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雕龍(古龍·申碎梅)
第十五章 中計

    唐花當然瞭解衛鳳娘焦急的心情,所以他只是隨便去打了個轉,就返回對衛鳳娘說:
「你運氣真好,據說趙無忌已經在回來這裡的路途上,而且很可能明天就到。」
    衛鳳娘聽了當然很高興,但她是個聰明的女子,有個問題不得不問:「你是怎麼知道
的?」
    「這還不簡單,這裡是大風堂的根據地之一,一定會有我們唐家堡的臥底的人,對不
對?」
    衛鳳娘沒有說話,因為這絕對是對的。
    「我只要問問臥底在此的人,不就知道了?他們一定每天和唐家堡聯絡,像趙無忌這種
大人物,怎麼能不被唐家堡在各地的人追蹤去向?」
    這倒是真的,但唐花不是已經背叛了唐家堡,帶著自己逃走嗎?難道唐家堡在這裡臥底
的人不知道?衛鳳娘把這個問題向唐花提出。
    唐花的解釋也很合情理,他說:「我唐花從未來過這裡,這裡的人也沒見過我。而且,
他們只認識聯絡暗號,從不認人。」
    這下,衛鳳娘放心了。她唯一要做的事,就是等待,等待明天的來臨,好把這個驚人的
天大消息告訴他,讓他去找上官刃算這筆血帳。
    唐花一直注視著她的表情,他看出她期待早點看到趙無忌的焦急心情。所以,當衛鳳娘
以感激的眼光看著他的時候,他不等她開口道謝,就說:「你不必謝我,我是心甘情願替你
做事的。」
    衛鳳娘的眼中幾乎滴下感激之淚了。
    唐花又說:「我知道,趙無忌回來之後,我留在這裡很不方便,所以……」
    「你要走?」衛鳳娘問。
    「是的。」
    「為什麼?」
    「我不是說了嗎?我留在這裡很不方便。」
    「怎麼會?你是救我出來的人,而且又幫我這麼多忙,無忌也一定很感激你的。」
    唐花做出一個苦澀的笑容,說:「我不要他的感激,我只要你……」
    「那是不可能的,我的心裡,只有無忌一個人,這是我早就跟你說過的。」
    「我不強求什麼,我只要你心裡偶而會想起我一下就足夠了。」
    「我一定會時常想起你,你的大恩大德,我是絕對不會忘記的。」
    唐花又露出苦澀的笑容,說:「你只記得我的大恩大德嗎?」
    衛鳳娘沉默了,她不知道說什麼,才能安慰唐花。
    唐花卻說:「算了,反正我都準備離開了,一切都不再有什麼意義了。」
    衛鳳娘看著他,良久良久,才說:「你什麼時候走?」
    「現在。」
    「現在?」
    「再待下去,我會瘋掉。」
    衛鳳娘又沉默了。
    「你保重。」
    唐花的音調帶著哽咽的抖音。衛鳳娘再也忍不住,眼淚潸潸的流了出來。
    唐花卻頭也不回的邁開大步,踏出了趙公館。他的演技真是一流的。
    趙簡的日記也假造得太像真實的了。唐家堡的實力,確實是非同小可的,怪不得衛鳳娘
會墜入圈套之中,一點也沒有察覺任何可疑之處。

                      ※               ※                 ※

    收到唐花的飛鴿傳書,唐傲真是高興極了。一切事情都完全依照計劃發展,這真是讓他
心花怒放的事。從收買上官刃開始,到毒殺趙簡,又到如今的設計讓趙無忌來消滅上官刃。
事情簡直就在掌握之中,他怎麼能不樂?
    他唯一還有點擔心的事,是趙無忌是不是上官刃的對手。對於這個問題,他當然也有解
決的辦法,現在,他就開始他的下一步。
    要進行下一步計劃,說起來並不難,他只要找一個人就可以了。
    這個人是個女人,上官刃的女兒,上官憐憐。
    上官憐憐是他和上官刃談到背叛大風堂的事情時認識的。
    他對上官憐憐可以說是一見面就喜歡上她。但是上官憐憐卻對他若即若離,令他捉摸不
出她的心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不過他一點也不急。因為,對於成家的事,他一向以立業擺在前面。所謂立業,就是要
消滅大風堂,完成霸業。
    所以他對上官憐憐,一直都以愛護她的態度來對待,並不希望她很快的就對他也付出感
情。
    他喜歡細水長流的感情,不喜歡轟轟烈烈的爆發之後又冷卻。
    而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上官刃曾經答應過他,只要完成霸業,他一定會把女兒許配給他
作妻子。
    然而,不急歸不急,他卻不能容忍上官憐憐喜歡上別人。
    但偏偏上官憐憐卻喜歡上另外一個人,這個人又偏偏是他的死對頭。
    這個人當然就是趙無忌。
    所以唐傲恨趙無忌。他的恨,是可怕的恨,不是普通的恨,會馬上殺了對方。唐傲卻不
希望趙無忌痛快的死。
    他要折磨他,讓他後悔,讓他在悔恨之中度過一生。因此他在唐家堡放走趙無忌,又安
排白玉雕龍的計劃,來讓趙無忌去殺上官刃。
    他有方法讓趙無忌殺了上官刃之後,發現這是唐家堡的陰謀,讓他悔恨不已。
    一個人在悔恨的時候,武功就會大打折扣,他約趙無忌決鬥的日期之所以在那麼後的日
期,就是要安排白玉雕龍的計劃,令趙無忌心神恍惚,然後再擊敗他。讓他的意志崩潰。
    這是他的如意算盤。
    世事會如他所料嗎?這點只有天知道。不過,他卻滿懷信心。
    現在,他也是滿懷信心的踏入上官憐憐的房間。
    上官憐憐自從為了救她父親,挨了趙無忌幾乎刺穿喉嚨的一劍之後,一直躺臥在床,身
體虛弱得不能走動。
    上官刃要去接收上官堡,她在唐傲的力勸之下,沒有堅持跟去。因為唐傲要她多休息幾
天,隨後他再護送她前往。
    連上官刃都同意的作法,上官憐憐又怎麼能反對?
    這卻中了唐傲的計。
    唐傲就是要上官憐憐留下來,好進行他的下一步計劃。
    他雖然沒有獲得上官憐憐的心,但他卻對上官憐憐的性情,瞭解得很深刻。
    他的計劃,就是要利用上官憐憐個性中柔順至孝的一面。
    他敲了二下門,便推門而進。
    上官憐憐斜靠在床上,一個女侍正在侍候她用飯。唐傲進門的時候,她剛好把飯吃完。
    她側頭對著唐傲笑了笑,這是她每次在唐傲來的時候都會出現的表情。
    那女侍把碗筷盤子端走,上官憐憐才道:「坐。」
    唐傲坐在女侍原來坐著餵她吃飯的地方。他把手上的錦盒遞給上官憐憐。
    「是什麼?」上官憐憐邊接邊問。
    「你打開看看。」
    上官憐憐依言打開,「嘩」的一聲叫了起來。
    「是千年人參?」
    「是的,剛好有人從東北帶來,我就買了。你身體太虛,需要補一補。」
    「這麼貴重的東西,我怎麼能吃?」
    「為什麼不能?我這就去叫人來燉雞湯給你喝。」
    「不。」
    「為什麼不?是我送給你的,我希望你早日復元呀!」
    「我已經很好了,這兩支人參,我留起來好了。」
    「留起來?」唐傲明知故問。他瞭解,以上官憐憐的個性,看到這麼珍貴的東西,一定
會留給她父親來享受。
    而這,正是唐傲要利用她的弱點。
    因為這兩支人參是下了毒的。
    「可以嗎?」上官憐憐問。
    「當然可以。」唐傲說:「已經是送給你的東西了,你愛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
    「謝謝你。」上官憐憐高興的說。
    「你跟我之間還用得著謝謝這兩個字嗎?」唐傲靠近過去說。
    上官憐憐甜甜一笑,頭卻往後移了一點。
    「其實,」唐傲說:「你應該吃了這兩支人參才對。」
    「為什麼?」
    「早點恢復體力,可以早點去你父親身邊。」
    「我已經好了。你看。」
    說著,她就從床上坐起來。
    唐傲連忙伸手去扶她,但被她推開。她從床上下地,往前走了兩步,說:「你看我是不
是完全康復了?」
    「對呀,你再走幾步看看。」
    唐傲其實是希望上官憐憐能逞一下強,早日去上官堡,讓上官刃服下滲了毒的人參,讓
內力大打折扣,好使趙無忌找他算帳時,能夠打垮他。
    上官憐憐那知道這許多?她又走了幾步,說:「我不是走得很好嗎?你要不要明天就陪
我去找爹爹?」
    「你如果想的話,我當然奉陪。」
    「真的?」
    「我會騙你嗎?」
    上官憐憐一陣高興,差一點摔了一跤。唐傲連忙上前扶住她,並且順勢將她擁入懷裡。
    上官憐憐嬌羞的把頭埋在他胸前,一言不發,內心卜卜卜卜亂跳。

                      ※               ※                 ※

    明天就要離開唐家堡,唐傲當然要向老祖宗稟告他的動向。
    老祖宗非常溺愛唐傲,對於他做的決定,可以說沒有一件不贊成和支持的。
    不過,對於唐傲用這種方法來對付趙無忌,老祖宗卻有一點點小意見。她說:「我瞭解
你心裡的感受,我也知道你對趙無忌那種忿恨之情,但是,你要記住,現在是兩個大幫派的
大對決,千萬不要因為一己之忿恨,而誤了大事。」
    「我不會的,老祖宗。」唐傲說。
    「不會?萬一憐憐去到上官堡,並不急著把人參給上官刃服用呢?」
    「我會用計來誘惑她,令她一定這樣用。」
    「你這麼有把握?」
    「當然,她的個性,我已經瞭若指掌了。」
    「萬一上官刃發現有異呢?」
    「怎麼會?我們唐象的獨門毒藥,誰會察覺?」
    「萬一他發現呢?我是說萬一。」
    「萬一他真的發現,我也不怕。」
    「為什麼?」
    「因為我這次用的藥,是最新的配方,是唐家第一次採用,我可以推托說那不是我們唐
家的毒藥。」
    「他會信嗎?」
    「會的。第一,他沒有理由懷疑我們會對他下毒,第二,我甚至可以把唐家的毒藥譜拿
給他看,他絕對找不到這份新配方和我們有什麼關聯的數據。而且,最重要的,我認為他根
本不可能察覺。」
    「你太自信了吧?」
    「這是你的遺傳呀,老祖宗。」
    老祖宗開口的大笑起來,說:「好,我再來做一個假設,萬一這藥對上官刃不發生效用
呢?」
    「那死的人是趙無忌,對我們根本沒有任何損失,除了讓我會覺得有點遺憾之外。」
    「你能這樣想,可見你已經完全成熟,可以獨當一面了。」老祖宗非常開心的說:「你
不但已經能帶領唐家堡,還可以帶領消滅大風堂以後的霸業。」
    「老祖宗,我不會讓你失望的。由這件事的各種可能性的發生,你相信我不會因私而忘
公了吧?」
    「我相信,我當然相信。」
    老祖宗真是太高興了,她又大笑了起來。
    唐傲也感染到老祖宗興奮的氣氛,也跟著笑了起來。笑玩之後,老祖宗問道:「唐花什
麼時候回來?」
    「我叫他暫時留在趙公館附近,監視衛鳳娘的動靜,等確定白玉雕龍的計劃完成了再回
來。」
    「這決定不錯,不過,他應該還可以做一件事。」
    「哦?做什麼事?」
    「把白玉齋的白玉奇殺了。」
    唐傲愕住,片刻之後,才問:「為什麼?」
    「你覺得白玉奇還有利用的價值嗎?」
    唐傲沒有立即回答,他想了想,才說:「說不定以後還有用得著的地方。」
    「我想不會了。你想想看,他被我們收買了十多年,到今天才用上一次。而且這一次的
事,也可以不必用到他的,你說對不對?」
    當然對。老祖宗這番話讓唐傲馬上警惕到,老祖宗的思慮和判斷力還是很厲害,並沒有
為年紀大了而有退化的現象。所以他馬上回說:「我馬上傳書過去,要唐花立刻執行這件任
務。」
    「很好,這樣你的白玉雕龍計劃才會萬無一失,知道嗎?」
    唐傲應了聲知道,便告辭離去,去寫了張便條紙,用飛鴿傳去當地。

                      ※               ※                 ※

    中午的艷陽,曬得無忌汗流滿臉。一路上,他都想停下來休息,等太陽偏西再走。但想
到家就在不遠的地方,他就不管太陽有多烈,繼續前行。
    這一路上,他已經到處都聽到唐家堡打敗了大風堡三個據點的消息,也知道上官刃要去
接管上官堡,到前線來對付大風堂。
    他曾經想過,上官刃會用什麼方法,來對付唐家堡這麼凌厲的攻勢,來解除大風堂的危
機。他也想過,單靠司空曉風,能接得住大風堂的場面嗎?
    他不知道。以他的歷練和智能,他推不出結論,他能做的,就是見一步走一步。
    家就在面前了。令他訝異的是,怎麼不見一點破落的跡象,是什麼人還留在趙公館嗎?
他相信不會。那麼,是什麼人整理得這麼好?
    他推開門,答案就在他眼前。
    衛鳳娘正坐在亭子裡,看到無忌進來,跳了起來,往無忌的地方奔了過來。
    又一件令無忌訝異的事閃現在他腦際。
    --鳳娘看到自己,怎麼一點興奮的樣子也沒有?她又是怎麼離開唐家堡的?
    他也跑了過去,握住衛鳳娘的手,高興的叫著鳳娘的名字,並且問:「你怎麼離開唐家
堡的?」
    衛鳳娘的手握得無忌很緊,她說:「先別談這個,你快跟我來,我給你看一樣東西。」
    她立刻帶著無忌,往他父親生前常用的密室走去。一進裡面,她打機關開敢,取出那本
日記,交到無忌手上。
    無忌知道這一定是很重要的東西,所以馬上打開來閱讀。
    映入他眼簾的,是他熟悉的字跡。他立時感到心頭一陣酸楚。
    看著看著,他的情緒從哀傷變成激動,終而大怒起來。他以盛怒的臉容看著衛鳳娘。衛
鳳娘以瞭解的表情點點頭,對他說:「你先去處理這件事吧,我在這裡等你,一切等你回來
再說。」
    無忌點頭,立刻轉身走了出去。他心中有如一盆怒火在燃繞著,極端衝動的往上官堡的
方向走。
    他已被氣憤和復仇的意願蒙蔽了一切。他沒有問他應該問的問題:
    --衛鳳娘是怎麼離開唐家堡的?
    --這本日記是怎麼發現的?
    假如他頭腦清楚的發問,他一定會從衛鳳娘的話中找出破綻,他一定會懷疑這本日記的
真實性。
    唐傲就抓准他這點心理因素,知道他在盛怒之下,一定會馬上離開,等他怒氣低下去
時,人已經在上官堡,要追問,也已經來不及了。
    這就是人生。很多事都是這樣。仇恨,最容易使人看不清真相。而事後的悔恨,無奈,
已經是無可挽回的情況了。
    這就是造化弄人。然而,有時候造化弄人的方式,還不止是這樣。

                      ※               ※                 ※

    黃昏,夕陽將沉未沉。
    白玉奇照往日一般,把燈籠點上,掛到大門上。「白玉齋」的三個大字,透過燈火,清
晰可見。
    他滿意的看了看自己的金字招牌,走回房裡,坐在桌前,做他的例行夜課:書法。
    他的書法是此地一絕,光是賣字,他就可以維生,但是,他卻不以此為滿足,他要賺更
多的錢。因為他有很多花錢的嗜好,比如古玩的收集、美色、華服……。
    所以他不得不背叛大風堂,偷偷做了唐家堡的間諜。他替唐家堡寫了那本假日記,唐花
很大方,多賞了他一百兩銀子。
    他應該好好去揮霍揮霍的。他也正有此意,只不過黑夜尚未來臨。他喜歡華燈已上的夜
晚,喝杯小酒,來三兩個小菜,一兩個美女侍候在身旁。這是他的生平最大的樂事。
    今夜,他就打算好這樣子去享受一番。他揮筆疾書,那一個一個的黑字,有如行雲流
水,似乎也感染了他內心的喜悅之情。
    寫呀寫的,一停筆,抬頭,他嚇了一跳。
    唐花站在他面前,以笑臉對著他。
    唐花是什麼時候來的?他一點也沒有察覺到。這不像平常的他。
    平常的他,只要有腳步聲踏近大門,他就會聽到,就算字只寫到一半,他也會停下來,
站起來迎客。因為他做生意的要訣就是顧客至上。
    但如今他居然沒有聽到唐花走進來的腳步聲,大概是他太興奮,太得意了。
    他趕緊站起,笑著對唐花說:「唐公子有事?」
    唐花點了三下頭,說:「有。」
    「要我效勞的是--」
    「很簡單的事,每個人都會的。」
    「哦?唐公子的意思我不太懂。」
    「說得明白一點,我要你做的事只要三個字。」
    「三個字?寫日記?又寫日記?」
    「不。」
    「那是--」
    「趕快死。」
    「趕快死?」白玉奇並不聽得很懂,他只是重複這三個音節。
    「我要你--趕快死。」
    白玉奇嚇得往後退了一步,雙目瞪得大大的,看著唐花道:「你說什麼?」
    「死。死亡的死,你真聽不懂?」
    白玉奇臉色已然大變,身體微微發抖,道:「為什麼?」
    「這麼簡單的道理你都不懂?當然是為了滅口。」
    「滅口?我替你們做了那麼多年的事,我有洩露過什麼嗎?」
    「沒有。」
    「那為什麼要滅口?」
    「因為任何事都會有第一次,任何事都是我們無法預料的。這叫預防勝於補救。」
    「我--」
    「你不必再說了。我很喜歡你,但是我是奉命行事而已。你要自己了斷,還是--」
    白玉奇忽然抓起桌上的筆墨,往唐花身上扔了過去,同時,他的人已轉身往後狂奔。
    唐花早就打橫移開一步,躲開了飛來的筆墨,跟著一個箭步衝前,手中劍往前一遞一收--
    白玉奇左背血流如注,人就仆倒於地。
    唐花轉身,拿起桌上的宣紙,把劍身的鮮血擦乾淨,插回劍鞘裡,走出白玉齋。

                      ※               ※                 ※

    造化弄人一向都是很奇妙的。唐花做夢也想不到,他的判斷會犯了錯誤。
    他以為他的一劍,一定會令白玉奇當場斃命。
    他錯了!
    嚴格來說,這個錯誤也不能完全怪他。因為像白玉奇這樣的人,一萬個裡面也不見得有
一個。
    普通人的心臟都位於左邊,所以唐花那一劍,習慣性的刺入白玉奇左邊。但偏偏白玉奇
的心臟異於常人,是位於偏右的地方,所以那一劍,並沒有讓他立時斃命。
    白玉奇也非常精明,中劍之後,立刻倒地,假裝當場死去。等過了片刻,確定唐花已經
離去了,他才掙扎著爬起來。
    他知道自己失血過多,那一劍雖然沒有立時斃命,但就算華陀再世,也不可能救得活自
己。所以他拖著蹣跚的步履,一搖一擺的走進他的臥室,打開他的保險箱,取出唐花交給他
抄寫的原本。
    這是他多年的習慣,任何交辦的事,原件都藏在保險箱裡。留下證據總是好的,說不定
那一天就可以用得上,就像現在一樣,唐家堡既然對他不仁在先,他當然要對唐家堡不義於
後。
    他拿著抄寫原本,也不包紮傷口,強忍著徹骨的痛楚,走出白玉齋。
    他一直走,走向趙公館。跌倒了,他又咬牙爬起繼續走。走近趙公館的大門大約一丈來
遠,實在是撐不住,「砰」的一聲倒在地上。
    他勉力掙扎,一寸一寸的爬著,手已經抓到大門邊了,但已經一點力氣也沒有,五指一
松,像一盤散沙的鬆弛下去,左手還握著手抄原本。

                      ※               ※                 ※

    唐花回到下榻的地方,叫了酒菜,一個人自斟自飲,慶祝此行順利完成任務。
    在唐家堡,他一直想往上爬。他知道,要坐到唐傲的位置是不可能的。因為老祖宗似乎
特別偏愛唐傲。而且唐傲確實比自己具有領導的才略。但唐缺呢?他認為自己比唐缺能幹,
理應地位在他之上。
    這次完成白玉雕龍的計劃,回去應該可以向老祖宗表功一番,說不定老祖宗一高興,就
指派他更重要的任務,他就可以揚眉吐氣一番。
    他對自己的能力,不自覺的感到很得意。於是,他滿滿斟了一大杯酒,一口把酒幹到底。
    他放下酒杯,忽然興起一陣不安的感覺。
    是什麼不安?他不明確,他握著酒杯仔細的推想。
    他從開始計劃白玉雕龍的時候想起,一步扣一步的,他想不出有任何破綻,更想不出有
什麼會令他不安的地方。
    然而,那陣不安卻依然縈纏在他心頭。
    為什麼會這樣?
    他忽然站了起來,對了!這件事不能有任何差錯。他想到了,他疏忽了一件事。
    他殺了白玉奇之後,應該再搜搜他的身體和屋子。他不能邊白玉雕龍計劃中的原本落到
別人手上,尤其是大風堂的人手上。
    白玉奇一死,大風堂的人一定會從他的遺物裡找尋他被殺的原因,萬一白玉奇沒有銷毀
那份原本,白玉雕龍的計劃,豈非功虧一簣?
    對!就是這個疏忽讓他產生不安的感覺。
    他連忙走出房裡,急步走向白玉齋。
    快到白玉齋的時候,他心安了。因為白玉齋的門前並沒有人。
    如果白玉奇的屍體被人發現,消息一定很快傳開,白玉齋的門前一定會有好奇的人,來
觀看是怎麼回事。
    而現在一個人也沒有,這表示白玉奇之死,還沒有人發覺。這實在是太好的事了。
    唐花走進白玉齋,卻愕在門口。
    因為白玉奇剛才倒下的地方,除了一灘血以外,屍體不見了。
    他看了看血跡,跟隨著血跡走進白玉奇的房間。他看到了帶血的保險箱。他心中暗叫了
一聲「不好!」
    他連忙又循著血跡往外走,一直走到趙公館的門前。他心裡已經有數了,白玉奇是拿著
原本到趙公館來找衛鳳娘的。
    不過他的心已經安了,因為他看到白玉奇的屍體,就躺在門前。
    他走過去,將屍體翻了過來,搜查白玉奇的身體。但是,他什麼也沒搜到。
    他覺得很訝異,怎麼會沒有呢?他又仔細的搜了一遍,還是沒有。
    他看了看附近的環境,並沒有人來過的樣子。那麼,是他早已把原本銷毀,他來的目的
是想告訴衛鳳娘真相,還是原本被什麼人拿去了?
    唐花一時猶疑了起來,不敢作判斷。
    依他的瞭解,衛鳳娘應該還不知道門口躺了個死人。假如她知道了,以她的個性,一定
會設法把屍體掩理,或者叫人來抬走,絕對不會任屍體躺在這裡。
    這點他很有把握。那,原本是被路過的人拿走?他想這可能性也不會很大。因為趙公館
的地方是在郊外,平常就很少有人走動。他在這裡住了幾天,就沒有看見過幾個人在附近活
動。
    他唯一可以安慰的,就是推論出,白玉奇是要來告訴衛鳳娘真相,但走到門口就不支倒
地了。
    然則,那個保險箱又是怎麼一回事?白玉奇身上連一件貴重的東西都沒有,他為什麼要
打開保險箱?是故佈疑陣?白玉奇已經想到自己可能會回去,又怕自己不一定能走到趙公
館,所以才用這招來擾亂自己的思路?
    唐花一點也不敢肯定,他一個飛身,躍上門上的牆頂,往內觀望。他看到衛鳳娘的房裡
有燈光傳出,表示她在裡面。他看了一會,又躍下,拖著白玉奇屍體,往荒野裡走去,然後
隨便往草叢裡一丟,人就離去。
    一切,只有聽天由命了。回到房裡,唐花猛乾一杯酒後,這樣想著。
    ------------------
  熾天使書城OCR小組 
  KUO校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