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綠霧非霧            

  馬如龍抬起頭,陽光正照在他臉上,這張臉雖然已經不是一張美男子的臉,已不足
令少女傾心,但是無論誰看著他時,表情都會顯得十分尊敬嚴肅。鐵震天正在看著他。

    「這交易本來很不錯,而且已經詼成了,你為什麼不答應?」

    「因為我也要跟他們談個交易。」馬如龍道:「我的交易比你的還好。」

    「什麼交易?」絕大師間:「還有什麼交易比他這交易更好?」

    「他想用他們的兩條命,來換我的一條命。」馬如龍笑了笑:「這是虧本生意,我
不做。」

    「你的交易怎麼做?」

    「用一條命換他們的兩條命。」

    絕大師冷笑。「這交易談不成。」

    「為什麼?」

    「沒有人能夠用一條命換他們這兩條命。」絕大師冷聲道:「沒有人的命這麼值
錢。」

    「有一個人。」馬如龍說:「我知道最少有一個人。」

    「誰?」

    「馬如龍!」

    聽到這名字,絕大師的瞳孔立刻收縮。馬如龍的瞳孔也在收縮。

    「我知道你們最想找的一個人並不是鐵震天,而是馬如龍。」絕大師承認。

    「用馬如龍的一條命來換他們兩條命,能不能換得過?」

    「能?」絕大師盡量控制著自己:「只可惜誰也找不到馬如龍。」

    「有一個人能找得到。」馬如龍道:「最少有一個人能找到。」

    「誰?」

    「我!」

    馬如龍也在盡量控制著自己:「只要你放他們走,我保證,能夠把馬如龍交給
你。」

    鐵震天忽然大笑!「你是個好朋友,這也是個好交易,只可惜這交易也做不成
的。」他的笑聲嘶裂:「因為誰也不會相信你說的鬼話。」

    絕大師不理他,馬如龍也不理他。兩個人面對著面,你盯著我,我盯著你,收縮的
瞳孔如尖釘。

    馬如龍一字字道:「你應該看得出我說的不是鬼話。」

    「我看得出,」絕大師斷然道:「可是我不能先放他們走。」

    「你信不過我?」

    絕大師道:「只要你交出馬如龍,我立刻放人。」

    馮超凡立刻應聲:「我保證。」

    馬如龍冷笑:「你們信不過我,我為什麼要相信你們?」

    「因為我是馮超凡,他是絕大師,你只不過是個來歷不明的陌生人。」這句話本來
不能算是回答卻又偏偏是最好的回答。

    「你要談成這交易,只有照我們的話做。」絕大師道:「否則我們就先殺鐵震天,
再殺你?」

    他的話已說絕。他本來就是心絕情絕趕盡殺絕的人!馬如龍別無選擇。

    「好,我相信你。」他握緊雙拳:「我就是你們要找的人。」

    「你就是馬如龍?」

    「我就是!」

    他就是馬如龍,他把他自己交了出來,他出賣了他自己。如果有人問他:「為什
麼?」他自己也無法回答。因為他已不能再說:「不為什麼。」

    可是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為了什麼?是因為一時的衝動?是因為滿腔的熱
血?還是因為一種誰都無法解釋的義氣和勇氣?

    馬如龍還是抬著頭,陽光還是照在他臉上。「你認不出我,因為我的臉已經破人修
整易容過,」馬如龍道:「我在這裡用雜貨店做掩護已經躲了很久。」他不能把他真正
的面目給他們看,因為他自己也無法恢復他本來的面目。

    因為玉玲瓏的玲瓏玉手已經把他的臉從皮膚下改變了。他也不能說出這一點,因為
他不能連累別人。但是他說的是真話,每一句都是。

    所以他問:「現在你們是不是已經應該放他們走!」

    絕大師看著馮超凡,馮超凡看著絕大師。兩個人臉上都完全沒有表情。

    「你看怎麼樣?」絕大師問。

    「你看呢?」馮超凡反問:「如果他真是馬如龍,他有什麼理由要為了鐵震天出賣
自己?」

    「沒有理由。」絕大師道:「完全沒有。」

    鐵震天忽又大笑。「我早就知道你騙不過也們的,我早就知道誰也不會相信你的鬼
話。」

    他笑得幾乎連氣都喘不過來。馬如龍也想笑,拚命的想笑出來,大笑一場。他笑不
出。

    他說的不是鬼話,他說的每一句都是真話,每一個字都是真話,卻偏偏沒有人相
信!這種事是不是很可笑?是不是應該讓人把眼淚都笑出來?如果他笑出了眼淚,他的
眼淚是種什麼樣的淚?鐵震天還在笑,好像已經快要笑得連眼淚都笑了出來。如果笑出
了眼淚,他的眼淚又是什麼樣的淚千.「你只不過是個來歷不明的無名小卒而已,我卻
是「翻天覆地」的大盜鐵震天,就算你有十條命,也換不過我的一條命,你還是快走
吧。」

    馬如龍沒有走。鐵震天的笑聲忽然結東,忽然大吼:「你的交易既然談不成,你為
什麼還不快走?」

    「因為他是你的朋友,你的朋友都是好朋友,」絕大師冷冷道:「所以他決心要陪
你一起死在這裡。」鐵震天霍然轉身,盯著他,眼睛裡忽然露出種恐懼憤怒之極的表
情。

    「你說過讓他走的。」

    「我說過。」

    「現在你是不是又不肯讓他走了?」

    「不是我不讓他走,」絕大師道:「是他自己不肯走。我從不做勉強別人的事,所
以誰也不能勉強要他走,如果有人一定要勉強讓他走,找就先殺了那個人。」

    鐵震天瞪著他,眼角都似已將睜裂。「我明白了,我明自了,」他的聲音淒厲,
「現在我總算明白了。」

    「你明白了什麼?」

    鐵震天咬緊牙,握緊拳:「你雖然心胸狹窄,心狠手辣,我還是把你當做個人,你
是非不分,冤殺無辜,我也還是把你當做個人,我鐵震天縱橫一生,殺人無算,有時也
難免會冤枉好人,被人冤枉又算得了什麼,就算被人砍下頭頎,亂刀分屍,也算不了什
麼。」他厲聲接著道:「但是現在我才知道,你根本不是人!」

    絕大師冷冷的聽著,忽然問:「你是想看著你的這位朋友先死?還是想讓你的朋友
看著你先死?」

    .鐵震天怒吼,身子忽然撲起,向絕大師撲了過去。他的力已將竭,可是這一撲之
勢,仍然有獅虎之威。就在這時,院子裡忽然起了一陣清悅如鈴的尖聲:「大家都活得
好好的,為什麼要死呢?」

    笑聲響起時,牆外已經有一陣淡淡的煙霧飄進了院子,看來竟彷彿是碧綠色的,帶
著種茉莉花的香氣。等到她這兩句話十四個字說完,霧已經變濃了,濃如炊煙,綠如翡
翠。

    這不是煙,更不是霧。世上根本沒有碧綠色的霧,可是看起來又偏偏是霧。就好像
馬如龍明明是馬如龍可是看起來又偏偏不是馬如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