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心            

    想到這裡,她不禁又覺得自己很無聊。

    幾千幾萬個人都可以想,為什麼偏偏去想他!

    「我在這裡想他,他還不知道在哪裡想誰呢!」

    於是她就開始想她的父親,想田心,這些本來是她最親近的人,但也不知為了
什麼,想到這些人時,好像總不如想「他」,想得那麼多、那麼深。

    「這也許只因為最近我總是跟他在一起。」

    就連她自己也不能不承認,他的確是個很難被忘記的人。

    也許天下所有的怪物都是這樣子的。

    田思思歎了口氣,覺得自己的心亂極了。

    在這一刻間,她的確想起了很多事,想起了很多奇奇怪怪的問題。

    她想東想西,什麼都想,就是沒有去想一件事——怎樣離開這屋子?

    一個少女的心,實在妙得很。

    她們有時悲哀、有時歡喜、有時痛苦、有時憤怒,但卻很少會發覺到真正的恐
懼。

    恐懼本是人類最原始、最深切的一種感情。

    但是在少女們的心目中,恐懼都好像並不是一種很真實的情感。

    因為她們根本就沒有認真去想過這種事。

    何苦去問一個少女,在臨敵前想的是些什麼?她的回答一定是你永遠也想不到
的。

    有個很聰明的人,曾經問過很多少女一個並不很聰明的問題:

    「你覺得什麼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

    他得到很多種不同的回答。

    「被自己所愛的人拋棄最可怕。」

    「洗澡時發現有人偷看最可怕。」

    「老鼠最可怕——尤其老鼠鑽進被窩時更可怕。」

    「和一個討厭鬼在一起吃飯最可怕。」

    「半夜裡一個人走黑路最可怕。」

    「肥肉最可怕。」

    還有些回答簡直是那聰明人連想都沒有想到過的,簡直令人哭笑不得。

    但卻從來沒有一個女孩子的回答是:

    「死最可怕。」

    屋子裡越來越熱,越來越悶。

    田思思忽然想到了一碗用冰鎮過的蓮子湯。

    一想到這件事,她就覺得沒法子忍耐下去。

    她簡直要發瘋。

    幸好,就在這時她忽然聽到一種很奇怪的聲音。

    聲音是從地下發出來的。

    她還沒有分辨出那是什麼聲音,忽然發現地上的石板在向上翻。

    她跳起來,遲到牆角。

    地上已裂開了個大洞,一個人從洞裡慢慢地伸出頭來

    秦歌!

    田思思又驚又喜,忍不住叫了起來。

    秦歌看到她, 也吃了一驚, 看到伏在地上的和尚更吃驚,也忍不住失聲道:
「你怎麼真的將他腦袋敲破了?」

    田思思也叫道:「我正想問你,你就算非要敲破他的腦袋,也不必要他的命。」

    秦歌道:「誰敲破了他腦袋,我根本連他在哪裡都不知道。」

    田思思道:「你也不知道,誰知道?」

    秦歌道:「你!你豈非一直都跟他在一起的?」

    田思思又叫了起來,道:「誰一直跟他在一起,他掉下去後,你豈非也掉了下
去?」

    秦歌道:「可是我掉下去後連他的影子都沒有看見。」

    田思思怔了怔,道:「你看見了什麼?」

    秦歌道:「什麼都沒有看見,下面什麼都沒有,就算有,我也看不見。」

    田思思道:「為什麼?」

    秦歌道:「因為下面連燈都沒有,黑墨墨的,我可不是蝙蝠,怎麼能看見東西。
」

    田思思道:「你怎麼找到這裡來的呢?」

    秦歌道:「因為下面有條石階,我摸索了半天,才摸到這裡,一走上石階,石
板就翻了起來,我還以為是你在上面救我的哩!」

    田思思苦笑道:「我可沒有那麼大的本事。」

    秦歌道:「你又怎麼會到這裡來的呢?這和尚……」

    田思思打斷了他的話,搶著道:「你不要瞎疑心,我來的時候,他已經是這樣
子了。」

    秦歌皺眉道:「是誰殺了他?」

    田思思道:「鬼才知道。」

    聽到「鬼」字,秦歌臉上的顏色也不禁變了變,苦笑道:「看來這地方好像真
有鬼,我真奇怪,你為什麼一直呆在這裡?」

    田思思道:「你以為我不想走?」

    秦歌道:「我以為你在等我。」

    田思思的臉好像有點發紅,道:「我怎麼知道你會從這裡鑽出來。」

    秦歌道:「你既然不是在等我,為什麼還不走?」

    田思思歎了口氣,道:「因為我走不了。」

    秦歌道:「為什麼?」

    田思思道:「這一走進這屋子,門就從外面關起來了。」

    秦歌動怒道:「誰關的門?」

    田思思道:「鬼才知道。」

    這次說到「鬼」字,她自己的臉色也不禁變了變——死雖然好像並不十分可怕,
鬼總是令人可怕的。

    秦歌道:「你……你推不開這扇門?」

    田思思道:「從外面鎖起來了,我怎麼推得開?」

    秦歌道:「也許你沒有用力。」

    田思思噘起嘴,道:「你以為我真的那麼沒用?你為什麼不自己去試試!」

    秦歌當然要去試!

    他剛伸出手輕輕一推,門就開了。

    田思思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怔了半晌,忍不住大叫道:「這扇門剛才明明
是從外面鎖上的,一點也不假。」

    門既已開了,她己經可以出去,這本是件很開心的事。

    但是她卻很生氣。

    會不會被關死在這裡是一回事,是不是被冤枉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田大小姐寧死也不願被人冤枉。

    秦歌歎了口氣,道:「就算這扇門剛才是從外面鎖住的,現在我們總可以出去
了吧!」

    田大小姐道:「我不走。」

    秦歌也怔了怔,道:「為什麼不走?」

    田思思恨恨道:「你冤枉我,你以為我騙你。」

    秦歌眨眨眼,道:「誰說你騙我?你為什麼要騙我?」

    田思思道:「你嘴裡雖這麼說,心裡一定還是以為我騙你。」

    秦歌笑笑,柔聲道:「我從來沒有以為你騙過我,你說的話我從來沒有不信的。
」

    田思思道:「可是這扇門……」

    秦歌道:「這扇門剛才當然是從外面鎖住的,那個人既然能偷偷摸摸的把門鎖
上,自然也能偷偷摸摸的把門打開。」

    田思思這才展顏一笑,但立刻又皺起後,道:「但那個人是誰?為什麼鬼鬼祟
祟的做這種事呢?」

    秦歌道:「我們只要找到那個人,就一定能問出來的。」

    田思思道:「對,我們一定要找到那個人,一定要問個清楚。」

    這次她不等秦歌要她走,就已先衝了出去。

    外面的屋子就涼快得多了。

    桌上那三碗茶,還好好的放在那裡。

    茶當然已涼透。

    田思思現在還需要一碗很涼很涼的茶。

    若是在幾天前,她一定會將這三碗茶先喝下去再說,但現在她總算已學乖了,
已考慮到這茶裡是不是有毒?

    她看不出茶裡是不是有毒,但老江湖總應該可以看得出來的。

    秦歌正是老江湖。

    她正想叫秦歌來看看,才發現秦歌還站在那裡發楞著。

    田思思道:「喂,你在發什麼楞,在想什麼?」

    秦歌抬起頭,看著她,忽然笑了笑,道:「我正在想,這扇門若是真的開不開,
倒也蠻有趣的。」

    田思思道:「有趣,那有什麼趣?」

    秦歌微笑道:「門若是真的開不開,我們豈非就要被關在裡面,關一輩子。」

    田思思的臉又紅了,紅著臉道:「原來你也不是個好東西。」

    秦歌道:「男人有幾個真是好東西?」

    田思思忽又抬起頭,道:「你知不知道我本來是想嫁給你的?」

    秦歌道:「知道。」

    田思思咬著嘴唇,道:「但現在我們就算被人關在一間房子裡,關一輩子,我
肯定也不會嫁給你。」

    秦歌道:「為什麼?」

    田思思歎了口氣,道:「因為你雖然很好,但卻不是我心裡想嫁的那種人。」

    秦歌眨眨眼,道:「你心裡想嫁的是哪種人?」

    田思思怔了半晌,把嘴一抿,道:「等我找到時,我一定先告訴你。」

    秦歌歎了口氣,道:「你說這些話,也不怕我聽了難過?」

    田思思道:「我就知道你不會難受,因為你心裡想娶的,也一定不是我這種女
人。」

    秦歌大笑,道:「既然如此,看來我們只能做個好朋友了。」

    田思思嫣然道:「永遠是好朋友。」

    她忽然覺得很輕鬆,因為她已將心裡想說的話說了出來。

    秦歌笑道:「既然如此,我也不想跟你關在一間屋子裡了,還是請出去吧!」

    田思思道:「對,出去找那個人。」

    她突又想到這屋子的門剛才也已被人從外面鎖了起來,剛才她也沒有推開。

    但這次她不敢再叫秦歌去試了。

    她自己去試。

    門果然沒有鎖上,她伸手輕輕一推就開了。

    「那大既然能將門鎖上,就也能打開。」

    這倒並沒有令田思思覺得很吃驚,很意外。

    令她吃驚的是,門一推開,外面就傳來一陣陣奇怪的聲音。

    是什麼聲音?

    是一種她做夢也沒有想到,會在這裡聽見的聲音。

                                   三

    間剛推開一線,門外就有各式各樣、亂七八槽的聲音傳進來,有殷子聲、洗牌
聲、呼盧喝雉聲、贏錢的笑聲、輸錢的歎息聲。

    這裡本是個賭場,有這種聲音本是天經地義的事。

    但賭場剛才豈非已不在了?這裡豈非已變成了個和尚廟?何況連那些初尚都已
走得乾乾淨淨。

    這裡本是個空屋子,哪裡來的這種聲音?

    田思思幾乎忍不住驚得大叫起來,用力推開門。

    門一推開,她就真的忍不住大叫起來。

    誰說外面是和尚廟?誰說外面是空屋子?

    外面明明是個賭場,燈火輝煌,各式各樣的人在興高采烈地賭錢。

    各式各樣的人都有,就只沒有和尚。

    連一個和尚都沒有。

    剛才奇跡般消失了的賭場,現在又奇跡般出現了。

    你說這是怎麼回事?

    這種事誰能解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