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章 有所不為            

  晚飯的菜是辣椒炒的小魚乾,只有一樣菜,另外一碗用肉骨頭熬的湯,是給病人喝
的。病人已經醒過來了,一直動也不動的躺在床上,瞪著眼,看著屋頂。

    馬如龍也只有呆坐在床邊一張破籐椅上,他忽然想起很多事,想起了他以前做過的
那些自己覺得自己很了不起的事。

    ——那些事是不是真的全部都是應該做的?是不是真的那麼了不起?

    一人與人之間,為什麼會有如此大的距離,為什麼有的人生活得如此卑賤?為什麼
有些人要那麼驕做?

    他忽然發現,如果能將人與人之間這種距離縮短,才是真正值得驕做的。如果他一
直生活在以前那種生活裡,他一定不會想到這一點。

    ——個人如果能經歷一些意想下到的挫折苦難,是不是對他反而有好處?

    ——大婉用這種法子對付謝玉侖,是不是也為了這緣故?

    想到這裡,馬如龍心裡就覺得舒服一點了。他相信謝玉侖以前一定也是個非常驕做
的人,而且自覺有值得驕做的理由。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謝玉侖也在看著他,看了很久,忽然道:「你再說一
遍。」

    「說什麼?」

    「說你是什麼人,我是什麼人。」

    「我是張榮發,你是王桂枝。」

    「我們是夫妻?」

    「是十八年的夫妻。我們一直都住在這裡,開了這家雜貨店,附近的每個人都認得
我們。」

    馬如龍歎了口氣,又說道:「也許你認為我們這種日子過得太貧苦,已經不想再過
了,所以要把以前的事全部都忘記。」他是在安慰她,「其實,這種日子也沒有什麼不
好,至少,我們一直過得心安理得。」

    謝玉侖又盯著他看了很久。「你聽著,」她一個字一個字的說:「我不知道你是什
麼人,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可是我知道這些事一定是別人買通了你,來害我的。」

    「誰要害你?為什麼要害你?」

    「你真的不知道我是什麼人?」

    馬如龍真的不太知道,忍不住問:「你自己認為你是什麼人?」

    謝玉侖冷笑:「如果你知道我是什麼人,說不定會活活駭死。」她的聲音中忽然充
滿驕做,「我是神的女兒,世上沒有一個女人能比得上我。

    我隨時都可以讓你發財,也隨時可以殺了你,所以你最好趕快把我送回去,否則我
遲早總有一大,要把你一刀刀的割碎,拿去餵狗。」

    她果然是個非常非常驕做的女人,非但從未把別人看在眼裡,別人的性命她也全下
重視,因為除了她自己外,誰的命都不值錢。像這麼樣一個人,受點苦難折磨,對她絕
對是有好處的。

    馬如龍又歎了口氣:「你的病又犯了,還是早點睡吧。」

    他說出這句話時,才想到一個問題:屋裡只有一張床,他睡在哪裡?

    謝玉侖無疑也想到了這個問題,忽然尖聲道,「你敢睡上來,敢碰我一下,我
就……我就……」

    她沒有說下去。她根本不能對他怎麼樣,她連站都站不起來,隨便他要對她怎麼
樣,她都沒法子反抗,馬如龍沒有時她怎麼樣。

    馬如龍是個男人,健全而健康,而且曾經看過她的真面目,知道她是個多麼美麗的
女人。在那陰暗的小屋裡,在那床雪白的布單下……

    那一慕,他並沒有忘記,也忘記不了。可是他沒有對她怎麼樣。雖然他的想法已經
變了,已經覺得自己並沒有以前想像中那麼值得驕做,可是有些事他還是不會做的,你
就算殺了他,他也不會做,也許這一點已經值得驕做了。

    日子居然就這麼一天天過去了,謝玉侖居然也漸漸安靜下來。一個人遇著了無可奈
何的事,無論誰都只有忍耐接受。因為他不忍耐也沒有用,發瘋發狂,滿地打滾,一頭
撞死都沒有用。

    馬如龍呢?這種生活非但跟他以前的生活完全不同,而且跟他以前的世界完全隔
絕,以前他覺褐平凡腐俗卑賤的人,現在,他已經可以發現到他們善良可愛的一面了。
有時候,他雖然也會覺得很煩躁,想出去打聽江湖中的消息,想去找大婉和俞五。

    但是有時候他想放棄一切,就這麼樣安靜平凡的過一輩子。只可惜就算他真的這麼
想,別人也不會讓他這麼他的。他畢竟不是張榮發,是馬如龍。

    最近這幾天,雜貨店裡忽然多了個奇怪的客人,每天黃昏後,都來買二十個雞蛋,
兩刀草紙,兩斤粗鹽,一斤米酒。一家人每天要吃二十個蛋,用兩刀草紙,已經有點奇
怪了。每天都要用兩斤粗鹽的人家,誰也沒有聽說過。

    這件事雖然奇怪,但是這個人買的東西卻不奇怪,雞蛋、草紙、鹽、酒,都是很普
通的東西。來買東西的人看來也很平凡,高高的個子,瘦瘦的,就像這裡別的男人一
樣,看來總顯得有些憂慮,有點疲倦。

    直到有一天,那個肚子挺得更高的小媳婦看見他,馬如龍才開始注意他。因為小媳
婦居然問:「這個人是誰?我怎麼從來沒有見過他?」

    住在這裡的人每一個她都見過,而且都認得。她說得很肯定。「這個男人絕不是住
在這裡的,而且以前絕對沒有到這裡來過。」

    於是馬如龍也漸漸開始對這個男人注意了。他並不是個善於觀察別人為人,出身在
他這種豪富世家的大少爺們,通常都不善於觀察別人,但是,他仍然看出好幾點異常的
現象。

    這個男人身材雖然很瘦,手腳卻特別粗大,伸手拿東西和付錢的時候,總是躲躲藏
藏的,而且動作很快,好像很不願別人看見他的手。每天他都要等到黃昏之後,每個人
都回家吃飯的時候才來,這時候巷子的人最少。他的身材雖然很高,腳雖然很大,走起
路來卻很輕,幾乎聽不見腳步聲,有時天下雨,巷子裡泥濘滿路,他腳上沾著的泥也比
別人少。

    雖然已過完了年,已經是春天,天氣卻還是很冷,他穿的衣衫也比別人單薄,可是
連一點伯冷的樣子都沒有。馬如龍雖然不是老江湖,就憑這幾點,也已看出這個人一定
練過武,而且練得很不錯,一雙手上很可能有鐵砂掌一類的功夫。

    一個武林中的好手,每天到這裡來買雞蛋草紙幹什麼?如果他是為了避仇面躲到這
裡來的,也不必每天來買這些東西。如果他是俞五的回下,派到這裡來保護馬如龍的,
也不必做這些引人注意的事情。

    難道邱鳳城、絕大師他們已經發現這家雜貨店可疑,所以派個人來查探監視?回如
果真是這樣子的,他也不必每天買二十個雞蛋兩斤鹽回去,這幾點馬如龍都想不通。

    想不通的事,最好不要想,可是馬如龍的好奇心已經被引起了,每個人都難免有好
奇心,馬如龍固然不能例外,謝玉侖也不例外。她也知道有這麼樣一個人來,有一天她
終於忍不住問:「你們說的這個人,真的是個男人?」

    「當然是個男人。」

    「他會不會是女扮男裝的?」「絕不會。」

    馬如龍雖然己領教過「易容木」的奇妙,但是,他相信這個男人絕不會是個女人,
謝玉侖顯然覺得很失望。

    馬如龍早就覺得她問得很奇怪,也忍不住要問她,「你為什麼要問這件事?難道你
希望他是個女人?」

    謝玉侖沉默了很久,才歎息著道:「如果他是個女人,就可能是來救我的。」

    ——為什麼只有女人才會來救她?馬如龍沒有問,只淡淡他說:「你嫁給我十八
年,我對你一向不錯,別人為什麼要來救你?」謝玉侖恨恨地盯著他,只要一提起這件
事,她眼裡就會露出說不出的痛苦和仇恨。只要她一變成這種樣子,馬如龍就會趕快溜
出去,他實在不敢看這樣一雙眼睛。他也不忍。

    有一天晚上,這個神秘的男人剛買過東西回去沒有多久,姓于的小媳婦忽然又挺著
大肚予來了,神色顯得又緊張、又興奮。「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她喘著氣說,「我
知道那個人住在哪裡了。」

    一向不多事也不多嘴的張老實,這次居然也忍不住問道:「他住在哪裡?」「今天
就在陶保義的家,」小媳婦說,「我親眼看見他進去的。」

    陶保義是這裡的地保,以前聽說也練過武,可是他自己從來不提,也沒有人看見他
練過武。他住的地方是附近最大的一棟屋子,是用紅磚蓋成的。地保的交遊比較廣闊,
有朋友來住在他家裡,並不奇怪。

    可是他家裡一共只有夫婦兩個人,再加上這個朋友,每天就算能吃下二十個雞蛋,
如果要吃兩斤鹽,三個人都會鹹死。

    小媳婦又說:「剛才我故意到保義嫂家去串門子,前前後後都看不見那個人,可是
我明明看見那個人到他家去了,我偷偷地問保義嫂,那個人每天買兩斤鹽回去幹什麼?
保義哥忽然就借了個原因,跟保義嫂吵起架來,我只有趕緊開溜。」

    張老實一直在聽,忽然問她:「今天你買不買紅糖?」「今天不買。」

    「買不買醬菜?」

    「也不買。」

    張老實居然板起了臉:「那麼你為什麼還不回去睡覺?」

    小媳婦眨著眼,看了他半天,只好走了。張老實已經在準備打烊,嘴裡哺哺他說:
「管人閒事最不好,喜歡管閒事的人,我看見就討厭。」馬如龍看著他,忽然發現這個
老實人也有些奇怪的地方。這是他第一次覺得張老實奇怪。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