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四公子            

  嚴冬,酷寒,雪谷。

    千里冰封,大地一片銀白。一個人在雪地上挖坑,拉了一個三尺寬、五尺深、七尺
長的坑。

    他年輕、健康、高大、英俊,而且有一種教養良好的氣質。他身上穿的是一襲價值
千金的貂裘,手裡拿著光華奪目的銀槍。槍桿是純銀的。

    上面刻著五個字:「鳳城,銀槍,邱。」

    這麼樣一個人,本不是挖坑的人,這麼樣一對銀槍,也不該用來挖坑的。

    這裡是個美麗的山谷,天空澄藍,積雪銀白,梅花鮮紅。

    他是騎馬采的,騎了一段很遠的路。馬是純種的大宛名駒,高貴。

    神駿,鞍轡鮮明,連馬蹬都是純銀的。

    這麼樣一個人,為什麼要騎著這麼樣一匹好馬,用這麼樣一時武器,到這裡來搐
坑?

    坑已經挖好了。他躺了下去,好像想試試坑的大小,是不是可以讓他舒舒服服地躺
在這裡。這個坑難道是為他自己挖的?

    只有死人才用得著這樣一個坑,他年輕健康,看起來絕對還可以再活好幾十年,為
什麼要為自己挖這麼樣一個坑?難道他想死?這人活得好好的,為什麼想死?為什麼一
定要到這地方來死?

    雪昨夜就已停了,天氣晴朗干冷。他解下馬鞍,輕輕拍了拍馬頸,道:「你去吧,
去找個好主人。」健馬輕嘶,奔出了這片積雪的山谷。他在馬鞍上坐下來,仰面看著藍
天,癡癡的出神,眼睛裡帶者種說不出的悲痛和憂慮。

    這時候雪地上又出現了一行人,有的提著食盒,有的抬著桌椅,還有個人挑了兩壇
酒,從山谷外走了進來。走在最前面的一個人,看來像是個酒樓的堂倌,過來賠笑問
汛:「借問公子,這裡是不是寒梅谷?」

    挖坑的少年點了點頭,連看都沒有看他們一眼。

    這人又問:「是不是杜家大少爺約你到這裡來的?」挖坑的少年連理都不理他了。

    這人歎了口氣,訕訕的自言自語:「我真想不通,杜公子為什麼要我們把酒菜送到
這裡來?」

    另一人笑道:「有錢人家的少爺公子,都有點怪脾氣的,像咱們這種窮光蛋當然想
不通。」

    一行人在梅樹下擺好桌椅,安排好杯盞酒菜,就走了。又過半天,山谷外忽有人曼
聲長吟。

    「雪霧天晴朗,臘梅處處香。騎驢灞橋過,鈴聲響叮噹。」

    真的有鈴在響,一個人騎著青驢,一個人騎著白馬。進了山谷。騎驢的人臉色蒼
白,彷彿帶著病容,但卻笑容溫和、舉止優雅,服飾也極華另一人腰懸長劍,頭戴銀狐
皮帽,著銀狐皮裘,一身都是銀白色的,騎在一匹高大神駿的白馬上,顧盼之間,傲氣
逼人。他也確有他值得驕做之處,像他這樣的美男子的確不多。

    這三個年輕人看來都是出身豪富之家的貴公子,而且不約而同的都到這裡來了。但
他們來的目的,卻顯然下一樣,後面這兩位,是為了踏雪尋梅,賞花飲酒而來。那挖坑
的少年,卻是來等死的。

    酒在花下。面帶笑容的少年斟了杯酒,一飲而盡,道:「好酒。」

    花在酒前,花已盡發,他又喝了一杯,道:「好花!」花光映雪,紅的更紅,白的
更白。他再舉杯,道:「好雪。」三杯下肚,他蒼白的臉上也已有了紅光,顯得豪興逸
飛,意氣風發。

    他的身子雖然弱,雖然有病,可是人生中所有美好的事,他都能領略欣賞。他好像
對什麼事都很有興趣,所以他活得也很有趣。

    那騎白馬、著狐裘、佩長劍的美少年,臉色卻陰沉冷漠,好像對什麼事都沒有興
趣。

    面帶病容的貴公子微笑道:「如此好雪,如此好花,如此好酒,你為什麼不喝一
杯?」

    美少年道:「我從來不喝酒。」

    貴公子道:「到了這裡來,你不喝酒,豈非辜負這一谷好雪、千朵梅花廣美少年歎
了口氣,哺哺道:「這個人真是個俗人,真掃興,我怎麼會交到這種朋友的?」

    挖坑的少年還在發呆。貴公子忽然站起來,走過去,圍著他挖的坑繞了個圈子,
道:「好坑。」挖坑的少年不理他,貴公子道:「這個坑挖得好。」挖坑的少年不理
他。

    貴公子索性走到他面前,道:「這個坑是不是你挖的?」

    挖坑的少年不能不理他,只有說:「是。」

    貴公子道:「我一直說你這個坑挖得好,你知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挖坑的少年道,」你想我陪你喝酒。」

    貴公子笑了,道:「原來你不但會挖坑,而且善解人意。」

    挖坑的少年道!「可惜,我不會喝酒。」

    貴公子不笑了,道:「你也從來不喝酒?」

    挖坑的少年道:「高興喝的時候就喝,不高興喝的時候就不喝。」

    貴公子道:「現在你為什麼不喝?」

    挖坑的少年道:「因為現在我不高興喝。」

    貴公子非但沒有生氣,反而笑了:「現在我知道你是誰了。我常聽人說,銀槍公子
邱鳳城的脾氣,就像他的槍一樣,又直又硬,你一定就是邱鳳城。」挖坑的少年又不理
他了。

    貴公予道:「我姓杜,叫杜青蓮。」邱鳳城還是不理他,就好像從來沒有聽見過這
名字。

    其實他是知道這個名字的,在江湖中走動的人,沒有聽見過這名字的還不多。

    武林中有四公子,銀槍、白馬、紅葉、青蓮,這一代江湖中的年輕人,絕沒有任何
人的鋒芒能超過他們。他們彼此間該知道,那騎白馬、著狐裘、佩長劍的美少年,就是
白馬公子馬如龍,但是他卻偏偏裝作不知道。

    杜青蓮歎了口氣,道:「看來你今天是決心不喝酒了。」

    忽然間,山各外有個人大聲道:「他們不喝,我喝。」

    喝酒的人來了。雪停了之後,比下雪的時候更冷,他們穿著皮裘還覺得冷,這個人
身上穿著的卻只不過是件薄綢衫,料子雖然不錯,卻絕不是在這種天氣裡穿的衣裳,所
以他冷得發抖。雖然冷得要命,他手裡居然還拿著把折扇、桌上有酒壺,也有酒杯。但
見他衝過來,就捧起酒罈子,嘴對著嘴,喝了一大口,才透出口氣,道,「好酒。」杜
青蓮笑了。

    這人又喝了一大口,道:「不但酒好,花好,雪也好。」三大口酒喝下去,他總算
不發抖了,臉上也有了人色。

    這人雖然窮,卻不討厭。他甚至可以算是個很讓人喜歡的人,長得眉清目秀,笑起
來嘴角上揚而且還有兩個酒渦,杜青蓮已經開始覺得。

    這個人可愛極了。

    這人又道:「此情此景,此時此刻,不喝酒的人真應該……」

    杜青蓮道:「應該怎麼樣?」

    這人道:「應該打屁股。」

    杜青蓮大笑。那挖坑的少年仍然不聞不問,除了他心裡在想著的那個人、那件事之
外,別的人他看見了也好像沒有見,別的事他更不放在心上。

    馬如龍眉目間雖然已有了怒氣,但是他並沒有發作。他不是不敢,他只不過是不屑
跟這種人一般見識而已。

    這人卻偏偏要找他,棒起酒罈子,道:「來,你也喝一口。」

    馬如龍冷冷道:「你不配。」

    這人道:「要什麼樣的人才配跟你喝酒?」

    馬如龍道:「你是什麼人。」

    這人不回答,卻「刷」的一下把手裡的折扇展開。扇面上寫著七個字,字寫得很
好,很秀氣,就像他的人一樣。

    「霜葉紅於二月花。」

    這個人雖然落拓潦倒,這把扇子卻是精品。扇面上這七個字,無疑也是名家的手
筆。

    杜青蓮舉杯一飲而盡道:「好字。」

    這人也捧起酒罈子來喝了一大口,道:「你的眼光也不錯。」

    杜青蓮道:「這字是誰寫的?」

    這人道:「除了我之外還有誰能寫得出這麼好的字來?」

    祉青蓮大笑,道:「現在我也知道你是誰了。」

    這人道,「哦?」

    杜青蓮道:「除了沈紅葉外,哪裡還能找得出你這麼狂的人?」

    武林四公子中,最傲的是「白馬」馬如龍,最剛的是「銀槍」邱鳳城,最瀟灑的當
然是杜青蓮,最狂的就是沈紅葉。

    馬、邱、杜,三家都是豪富、望族,自馬、銀槍、青蓮,都是有名有姓的貴公子。
紅葉的身世卻很神秘。

    據說他就是昔年天下第一名俠「沈浪」的後人。

    據說「小李探花」生平最好的朋友,天下第一快劍「阿飛」,就是他的祖先。

    阿飛的身世,本來就是個謎,所以紅時的身世也如謎。他也從來沒有說起過自己的
來歷,人們把他列入四公子,只因為他從小就是在葉家長大的。葉家就是「葉開」的
家。葉開就是「小李飛刀」唯一的傳人。——小李飛刀是什麼人,有什麼人不知道?

    現在武林四公子部已經來齊了。但是他們並不是自己約好到這裡來的,這裡距離他
們每一個人的家都有好幾千里路,杜青蓮的雅興就算很高,也絕不會奔波幾千里,只為
了要到這裡來賞花喝酒。

    邱鳳城也用不著奔波幾千里,到這裡來等死。一個人如果要死,無論什麼地方都一
樣可以死的。他們為什麼到這裡來,來幹什麼?

    馬如龍還是冷冷的坐在那裡,態度絕沒有因為聽到沈紅葉這名字而改變,但是他的
手已經移近了他的劍柄,他凝視著沈紅葉忽然道:「很好。」

    沈紅葉道:「什麼事很好?」

    馬如龍道:」你是沈紅葉就很好。」

    沈紅葉道:「為什麼?」

    馬如龍道:「本來孔認為你不配,不配讓我拔劍,我的劍下從不傷小丑。」

    沈紅葉道:「現在呢?」

    馬如龍道:「沈紅葉不是小丑,所以現在你只要再說一句輕桃無禮的話,你我兩人
之間,就要育一個人橫屍五步,血濺當地。」

    沈紅葉歎了口氣,苦笑道:「我只不過想找你喝口酒而已,你又何必生氣!」杜青
蓮道:「他不喝,我喝。」他接過沈紅葉手裡的酒罈,嘴對著嚙,灌了好幾口,才吐出
口氣,道:「好酒。」

    沈紅葉又把罈子從他手裡搶回來,喝了一大口,歎著氣道:「這麼樣的酒,就算有
毒,我也要拚命喝下去。」

    杜青蓮微笑道:「一點也不錯。如果我們現在能死這裡,倒也是我們的運氣。」

    沈紅葉道:「為什麼?」

    杜青蓮道:「因為,這裡有個人會挖坑。」

    沈紅葉道:「他的坑挖得很好?」

    杜青蓮道:「好極了。」

    沈紅葉忽然站起來,捧著酒罈子走過去,圍著那個坑繞了個圈子,喃喃道:「這個
坑果然是個好坑,一個人死了之後,若是能埋在這麼好的一個坑裡,倒真是運氣。」

    杜青蓮道:「只可惜這個坑不是為我們挖的。」

    沈紅葉道:「只有死人才用得著這麼樣一個坑,難道他想死?」

    杜青蓮道:「看樣子好像是的。」

    沈紅葉好像很吃驚,道:「像他這麼樣一個人,為什麼想死?」

    杜青蓮道:「因為他也跟我們一樣,也接到一封信,叫他今天到這裡來。」

    沈紅葉道:「那封信也是碧玉夫人給他的?』杜青蓮道:「一定是,」

    沈紅葉道:「碧玉大人叫我們到這裡來,是為了要在我們四個人中,進一個女
婿。」

    杜青蓮道:「不錯。」

    沈紅葉道:「碧玉夫人是天下公認的第一位商人,碧玉山莊中,每個人都是天香國
色,我接到那封信時,高興得連覺都睡不著。」

    杜青蓮道,「我可以想得到,」

    沈紅葉道:「如果她選中我做女婿,我說不定會高興得發瘋。」

    杜青蓮道:「你最好不要瘋,碧玉夫人絕不會要一個瘋子做女婿。」

    沈紅葉道:「她會不會要一個死人做女婿?」

    杜青蓮道:「更不會。」

    沈紅葉道:「那麼我們這位邱公子,好好的為什麼想死?」

    杜青蓮道:「因為他是個癡情的人,而且已經跟一位美麗的姑娘訂下了生死不渝的
山盟海音。」他歎了口氣,又道:「如果碧玉夫人選中他做女婿,他就沒法子和那位姑
娘共偕白首了。」

    沈紅葉道:「所以只要碧玉夫人一選中他做女婿,他就決心死在這裡。」

    杜青蓮道:「一點也不錯。」

    沈紅葉想了想,道:「這件事情有另一種說法。」

    杜青蓮道:「什麼說法?」

    沈紅葉道:「碧玉夫人是不是一定會看見這個坑的?」

    杜青蓮微笑道:「這麼一個大坑,想要看不見,恐怕都很難。」

    杜紅葉道:「她看見了這個坑,就知道邱公子已經抱定了決死之心。

    說不定就會放過他,選我做碧玉山莊的姑爺了。」

    杜青蓮歎道:「你真是個聰明人,聰明人的想法,總是跟別人不一樣的,跟癡情人
更不一樣。」

    沈紅葉笑了笑,道:「癡情人也未必就不是聰明人。」

    邱鳳城臉色已經變了,忽然站起來,瞪著杜青蓮,道:「你怎麼知道這件事的?」
這是個秘密,這秘密本來只有兩個人知道,可是這句話問了出來,就無異已證實了杜青
蓮說的不假。

    杜青蓮歎了口氣道:「你想不到我會知道這仲事?」

    「我自己也想不到,只可惜那位美麗的姑娘……」

    他沒有說完這句話,臉上忽然起了種奇異的變化,蒼白的臉忽然變成種可怕的死黑
色,他看著沈紅時,張開口想說話,但是聲音已完全嘶啞。

    沈紅葉道:「你是不是……」聲音也忽然嘶啞,只說出了這四個字。

    他的臉上也起了種奇怪的變化。兩個人面對面站著,你看著我,我看著你,眼睛裡
都帶種恐懼之極的表情。

    「波」的一聲,沈紅葉手裡的酒罈子掉了下去,掉在坑裡,砸得粉碎。

    他臉上忽又露出種悲傷而詭秘的笑容,用嘶啞的聲音一字字道:「看來還是我的運
氣比你好,我就站在這個坑旁……」這就是他說的最後一句話,這句話還沒有說完,他
的人也掉進坑裡去。這個坑雖然並不是為他準備的,可是他已經掉了下去,活人又怎麼
能去跟死人爭一個坑。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