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雕龍(古龍·申碎梅)
第十八章 卯時、獅山

    在衛鳳娘不知如何下決定的同時,趙無忌卻收到了一封密函。
    密函什麼時候送來,他一點也不知道,他醒來的時候,就看到門縫下靜靜的躺著那
封密函。
    他知道,那一定是在半夜裡悄悄的放進來的。
    他打開來,果然是上官刃給他的,內容很簡單,只說明天卯時,地點在獅山。
    他推開窗看了看天色,已經是辰時了,這表示上官刃說的明天,不是今天,因為上
官刃一定如道他今天不可能早起。
    獅山在什麼地方?他一點也不擔心,他相信一問就問到了。
    上官刃為什麼約在明天,不約今天?他今天有什麼事?還是他今天無法躲過唐家人
的監視?
    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獅山是個怎麼樣的地方?適不適合他這種用劍來搏命的
人?
    他決定先去獅山觀看一下地形。
    他把夥計叫來,問明了獅山的所在,便叫了一斤牛肉,八個饅頭來吃。
    他實在需要多吃一點,因為昨天晚上,他消耗了不少體力來和錢老闆拚鬥。

                      ※               ※                 ※

    錢老闆用的招數確實非常厲害,令得無忌心中也不禁叫起好來。
    他本來想拱手認輸算了,因為他來這裡的目的,並不是贏錢,而是要引起這裡的人
注意,有人注意他,一定就會馬上通報給這裡的頭頭知道。這裡的頭頭是上官刃,上官
刃知道他來了,一定會設法跟他聯絡。
    他剛才已經注意到,有人在聽完錢少東的耳語之後,離開了「和興號」,他猜想,
這個人一定是去稟報的。
    所以,輸贏在如今已經不重要了。
    但是,錢老闆使用了這招招數,激發了他的好勝心與好奇心。
    好勝心是,他為什麼不能贏?
    好奇心是,他用什麼方法才能贏?
    他接過錢老闆遞給他的瓷碗,看著碗裡被三根長針釘住的骰子,心中千回百轉,動
的都是用什麼方法來丟出三個六的腦筋。
    他左手捧著碗,右手拔出長針,交還給錢老闆。
    錢老闆一副志得意滿的樣子看著他,臉上的笑容忽然讓無忌感到很討厭,討厭他贏。
    光討厭是沒有用的,要拿出方法來才成,他環視了四週一下,有的人的眼光顯出熱
烈的期待,有的則露出等待著看他鬧笑話的表情。
    他再看了看錢老闆,錢老闆的笑容更盛了,並說:「請!」
    請就請吧,我趙無忌怕過誰來?何況,你這老狐狸一定想不到我已經想出了更好的
方法吧?無忌想著,心中不禁為自己的想法感到一陣得意。
    「你很厲害。」無忌對錢老闆說。
    「嗯。」錢老闆笑著應了一下。
    「不過,我有更厲害的招數。」
    「哦?」錢老闆露出不相信的神情,說:「少年人,大言不慚是沒有用的,要拿得
出真本領才成呀!」
    「你不相信?」
    「我當然不相信。」
    「好,那麼,我們把賭注再加一倍怎麼樣?」
    錢老闆楞了一楞,看了無忌半晌,才說:「好!」
    「可是,我們換個賭法好不好?」
    「換個賭法?怎麼換?」
    「如果我也丟出三個六,我們就沒輸贏,對不對?」
    「那當然,我們這裡沒有莊家吃夾棍的規矩。」
    「這樣我們是不會分出勝負的。」
    「為什麼?」
    「因為我是不可能失手的。」
    「哦?你那麼自信?」
    「當然,雖然你把骰子穿了一個洞,份量已經輕了,但我還是有辦法丟出三個六來。」
    「那你要怎樣來定輸贏?」
    「我丟完以後,不但保證丟出三個六,而且還保證你也一定再丟出三個六。」
    「開玩笑,我還會丟出別的點子嗎?」
    「我保證你不會。」
    「我也可以保證呀!」
    「我的意思是說,你除了三個六之外,絕對丟不出別的點子來。」
    「哦?」
    「假如你丟出不是三個六,就是我輸了。」
    錢老闆覺得有趣了,他晃動著頭看了看無忌。
    「假如你又丟出三個六,那就是我贏。」無忌又說。
    錢老闆忽然大聲笑了起來,說:「少年人,你輸定了。」
    無忌以微笑來否定錢老闆的說法。
    「笑是沒有用的。」錢老闆轉頭看著大家,說:「你們說是不是?」
    眾人一片聲言都應是。
    「你們要不要也來賭一賭?」錢老闆又說。
    「賭什麼?」有人問。
    「賭我們之中,誰贏。」
    「當然是錢老闆贏了。」有人說。
    「有人賭我輸的嗎?」
    沒有人回答。
    「你們都賭錢老闆贏?」無忌插嘴說。
    「當然。」好多人異口同聲說。
    「那你們下注,我跟你們賭。」
    「真的?」又是一陣異口同聲。
    「真的。」
    一下子,圍觀的人群開始議論紛紛起來,有的在推測這位少年是不是有什麼絕技,
有的則說這是傻瓜的行為。儘管意見人人不太一樣,但是他們卻同時做出相同的動作來。
    那就是,他們都把身上的錢都拿了出來。
    桌子上的錢幾乎堆滿了。
    錢老闆忽然伸手示意大家等一等,然後,他對眼前的少年說:「你賠得起嗎?」
    無忌笑笑,從身上掏出一大錠黃金,說:「這夠了嗎?」
    錢老闆瞄了桌上的堆滿的碎銀一眼,說:「萬一不夠呢?」
    「如果不夠,大家平分不就得了?」有人提議。
    眾人心想,這贏是白贏的,分到一點也是好的,所以同聲應好。
    無忌又笑了,他說:「好,既然大家這麼乾脆,我也讓你們佔點便宜。」
    「我贏了,我只收你們押的賭注的一成。」
    人群忽然嘩然起來,有的人已經伸出手去想把碎銀拿回來了。
    因為瞧無忌的氣勢,果然定必贏的樣子,世界上有明知必輸而還和別人賭的傻瓜嗎?
    錢老闆看了看眾人,他恨這些人被無忌的氣勢壓住,所以立刻開口說:「大家放心,
假如你們萬一輸了,我是說萬一,你們那一成我來出。」
    錢老闆此言一出,當然又引起了一陣嘩然之聲,這種包贏的事,誰不賭誰就是傻瓜。
    「我們還可以下注嗎?」有人問。
    大家的眼光卻看著無忌,無忌微笑說:「這個問題,你最好問問錢老闆。」
    「為什麼問錢老闆?」
    「因為到時侯賠錢的人,會是他,不是我。」
    錢老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說:「你們儘管加注吧,不過,我看你只有這一錠黃金,
賠起來未免太少了吧!」
    無忌看了看桌上又堆得更高的錢,說:「好,我再拿一樣東西出來。」
    說著,他又從身上掏出一把很小的刀,這小刀在燈光下,閃閃生輝,發出的是黃澄
澄的光芒。
    不錯,這是一把黃金打造的小刀,打得很薄,很鋒利的樣子。
    「好刀!」錢老闆叫了一聲。
    「值錢吧?」無忌問。
    「值。」
    「夠賠了嗎?」
    「夠了。」
    「那就好。」無忌說,一邊又把金刀放回懷裡。
    「你為什麼不把這把小刀放在桌上?」
    「我有用。」
    「你準備賴賬嗎?」
    「你錯了,我是說,我要用到這把小刀,你既然可以用針,我當然可以用刀吧?」
    「那當然。」
    「好,你們都下好注了嗎?」
    「好了!」眾人異口同聲說,他們都看著無忌,看他有什麼本事令錢老闆輸。
    無忌用手指抓起骰子,放在掌中,用手緊握著,看著大家說:「我要丟了。」
    大家都屏息靜氣的看著他的右手。
    無忌一吸氣,握成拳狀的右手忽然從下向上一拋,三顆骰子便往上飛去。
    跟著,他的右手飛快的伸入懷裡,把那把小小薄薄的金刀拿了出來。
    然後,他的人忽然筆直衝起,往那三顆骰子的方向飛去,在那三顆骰子下墜之時,
金刀忽左忽右,忽上忽下的向每顆骰子連刺了五刀。
    下面的人群只見金刀飛快的連閃了一十五下光芒,無忌下落,手裡不知什麼時候已
經拿著那個瓷碗,高舉在頭頂。
    叮叮叮三聲清脆的聲響之後,三顆骰子已落在瓷碗之內。
    大廳上一點聲音也沒有,大家都把目光盯在無忌頭頂的瓷碗上。
    無忌臉上也沒有笑容,因為他這次的牽動也是第一次,到底靈不靈光,連自己也不
敢全然肯定。
    他慢慢的,穩穩的,把瓷碗輕輕放在桌上。
    「嘩!」的一聲有如爆炸般響起。
    三個六!
    不但是三個六,而且很顯然的,無忌那十五刀已把其他骰面的數字砍掉了!
    多快多准的手法,多深厚的內力!
    眾人又是發出了一陣驚呼,忽然間都把眼光望向錢老闆。
    錢老闆的臉色變得鐵青無比,眼睛盯死在那三顆骰子上面。
    無忌說得不錯,以後,除了三個六之外,錢老闆還能擲出什麼點子來?
    毫無疑問的,錢老闆輸了!
    大家都不敢說話.事實上,大家也不知說些什麼才好。
    無忌卻微笑著坐了下來。
    錢老闆鐵青的臉,忽然抬起,望向無忌,嘴角竟然又浮起了一絲淺淺的笑意。
    他為什麼還有笑容?這不但無忌想知道,圍觀的人也想知道。
    錢老闆的笑容,從嘴角升起,而及於臉頰,他以堅定的口吻說:「你輸定了!」
    無忌沒有說話,他只是不停的轉著念頭,有什麼樣的情況,他才會輸?
    「我可以告訴你,我再丟出了點數是二個六,一個一,只有一點,鐵輸的點子,卻
變成了鐵贏的點,哈……哈……哈……」
    錢老闆笑得很開心,一副他贏定了的樣子,然後,他又說:「你把你的金刀也放下吧!
我會替你賠賭注的。」
    無忌冷笑一聲,說:「不必急,我還沒輸呢!」
    「你馬上就會輸的。」
    說著,錢老闆就把瓷碗拿到手邊.把三顆上面只剩下六這個數字的骰子拿在手上。
    「看好了。」
    錢老闆一邊說,一邊用三顆骰子往上一拋,三顆骰子便往上直直飛起。
    每個人都不知道錢老闆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骰子上只有六這個數目,怎麼可能去
出一點來呢?想是這樣想,但是,大家都連大氣也不敢喘,定定的看著往上衝飛的骰子。
    三個骰子已經到達力道的點頂.快要落下了。
    就在這個時候,錢老闆忽然拿起一根針,往地上直直射了出去,這針射中了剛才被
無忌削下的一面骰子。
    同時,錢老闆人已飛離椅子,落在那根針落下的地方。
    無忌這時已經知道錢老闆用的是什麼方法了,他馬上緊握著小小的金刀。
    果然,錢老闆拾起那根針,一個轉身,那針便射向正在下落的骰子。
    大家都明白錢老闆葫蘆裡的藥是什麼了,他是用針釘住被削下的一這個數字.再把
它釘回骰子上,這一來,擲出來的不正是一點嗎?
    大家正準備喝采的時候,無忌的小小金刀驀地脫手飛出,射向錢老闆發出的細針。
    「很好!」錢老闆忽然大叫了一聲,並且哈哈大笑起來。
    那小小的金刀瞄得很準,一牽而打中細針,細針便在一旁飛出。
    這情況對錢老闆很不利,他為什麼反而叫好?
    就在眾人楞住的時候,錢老闆的左手卻突地又飛出了一根細針,牢牢的釘中落下的
一顆骰子。
    原來錢老闆早就料到無忌會發金刀阻擋,所以在飛身下撲時,左手已暗中握著一根
針,在大家都注意他的右手的時候,左手細針早已釘住了「一」,然後,在右手的細針
被擊中時,左手針才飛出。
    那釘住「一」字的左手針,在無忌來不及阻擋的情況下,立刻釘中其中一顆骰子。
    兩顆先落下的骰子,當然是二個六,然後,那針釘住的骰子才落下,那是一個一。
    不錯,是一點,必輸的點變成必贏的點。
    眾人都鼓掌叫好,錢老闆禁不住得意的大笑起來。
    無忌輸了,但他一點也沒有沮喪的表情,也拍了拍手說:「果然高明,佩服!佩服!
在下輸得心服口服。」
    說著,把手中小小的金刀,往桌上一丟,就轉身準備離去。
    錢老闆卻伸手一攔,說:「等一等。」
    「還有什麼事?」
    「你不想翻本了嗎?」
    「改天吧!今天手風那麼差,再強賭下去,還是輸的,這是賭徒要嚴守的規矩,對
不對?」
    「不錯,你很懂得賭,歡迎你隨時來。」
    「我會的。」
    「還沒請教你大名呢?」錢老闆說。
    「賭,只論輸贏,又何必計較誰是誰?」
    「有道理,可是,交個朋友如何?」
    「賭場無父子,我看也不必了。」無忌雙手一拱,作了個「請」狀,說:「告辭了!」
    說完話,無忌就頭也不回的走出「和興號」,留下了一陣讚歎之聲在他身後。
    讚歎之聲起自圍觀的人,他們都佩服無忌的豪情,尤其輸了就輸了,一點也不戀棧
的作風,這都是他們達不到的境界。
    他們卻不知道,無忌來此目的並非要論輸贏,而是要讓上官刃知道他來了,所以,
他根本就未曾把輪贏放在心上,正因為這樣,他才能有瀟灑的表現。
    回到客棧,無忌才發覺,剛才那一場賭.令他耗費大量心力,他感到非常疲累,所
以一躺到床上就進入了夢鄉,連有人送了封信進房裡,居然也沒察覺到。
    好在來的人不是施毒或放迷藥,不然無忌早就遭了暗算了。
    走在往獅山的路上,無忌想起這件事,心中猶有餘悸,身在敵營,他自己怎麼能這
麼不小心?
    到了獅山,他一下子就看到一處空曠的泥土地,他知道,他要在這裡和上官刃作殊
死之戰。
    他喜歡空曠的地形,拚鬥起來不會有壓迫與拘束的感覺。
    他不喜歡利用屏障來作打鬥的手段,他認為這不是在比武功,而是比陰謀,他一點
也不喜歡陰謀。
    他認為,要打嘛,就痛痛快快的打一場,陰謀詭計礙手礙腳的打鬥方式,是他最不
恥於做的。
    儘管他不一定打得過上官刃!
    ------------------
  熾天使書城OCR小組 
  KUO 校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