功同樣有名。只要他一出手,就必定是對方的重要關節,跟他交過
手的人,不死也得殘廢。

    現在他已經出手,鐵震天的警告已經太遲了,馬如龍已經聽見了骨頭碎裂的聲音。
很輕的聲音晉,但卻很刺耳,從耳朵一直刺入心裡。一直刺入胃裡,一直刺入骨頭裡。

    馬如龍只覺得胃部在收縮痙攣,自己的關節彷彿也酸了。不管張老實是不是個真的
老實人,總是他的夥計,已經跟他共同生活了三個月另二十一天。

    奇怪的是,他只聽見了骨頭碎裂聲,並沒有聽見慘呼整。只有兩種人能夠忍受這種
痛苦而不叫出來,一種是骨頭奇硬的硬漢。另外一種是死人,或者是已經暈過去快要死
的人。

    馬如龍想衝出去,鐵震天也想衝出去,但是他們還沒有出去,外面已經有個人進來
了。這個人是倒退著進來的。這個人左臂右肘的關節都已被擰斷。這個人已疼出了滿臉
冷汗,滿身冷汗,卻還是忍耐住不肯叫出來。

    這個人是條硬漢,江湖中每個人都知道王萬武是條硬漢。這個人居然不是張老實,
是王萬武!以分筋錯骨手,名震武林的淮南第一高手王萬武,曾經折斷過無數英雄手臂
的王萬武。現在他的臂竟已被人擰斷,被一個雜貨店的夥計擰斷。他死也不相信這種事
會發生,鐵震天與馬如龍也不能相信。但是本來不可能發生的事卻偏偏發生了,世上本
來就沒有絕對不可能的事!

    王萬武臉上昀表情不但驚訝痛苦,而且害怕,他一生從未如此害怕過。可是這個雜
貨店夥計的出手卻讓他害怕了。

    分筋錯骨手,大力鷹爪功,是淮南鷹爪王的獨門絕技。他是鷹爪王的嫡系子弟,也
是淮南門的第一高手。可是他一出手,就被制住,這個雜貨店的夥計竟在一招之間就封
死了他的退路,擰斷了他的骨節。他一步步向後退,從掛著破布門簾的小門裡退入屋
子。

    門簾又落下。他已經看不見那個平凡老實,猥猥瑣瑣的夥計,可是,他也沒有看見
這屋裡的人。他的眼睛裡充滿了驚痛悲慘,已經什麼都看不見了。鐵震天忽然站起來,
一把拉住他,把他按在那張舊竹椅上。王萬武應該認得鐵震天的,他們曾經是朋友,後
來又變成了死敵,死敵比朋友更難忘記。但是他沒有看出站在他面前的這個人就是鐵震
天,他好像根本沒看見有個人站在他面前。他還在流汗,一顆顆比黃豆還大的冷汗珠
子,不停的從他臉上往外冒。

    「那個人是誰?」他的聲音就像是在做噩夢:「那個人是誰?」

    這問題也正是鐵震天同樣想知道的,他轉過頭去問馬如龍:「你那個夥計究竟是什
麼人?」

    馬如龍無法回答。他只知道他的夥計叫張老實,是個糊里糊塗的老實人。過去既沒
有輝煌的往事,將來也沒有遠大的前程,好像已經只有在這個破爛的雜貨店裡混吃等
死。這麼樣一個人,怎麼能在一招間制住名震武林的王萬武?馬如龍也不知道。這個雜
貨店的老闆已經不是以前那個老闆了,夥計當然可能不再是以前那個夥計。馬如龍已經
想到這一點,但是他也想不出這個夥計是什麼人。他真的想不出。

    王萬武臉上還在冒冷汗,嘴裡還在喃喃的問剛才他已不知問過多少遍的話。鐵震天
忽然一個耳光摑了過去,摑在他臉上。王萬武這一生中,很可能從來都沒有挨過別人的
耳光。他本來是在噩夢中,這個耳光使他駭然驚醒。他終於看見了面前這個人,往日的
思想和回憶立刻從他心中湧起。

    「是你!」王萬武道:「你……你在這裡。」

    「是我。」鐵震天無疑也想起了他們之間的往事,「你本來就應該知道我在這
裡。」

    王萬武看著他,眼色忽然變得痛苦而悲傷。「我知道你在這裡,我到這裡來,就是
為了想要你的命,因為我對不起你,出賣過你,所以我反而更恨你。」

    這句話說得也很絕,卻是真話。如果你也曾經出賣過別人,你一定也會像他一樣,
反而會恨那個人,想要把那個人置之於死地。因為他活著,你的心就會永遠不安,永遠
會覺得有愧疚在心。你恨的也許並不是他,而是你自己。王萬武又道:「十年前,我出
賣了你,就因為那時我已經做過對不起你的事,生怕你知道,所以,才想借別人的刀來
殺你。」

    「我知道。」

    你既然知道,那時為什麼不殺了我?」王萬武的神色痛苦,「我寧願死在你的手
裡,那時你若殺了我,我也不會有今天了。」

    這也是真話。能死在翻天覆地的大盜鐵震天的手裡,至少此敗在一個雜貨店的夥計
手下好些。他敗得太慘,太痛苦,鐵震天瞭解這種痛苦。往日的思想都變成過去,「兔
死狐悲」的悲傷卻是永遠存在的。

    外面已經很久沒有動靜,就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張老實也沒有進來,現
在一定還像是真的老實人一樣,坐在前面的雜貨店裡,還是沒有任何人能看出他是個身
懷絕技的絕頂高手。他究竟是誰?為什麼陪馬如龍躲在這雜貨店裡?馬如龍忽然衝了出
去,他比鐵震天更想知道這問題的答案。

    張老實果然還是老毛實實的坐在他平時坐的那張破椅子上。這個雜貨店也還是原來
的樣子。

    可是外面的情況卻跟平時不同了,平常在這個時候,巷子裡已經很熱鬧,晾衣服的
女人,頑皮的孩子,到處撒尿的貓狗,現在都已經應該出來了。

    這條巷子雖然貧窮骯髒,但卻永遠都是生氣勃勃的。現在這條巷子裡卻連一個人都
沒有。沒有人,沒有動靜,沒有聲音,這條生氣勃勃的巷子,現在竟像是已經變成了一
條死巷。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