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雕龍(古龍·申碎梅)
第十二章 沒落的大風堂

    趙無忌已經決定好,要去找司空曉風,跟他商量反攻的大計。他也決定好,每天都要以
一顆最充滿活力的身心來上路,因為一上路,他必須經過很多唐家堡的勢力範圍。這些地
方,原來都是屬於大風堂的,現在變成什麼樣子,他一點也不知道。所以他的行動必須非常
小心。
    好在這幾天的勢累,已經使得他的胡發長得又長又亂,這個樣子,應該是沒有人認出他
是趙無忌。
    這個小鎮有個很好聽的名字,叫銀杏。原因大概是鎮口有一棵巨大的銀杏樹吧,趙無忌
看到這棵樹的時候,心中這樣想著。
    這個鎮離「風堡」大概有二十里路,所以本來是屬於大風堂的,現在呢?無忌不知道。
不過,從鎮內寧靜的氣氛看來,一切似乎沒有什麼改變似的。
    正午的陽光很強烈,路上行人很少,大概都在屋裡用飯吧。家家戶戶的炊煙都在屋頂上
冒出,很安祥的樣子。
    趙無忌隨意的走進了一家麵店,一個年輕夥計立刻走了出來,向他鞠著躬說:「客官請
裡面坐。」
    他坐下,夥計馬上送來一壺茶,替他倒上一杯,問道:「客官想吃點什麼?」
    「隨便。」無忌喝著茶,說。
    「客官是要大隨便,還是小隨便?」
    無忌聽到夥計的問話,當場傻了眼。他生平還第一次聽到有人這樣問他。他看著夥計
道:「什麼是人隨便,什麼是小隨便?」
    「大隨便嘛,就給你來一碗大滷麵,小隨便嘛,就給你來一碗小磨麻油酸辣抄手。」
    「你們這裡也賣抄手?」
    「是呀!昨天才開始的。」
    「昨天才開始?」趙無忌問。
    「是呀,」夥計說:「我們店本來沒有賣的。昨天開始,來了很多人都要吃抄手,我們
不得不賣了。不過,這東西蠻好吃的。」
    「昨天臨時才賣,你們會它嗎?」
    「不會呀,是有人來兜賣的。」
    「是唐家堡的人?」
    「客官你也知道呀?唐家堡的人生意經好快啊!」
    趙無忌聽在耳裡,苦在心裡。他知道這家店的人,以前是屬於大風堂的,但現在呢?是
全心全意投效唐家堡了嗎?
    他很想用話來探聽一下,但卻一時不知用什麼話來問才適合。那夥計看他沉吟不語,便
問道:「客官到底要不要來一碗?」
    「好吧。」趙無忌說。他想,還是暫時別問吧。
    不多久,夥計端來了一碗熱騰騰的抄手,放在無忌面前之後,退到一旁,看著無忌吃。
無忌吃了三隻以後,夥計就走過來問:「好吃嗎?」
    「唔,還不錯。」
    「你喜歡嗎?」夥計又問。
    無忌無一時沒有回答,因為從他的話裡,無忌聽出了另有一番深意,他想了一想,反問
道:「你呢?」
    「我很喜歡。」夥計說:「你呢?」
    「我覺得很好吃。」趙無忌說:「不過我不喜歡。」
    「為什麼?」
    「因為我不習慣吃辣的。」
    「不習慣?」夥計臉色忽然一沉,道:「不習慣也得習慣才成呀!」
    話畢,驀地伸手向趙無忌胸前紮了過去。
    好在趙無忌在他發問時,已從他眼神中看出他另有深意,早已有了心理準備,又見他臉
色一沉,他早就運起內勁,蓄勢待發,隨時應付突變。
    如今那夥計一掌拍來,趙無忌雙足用力一蹬,人已向後移出兩步,穩穩的以扎馬步的姿
勢站住。
    然後,他伸出右掌,斜斜的作出一副隨時可劈出去的姿態,道:「你為什麼要偷襲我?」
    「因為你不是唐家堡的人。」夥計說。
    「你怎麼知道?」
    「我怎麼知?誰都可以看出來。唐家堡的人吃抄手,那會像你這樣慢吞吞的吃法?」
    「我就算不是唐家堡的人,你也用不著殺我呀!」
    「用得著。」夥計說。
    「為什麼?」
    「因為我們才剛接管這個銀杏鎮。這裡原本是大風堂的勢力範圍;我們絕不讓任何一個
殘餘份子留在這裡。」
    這話聽在趙無忌耳裡,痛在心裡。照這夥計的話,大風堂的人,大概都被他們殺了。而
且,很可能整個鎮上的人都被殺了。
    好殘忍的手段,他忍不住問道:「你們把鎮上的人都殺了嗎?」
    「只要肯歸順的,就沒殺。」
    「哼,好個唐家堡,是唐傲叫你們這樣做的嗎?」
    「唐傲?唐傲是不會叫我們這樣做的,他太仁慈了。」
    「那是誰?」
    「當然是比唐傲更有權力的人囉,不然,我們怎麼敢公然的叫唐傲這個字?」
    趙無忌腦中立刻掠過一個老婦人的驕傲模樣,口中說道:「是老祖宗?」
    那夥計一愕:道:「你也知道老祖宗?」
    「何止知道,還見過。」
    「哦?那你是唐家堡的人?」
    「不,我是大風堂的。」
    話畢,趙無忌斜向的手掌,忽然用力向前一擊,他的人跟著飛起,掌風先到,跟著手掌
拍到,「啪」的一聲,結結實實的拍在夥計胸上。
    夥計口吐鮮血,雙目圓睜,看著趙無忌。
    趙無忌道:「你能施偷襲,我當然也能。而且我生平是第一次偷襲人家。因為我太看你
不順眼了。唐傲的名字,也是你可以隨便亂叫的嗎?」
    那夥計只是張大嘴巴與眼睛,什麼聲音也發不出來,然後,他整個身軀往後倒了下去。
    就在夥計往後倒的時候,趙無忌驀地飛身下撲,撲往他剛才吃東西的桌子底下。
    而也在此一刻中,來自四面八方的暗器隨著破空呼嘯聲,飛了過來,其速度之快,有的
還打中了猶未倒至地上的夥計身上。
    趙無忌人在桌底,兩手伸出,握住兩隻桌腳,用力一舉,從右至後運轉起來。
    他把桌子舞動得正是時候,因為第二波的暗器就在這個時候襲向他。
    叮叮咚咚的,所有的暗器都打在桌面上。
    趙無忌在舞動桌子時,已經看到一共有八個人分別站在他的四周。他用力把桌子擲向其
中的一個,人就往相反方向躍去,人在空中,長劍已拔出握在手上。
    他一聲不哼,長劍連揮,「颼颼」兩聲,已劃破了兩個人的衣服。
    跟著,他又往旁邊躍過去,又是兩劍,把另外兩個人也解決掉。
    他的速度非常之快。他一下子殺了四個人之後,那張桌子才被飛向他的人一掌擊中。
    就在木桌被擊飛的時候,趙無忌的人已躍向那個方向,長劍如一溜流星般,劃破那人胸
膛,他再一收一放,已把那人旁邊的一個人殺死。
    剩下的兩個人,一看勢頭不對,連忙飛身往後面的方向逃走。
    趙無忌此時已無名火起,那容他們逃脫。
    只見他的右腳在地上一蹬,人已像一隻大鵬鳥般飛了過去,長劍連點二點,逃跑的二人
後背偏左的地方已被刺中,「砰砰」兩聲便倒了下去。
    看著這兩個人倒下之後,他的怒火並未平息,相反的,他的怒氣更為熾烈。
    唐家堡竟然欺人至此!大風堂難道就這樣任人宰割嗎?
    他愈想愈氣,突然走到大廳的柱子旁,運起內力,一掌擊向枉子。然後,他分別走向另
外三根柱子,用力猛擊。在擊向最後一根時,他的人已運起輕功,一躍而離開。
    他的人到了街上,腳一站定,房子便嘩啦啦的倒塌下來,那轟然的聲音,引來了群眾的
圍觀。
    趙無忌待房子倒下的聲音消失之後,對著群眾高聲說道:「你們是唐家堡的人嗎?」
    群眾沒有人回答,有的臉露懼色腳步已經往後移,準備逃走。趙無忌看在眼裡,長劍一
伸,道:「誰敢逃走?」
    所有的人都停了下來。
    「我是大風堂的趙無忌。大風堂是不能被人家欺侮的!唐家堡的下場就有如此屋!」他
指著倒塌下來的屋子說道。
    此語一出,圍觀的人立刻變得鴉雀無聲。有的把頭低了下去,有的則眼露希冀的神色,
似乎在期待趙無忌有所表現。也有幾個人臉露不屑,似乎在說:大風堂那麼多人都被唐家堡
打敗軀走了,你一個趙無忌起得了什麼大作用?
    趙無忌的火氣發洩過了,怒氣已消,看著這些人的各種表情,忽然升起一陣無力的挫折
感。
    真的,這些人只是做生意的,誰的勢力大,他們就依靠誰,這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事,
總不能生意不做,去依賴一個消失的勢力,替自己惹來一身煩惱吧?
    而且,一個人真的能起什麼作用?他現在能把留在這鎮上的唐家堡勢力驅走,但他離開
以後呢?或者唐家堡的援兵到了?
    一切都必須靠實力,什麼人也不能例外。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早點和司空曉風見面,共
商大計,早日把勢力範圍從唐家堡手上搶回來。
    他這時才想通這點,已經遲了。因為他的重話已經說在前面,想收也收不回,他站在街
頭,忽然自己竟然覺得尷尬起來。
    他想再說幾句圓場的話,但一時也不知說些什麼。低下頭的人見他沒有表示,又抬起頭
看著他。
    他苦笑了一下,道:「你們放心好了,我們大風堂一定會收復這塊失土的,你們好自為
之吧。」
    說完,他收劍,把劍扛在肩上,緩緩往前走了過去。
    走到黃昏,他又來到另一個小鎮。他不知道這個小鎮叫什麼名字,因為鎮口既沒有什麼
特殊的東西,也沒有木牌標示。
    他只知道一件事,一件他不太想去探究結果的事。
    這個鎮相當大,大概有二百多戶人家,但是,他一眼看過去,街道很冷清。
    黃昏了,假如是一個熱鬧的小鎮,早已張燈結綵了。可是如今呢?這個鎮卻顯出蕭條的
樣子。
    他走進去,迎面兩旁的房子是緊閉門戶的,再走過去,有一棟房子已然破裂。這棟破裂
的房子是不應該破裂的,因為看那木頭,都是很新的。
    為什麼房子會破裂呢?
    他走近一看,發現破裂的痕跡是人為的,是有人故意把房子敲破的。
    房子裡沒有燈,當然也沒有人。
    他已經不想再看下去了,於是,他右彎左拐的,走到一個路邊攤子,那是賣面的攤,一
個小燈籠掛著,一個老頭坐著,一個客人也沒有。
    老頭看到趙無忌,熱絡的起來招呼。
    趙無忌坐下,叫了一碗牛肉麵。
    面很辣,但沒有辣椒應有的香味。這表示老闆處理辣椒並不高明。要不,他以前是不賣
辣的,最近才賣,所以才燒得這麼差勁。
    「你以前賣的牛肉麵是不辣的,對不對?」趙無忌忍不住問。
    老頭走了過來,坐在趙無忌旁邊,道:「客官以前來吃過?」
    「沒有,我第一次來到這裡。」
    「哦?客官的嘴好厲害,一吃就知道了。」
    「你的攤子這麼陳舊,這表示你的生意一定做了很久,可是這辣味嘛,卻一點也不香,
假如用這樣的口味來招徠客人,我想不到三個月就要收攤了。」
    「客官說得一點也不錯。」老頭說:「可是,唉--」
    老頭長歎了一盤,並沒有繼續說下去。
    「你有什麼難言之隱?」趙無忌問。
    「也不是什麼難言之隱。」老頭說:「你既然是外地來,我就跟你說吧。」
    趙無忌放下筷子,靜聽老頭細說端詳。
    「是這樣的。」老頭說:「以前這鎮是大風堂的勢力範圍,我們按時繳納費用,一切都
很正常,生意也很與產隆。但是在幾天前,大風堂被唐家堡打跑了,這裡變成由唐家堡來接
管。這幾天,我們這裡根本就什麼生意也沒有。」
    老頭停了一下,又說:「你看到街頭上的房子嗎?」
    趙無忌點頭。
    「他們有的公然反抗唐家堡,所以房子被打破,人也被捉了。有的則表面聽從唐家堡的
話,但暗地裡卻偷偷溜跑了。」
    聽了這番話,趙無忌證實了自己的猜想果然沒有錯,一切都因為大風堂的勢力衰退,唐
家堡的勢力興起而引起的。
    「唐家堡的人這麼兇惡嗎?」趙無忌問。
    「還有更凶的呢!」
    「哦?是什麼事?」
    「鎮前有個賣雜貨的老頭,姓張,這張老頭有個女兒,今年十七歲,長得很標緻。鎮上
的年輕人都對張姑娘很有興趣,很多人都提過親,但都被張老頭拒絕。」
    「為什麼?」
    「張老頭說,他女兒從小就許配了給大風堂一個分堂堂主的兒子,叫什麼,什麼來著?
嗯--」
    老頭用手連連抓頭,道:「叫李鴻飛的。」
    「李鴻飛?」
    「客官認識他?」
    「不,聽過而已。」
    其實,趙無忌是認識李鴻飛的,只不過他不想表露自己的身份而已。所以他又問:「後
來呢?」
    「後來大家就打消了提親的念頭。但是,最近唐家堡的人來了,其中有個分壇壇主,叫
繆博勇的,他一來,就看上了張老頭的女兒,說非娶她不可。」
    「那張老頭怎麼辨?」
    「怎麼辦?他能怎麼辦?唉--」他長長的歎了一口氣,搖著頭。
    趙無忌並沒有追問,因為他知道,當一個人在感傷的時候,最好不要打岔,讓他先把感
傷的情緒發洩一點。
    麵攤老闆感歎了一會,又道:「明天一早,那繆博勇就要來迎娶啦!」
    「他們怎麼不學別人一走了之?」
    「走?怎麼走呀?」
    「二隻腳在人的身上,走還不簡單?」
    「八個惡漢把你家前後門看守著,你怎麼走?」
    趙無忌不說話了。因為他知道困境是在那裡,他只是隨口一問:「其實,大風堂勢力已
經沒落,張老頭把女兒嫁給這位新貴,不是挺好的嗎?」
    「客官的話是不錯呀,只是,人各有志呀,有些人是忠於大風堂的,脾氣又倔,勸不聽
的。」
    趙無忌聽到這裡,已經決定要去幫這張老頭的忙。所以,他向老闆問明了張老頭的房子
位置,帳付了之後,就往那個方向走了過去。
    此時夜色早已籠罩了整個小鎮,麵攤上的小燈籠燈光非常微弱,使得趙無忌看不到麵攤
老闆的一個表情。
    --一個很要命的表情!

                      ※               ※                 ※

    趙無忌走得很慢,他依舊是用那個把劍扛在肩上的姿態走。
    鎮上的燈火已然亮起,雖然不太熱鬧,但也頗像是個小鎮的夜晚了。
    走著走著,他忽然改變了主意,決定暫時先不要去張老頭那裡,先找個地方休息。
    --這個決定更要命!比麵攤老闆的笑容更要命!因為這個決定,給了麵攤老闆充裕的時
間,來進行他那個要命表情下的要命陰謀。

                      ※               ※                 ※

    木板床一點也不算舒適,但趙無忌就是喜歡睡木板床,因為木板床可以使他的腰挺直,
這是練武人最需要的事情。
    躺在木板床上,他的心又飛回了大風堂的趙公館。飛回趙公館內那張他睡了十多年的木
板床上。
    想起了木板床,他當然又想起了另一張床。一張比木板更有誘惑力更舒服的床。
    新床。
    他和衛鳳娘的新房裡的新床。他早就好奇的去看過。可惜的是他連一晚也沒有睡過。
    如果江湖上沒有唐家堡,就會沒有了他爹爹壯烈犧牲的事,他的婚禮就會像所有的婚禮
一樣,快快樂樂的舉行,他就會高高興興的睡到那張新床上。
    如果江湖上沒有唐家堡……。
    他沒有歎氣。因為他忽然想到,唐家堡一定也有人在想,如果江湖上沒有大風堂……。
    這不是有沒有的問題,沒有了唐家堡,也許會有陳家堡,會有李家堡。
    這是勢力的問題,必須讓自己的努力弄得更大,大得什麼堡都實際存在卻又好像不存在
的樣子,就不會有什麼問題了。
    所以他才決定要去營救張老頭和他的女兒,他要把大風堂的勢力留存在這裡。而且要讓
這裡的人看看,大風堂並沒有他們想像中那麼衰弱。
    他計劃初更時分,以張老頭的親戚身份去他家,然後表明身份,跟張老頭一起把守在門
外的人殺掉,留下警告的話,再把張老頭帶到司空曉風那裡,把他安頓下來,找到李鴻飛,
和他女兒成親。
    畢竟,這麼忠於大風堂的人,在這樣的時機裡,實在是太難找了。

                      ※               ※                 ※

    初更。
    趙無忌將自己打扮好,精神奕奕的往張老頭家裡走去。
    遠遠的,他就看到張宅門前兩個大燈籠,紅紅的張字非常醒目。
    門前,果然有兩個拿著刀的勁裝男子在走來走去。
    他逕自走了過去。其中一個男子伸手把他攔住,態度很兇惡的問道:「你找誰?」
    「這裡的主人呀!」他指著張宅說。
    「你找他幹什麼?」
    「我是來道賀的,聽說他明天要嫁女兒,我是他的遠房親戚。」
    那男子上上下下的打量了趙無忌幾眼,才道:「進去吧!」
    門是開著的。趙無忌用力敵了三下門,再輕輕敵了兩下。
    這是大風堂的暗號,表示是同路人來了。
    門開了。一個體形碩大的中年人抬頭看看趙無忌,他頭上戴了一頂瓜皮帽,帽沿壓得很
低,壓到耳朵的地方,所以看不見太陽穴。
    中年人看著趙無忌問道:「你……」
    「我找張老爺。」
    「張老爺?」
    「是呀。」
    「我姓張,可是不是老爺。」
    「你有個女兒明天要出嫁嗎?」
    「是的。」
    「那我是找你的,因為有人叫你做張老頭,所以我……」
    「我五十幾了,大概是練武的關係,看起來比較年輕。」他笑著對無忌說:「請進來說
話。」
    他領著無忌走進前院,進入中堂大廳。裡面靜悄悄的,一個人影也沒有。,怎麼一個人
也沒有?」無忌問。
    「都走光了。」
    「為什麼?」
    「怕死嘛!」
    無忌不說話了。誰不怕死?怕死是人之常情,面對這種事,連責備的話也不能說。
    不過,無忌卻好奇的問了一句話:「外面的人讓他們走嗎?」
    張老頭愕了一愕,才道:「是呀。」
    「你為什麼不化裝成傭人的樣子走?」
    「我能嗎?」張老頭苦笑一下,指指自己的身材,說:「我這麼胖,誰都認得出來。」
    「你就這樣看看你女兒嫁出去?」
    「我有什麼辦法?打又打不過人家。」
    「沒打過,你怎麼知道打不過?」
    張老頭又是一愕,道:「用得著打嗎?」
    「用得著。」
    「為什麼?」
    「因為我剛才進來的時候,只看到兩個人守在外面,看他們的樣子,武功不怎麼樣。」
    「真的?」張老頭問、臉上卻沒有一點高興的表情。
    「你女兒呢?」趙無忌沒注意到他的表情。
    「在房裡。」
    「你去叫她出來。我帶你們離開這裡。」
    「你?你是誰?」
    「我是趙無忌。」
    「你就是趙無忌?」
    「怎麼,不像嗎?」
    「不是,我是太高興了。」張老頭嘴裡說高興,臉上卻依然沒有高興的表情。
    說著,張老頭就移動腳步往裡面走,邊還回頭說:「我這就去叫小女出來。」
    「等一等。」
    張老頭停步,轉身看著無忌。
    「你們順便收拾一下行李,我們馬上走。」
    張老頭點點頭,轉身走了進去。
    很快的,張老頭就帶著一個女子出來,二人手裡都提著一個用布包紮好的行囊。
    趙無忌愕了一愕,因為他們出來得太快了,好像行李早就包紮好,拿了就出來的樣子。
    那女子大概在十七八歲,長得很俏麗,但卻帶著一點風塵的味道。這點又讓無忌愣了一
愕。
    張老頭輕輕拍了一下他女兒的背,說:「叫趙公子。」
    「趙公子。」女子的聲音很清脆。她的一雙大眼睛一直盯著趙無忌看,看得趙無忌有點
不好意思起來。
    「我們走吧。」
    「好。」張老頭說,拖著他女兒跟在趙無忌身後。
    趙無忌推開門,門外的兩個大漢立時衝近,阻擋住去路。無忌拔劍,二二口不發的就
「刷刷刷」連玟三劍。持刀約兩個大漢,刀還沒來得及阻擋,胸前就分別被劃破了三道缺口。
    他們低頭望了望自己的胸,又看看對方胸前被劃破的衣服,二人對望一眼,忽然發足狂
奔而去。
    無忌身後傳來了那女子拍手叫好的聲音。
    好鎮定的一個女子,無忌心想。
    他把劍插回劍鞘,左手拿著,往肩上一搭,回頭對張老頭父女說:「走吧。」
    張老頭的女兒嫣然一笑,急步走到無忌身旁,說,「你的武功好好啊!我要跟你一起
走。」
    說著,就伸手拉住無忌的手。
    好柔軟的手指,輕輕的握著無忌,無忌覺得很不自在,想甩開。
    只可惜他甩得慢了一點。
    那只本來柔軟無比的手,忽然間變得有如鋼鐵般堅硬,五指中的四指,緊緊壓著無忌手
背,拇指則壓在虎口的穴道上。
    無忌的右半身,立時軟癱下來,一點力道也發作不出來。
    他詫異的側過頭去看著那女子。女子一笑,道:「你中計了!」
    無忌一聽,左手立時一動,想用肩上的劍去挑開女子的手。
    可惜他依舊是慢了一步。
    張老頭在他的左手有動作的時候,右手已經伸出,奇快無比的搭在無忌肩上。他的手有
如一把鋼爪,緊緊的抄住無忌的肩骨,令得無忌的左邊身體也軟了下來。
    女子嫣然的笑容,忽然變成了奸邪無比的笑容。
    「你們是什麼人?」無忌問。
    「我們?」女子的笑容更帶著一絲淫蕩之意,「我們當然是來捉你的人囉。」
    「唐家堡的人,都是用這種不要臉的方法來捉人的嗎?」
    「那可不一定,」女子說,「對你嘛,還有比這更好的方法嗎?」
    無忌不出聲了。他忽然發現,自己太不小心了。從張宅的門口,到進去住宅裡面,那麼
多可疑的事情,他卻連一點懷疑之心也沒有。他一心一意只想早點救人,他太傻了!
    傻得連唐家堡怎麼可能只派二個人,就守在門口來捉忠於大風堂的人這件事,居然忽略
得一乾二淨。
    而且,一個良家父女,怎麼會有那麼邪淫的笑容?晚上了,張老頭怎麼還戴著帽子?他
戴帽子故意蓋著太陽穴,目的是為了隱藏隆起的太陽穴,讓自己看不出他是會武功的人啊!
    現在想到,有什麼用?一切都太遲了!
    無忌忽然覺得好恨,恨唐傲。為什麼放了他,又派人來捉他?他忍不住問:「是唐傲派
你們來捉我的嗎?」
    女子笑容滿面,說:「我不知道,你問我老公好了。」
    「你老公?」無忌問。
    「就是我呀!」張老頭說。
    「你?」無忌轉過頭去,看著張老頭。
    張老頭咧開嘴巴,笑著點頭。
    無忌忽然想起了他是什麼人了,立刻道:「我知道了,你是張大嘴。」
    張大嘴又笑了,嘴巴張得更大。他說:「不錯,我就是張大嘴。她就是李無艷。」他指
了指站在他對面的女子說。
    「那個賣面的老頭就是胡販?」無忌說。
    「完全說對了。只可惜你現在才想到,已經來不及了。」
    江湖傳言,胡販、張大嘴、李無艷,是一個暗殺組織的三個負責人。只要肯出錢,就會
替任何人作事。而且只看錢,其它六親不認。
    還有一個傳說,就是胡販和張大嘴的老婆,都是李無艷。
    「想不到唐家堡居然要找你們來對付我。」
    「嘻嘻。」張大嘴又咧開大嘴笑道:「你錯了。不是唐家堡出錢要我們對付你的。」
    「不錯,」李無艷說:「是我們想替自己找點財路,主動捉你,好向唐家堡要錢的。」
    「為什麼?」無忌問。
    「為什麼?」李無艷說:「唐家堡目前正在密鑼緊鼓的對付大風堂,你是大風堂的主要
角色,捉了你,豈不是大功一件?你想唐家堡會給我們多少錢?」
    一說到錢字,李無艷和張大嘴就相視大笑起來,彷彿一大堆錢已經堆在他們面前似的。
    「都怪你自己啦,」張大嘴說:「誰要你在銀杏鎮上逞英雄,大聲說出你自己的身份?
要不然,我們也不會趕來這裡,預作安排了。」
    「不過,」李無艷似乎在和張大嘴一搭一和,說:「也只有你這麼蠢的人,才會被我們
騙到。」
    無忌沒有說話。他只是冷冷的看著他們,露出一副很不屑的表情。
    「怎麼啦?」李無艷說:「你瞧不起我們的手段嗎?」
    「怎麼會?」無忌說:「任何能捉到對手的手段,都是最好的手段。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張大嘴問。
    「只不過你們這次是白費心機啦。」
    「白費心機?為什麼?」張大嘴又問。
    「因為你們一個錢也拿不到。」
    「哦?」不遠處傳來一個聲音說。隨著聲音,賣面的胡販走了過來,他走到無忌面前,
說:「當然是一個錢也拿不到,因為我們會拿到很多個錢。」
    「不,」無忌說:「你們什麼也拿不到。」
    「為什麼?」李無艷說:「難道你現在能逃得了嗎?」
    「我不必逃。你們把我捉去唐家堡好了。我保證你們除了白費氣力、白費精神、白費糧
食來填飽我的肚子之外,什麼也得不到。」
    「我們會相信你的話嗎?」張大嘴說。
    「信不信在你們,到時候別怪我沒有先通知你們。」
    「你有什麼理由讓我們相信你?」李無艷問。
    「我剛從唐家堡出來。」
    「真的?」李無艷說:「你怎麼出得來?」
    無忌還沒有回答,胡販就搶先說:「不,應該問你是怎麼進得了唐家堡的。」
    「我怎麼進去,其實一點也不重要,」無忌說:「對你們而言,我怎麼出來才是最重要
的事。」
    「好,你說你怎麼出來的?」張大嘴說。
    「是唐傲放我出來的。」
    三個人都同時瞪大眼睛,以不置信的表情看著無忌。
    「你們如今又要把我捉回去,」無忌又說:「豈不是白費心機?」
    六隻眼睛依然瞪得很大,然後,張大嘴忽然大笑起來,說:「你這種故事,想編來騙我
們?哈哈哈……真是笑死人了。」
    「是嗎?」無忌說:「你怎麼還不死?」
    張大嘴一聽此言,臉上笑容立時止住,變成怒容。他的右手把無忌的肩胛骨捏得更重,
說:「死的是你。」
    無忌一點表情也沒有,他的表現,就好像張大嘴並沒有捏痛他似的。
    「假如你們不相信我的話,」無忌木然的說:「死的不會是我,因為你們需要我活著
好。」
    「我們不要浪費時間在耍嘴皮子上啦,」胡販說:「我們絕不會相信你的話的,你也少
講話。」
    說完,他走到無忌面前,伸手在他身上連點數點,點完之後,又說:「你現在除了兩條
腿可以走動以外,什麼力氣都運不起來。走,跟著我們走。」
    然後,李無艷和張大嘴把手鬆開,一起往前走。
    無忌運了運勁,果然是一點力氣也沒有。他只好乖乖的跟在他們後面走。他知道,如果
不走,只有自討苦吃而已。
    ------------------
  熾天使書城OCR小組 
  KUO校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