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雕龍(古龍·申碎梅)
第十六章 獨思與疏忽

    無忌走了之後,衛鳳娘一直坐在涼亭之中,沒有回到房裡。
    她坐在涼亭內,回想著和無忌的一切,她覺得命運真是會捉弄她。
    本來是結婚大典,開始長相廝守的日子,卻忽然冒出了無忌父親被殺之謎,令得他
們連拜堂都沒有完成。
    然後是在九華山的匆匆一瞥,她居然連無忌的臉容都差一點沒有認出來。
    然後是在唐家堡的地下秘密室,帶著點生離死別的滋味那樣的短暫一聚。
    再來就是剛才,又是那麼匆匆的見面,連一兩句帶點感情的話也不能多講。
    這是怎麼樣的一種命運啊!
    衛鳳娘無語,默然仰視望天,天上的白雲凝聚不動,卻也沒有回答她心裡的不平問
話。
    想著想著,她心中忽然起了一份奇想。
    她想,無忌會不會突然想到要跟自己多聚聚而回頭來看自己?
    她對這個念頭感到有點可笑,無忌怎麼會是這樣的人呢?他是個滿腔熱血,復仇心
切的人,他從來也沒有因為兒女情長而影響他對大風堂的處事態度。
    儘管自己也覺得可笑,但是她卻一直這樣想著,而且還企盼著。
    所以她一直坐在涼亭內,用心傾聽門外的聲響,留意著任何的動靜。
    企盼的時光都過得很慢,但慢歸慢,時間總是會在指縫間溜過。
    太陽雖然是一點一點的移動,但也會偏西、西沉,終而隱沒。
    天空由蔚藍而彩霞滿西邊,而變成灰藍,又變成黑藍,再變成黑色。然後,星星開
始眨動,閃爍著萬古不移的光芒。

                      ※               ※                 ※

    就在唐花再次抵達白玉齋的時候,衛鳳娘忽然聽到了門外有腳步聲。
    她沒有動,她只是用心的傾聽,心中不斷在想,是無忌嗎?果然是無忌回來嗎?
    她等待著,等待的結果,是「砰」的一聲倒在門外的聲音。
    她嚇了一跳,連忙衝近大門,把門打開之後,她又嚇了一跳。
    她看到白玉奇倒在地上,右手緊緊握著一疊厚厚的紙。
    她彎下身,用手指去探白玉奇的鼻息,一點動靜也沒有,這表示這個人已經死了。
    他為什麼拖著重傷來這裡?他來這裡幹什麼?想求救嗎?衛鳳娘一邊想著,一邊用
力把他的手掰開,取過那疊厚紙。
    她打開紙一看,整個人都楞在當場。
    怎麼會跟她看過的日記一樣?她想了想,忽然間就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
    同時,她也明白了一切。
    從唐花接近她開始,到唐花帶她離開唐家堡,回到這裡,發現了密室的日記,這整
個過程,她立時回想了一遍。她馬上發現裡面竟然充滿了漏洞,只不過她一點也沒發覺
而已。
    唐花怎麼可能對她這麼癡迷?癡迷到不惜背叛唐家堡,帶她逃走?她太傻了,大概
這是少女的通病吧?總以為有人對自己癡迷,是多麼令人陶醉的事,儘管這個人自己並
不喜歡。
    這是她的第一個疏忽。
    唐花帶著她逃離唐家堡,雖然說唐花熟悉路線,但有可能那麼輕易嗎?用炸藥的時
候,那聲響為什麼沒有引來唐家的人來追?
    還有那處山洞,怎麼會發現得那麼巧?
    這是她第二個疏忽。
    回到這裡,唐花居然會發現密室的暗格,又發現白玉雕龍,他怎麼這麼厲害?無忌
對這裡那麼熟悉,連他都沒有發現,怎麼可能輪到唐花來發現?
    這是她的第三個疏忽。
    發現了日記之後,唐花居然一下子就打聽到無忌回來的消息,而且還說不便再逗留。
以他對自己說的癡迷程度,赴湯蹈火都不怕,不方便怎麼可能是個理由?
    這是她第四個疏忽。
    多麼不可彌補的的疏忽!
    人就是這樣,非要看到真相時,才會發現原來以前有那麼多漏洞在眼前,卻一點也
看不到。
    衛鳳娘的第一個反應是,立刻去找無忌。
    她瞄了一瞄屍體,心中惻念就動了起來,人家拚死前來,為的就是告訴自己真相,
自己怎麼能不把他掩埋起來呢?
    想到這裡,她忽然想到,有人殺他,一定是為了滅口,殺他的人,萬一追循血跡而
來,發現屍體不見了,一定會聯想到是她埋的,那表示,她已經知道真相了。
    這樣一來,唐家一定會立刻應變。用另外一種方法來對付無忌及上官大叔。
    她怎麼能讓唐家堡的人知道自己已經知道了真相?
    所以她立刻拿著那疊厚紙,走回屋裡,並且回房點燈,自己故意坐在窗前,裝出一
副絲毫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似的。
    她相信追循血跡的人會馬上到來,她猜得不錯,但她卻不知道那個人就是唐花,更
不知道唐花什麼時候來。因為她在房裡看不到外面的動靜,而且唐花雖然曾經上了屋簷
去察看,但他的輕巧卻沒有發出任何一點聲響。
    所以衛鳳娘只有不停的等待,愈等愈是焦急,這個人來過了嗎?她很想出去看看,
又怕碰到這個人。但是,她又心急的想趕去設法把這個消息通知無忌,免得無忌中了唐
家堡的計謀。
    在焦急的等待下,時間總是過得很慢,好不容易挨到了二更時分,衛鳳娘決定不再
等下去了,因為據她盤算,該來的人,一定早就來了,這個人是不可能跟她比耐心的。
    所以她趕緊走出房間,走到門前,把門一推。
    她鬆了一口氣,因為屍體不在了,這證明她的推論是正確的,那個殺白玉奇的人已
經來把屍體拖走,不讓自己看到。
    她有點感激這個人,因為這使她省了掩埋屍體的時間。

                      ※               ※                 ※

    有錢可使鬼推磨,何況是趕夜路的馬車?
    衛鳳娘雖然很少在江湖走動,但上官堡在什麼方向,她是知道的。
    趕車人是個正當的生意人,拿了超額的錢,當然盡心辦事,他把馬車趕得很快,快
到令衛鳳娘有頭暈的感覺,但是為了追上無忌,頭暈算得了什麼?
    她心中不斷禱告,希望無忌不要也在趕夜路,希望無忌也稍稍休息來調節體力,這
樣,她才有機會趕在無忌之前,到達上官堡。

                      ※               ※                 ※

    三更鼓響過,唐花猶在飲著悶酒,每飲一杯,他心中都浮起一個不知名的人的朦朧
樣子,這個朦朧的樣子,是不可能變得清晰的,因為他想起的是,到底是什麼人拿走了
白玉奇的原件?
    喝到第二十七杯的時候,他才驀地想到,會不會是衛鳳娘拿走了,在故弄玄虛?
    他突然站起,怎麼自己一直排除這個可能性呢?他用力打了一下自己的腦袋,連忙
走出房間,飛奔去趙公館。
    來到了趙公館門前,他也不敲門,一個飛身上了屋簷,再落下院子。
    他看到衛鳳娘的房裡跟早先來的時候一樣,燈是亮著的。
    他靜悄悄的走近窗前,沾濕手指,在窗紙上戳了一個洞,往裡觀看。
    衛鳳娘不在。
    他走了過去,推門而入,衝近床前,被褥非常整齊,表示衛鳳娘根本沒有睡,他又
走去木櫥,打開一看,裡面的衣服已經沒有了。
    這表示什麼?這當然表示衛鳳娘已經離開了!
    傻瓜!傻瓜!他不停的罵自己,他心裡罵著,腳可沒有停。
    他走出趙公館,立刻去打聽有沒有一個女子漏夜僱車離開。
    他很快就問出了答案,所以他馬上就奪了一匹快馬,急地而去。

                      ※               ※                 ※

    上官堡。
    唐傲和上官憐憐抵達時,照例受到熱烈的歡迎。
    到了上官堡之後,唐傲故意每天都找上官刃商談進攻大風堂的下一步計劃,每次他
卻故意談得很晚。
    談得晚的事,他又故意讓上官憐憐知道,上官憐憐見父親這麼辛苦,當然要迫不及
待的要盡一番孝心。
    盡孝心的方式,有什麼比燉一碗人參雞湯更好的事情嗎?
    當然沒有。
    所以每次她都親自在初更時分端上一碗熱騰騰的雞湯給她父親喝。
    上官刃對女兒的孝心,怎麼會懷疑?
    所以他每次都喝得個碗底朝天。
    唐傲最高興的,就是看到碗裡面連一滴湯水卻沒有剩下。
    他知道他的計劃愈來愈接近成功的階段了。
    這一次,他下的毒是慢性的,假如不運內力,是一點跡象也看不出來,自己運功作
息的時候,也不會發覺,只有在劇烈動作之後,才會發作,使體力一下子崩潰下來,發
不出平常的三分力道。
    唐傲相信,以趙無忌的武功,和上官刃交手百招以上,是絕無問題的。
    對上官刃來說,一百招所消耗的體力,是非常劇烈的。
    而這就會給趙無忌機會,本來上官刃可以在百招以後殺死趙無忌,但卻力不從心,
反而為趙無忌所殺。
    等趙無忌殺了上官刃,唐傲說出來,對趙無忌說出上官刃真正的意圖,是實現白玉
老虎的計劃,白玉雕龍的計劃,是自己一手創造的。
    這樣一來,趙無忌的精神就會崩潰。
    想到這,唐傲禁不住笑了起來。
    趙無忌垮了,大風堂還有什麼人才?江湖,就歸他所有了。
    他得意得竟然一個人喝起酒來,平常不太愛喝酒的他,居然也喝得陶陶然的,什麼
時候睡到床上也不知道。

                      ※               ※                 ※

    無忌是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睡上床的,因為他已狂奔了一日一夜,滴水未進,眼睛也
未曾合過一次。
    但長久的奔波,他實在太勞累了,他知道,自己沒有足夠的體力,是打不過上官刃
的。
    所以他必須有足夠的休息和睡眠,何況,復仇晚一點,總比復仇不成好吧?
    這就是他找了一間客棧,倒頭大睡的原因。

                      ※               ※                 ※

    衛鳳娘卻不這樣想,她一心一意只想趕路,何況,她自己可以在車上睡,她是不知
道,不睡覺對身體的折磨,是怎麼樣的一番滋味。
    她僱用的,是兩個趕車的,輪流睡覺,馬不停蹄的飛奔。
    車子的抖動,令得勞累的衛鳳娘睡得很甜,由於她心事重重,所以一睡著了,就作
夢。
    夢中的情況,她醒來時並不太能記憶住,她只記得,她夢到無忌被上官刃殺得遍體
鱗傷,血流不止,有如長江大河般流呀流的,流到她身上,將她的身體也淹沒。
    她一驚,就醒來。
    醒來,她又是一驚。
    車子怎麼不在跑?這是她一驚的原因。
    她連忙起來,伸手撥開簾子,往外一看,兩個趕車的人都不在,只有兩匹馬在低頭
啃著青草。
    她走出車廂,向四周觀望,車子是停在一條黃泥路旁的樹蔭下,這時大概是天亮後
不久,四野寂靜。
    兩個車伕到那裡去了?她又沒問他們姓什名誰,所以想呼叫也不知怎樣呼叫。
    她只好坐在車廂外沿,看著馬兒啃草的姿態。
    看看看著,她忽然感到有人在盯著她看,她以為是車伕回來了,便自然的抬起頭。
    她的心差點沒跳出來。
    盯著她看的人,不是車伕,而是唐花。
    滿臉笑容的唐花,邊笑邊向著她走了過來。
    她一時之間不知是笑好,還是不笑好,神情非常尷尬,不過,最後她還是擠出一個
笑容來。
    唐花走近她身前,開口說:「睡得好嗎?」
    衛鳳娘一時不知如何作答,只是怔怔的望著唐花。
    「我是專程來找你的。」唐花說:「看你睡得很熟,所以就在這附近走走。」
    衛鳳娘向四周又望了望,問道:「車伕他們呢?」
    「我打發他們走了,你放心,我不會濫殺無辜的。」
    「你找我有什麼事?」衛鳳娘這時才把心安定了一點下來。
    「沒什麼事,只是很想念你而已。」
    「想念我?那你陪我一起趕路好嗎?」
    「好,當然好,這是我的榮幸。」
    說著,他就上了馬車,坐在車伕的位置上,一拉韁繩,卻令馬車掉轉了頭。
    「不不不!」衛鳳娘說:「我要往前面去。」
    「你錯了。」唐花回頭說:「我只能陪你往回走。」
    「為什麼?」
    「因為我不希望你看到趙無忌。」
    「你醋勁愈來愈大了。」衛鳳娘故意說。
    「你演戲的天份愈來愈高了。」唐花說。
    「我在演戲?演什麼戲?」
    唐花邪邪一笑,放下韁繩,讓馬車停住,說:「你昨晚就已經騙了我一夜,現在你
還想騙我?」
    衛鳳娘知道他已經知道自己知道了真相,所以說:「是你先用計來騙我的。」
    唐花無可奈何的聳聳肩膀,說:「我是奉命行事而已。」
    「現在呢?把我攔住也是奉命行事?」
    「當然不是,這是我自己的意思。」
    「既然不是,你就讓我走吧!」
    「不成。」
    「為什麼不成?」
    「你走了,白玉雕龍的計劃就失敗了,那表示我執行的任務也失敗了,我就會受到
懲罰的,你也不希望我受到懲罰,對不對?」
    「不對!」衛鳳娘大聲說:「我希望你們這個計劃失敗!」
    話畢,忽然拔出長劍,刺向唐花。
    唐花怎麼會把她的武功放在眼裡?在他印象裡,她是一個連劍都不會拿的女子,所
以,他只是隨便把身子一挪,就躲開了來招。
    衛鳳娘是故意好像隨手剌出一劍的樣子,其實,她在九華山受蕭東樓的指點劍法,
加上她用劍又特別有天份,所以她的劍術已經到了一定的境界。只不過她相信自己單打
獨鬥絕對打不過唐花,能嬴他的話只有靠智取。
    因此她才裝出一個生手拿劍亂刺的樣子。
    這樣子果然騙過唐花,而在他隨意一閃的時候,衛鳳娘忽然發動快攻,長劍有如一
朵怒放的鮮花,左邊一掙,右邊一脫,頻頻刺向唐花的胸前大穴。
    唐花輕敵不在乎的結果,一下子被逼得手忙腳亂,如果不是他平常武功底子厚,早
就命喪劍下。
    儘管這樣,唐花已被逼得險象現生,身上衣服被刺破了好幾塊。
    衛鳳娘跟隨「蕭東樓」練劍以來,這是第一次正式使用,起初還很生硬,但愈來愈
順手,一把長劍舞動得流暢極了。
    使到第六招的時候,凌厲的劍鋒更在唐花的左手腕上,劃出了一道血痕。
    唐花左腕中劍,人就順勢一滾,翻落馬車。
    一離馬車,他立刻抽劍,挽了一個劍法,注視著衛鳳娘。
    衛鳳娘一點實戰經驗也沒有,見唐花落地,也沒有立即追下去,只是站在馬車上,
看著唐花。
    同時,她的心禁不住上上亂跳,因為這是她生平第一次用武器在另一個人身上剌出
血來,所以她楞在原處。
    唐花看到她的表情,似乎猜到她心中想的是什麼,便乾脆把劍往地下一丟,走上前
說:「你殺了我算了!」
    衛鳳娘被他這句話,反而嚇得呆了一呆,手中長劍不禁垂落下來,她滿臉歉意的說:
「你讓我走吧!」
    「不,你如果一定要走,你就殺了我好了,反正我回唐家堡還是死,不如死在你的
劍下。」
    衛鳳娘沉默了,她看了看手上的劍,又看了看唐花,心中的感覺錯綜複雜,不知如
何是好。
    唐花趁機走近她,對她說:「你動手吧!」
    衛鳳娘還在猶豫,唐花已經伸出手,一把將劍搶了過來。
    衛鳳娘並沒有大怒或者大驚的反應,因為她心中剛好下了決定,她的手是絕對不能
沾上血腥的。
    唐花搶過劍,卻一臉歉意的說:「我是不得已的。」
    衛鳳娘苦笑了一下,雙手一攤,說:「沒關係,反正我已經決定不殺人了。」
    唐花把劍遞向衛鳳娘,衛鳳娘搖搖頭說:「算了,劍我也不要了,你拿去吧!」
    唐花笑笑,說:「我要兩把劍也沒有用,你還是留著來防身吧!」
    「不,我學的是殺人的劍法,不是防身的,把劍留著,不好。」
    「要防身,當然就要殺對方呀!」
    「我知道,所以我才決定劍也不要。」
    「你丟掉吧,我走了!」
    「走?」唐花臉色微變,說:「你要去那裡?」
    「去找無忌呀!」
    唐花忽然大笑起來。
    「你笑什麼?」衛鳳娘問。
    「我笑你。」
    「笑我什麼?」
    「笑你這個人太傻了。」
    「我傻?那裡傻?」
    「你還不傻?你劍也沒有了,我會讓你走嗎?」
    「你為什麼不讓我走?我剛才不是已經打嬴你了嗎?我只是不殺你而已,我為什麼
不能走?」
    唐花又笑了起來,他笑得實在很開心,他說:「我不是說過嗎?如果你一定要走,
你就把我殺了。」
    「我是一定要走的,但是我又不殺你。」
    「那怎麼辦?」
    「怎麼辦?你走你的,我走我的,不就得了?」
    「不行呀,大小姐,我絕對不能讓你走。」
    「你這個人怎麼這樣賴皮,輸了也不讓我走?」
    「輸嬴對這件事情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生或死,你殺死我,你就去,你讓我活著,
你就不能走。」
    「好吧!」衛鳳娘說:「那你把劍還我,我殺了你算了。」
    唐花又一次笑了起來,說:「你還不承認你傻?這個時候我會把劍給你嗎?而且,剛
才你是攻我不備,現在就算你有劍,你也打不過我的。」
    「你是這種人嗎?」
    「我不是。」
    「那就好了。」衛鳳娘說:「我知道你是故意這樣說的,對不對?」
    「不對。」唐花說:「我本來不是這樣的人,但是情勢逼得我不得不如此。」
    「你的意思是,你還是不讓我走?」
    「我不得不這樣,對不起。」
    衛鳳娘鼓起腮幫子,氣呼呼的道:「我看錯你了!」
    唐花滿臉歉意,說:「我真的很抱歉。」
    「你不必說了,我還是要走的,這次輪到你來殺我好了。」
    說完,她就大喇喇的往前走。
    唐花並沒有阻攔,他只是跟在衛鳳娘身邊,一起往前走。
    「你為什麼不阻攔我?」
    「因為用腳走,你是追不上趙無忌的。」
    「那你為什麼還跟著我?」
    「第一,我要保護你,第二,我要阻止你僱車。」
    「你……」衛鳳娘氣呼呼的指著唐花的鼻子罵道:「你這個人怎麼不可理喻!」
    「我已經把我的意思說得很明白了,怎麼會不可理喻?」
    衛鳳娘白了他一眼,說:「算了,我不和你咬文嚼字,反正我是說不過你的。不過,
不管怎麼樣,我還是要去,我也一定會去找車伕來趕路的。」
    「好吧,既然你這麼堅持,我就送你一程好了。」
    衛鳳娘不敢相信她聽到的話,她瞪大雙眼,注視著唐花,說:「真的?」
    「當然是真的,來,我們回馬車去吧!」

                      ※               ※                 ※

    坐上了馬車,衛鳳娘才相信唐花說的是真話。
    唐花坐在車伕的位置上,一抖韁繩,馬車就動了起來。
    起先,衛鳳娘還很高興,因為唐花居然肯幫她的忙,但馬車走呀走的,她忽然發現,
走的路竟然是回頭路。
    「停車!」她馬上大聲喝止唐花。
    唐花一勒馬,車停住。
    「怎麼了?」
    「你騙我!這是回去的路。」
    「是呀,我不是說我送你一程嗎?」
    「我要去的地方在那裡,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這個人怎麼這樣?」
    「我當然知道你要去那裡,但是,以我的身份,我怎麼能送你去?」
    「那你為什麼說要送我一程?」
    「我是送你一程,只不過是要送你回去,只有回到趙公館,你才能再叫車呀!對不
對?大小姐。」
    「不對不對,我現在要下車。」
    唐花見她往車廂外走,連忙又驅動馬車前進,差點沒把衛鳳娘摔了一跤。
    「放我下車!」衛鳳娘大聲吼著。
    唐花卻把馬車驅動得更急。
    「你不停車,我可要跳下去了!」
    唐花一點也不理會衛鳳娘的話。
    衛鳳娘卻真的往下一跳,在地上直打滾,唐花連忙停車,走過去扶起她。
    衛鳳娘用手把唐花推開,怒聲說:「你是,我不要再看到你!」
    「你這又何必呢?」唐花說:「好吧,我這次決定真的送你好了。」
    「真的?」衛鳳娘又一次問同樣的話。
    「你決心這麼大,我怎麼阻攔你?來,上車吧!」
    這次,衛鳳娘卻不坐到車廂,堅持要坐在唐花身旁,還說:「我要看住你,假如你
再搗鬼,我就跳車。」
    唐花真的不攪花樣,一直往上官堡的方向駛去,而且還駛得挺快的。
    這真讓衛鳳娘感到愉快。
    只可惜她愉快的心情只維持了一個多時辰。
    「個多時辰以後,唐花忽然把馬車停住,衛鳳娘忍不住問他:「你為什麼要停車?」
    「你沒看到嗎?」唐花說。
    「看到什麼?你臉上一點疲累的表情也沒有呀!」
    「我當然不疲累,這一點點路我怎麼會累?我是說你看看前面吧!」
    衛鳳娘這才抬頭,看到前面的路。
    岔路,不但是岔路,而且是三岔路。
    「你不是認得路嗎?」衛鳳娘問。
    「我是認得。」唐花說:「你認得嗎?」
    「我不認得。」
    「那就對了。」
    「這有什麼對不對的?你就照你認得的路走就好了。」
    「可是,你相信我嗎?」
    這句話一下子把衛鳳娘問倒了,她相信他嗎?他會故意走一條錯的路嗎?
    她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
    然則,怎麼辦?衛鳳娘的心一下子就亂了起來。
    唐花看了看她,微微陰笑一下,說:「所以我才停車,讓你來選一條路,免得到時走
錯了,你又怪我。」
    「我不怪你,只要你是的是往上官堡的方向就可以了。」
    「還是你來選的好。」唐花堅持說。
    衛鳳娘定定的看著唐花,說:「原來你還是別有用心的,你早知道這裡有一條三岔路,
對不對?」
    唐花承認的點頭,說:「我實在不能主動幫你,所以才要你自己來選路,一切聽天
由命。」
    衛鳳娘看著眼前的三條路,心中想,到底走那一條才對?想了片刻,她才說:「你
隨便走好了。」
    唐花瞄了她一眼,一拉韁繩,筆直經中間那一條路馳去。
    走到路口,衛鳳娘忽然大叫:「停!」
    唐花勒馬,看著衛鳳娘,說:「怎麼了?」
    「不要走這條。」
    「那走那一條?」
    「除了這條,隨便你好了。」
    在衛鳳娘的想法裡,唐花走的,一定是錯的一條,所以她讓唐花自己選,這樣一來,
就剩兩條路。問題是,剩下的兩條路,唐花一走,他是已經猜中自己的想法,故意走一
條對的,還是他又會走錯的?
    這是衛鳳娘難以抉擇的地方。
    唐花可不管衛鳳娘怎麼想,他一提馬頭,便在右邊那條路走去。
    衛鳳娘本來是設計來考驗唐花的,沒想到,這個計如今卻反過來考驗起自己來。
    唐花走的路是正確的路嗎?
    他知道自己是設計來試驗他嗎?
    衛鳳娘一點也不敢肯定任何一個答案。
    她側過頭,看著唐花的側臉,那臉上平靜的表情,好像什麼事情也沒發生,他只是
在專心駕著馬車而已。
    這使衛鳳娘更加躊躇了,因為她一點也看不透唐花在想什麼?
    她只好又大叫一聲:「停!」
    唐花很聽話,他馬上把車停住,說:「又怎麼啦?」
    「這條路對嗎?」衛鳳娘故意問,她希望唐花在不經意間洩露正確的答案。
    「當然對。」唐花說。
    衛鳳娘一聽,心中正在得意,沒想到唐花卻馬上又加上一句:「你吩咐的路,我就
依著來走,會不對嗎?」
    好厲害的傢伙,衛鳳娘心中恨恨的想著。
    「現在走那一條?」唐花問。
    「走左邊的。」衛鳳娘氣呼呼的下決定。
    唐花依言把馬車駛向左邊,還故意問:「是這條嗎?」
    衛鳳娘瞪了他一眼,一言不發。
    唐花笑了笑,又說:「你真的要走這一條?」
    衛鳳娘想了一想,說:「算了,都不走。」
    「都不走?要在這裡待下去嗎?」
    「是的。」
    「我沒有意見啊!」
    「我不需要你的意見。」
    「我知道,你需要的是別人的意見,對不對?」
    衛鳳娘沒有回答。
    唐花又說:「我告訴你,停在這裡,不一定會等到人的,這條路很久沒有人走了,你
想等人來問路並不容易啊!」
    衛鳳娘的心事一下子被他說穿,臉上不禁一紅,說:「要你管,等不等到人是我的
事,真的沒有人來,我也只好認了。」
    「好吧,那我就陪你一起等吧!」
    「你可以不必陪我,我也不想你陪我。」
    唐花笑笑,並不理會她的譏諷,只是說:「你沒看到我們一路駛過來,都沒有人跡
嗎?等也是白等的。」
    「也許有人從前面來呢?」
    唐花又笑了起來。
    衛鳳娘忍不住說:「你笑什麼?」
    「還是笑你傻。」
    「為什麼?」
    「你想想看,從前面來的人,是從那裡來的,如果是從上官堡來的話,一定是唐家
的人,唐家的人會告訴你正確的路嗎?」
    「很難講,只要你不要講話就好了。」
    「這跟我講不講話有什麼關係?」
    「有,關係大得很呢!你一開口,人家就知道我的目的,怎麼會告訴我?」
    「那我就不講話,可以吧?我不但不講話,還躲到車上不讓來的人看見,好不好?」
    衛鳳娘當然說好。
    於是,唐花就進入馬車內,翹起二郎腿閉目養神。
    衛鳳娘當然是留在車廂外面,瞪著眼睛留意著有沒有人走來。
    ------------------
  熾天使書城OCR小組 
  KUO 校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