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問題            

  酒並不能算很好。既不是佳釀,更不是女兒紅,只不過是市面上隨時可以買到的花
雕而已。馬如龍雖然不在乎,小婉卻還是帶著歉意解釋:「鳳城很少在這裡喝酒,也很
少有朋友到這裡來,這罈酒還是我剛才臨時去買的。」

    酒是她親自去買的,菜也是她親自下廚去做的,因為這裡根本沒有用丫環奴僕。
「鳳城喜歡清靜,不願用下人,所以這裡什麼事都只好由我自己做了。」她的聲音中充
滿了女性的溫柔,她的生活全都是以邱鳳城為中心的,邱鳳城喜歡怎麼樣,她就怎麼樣
去做。

    男女間只要兩情相悅,就已足夠,又懷必還要使喚的人?又何必還要有好酒?馬如
龍忽然覺得很羨慕他們。他忍不住在心裡問自己:如果他也有一個像小婉這樣的女人,
肯全心全意地跟著他,什麼事都以他為主,他是不是也肯放棄一切,來過這種簡樸平淡
的生活?

    他忽然又想到大婉。如果他娶了大婉,她是不是也會這麼樣待他?

    馬如龍沒有再想下去。這問題不但荒謬得可笑,簡直有點滑稽。

    他當然絕不會娶一個像大婉那樣的女人,就算粑刀架在他脖子上他也不肯的。現在
大婉看來雖然已經沒有以前那麼醜了,也沒有以前那麼可惡了,卻還是不能算很好看,
也絕不能算是很可愛。一個無數少女心目中的白馬王子,怎麼會娶一個這樣的女人?馬
如龍舉杯一飲而盡,決定要從此忘記她這個人。

    邱鳳城好像也喝了不少。既然他今天有喝酒的興致,小婉當然也陪著他喝,兩個人
好像都有了點酒意,態度已漸漸親暱起來,好像已經忘了面前還有馬如龍這個人。馬如
龍也已經漸漸開始覺得自己是多餘了,正準備找個機會告辭。

    剛才他準備要問邱鳳城的那些問題,現在他已不想再問。因為他已經完全信任邱鳳
城。他正想站起來的時候,邱鳳城又在向他敬酒了,又拉著小婉的手,帶著笑道:「你
一定也得敬他三杯,三大杯。」

    小婉吃吃地笑,拚命搖頭:「我只能敬他一杯。」

    「一定要敬三大杯。」

    「三大杯喝下去一定會把我喝死。」

    「你不喝我就捏死你。」

    小婉笑得更媚,眼波中已有了春情:「我情願被你捏死。」

    「真的?」

    「當然是真的。」

    「好,」邱鳳城帶著笑,用一隻手捏住小婉的咽喉,輕輕他說:「那麼我就真的捏
死你。」

    馬如龍實在不想再聽,也不想再看下去。他應該立刻就走的。但是他沒有走,因為
就在他站起來的時候,他忽然看見一件他連做夢都想不到的事。他看見小婉那雙充滿春
憎的眼睛忽然死魚般凸出,臉色忽然發青,身子忽然僵硬。這一次的確是真的!邱鳳城
竟真的活活把小婉捏死了!

    馬如龍怔住,就好像也有雙看不見的手捏住了他的咽喉,呼吸也忽然停頓,身子也
漸漸僵硬,連手腳都已冰冷。小婉已倒了下去。邱鳳城看著她倒下,神色連一點都沒有
變,臉上居然還帶著笑。

    「悅謊是種壞習慣,我這人從來不說謊的。」他帶著笑道,「我說真的要捏死她,
我就真的捏死了她,所以我說的話你以後一定要相信。」

    馬如龍連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他只想吐,把剛吃下去的酒菜全部吐個乾淨,可是他
連吐都吐不出。

    邱鳳城笑得更愉快:「你為什麼不問我為什麼要捏死她?」

    用不著別人問,他自己居然失說了出來。「其實我早就準備捏死她的,從我看到她
的那天開始,我就準備捏死她的,我替她贖身,替她買這棟房子,就是為了妄捏死她。
我第一眼就看中了她,因為她不但長得很好看,而且是個很癡心的女人,像她這樣的女
人,正好能配合我的計劃。」

    ——他的計劃?什麼計劃,馬如龍雖然並不笨,卻還是沒有完全想通。

    邱鳳城居然又解釋:「我要讓大家都知道,我已經有了這麼樣一個肯死心塌地跟著
我的女人,已經跟我有了山盟海誓,誓死不分,大家才會相信我絕不想做碧玉夫人的女
婿。」他歎了口氣,「其實我想得要命。」

    但是他竟爭的對手太強,他自己也沒有把握入選。「所以我定要先除去你們三個
人。」要除去這三個人實在很不容易。

    「幸好我知道你們都是酒鬼,又碰巧知道小杜在聚豐樓訂了一席酒菜。」所以他就
買通了聚豐樓的伙汁,在酒裡下了毒,再要「天殺」的殺手,將那些夥計滅了口。

    「唯一上我想不到的是,你居然不喝酒。」他接著又道,「幸好我這人做事一向謹
慎,早已留下了後著。」

    他的後著就是金振林和彭天霸。金振林早已披他收服,彭天霸本來就已跟他串通,
貼胸藏在心中的玉珮當然也是計劃的一部分,事成後每個人都要被殺了滅口。

    「馮超凡和絕大師卻是完全不知情的,我故意要彭天霸請他們到聚豐樓去喝酒,再
帶他們到寒梅谷去,只不過為了要他們證明這件事,證明我絕對是清白無辜的,證明你
才是兇手。」他微笑,「可是你也不能怪我,只怪你自己運氣不好,居然沒有喝酒,居
然沒有死,如果你也死了,就不會有這些煩惱了。」

    現在他已沒有竟爭的對手,可是小婉如果不死,他還是沒法子自圓其說,還是沒法
子拋下她去做碧玉夫人的乘龍快婿。所以小婉非死不可。邱鳳城看著馬如龍。「至於
你,你死不死都已經沒什麼太大的關係了,因為大家都已認定了你是兇手,你不死對我
反而有好處。」

    「有什麼好處?」馬如龍終於能開口,「我不死對你有什麼好處?」

    邱鳳城歎息著,忽然道:「難道你現在還沒有想到我就是『天殺』的首腦?」

    馬如龍全身都已冰冷僵硬。現在他終於完全明白,這些事他本來以為自己永遠都不
會明白的,可是忽然間已完全明白了,他做夢也沒有想到,真正的兇手會親口將這些事
告訴他。他忍不住要問:「你為什麼要把你自己的秘密告訴我?」

    邱鳳城笑道:「因為……」剛說出兩個字,他的臉色忽然變了,就好像杜青蓮臨死
前那種可怕的變化一樣,蒼白的臉忽給變成可怕的死黑色。他掙扎著站起,踢倒了桌
子,想要撲過來,可是桌於倒下時,他自己也倒了下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