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雕龍
第二十一章 決鬥

    大自然的變幻,是最難捉摸的,尤其是天氣,比人的個性更反覆無常,說變就變。
    一直是陽光普照的獅山,忽然變得陰沉起來,因為就在唐傲和無忌決鬥的那一刻起,
氣候忽然起了變化。
    烏雲隨著一陣陣強勁的疾風,一下子就把天空的陽光遮蓋起來。
    空氣也變得潮濕了,有山雨欲來的態勢。
    風,把二人的衣袂吹得拍拍作響。
    像獅山一樣屹立著,沒有被風吹動的是他們的人,以及他們手上的劍。
    生死相鬥所用的長劍,互相指向對方胸前的長劍,任憑風再大,都吹不動,因為握
劍的手是那麼堅定,一副非要置對方於死地的樣子。
    那麼堅定的手握著那麼堅定的劍,這對唐傲來說,是絕對正確的。
    但對無忌來說,卻錯了,尤其是此時此地。
    因為他是個憤怒的人,憤怒的人會衝動,衝動的人握劍,怎麼會穩如泰山?
    這一點,看在唐傲眼裡,不禁吃了一驚。
    他倒不是發現無忌的秘密,而是他對無忌的臨敵修養,另眼相看。
    他認為,無忌在憤怒的狀態下,居然面對敵人時,忽然能冷靜下來,這真是不可多
得的過人之處。
    無忌看到唐傲眼中忽然閃過一絲佩服的神色,不禁茫然一驚,他立刻知道自己犯了
什麼錯,也立刻明瞭,唐傲為什麼會對自己佩服。
    他絕對不能讓唐傲佩服自己,他要的是唐傲輕視自己,這樣,他才有機會找出唐傲
的破綻,才能打敗他。
    所以他立時應變。
    他的手,開始作出非常輕微的抖動,他故意抖動得非常輕微,他知道,唐傲一定會
察覺到這平常人不易察覺的動作。
    果然,唐傲看到了,他不禁冷笑了一下,原來無忌並不如他想像的那麼冷靜。
    唐傲雖然看到無忌的右手在顫抖,但他沒有立刻出手,因為這還不是最好的時機,
最好的時機還在後面。
    他還要等待。
    無忌對唐傲的表現,不禁暗暗佩服,畢竟,能冷靜的觀察,不輕易出手,非等到最
佳時機才出手的人,在江湖上已經不多了。
    無忌的手在輕微的動,他的心,卻動得很厲害,因為他必須想出新的方法來面對唐
傲的冷靜,不能這樣僵持下去,再僵持下去,只有對自己不利。
    所以,他採取敵不動我先動的誘敵方法。
    他嘴巴忽然狂叫一聲,好像在發洩心中淒苦似的,然後,他發了狂般的一口氣向唐
傲連刺了一十三劍。
    他用的不是殭屍教他的劍法,而是他父親教他的。
    這套劍法就用大風堂的名稱來命名,叫「大風十三式」。
    無忌刺的十三劍,只是「大風十三式」裡的第一式「大風起兮」。「大風十三式」
每一式都有十三招,一招比一招速度快,有如大風狂吹般,霎忽即至。
    唐傲完全沒有進攻,只是一味採取守勢,覷準來劍,左閃右突的,連閃了一十三招。
    第一式十三招過後,無忌往後一退,跟著又衝下進攻。第二式「斜風細雨」,又是
一十三招點向唐傲身上十三處穴道。
    「斜風細雨」,顧名思義,每一招都是斜斜的,或從上,或從下,忽左忽右的斜刺
身上穴道,而每一招的變化,綿綿密密,有如細雨般緊接在一起。
    唐傲這回不再閃躲了,事實上,面對這一式,光靠閃躲是不可能的。
    所以,唐家特有的劍法,立時在唐傲手上施展開來。
    一陣乒乒乓乓的兩劍碰擊聲響起,二人的劍,已連碰了一十三下。
    這就是唐家的特有劍術,每一式都會正面和敵人相碰。
    因為唐家馳名江湖的,不是劍術。
    是暗器。
    所以唐家的劍法,不是大開大合的,是短兵相接式的,把範圍縮得很小。
    範圍小,加上兩劍相碰,這對唐家的人是非常有利的。
    因為他們可以利用空隙來發射暗器。
    在近距離發射暗器,已經夠難閃避了,更何況發暗器的又是唐家的獨門手法!
    但是無忌一點也不怕唐傲,一味的進攻,一味的和唐傲手上的劍相碰。
    因為他知道,唐傲如果要用暗器來傷他,早就用了,不必要等到這個時候才用。
    這一點信心,無忌是有的。
    唐傲當然也知道無忌知道他不會使用暗器,但他也不怕無忌。
    除了自恃武功以外,他還認為無忌的狀況不是最佳的時候。
    因為無忌剛剛才錯殺了他摯愛的上官大叔!
    所以唐傲絕對只用獨門劍法,而不會用暗器。
    當然,除非無忌的劍法讓他招架不住了,有生命危險的時候,他才會用暗器。
    無忌的第二式「斜風細雨」施展完之後,就發覺自己錯了。
    他不該用「大風十三式」的前二式的,因為這二式都太溫太慢了,起碼比起後面的
招數來講是這樣。
    他現在心情不好,他要洩恨,怎麼能用溫和的打法?
    他必須用狂勁的招數才成。
    所以他馬上改變打法,第十一式「狂風急雨」立時如風狂雨急般施展開來。
    劍氣所過之處,響起了一連串有颳風下雨的聲音,四周的落葉也被捲得上下飛舞起
來。
    每一招劍法,都像一個憤怒的巨人正在發洩他心中的念恨,狂勁急猛!
    狂風,吹得唐傲衣袂飄飄。
    急雨,點點刺向唐傲身上大穴。
    好一個唐傲!在狂風中屹立不移,任由衣袂飄動,身體卻動也不動的站著。
    而他手中的劍,則快如急風般,一一擋向那勁雨般刺來的長劍!
    十三聲劍擊,在極短的時間內響起,又結束了。
    風停,雨歇。
    無忌額上已有汗水滲出。
    而臉上,則紅通通的,像極了一個憤怒的人。
    這是無忌故意裝的,他使出「狂風急雨」時,故意鼓動內力,逼使臉上充血,很自
然的就像是個怒極之人。
    然後,他立時又施展第十二式「暴風暴雨」!
    這「暴風暴雨」的快速,一如第十一式「狂風急雨」,但攻擊的方向卻有所不同。
    「狂風急雨」只是一味從唐傲面前進攻,「暴風暴雨」則十三招劍招分從唐傲四周
十三個不同位置進攻。
    唐傲對這一式,好像很熟悉的樣子,因為他的人,竟然能按照無忌身形的動態來移
位,不管無忌走到那裡,劍刺向那裡,他總是面對面的用劍「叮」的一聲,擋住了來招。
    更厲害的是,無忌在第十二劍時,故意漏出一個小漏洞,唐傲居然快如閃電般,長
劍立時在漏洞中刺向無忌。
    好在無忌是故意,早就有阻擋漏洞的方法,才未免刺中,不過,無忌也找不到反擊
的方法。
    因此,無忌知道,他不能再以漏洞來誘敵,必須要以真才實學來對付唐傲,而且絕
對不能大意。
    唐傲在無忌剛才露出漏洞時,心中一喜,但當他發現無忌補救漏洞那麼熟練,他的
高興之情頓時消失。
    他驀地警覺到,無忌這個破綻是故意弄出來,目的有二,一是誘敵,如果誘敵不成,
就是要讓他掉以輕心。
    他同時警覺到,無忌的憤怒之情,是不是裝的?他發覺,這其中必然有詐。
    因此,當無忌使出「大風十三式」的最後一式時,他馬上改變打法。
    從防守變成進攻的打法。
    無忌的第十三式是「雷電交加」,內力逼使劍發出一陣陣的響雷聲音,而每一式的
細微變化,都有如閃電般快捷。
    而且那劍刃的亮光,更像在風雨中的電光,轟隆一聲,就擊向唐傲腰部以上的每一
處大穴。
    唐傲對自己的抉擇非常滿意,因為他想不到無忌的劍法會如此厲害。
    假如他還要採取守勢的話,他恐怕逃不過「雷電交加」這一招。
    最多只能同歸於盡而已,而且還要算的是施放暗器才能殺死無忌。
    而這,是他最不願意做的事。
    唐傲的心裡,那份開始就有的托大之情,馬上消失,代之而起的,是一份警惕之心。
    他聚精會神的,左閃右突,長劍忽然如一條靈蛇般,向著無忌那如電光的劍身四周
纏繞吐信。
    這不是唐家的劍法,這是唐傲當年以解藥向蕭東樓換來的「靈蛇劍法」。
    無忌也學過這套劍法。
    但無忌卻不能傷到唐傲分毫。
    為什麼?
    因為唐傲在「靈蛇劍法」之中,揉合唐家施放暗器的變幻手法,使得每一招使出之
後,劍的方向都和原來的劍法不同。
    這使得無忌不但未能傷他,反而差一點栽在這套劍法手裡。
    因為無忌對這套劍法的每一招每一式都很熟悉,他都知道變化在那裡,劍的走向在
那裡,所以,他等於預知唐傲的每一劍會刺向那裡。
    這等於知道對手的漏洞在那裡,只要把長劍往對方的漏洞一刺,對手自然落敗。
    但無忌卻不知道,唐傲的劍法是變化過的,因此,當他刺向唐傲的漏洞時,唐傲那
個漏洞,不但不是破綻,反而是個誘敵的陷阱。
    好在「雷電交加」這一式,完全以快速見長,無忌才能在迅捷的變招中,躲開了唐
傲的陷阱,不然,他早就命喪在唐傲的劍下了。
    「雷電交加」使畢,無忌立刻縱身後退,準備施展「殭屍」的獨門劍法「鬼手八式」。
    但唐傲卻不讓無忌有任何喘息的機會,長劍一抖,人就跟著飛身而上,「靈蛇出洞」,
刺向無忌右手腕。
    無忌想變招已來不及,只得又往後跳出一步。
    唐傲卻又緊跟著上前一步,還是一招「靈蛇出洞」,依舊刺向無忌的右手腕。
    無忌不得已,又往後退了一步。
    唐傲卻依然是用那一招刺向無忌的右手腕。
    這麼平淡的一招,卻能發生這麼大的效果,這是無忌在對敵中的第一次發現,可惜
用這招的人不是他,而是他的對手。不過,他也從中立時悟出了一個道理。
    他不退,左手一招平淡無奇的「老漢推車」,挾著凌厲的勁風,拍向唐傲。
    唐傲不得不擋,他不想兩敗俱傷,自己雖然可以刺中無忌的手腕,但挨上一掌,自
己損失更大,因此他原本攻向無忌右手腕的劍,轉了一個方向,攻向來襲的左手。
    沒想到無忌的左手是招虛招,他診唐傲長劍改向時,右手長劍馬上揮出,「鬼手八
式」的起手式「鬼鬼怪怪」已如幽靈般,毫無聲息的刺向唐傲胸前八個穴道。
    唐傲嚇得連忙後退一步,利用他加以變化的「靈蛇劍法」應對。
    他們你來我往的,已經拚鬥了將近一個時辰,兩個人的額上已滿佈汗珠。
    他們對打得非常專心,對旁邊發生了什麼,一點也沒有注意到。
    他們沒注意到的是,有一群人,賣糕的、賣餛飩的……都悄無聲息的,躲在近處觀
看二人的對決。
    唐傲已經發覺,再打下去,他絕對不是無忌的對手,唯一要贏的方法,是用暗器,
這是他不希望的事,但是,人在保命的時候,還講究什麼身份地位手段?
    所以他的左手,已經伸到懷裡,握著一把毒暗器。
    當無忌的劍削向他的時候,他忽然用力格擋,二劍相擊,二人同時往後翻身倒退來
洩去互擊的力道。
    就在這時,唐傲發出了他的獨門暗器!
    他以為一定可以全都擊在無忌身上,卻未想到,他的暗器全部被擊落了。
    不是被無忌擊落的,而是被各式各樣的食物擊落,糕、餅、餛飩、油條、燒餅,挾
著強勁的內力,叮叮叮的。把每一件暗器通通打落在無忌身前。
    無忌已嚇出了一身冷汗,等他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時候,另一個變化也發生了!
    唐傲已死,死在這群小販的手上。
    「你們為什麼殺他?」無忌問,他是認得他們的,這群小販都有一身莫測高深的本
領,卻都受蕭東樓的指揮。蕭東樓只要召喚一聲,不管多遠,他們一定會馬不停蹄的趕
到。
    「因為他殺了我們的主人。」賣糕的說。
    「你們的主人?蕭東樓?」
    「不錯,他用卑鄙的手段來謀殺了蕭王爺。」
    「蕭王爺?你們的主人是個王爺?」
    「曾經是,對我們來說,永遠都是。」
    無忌忽然明白了一切,為什麼蕭東樓有用不完的錢,連在九華山的山洞也弄得富麗
堂皇,他要什麼就有什麼,原來他曾經是一國之君。
    「唐傲用什麼卑鄙的手段來殺他?」無忌問。
    「王爺每年都以各種珍奇骨董和唐傲換解藥,有時候也用劍法,這原因你是知道的,
對不對?」賣糕的說。
    無忌點頭,他知道,蕭東樓用解藥交給「殭屍」,「殭屍」用他的獨門手法舒解蕭
東樓的奇經八脈。
    「今年,唐傲也給了王爺解藥,但給的卻是毒藥。」
    無忌大吃一驚,唐傲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他不相信,不過,他可以想像得到,
「殭屍」在服了「毒」藥之後,再用獨門手法打在蕭東樓的身上時,一知道自己中了毒,
他的手法,當然也變成毒手。二個江湖上特立獨行的高人,就此一命嗚呼了。
    「我們調查過,毒藥是有人掉了包。」賣糕的又說。
    「哦?」無忌說:「被誰調包?」
    「唐缺。」
    「唐缺?為什麼?」
    「因為他想害死他的哥哥,好獨佔唐家的霸業。」
    無忌不說話了,他相信唐缺是會做這種事的人。
    「但是,唐缺錯了。」賣糕的說:「他這樣做,不但不能獨佔,反而是毀了唐家的
霸業。」
    「為什麼?」
    「因為唐家的核心人物,已經全部被我們殺了,以祭王爺在天之靈,而唐傲是最後
的一個。」
    無忌瞪大眼睛。說不出話,唐家堡就這樣完了?
    「以後的江湖,就是你們大風堂的了!」賣糕的說。
    說著,他們都已拿起東西,準備上路。
    「請等一等。」無忌把他們叫住。
    「你還有什麼事?」賣糕的說。
    「我想知道你們的姓名,以及聯絡的方法,日後好方便聯繫。」
    「不必啦!王爺是個亡國之君,我們一心想跟隨他收復王土,沒想到他這樣莫名其
妙的死在唐家的手上。反正,這麼多年來,我們已經飄泊慣了,日後大江南北,都是我
們浪跡的家,姓名,對我們而言,已經毫無意義了,年輕人,你好自為之吧!」
    說完,賣糕人一揮手,所有的人立時離開。
    偌大的獅山,一下子又恢復了原有的寧靜,除了山風在樹梢吹動的細微聲言之外,
更無人聲。
    無忌把唐傲的屍體埋在他父親身旁,他怔怔的站在二個墳前,思潮起伏。
    早上,這兩個要稱霸江湖的人,還活生生的,想不到下午,就已埋骨於此!
    江湖,真的是如此險惡!連親兄弟,都會發生像唐傲的慘劇!
    無忌心中,忽然產生了一股覺悟之情,江湖,實在是不足留戀的地方。
    大風堂已經可以獨霸江湖了,但誰能保證,沒有更龐大的勢力在默默孕育之中?勾
心斗角的事,早晚還是會激烈進行的。
    這些事,留給別人吧!留給司空大叔去煩惱吧!
    無忌決定退出這個充滿血雨腥風的是非江湖。
    他決定去九華山,那裡是靜思與練劍的好地方。
    以後有機會,他也許會出山,路見不平,也許會拔刀相助一下。
    不過,去九華山以前,他必須去找一個人。
    一個他心愛的人。
    衛鳳娘!
                                    (全文完)

    ------------------
  熾天使書城OCR小組 
  KUO 校正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