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最後一天的下午


   

  霧立國際戲劇節循序漸進地消化一天的行事,從國內外前來造訪霧立鎮的遊客每日平均將近四萬人次,霧立鎮的人口約有一萬六000人,也就是說每天有高於當地人口二、三倍的客人來到這旅遊淡季的避暑勝地。
  「預計國際戲劇節期間的遊客總共三0萬人,飯店、民宿、餐廳、土產店等等的消費金額將高達五0億日圓,可見盛況有多空前!」
  一位女播報員手持麥克風,面朝電視攝影機喋喋不休地說明著。不過在專注觀賞電視畫面的觀眾裡也許有部份的人反而對播報員身後的光景感到興趣,有四個人頭戴高禮帽、身穿燕尾服拿著廣告看板,同時有個白色的巨大人影逐步接近他們,兩組分別是龍堂兄弟與小早川老師。
  小早川老師這一天穿著繡有金絲鍛的法國軍隊輕騎兵士官的純白制服,使人聯想到寶塚歌劇裡女扮男裝的角色,只是她使用了相當於五人份的布料,同時腰間還配戴著軍刀,這當然不是真刀。
  「噢呵呵呵呵呵呵∼情況如何?你們有認真替我的傑作宣傳嗎?」
  「當然。」
  續露骨地別過視線。
  「只是,戲碼的標題遲遲未做定案,如此便少了一個吸引人的要素,況且選在國際戲劇節的最後一天上演實在太不利了,我想大部份的人應該會比較想去看奈傑爾爵士的『銀月王』吧。」
  小早川老師搖晃著被純白軍服裡住的巨軀。
  「奈傑爾爵士算什麼東西,他的知名度只不過比我高了那麼一點點,未來性比過去的名聲更重要!正因為如此,文化與藝術才得以進步不至於停滯!」
  一般而言確實是如此沒錯,然而也許是出自於一個與常識背道而馳的人物口中之故,龍堂兄弟很難同意這番話。
  「重點是!」
  終遲疑了一下才開口。
  「我們每天在這裡拿著廣告看板做宣傳,既然付出勞力就應該獲得相當的酬勞吧。」
  「你是說打工費嗎?當然準備好了,我還不會吝嗇到這種地步。」
  「太棒了!」
  「來,接住!」
  看到對方慷慨地遞過來的一束長方形紙疊,終眨了眨眼。
  「呃……這是什麼?」
  「想也知道是我的傑作戲碼的入場券,一張五000圓,共五0張合計二五萬圓,收據就免了,你們幾個兄弟好好去分吧,噢呵呵呵呵呵呵。」
  三男簡直氣翻了,而次男則對入場券的漫天叫價目瞪口呆。
  「一個人要收五000圓?那麼,終的演唱會門票也可以賣到三七00圓了。」
  「為什麼我的歌比那個歐巴桑的戲不值錢?」
  「終哥哥,你叫她歐巴桑不太好吧?」
  聽到自己唯一的弟弟低聲勸告,終略嫌狼狽地偷瞄怪女的表情。
  「噢呵呵呵∼青春期的青少年經常口無遮攔,我是個教養良好的窈窕淑女,不會因為這種程度的失言發脾氣的。」
  小早川老師哄笑起來,龍堂家的長男則不經意地提出建議。這一天,始並沒有戴上假鬍子,似乎在之前弄丟了,只是他也沒有認真去找。
  「希望今天的工作就到中午為止,因為我們想去觀賞國際戲劇節的表演,尤其是『銀月王』,應該沒什麼關係吧?」
  小早川老師以指尖捏著肥厚的下巴,讓一旁的龍堂家老么聯想到烤乳豬與法蘭克福香腸。
  「噢呵呵呵∼也好,對了,另外再告訴你們一個意想不到的情報當做謝禮吧。」
  「意想不到的情報?」
  「那個老愛管你們閒事的忍佐保子阿是法眼隆元的女兒哦!」
  「忍佐保子是法眼隆元的女兒?!」
  「噢呵呵呵∼嚇到了吧?」
  「嗯、是礙……」
  始的反應只有一半是真的,對於小早川老師自信滿滿的鐵口直斷,他確實感到吃驚,然而這個消息並不如小早川老師想像中那麼令他意外,因為在國際戲劇節開幕的前天,始和續已經在鎮立圖書館裡交換過如下的對話。
  「我說大哥,你想忍佐保子的父親會是誰呢?」
  「當然是忍甲子代的丈大埃」
  「忍甲子代現在還是單身呢。」
  續將厚重的「文化藝術界名人錄」推到大哥手邊,始看了關於忍甲子代的介紹,內容的確記載著「未婚」。既然這份資料並非戶籍騰本,本人怎麼說就照本宣科加以記載,因此未必為客觀的事實。
  「如此一來,忍佐保子的父親是誰呢?」
  始與續開始討論起來,卻無法做出百分之百確定的答案,根據這一切的事情與人際狀況來推測,有可能是法眼隆元的私生女也說不定,不過話題聊到此便結束了。
  「奇怪,我覺得我們好像成了狗仔隊的記者,怎麼會突然對別人的隱私這麼感興趣呢?」
  說著,始便苦笑著將名人錄闔上……小早川老師似乎很不滿意始冷靜的反應,她的鼻息加粗足以驅走四周初冬的大氣。
  「哼!太不可愛了,年輕人應該要謙虛一點才對!」
  「很抱歉辜負了你的期待,不過,對於你會得知這項情報而且還刻意告訴我們,如果要說意外的話,我的確是很意外。」
  「哎呀,是嗎?」怪女裝出一副明知故問的表情。
  「可否向你請教一個問題?」
  「噢呵呵呵∼得看你問題的內容來決定,先說來聽聽吧。」
  「你究竟是何方神聖?」
  「噢呵呵呵∼你看不就知道了?!」
  「很抱歉,我看不出來。」
  「噢呵呵呵∼正如你所看到的,我只是個美女老師,每個學校多少都會出現像我這樣的角色吧。」
  「至少,我們的母校裡沒有。」
  對方聽不懂這種委婉的嘲弄。
  「噢呵呵呵∼可見你們的校園生活有多無趣,那麼我也直截了當請問一下,你們又是什麼人?」
  「我們只是微不足道的臨時講師與其家人而已。」
  「噢呵呵呵∼我不相信、不相信、不相信!」
  小早川老師陰森一笑,接著逕自往右轉身,腳底發出地鳴揚長而去。
  「算了,一切在今晚便得以揭曉,不用急、不用急,全部都在上帝的掌握之中,噢呵呵呵呵呵呵、呵!」
  即使要擔任寶塚男性角色仍嫌過於龐大的身軀逐步遠去,聚集在步道的群眾茫然無措地望著她並連忙躲開讓出一條路,宛如一隻撞開小魚群往前進的巨大白鯨。龍堂兄弟目送她離去,彼此互看一眼之後,便走向路旁的垃圾桶準備把廣告看板丟進去。
   

  「這一天,霧立巨蛋盛大舉辦了國際戲劇節最後一天的典禮。」
  也許後世的寫實作家會如此敘述吧。這一天的午後六點,『銀月王』的世界首演終於要正式上場,而在這之前的午後一點到三點也將舉行慶祝典禮。
  這場典禮最重要的特別來賓正是奈傑爾?契恩帕斯爵士,不過會中則邀請了以鎮長為首的多數關係者前來致詞,反成了一種政治秀,居住在大都市的人們大概很難理解,地方鄉鎮大小活動都與政治息息相關。假設有某位居住於地方鄉鎮的小說家榮獲知名文學獎,『全市慶祝會』將立刻舉行,而在演講台上,市長便會如此發表致詞:「我從未拜讀過某某老師的作品,不過我還是要恭喜他!」
  現任的霧立鎮鎮長雖然有名有姓,但是據說此人並不喜歡旁人以姓氏稱呼他,甚至連其妻若不喊他『鎮長』就不答話。
  「這次的國際戲劇節關係到本鎮的存廢與否,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努力到現在我想已經沒有問題了,因為這對當局與鎮民而言,等於是至高無上的命令。」
  「哎呀,真是的,當我得知本鎮被排除在新幹線路線之外時,眼前頓時一片漆黑,擔心這座擁有一00年歷史的城鎮是否就此停擺?」
  「不過現在已經起死回生,出現了扭轉情勢的滿壘再見全壘打,而打擊者就是我,不管怎麼說,我會叫那些把這座城鎮摒除在新幹線之外的人後悔莫及。」
  年約五0歲的鎮長坐在貴賓席的一隅,與其談話的副鎮長雖然較為年長,卻站在鎮長後方,因為鎮長認為這樣才是所謂的『龍頭』。
  「同心經濟援助國會議員會?會長」
  「埼玉縣北東京市?市長」
  「電影『失樂園』女主角」
  「自讚主義史觀研究會?會長」
  「落日銀行?顧問」
  「永久有料道路建設公團?總裁」
  擁有這些頭銜的來賓們高談闊論有說有笑,北東京市是最近由幾個都市合併而成的,在決定新市名之際經過一番激烈辯論之後,認為「這座都市位於東京北邊,等於是東京的一部份」,以此為理由決定了這個市名,市長則是出身於霧立鎮鄰鎮。
  巨蛋裡坐無虛席,龍堂家四兄弟頭戴高禮帽,身穿燕尾服坐在中間的觀眾席上,周圍的觀眾也有半數以上穿著戲服。雖然座位距離舞台相當遠,想看清楚貴賓席上來賓的臉必須使用遠觀望遠鏡,不過四人能買到門票而且還坐在一起,就已經算是相當幸運了。
  由於只準備了兩副望遠鏡,理所當然由四人交替使用。座位的寬度以及與前座之間的距離是以日本人標準體格設定的,因此年長組的二人坐得相當不舒服。這時,半伸出身子以望遠鏡窺視前方的三男大吃一驚,手上的望遠鏡差點拿不穩。
  「幽、幽靈、幽靈……!」
  以終的個性就算遭到吸血鬼與狼人的左右夾攻,他仍然不動如山、一點也不覺得恐怖,只是此時的他一臉愕然,聲音也變尖了。
  「你在做什麼啊?真丟臉!」
  續輕叱,語畢便把望遠鏡交給兄長。
  結果連始看了也一樣說不出話,三弟的指尖指向一個人影,是籐岡老人!他曾經角逐鎮議會議員多次落選,於是成了法眼隆元的爪牙企圖藉機將鎮長趕下台,不過這些事情都無關緊要,重點是:籐岡老人明明兩星期前在山頂的公園已經被一個不知名的怪物觸手吸乾了全身。
  仔細回想起來,身體被吸乾了的老人外皮事後怎麼樣了呢?因為緊接著在地底發現不幸罹難的失蹤者們的外皮,當時根本無暇深思,而且也不願多想。
  籐岡老人走向貴賓席,身上的服裝與在山頂公園看到的一模一樣,雖然行走時的腳步稍顯不太自然,不過看得出表皮下是實心的沒錯。
  「……大家先靜觀其變。」
  始低聲做出指示,三個弟弟們也依令行事,然而由於突發異常狀況的可能性相當高,因此四人包括麼弟全部做好了準備隨時行動的架勢。
  佇立在鎮長面前的籐岡老人,向對方投以惡狠的目光。
  「哼哼、你也出頭了嘛,要是前任鎮長不出紕漏,憑你的身份哪坐得上這個位子。」
  「籐岡先生。」
  「想想還不都是我犧牲小我才把前任鎮長趕走,你要是懂一點知恩圖報的道理,至少應該把我的位子安排在你旁邊,這樣就不必受到處罰。」
  「籐岡先生,你也看到這裡有眾多前來本鎮的賓客,不適合談論這種事情吧,瞧你年紀都一大把了,還這麼不明事理。」
  鎮長壓低音量,語氣卻顯得嚴厲,身旁的助理也一臉狼狽相,不過立即靈機一動,將嘴巴湊近鎮長身邊。
  「需不需要我去報警?鎮長。」
  「不、等等,別操之過急。」
  正如先前所明言的,盡全力讓這個盛大的戲劇節平安落幕是鎮長最重要的課題,這些日子下來一切如期進行,如果在最後一天這個重要時刻讓警察介入,真可謂是『功虧一簣』。
  「你沒有資格拿年齡來批評我不明事理,鎮長,我的重點是在於恩情義理,不過說給你聽你也聽不懂,我不想在小嘍囉身上浪費時間,最不可饒恕的是那傢伙!」
  籐岡老人的雙眼燃燒著如鬼火般的烈焰,嚴厲地橫掃貴賓席。
  「那傢伙人在哪裡?表面裝成財經界的巨頭,卻是個把人當牛馬使喚的惡棍……」
  很明顯地,籐岡老人口中所說的「那傢伙」指的就是法眼隆元,鎮長的臉部肌肉開始痙攣,他瞭解站在眼前的是一個相當危險的人物,似是下定了決了,他向助理使了個眼色。
  「啊,他好像要被帶走了!」
  餘低語道,一群彪形大漢走近貴賓席,半圍住籐岡老人。想不到,籐岡老人好像有意給對方面子,表現出相當配合的態度,在大漢的前後左右包夾下,走出其中一個觀眾席出入口。
  「現在該怎麼辦?」
  面對續的問題,始默默搖頭,他雖然在意籐岡老人,不過接下來奈傑爾?契恩帕斯爵士就要出場了,他對這邊的興趣比較高。過不到五秒,巨蛋響起了鼎沸雷動的掌聲。
  「那人就是奈傑爾?契恩帕斯爵士。」
  聽續一說,終便看向那名人物,只見一個體格中等且肥胖的身軀穿著畢挺的西裝,一如英國紳士手持粗手杖,紅光滿面的粉紅圓臉上掛著銀邊的眼鏡,頭上戴著與西裝不太搭調的藍白相間的絨毛帽,反而令人印象深刻。
  「看起來只不過是個胖大叔嘛。」
  「聽說他去年個人所得是一億三五00萬日圓。」
  聞言,終才明白自己以外貌評判地球人是多麼膚淺的一件事,那圓胖得幾乎快要撐破衣服的身體裡裝的不僅是脂肪,還有滿溢的才華。
  一位年輕女性捧著花束迎向奈傑爾?契恩帕斯爵士,她就是忍佐保子,手上的大把花束由紅色與白色的冬玫瑰所構成。
  「現在由忍甲子代的千金──佐保子小姐將歡迎的花束送給奈傑爾?契恩帕斯爵士!」
  主持人興奮的聲音透過麥克風響遍全場,奈傑爾爵士摘下絨毛帽向佐保子致意,頂上幾乎沒有頭髮的頭部在燈光照射下發出明亮的光澤。
  「這就是一億三五00萬日圓的禿頭埃」
  聽到三男有感而發的說詞,長男不禁露出苦笑,然而主持人接下來的一番話,卻令他的表情整個僵硬。
  「奈傑爾?契恩帕斯爵士與霧立鎮有相當深厚的淵源,因為明治時代將霧立鎮開發成避暑勝地的亞伯拉罕?威爾庫克斯先生就是奈傑爾爵士母親的曾祖父!」
  意即奈傑爾爵士是威爾庫克斯的曾孫!這項事實讓始大感驚愕。
  太大意了!如果是同姓氏自然很快就引起注意,然而祖先姓氏不同的例子比較多,早在發現霧立國際戲劇節的關係人士均出身於本鎮的這個線索之際,應該把奈傑爾爵士也列入可能的範圍才對。
  「等一下,這麼說來,凱奧格?馮恩?艾森的子孫也在這其中了?!」
  背脊頓時升起一股惡寒,始環顧四周,胞弟們訝於長兄的模樣,無人敢開口說話,只有一語不發地在一旁守候著。
   

  將花束致贈給奈傑爾?契恩帕斯爵士之後,接著交由母親負責款待,忍佐保子便悄悄退出了舞台。在後台的昏暗走道上,她與行經的工作人員一一頷首致意,這條通路似乎正好位於巨蛋廣大的觀眾席下方,因此群眾的歡呼聲從上方隱約傳來。
  來到標有『來賓休息室A』的門前,佐保子一抓門把立刻輕皺起細眉,原本應該上了鎖的房門竟不費吹灰之力就打開了。
  「噢呵呵呵∼我等你好久了,忍佐保子!」
  隨著一陣哄笑站起身的是,自稱為『美女老師』的魁偉地球人。
  「噢呵呵呵∼我有事想問你!」
  小早川老師猛然挺起巨腹,差點與佐保子撞個正著,不過佐保子的身子只是輕輕晃了一下,表情的變化也只在一瞬間便恢復正常。
  「哎喲哎喲、瞧你的眼神冷的連假睫毛也像是剛從冷凍庫裡拿出來的一樣,既然是老朋友,你的態度應該再親切一點才對,小姐。」
  「老朋友?我們只見過二、三次面而已吧,而且我並不記得你做過什麼能引起我好感的事情。」
  「噢呵呵呵∼真是個貧嘴的小姑娘,你這副狂妄傲慢的態度也是你那愛裝模作樣的母親教的嗎?」
  不知不覺間,小早川老師變換了自己的位置,在佐保子與房門之間如同人型山脈一般蟠蜛不動,佐保子也注意到了這一點,便問道:「你究意是什麼人?」
  「噢呵呵呵∼你跟龍堂兄弟問的問題一模一樣,原來一般無知小民最在意的,往往都是美麗女主角的秘密。」
  「你究竟是什麼人?」
  佐保子以無機質的口吻重複問道,小早川老師也擺出一臉掃興的表情,故意自言自語起來。
  「哼!好吧,就讓你看看我的印章吧!」
  小早川老師從純白的軍服某處摸出一個黑色的身份證明對象,朝佐保子的鼻尖丟過去。
  「怕了吧,小丫頭!你連插翅也難飛、難飛難飛啦!」
  「哦?是這樣嗎?」
  「沒錯,就是這樣!噢呵呵呵!」
  小早川老師發出宏亮震耳的笑聲,接著伸出巨腕揪住佐保子的衣領,直接將她高高舉起,佐保子雙腳下購自意大利的高跟鞋也隨之脫落。
  「好了,小丫頭、快老實招來!你究竟有什麼企圖?!」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少給我裝蒜!我知道你跟你父親聯合起來正在策劃某項陰謀!」
  「父親?我父親早就去世了。」
  「噢呵呵呵∼事到如今你還想騙我?很好、那就讓我來說吧!你父親就是法眼隆元!」
  「……」
  「你就是法眼隆元的私生女對吧?快給我老實說!」
  小早川老師閉起喋喋不休的嘴巴,雙方之間的沉默持續了三秒半,最後被一陣尖銳的笑聲打破,笑聲是由被吊在半空中的佐保子所發出來的。
  小早川老師頓時一臉忿然。
  「有什麼好笑的?!」
  「你真是笨得可笑,居然說我是法眼隆元的女兒?啊阿太荒謬了,害我差點笑出眼淚來。」
  原本俯視著小早川老師的佐保子此時將視線一轉,並提高音量。
  「人家說我是你的女兒耶!你是不是應該將心愛的女兒拯救出這個怪女的魔掌呢?父親大人!」
  小早川老師還來不及轉頭,寬厚的背部便突然被某個物體刺中,一支、二支、三支,那是狩獵猛獸之際專用的針筒式麻醉彈。
  這時小早川老師放開雙手,於是佐保子得以擺脫強大的握力,從一公尺的高處落下,如果高跟鞋沒有脫落一直穿在腳上,那麼腳踝有可能因這個衝擊而折斷。
  一轉頭,認出身後人物正是法眼隆元的小早川老師立即發出「唔喔!」一聲咆哮,用力伸手搶過槍枝。
  法眼隆元不禁踉蹌了一下。
  「這、這太離譜了!」
  「噢呵呵呵!凡人認定的離譜就是天才認定的常識!天才認定的離譜……離、離、離譜……」
  小早川老師的聲音開始語無倫次,巨大的眼球已經藏到眼瞼裡,她翻著白眼,整個人癱向壁邊的沙發,最後滾落到地板,如果直接倒地,所引起的震動恐怕足以搖撼整個巨蛋吧。
  法眼隆元以舌尖來回舔舐著上下唇瓣。
  「要宰了她嗎?」
  「殺了這種人只會弄髒自己的手,先把她關起來直到戲劇節結束再說,這個怪物就算失蹤了,也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的。」
  法眼隆元一臉厭惡地低頭看著小早川老師的巨體。
  「真恐怖,這種麻醉彈只要一發就能讓獅子睡著,讓她活著真的不會有問題嗎?」
  「你只要乖乖照我的話去做就行了,不需要發表你的意見!」
  二人的年齡雖然相差了將近四0歲,佐保子的氣勢卻明顯壓過法眼隆元。雖然接受彼此的關係,隆元仍然帶著些許的不滿與不悅,以點頭的方式回答佐保子,同時也刻意擺出嘲諷的表情。
  「好吧,就聽你的吧。不過話又說回來,你的用字遺詞要說文雅是很文雅,只是在與你同輩的人之間,你不覺得格格不入嗎?」
  「你無須為此操心。」
  佐保子冷笑起來。
  「最重要的是,『銀月王』晚上六點就要開演了,一切都準備好了嗎?」
  「關於此事你的擔心是多餘的。」
  「不錯嘛,看你滿懷自信的樣子,那麼在那個時間裡,這座城鎮的人口總數會有多少?」
  「觀光客加上當地居民,合計應該有五萬人吧?」
  「『應該』?」
  佐保子迎面而來的視線令法眼隆元感到畏縮。
  「不、確實超過了五萬人,這一點絕對不會錯。」
  「這樣就好,如此一來應該會感到心滿意足吧。」
  佐保子的話裡少了主詞,法眼隆元也沒有加以確認,究竟誰會感到心滿意足,佐保子與隆元的內心不言而明。
   

  「來賓休息室A」所發生的事件,霧立巨蛋裡客滿的五000多名觀眾根本毫不知情。忍佐保子態度鎮定、神色自若地返回自己的席位,很快又走上舞台,因為與奈傑爾?契恩帕斯的對話就要展開。
  坐在觀眾席的龍堂始低喃道:
  「哦?她負責口譯嗎?」
  「她會把正確的意思翻譯出來嗎?」
  續對佐保子的誠實度抱持質疑的心態,而非她的英文能力。
  奈傑爾爵士與忍佐保子分別持著麥克風並列在舞台中央,當主持人鄭重其事地唱出名號時,奈傑爾爵士隨即帶著滿面的笑容說道:「歡迎各位日本觀眾前來!」
  這一句是日本話,完全不需要佐保子的翻譯,現場觀眾報以熱烈掌聲來響應世界名人的服務精神,行完一鞠躬禮之後,奈傑爾爵士以嘹亮的英文開始演說。
  「我的曾祖父,正確說來是母親的母親的父親才對,他生於大西洋的西岸,然後在太平洋的西岸從事各項商業活動,身為曾孫的我生於大西洋的東岸,現在來到距今一世紀之前曾祖父所開發的高原小鎮。」
  佐保子的口譯能力相當純熟,至少在日本觀眾聽來是如此,龍堂續雖然抱著看好戲的心態,卻也無法在雞蛋裡挑骨頭。
  「我從以前就對日本這個國家抱有相當大的好奇心,只是一直無緣來此,不,這只是我個人的想法,我有一位父親,兩位祖父,四位曾祖父,愈是往上追溯血緣,祖先的人數自然愈是增加,然而直到最近我才知道我的其中一位曾祖父在一世紀之前曾經在日本活躍過。」
  奈傑爾爵士不經意地說著,但他並未解釋他是如何得知曾祖父的事跡。
  「與各位提及這微不足道的事情,還請各位見諒。我想會場上的各位觀眾每個人都有四位曾祖父,然而身為曾孫的你知道他們在何時何地做過什麼事嗎?」
  奈傑爾爵士輕輕送了個秋波,笑聲與掌聲立即充斥在整個巨蛋的空間。爵士擁有英國貴族的頭銜,人稱世界舞台商業藝術帝王,還有人評斷他是個不好侍候的創作家,不過看來他也是個富含幽默感與機智、行事八面玲瓏的社交家。
  身為威爾庫克斯曾孫的奈傑爾爵士是否知曉在這座城鎮接二連三發生的怪異事件呢?亦或者他也牽涉在其中?始與續內心抱持著這個疑問。根據先前的見聞,奈傑爾爵士這號人物並未令人感覺到任何詭異的謎團,當然單看外表的話,法眼隆元也只是個以精悍作風聞名的財經界人士;愈是從外表看不出黑暗面的人,就愈是深不可測。
  奈傑爾爵士在舞台上一再展現個人的獨特魅力。
  「靈感!這正是創作者的至寶!無論付出多大的努力,卻不一定能夠獲得,靈感與『有志者事竟成』的定律向來是無緣的,反而比較接近男女之間的愛情,還不都是因為藝術女神與愛的女神太偏心,真是傷腦筋埃」
  這番論點可以說是毫無新意可言,不過接下來話鋒一轉。
  「這次,我終於確定了繆思女神的存在,也就是現在正為我翻譯的忍小姐之母──忍甲子代女士。」
  佐保子的表情跟語氣不曾有所變化,在敘述自己的母親時的態度既不避諱也不過份在意,她的表現的確可圈可點。
  受到奈傑爾爵士點名讚揚的忍甲子代,就坐在貴賓席也就是觀眾席正中央的最前排,而從龍堂兄弟的座位只能隱約看見她的後頭部。
  「忍甲子代是很厲害的作家嗎?」
  「不清楚,我沒看過她的書。」
  在始的印象裡,忍甲子代與其說是作家還不如說是散文家,針對年輕女性在書中以戀愛與婚姻為主題大加說教,感覺就跟舍監阿姨沒兩樣。不過據說她的作品每年都會登上暢銷書排行榜,由此可見她的人氣具有相當程度的持續性,也表示她的實力一定不在話下,只是目前尚無法做出正確的評價。這次雖然在霧立鎮親眼目睹本人,相較之下反倒是女兒佐保子給人的印象來得深刻許多,而母親則像一層薄薄的影子。
  語尾,奈傑爾爵士才提及自己的作品。
  「各位,請你千萬、千萬不要把結局告訴別人!這是今天來此的人的秘密特權哦!」
  看來觀眾們已經被優越感捧上了天,隨著充滿好感的笑聲送出拍到手發疼、如怒濤般的掌聲。
  奈傑爾爵士一退場,負責口譯的忍佐保子也跟著走下舞台。接著是包括霧立鎮鎮長在內的縣長、國會議員總共一0人左右的名人知士站在舞台上發表祝賀之詞,說了這麼多卻沒有半個字能夠感動觀眾的心。正如始事前預想的一樣,當縣長口中說出「我從來沒看過舞台」這句話之際,始催促著胞弟們站起身,同時離開座位的還有不少人。如果要免除政治家的排場,第一步就是培育純正的地方文化,始心想。
  始一邊走下樓梯一邊說道:
  「待會在劇院裡是不能吃東西的,開演前先去用餐吧。」
  「巨蛋裡的商店價格很高耶!咖啡跟三明治比外面要貴一倍以上。」
  根據麼弟的偵察報告,四人決定到巨蛋外面吃飯,出了巨蛋以後可以再度進場,只是必須在入場券蓋上「可再入場」的戳章。許多觀眾的想法似乎也跟龍堂兄弟一樣,因此在蓋章的櫃台前大排長龍,工作人員並拉開嗓門呼籲眾人注意。
  「舞台預定六點開演,但是五點四十五分巨蛋所有出入口就要關閉,如果未在時間之內進場的話,門票就會失效,開演之後不得入場,請各位注意!」
  走到外面,沿著巨蛋前方的中央大道走下去,只見數不清的攤販、地攤比比皆是,目標自然是衝著這次舞台劇的觀眾們而來。熱狗、漢堡、拉麵、涼面、糖炒栗子、烤章魚、雜菜煎、炒麵、烤玉蜀黍、日式烤馬鈴薯、可麗餅、酒釀等等,全世界的垃圾食物齊聚一堂,景致實在壯觀。
  「走出巨蛋就成了這副模樣,不管裝飾得多麼光鮮亮麗,畢竟還是脫不了鄉下小鎮的氣息。」
  終在來往的人群間聽到這樣的評語,不過他自己則抱持著更寬容的想法,不管往左看還是往右看,身旁不時傳來食物「吃我!吃我!」的香甜誘惑,因此他決定「為了公平起見每樣都吃」,如此兩情相悅的組合卻遭到無情的拆散,原凶就是比終的心和胃小了好幾倍的錢包。
   

  右手拿著熱狗、左手端著裝有咖啡的紙杯,終快步走向目的地,也就是距離巨蛋徒步四分鐘的臨時劇場,小早川老師的舞台劇原本預定五點三0分開演,然而全場看不到一個地球人,這時正好一位掛著工作人員臂章的常盤舞台藝術學院學生,帶著一臉不耐煩的表情準備把廣告看板收回,在終的詢問下,學生不假思索地答道:「因為主角不見了。」
  一人身兼女主角、製作人、腳本家、導演、作曲家、作詞家六種身份的女性一直不見蹤影。
  「算了,反正就算真的開演了,也不會有人來看的,今晚『銀月王』才是重頭戲,除此之外其它等於不存在。」
  「可不可能『銀月王』全部客滿,坐不到位子的觀眾會改變心意到這邊來看戲?」
  終抱著些微的期待問道,學生則搖著頭,覺得這種事根本不值得討論。
  「那是不可能的,就連工作人員除了我以外都沒人想來了,你怎麼會對這齣戲這麼感興趣?」
  「老實說我手上有票。」
  學生笑了出來。
  「哇!太驚訝了,想不到居然會出現有票的人。」
  「你要不要?我可以算你便宜一點。」
  「抱歉,我沒興趣。」
  「一張一000圓就好了。」
  「你送我我也不要,這樣吧,如果一張票附贈一000圓,我可以勉強收下。」
  「唉──唉、資本主義竟然能腐蝕人心到這般地步。」
  終重重歎了一口氣,就在此時二哥開始諷刺道:「只有在自己的利益受損時,人才會轉向社會主義。」
  「小早川老師到哪裡去了呢?」
  麼弟表示納悶。
  「地獄吧。」
  次男的回答極端苛刻。
  「奇怪,我們家的年少組為什麼這麼想見那個怪女?」
  三男與老么聞言連忙搖頭,他們只是不想浪費辛苦打工賺來的門票而已。
  「我看她大概是在某處飲酒作樂,別管她了。」
  就連長男也想像不到那個怪女已經被不知名的人物監禁起來。
  「唉──唉、這下等於做了白工,好像在影射我的人生一樣。」
  「影射了些什麼呢?終。」
  「就是一個服務奉獻與犧牲小我的人生,很感人吧。」
  「既然是服務,為什麼你抱怨那麼多?」
  「終太年輕了,還無法達到大徹大悟的境界。」
  始忍住笑意。
  來自資本主義的小小野心破滅之後,三男一臉沮喪地往巨蛋所在的方向折回,麼弟跟上前與他並肩而行,年長組則跟著其後,談論著與資本主義毫無關聯的話題。
  「憑恩?艾森有性虐待的傾向,性虐待者通常會對異性相當注意,不管對方是德國人、猶太人、日本人,人數又有多少,可以確定的是絕對有女人成了他性虐待的犧牲品。」
  「可能也為他生了孩子。」
  「那些小孩不知後來怎麼樣了,如果還活著也年近半百了吧。」
  「說的也是,先別管年齡,光看外貌的話,好像不在我們認定的可疑人物裡。」
  「大概是一直躲在那群人的背後,故意不在我們面前現身。」
  亦或許這號人物原本就不存在,然而目前還不必急著做出結論,外頭待久了只有受寒的份,於是四人先回到巨蛋再度入場。距離開演還有一段時間,四人自然就在巨蛋內部四處逛逛,只是一開始也許不應該決定由下往上走;先前從地圖推測,怪物的巢穴可能在巨蛋地底,因此才打算先往地下調查,就在一陣探索之後、朝無人的地下走道窺視之際──「噢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回音尚未消褪,續立即轉頭向兄弟們說道。
  「好了,這裡什麼也沒有,我們回去吧。」
  「救命阿噢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在喊救命耶。」
  「你們聽錯了!」
  始面露苦笑。
  「我不是不瞭解你的心情,只是既然有人喊救命,總不能見死不救吧。」
  「我倒是覺得,如果為了銀河系的和平著想,就不要管她……而且,你們看,這裡還寫著『閒雜人等禁止入內』。」
  「噢呵呵呵∼膽敢見死不救,當心天打雷劈!」
  一面牆壁開始搖動,仔細一看壁面有一道標著『清潔工具收納間』的鐵門。
  「沒辦法,這次就當是還那個阿姨一個人情吧,為了以後著想,我覺得這麼做比較好。」
  長兄從樂觀的角度解釋,胞弟們只有在歎息聲中順從家長的意思。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