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紅色的刀            

                                   一

    這人簡直不是人,是個猩猩——就是王大娘要找來強姦她的那個猩猩。

    他的臉雖還有人形,但滿臉都長著毛。毛雖然不太長,但每根都有好幾寸長,
不笑時還好些,一笑,滿臉的毛都動了起來。

    那模樣你就算在做惡婪的時候都不會看到。

    他現在正在笑,望看田思思笑。

    田思思連骨髓都冷透了,用盡全力跳起來,一拳打過去,打他的鼻子。

    她聽說猩猩身上最軟的部分就是鼻子。

    她打不著。

    這人只揮了揮手,就像是趕蚊子似的,田思思已被打倒。

    她情願被打死,都偏偏還是好好的活著。

    她活著,就得看著這人;雖然不想看,不敢看,卻下能不看。

    這人還在笑,忽然道:「你不必怕我,我是來救你的。」

    他說的居然是人話,只不這聲音並不太像人發出來的。

    田思思咬著牙,道:「你……你來救我?」

    這人又笑了笑,從杯中摸了樣東西出來。

    他摸出的竟是圈繩子,竟然就是將田思思從窗戶裡吊出來的那根繩子。

    田思思吃了驚,道:「那條繩子,就是你放下去的?」

    這人點點頭,道:「除了我還有誰?」

    田思思更吃驚道:「你為什麼要救我?」

    這人道:「因為你很可愛,我很喜歡你。」

    田思思的身子立刻又縮了起來,縮成一團。

    她看到這人一隻毛茸茸的手又伸了過來,像是想摸她的臉。

    她立刻用盡全力大叫,道:「滾!滾開些!只要你碰一碰我,我就死!」

    這人的手居然縮了回去,道:「你怕我?為什麼怕我?」

    他那只藏在長毛中的眼睛裡,居然露出了種痛苦之色。

    這使他看來忽然像是個人了。

    但田思思劫更怕,怕得想嘔吐。

    這人越對她好,越令她作嘔。她簡直恨不得死了算了。

    這人又道:「我長得醜雖,卻並不是壞人,而且真的對你沒有惡意,只不過想
……」

    田思思嘶聲道:「想怎麼樣?」

    這人垂下頭,囁嚅著道:「也不想怎麼樣,只要能看見你,我就很高興了。」

    他本來若是只可怕的野獸,此刻卻變成了只可憐的畜牲。

    田思思瞪著他。

    她已經不再覺得這人可怕,只覺得嘔心,嘔心得要命。

    她忽然眨眨眼,道:「你叫什麼名字?」

    她問出這句話,顯然已將他當做個人了。

    這人目中立刻露出狂喜之色,道:「奇奇,我叫奇奇。」

    「奇奇」,這算什麼名字?

    任何人都不會取這麼祥一個名字。

    田思思試探著,問道:「你究竟是不是人?」

    她問出這句話,自己也覺得很緊張,不知道這人是不是會被激怒?

    奇奇目中果然立劾充滿憤怒之意,但過了半晌,又垂下共,黯然道:「我當然
是人,和你一樣的是個人,我變成今天這種樣子,也是被王大娘害的。」

    一個人若肯乖乖的回答這種話,就絕不會是個很危險的人。

    田思思更有把握,又問道:「她怎麼樣害你的?」

    奇奇巨大的手掌緊握,骨節「格格」作響,過了很久,才嘎聲道:「血,毒藥,
血……她每天給我喝加了毒藥的血,他一心要把我變成隻野獸,好替她去嚇人!」

    他抬頭,望著田思思,目中又充滿乞恰之意,道:「但我的確還是個人……她
可以改變我的外貌,劫變不了我的心。」

    田思思道:「你恨不恨她?」

    奇奇沒有回答,也用不著回答。

    他的手握得更緊,就好像手裡在捏王大娘的脖子。

    田思思道:「你既然恨她,為什麼不想個法子殺了她?」

    奇奇身子忽然萎縮,連緊握的拳頭都在發抖。

    田思思冷笑道:「原來你怕她。」

    奇奇咬著牙,道:「她不是人……她才真是個野獸。」

    田思思道:「你既然這麼怕她,為什麼敢救我?」

    奇奇道:「因為……因為我喜歡你。」

    田思思咬著嘴唇,道:「你若真的對我好,就該替我去殺了她。」

    奇奇搖頭,拚命搖頭。

    田思思道:「就算你不敢去殺她,至少,也該放我走。」

    奇奇又搖頭,道:「不行,你一個人無論如何都休想逃得了。」

    田思思冷笑,道:「你就算是個人,也是個沒出息的人,這麼樣的人。誰都不
會喜歡的。」

    奇奇漲紅了臉,忽然抬頭,大聲道道:「但我可以幫你逃出去。」

    田思思道:「真的?」

    奇奇道:「我雖是個人,但不像別的人那樣,會說假話。」

    田思思道:「可是我也不能一個人走。」

    奇奇道:「為什麼?」

    田思思道:「我還有中妹妹,我不能夠拋下她在這裡。」

    她忽又眨眨眼,道:「你若能將她也救出來,她說不定也會對你很好的。」

    奇奇目中又露出狂喜之色,道:「她是個怎麼樣的人?」

    田思思道:「她是個很好看的女孩子,嘴很小,時常都噘得很高,她的名字叫
田心。」

    奇奇道:「好,我去找她……我一定可以救她出來的。」

    這句活還沒有說完,他巳走到門口,忽又回過頭,望著田思思,吃吃道:「你
……你會不會走?」

    田思思道:「不會的,我等你。」

    奇奇忽然衝回來,跪在她面前,吻了吻她的腳,才帶著滿心狂喜衝了出去。

    他一衝出去,田思思整令人就都軟了下來。望著自己被他吻過的那隻腳,又恨
不得將這隻腳割掉。

    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剛才怎麼能說得出那些話來的。

    她自已現在想想都要吐。

    突聽一人冷冷笑道:「想不到田大小姐千挑萬選,竟選上了這麼樣一個人,倒
真是別具慧眼,眼光倒真不錯。」

    田思思抬起頭,才發現葛先生不知何時巳坐在窗台上。

    他動也不動的坐在那裡,本身就像是也便成窗子的一部分。

    好像窗子還沒有做好的時候,他就坐在那裡。

    田思思臉已漲紅了,大聲道:「你說什麼?」

    葛先生淡淡道:「我說他很喜歡你,你好像也對他不錯,你們倒真是天生的一
對。」

    桌上有個很大的茶壺。

    田思思忽然跳起來,拿起這只茶壺,用力向他摔了過去。

    葛先生好像根本沒有看到,等茶壺飛到面前,才輕輕吹了口氣。

    這茶壺就忽然掉轉頭,慢慢的飛了回來,平平穩穩的落在桌子上。恰巧落在剛
才同樣的地方。

    田思思眼睛都看直了。

    「這人難道會魔法?」

    若說這也算武功,她非但沒有看垃,連聽都沒有聽過。

    葛先生面上還是毫無表情,道:「我這人一向喜歡成人之美,你們既是天生的
一對,我一定會去要王大娘將你許配給他。」

    他淡淡的接著道:「你總該知道:王大娘一向很聽我的話。」

    田思思忍不住大叫,道:「你不能這麼樣做!」

    葛先生冷冷道:「我偏要這麼做,你有什麼法子阻止我?」

    田思思剛站起來,又「撲」地跌倒,全身又升始不停地發抖。

    她知道像葛先生這種人只要能說得出,就一定做得到。

    她忽然一頭往牆上撞了過去。牆是石頭砌成的,若是撞在上面,非但會撞得頭
破血流,一個頭只怕要撞成兩三個。

    她寧可撞死算丁!

                                   二

    她沒有撞死。

    等她撞上去的時侯,這石塊砌成的牆竟忽然變成軟錦錦的。

    她仰面倒下,才發現速一頭竟然撞在葛先生的肚子上。

    葛先生貼著牆站在那裡,本身就好像又變成了這牆的一部分。

    這牆還沒有砌好的時候,他好像就已站在那裡。

    他動也不動的站著,臉上還是全無表情,道:「你就算不願意,也用不著死呀。
」

    田思思咬著牙,淚已又將流下。葛先生道:「你若真的不願嫁給他,那我倒有
個法子。」

    田思思忍不住問道:「什麼法子?」

    葛先生道:「殺了他!」

    田思思怔了怔,道:「殺了他?」

    葛先生道:「誰也不能勉強你你嫁給個死人的,是不是?」

    田思思道:「我……我能殺他?」

    葛先生道:「你當然能,因力他喜歡你,所以你就能殺他。」

    他說的話確實很有意思。

    你只有在愛上一個女人的時候,她才能仿害你。

    大多數女人都只能仿害真正愛她的男人。

    田思思垂下頭,望著自已的手。

    她手旁突然多了柄刀。

    出了鞘的刀。

    刀的顏色很奇特,竟是粉紅色的,就像是少女的面頰。

    葛先生道:「這是把很好的刀,不但可以吹毛斷髮,而且見血封喉。」

    他慢慢的接著道:「每把好刀都有個名字,這把刀的名字叫女人。」

    刀的名字叫「女人」,這的確是個很奇怪的名字。

    田思思忍不住問道:「它為什麼叫女人?」

    葛先生道:「因為它快得像女人的嘴,毒得像女人的心,用這把刀去殺一個喜
歡你的男人,再好也沒有的了。」

    田思思伸出手,想去拿這把刀,又縮了回來。

    葛先生道:「他現在已經快回來了,是嫁給他,還是殺了他,都隨便你,我絕
不勉強……」

    說到後面一句話,他聲音似己很遙遠。

    田思思抬起頭,才發現這魔鬼般的人已不知到哪裡去了。

    他的確像魔鬼。

    因為他只誘惑,不勉強。

    對女人說來,誘惑永遠比勉強更不可抗拒。

    田思思再伸出手,又縮回。

    直到門外響起了腳步聲,她才一把握起了這柄刀,藏在背後。

    奇奇已衝了進來。

    他一個人回來的,看到田思思,目中立刻又捅起狂喜之色,歡呼著走過來,道:
「你果然沒有走,果然在等我。」

    田思思避開了他的目光,道:「田心呢?」

    奇奇道:「我找不到她,因為……」

    田思思沒有讓他說完這句話。

    她手裡的刀已刺入了他的胸膛,剌入了他的心。

    奇奇怔住,突然狂怒,狂怒出手,扼住了田思思咽喉,大吼道:「你為什麼要
殺我?……我做錯了什麼?」

    田思思不能回答,也不能動。

    只要奇奇的手稍微一用力,她脖子就會像稻草般折斷。

    她已嚇呆了。

    她知道奇奇這次絕不會放過她,無論誰都不會放過她!

    誰知奇奇的手卻慢慢的鬆開了。

    他目中的僨怒之色也慢慢消失,只剩下悲哀和痛苦,絕望的痛苦。

    他凝視著田思思,喃喃道:「你的確應該殺我的,我不怪你……我不怪你……」

    「我不怪你。」他反反覆覆的說著這四個宇,聲音漸漸微弱,臉漸漸扭曲,一
雙眼睛,也漸漸變成了死灰色。

    他慢慢地倒了下去。

    他倒下去的時候,眼睛還是在凝注著田思思,掙扎著,一字字道:「我沒有找
到你的朋友,因為她已經逃走了……但我的確去找過,我絕沒有騙你。」

    說完了這句話,他才死。

    他死得很平靜。因為他並沒有欺騙別人,也沒有做對不起人的事。

    他死得問心無愧。

    田思思呆呆的站在那裡,忽然發現全身衣裳都已濕透。

    「我不怪你……我沒有騙你……」

    他的確沒有。

    但她卻騙了他、利用了他,而且殺了他!

    他做錯了什麼呢?

    「噹」的,刀落下,落在地上。

    淚呢?

    為什麼還末落下?是不是因為己無淚可流?

    突聽一人道:「你知不知道:剛才他隨時都能殺你的?」

    葛先生不知何時又來了。

    田思思沒有去看他,茫然道:「我知道。」

    葛先生道:「他沒有殺你,因為他真的愛你,你能殺他,也因為他真的愛你。」

    他的聲音彷彿很遙遠,慢慢的接著道:「他愛你,這就是他唯一做錯了的事。」

    他真的錯了嗎?

    一個人若是愛上了自己不該愛的人,的確是件可怕的錯誤。

    這錯誤簡直不可饒恕!

    但田思思的眼淚卻忽然流下。

    她永遠也想不到自已會為這種人流淚,可是她的眼淚的確已流下。

    然後她忽然又聽到梅姐那種溫柔而休貼的聲音,柔聲道:「回去吧,客人都己
走了,王大娘正在等著你,快回去吧。」

    聽到了「王大娘」這名宇,田思思就像是忽然被人抽了一鞭子。

    她身子立刻往後縮,顫聲道:「我不回去。」

    梅姐的笑也還是那麼溫柔親切,道:「不回去怎麼行呢?你難道還要我抱著你
回去?」

    田思思道:「求求你,讓我走吧……」

    梅姐道:「你走不了的,既已來到這裡,無論誰都走不了的。」

    葛先生忽然道:「你若真的想走,那我倒也有個法子。」

    田思思狂喜,問道:「什麼法子?」

    她知道葛先生的法子一定很有效。

    葛先生道:「只要你答應我一件事我就讓你走。」

    田思思道:「答應你什麼?」

    葛先生道:「答應嫁給我。」

    梅姐吃吃的笑了起來,道:「葛先生一定是在開玩笑。」

    葛先生淡談道:「你真的認為我是在開玩笑?」

    梅姐笑得已有些勉強,道:「就算葛先生答應,我也不能答應的。」

    葛先生道:「那麼我就只好殺了你。」

    梅姐還在笑,笑得更勉強,道:「可是王大娘……」

    再聽到「王大娘」這名字,田恩恩忽然咬了咬牙,大聲道:「我答應你!」

    這四個字剛說完,梅姐已倒了下去。

    她還在笑,

    她笑的時候眼角和頰上都起了皺紋。

    鮮血就沿著她的臉上的皺紋慢慢流下。

    她那溫柔親切的笑險,忽然變得比惡鬼還可怕。

    田思思牙齒打顫,慢慢地回過頭。

    葛先生又不見了。

    她再也顧不得別的,再也沒去瞧第二眼,就奪門衝了出去。

    前面是個牆角,

    牆角處居然有道小門。

    門居然是開著的。

    田思思衝了出去。

    她什麼也不看,什麼也不想,只是不停地向前奔跑著。


                                   三

    夜已很深。

    四面一片黑暗。

    她本來就什麼都看不到。

    但她只要停下來,黑暗中彷彿立刻就出現了葛先生那陰淼森、冷冰冰、全無表
情的臉。

    所以她只有不停地奔跑,既不辨路途,也辨不出方向。

    她不停地奔跑,直到倒下去為止。

    她終於倒了下去。

    她倒下去的地方,彷彿有塊石碑。

    她剛倒下去,就聽到一個人冷冷淡淡的聲音,道:「你來了嗎?我正在等著你。
」

    這顯然是葛先生的聲音。

    葛先生不知何時已坐在石碑上,本身彷彿就是這石碑的一部分。

    這石碑還沒有豎起的時侯,他好像己坐茬這裡。

    他動也不動的坐著,面上還是全無表情。

    這不是幻影,這的的確確就是葛先生。

    田思思幾乎嚇瘋了,失聲道:「你等我?為什麼等我?」

    葛先生道:「我有句話要問你。」

    田思思道:「什……什麼話?」

    葛先生道:「你打算什麼時侯嫁給我?」

    田思思大叫,道:「誰說我要嫁給你?」

    葛先生道:「你自己說的,你已經答應了我。」

    田思思道:「我沒有說,我沒有答應……」

    她大叫著,又狂奔了出去。

    恐俱又激發了她身子裡最後一份潛力。

    她一口氣奔出去,奔出去很遠很遠,才敢回頭。

    身後一片黑暗,葛先生居然沒有追來。

    田思思透了口氣,忽然覺得再也支持不住,又倒了下去。

    這次她倒下去的地方,是個斜坡。

    她身不由己,從斜坡上滾下,滾入了一個不很深的洞穴。

    是兔窟?

    是狐穴?

    還是蛇窩?

    田思恩已完全不管了,無論是狐,還是蛇?都沒有葛先生那麼可怕 。

    他這個人簡直比狐狸還狡猾,比毒蛇還可怕。

    田思思全心全意的祈禱上蒼,只要葛先生不再出現,無論叫她做什麼,她都心
甘情願,絕無怨言。

    她的祈禱彷彿很有效。

    過了很久限久,葛先生都沒有出現。

    星己漸疏。

    長夜已將盡,這一天總算已將過去。

    田思思長長吐出一口氣,忽然間覺得全身都似已虛脫。

    她忍不住問自已道:「這一天,我究竟做了些什麼事情?」

    這一天,就彷彿比她以前活過的十八年加起來還要長。

    這一天她騙過人,也被人騙過。

    她甚至殺了個人。

    騙她的人,都是她信任的,她信任的人每個都在騙她。

    唯一沒有騙過她的,唯一對她好的人,卻被她殺死了!她這才懂得一個人內心
的善惡,是絕不能以外表去判斷的。

    「我做的究竟是什麼事?」

    「我究竟還能算是個怎麼樣的人?」

    田思思只覺心在絞痛,整個人都在絞痛,就彷彿有根看不見的鞭子,正在不停
地抽打著她。

    「難道這就是人生?難道這才是人生?」

    「堆道一個人非得這麼樣活著不可?」

    她懷疑,她不懂。

    她不懂生命中本身就有許許多多不公平的事,不公平的苦難.

    你能接受,才能真正算是個人。

    人活著,就得忍受。

    忍受的另一種意思就足奮鬥!

    繼繼不斷的忍受,也就是繼繼不斷的奮鬥,否則你活得就全無意思。

    因為生命本就是在苦難中成長的!

    星更疏,東方似已有了曙色。

    田思思然覺得自己彷彿已成長了許多。

    無論她做過什麼,無論她是對?是錯?她總算已休驗到生命的真諦。

    她就算做錯了,也值得原諒,因為她做的事本不是自已願意儆的。

    她這一天總算沒有白活。

    她的確已成長了許多,已不再是個孩子。

    她己是個女人,的的確確是個女人,這世界上永遠不能缺少的女人!

    她活了十八年,直到今天,才真真實實感覺到自身的存在。

    這世上的歡樂和痛苦,都有她自已的一份。

    無論是歡樂,還是痛苦,她都要去接受,非接受不可!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