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路            

                                   一

    田思思坐在棺材上只恨不得能早些躲到棺材裡去。

    她本來以為自己一定會大哭一場的,但現在連眼淚都沒有流下來。

    難道她已沒有眼淚可流?沒有希望,就沒有眼淚,只有已完全絕望的人,才懂
得無淚可流是件多麼痛苦,又多麼可怕的事。

    可是她看起來反而好像很平靜,特別平靜。

    柳風骨一直在看著她,微笑著道:「你說過這次絕不反悔的。」

    田思思茫然點了點頭,道:「我說過。」

    柳風骨道:「你已答應嫁給我?」

    田思思道:「我可以答應你,只不過……我還要先問你一句話。」

    柳風骨笑道:「只要你高興,問一千句也行。」

    田思思道:「我只想問你,你為什麼一定要我嫁給你?世上的女人不止我一個。
」

    柳風骨柔聲道:「女人雖然多,但田思思卻只有一個。」

    田思思道:「我要聽實話,現在你還怕什麼?為什麼還不肯說實話?」

    柳風骨道:「因為實話不太好聽。」

    田思思道:「我想聽。」

    柳風骨沉吟著,忽又笑了笑,道:「你知不知天下最有錢的人是誰?」

    田思思道:「你說是誰?」

    柳風骨含笑道:「是你,現在世上最有錢的人就是你。」

    田思思怔了半晌,緩緩道:「原來你要娶的並不是我這個人,而是我的錢。」

    柳風骨歎了口氣,道:「我早已說過,實話絕沒有謊話那麼動人。」

    田思思道:「你為什麼不索性殺了我,再把錢搶走,那豈非更方便得多?」

    柳風骨道:「那就反而麻煩了。」

    田思思道:「怎麼會麻煩?」

    柳風骨道:「你知不知道田家的財產共有多少?」

    田思思道:「不知道。」

    柳風骨道:「但我卻已調查得很清楚,北大省每一個大城大縣裡,差不多全都
有田家的生意,我若一家家的去搶,搶到我鬍子白了也未必能搶光。」

    他微笑著又道:「但我若做了田大小姐的夫婿,豈非就順理成章的變成了田家
所有生意的大老闆,你若萬一不幸死了,田家的生意就順理成章變成姓柳的。」

    田思思又慢慢地點了點頭,道:「這法子的確方便得多。」

    柳風骨道:「現在你總算明白了。」

    田思思道:「其實我早就該明白的。。

    柳風骨道:「但你卻一直沒有想通這道理,因為這道理實在太簡單,最妙的是,
越簡單的道理,人們往往反而越不容易想通。」

    田思思道:「我的確還有件事想不通。」

柳鳳骨道:「你說。」田思思道:「你既然想要逼著我嫁給你,為什麼又要叫人假
冒楊凡
    來救我?」

    柳風骨道:「因為我本來是想要你嫁給他的。」

    田思思冷笑道:「你以為我會嫁給他?」

    柳風骨道:「有很多女人為了報救命之恩,都嫁給了那個救她的男人。」

    田思思道:「所以你才故意製造機會讓他教我?」

    柳風骨笑道:「這法子雖已被人用過了很多次,但都還是有效。」

    田思思道:「你為什麼不選別人,偏偏選上了這麼個豬八戒?」

    柳風骨道:「因為他是我的兄弟,他若有了錢,就等於是我的一樣。」

    田思思道:「你為什麼不想法子要我感激你,嫁給你,那豈非更簡單?」

    柳風骨淡淡道:「像我這樣的人,無論做什麼事都最好不要自己露面,這道理
你現在也許還不懂,但以後就會慢慢明白的。」

    田思思冷冷道:「也許我現在已明白。」

    柳風骨道:「哦?」

    田思思道:「你自己若不露面,做的事就算失敗了,也牽涉不到你身上去,所
以你永遠是江南大俠,誰也沒法子找出你的毛病來。」

    她忽然冷笑,道:「但我卻已找出了你的毛病,你的毛病就是太聰明了些。」

    柳風骨微笑道:「你好像也不笨。」

    田思思道:「現在你卻是露面了。」

    柳風骨道:「不錯。」

    田思思道:「你怎麼會改變主意的?」

    柳風骨道:「第一,因為我以為你很討厭我這兄弟,絕不肯嫁給他;第二,因
為我現在急著要錢用,已設時間再跟你玩把戲。」

    田思思道:「所以你才會對我說實話?」

    柳風骨說:「現在我無論怎麼說,都已沒有什麼太大的關係。」

    田思思道:「現在你究竟想怎麼做呢?」

    柳風骨道:「我們當然要先回田家莊去成親,而且還得要田二爺親自來主辦這
婚事。」

    田思思道:「哪個田二爺?」

    柳風骨笑了笑,道:「當然是剛才所見到的那一個。」

    田思思道:「然後呢?」

    柳風骨道:「等到江湖中人都已承認我是田家姑爺,這個田二爺就可以太太平
平的壽終正寢了。」

    田思思道:「等到那時,我當然也就會忽然不幸病死。」

    柳風骨淡淡道:「紅顏多薄命,聰明漂亮的女孩子,往往都不會長命的。」

    田思思道:「然後田家的財產,當然就全都變成了姓柳的。」

    柳風骨淡淡道:「但田家對我的好處,我還是永遠都不會忘記,每當

    春秋祭日,我一定會到田家的祖墳去流幾滴眼淚。」

    田思思歎了口氣,道:「你想得的確很周到,只可惜你還是忘了一件事。」

    柳風骨道:「哦?」

    田思思道:「你既然已說了實話,我難道還肯嫁給你?」

    柳風骨道:「豈非已答應別人的話,隨時都可以當做狗屁。」

    柳風骨突然大笑,道:「你以為我真的沒有想到這一著?柳風骨機智無雙,算
無遺策,這名聲又豈是容易得來的。」

    田思思道:「你……你就算能逼我嫁給你,也絕對沒法子要我在大庭廣眾間,
跟你拜堂成親的,你做夢也休想!」

    柳風骨道:「我從來不喜歡做夢。」

    田思思道:「難道你有法子能要我改變主意?」

    柳風骨道:「我用不著要你改變主意,只要讓你沒法說話就行了。」

    田思思道:「但腿還是長在我自己身上的,你有什麼法子能要我跟你去拜天地?
」

    柳風骨道:「但我卻可以用別人的腿,來代替你的腿,新娘子走路時,豈非總
是要別人扶著的?」

    田思思一直很緊張,一直很沉得住氣。

    一個人若已到了沒有任何東西可以依賴的時候,往往就會變得堅強起來的。

    可是她現在眼淚卻又忍不住要流了下來。

    她用力咬著嘴唇,過了很久,才透出口氣道:「我知道你嘴裡雖這麼說,其實
卻絕不會真的這麼樣做。」

    柳風骨道:「你不相信我是個說得出就做得到的人?」

    田思思道:「但你自己當然也明白,這樣做一定會引起別人懷疑,否則你早就
做了,又怎會費那麼多事,又何必等到現在?」

    柳風骨道:「不錯,田二爺的朋友很多,以我的身份地位,當然不能讓別人懷
疑我,所以我一定要先找個可以代替你說話的人。」

    田思思道:「沒有人能代替我說話。」

    柳風骨道:「有的,我保證她替你說的話,無論誰都一定會相信。」

    田思思道:「難道你已找到了這麼樣一個人?」

    柳風骨道:「你不信?」

    田思思道:「你……你找的是誰?」

    這句話其實她已用不著再說,因為這時她已看到張好兒拉著一個人的手,微笑
著走了過來。

    她永遠也想不到這個人會出賣她。

    她寧死也不願相信,但卻已不能不相信。

    田心。

    她終於又見到了田心。

                                   二

    田心甜甜地笑著,拉著張好兒的手,就好像她以前拉著田思思時一樣。

    她看來還是那麼伶俐,那麼天真。

    她臉上甚至連一點羞愧的樣子都沒有。

    田思思本來最喜歡看她笑,最喜歡看她笑的時候噘起小嘴的樣子,有時候她也
好像很老練、很懂事,但只要一笑起來,就變成了個嬰兒。

    嬰兒總是可愛的。

    現在她笑得就正像個嬰兒。

    但田思思卻沒有看見這種笑,幸好沒有看見,否則她也許立刻就會氣死。

    她的眼睛雖然瞪得很大,但卻已什麼都看不見。

    甚至連柳風骨說話的聲音,她聽來都已很遙遠。

    柳風骨正在問田心:「這件事應該怎麼做,現在你已經完全明白了嗎?」

    田心嫣然道:「剛才張姐姐已說了一遍,我連一個字都沒有忘記。」

    柳風骨道:「她怎麼說的?」

    田心道:「明天晚上,我就陪老爺和小姐回家去,那時家裡的人已經全都睡了。
所以我們就可以從後門偷偷溜回屋裡去。」

    柳風骨道:「為什麼要偷偷地溜回去?」

    田心道:「因為那時小姐已說不出話,走不動路了,當然不能讓別人看到她那
樣子。」

    柳風骨道:「第二天若有人問她。為什麼不像以前那樣到花園裡來玩呢?」

    田心道:「我就說小姐怕難為情,所以不好意思出來見人。」

    柳風骨道:「為什麼怕難為情?」

    田心道:「因為大後天,就是小姐大喜的日子,要做新娘子的人,總是怕難為
情的!」

    柳風骨道:「喜事為什麼辦得如此匆忙?」

    田心道:「因為田二爺病了,急著要沖喜。」

    柳風骨道:「田二爺怎麼會忽然病了的?」

    田心道:「在路上中了暑,引發了舊疾,所以病得不輕。。

    柳風骨道:「就因為他病得不輕,所以才急著要為大小姐辦喜事,老人家的想
法本就是這樣子的。」

    田心道:「也就因為他病得不輕,所以不能出房來見客,就算是很熟的朋友來
了,也只能請到他的房裡去坐坐。」

    柳風骨道:「還有呢?」

    田心道:「病人當然不能再吹風,所以他屋子裡的窗戶都是關著的,而且還得
垂下窗簾。」

    柳鳳骨道:「要很厚的窗簾。」

    田心道:「病人既不能坐起來,也不能說話,最多只能躺在床上跟朋友打個招
呼;何況,喜事既然辦得很匆忙,能通知到的朋友根本就不多。」

    柳風骨道:「越少越好,只要有幾個能說話的就行了。」

    田心道:「客人的名單我已訂好,剛才已經交給了張姐姐。」

    柳風骨臉上露出滿意之色,道:「然後呢?」

    田心道:「然後大喜的日子就到了,張好兒和王阿姨就是喜娘,負責替新娘子
打扮起來,再跟我一起扶新娘子去拜堂。」

    柳風骨道:「然後呢?」

    田心笑道:「然後新娘子就進了洞房,就沒有我們的事了。」

    柳風骨大笑,道:「然後這件事就算已功德圓滿,我就可以準備辦你跟我這兄
弟的喜事了,那才是真正的喜事。」

    田心紅著臉垂著頭,卻又忍不住用眼角偷偷瞟楊凡,目光中充滿了柔情蜜意。

    難道她真的看上了這大頭鬼?

    難道她就是為了他,才出賣田思思的?

    世上有很多事的確太荒唐、太奇怪,簡直就叫人無法思議,無法相信。

    每個人都在笑。

    他們的確已到了可以笑的時候,無論笑得多大聲都沒關係。

    田思思反正已聽不到他們的笑聲。

    剛才她若似已沉在水底,現在這水簡直就似已經結成了冰。

    她只覺得自己連骨髓都在發冷。

    「楊凡,你好,田心,你好,你們兩個人都好。」

    她真想大笑一場,笑自己居然會將這兩個人當做自己的朋友。

    還不止是朋友,這兩個人本已是她生命中的一部分。

    現在呢?現在什麼都完了,這世界是否存在,對她都已完全不重要。

    她忽然發覺自己在這世界上,竟沒有一個親人,沒有一個朋友。

    也許還有一個!

    秦歌!

    秦歌絕不會和這些卑鄙下流無恥的人同流合污的,否則他們又何必費那麼多心
機來陷害他?

    可是他的人呢?到哪裡去了?是不是正在想法子救她?

    這已是田思思最後的一線希望,只要能知道秦歌的消息,她不惜犧牲任何代價。

    就在這時,她忽然聽到柳風骨在問楊凡:「秦歌呢?你沒有帶他來?」

    楊凡笑了笑,道:「若不是為了要帶他來,我怎麼會來遲?」

    柳風骨也笑了笑,道:「他怎麼樣?是不是真的很不好對付?」

    楊凡道:「一個人若挨了五六百刀,總不會白挨的!」

    柳風骨道:「你為什麼不將他留給少林寺的和尚?又何必自己多費力氣?」

    楊凡道:「這人太喜歡多管閒事,留他在外面,我總有點不放心。」

    柳風骨笑道:「看來你做事比我還仔細,難怪別人說,頭大的人總是想得周到
些。」

    楊凡又笑了笑,道:「我已經將他交給外面當班的兄弟,現在是不是要帶他進
來?」

    柳風骨道:「好,帶他進來。」

    於是田思思就又要看到了秦歌。

    現在她寧願犧牲一切,也不願看到秦歌這樣子被別人抬避來。

                                   三

    秦歌已被兩人抬了進去,一個人抬頭,一個人抬腳,就像抬著個死人似的,將
他抬了進來。

    死人至少還是硬的,至少還有骨頭。

    但秦歌卻似已完全癱軟,軟得就像是一灘泥。

    別人剛把他扶起來,忽然間,他的人又稀泥般倒在地上,

    他喝醉酒時,也有點像這樣子。

    可是現在他卻很清醒,眼睛裡絕沒有絲毫酒意,只有憤怒和仇恨。

    柳風骨歎了口氣,道:「你究竟用什麼手段對付他的?怎麼會把他弄成這樣子?
」

    楊凡淡淡道:「也沒有用什麼特別的手段,只不過用手指截了他幾下而已。」

    柳風骨皺眉道:「以前他挨得起別人五大百刀,現在怎麼會連你的手指頭都挨
不住了?」

    楊凡道:「以前他還是個窮小子,窮人的骨頭總是特別硬些的。」

    柳風骨道:「現在呢?」

    楊凡道:「人一成了名,當然就不同了,無論誰只要過一年像他那種花天酒地
的日子,就算是個鐵人,身子也會被掏空的。」

    張好兒又歎了口氣,道:「快搬張椅子來,扶秦大俠坐起來,地上又濕又冷,
秦大伙萬一若受了風寒,誰負得起責任。」

    這兩人一搭一檔,一吹一唱,滿臉都是假慈假悲的樣子。

    田思思咬著牙,真恨不得衝過去,一人給他們幾個大耳光。

    椅子雖然很寬大,秦歌卻還是坐不穩,好像隨時都會滑下來。

    柳風骨走過去,微笑著道:「秦兄,我們多年未見,我早就想勸勸秦兄,多保
重保重自己的身子,酒色雖迷人,還是不能天天拿來當飯吃的。」

    秦歌看著他,突然用力吐了口痰,吐在他臉上。

    柳風骨連動都沒有動,也沒有伸手去擦,臉上甚至還帶著微笑。

    這世上真能做到「唾面自乾」的人又有幾個?

    秦歌忽然用盡全身力氣大笑,道:「我真佩服你,你他媽的真有涵養,真他媽
的不是個人,我只奇怪你媽怎會把你生出來的?」

    柳風骨也在看著他,過了半天,才轉過頭向楊凡一笑,道:「你明白他的意思
嗎?」

    楊凡點點頭,道:「他想要你趕快殺了他。」

    柳風骨淡淡道:「現在少林寺已認定了他就是謀殺多事和尚的兇手,他無論是
死是活,都已完全沒什麼兩樣。」

    楊凡道:「但你還是不會很快就殺他的。」

    柳風骨道:「當然不會,很久以前,我很想知道一件事,除了他之外。就沒有
人能告訴我,我怎能會計他死得太快?」

    楊凡道:「你想知道什麼事?」

    柳風骨道:「我一直想知道他究竟能挨幾刀?」

    楊凡道:「你猜呢?」

    柳風骨道:「至少一百二十刀。」

    楊凡道:「沒有人能挨一百二十刀。」

    柳風骨忽然反笑了,道:「你賭不賭?」

    楊凡道:「怎麼賭?」

    柳風骨道:「假如挨到一百十九刀時就死了,我算我輸。」

    楊凡道:「那也得看你一刀有多重?」

    柳風骨道:「就這麼重。」

    他突然出手,手裡已多了把刀,刀已刺大了秦歌的腿。

    秦歌連眉頭都沒有皺一皺,忽笑道:「這一刀未免太輕了,老子就算挨個三五
百刀也是毫不在乎。」

    柳風骨悠然道:「秦兄若真的想多挨幾刀,在下總不會令秦兄失望的。」

    田思思忽然大聲道:「我跟你賭。」

    柳風骨又笑了,道:「你想跟我賭?賭什麼?」

    田思思咬著牙道:「我賭你絕不敢一刀殺了他。」

    柳風骨道:「哦?」

    田思思道:「我若輸了,我……我就心甘情願的嫁給你,你就用不著再多費事
了。」

    柳風骨微笑著,道:「這賭注倒不大,倒值得考慮考慮。」

    田心忽然裊裊走過來,嫣然道:「我們家小姐心腸最好,生怕看到秦少爺活受
罪,所以才故意想出這法子來。既然遲早都要死,能少挨幾刀總是好的。」

    她笑得那麼天真,接著又道:「小姐的心意,沒有人比我知道得更清楚了。」

    柳風骨道:「你還知道什麼?」

    田心笑道:「我還知道小姐的心腸雖好,但變起來卻快極,有時她想吃冰糖蓮
子,想得要命,但等你去將冰糖蓮子端來時她卻碰都不碰,因為她忽然又想吃鹹的
元宵了。」

    她眨著眼,又笑道:「所以小姐無論說什麼,你都最好聽著,聽過了算,千萬
不能太認真,尤其不能跟她打賭,因為她若賭輸了,簡直沒一次不賴帳的。」

    田思思瞪著她,眼睛裡好像已冒出人來。

    田心忽又轉頭向她一笑,遭:「我說的是實話,小姐可不能生氣。」

    田思思忽笑道:「你放心,我就算生王八蛋的氣,也不會生你的氣。」

    田心垂下頭,幽幽道:「我知道小姐心裡一定很恨我,其實我也有我的苦處。」

    田思思道:「哦?」

    田心道:「我生來就是丫頭,你生來就是小姐,我的苦處,你當然不會明白,
一個人若做了丫頭,就好像變成了塊木頭,既不能有快樂,也不能有痛苦。」

    她歎了口氣,接著道:「其實小姐是人,丫頭也是人,沒有人願意一輩子做丫
頭的。」

    田思思身子發抖,道:「我……我幾時拿你當做丫頭看了?你說!」

    田心道:「無論小姐怎麼看,我總是個丫頭。」

    田思思道:「所以你就應該害我?」

    田心又垂下頭,道:「小姐若在我這種情況下,說不定也會像我這麼樣做的。」

    田思思忽然也歎了口氣,道:「好,我不怪你,可是我還有句話跟你說。」

    田心道:「我在聽著。」

    田思思道:「你過來,這句話不能讓別人聽見。」

    田心垂著頭,慢慢地走了過來。

    田思思道:「再過來一點,好……」

    她忽然用盡平生力氣,一個耳光捆在田心的臉上。

    然後她自己也倒在地上,放聲痛哭了起來。

    她實在忍耐得太久,她本來還想再忍耐下去,支持下去,可是她整個人都已崩
潰。

    沒有希望,連最後一線希望都已斷絕。

    一個人若已完全絕望,就算還能苦苦支持下去,為的又是什麼呢?

    人生若是一條路,她的路現在已走完了。

    她已被逼入了絕路。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