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章 吊刑            

  馬如龍又怔住了。酒中怎麼會有毒?是誰下的毒?是不是小婉已猜出邱鳳城要對她
下毒手,所以先在酒中下了毒?他喝的也是同一個酒壺裡倒出來的酒,現在邱鳳城已經
毒發斃命,他為什麼連一點事都沒有?

    問題實在大多,太複雜,而且來得大突然。他的思想已經完全亂了,連最簡單的問
題都沒法子想得通。現在他最聰明的做法,就是趕快離開這是非之地。這些事很可能也
是經過設計的,根本就是個陷阱。他已經想到了這一點,可惜等他想到時,他已經落入
這陷阱裡。一個設計得更精密、更惡毒的陷餅,無論誰只要一悼下去,就再也休想逃出
來了。

    屋子裡點了四盞燈,四盞價值極昂貴的波斯水晶燈,價值昂貴的東西都是好東西,
這種燈就算從高處掉在地上,燈罩也不會碎,四盞燈都好好的擺在桌上,擺得四平八
穩。忽然間,「波」的一聲響,四個精美的水品燈罩竟同時碑裂,燈火將滅未滅。

    就在這同一剎那,馬如龍也忽然感覺到一種巨大的壓力,海浪般從四面八方向他湧
來。他的心跳立刻加快,呼吸卻幾乎停止,鼻血湧出,喉頭發甜。眼珠子彷彿已將爆
裂。他幾乎暈了過去。等他這陣暈眩過去時,這股奇異而可怕的力量己消失,屋子裡卻
多了四個人。他第一個看見的就是絕大師。心絕情絕、趕盡殺絕的絕大師。

    有絕大師,馮超凡就一定會在。一個瘦餚鱗峋、面目皮膚黝黑如鐵的苦行僧,一件
灰布僧袍雖然千釘萬補,手裡拿著的卻是串價值連城的翠玉佛珠。另一人大袖寬袍,赤
足麻鞋,頭上挽道髻,全身的肌膚晶瑩如玉,就好像真是用白玉雕成的一個人,跟那苦
行僧正是極強烈的對比。

    四個人是從四個方向來的,沒有進來之前,每個人都將他們數十年性命交修的內力
真氣發出,封死了馬如龍的退路,也封死了他的出手。

    他們對馬如龍這個人已深具戒心,已認定他是什麼事都做得出的。

    剛才那服力量襲擊來時,東西兩方的力量遠比南北強大。從東方來的是那苦行僧,
從西方來的是那玉道人,這兩人的內力竟比名滿天下的絕大師更強。馬如龍從未見過他
們.卻已猜出他們是誰了。

    苦行僧的法號就叫「吃苦」,他吃盡千辛萬苦,遠赴天竺,求的並不是佛經,而是
自從達摩東渡以來,就為天下學武的人癡心夢想,想求得的佛門武功奧秘。他此行無疑
有了收穫。

    玉道人就是昔年一劍縱橫、震動江湖、今天下英雄喪膽、天下美女傾心的玉郎君。
看見這四個人,馬如龍的心已沉了下去。普天之下,絕沒有任何人能從他們的手底下逃
走,也絕沒有任何人能從他們手底下救人,這一點無論誰都不能不承認。

    燈火並沒有滅,因為他們並不想讓燈火媳滅。他們想做之事,一定能做到,他們不
想做的事,一定不會發生。他們好像根本沒有看見馬如龍這個人,他們的眼中只有邱鳳
城。

    邱鳳城連呼吸都已經停止,酒壺酒杯都已翻倒在地上,吃苦和尚撿起來嗅了嗅,一
雙深陷入骨的眼睛裡寒光閃動如利刃,他追隨唐三藏西遊求經的路線遠赴天竺,這條路
並不好走。在他經過的那些窮山惡水、森林沼澤中,到處都充滿了絕對致命的毒蟲毒蛇
毒獸毒花毒樹毒草。天下所有的毒物他幾乎全部看見過,在這方面,他的經驗幾乎已可
比得上嘗遍百草的神農。

    絕大師雖然出家多年,剛烈急躁的脾氣絲毫未變,已忍不住問:「怎麼樣?」吃苦
和尚不但閉著嘴,連眼睛都已閉了起來。絕大師更焦急。

    如連吃苦和尚都查不出邱鳳城中的是什麼毒,天下絕沒有第二個人能查得出。幸好
吃苦和尚終於開口。

    「壺裡的酒沒有毒。」

    「毒在哪裡?」

    「在他喝的最後一杯酒裡。」

    「是什麼毒?」

    「是用牽機、斷腸、銷魂三種毒草練成的『秋蟲散』。」

    「你能確定?」

    「這種毒散無色有味,最宜下在酒中,配合酒性,發作更快。」

    「多快?」

    「酒一入喉,毒已發作,酒一人腸,命如秋蟲。」

    「他的毒則發作。」

    「所以毒必在最後一杯酒中。」

    「中毒能解?」

    「秋蟲並非必死,只要救得快,就能解。」

    「你能解?」

    「我不能,他能。」

    吃苦和尚轉過頭,看著玉道人說:「識毒天下無人及我,解毒我不及你。」

    玉道人道:「你怎知道你不及我?」

    吃苦和尚道:「因為你是個負心人,我不是。」

    玉道人笑了。他不能不承認這一點。從他十六歲的時候開始,就不知有多少女人想
毒死他,因為他太多情,情卻不專。因為他太可愛,她們都不想失去他,因為她們都知
道,除非毒死他,否則他遲早會負心的。久病都能成為良醫,經常可能被人毒死的人,
怎麼能不會解毒?

    吃苦和尚道:「如果他不知解毒,現在他早已是個死人。」

    絕大師道:「如果他解不了這秋蟲散的毒,還有沒有別人能解?」

    玉道人自己替自己回答了這問題,他的口答是:「沒有。」

    馬如龍終於明白了。這不僅是個陷階,簡直是條繩索,一條絕對可以把他吊死的繩
索。毒在最後一杯酒中。那時小婉已經死了,下毒的當然不是她。如果邱鳳城自己下的
毒,有誰會相信他自己要毒死自己。

    所以下毒的當然是馬如龍。

    邱鳳城毒發時的情況,和沈紅葉、杜青蓮死前完全相同。寒梅谷中的那壺毒酒裡,
下的無疑也是秋蟲散。所以那次下毒的人當然也是馬如龍。

    邱鳳城早已知道絕大師他們會來,早已算準自己有救,所以不妨先在酒中下毒。

    現在他雖然已經在馬如龍面前承認自己是兇手,可是除了馬如龍外,世上並沒有第
二個人聽到他的自白。所以世上也絕對沒有人相信他會在別人面前自承罪狀,所以馬如
龍就算說出未,也沒有人會相信。

    邱風城既然是被馬如龍毒死的,小婉當然也是被馬如龍捏死的。沒有人會追究他為
什麼要捏死小婉,像這樣的兇手,還有什麼事做不出?

    殺人者死。現在馬如龍無異已經被判了吊刑。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