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雕龍
第十一章 逃亡

    子夜。
    烏雲一片一片的飛得很急,一副大雨隨時會傾盆而下的樣子。
    唐花一副黑色勁裝打扮,背上插了一把長劍。他帶來了另一套黑衣,交給衛鳳娘,要她
披在最外面,說為了容易隱藏。
    衛鳳娘依言換上,然後,站在唐花面前,她的背後,也插了一把長劍。
    唐花看著她,問道:「你不是不會武功嗎?」
    「以前卻不會,前一陣子學了一點點劍法。」
    唐花心想,五年學刀,十年學劍,只學了一陣子的一點點,就把劍帶著,未免有點太不
自量力了。但他沒有把他的意思說出來,只說:「帶著劍走很累贅,……」
    「沒關係,」衛鳳娘道:「這樣我比較有安全感。」
    唐花心想,反正所謂逃走,只不過玩假的,走慢點也無所謂,所以不再勸她,只對她
說:「待會發生什麼事,都躲在一旁,不要發出任何聲音,知道嗎?」
    衛鳳娘道:「知道。」
    唐花道:「好,那我們走。」
    他們走得很慢,走得很小心,每遇到拐彎的地方,唐花都先探頭去窺視有無人巡守。他
裝得一切都跟真的逃亡一樣。
    離開了唐家的核心地帶——住宅的花園,他們走到了住宅外的大園子,那可以說是一片
叢林,趙無忌就曾在這片叢林裡遇過險,要不是霹靂堂的人救了他,他早就死了。
    衛鳳娘可不知道這件事,她更不知道這片樹林裡滿是暗卡,任你武功再高,都休想輕易
越過。她只覺得這片樹林很陰森,尤其在這風勁雲急的夜裡,更透著一份詭異和恐布。
    衛鳳娘唯一感到有安全感的,是唐花握著她的手。
    唐花一路都牽著她前行。唐花的手並不因緊張而發冷,反而是溫熱無比。這使得衛鳳娘
有一份信心。
    他們靠樹而行,大概走了三十來丈遠,當他們剛離開一棵樹幹時,忽然間從樹上跳下了
兩個黑衣人。
    黑衣人一躍下,立刻大聲喝問:「什麼人?」
    唐花馬上將衛鳳娘一拉,拉近他的身旁,伸手左手輕擁著衛鳳娘的左肩,道:「是我,
唐花。」
    「這麼晚了,你們來幹什麼?」
    「這樣的夜晚,談心散步不是很適宜嗎?」唐花邊說,邊伸出右手,驀地往右邊的人胸
前拍下過去。
    左右掌拍出的同時,他左手把衛鳳娘推開,同時大叫一聲道:「閃開!」
    這時,他的右掌已擊中右邊的人,很結棍的一掌打在那人胸前,那人口中吐出血花,人
就往後一倒。
    左邊的人手中長劍也在此時刺向唐花。
    唐花借擊中那人的力道,往後退了一步,左邊的長劍便刺了個空。
    唐花退後之後立刻站立,雙腳一蹬,一個飛身,便撲向持劍的人,右掌又是一拍,拍開
那人左胸。
    那人身體往右移走兩步,躲開來掌,長劍飛快的劃了一個小圈圈,圈住了唐花的掌勢,
然後改劃為直刺,刺向唐花眉心。
    唐花往旁邊一閃,閃開了來劍。但是長劍卻在此刻改刺為下劈,「颼」的一聲,劈開了
唐花左側的衣服。
    唐花在長劍從衣服邊上拖開之前,右掌已劈出,「拍」的一聲,劈中了那人的左胸。
    那人也是口吐血花,碰的一聲往後倒了下去。
    衛鳳娘立刻上前,問唐花道:「你受傷了嗎?」
    唐花沒有回答她的問話,反而道:「我們馬上離開這裡。」
    然後,他又拉住衛鳳娘的手,用跑步的速度,沿著樹幹邊急行。
    走到了樹林的盡頭,唐花才停步。一停下來,衛鳳娘又追問:「你受傷了嗎?」
    唐花這才低頭查看。衛鳳娘也走到旁邊檢視,一看之下,不禁發出一聲驚叫。
    原來唐花的左邊衣服已染滿鮮紅的血跡,而且看樣子,鮮血還在流。
    唐花卻笑了笑,說:「不要緊。」
    衛鳳娘道:「血流這麼多,怎麼會不要緊?」
    唐花用手按了一下流血的地方,道:「不痛,只是一點外傷而已。」
    這當然不痛,因為一切都是假的,連血,也不是真血,只有衣服被劃破了,是真的。
    衛鳳娘卻不知這是其中的情節而已,所以口氣焦急的說道:「怎麼辦?我看先找個地方
包紮一下吧。」
    唐花「颼」的一聲,把破裂的衣服撕開,往身上一圍,打了一個結,道:「沒關係,趕
快離開這裡最要緊。」
    衛鳳娘道:「你真的不要緊?」
    唐花道:「真的。」
    頓了一頓,唐花又道:「假如我傷得很重,怎麼辦?」
    衛鳳娘道:「那我們就不要走,返回去等你把傷口治好了再作打算。」
    唐花笑了,笑得很有安慰的樣子。他倒是真的打從心坎裡感激衛鳳娘。這麼一個善良的
女人,卻偏偏遇到了唐家堡裡使盡心機的人。唉!唐花禁不住心裡歎了一口氣。
    然而,唐花卻又道:「萬一回去被發現呢?」
    衛鳳娘想也沒想,馬上答道:「我會把責任都推到我身上來。」
    唐花笑道:「唐家的人會信嗎?」
    衛鳳娘答不出。因為那只是她自己一廂情願的想法而已,別人怎麼想,她怎麼會知道?
    唐花看了看她道:「別傻了,我既然決定帶你走,一定會盡力把你帶成功。我們還是趕
快走吧!」
    說完,他就拉住衛鳳娘的手往前走。
    走到樹林的盡頭了,看過去,那是唐家城門的大門,門關著,兩個守衛在前面相對的巡
守著。
    唐花低聲對衛鳳娘說:「待會我要使用霹靂堂的炸藥,你先躲在這兒別過來,炸完之後
再衝過來,我會把門打開。記住,一切要快!」
    衛鳳娘點點頭,唐花立刻裝出一副氣定神閒,彷彿在散步的神情,緩緩走向大門。
    守門的兩個人看到他過來。立刻喝問:「誰?」
    唐花道:「是我,唐花。」
    唐花說著,已加快腳步走了過去,那兩人還想追問什麼,但嘴才張開,唐花手上的炸藥
已擲出,只聽轟然一聲,飛灰四濺,衛鳳娘根本連什麼也看不清楚。
    不過,她卻立刻照著唐花的話做,認準了大門的方向,往前奔去。
    奔呀奔,穿過那濃烈的煙霧,她看到大門已敞開,也看到唐花正向她招手,她跑得更
快,跑到了唐花旁邊,一起出了城門。
    然後,唐花從外面把門關好,對著喘氣的衛鳳娘道:「又過了一關了!」
    衛鳳娘本來以為,出了城門就安全了,沒想到唐花說又過了一關,顯然還有下一關要
過,她禁不住問:「還沒安全呀?」
    「再一關就安全了。」
    「這一關容易過嗎?」
    「比以前都難。」
    衛鳳娘一聽,心裡涼了半截。對她而言,剛才的經歷已經恍如一夢,她的心弦早就繃得
緊緊的,奔出了城門,好不容易才鬆了一口氣,想不到馬上又緊張起來。
    唐花看到她的表情,便道:「不要慌,也許很容易過也說不定。」
    「為什麼?」衛鳳娘問。
    「到這裡為止,都是我熟悉的環境,一切好辦,下一關卻必須面對四個人,那四個人我
都熟,如果我用言語騙得過他們,也許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通過。」
    「我們必須要碰到那四個人嗎?」
    「是的。」
    「為什麼?難道沒有別的路可走嗎?」
    「沒有。要離開唐家堡下山,那是必經之路。除了那條路以外,就是懸崖峭壁。」
    衛鳳娘忍不住露出憂心忡忡的表情,唐花看在眼裡,便以勸慰的口氣道:「別袒心,今
天的天氣對我們有利。」
    「這跟天氣有關?」
    「有。」唐花道:「那四個人守著必經之道,不是每個人都不放行的。他們是奉命行
事。」
    「奉命?奉什麼命?」
    「當然是奉唐家的命。唐家的規矩,只要發現有可疑的人離開,便會發放火箭煙花示
警,他們看到煙花的顏色,就會把人攔截下來,或者殺了。」
    「他們武功高強嗎?」
    「很高強。」
    「你打得過他們嗎?」
    「打不過。」
    「那我們乾脆回去,不必冒險。」
    「不,要試一試運氣。」
    「運氣?」
    「不錯,今天天氣很壞,不適宜放煙火,放了也不一定看得到。假如他們看不到那唐家
示警煙火,我們就有機會。」
    「真的?」
    「真的。你看,」唐花伸出手掌,道:「你看,我手掌裡的是什麼?」
    衛鳳娘不但看到了,而且也感覺到了。
    ——那是雨水。開始下雨了。
    這時候,連衛鳳娘也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因為一下雨,煙火怎麼可能放得上天?
    這確實是一個機會。
    但是,唐花卻忽然間又露出了憂愁的神色。
    「怎麼啦?」衛鳳娘伸出手掌迎接小雨說:「機會來了,你怎麼反而憂愁起來呢?」
    「我在擔心,我們該到那裡去躲雨。」
    衛鳳娘忍不住笑了起來,她說:「躲雨有什麼要緊?逃出去才要緊啊!」
    「不,躲雨很要緊。」
    「為什麼?淋一場雨不會生病的。」
    「我不是怕生病。」
    「那你怕什麼?」
    「我是怕會被守在前面的四個人,發覺我們有可疑之處。」
    「什麼可疑之處?」
    「有人會往晚上淋著雨出城的嗎?」
    「當然沒有。」
    衛鳳娘明白了。他們身上不能有濕淋淋的痕跡,不然,後果跟放煙花沒什麼二樣。所以
她立刻說:「那我們怎麼辦?」
    雨點已經逐漸大起來了。而且看情形,會有越下越猛烈的趨勢。
    他們是邊沿著山路走邊交談的,這時路已開始泥濘滑溜,走起來需要伸手出去才能平衡
得住。
    唐花忽然停下來,說:「我們往上面走。」
    他伸手一指,路的左上方有一條不太明顯的小徑,雜草叢生,不過顯然有人踐踏過的樣
子。
    「上面有躲雨的地方嗎?」
    「應該有。假如我記得不錯,上面應該有一間破落的山神廟。」
    衛鳳娘扶著唐花肩膀往上行走,說:「你也沒來過這裡?」
    「沒有。」
    走了大約有半炷香的光景,大雨已把他們全身打得濕淋淋了,唐花才高聲叫了一聲:」
「果然有。」
    衛鳳娘也看到了,一間黑漆漆的木屋矗立在眼前不到十丈遠的地方。
    他們加快腳步走了過去,唐花用力一堆,把破門推倒,二人走了進去。進去之後,唐花
立刻燃亮火摺子。
    廟裡很空蕩,但很乾燥,居然沒有漏雨,不但沒有漏雨,反而有一堆木板堆在牆邊。
    唐花大喜呼叫,走了過去,把木板拿到中央,拔出長劍,將木板劈成小條,用火摺子把
木條點燃。
    一堆火就熊熊的亮了起來。他們靠近火邊而坐,用手將身上可以擰扭的地方擰扭出水
來,然後,時站時坐,忽前忽後,偶左偶右的就著火來烤乾身上的衣服。
    烤了差不多半個時辰,衣服已有乾的跡象了,唐花又站起來,拿起木板,用劍又劈出許
多小段。他拿著這些小段小段的木柴,走到牆邊,把木柴放在磁牆大約五尺遠的地方,再走
回原來的火堆,拿著一根燃燒中的木柴,去把新堆的柴堆點燃。然後,他對衛鳳娘說:「來
牆邊坐吧。」
    「為什麼?」衛鳳娘問。
    「這裡可以靠一靠。」
    衛鳳娘對他的體貼報以一笑,走到牆邊,依靠著牆坐下。
    這時雨聲更大,驀地響起了轟隆隆的數聲驚雷,跟著幾道閃電亮了起來。
    衛鳳娘突地站了起來。
    唐花一見,問道:「怎麼啦?怕雷電?」
    「不,」衛鳳娘說:「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什麼事?」
    「我們應該現在離開。」
    「為什麼?」
    「這麼大的雷雨,不是逃走的最好時機嗎?」
    「你怎麼會這樣想?」
    「你不是說,有四個人守在必經的路上嗎?他們難道不會找地方來躲避這場雷雨?」
    「不會。」唐花用肯定的口吻說。
    「為什麼?」
    「因為他們都是盡責的人。」
    「盡責歸盡責,總不能不躲雨吧?萬一被雷打中了怎麼辦?」
    「那就只好當作是命了。」
    「會嗎?」
    「別人我不知道,這四個人一定會。」
    「你認為他們會站在外面任由風吹雨打?」
    「是的。」
    「你怎麼知道?」
    「想也想得到。這樣的天氣,有什麼人要逃離唐家堡的話,一定會加以利用。他們就一
定會比平常還要加倍小心。」
    「哦?」
    「這是我們唐家的家規。當然,這一代的唐家人倒不一定都遵守,但上一代的人都會徹
底執行。」
    「他們是上一代的人?」
    「不錯。他們都是跟隨唐傲的父親的人,非常忠於唐家,也非常盡忠職守。」
    「他們是什麼人?」
    「他們都是孤兒,是唐家把他們撫養長大,教他們武功,還賜給他們名字。他們叫唐
楓、唐梅、唐桑和唐棉。」
    於是,唐花把這四個人的武功和來歷告訴衛鳳娘,還把他們前夜才捉回唐十七的事,一
一都對衛鳳娘說了出來。
    衛鳳娘聽完了唐花說的事情,禁不住伸伸舌頭,說道:「他們這麼厲害,我們騙得了他
們嗎?」
    唐花面露憂容,道:「很難,不過還是要試試。」
    衛鳳娘搖了搖頭;道:「我著是沒希望了。」
    「你怎麼這樣想?」
    「我們出城的時候,不是殺了好幾個人嗎?你想想看,這一定會驚動唐家堡,也一定會
有人向唐楓他們示警。」
    「話是不錯,不過,沒有人知道是我們兩個殺的?」
    「這麼說來,我們還有一線希望。」
    唐花真想告訴她,希望何止一線。但話到嘴邊,又忍住了。因為他忽然想到,衛鳳娘的
思路相當敏捷,絕不能在話中裡露一絲一毫自己的秘密,不然,讓她有所懷疑,「白玉雕
龍」的計劃推動起來就會有麻煩。
    這時,一陣強風忽然自牆壁破裂的邊上吹進來,把其中一扇窗戶吹得格格作響。
    唐花站起來,走到窗戶前,好像想把窗子栓牢一點,但結果卻讓窗戶整個掉落到地上。
    他不好意思的向衛鳳娘笑笑。
    窗戶掉下之後,風雨立刻飄了進來。「呼呼」的風聲,顯示風力非常強勁。
    窗戶的對面,是原來的神桌,桌上的牆壁裡,還擺著一幅神像畫。
    強風忽然吹動神像畫,畫打在牆上發出拍拍的音響。然後,再來一陣強風,把畫打落在
地。
    唐花這時才把窗戶撿起,重新裝好。風又靜止。
    唐花回頭,看著神像畫被吹落的地方,忽然發出「咦」的一聲。
    衛鳳娘在畫被吹落時,也曾經注視那面牆。現在聽到唐花發出驚呼,才警覺到自己也曾
看到些什麼。
    她站起來,和唐花一起走了過去。
    那是牆沒有錯,但那泥土,卻是剛補上去的樣子。
    唐花拿起長劍,倒著用劍鞘向那補過的牆壁一敲,發出了空洞的回音。
    唐花向衛鳳娘瞄了一眼,再用力一敲,水泥被敲下了一大片,露出一個洞。他再用力
敲,敲完又挖,居然挖出了一個身體可以鑽進去的大洞。
    他走到火旁,撿起一根木柴,往洞裡一瞧,兩個人都傻了眼。
    那是一個人工挖的洞,斜斜的往下。
    唐花問道:「要不要下去看看?」
    「當然要。」衛鳳娘道:「也許天無絕人之路,這是一條通往外面的暗道也說不定。」
    其實,唐花早就知道這是通到那裡的暗道,所以他立刻往內先爬進去。衛鳳娘緊跟在後
面。
    爬了大概三十來丈,到了底部,底部很大,可以站人,他們站了起來,看到一個天然的
大洞穴。
    看了這個大洞穴,衛鳳娘一陣興奮,道:「咦?不曉得這個山洞通往那裡?」
    唐花若有所悟的說:「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麼?」
    「我知道這山洞通往那裡。」唐花說:「我小時候就曾聽說過,通往唐家堡有一條秘
道,後來為了安全封起來。」
    「為什麼要封起來?」
    「因為知道的人一多,難免會洩露出去,萬一被敵人知道,豈不麻煩?」
    「為什麼不派人看守?」
    「派人看守有缺點。首先你要調度人,其次,這個人的武功要高,最怕的是這個人萬一
被收買,那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他們是邊走邊談。談到這裡,已經在山洞內轉了好幾個彎。然後,山洞變成筆直的往下
斜。
    他們小心翼翼的往下走,走了大概有半個時辰,眼前霍然有亮光的感覺。
    他們急步向前行。果然,晨光隱隱約約疏疏落落的透進洞裡。
    他們看到濃密的雜草。很顯然,雜草外面就是出洞的地方了。
    唐花拔出長劍,連同劍鞘一起將雜草壓低,領先走了出去。
    這時雨已停,天空是一片深灰色。
    衛鳳娘出了洞,發現是站在山腰裡。她抬頭往上看,那是一片筆直的懸崖。
    唐花指著那片峭壁說:「這就是我說的懸崖了。」
    衛鳳娘大喜道:「那我們是已經下山了?」
    唐花深深的點了一下頭,說:「一點也不錯。而且不必經過唐棉他們四個人的考驗。」
    衛鳳娘高興得拍起手來,說:「太好了!」
    唐花也笑了。不是為離開唐家堡而笑,是為了能騙過衛鳳娘而笑。
    可惜衛鳳娘一點也看不出來。
    唐花看了看山下面,那是一片雜草叢生的斜坡,要走下去一點也不難。所以他說:「下
去很好走。下山以後,再走一兩個時辰,就有一個小鎮,我們可以在那裡休息。」
    衛鳳娘並沒有專心聽他講話。因為她正在用心記住這裡的地形。她想到,假如能看到無
忌,把這山洞的秘密告訴他……。
    想到這裡,她內心忽然升起一陣感傷。一部份是因為想起了無忌,一部份是她想到自己
居然要利用唐花來逃離唐家堡,那是她以前絕對不會做的事。
    但如今她做了,而且還意外的發現山洞的大秘密,而且還準備告訴大風堂的人來利用。
    現實是多麼的殘酷。難怪她興起了一陣感傷。
    她懷著這樣的一份感傷,隨著唐花走下山坡。一路上,唐花似乎看到衛鳳娘心裡的感傷
似的,一句話也沒有對她說。
    來到唐花說的小鎮,已經是近中午的時分。他們草草吃了一頓午飯,唐花就說:「去睡
個覺吧,以後我們都要晝伏夜行了。」
    衛鳳娘點點頭,道:「要到達什麼地方,我們才算安全?」
    「唐家堡又攻陷了三個大風堂的據點,他們的勢力愈發龐大,我看,我們還要走四五天
才能真正到達安全的地方。
    「你是說大風堂的勢力範圍?」
    「是的,不然,我們隨時都有被捉的可能。」
    衛鳳娘沒有再說話,她知道這種事急也沒有用。土地就是這個樣子,就算長了翅膀,一
天也只能飛走一定的距離,何況還要靠一雙走多了會勞累的腿。
    ------------------
  熾天使書城OCR小組  掃校
  Kuo 校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