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第二次迪亞馬特會戰記


—— I ——

  宇宙歷745年,帝國歷436年的10月4日,將人類社會一分為二的兩大軍事勢力,在迪亞馬特星域布下了龐大的兵力,生命和物資的消耗,似乎是無限制的繼續下去。即使在這樣漫長的流血劇中,極其著名的一幕就要開始了。
  「第2次迪亞馬特會戰」之所以如此著名的原因之一,是由於它的非合理性,也就是說,勝者的行動和正常的戰理背道而馳,令說明他為何獲勝的軍事學者感到相當困難,最後,只能將之所以勝利的原因,歸諸於得到勝利的司令官本身特別優異的指揮能力,以及個人資質。光是這一點,結果就造成了大大強調布魯斯·阿修比人天才的戲劇性的生涯。只要越是強調他的天才,就越是具有說服力。
  參加這場會戰的同盟軍方面的高級指揮官如下:
  宇宙艦隊司令長官 阿修比上將
  總參謀長     羅察士上將
  第4艦隊司令官  賈斯帕中將
  第5艦隊司令官  渥利克中將
  第8艦隊司令官  方秋林中將
  第9艦隊司令官  貝爾迪尼中將
  第11艦隊司令官 柯布中將
  這個陣容,是當時同盟軍所能排出的最好組合,但也是因為如此,更是無法避免批評的聲浪。
  「這根本就是不是會戰,是730年黨為個人目的而發起的軍事遠足,害死大量的士兵們,只為了誇耀他們的武勳而已。國家的內部有軍部的存在,而在這其中又有私人性質的集團存在的話,會有形成軍閥化的危險。」
  不過,這些聲浪雖不可謂不大,但阿修比完全對之視若無睹。
  「這場戰鬥獲勝了的話,再下來就是元帥了。只不過這麼一來,我就失去再繼續往上爬的階梯了,希望不會重蹈林·帕歐和托波洛的覆轍才好。」
  「達貢的英雄」林·帕歐和尤斯夫·托波洛在晉陞為元帥之後,差不多一年之後就退役,由於軍部中已經沒有他們立足之地了。他們都沒有意思轉入政界,過了一年左右的退休金生活後,從事教育或傷兵福祉方面的工作。除了名譽職位之外,他們別無其他所得,阿修比特別指這一點而說的。
  原本而言,「730年黨」會形成軍閥化的這種不安,或許根本就是多餘的,因為他們並非是由於共通的權力慾,而結合起來的。
  「不希望變得和林·帕歐或尤斯夫·托波洛一樣」阿修比的這種揚言使得同盟的政治家們產生畏懼之心。他的揚言,不僅表明了了對權力的野心,並且也對先人的功績沒有獲得相等的酬謝,表示批判。具有才能和實績,因而產生的自負或者使命感,阿修比有意圖的再鹼提起這個問題。
  政治家們的憂慮,並非杞人憂天的另外一個理由,是在第2次迪亞馬特會戰之前,「730年黨」的內部,產生了劇烈的對立。
  在這之前,不得罪人的揶揄和毒舌的你來我往,並不是件稀奇的事。充滿朝氣的對立,甚至可說使同盟軍的司令部更加活性化,這種活力攪動起泡,產生出更多的戰術方案,對勝利有極大的貢獻。布魯斯·阿修比是個天才的用兵家的同時,也是充滿活力的司令部的中樞。
  但是,就在這次會戰之前,阿修比變得採取奇怪的高壓態度,對自己的作戰,無法充分地說明清楚。不管怎樣照我說的去做就好了,用這種態度強壓下來。
  對這種態度猛烈提出異議的,是約翰·多林克·柯布中將。被認為是默默完成自己職責這一型人的他,第一次反抗阿修比,也許他也是在這15年之間,都把不滿壓在心中。在激烈的針鋒相對的最後,憤而離席的柯布,在走出會議室留下一句話:
  「你變了,阿修比,或許是你一開始就是這種人,是我看錯人了?」
  像這麼強烈的台詞,並不是隨處可聞的。阿修比的臉色也充滿著怒氣,但並未叫住柯布,只是叉著手壁,瞪著離去的僚友的背影。
  這時,魁梧的貝爾迪尼也沒有加以排解,只是陰氣沉沉地保持沉默。
  在貝爾迪尼出征的前夕,他家裡飼養的熱帶魚全死光了。水溫調節系統故障,導致使得水槽變成滾燙的浴缸,這是由於貝爾迪尼夫人的疏忽所致。因此受了刺激的貝爾迪尼做了結婚之後未做出的行為,大聲地責罵妻子,將哭泣聲拋諸背後離開了家。
  2小時後,貝爾迪尼開始對自己肚量狹小的行為感到後悔,但由於這時已經離開行星海尼森,因此和妻子和解只能延到日後再說。
  些微的爭吵,在這個豪快、野性的高大男子的心理上,留下了一根刺。沒有任何證據足以證明貝爾迪尼具有預言能力,但前兆也有它可信的一面也說不定。不管怎麼說,魁梧的大男人就這麼一言不發的沉默不語,對士兵們來說,實在是悶的叫人受不了。
  「這樣子會不會讓帝國軍獲勝了呢?從來沒見過提督們那樣喪氣的表情啊。」
  如果有如此不安的竊竊私語的士兵,也會有提出反論的同伴。在同盟軍內部的言論,和帝國軍相比,還是比較自由的。
  「不過這次作戰,以進行曲賈斯帕的節奏來算的話,是輪到勝利了才對啊。」
  「又不是只有進行曲賈斯帕在指揮。如果其他提督們不爭氣的話,全體還是會輸的。」
  「是阿修比上將擔任總司令官啊,大概不要緊吧,那個人不是天才嗎?」
  「如果對方那邊,有比他更厲害的天才呢?」
  「這種事問我有什麼用!應該去問提督們才對啊!」
  「必勝的信念」這是常被拿來使用的語句,甚至有人主張這要比補給或情報更重要,但是這次「第2次迪亞馬特會戰」,本身並不具有任何積極的意味。在同盟的內部,「這次再贏的話,就再也無法阻止730年黨的軍閥化了」的這種呼聲相當高,對出征的士兵們來說,也找不出什麼非戰不可的理由和獲勝了會有的任何意義。為了維護宇宙的和平和正義,和魯道夫·馮·高登巴姆建立的邪惡專制國家作戰,為了這種說法而戰已經持續有一百多年了,已經有點沒辦法再本著毫不倦殆的熱情互相殘殺下去。
  另一方面,帝國軍參加第2次迪亞馬特會戰的總兵力不是630萬就是650萬,艦艇數不是5萬5千艘就是5萬6千艘。由於這是參考同盟軍的資料,因此數量只有用估計的,但正確度卻相當高。總司令官是宇宙艦隊司令長官茲因丁元帥,比敵對的司令官正好年長20歲。到現在為止,一直沒有犯什麼大過是身為最高軍官的職責的結果,相當有作戰構想力,但似乎稍欠缺柔軟性,再加上這次的出征軍中,也包括米克貝爾加中將。他對部下們熱烈的訓話,以這樣的話做結束。
  「取下敵將阿修比的首級,完成軍務尚書的遺願,聊等切勿吝惜生命!」
  米克貝爾加中將也絕不是無能的軍人,勇敢加上用兵能力也在水準的人才,只不過,在這時候,個人程度的復仇心,比理性或是國家的責任更視為優先,也的確是事實。像這種視個人問題為優先的感情,是自「達貢會戰」的赫爾貝爾特大公以來,可稱之為帝國軍宿疾的通病。「帝國軍的高級軍官,在戰場只考慮如何樹立個人功勳,欠缺和同僚間的協調性,對士兵們的感情也很淡薄,十分值得憂慮。」
  針對帝國的缺點,進呈如此諫言的豪沙·馮·舒坦艾爾馬克中將,對米克貝爾加的訓詞如此批判:
  「那簡直就是煽動進行私戰。只要殺死叫阿修比這名賊將就可以了,完全不理會對帝國軍來說孰輕孰重。」
  綜合以上數點來看,兩軍內部的意思都相當不統一,但相較之下,同盟軍這邊還比較來得好一點。如果阿修比他們敗了的話,自由行星同盟就像是「赤裸裸的被放入狼群之中」一樣。這是自從「達貢星域會戰」以來,同盟對本身處境的一貫認識,這個「防衛戰爭」觀,是由於數量上的劣勢所造成的,這是無法加以否定的事實。
—— II ——

  12月5日9點50分,第2次迪亞馬特會戰的最初炮火,白熱的能源像豪雨似的開始降落在宇宙間。對雙方來說,最初的齊射距離太遠,所以並沒有實質上的破壞效果,簡單的說,只能算是開戰的儀式而已。從第2次齊射開始才算真正發揮炮火的威力,兩軍陣形的各處綻放光的花朵,釋放出來的能源波,震撼了所有的艦艇。
  「前進!突破敵軍的中央以及右翼之間。」
  阿修比的指示照預定被傳達下去,並且再以信號加以確認。遵照這個指示開始行動的,是貝爾迪尼的第九艦隊和柯布的第11艦隊。貝爾迪尼是不安,柯布是不滿,各自抱著不同的心事,但仍然指揮著麾下的1萬多艘船艦急速前進,和帝國軍短兵相接。知道這種情況的帝國軍,將炮火集中在急速接近的敵軍上,這麼一來,對同盟軍主力炮火的對應能力就相對減低。像這種戰力上的平衡,運用戰術來加以操縱,是十分的巧妙。
  同盟軍的第11艦隊,也就是柯布中將的艦隊,是唯一保持隊型不亂到達帝國軍炮列的部隊。這不僅是代表柯布指揮能力的高超,也是由於貝爾迪尼的運氣較差,前、側兩面都受到帝國軍的炮火的集中攻擊,使前進的速度遲鈍下來。由於第9艦隊承受較大的敵方炮火,柯布得以達到快速前進至目的地,但由於聯擊時間差的關係,形成半弧型的隊型,遭到帝國軍炮火的正面攻擊。
  「第11艦隊喝醉了,從頭上澆盆冷水下去,讓他們醒醒。」
  布魯斯·阿修比命令第5艦隊前往援助。和柯布之間,雖然有不愉快的事,但阿修比不是那種會為這種理由放棄自己身為總司令官職責的幼稚的人。
  布魯斯·阿修是戰術家,在戰場以外的地方視野太狹窄似乎是事實,但是到了戰場,毫無疑問是個天才,甚至可說是凡人絕對不能去模仿的那種,危險的天才。
  「只憑那麼少量的情報,到底是如何做出那種判斷的呢?」
  發揮那種令後世戰史研究家們感到戰慄的洞察力,完全看破帝國軍的基本戰術,運用比敵軍少的兵力,將敵方完擊破。
  「只要相信我,照我的指示去做就可以了。我的判斷是絕對正確的,完全不需要其他的意見。」
  這就是阿修比的想法,但這也引起和阿修比和柯布之間發生口角的原因。這個先不去討論,完全看破帝國軍繞回運動的阿修比,以超乎常識來移動兵力,不但使敵方,甚至連友軍也被嚇住了。
  12月6日14時30分,出現了這場會戰的第1位將官級的陣亡者。帝國軍的米克貝爾加中將,命令旗艦突出的時候,受到柯布中將指揮的同盟軍第11艦隊發出的集中炮火攻擊。
  炮彈將戰艦「庫阿馬魯克」的巨大船身扯裂成前後兩半。金屬的陶瓷、樹脂和玻璃,再加上人體,一切都被捲入奔騰的能源波濤之中,化為極其鮮艷的雲朵飛散在宇宙空間。沒能達成叔父復仇的心願,米克貝爾加中將的肉體和精神化為雲彩的一部分。
  米克貝爾加中將在當時有一個叫古雷高爾的7歲兒子。由於這個影響,長大之後也果然成為軍人,擔任帝國的顯要職位,這不僅是因為其代代均是武將門弟的緣故,父親的戰死帶來的心理影響也無法予以否定。
  由於米克貝爾加的戰死,使他旗下的艦隊失去統一的行動,趁這個形成間隙的機會,柯布後退4.2光秒的距離,恢復和友軍的聯繫行動。此時同盟軍改採積極攻勢,擔任誘敵任務的「男爵」沃裡斯·渥利克,急速前進向帝國軍的左前方突出,劃一個半圓以其中的一角企圖將帝國軍的艦列切斷。
  構想是沒錯,但相對的狀況卻對他不利,也就是說,在渥利克朝兩點方面劃半圓形,開始高速前進的時候,急突出的帝國軍別動部隊到現在為止的圓周運動的結果,能夠從8點鐘的方向向渥利克艦隊開始攻擊。
  結果造成同盟軍促使帝國的側背攻擊完全成功的情況,第5艦隊變成「讓長槍從背後刺穿前胸,並且更擰轉長槍,使傷口更加擴大」的這種情形。這個絕妙的攻擊,是以少壯戰術家聞名的豪沙·馮·舒坦艾爾馬克所指揮的。
  一名叫亞歷山大·比克古的,當時是19歲的炮術下士官所敘述的體驗,被收錄在同盟軍的公開戰史中。
  「簡直就像是陷入噩夢中,被怪物追逐的感覺似的。我身在戰艦『夏·阿帕斯』的B04炮塔中,戰鬥的前半段是不停地射擊鈾238炮彈,後半段卻變成了一個無力的旁觀者。前方的銀幕顯示出光和暗的交錯飛舞,熱量計的指針沒有一瞬間停止的左右擺動著,所以可以知道在很靠近的地方有爆炸。我坐在座位上玩著熱線槍,心裡想著下次戰鬥一定要更有效的運用炮彈才行,只不過,如果還能有下次戰鬥的話。這是任何人都無法保證的事。」
  這時候,銀河帝國軍的舒坦艾爾馬克中將,分析全體戰局,發現了同盟軍戰線的特異之點。
  各種狀況相當的複雜,但簡單的說,帝國軍將全力戰力一分為二,一方採取大規模的繞回運動,繞到敵軍背後遮斷其後路,是包圍殲滅戰的計劃。而相對的,叛亂軍,也就是同盟軍方面,分析配置和移動的結果,只能認為完全看穿了帝國的繞回運動,為了採取側背攻擊而保存著主力部隊的狀況。為此慄然的舒坦艾爾馬克,緊急製作了報告書以穿梭機送往總司令部。這個處置是為了預防被敵人竊聽,但是非常諷刺的,這艘穿梭機和友軍被破壞的巡洋艦相撞,報告書終究還是沒有送到總司令官茲因丁元帥的手上。
—— III ——

  12月7日18時,到這個時候,同盟軍宇宙艦隊司令部的內部分裂,已經到了不可避免、最嚴重的地步,最高幹部們的自製心,就像是危危顫顫的用單足站在極細的鋼絲上。雖然還是出席作戰會議,但柯布的嘴似乎已經只在一次元的世界移動,阿修比對於選擇的舊友,則是完全的置之不理。對阿修比的態度不滿的,不只是柯佈一個人。
  「讓布魯斯一個獨佔武勳已經受夠了,我們至少也有資格分享花束中的一枝玫瑰吧!」
  邊疆的苦戰導致感情激憤的「男爵」沃裡斯·渥利克,甚至說出了這種話。
  「光只有最高司令官就能打仗了?就讓他一個人去打倒全部的帝國軍好了。」
  「730年黨」的各個成員,以身為軍人而言都是有作為、有才能的人,只身為一個人而言,絕對不能說是惡劣的,甚至其還有可以稱之為高潔的人,只不過,或許是集團本身的生命力,在任何人也沒有注意到的情況下逐漸衰弱了也說不定,總之,在第2次迪亞馬特會戰時,過去一直保持深厚友誼及協調力、充滿少壯銳氣的提督們,個個都是自顧自地,抱著必要以上的對立意識。
  當布魯斯·阿修比命令第8艦隊司令官方秋林,將麾下大約3千艘艦艇拔到總司令官的指揮下時,甚至可說是非常無禮的,直視著總司令官的臉。
  「沒辦法。」
  方秋林的回答,包含著「無感情」和「冷淡」,散發出名為「冷然」的藥味。聽到別人的耳裡,似乎稍微太苦了點,這種苦味,完全表現出在阿修比的臉上。
  「為什麼?為什麼沒辦法?」
  「請不要拿自己非常明白的問題來問別人。如果少了3千艘的話,本艦隊的戰線就無法維持下去了。」
  「沒有這3千艘的話,全軍會崩潰,到了這個時候,你負得起這個責任嗎?!」
  「負不負得起責任是另外一回事,我希望能聽聽做出這種要求的理由。」
  「不說明你就不懂了嗎?你到底跟我有幾年了啊!」
  在短暫激烈的你來我往的最後,方秋林同意拔出3千艘的艦艇。在這期間,各艦隊的司令官都非常奮勇作戰。
  僅僅只有15分鐘的接近戰,賈斯帕成功地將帝國軍的密集隊形漂亮的切斷。「就像用刀切開起士一樣」同盟軍史上用這種比喻來形容。帝國軍方面,想對這顯著突出的同盟軍左右加以夾擊,但由於渥利克的並列前進壓迫,不到6光秒,就只能步步往後退的份了。「看到是贏了呢」聽到幕僚這麼說,「男爵」調整一下扁帽的角度後,回答道:
  「問題是,是不能能繼續贏下去。」
  各戰域目前都呈現混亂狀態,已方到底是朝向勝利前進,或是步向敗北,一般士兵們是無法加以判斷的。在這個時刻,雖然只是在局部的戰域,賈斯帕和渥利克的聯擊產生了極大的效果,對帝國軍蓋特中將的艦隊,造成全帝國軍最大的損害。
  副司令官帕魯希維茲少將戰死,蓋特中將自己負重傷意識不明,這方面的帝國軍的指揮失去統一。如果同盟軍能在此時徹底進行有組織的全面追擊的話,全體的戰局大概就可以一舉決定,但是由於渥利克遭受的損害和積蓄的疲勞過於巨大,完全沒有這個餘力,只能目送敗走的敵軍遠去。
  接下來的戰鬥稍歇,產生一段空白狀態,過了20小時才又再度開始。
  這奇妙間隔的20小時,全都花在補給和索敵上。帝國軍,同盟軍,兩方面都是拚命地想確認對方的位置,但兩方面都是除了失望外,什麼也沒得到。
  布魯斯·阿修比在戰鬥指揮本身,常常只憑本能,完全反戰理而行,但他絕對不會犯下輕視補給的這種愚笨的失誤。同時,花時間在補給上,也是為了戰鬥時將力量發揮到極限。阿修比將各艦隊剩餘的戰力合起來,編成幾乎相當全軍主力的部隊,統率著他們一點也不混亂地在戰場外緣移動。這種幾乎可說是異常熟練的指揮,將交戰的各隊戰力分割編成最終決戰部隊的手法,令後世的史學家們全都看傻眼了。
  12月8日到10日之間,戰況一直呈膠著狀態,只能判斷是對帝國軍或是對同盟軍,哪一邊比較有利而已。
  雖然是膠著狀態,雖然大勢沒有什麼變化,但無數的小戰鬥還是連續著,兩軍的前線化為火線的波濤不斷搖動。死神和破壞神也以和平的時候無法相比的勤勉持續工作著,並獲得和他們的努力相輝映的成果。
  在膠著狀態的外側,帝國軍的主力繼續朝順時針方向進行繞回運動,同盟軍的主力則尾隨其後,然後挑最有效的時點急速加以橫向攻擊。不論任何一方的戰術上意圖實現的時候,之前的這些看似無目的反覆攻防,都會對勝敗的結果發生極大的影響。
  忍耐不住、發出如同暴發般的攻勢的是帝國軍。卡爾汀波倫中將的艦隊突然衝出,以令人吃驚的速度和火力將同盟軍衝散。
  帝國軍的拚死攻勢,只是徒然浪費勇氣和人命的悲劇,卡爾汀波倫中將的部隊,冒著凌厲的炮火攻擊,佔據在F4宇域,但他的行動已經到了極限。即使是秒單位的空白,賈斯帕也不會輕易放過,毫不遲疑地下達反轉攻勢,這種俐落令敵我雙方都為之瞠目結舌。集中火力攻擊又攻擊,終於令卡爾汀波倫中將連同旗艦一起四散於宇宙空間中。
  這個反擊,由於舒坦艾爾馬克的來援,被一時阻止了。
  帝國軍分散成40個小集團,以極為有組織性的機動援護和反轉撤退,看來似乎可以近乎無損傷地脫離同盟軍的攻勢。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總代表無比的方秋林開始從側面攻擊,差不多同一方向的縱向射擊,和高速巡航艦反覆的集團突擊,帝國軍失去將近2千艘的艦艇,到了即將崩潰的地步。就這樣,「730年黨」的各個成員,再度以事實證明了身為艦隊指揮官的他們,都是有為有能的。
  再次引用亞歷山大·比克古的回憶。
  「補給的結果,我獲得了『下次的戰鬥』的機會,我終於實行先前的決心,雖然還是感到很恐怖,但是增強它的想像力卻沒有發揮的機會。由於實在是太忙了,根本沒有空間讓你去發揮對死和痛苦的想像力,恐怖心一直到了會戰終結之後才恢復。經過走出炮塔的通道的時候,堆滿戰死者遺體的機器車通過眼前,當我看到死者的手溢出車外跌落地上時,知道他們已經不再被當成人類看待了。」
  16時40分,帝國軍主力的繞回運動雖然不完全,但還是成功地出現在同盟軍第5、8兩艦隊的背後,施以猛烈的攻擊,是之前未曾有過的苛烈。
  「不要讓帝國軍通過!」
  平常的那種瀟灑動作全被拋諸腦海,「男爵」渥利斯·渥利克整個人站在指揮席上,兩眼的微血管破裂,正如字面意義一樣,放出血光。
  這裡如果讓帝國軍突破的話,同盟軍的戰線會就此崩潰,不過事實上已經有一半開始逐漸崩壞了。這時雙方的戰力比,差不多是一比二,同盟軍居劣勢,面對這種膨大的壓力,小戰術根本沒有發揮的餘地。
  「會是阿修比先到,還是死神先到,這個賽跑倒是相當可看呢。」
  總代表的表情完全沒變,方秋林失去血色的嘴唇自言自語著。在此時第4艦隊急速前進,在帝國軍的橫面展開激烈的炮擊,但是,馬上受到10倍火力的報復,整個身體就像連細胞都被撕裂了似的。
  「布魯斯到底在做什麼!」
  賈斯帕把扁帽摔在艦橋的地板上怒吼著,似乎神經已經到了快被燒斷的地步,完全沒發覺自己在直呼司令官的名字。如果在這裡沒辦法大舉反攻的話,帝國軍遠大的繞回運動將成功的在同盟軍和本國之間,築起一道火和鐵組成的絕壁。這件事賈斯帕非常明白,就是因為太明白了所以才會這麼焦急。但是在怒吼之後過了30秒,他把帽子撿起來,輕鬆地以口哨吹起進行曲。
  18時10分,阿修比率領的同盟軍如水傾盆而下似的湧入戰域中,一舉把情勢逆轉過來,帝國軍變成受到前後夾攻的狀況。阿修比對攻擊方向的選擇,簡直就是神乎其技,像是削過帝國軍左側面似的急速前進,途中改變方向,斜向突破帝國軍的中央,一舉將帝國迫入潰亂的深淵中。
  「怎麼樣?」像少校一樣得意的挺胸的阿修比,看到友軍的陣列後,不解地歪著頭,向羅察士詢問:
  「貝爾迪尼怎樣了?」
  對這個問題的回答,雖然聲音似乎相當難過又低沉,但卻像是打雷一樣刺進阿修比的膨膜。
  「已經戰死了,少將中的老經驗者柯帕菲爾特提督的報告,剛剛收到。」
  一瞬間,銳利傷心的陰影,如翼展翅的浮上阿修比的表情。
  「是嗎,貝爾迪尼這傢伙先升為元帥了嗎……」
  傷心無法再進一步以言語表達出來,阿修比下令第9艦隊暫時後撤並重新編成。
  貝爾迪尼的戰死,是受到同盟軍的兩隻巡洋艦同時中彈爆發時,被捲入而造成的。這是為了在帝國軍的集中炮火中保護旗艦,才特地擋在火線上,但沒想到造成反效果,變成密集的3艦連續引爆的狀態。
  由於出乎意外的壞運氣失去貝爾迪尼的同盟軍,如果就這件事要憎恨帝國軍的話,大概是沒辦法的。帝國軍流下的淚水,大概是同盟軍為好漢貝爾迪尼所流的總量的3倍……或許還不止。
  僅僅40分鐘的戰鬥,帝國軍出現了差不多60名將官級陣亡者,在這之中,甚至包括了修利達上將、哥歇爾上將這些歷戰的老將。帝國軍的人才資源,受到空前的嚴懲打擊及損失。
  「軍務省為之痛哭流涕的40分鐘。」
  帝國軍內部是如此形容的。這40分鐘的損失,帝國軍花了近10年的歲月才得以恢復。
  迪亞馬特星域,是伊謝爾倫迴廊中最為重要的戰略要地,過去也好,未來也好,都吞噬了無數的人命,並且,由於這一年的淒絕損失,銀河帝國方面,終於下定在伊謝爾倫迴廊內建設巨大要塞的決心。常常是戰敗的一方,比較會興起軍事方面的向上心。
—— IV ——

  勝敗的完全確定,大約是12月11日8點15分左右。
  在阿修比投注心血建築起來的數層陷阱中,帝國軍就像是流血的猛獸似的橫衝直撞,已經完全沒有所謂的隊形和秩序,帝國軍的艦艇已經不知道要如何才能從敵人手中逃脫。也有些艦艇被逼到了絕望之境最後猛然反擊,但死戰的時間也只有些許,遭到火線的集中攻擊,被切成四分五裂而分為宇宙的塵埃。
  直到最後還能繼續維持有組織的抵抗,掩護友軍脫離戰場的,只有舒坦艾爾馬克中將的部隊,但是到了18時52分的時候,也終於放棄抵抗的念頭開始敗走了。就在這之後沒多久阿修比的旗艦「哈多拉克」在3艘巡洋艦和6艘驅逐艦的護衛下,開始由主戰場宙域前進。為驅散還殘留的孤立敵艦,巡洋艦連續發射主炮,僅僅只有些許的時間離開旗艦。
  不料就在這瞬間,命中注定要中流彈的戰艦「哈多拉克」,艦體中央部分右下方中彈。
  爆炸炸穿了三層甲板,甚至艦橋也遭到波及。地板被炸裂,艦橋人員亞德金斯上尉和斯帕裡亞少尉被裂口吞噬。因強烈震動摔倒在地的作戰參謀西斯少校,好不容易爬起來查看時間,正好是19點7分的時候。這時候布魯斯·阿修比還佇立在煙霧之中,僅僅間隔15秒的時間又發生了第2次的爆炸。被炸碎的大塊陶瓷破片,在離地110英吋的高度水平飛來,像刀刃似的斬裂總司令官的腹部。西斯少校的耳邊,聽到低微的說話聲。
  「哼,現在這時的戰鬥,和女人一樣,相當惡劣呢。」
  非常痛苦的聲音,這到底是阿修比上將說的呢,還是在此時負傷,30分鐘後陣亡的作戰主任參謀費南迪斯少校說的,完全分不出來,由於他們兩人的聲音非常相似。但接下來的話,非常明顯,是阿修比說的。
  「喂,羅察士,抱歉麻煩叫軍醫來一下。照這樣不把傷口蓋起來的話,我的黑心腸都會被人看見的。」
  許多的證人都證明,這聲音雖然微弱,但非常清晰完全能瞭解他要表達的意思。羅察士總參謀長站起來的時候,扁帽掉了,血從額頭上往下流。「軍醫!軍醫!」在羅察士的連呼之下,身穿已被負傷者的血染遍的白衣的軍夭應聲趕到,但是他能夠做的,也只有確認阿修比的死亡時間而已。
  12月11時19時9分,死因是出血性休克。在腹部開了非常大的傷口,周圍全化為血的泥濘。
  「我們贏了嗎?」
  像是懷疑自己的五官似的,賈斯帕自言自語著。從通訊銀幕傳來疲憊得不在他之下的方秋林的回話:
  「他們逃走,我們留下來。一般來說,這不就算是贏了嗎?」
  就在這時有別的通訊被插進來,「730年黨」的各成員,得知他們已經永遠失去了他們的領導者了。
  獲得大勝的同盟軍,沒有人為勝利舉杯慶祝,在沉重苦悶的氣氛中回到行星海尼森。過了年,在1月4日,舉行了盛大的國葬。
  布魯斯·阿修比死後被追封為元帥。如果活著的話,就是36歲就升到這個位置,是自由行星同盟軍的歷史上,最年輕的元帥。「達貢的英雄」林·帕歐和尤斯夫·托波洛兩位,獲得元帥的稱號時,都已經是40歲了。
  為了令阿修比的名聲永垂不朽,軍方首腦部還特地玩弄政治花巧。和阿修比同樣是在第2次迪亞馬特會戰時戰死的貝爾迪尼,死後馬上升為上將後就停下來了,等到宇宙歷751年才獲得元帥的稱號,也就是在他死後過了6年。像這種顧慮不僅是為了提高一般市民及士兵們的英雄信仰,並且也是因為反感已不再作祟的結果。
  就這樣,天才布魯斯·阿修比的英雄傳說結束了。應該是已經結束了,但在貝爾迪尼升為元帥之後過了37年,不知道是哪來的好事者,在死者的墳墓上用筆畫出了一個問號。為了把它擦掉,出動現在最新出爐的英雄,這就是目前表面的現狀形式。
  堆了將近有5打的歷史書在書桌上,楊威利陷入思考之中。
  布魯斯·阿修比元帥的死,如果有被謀殺的可能性存在的話,會是那些比較具有嫌疑?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這個情報的來源,到底是存在於交戰的兩軍的哪一方?
  經過再三的確認,在同盟內部,的確對布魯斯·阿修比和「730年黨」抱著不安和不信任的態度,他們畏懼像過去像魯道夫·馮·高登巴姆篡奪銀河聯邦一樣,讓「730年黨」建立軍事獨裁嗎?當然,同盟軍輸了的話也是不妙,但是,贏太多了也不好。要同時滿足這兩個相反的條件,最好就是同盟軍獲勝,但阿修比戰死,而結果就真如同理想一模一樣。
  這個理想真的只是偶然造成的嗎?這個疑問,像一團黑煙,在楊的思考世界的地平線上升起。到底在地平線那端會突然蹦出什麼來呢?楊準備拭目以待了。在堆成像摩天樓般的書山的對面,出現了卡介倫稍有緊張之色的臉。
  「抱歉在象牙塔中引起騷動,不過有條新聞要告訴你。」
  「怎麼了?是誰死了嗎?」
  這不是什麼敏銳的洞察力,只是差勁的笑話而已,但是人類社會中,像這類的笑話就偏偏常常一語道中事情的真相。
  「羅察士提督去世了。」
  對當場目瞪口呆的楊,卡介倫又接著投下第2彈。
  「並且不是病死的,是自殺或是意外,似乎也有可能是他殺。現在的階段好像還無法斷定。」
  稍做停頓,卡介倫含蓄的表達出現狀。
  「事情似乎演變得有點奇妙了。」
  楊也有此同感。他無言地摘下扁帽,用另一隻抓抓頭髮,雖然這種動作並不能保證可以使腦細胞活性化。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