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章 苯莉花            

  邱鳳城果然沒有死。這已經是他第二次從死中復生了。馬如龍又想到金振林那一
槍,想到他貼胸慎藏的那塊玉珮。有了小婉這個人,他才能解釋那塊玉珮。他的計劃每
一個步驟,每一個細節,都經過精心的設計,細密的安排。每次他都先將自己置之於死
地,讓別人不能懷疑他。

    現在他已經嘔吐過了,將毒酒都吐了出去,每個人都看得出他可以活下去了,說不
定可以活到一百七八十歲,比誰活得都長。現在他們的目標已經轉移到馬如龍身上。每
個人的眼睛裡都彷彿有把利刃。

    第一個開口的是馮超凡:「你還有什麼話說?」

    馬如龍無活可說。如果他把這件事的真相說出來,有誰相信邱鳳城捏死小婉?有誰
相信他會洩露自己的秘密?又有誰相信他會在自己的酒杯中下毒?

    絕大師已經在冷冷地問:「這一次你還有什麼事要交代?」

    馬如龍掌中縱然還有寶劍,囊中縱然還有黃金,身上縱然還有狐裘,這一次他無法
再重施故技了。

    絕大師道:「現在你的罪行雖然已有鐵證如山,但是以你的為人,還是絕不會認罪
的,更不會束手就縛。」

    馬如龍承認。現在他不但已無法辯白,而且已無路可走,他自己也看得出這一點。
但是只要他還有一口氣在,就絕不肯放棄反抗。

    絕大師道:「以我們四人之力,要拿你雖然易如反掌,但是我們也不願以多為勝,
以大壓小。」

    馬如龍忽然道:「我明白了。」

    絕大師道:「你明白什麼?」

    馬如龍道:「你是想自己對付我,想親手來殺我。」他淡淡地接道:「因為除了殺
人外,你已沒有別的樂趣。」

    這句活就像是一根針,一根必定會直刺人對方心底的針。絕大師卻全無反應,冷冷
道:「如果你不願我出手,也可以選另外一個人。」

    馬如龍道:「我還是選你。」

    絕大師道:「很好。」

    馬如龍道:「其實我本來不該選你的,你的內力雖然不及吃苦和尚,劍術雖然不及
玉道入,可是你殺人的經驗遠比他們豐富,遠比他們會殺。」他歎了口氣,「只可惜我
雖然明明知道這一點,卻還是要選你。」

    絕大師不能不問:「為什麼?」

    馬如龍道:「我選你,只因為你是個殘酷、固執、自大的狂人,總認為只憑你自己
就可以判別人的罪,只要你自己判了一個人的罪,你就要趕盡殺絕,非把那個人殺了不
可。」他的聲音已激動,「我選你,只因為我要替那些被你冤殺的人出口氣,我縱然不
是你的對手,但是我可以保證,我一定有法子可以跟你同歸於盡。」

    絕大師當然不能不問:「什麼法子?」馬如龍說的話,他也不能不信。

    他的臉色已經開始在變,一心想置人於死的人,自己也同樣怕死的,這一點他無法
掩飾。

    馬如龍忽然笑了,大笑。「原來你井沒有別人想像中那麼絕,原來你也跟別人一樣
愛惜自己的生命。」他的笑聲中充滿譏誚,「其實我根本沒什麼特別的法子能跟你同歸
於盡,我只不過想嚇唬嚇唬你而已。」

    高手相爭,非但要不動心,還要不動氣,否則就會被人佔去先機。這道理絕大師一
向很瞭解。

    可是他現在已經動了氣。他的眼睛裡已現出血絲,額上已暴出青筋,鷹爪般的一雙
手已伸出,一步步向馬如龍走過去。

    這屋子裡地上鋪著光滑的油木板,他走過的地方,木板立刻碎裂。

    他已將全身真力集聚,只要出手一擊,很可能就會殺人!他已全不考慮自己是不是
會殺錯人!

    除了木板碎裂的聲音外,天地間彷彿已聽不見別的聲音。可是他們忽然就又聽見一
陣賣花的呼喚聲:「珠蘭,茉莉。」

    清脆悅耳的賣花聲,彷彿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的,可是忽然已到了很近的地方,近
得就好像有人在耳邊呼喚。用白粉塗得很亮的牆壁上,忽然出現了一個人形的破洞。

    「珠蘭,茉莉。」一個頭戴竹笠、身穿青衣,身材苗條的賣花女,手裡拿著朵用鐵
線穿的茉莉花,忽然從洞中走了進來。

    茉莉花清香美麗,她的手也很美。馬如龍立到想起了那個在窄巷中將大婉驚走的神
秘賣花女。她到這裡來幹什麼?

    「買一朵茉莉花吧。」她忽然將手裡的茉莉花塞入絕大師鷹爪般的手裡。這雙手上
的力量本來已像是滿弦上的箭,一觸即發,只要一發出,就算是石頭碰上,也必將被捏
碎。

    但是這隻手居然沒有捏碎這朵茉莉花,這朵茉莉花反而好像刺痛了他的手。不但刺
痛了手,而且從他的手指間,一直刺入他心臟。因為他一接到這朵茉莉花,他的人就已
躍起,箭一般竄出窗外。

    一這個賣花女是誰?這朵茉莉花上有什麼神秘力量?

    賣花女已轉過身,走到玉道人面前。「買一朵茉莉花吧,」她手裡又拈起一朵花,
「又香又好看的茉莉花,很快就會謝了,不買一定會後悔的。」

    「我想買,你怎麼賣?」玉道人問。

    「我賣花一向價錢公道,老少無欺,」賣花女的聲音清柔,「一條命。

    一朵茉莉花。」

    玉道人在笑,笑得很勉強。「我買不起。」

    他的身於忽然後退,箭一般從牆上那個破洞穿了出去。吃苦和尚和馮超凡走得也不
比他慢。

    賣花女輕輕歎了口氣:「這麼香的茉莉花,為什麼偏偏沒有人肯買。」

    馬如龍忽道:「他們不買,我買。」

    賣花女背對著他,沒有回頭。「你也只有一條命,你也買不起。」

    「我若一定要買呢?」

    「我就一定不賣。」

    「為什麼?」

    「因為我不想要你這條命。」

    「我這條命反正是撿回來的。」

    「既然已經撿回來了,就應該多加珍惜。」她說話的時候,一面在往前走,馬如龍
一面在後面追。他們很快就走出這棟房子,走入了外面那條昏暗的小巷。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