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三次提亞馬特會戰




  I
  艦隊正化成白銀的箭群,在黑暗的虛空中進行慣性飛行。在到達提亞馬特星系外緣的宙點後,停止了前進,面對在前方展開的敵軍佈陣。此處距離伊謝爾倫要塞有6.2光年。
  帝國歷四八六年,宇宙歷七九五年的二月。高登巴姆王朝銀河帝國,為了對去年年末目由行星同盟軍的大規模攻勢採取報復,以宇宙艦隊司令長官古雷高球·馮·光克貝爾加元卿為總司令官,由大小三萬五四OO艘艦艇組成的討伐軍,從帝都奧丁出度了。其中一個原因策,當時正值皇帝佛瑞德裡希四世加冕三O閡年,有必要以對外軍事行動之成功來襯托此一典禮。雖煞其在位時間已是近幾代以來所少有的漫長,但這位皇帝在內政方面並沒有樹立任何成績。
  銀河帝國軍中將萊因哈特·馮·繆傑爾,心煩地撥動著他那波浪般,仿如獅鬃的黃金色頭髮。
  冰藍色的眼眸,透過司令室的眺望窗,注視著經過偏光修正的繁星之海。
  開基先祖魯道夫大帝即位後四八六年的今年,萊因哈特十九歲。未滿二十歲就有著中將階級的人,過去只有高登巴姆皇家的男子才有前例。有許多入因此為之皺眉,「臣下逾越己份,是亂國的前兆。」而這些人也並沒有在皇帝的權威之前完全沉默,把嫉妒和憎恨穿上秩序論的甲冑,而高喊這人事特例之不是的人不勝枚舉。
  從十五歲首次出征以來,萊因哈特就屢次處身戰場,立下許多功勳,在此其間,也曾到憲兵本部舉發軍部內的犯罪事件,成功地破獲了在幼年學校發生的連續殺人事件。雖有如此多樣性的才華,但大多數人仍免不了對他有偏見。
  萊因哈特把他清秀的額頭和黃金的劉海靠緊著硬玻璃,想實際地感受一下廣大夜堂的深峻。在其中,自然和人工的光點混合在一起,構成著擴展到人類所知極限的無聲之和諧曲調。
  這年輕人把潔白的右手手掌像小孩一樣掌心朝上地推起。低放下來之後,又再向上推起。他在試著「把宇宙放在手上。」銀河系不過是為數超過一千億的島宇宙中的一個,而人類足跡所及之處,則又只有它的幾分之一。至於萊因哈特所支配的,則只有不到八千艘的一群小人造物體了。
  「如果我握有全艦隊的指揮權就好了!如此的話,即使是如此無益的捨戰,我也一定會取得完全的勝利的……」
  平滑的臉頰上感覺到有人的氣息,萊因哈特轉過頭看去,又立即緩和了那銳利的視線。副官齊格飛.吉爾菲艾斯少校立在他身後。
  齊格飛.吉爾菲艾斯少校只比萊因哈特早出生了兩個月,同樣也是十丸歲。近乎一九O公分的均整修長身材,有著如刀匠所打造的軍刀般的強韌,自然卷的頭髮,紅得有如以紅寶石溶成的水所染一般。
  「打擾您了,萊因哈特大人。」
  這個稱呼,是自從少年時期以來,只許吉爾菲艾斯一個人使用的。由此也可知道這個稱呼超越時間地連結著他們兩人。
  「在米克貝爾加元帥的旗艦上舉行的會議也快開始了。請您準備。」
  「哦,是該去了。」
  他並不是真的忘記了。只是想要去忘記而已。萊因哈特目前仍是必須聽從他人召喚的立場。那野心的階梯還延向更高的上方,目前必須不斷地往上爬。
  萊因哈特的野心,是和其黃金的頭髮相同、或更有甚之的豪奢之物。知道這位無可類比的美貌年輕人將會成為高登巴姆王朝銀河帝國最大叛徒的人,如今就只有齊格飛.吉爾菲艾斯,而且他還是萊因哈特的盟友。
  打倒高基巴姆王朝,而萊因哈特則起而代之,成為全宇宙的霸主。肅正五世紀以來因高登巴姆王朝的專制支配所累積的社會不公現象,特別是要一掃腐敗之極的貴族制度。對於萊因哈特的志向,吉爾菲艾斯都知道、理解,如今並協助他以期成功。自從萊因哈特的姐姐--美麗溫柔的安妮羅傑被皇帝佛瑞德裡希從他們手中搶走,帶進後宮以來,那就成了他二人神聖的誓約。在現在的王朝,如今的社會中,既然沒有抑制最高權力者其慾望和固執的手段存在,萊因哈特的選擇就只有打倒王朝了。要讓皇帝自覺到罪大惡極,沒有比把他趕下皇帝之座更有效的了。到那時候,皇帝才會知道被人奪去貴重之物的痛苦吧。
  不過,路程很長,在途中必須甘心忍受種種不合己意之事。例如像這一次,賭注生死在這沒有意義的戰鬥上,也是其中一例。
  「你想,自從在達貢星域中,無能的赫爾貝爾特大公慘敗以來,有過幾次戰鬥了?」
  年輕人的聲音非常不愉快。
  「加上小衝突在內已經是第三二九次了。一五O年間有三二九次。真虧他們還能不厭其煩地繼續打下去。」
  「因為打不出一個了斷啊。」
  微笑地說出理所當然的事情,是吉爾菲艾斯承受萊因哈特的負面情感的做法。
  「同盟軍、不,叛亂軍的那些傢伙不懂戰略,不知道有不流血就能使伊謝爾倫要塞無力化的方法。」
  萊因哈特心裡想:我幾乎都想要教教他們了。真的有心要「打倒專制王朝」的話,可用的手段有好幾個呢。如果只期望自己的和平和安全的話,那麼反過來也有二種以上的選擇。然而同盟卻把這當成是唯一的道路,而重複著攻進伊謝爾論迴廊,而又敗退的譜況。萊因哈特不得不感到呆然。
  「為何要愚劣地拘泥於伊謝爾論要售。老是深信著有要塞就必須正面交戰將其攻陷,實在是頑固之極。」
  「所以對帝國而言才有建設要裡的意義啊!」「說得倒沒錯。」
  萊因哈特苦笑地接受了紅髮好友的見解。
  「不過時間也要到了。太空梭都已經準備好了。」
  吉爾菲艾斯又再次催促金髮友人得離開乘艦了。
  「我不想去。」
  萊因哈特不高興地說著。這是明知不可能的任性。
  即使出席了,也很少被允許發言,而發言被採用的情況更是完全沒有。幾次以來的經驗如此地告沂他。萊因哈特並未軟弱到會被忽視或惡意一一中傷,但必須在孤獨之中渡過荒蕪的時間,實在很難說是一種舒適的環境。不過,萊因哈特還不是霸者,他仍是得屈膝於許多人之前。
  「如果我出席了,與會者的平均年齡就會下降。這一點倒還算是個優點吧……」
  帝國宇宙艦隊司令長官古雷高爾.瑪.米克貝爾加元帥,是個有著半白眉毛和半白鬢髮特徵的五十過半的男子,身軀堂堂,端正而令人無由批評其非。隨著皇帝佛瑞德裡希四世參加閱兵典禮時,甚至令人覺得威風並非發自皇帝而是來自這位臣下。
  「你看米克貝爾加,實在是威風堂堂。」
  有時萊因哈特捨如此對吉爾菲艾斯說。不過,語意並不僅止於讚賞而已。
  「……但是,也只是威風堂堂而已。」
  面對著搭乘太空梭來到旗艦集合的提督們,米克貝爾加先向皇帝的肖像畫敬禮,安排好各艦隊的配置之後。
  「不允許敵方投降,要完全地殲滅,借此宣揚皇帝陛下的榮威。」加上了這句話,做為作戰會議的開端。
  萊因哈特內心想要詢問,這次會戰的目的是什麼?到底是為了滿足戰略上什麼樣的課題而動民數萬艘的艦隊,置數百萬的兵士於險地、消耗龐大的物質和能源的理由為何?不著眼於這根本問題,而把課題僅限定在戰術階段,一副若有其事地討論著,到底有何益處?他們所做的交談,沒有任何一句可以引起他的感動。
  萊因哈特不由得不這樣想著:這些傢伙只是在玩戰爭遊戲而已。和自稱「自由行星同盟」的叛亂軍之徒,正可說是合適的好對手。想到在帝國內因抗爭失敗而趣到同盟的人數,甚至令人覺得同席的提督們該不會是刻意不讓將來的流亡地失去的吧?不,這算太看得起他們了。事實上是他們用上了貧乏能力的一切,也只能有此程度而已……
  突然元帥的聲音鄭重地響起。
  「繆傑爾中將,卿的見解如何?」
  數十道視線化成無形的箭,射在年輕人的臉上。除了幾道目光自期為公正之外,其他幾乎都帶著敵意和嘲笑的精神波。當然,那都化為一波波不快的潮流,衝入了萊因哈特的神經網,但使人覺得更不可思議的是,把突顯的負面感情集中在一個未滿二十歲的年輕人身上,即能不覺得自己愚昧的這種自我客觀的低落。
  米克貝爾加元帥指名的用意,倒不是很明確。也許只是個形式,也許是想等他說出些奇異的話後再加以嘲弄。唯一確定的是他並未期望有率直的意見。如果他對萊因哈特的才能給與一定的評價的話,就不會認為他礙眼而叫他坐在最後面了。
  雖與他本來的氣質相違,但莢因哈特還是假裝成凡庸之人。
  「在下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意見。元帥閣下的深謀遠見,不是我等小輩所能思及。」
  萊因哈特以恭敬的態度來掩飾飽的欠缺誠意。他雖然一次也未曾賣弄過其美貌、特別是他的笑容,但禮節方面則是因應必要。那東西因為值得輕蔑而存在,賣弄一下也不會傷及自尊。
  有特權可以看到萊因哈特那如同初夏陽光透過水晶般燦爛笑容的人,除了姐姐安妮羅傑以外,就只有吉爾菲艾斯一人了。
  米克貝爾加點了點頭。被這美貌的年輕人追從倒不覺得不快。
  「那麼,似乎也沒有其他意見了,舉起香檳來預祝戰爭勝利,和諸卿一起祈望陛下的光榮和帝國的隆盛I」
  掌聲和歡呼響起,不久,香檳酒杯的光彩高高地舉在眾提督的右手上。
  該做的事情沒有做,卻確信可以勝利的這種精神構造,實在超乎萊因哈特的理解力。他沒有把心中所想的表現在表情或動作上,但就在視界中的一切都化為無彩色般的失調感中,他隨著其他的提督們唱和。「為了皇帝陛下乾杯……!」
  II
  和帝國軍隔著八O光秒的距離,自曲行星同盟軍展開了三萬三九OO艘的陣容。其戰力內容是由第五、第九、第十一等三個艦隊構成,但總司令官羅波斯則聲稱為了縱觀戰場全體大局,而在一五O光秒的後方坐鎮不動。其中一個因素是政府國防委員會笞應要再多動員二個艦隊,卻遲遲未見回音,而使全體陣容上並不完備。
  自由行屋間盟軍第五艦隊司令官亞歷山大.比克古中將有著萊因哈特三倍半的人生經歷及十三倍的戰場經驗。他並非軍官學校的畢業生,而是從一個兵士升到提督,不斷累積功績而升進的沙場老將,甚至有人會半開玩笑地說「老練」這個形容河,可別用在比克古提督以外的人身上,其用兵手腕之充實可見一斑。而說到在兵士之間的受歡迎程度,則要比那些軍官學校出身的精英份子要高得多了。適統合作戰本部長西德尼.席特列元帥也對這位在他初任軍官時傳授他實戰變熒的長者,一直保持著敬意。
  既然總司令官羅波斯元帥在後方,那麼在前線上,比克古站在資深者的立場,就得統括指揮權了。第九艦隊司令官伍蘭夫中將很理解這一點,但另外一位一第十一艦隊旬令官威列姆·何蘭多中將卻對此不服。
  何蘭多三十二歲,因去年年底攻擊伊謝爾倫要塞之際的機敏--戰鬥指揮而升為中將,剛剛出任艦隊司令官一職不久。以其結果而言,該次攻擊演出了第六次壯大的失敗,以帝國軍的形容方式是「伊謝爾倫迴廊是以叛徒們的死屍鋪成的。」,但在個別戰鬥中則得到一些勝利,算是挽回了最後一成的自尊七。而其中一例則就是擊破從要塞出擊的敵方艦隊的何蘭多那奔放的用兵。雖然是有實績,但依比克古所見,何蘭多的自信要比實績大上十倍多了。
  「請別對我的艦隊的行動加以無用的掣肘。」
  何蘭多在戰鬥開始之前,對老提督如此倡言。
  「勉強要求和其他艦隊聯合行動,只會扼殺我艦隊之長處,而有益於敵軍。這麼一來將會使自己減少戰略上的選擇。」
  老提督心想,這個人是把戰略和戰術弄混了。
  「我們從一開始就沒有在戰略層面上做選擇的餘地。敵方來攻,我方防守。頂多只能像達貢星域會戰一祥,選定有利的決戰場所而已。」
  「閣下光是加以防禦就滿足了嗎?」
  「你不認為如此是吧」
  「當然了。再怎麼樣擊退來犯的敵人,只要專制政治之源還在,威脅就會永遠存續。要永久結束戰爭,唯有長驅直入攻進邪惡的大本營一奧丁,滅掉帝國一途。」
  比克古點著頭。
  「可是,我們連攻略伊謝爾倫要塞的力量都沒有不是嗎?更何況要遠征一萬光年,侵攻帝國的中樞部,那終究是做不到的事。」
  「到目前為止是如此。」
  這個回答,將何蘭多把自己比擬為帝國本土侵攻軍總司令的想法,以雄辯證明了。
  「下官一直尊敬比克古閣下的經驗和實績。過去的經驗和實績啊……」
  對這帶有嘲弄的口氣發怒的,不是老提督,而是副官法菲爾少校,但他卻
  不能對中將發怒,只有把背在背後的雙手緊緊握著。
  通信影像一消失,法菲爾少校立刻怒吼了起來。
  「閣下,我如此說是有所逾越,但何蘭多提督既然對作戰那麼有自信,那
  麼我艦隊何不乾脆就袖手旁觀呢?」
  「所謂作戰這東西,是不會在實行之前失敗的。」
  老提督一手托著下巴。
  「以我過去的經驗來看的話……」
  同日十六點鐘,兩軍接近到一O.八光秒的距離。在彼此默認之下,到
  了「戰爭遊戲」開始的距離了。
  不知道是哪一方比較快喊出「射擊!」的叫聲。
  數千道光束撕裂了宇宙空間。
  在往後被稱為「第三次提亞馬特會戰」的這場戰鬥開始了。
  灼熱的色彩漩渦,以黑鉛的圓盤為背景,湧起而又散去,四散的能量殘渣則都化為亂流,搖動著艦艇。
  修長的身軀,優雅而深沉地坐在戰艦「唐荷伊薩」艦橋的指揮席,萊因哈特的視線投向螢幕,注視著在前方展開的光與熱之亂舞。看得出那毫無獨創性的陣形正不斷地發生毫無獨創性的戰鬥。
  視線的角度一轉,碰上了紅髮好友那略帶擔心的視線。
  「別在意,吉爾菲艾斯,在背後觀看他人的戰鬥,也是一個樂事啊。」
  萊因哈特露出笑容。
  萊因哈持雖然輕蔑這種販賣廉價道德業舌的夢囈,但在這一次,他希望被安排在陳列後背的想法要比被推上最前列來得強。米克貝爾加元帥等人的意圖,不可置疑的是不要讓萊因哈特立下武勳,但反過來說則是在溫存戰力。不管元帥的意圖如何,萊因哈特的艦隊成了決戰時方投入之貴重的最終戰力。為此,同盟軍就必須驍勇善戰到某種程度,好讓帝國軍嘗上苦頭才行。如此一來,儘管這場會戰沒有戰略上的意義,但對萊因哈特而言,則將會成為一件有政略意義的事了。若能立下顯著的武勳,就可升為上將,當然,上將要比中將更接近他的目標。
  映射在蒼冰色眼眸中進裂的光芒,漸漸地益增熾烈了。
  不管是多愚劣,只要一面對到戰鬥,在萊因哈特的體內,血液的溫度就會上升,在白皙的皮膚下,被加熱的細胞就會律動地起舞。構成他靈魂的主要元素之一,是灼熱的戰士之魂,有時會如同湧起的雷雲,掩住那遠大野心的地平線。
  明知這和理性互相矛盾,萊因哈特卻希望置身於戰鬥的漩渦中。而同時也感到焦躁。那是對於那些把萊因哈特置於後方,自處於可以獨佔武勳的情況中,卻怎麼也無法完全去活用這些機會的我軍所感受到的焦躁。
  同盟軍,正確地說是何蘭多的第十一艦隊,無視於其他友軍而一躍向前,看起來似乎是要大膽地進行直線攻擊。
  「把火力集中!」
  米克貝爾加元帥鄭重地下了命令。
  這道命令立即被實行。
  集中的光束,沸騰著宇宙的一角。不過,同盟軍的動態,有著超越帝國軍的預測和方向性。帝國軍的炮火穿過低密度的同盟軍艦列,尚未能給予有效的損害就被吸往宇宙的虛空。而同盟軍那看起來幾乎是毫無秩序的炮火,在密集的帝國軍各處逐一挖開一些洞穴。
  鑽過了沸騰的能量的砍殺,同盟襲向帝國軍的咽喉,像是要咬破頸動脈似地,施予短距離炮擊系統全部火力。當光之蛇穿入敵艦外壁的瞬間,就再生為光之龍,向八方伸出龍舌。
  帝國軍的通信系統在干擾和混亂之中,呼叫著迴避和散開,但那卻再次產生了混亂,只是平白招來狼狽,給人一種被敵軍玩弄於股掌的印象。
  萊因哈特以那如同在水晶酒杯中碰撞的冰塊聲響般的笑聲,在空氣中掀起短短的震波。
  「雖然不知道敵將是誰,但似乎是個把無視理論當成是奇策的低能者。不過,會被這種人翻弄的傢伙們也是不中用到了極點了……」
  紅髮的年輕人點了點頭。
  「所言甚是。不過,那艦隊連動倒是很巧妙。幾乎算是藝術了。」
  「藝術是非生產性的東西。你看看那行動路線毫無秩序,好像是為了浪費能源而在行動一樣。」
  雖然是獨創性的,但那和萊因哈特所想要的東西是不同的。他是想要確立新的理論,而並非是想要做一些虛有其表的奇計來欺騙敵方。
  「雖是敵軍,但卻真是巧妙的用兵。」
  第三個聲音下了評論。萊因哈特沒有回頭。他知道聲音發自誰。那被派任給他的參謀長諾登少將。
  諾登少將是一個常使萊因哈特再次確認軍隊亦只是肥大的官僚機構一部分之事實的人。他之所以位居萊因哈特的參謀長之職,是經由軍務省人事局的指示,對這過於年輕的美貌上司,他的忠誠心從未飛出義務的範圍公分。他是子爵家長男,當身為內務次官的父親年齡到了七O歲時,他就繼任為家長。他本身仍是三十出頭的年齡,年紀輕輕就飛黃騰達。對此便到驕傲。即使如此,他在萊因哈特之前仍要為之遜色,以他立場自然不會對這過於年輕的上司有好感。在此情況下,軍務省將他配置於萊因哈特麾下,並非是對雙方抱有惡意,只不過是考慮上的不周而已。
  無無視於萊因哈持那不悅的沉默,諾登仍在搬弄著他的口舌。
  「敵將的用兵已超越了既有的戰術理論。不採取一定的戰鬥隊形,而像變形蟲般地向四方自在地活動,出人意表地加以痛擊。不得不說是相當地不凡。」
  這份見解當然和上司的不同。
  「真是人下有人。這些無能的傢伙們……」
  萊因哈特的舌端,吐出了對我方的罵聲,蒼冰色的眼眸閃動著怒氣的極光,雖然其中一半是針對參謀長而發,但當事人卻未注意到。
  「意想不到的地方被痛擊了,又有什麼大礙?又不是中樞部被直接攻擊了。」
  同盟軍雖然柔軟地運動使帝國軍一直流血,但卻不可能完全殺盡帝國軍。那種戰術只有在敵軍後方有我方的大部隊的情況下,用來誘敵才會有效的。
  「雖說是無能,但他們身為帝國軍人勇敢地奮戰,盡了其本分。反倒是我艦隊,一直旁觀著友軍的苦戰,閣下的見解是?」
  萊因哈特的眼眸閃過一陣冰藍色的閃光,但壓抑了一瞬的激動心情,他向凡庸的參謀長說明。
  「你看敵軍的動態,雖然有優越的速度和躍動性,但欠缺和其他部隊的連繫,另外很明顯地是無視於補給線的延長。也就是說,其意圖在於極短期的決戰,運用無視於用兵基礎的運動,使我軍混亂,再乘勢增大我軍的出血。既然如此,我軍要避免無用的交戰,敵軍前進的話,就做等距離的後退,而後在敵方用盡物質、心理兩面的能量時,加以反擊。因此現在沒有應戰的必要。」
  「那麼,何時才要應戰呢?」
  「當敵方攻勢成為強弩之末時。」
  「噢?那要等到何時。一年後嗎?或是一百年後呢?」
  萊因哈特若要盛怒也無妨。但他只是上下動了動肩膀,揮了揮手要參謀長退下。
  華麗的黃金色頭髮波動,萊因哈特吐了口氣。他把視線投往紅髮的好友,以少年的口氣訴苦。
  「吉爾菲艾斯,吉爾菲艾斯,稱讚我吧。真是的,這二個星期來,我可真是忍耐太多了,好像一生的忍耐力都在此要費盡了。」
  「只要再忍耐一下就可以了。」
  吉爾菲艾斯接受著金髮友人的訴苦。
  「若以萊因哈特大人的尊手來扭轉敵我的形勢,則何者才是正確的,再怎麼愚蠢的人也會明白。到時候再請您好好地誇耀勝利。」
  金髮的年輕人又吐了一口氣,但他那看著吉爾菲艾斯的眼眸已經恢復了明朗。突然他露了個惡意的笑容說著。
  「就這麼做。不過,吉爾菲艾斯,等到我在誇耀勝利的時候,你又會說:他們已經知道自己的錯誤而為之慚愧,所以請原諒他們--是吧?」
  他伸出了外形極美的白皙手指,捲繞著友人的紅髮。
  「你很溫柔。但我要告訴你。你只要對姐姐和我溫柔就行了。對其他的傢伙可沒有採取這種態度的必要。」
  那眼眸的色彩像是開玩笑,又像是真心話。
  III
  「帝國軍的一部分正不戰而退。我軍的勝利就在眼前。」
  先滿樂觀的這個報告,使老提督皺起了他的白眉。要立即判斷敵入的後退是真實或是圈套是困難的事。一切都在相對性的範疇中。雖然何蘭多做法魯莽,但若敵軍更弱一些,則勝利就會歸於同盟軍。此時另一通通訊信至陷入沉思的老提督。
  「比克古提督,我想請你幫忙制止一下何蘭多的亂蹦亂跳。我知道那傢伙無視於舊有戰術,但我可不認為他是在構築什麼新的戰術。」
  「可是,伍蘭夫提督,現在他似乎正順利地佔著憂勢。也許會提前結束而打贏這場仗呢?」
  「現在的狀況如果能一直延續下去那當然好,但眼前就快到達界限了。帝國軍中只要有個略有遠見的指揮官,就應當會從混亂的漩渦中抽身而出,尋找反擊的機會。此刻即使會被憎恨也應該制止他,要他後退,否則也許連我們都會被拖下水的。」
  伍蘭夫只有名而沒有姓。他是以前曾支配半個人類世界的剽悍的遊牧民族之後裔。身高並不很高--大概勉強可稱得上是高大,不過給人巨人般的印象該是因其寬闊的肩膀和厚實的胸膛吧。是個有淺黑的臉和銳利明亮的眼眸的四十出頭的人物,素有勇捋之盛名。
  「何蘭多似乎想讓自己成為第二個普魯士.亞修比提督。」
  伍蘭夫提及了他們在半世紀前戰死的先人的名字。比克古點了點頭。他知道這件事。何蘭多是和亞修比一樣地在三十二歲時升任中將,一思及這過去最名謄的例子,使得何蘭多那野心的光芒也盆增了色彩。、
  「如果在三十五歲前曳上了元帥,那他就可凌駕阿修比了。」不過正如您所說的,帝國似乎是有個有遠見的人在。好像有部分艦隊不戰而退了。」
  「不是逃亡也不是敗走,而是後退啊。」
  「原來您也注意到了嗎?」
  當然注意到了。沒注意到的,大概只有何蘭多那得惠過頭的人吧?前進和勝利、後退和敗北,那傢伙連其中的分別似乎都不知。」
  伍蘭夫高聲咋舌。
  「那種非常識的艦隊運動,不可能一直持續下去,只會使到達臨界點的時間提早而已。如果那位帝國軍的指揮宮有允分戰力的話,何蘭多大概會被引入縱深陣列之中,而遭到圍攻吧。那傢伙沒注意到這一點嗎?」
  比克古撫著下巴,以那深思的表情面對著通信螢幕。
  「正在勝利的時候,或是深信自己正在勝利的時候而要他後退,我想大概比S坡女人甩殲時叫他抽身蠆為網難□巴!伍蘭夫提督。」
  老提督的比喻使僚將面帶苦笑地認同了。而此時,他們也只有努力讓第一艦隊的敗亡不要牽連到友軍的瀝潰,只有這一條路可走了。
  「敵軍接近了。」
  接獲報告的萊因哈特,不由地將視線朝向參謀長的側臉。這傢伙以為他的長官是盲目的嗎?或者是他只把敵人定義為後退者呢?
  「不做對應嗎?司令官。」
  這種說法刺激了萊因哈特,但……:……
  「閣下,要不要把艦隊稍稍上前去應戰?」
  因為吉爾菲艾斯說了,而使萊因哈特對參謀長的怒氣也流散了。
  「……不,還早。要再更後退一些。」
  為何吉爾菲艾斯要故意做出違背己意的進言,萊因哈特在一瞬間理解了。紅髮的友人是要他將怒氣宣洩在自己身上。
  通常,在諾登面前,吉爾菲艾斯只要沒被萊因哈特指名就不會開口。如果他犧了嘴,大概會被說是「繆傑爾提督大過縱容副官。公私不分的人沒有居於人上的資格□用來做為對萊因哈搶懈人身攻擊的藉口吧。吉爾菲艾斯不得不對此留意。被萊因哈特叫喚時,也特意地使用「閣下」這嚴謹的敬稱,他一直是如此細心的。
  「吉爾菲艾斯少校,不必急燥。只要再一合敵人的攻勢就到達極限。那個瞬間才是攻擊的時機。剛才我也說過了,你好好i已著。」
  「是,閣下,下官多言了。」
  萊因哈特故做無意地看了下諾登,心中為之咋舌,參謀長對於他們二人的交談似乎全無感受,只微微洋溢著動搖的臉色在注視著螢幕,吉爾菲艾斯的顧慮是白費了。
  在十六時四十分到十九時蘭十分之間,戰況推移至同盟軍有利的局勢。而且這成果幾乎都是由第十一艦隊那非常識的積極果敢之行動所獲得的,因此何蘭多的自尊心也理所當然地一直膨脹,幾乎認為最終的勝利已是既定的了。日後被比克古評定為「擬似天才」的此人,此時正意氣風發到了極點。
  「前方敵影稀少。現在直進切斷敵軍,將其完全擊滅。」
  收到這通信,伍蘭夫冷靜地回復。
  「戰果已經充分了。不要深追,立即後退。」
  比克古也勸告他,在招來敵軍總反攻之前,趁著還有餘力的時候後退,重整全軍的秩序。
  「先知先覺者總是不被人理解。現在一時的不和、不合作已不是一論了。為了適求永遠的價值,下官要前進,到未來尋求知己。」
  聽到這些話,比克古中將的白眉掀成了個急角。何蘭多的回答可說是極盡的自我陶醉,那種精神是中世紀騎士的,而非民主共和制的軍人所應有的,戰鬥並非是為了宣揚個人的武名而存在的。這難道不是作為軍人之前所應有的認識嗎?
  「的確,先知先覺者是一定會被稱為狂人的。但並不是所有的狂人都是先知先覺。」
  說出了這激烈的諷刺,老提督命令副官法菲爾。
  「再發出一次後退的勸告。就說如果他拒絕後退,就以抗命罪向軍改會議告發……」
  但是在通訊因妨礙彼此混亂的期間,何蘭多讓艦隊更加地前進,以那「先知式的戰術」使帝國軍當中起了狂亂。他那用兵手法在外行人看起來大概是很華麗的吧。相對的,帝國軍的慘狀該說是近乎醜態了。像是被野獸單方面追逐的一群膽小的家畜。
  「到底在幹什麼啊!」
  憤怒和失望的叫喊又從萊因哈持那端整秀麗的唇中衝出。對於同盟軍那無秩序的躍動,帝國可還真是乖乖地去配合啊。同盟軍想跳舞的話,就讓他們在黑暗的舞台上隨意去跳不就得了?為何一定要勉強自己和對方跳相同舞步,來絆住自己的腳呢?
  一群低能集團。當然,如此也才更能顯現出萊因哈特的才華,但是如果沒有一些略為有用的人物,則對今後野心的推展將會產生阻礙。他是總帥,吉爾菲艾斯是副總帥.一茸他還需要幾個行政官僚及艦隊指揮官。腦不可能會走路,心臟也無法去抓東西。手和腳是必要的。這次會戰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取勝,萊因哈特胸有成竹。但在人材收集的方面似乎是無可期待了。
  等待、忍耐,原本都不是萊因哈特的本性,但要和那些不知自我抑制的大貴族子弟們有所不同,萊因哈特學得了這種必要性。他不知已經忍耐了多少他們惡辣的戲弄和冷笑了。殺了對方也不為過卻只能得了個半死收場的想法,充滿著他的每一個口袋。
  不過,這一次也終於快要不必再忍耐了。注視著螢幕中的戰鬥狀況,由電腦計測出結果,萊因哈特在極近的未來中找出了反擊的時機。
  他回視吉爾菲艾斯,吉爾菲艾斯在沉默之中理解了他的意圖,很快地談及了反攻手段,而諾登參謀長投來了頗為欠缺鎮靜的聲音。
  「司令官閣下,我想大勢已定了。在尚未蒙受損害之前應該要退卻吧」
  萊因哈特站了起來。他忍耐至今的怒氣內壓已到達了界限,優美的外表似乎開始起了裂痕。
  「敵人的攻勢已接近尾聲,不可能會有無限的運動。只要在到達終點的那一瞬間,集中火力在敵軍中樞,就可以將其虛浮的勝利一擊而潰。為何非逃不可?」
  「那是你台面上的想法,別太拘泥它,快後退吧。」
  這傢伙到現在為止到底聽進去了什麼I萊因哈特聽到體內某物在跳動的聲響。他那優美的高大身軀掀起了一陣疾風,對愚鈍的參謀長當頭一喝。
  「住嘴!這膽小的傢伙,言用友軍的敗北已是不可容許了,竟然連司令官的指揮權都想干涉嗎?」
  這首次的怒吼帶有方向性,直線穿過了參謀長的肺腑。貴族出身的青年軍官為之動搖,以衝擊和恐飾的表情,回視比自己更年輕的上司。冰藍色的眼眸,使諾登曝呈在難以直視的強烈光芒中,參謀長開始頌悟到他一直輕視的這只漂亮小貓,其實是只蜷伏的猛虎。他毫無反駁地呆立著。
  「麾下全艦隊,準備短距離炮戰。聽候命令展開齊射。」
  完全無視著參謀長,萊因哈特下了命令,吉爾菲艾斯加以傳達。此刻第三次提亞馬特會戰確立了一個歷史性的意義。萊因哈特以身為獨立艦隊之指揮官的身份,身居決定會戰整體勝敗的立場。
  帶著暴風的破壞力,一直領導戰局的同盟軍第十一艦隊的動態,在一瞬間停頓了。變形蟲的觸手停止了伸展,因為已經無法再繼續伸展了。在攻擊的終點,橫列於擴大及收斂之間的極小間隙中,同盟軍凍結了。而在將要融化的那一剎那。
  「全艦主炮、三發齊射!」
  萊因哈特的命令奔馳在通訊回貉上。
  整個宇宙被白光包圍了起來。
  沸騰的能量濁流旋在虛空中,灼勢的黑暗以那巨大的手掌要壓碎艦艇。艦體的外面是無限大的沉默,炸裂的光芒裝飾了恐飾的序幕。
  何蘭多那完全勝利的自負,連同旗艦一起被擊碎,隨著金屬及非金屬的塵埃四散而去。不知道他有沒有足夠的時間,去理解自己的敗北?
  同盟軍從勝利的天空直落到敗北的深淵。無視理論與原則而狂躍的第十一艦隊,在能量這種絲線被切斷後,不由得成了落地的風箏。連想要盡詭道之極致也未能如願了。
  第二次的三發齊射劃破虛空,可說是致命的一擊了。
  同盟軍的指揮官在這四小時中於戰場上奔馳,支配著戰局,對敵方施以無數的炮擊。
  而相對的,萊因哈特只在三分鐘內進行二次三發齊射,就使同盟軍指揮官連同乘艦化為宇宙的塵埃,使同盟軍變為烏合之眾。在更長的時間中持續勝利,以勝者的身份在更廣大的空間移動,擊殺更多的故兵……以這些方面而言,同盟軍指揮官是要凌駕於萊因哈特吧。但萊因哈特卻正確地洞察到了:敵方的「奮戰」是在浪費能量,只不過是基於「支持軍事行動的物質是無限的」之鍺覺,而在跳著看似華麗的獨舞。他在最後勝了,沒有必要從開始就一直取勝。
  殘存的同盟軍,在恐慌和困惑的夾擊下,掉轉艦首開始逃走。「看到了吧?」萊因哈特獨語著。他是對著友軍說的。想下令追擊而回視吉爾艾斯的他,視線破抑止了,而吞下了命令的聲音。
  「不可以造擊嗎?吉爾菲艾斯,為什麼?」
  他的心思將優美的眉角提起,萊因哈特發出質疑。
  我想萊因哈特大人沒有必要操心在殘兵的追擊上。只是如此而己。」
  ……的確,就只是如此了,我明白了。」
  萊因哈特笑了,他瞭解吉爾菲艾斯沒有說出來的那部分。萊因哈特已經立下了一擊逆轉敵我形勢的功績。帝國軍的勝利已定,會戰終了後,萊因哈特會被認定為戰功第一,已是確實無誤的。那麼,追擊敗走的敵軍,僅以殺戮和破壞的數量為誇之類的功勞,讓給其他提督也無妨。如果連殘敵掃討的功勞也獨佔了,只會引來其他提督的嫉妒和憎惡。即使不如此,也會被稱為「驕慣的金髮小子」而被近雌伏。這樣今後大概會比較易於行事了吧。
  這個讓步,並不會傷及萊因哈特的自尊心,而吉爾菲艾斯也正是因此才進言的。因為萊因哈特的自尊心,對吉爾菲艾斯而言,是和自己的自尊心相等或是更高的一個存在。
  「那麼,我們就在此參觀一下僚軍的奮戰之姿吧!」
  萊因哈特坐回了指揮席,蹺起了高高的二郎腿。命令侍從為司令宮送來咖啡後,吉爾菲艾斯的視線朝向參謀長的身影。諾登少將那一度失去血色的臉還沒能完全恢復,硬化的表情固定在螢幕上。想到他那凡庸的精神所承受的衝擊之巨大,吉爾菲艾斯為他感到遺憾,但也確認了「他不是能為萊因哈特大人所用之才」的判斷。
  另一方面,同盟軍全軍潰亂的危機,在kk克古和伍蘭夫的再反攻之下而迴避了。
  「發射!」
  隨著命令出現在虛空中的光壁,把突進的帝國軍從正面撞開。帝國軍隊形崩潰,佇立在光與熱的沐浴之中,卻仍再次前進,要進逼同盟軍。比克古和伍蘭夫巧妙地連繫,掩護著逃回來的第十一艦隊的殘存兵力而逐漸後退。帝國軍數次的突進,都被其柔軟兩不見潰散的防禦網阻擋,無法給與致命的損害,終於不得不打消了追擊的念頭。
  「同盟軍裡倒也有能幹的傢伙。」
  萊因哈特吐出了這句話。如果他掌有全艦隊的指揮權,大概會詢問敵將之名,而稱讚其善戰吧。吉爾菲艾斯報以微笑。
  「看來命運似乎是在對萊因哈特大人獻媚。」
  「命運?我的人生豈能讓命運左右。我會因自己的長處而成功,因自己的短處而滅亡吧。一切都在我的本身的範圍內。我,再加上你的協助的話,是不會讓命運來干涉的。」
  「您是了不起的。」
  「我希望真是如此……」
  萊因哈特似乎要一笑揮去自己的強悍,鬆弛下了表情的緊張,以白潔的手指將落到額前的黃寶劉海往上撥去。
  同盟軍重整艦列,向本國歸去。其他二艦隊倒還好,第十一艦隊是完全的敗殘之列,飽受著重建之苦,負現人何蘭多因戰死而逃過了處罰。說來同盟軍可失去了未來的帝國本土侵攻部隊總司令官了。比克古和伍蘭夫雖阻止了全軍的潰走,但未能制止何蘭多狂奔。這懊悔,化為了心中苦澀的沉澱物。
  「威列姆·何蘭多也差點就成了英雄了。」
  伍蘭夫含著一些感慨地從通訊熒屏畫面中談及。
  「英雄啊……」
  老人的聲音帶著聳肩的語調。
  「說到這個,你知道嗎,伍蘭夫提督,關於所謂的英雄,有人說過一個有趣的比喻。
  「哦?」
  「他說:所謂的英雄,到酒吧去要多少有多少。相反的,在牙醫師的治療台上可一個也沒有。總之大概就是這種程度的人物吧。
  「說得有理,似乎是沒有度論的餘地呢。那位巧妙的評論家到底是誰呢?」
  「好像是席特列元帥擔任軍官學校校長當時的學生。名字是……」
  那是聽過了好幾次的名字,但統率敗軍歸國的責任之大佔去了他的心思,比克古此時並未想起來。他想起「揚」這個簡單的姓氏是在歸國之後。
  就這樣,「第三次提亞馬特會戰」對帝國軍、同盟軍都在不合本意的形式下閉幕了。互延一五O年的兩軍之戰,未明白分出勝敗而結束的例子並不少見。而這場戰鬥的意義,在戰鬥終結當時,在大多數人的眼中仍是渾沌不明的。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