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別無選擇            

  馬如龍走到巷子裡,才聽見對面一戶人家已經有了嬰兒的啼哭聲,再過去三兩步,
有一扇貼著財神的小門已經開了。那個懷著大肚子的小媳婦,正站在門口送她年輕的丈
夫去上工。馬如龍故意裝作沒有看見。丈夫提著個小布包走了。媳婦好像也沒有注意到
馬如龍,轉身掩上了門。

    馬如龍身子立刻箭一般竄出,三個起落,已竄入了陶保義的後院。廚房裡好像已經
有了聲音,掏米做飯的聲音,陶保義的老婆是個勤快的女人,已經在替她的老公做早飯
了。馬如龍沒有理會。陶保義練過武,以前想必也是鐵震天的屬下,他用不著顧忌他們
這對夫妻。他躍入了那口沒有水的水井。

    一斤米酒已喝光了,吃鹽的人卻更清醒,正在替他的朋友收拾床。吃鹽的人也沒有
睡著,剛才剩下的半包鹽又已被吃掉一半。他們看見了馬如龍,並沒有顯出驚訝之色,
好像明知他會去而復返。

    馬如龍開門見山,第一句話就問:「你就是鐵震天?」

    「我就是,」回答得也同樣乾脆:「我就是殺人不眨眼的大盜鐵震天。」

    馬如龍道:「你是不是中了絕大師的三陽絕戶手?」

    「是。」鐵震天雖然有些驚訝,卻沒有問他怎麼會知道的。

    馬如龍又問道:「你受的傷,還有沒有救?」

    這次鐵震天也反問:「你為什麼要管我的事?」

    馬如龍道:「因為你是我的朋友!」

    鐵震天道:「你已經知道我就是大盜鐵震天,還要交我這個朋友?」

    馬如龍道:「我已經交了你這個朋友,不管你是誰都不會改變。」

    鐵震天盯著他,忽然大笑。「我鐵震天一生中也不知做錯過多少事,卻從未交錯過
一個朋友。」

    他是真的在笑,好像只要能交到朋友,他就算被人殺錯,也可以死而無憾了。

    吃鹽的人忽然道:「他平生的確做錯過很多事,因為總是太魯莽,太激動,而且為
了朋友,什麼事他都肯做。」

    他一字字接著又道:「可是這一次他絕對沒有錯。」

    這一次他做了什麼事?怎麼會被人冤枉的。馬如龍卻沒有問。

    他相信他們,他只問:「你受的傷,究竟還有沒有救?」

    「有。」吃鹽的人說:「只有一種藥可救。」

    「那種藥?」

    吃鹽的人又黯然長歎:「我說出來也沒有用的,因為,我們絕對要不到這種藥
的。」

    他苦笑一聲,又道:「非但要不到,偷也偷不到,搶也搶不到,否則我早就去偷去
搶了。」

    馬如龍又問:「你們說的這種藥,是不是一個姓謝的人家煉成的?」

    吃鹽的人聳然動容:「你怎麼知道那個人姓謝?」

    他的臉色變得太快,太怪,馬如龍道:「我為什麼不該知道?」

    吃鹽的人道:「因為……」他說話吞吞吐吐,彷彿不願說出這其中的秘密,也不敢
說出來。

    鐵震天卻大聲插嘴道:「因為,那個人不願別人知道她姓謝,因為,她以前有段傷
心事,無論誰,只要一提起來,她就要殺人。」

    馬如龍道:「那個人是誰?」

    鐵震天道:「碧玉山莊的碧玉夫人,我受的傷,只有她的碧玉珠能救。」

    馬如龍怔住。碧玉夫人姓謝,謝玉侖是她的什麼人?跟碧玉山莊有什麼關係?他忽
然發現這件事其中還有問題,以前他從未想到過的問題。現在他已沒有時間想了。

    他忽然聽見井口上有人在冷笑:「鐵震天,你逃不了的,鐵全義,你也逃不了
的。」

    追捕的人終於追來了,亡命的人已經在井裡,已經像是甕中的鱉,網中的魚。他們
還有什麼路可走?

    馬如龍的心沉了下去,他已經聽出上面說話的人是馮超凡。馮超凡既然到了,絕大
師必定也在附近,吃苦和尚和王道人很可能也到了。就算他們找的不是他,他也一樣逃
不了。

    鐵震天用一隻手掩住了他的嘴,用另一隻手塞了把鹽在自己嘴裡,忽然大聲道:
「不錯,我就在這裡,我的兄弟也在,我們正在等待你。」

    上面半晌沒有回答。上面的人顯然已經在驚異,鐵震天怎麼還沒有死?說話時怎麼
還有如此充沛的中氣。過了半晌,才聽見絕大師的聲音冷冷道:「鐵震天,你上來吧,
我饒過鐵全義一命!」鐵全義當然就是吃鹽的人。

    「哼,我們兄弟早就打定了主意,要死也死在一起。」

    鐵震天大笑:「好,好兄弟!」

    「你若想要我們兄弟的命,你就下來吧。」絕大師沒有下來,沒有人來。井底雖然
是無路可走的死地,可是先下來的人也一定要送命。

    「他們絕不會下來的。」鐵震天壓低聲音冷笑道:「他們已經是大俠,用不著再逞
英雄。」

    「何況他們已經算準了我們逃不出去,」鐵全義也壓低聲音:「他們一定在上面
等。」

    「但是他們也不會等太久。」鐵震天道:「他們一定很快就會想到用火攻、用水灌
那些歹毒的法子。」

    馬如龍道:「以他們的身份,也會用這些法子?」

    鐵震天冷笑:「因為也們有藉口。」

    他笑容中充滿譏刺和悲憤:「對付我們這樣的歹毒之輩,不管他們用什麼法子,別
人都不會說話的,可是我們如果用這些法子來對付他們,那就不同了。」他忽然用力握
住馬如龍的手。

    「你是不是我的朋友?」

    「是。」

    「我的年紀此你大,你是不是應該聽我的?」鐵震天道:「這件事你更要聽我
的。」

    「那件事?」

    「等到他們開始用火攻用水灌時,裁們就要衝上去。」

    「好,」馬如龍毫無猶疑:「其實我們現在就可以衝上去。」

    「我們是跟鐵全義,不是你!」鐵震天聲音壓得更低:「他們知道我跟全義躲在這
裡,但是絕不會想到這裡還有第三個人。」

    「他們當然更想不到一個雜貨店的老闆,會到這裡來,會跟大盜鐵震天交上朋友。
他要的只不過是我們兩個人,他們得手後絕不會再逗留在這裡。等他們一走,你也就可
以全身而退了。」

    他將馬如龍的手握得更緊:「你我今日一別,必成永訣。我既不想要你替我復仇,
也不想要你替我洗冤,只要你能好好的活下去,就算對得起我了。」

    他交馬如龍這個朋友是為什麼?不為什麼。他只要他的朋友活下去,因為他知道,
有些人在某些時侯,能活下去已經很不容易。

    馬如龍一直靜靜的聽著,什麼話都沒有說。他有很多話想說,可是連一句都沒有說
出來,因為這些話都是不必說出來的。他心裡已經打定了主意。

    鐵震天也不再說什麼,又開始吃鹽,一大把,一大把的往嘴裡吞。他還有最後一口
氣,他還要拚一拚。他跟馬如龍完全是一模一樣的脾氣。

    井上已經很久沒有動靜,井底的人,反正逃不了,絕大師他們本來就很沉得住氣。
鐵全義從腰帶裡抽出了一把緬刀,輕撫刀鋒,忽然恨恨道:「我拚著被千刀剮,也要殺
了他!」

    鐵震天道:「你要殺什麼人?」

    鐵全義道:「陶保義。」

    鐵震天道:「你不能殺。」

    鐵全義道:「這次一定是他出賣了我們,我為什麼不能要他的命?」

    鐵震天道:「因為他已有了老婆,他的老婆已有了身孕,江湖中出賣朋友的人不止
他一個,你我被人出賣也不是第一次,你又何苦一定要他的命?」他忽然長聲歎氣:
「如果你一定要殺人,第一個該殺的就是我!」

    鐵全義道:「你?」

    鐵震天道:「如果不是為了我,你怎麼會有今天!」

    鐵全義看著他,忽然大笑:「對,你說得對極了,如果沒有你,我怎麼會有今天,
我的父母被慘殺,妻子被輪暴,別人都認為那只不遇是我的報應,如果沒有你,有誰替
我復仇出氣?

    我……」他的聲音嘶啞,扭曲的笑臉已滿是淚痕,忽然縱身躍起,大吼一聲,道:
「我鐵震天縱橫一生,殺人無算,今日,就算把這顆頭顱賣給你們又何妨?你們來拿
吧!」

    他不是鐵震天!他這麼說,只不過要搶先衝出去,要別人把他當做靶子。那麼他的
朋友也許還有乘機逃脫的希望。他也完全沒有把自己的死活,放在心上。

    馬如龍明白他的意思,鐵震天也明白,忽然縱聲長笑。「你搶不過我的,要死的
話,也得讓我先死,只要找還有一口氣,誰也休想動你!」

    長笑之中,他已瘦得只剩一把骨架的身子,忽然猛虎的僕起,一隻腳踩上了鐵全義
的肩,再一躍身,就躍出了這口井。井上立刻傳出一聲慘叫。鐵全義也跟著躍出,不管
誰先死,誰後死,他們總是要死在一起。加果是在一年以前,馬如龍看見了這樣的朋
友,他眼中一定早已熱淚奪眶而出。可是現在他的眼中已無淚,胸中卻有血……熱血。
一個已決心準備流血的人,通常都不會再流淚。他知道鐵震天說的不錯。如果他安安靜
靜的躲在井娌,等也們死了後,就可以乘機溜出去,溜回他的雜貨店。以後絕不會有人
來吃鹽了,他的秘密也不會被揭穿。他甚至可以完全忘記這件事,完全忘記鐵震天這個
人。

    如果他現在也衝出去,也只有陪鐵震天他們一起死。因為他只要一衝出這口井,絕
大師他們,遲早總會發現他是什麼人的。一個雜貨店的老闆,絕不會陪大盜鐵震天去跟
他們拚命。一個有理智的人,也絕不會去做這種愚蠢的事。馬如龍絕不是個很愚蠢的
人,他也知道應該怎麼做才能保住自己這條命。

    一個人只有一條命,他也跟別人一樣,很珍惜自己這條命。只可惜他偏偏又發現了
世上還有一些比性命更可貴的事。

    絕大師既然認定了井底有兩個人,如果忽然有第三個人衝出來,他們一定會很吃
驚。他們吃驚的時候,就是他的機會。只要是有一點機會,他就不能放過,就算完全沒
有機會,他也要這麼樣,他也衝了出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