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第一次的薪水




  七九六年一二月一六日
  奇怪的謠言,在要塞中流傳著。
  有幽靈出現!
  「無頭的美女幽靈呢。」
  波布蘭少校這麼說,我告訴楊提督時,提督大笑了起來。仔細想想的確可笑。沒有頭怎麼會知道是美女?
  「不過,這才像波布蘭。即使是幽靈,就算沒有頭,總之歸入美女一類的就是了。」
  楊提督這麼說,波布蘭少校又說︰「即使沒有臉,身經百戰的勇者到美女也會知道是美女的。」
  「即使是連戰連敗,身經百戰到底還是身經百戰。」
  高尼夫少校馬上接上這一句。
  對於這一點來說,從古至今,軍隊和學校總是有講不完的鬼故事。像被上司指責而自殺的士兵幽靈啦,還留戀妻子卻戰死的新婚士兵的幽靈啦,這類的故事我聽過好幾個。
  「如果說平均每兩艘艦有一個幽靈的話,伊謝爾倫全部幽靈的總數大概也有一萬到兩萬了吧。」
  波布蘭少校這麼一說,高尼夫少校也點頭贊同。
  「光是幽靈就可以組成兩個師團,而且還是不死之身呢。就算QWQS也不是對手。」
  像這種開玩筆的話題固然是很好,但謠言似乎有越來越大的趨勢,變得好像真有其事了。
  「我軍並未把巨大的伊謝爾倫要塞的每一個角落都制住,電腦管理也無法伸及的無人樓層和區域多的是,這正是給予帝國軍的殘兵暗地裡進行破壞工作的好機會。大要是看到他們才誤以為有幽靈的。」
  針對這種說法,的確,沒有一個人有自信能說清楚伊謝爾倫內部的每一個角落。拿幽靈的事當笑話的人,聽了這種說法就好像聽到不祥的事似的表情,馬上就笑不出來了。連楊提督也只是苦笑著不往下談。
  就我所知,楊提督是相當喜歡怪談啦,恐怖小說這一類的書。當然喜歡書是一回事,但要和認真信奉神秘主義的人做朋友,大概也不會有那種興趣。
  他似乎認為這種人和精神主義者交往會沾上臭氣似的。
  不過,伊謝爾倫要塞內部,有帝國軍的殘兵在徘徊的這種異次元的恐怖,似乎也沒什麼好玩的。
  「雖然是傻得可笑的謠言,但也不能就這樣放著不去管它。不安這種東西是恐慌和猜疑的卵。」
  話是這麼說,但在我看來似乎也沒那麼深刻。如果有帝國軍的殘兵存在的話,在亞姆立扎同盟軍大敗的時候大可趁機做些破壞工作,可是什麼事也沒發生。雖然說「會趁那個機會做些什麼」,但「那個機會」到底是幾時,我還是弄不清楚。
  七九六年一二月一七日
  現在在寫這個日記時,結果當然是得救了,但是今天實在是災情慘重。
  洗了個熱水澡,換上睡衣,聞著麵包和加了蜂蜜的牛奶香味,寫下現在的日記。總覺得那好像是好久以前發生的事了。
  提議對曾經多次發生目擊幽靈之類事件的場所加以調查的,是先寇布准將。採納了這個提案的楊提督,原來以為提案的先寇布准將要親自指揮這項調查工作,但先寇布准將推掉了---「別開玩笑了。如果非得自己指揮不可的話,我才不會提出這種白癡似的提案呢。我們這裡不是有很多唯恐天下不亂的好事傢伙嘛?」
  「原來如此」楊提督對他話中特別深長的意味表示贊同,向外徵求「唯恐天下不亂的好事者。」
  伊謝爾倫要塞原來就還有很多房間沒有使用,所以似乎是可以在各處擁有別墅。
  「如果是我的,就要在各層都找個愛人」先寇布准將這麼說。楊提督說這種事對他來說的確有可能,但即使這只是開玩笑,要塞的內部樓層數細細區分的話,可是「有九千以上,不到一萬」的啊!有些樓層只有機械設備,也有只有「少數物資和大量空氣」的樓層,要認真調查的話,那可會累死的。
  「唯恐天下不亂的好事者」馬上找到了。楊提督好像早就料定似的,當然我也想像得到,奧利比.波布蘭少校是第一候選人。但我卻沒料到波布蘭少校接下來的提議。
  「怎麼樣,尤里安想不想一起去瞧瞧呢?免得你會太無聊。」
  怎麼辦呢?我這麼想的時候,高尼夫少校以一副無所謂的表情和語氣說:「啊,敏茲,難得波布蘭這樣邀請你,還是不要招惹他的『惡意』比較好。
  「高尼夫少校也一起去嗎?」
  「世間也是有象『順便』啦『奉陪』啦這種事的。」
  「那麼,我也去好嗎?」
  「啊!原來是這樣,尤里安比較信任高尼夫是嗎?」
  波布蘭少校故意表現出很悲傷的樣子。
  就這樣,組織了僅有3名成員的探險隊,因為根本也沒有其他人希望同行。本來楊提督似乎也並不是認真地要去調查,以波布蘭少校為隊長的探險隊這件事,好像原來以為會當個笑話收尾的。甚至在送我出門的時候說︰「要記得帶便當去。」
  中午二時,我們到達地下一四一層展開「調查」。
  「這裡聽說有甚至比優布.特留尼西特的臉還要大的老鼠呢!」
  波布蘭少校以充滿惡意的吻說道。我討厭特留尼西特這個政治家,大部分是受到楊提督的影響,但波布蘭少校又是為什麼呢?
  「說話不中聽的傢伙可以信任,說話太動人的傢伙不能信任」這一點和楊提督相同呢?或者是因為特留尼西特非常受女性歡迎呢?我認為後者的可能性較大。
  地下一四一層以前是帝國軍放置可燃物的倉庫,在發生火災後被棄置了將近有一O年以上。被我軍攻陷之後,也不必一定要去使用它,就仍維持原樣沒有變動。這樣的場所也難怪會有幽靈也現的謠言。
  在打開雙重閘門的時候,我原來想幫點忙的,但是波布蘭少校說:「不用擔心,波布蘭家的字典裡,沒有不可能這句話。」
  「但是卻有失敗和挫折的句子呢。」
  伊旺.高尼夫少校冷靜地加以指出,害我大笑出來。所謂絕妙的時機配合,我想大概就是如此了。
  門的裡面是一片黑暗的世界。照明設備仍然維持未修理的原狀,手電筒的光線將黑暗切開,一四一層的範圍很寬廣,約5公里見方,天花板的高度大約有二十五公尺左右。由於換氣系統停止運轉,沉寂的空氣侵襲臉上時,令人覺得有點被嗆到了。
  「好黑啊……」
  說這種話,其實就是一種不安的表現吧。
  「不用擔心,我的方向感比慧星還要來得準確。」
  波布蘭少校誇下這種豪語,但在黑暗中前進三O分種後,似乎馬上就失去自信了。
  「這下要變成迷路的孩子了……」
  「不是說方向感比慧星還要來得正確嗎?」
  「那是在宇宙飛的時候。腳踩在地板或地面上的話,實在就沒辦法了。」
  到現在才說這種話,真是叫人頭痛。
  只因為是很廣闊的地方,要折回去也很難找出方向。四面都沒有牆壁,地板上橫七豎作地散佈著油跡、樹脂、合金之類燒剩的殘骸。大概連要確認自己的所在位置都沒辦法。完全沒想到有可能要用到慣性導航系統啦、紅外線監視器啦,低周波雷達之類的儀器。除了不曉得多少只的老鼠之外,什麼也沒看到。
  「如果我們遇難的話,下次的搜索隊一定會把所有的東西都準備齊全吧。」
  由於還一直走個不停,於是波布蘭少校這麼說。「遇難」這個名伺,在現在說出來令人感到異常的真實感。高尼夫少校半自言自語地提出異議:「會是這樣嗎?不會是對我們失蹤的事非常高興,所以就乾脆放著不去管它了嗎?」
  「你啊……」
  這之後還是一直拚命走著。
  「一四時三O分」高尼夫少校很冷靜地說,於是我們就開動這一頓遲了的午餐。不論在什麼時候肚子都是會餓的。把防水布鋪在地上,在沒有灰塵飛楊的地方打開籃子。
  「順便借問一下,你想這裡是哪裡?」
  「誰會知道在哪裡!難道只要我說出來,我們就會在那裡嗎?」
  波布蘭少校好像心情很壞的這樣回答。高尼夫少校,用力咬了一他的三明治。
  「這種時候,就是幽靈也好,出來幫我們帶路吧。嚮導費嘛……女的幽靈就送她一個吻,男的幽靈就送他一巴掌。」
  我在想,如果這個時候聽到呻吟聲的話就更是氣氛十足了,結果居然好像真的聽到呻吟聲。不像是故意想嚇人的樣子,而是很微弱,像求救似的呻吟聲。我整個人跳了起來,但我們的兩張王牌還是很平靜地把三明治吃完,甚至還喝完了第二杯咖啡後,才悠然起立。
  聲音像是從一處由鋼筋堆積成的小山附近傳出來的。手電筒的光線掃過它的一部份。
  「高尼夫,你知道幽靈的主食是什麼嗎?」
  「不太清楚,不過似乎比你更留心自己的健康呢!」
  起司、全表面包、添加維他命的巧克力之類的東西散落一地,我眼楮都傻住了。換句話說,不可能有幽靈還有消化器官的。
  我用手電筒的光照著鋼架子的小山。才踏上去一步,似乎站不太好,整個人失去平衡,一隻腳跪了下去。
  這時,好像有到了誰似的。
  「啊,對不起!」
  我直覺反應這麼說了之後,看到我的正前方,手電筒的光圈中,高尼夫少校和波布蘭少校用很奇怪的眼光看著我。
  我馬上跳起來。我所到的是不應該有的第四個人。高尼夫少校拉住我的手,把我整個拉起來,波布蘭少校則拔出熱線槍。
  戲劇化的場面並沒有發生。我到的人是已經痛到半死狀態的人。枉費擺出了那麼好的姿勢,結果還沒射一槍就結束了,波布蘭少校不滿地輕輕踢一下那傢伙的身體。出來到外面引起一場騷動後,黑暗中的居民被送到醫院去了。他是在亞姆立札會戰之後,引起鬥毆事件而失蹤的同盟軍下級軍官,已經在這裡躲藏了將近兩個月以上,結果引起盲腸炎。他為了偷食物而出沒,也就難怪會傳出有鬼的謠言。真是夠可憐的。
  然後,滿身髒兮兮和一肚子不高興的我們三個人,受到了先寇布准將半反諷的誇獎,隨後各自回到自己的宿舍。快累死了!而且感到好空虛。希望到了明天精神能恢復就好了。
  七九六年一二月一八日
  現在我正式的身份是「同兵長待遇軍屬」,所以也就能領到兵長級的薪水。每個月有一千四百四O元。經濟上是已經可以獨立生活了,但在法律上只有一四歲還不能取得公民權,所以仍然得被楊提督監護。這種結果,對楊提督來說,直到上個月為止,可以向政府支領的養育律貼沒了,再加上沒有經濟上的扶養家屬,稅金又會提高;而另一方面,在法律上對被監護人應負的義務卻還留著---真是一點好處也沒有。
  如果楊提督對經濟的現念,是一種斤斤計較的態度的話,至少一定會力爭,今年應該算還有扶養家族才對。然而,雖然他對於大軍出動時的補給非常的囉嗦,可是這種家庭規模的財務問題卻是一團亂賬。
  「零用錢夠不夠?」
  「生活費夠不夠?」
  只會這樣問我。如果我回答夠用,「如果不夠的話,就告訴我一聲」但如果我回答不夠的話,就直接把提款卡給我,然後就這麼忘記了已經把提款卡給我的事。
  我覺得楊提督的腦細胞經常象望遠鏡一樣,只看得到遠方的時間與空間,就在身邊的事反而無法進入他的視界之中。有些人會認為這種人是怪胎,但我認為有一些像提督這樣的人也很好。當然太多的話會很頭痛就是了。
  而且,我不會變魔法。所以昨晚將寫日記寫到睡著的我抱到床上去的,除了楊提督之外不會有別人。我今天就把加在紅茶中白蘭地份量增加一點以表示謝意。看到提督的表情,就知道他對一切都完全瞭解。提督就是這麼一個人。
  到那時為止,宇宙中雖然有許多帝國軍小規模的短期根據地散佈在各處,但大型的基地只有在迴廊的帝國方面的出而已。
  伊謝爾倫要塞是奧特佛利特五世的時候,命重臣謝巴斯迪安.得.留狄利茲伯爵建造的。
  這個人以前線指揮官來說,是被評為「每戰必敗」的人。但似乎又不能說他是無能。他在事前加以周詳的計劃,完全照理論來用兵,只是由於「敵軍不照理論行動」所以才會輸了,因此他對於「叛亂軍那些傢伙全是些不懂得用兵理論的」這件事似乎非常的憤怒。想到帝國軍居然也有這種怪人,令我感到有點親切。
  總之,也不能稱之為只輸不贏的重臣,似乎在軍事建設和補給方面,這種理論的工作上建立了莫大的功績。
  原本最早提出要建造伊謝爾倫要塞的,是達貢會戰當時的帝國皇族,史提凡.得.巴菲多巴非魯侯爵。這個人的一生似乎也是相當不幸,就連實際建造要塞的留狄利茲也是,好像是為了擔負費用超過預算的責任而自殺的樣子。不過再怎麼也比不上奧特利特五世這個人,對他的描述聽來似乎是個優柔寡斷的傢伙,在建造中期,聽說有好幾次後悔了想中止建造。如果在那時放棄的話,大概就不是會出現,為攻擊伊謝爾倫要塞而超過百萬以上的軍人戰死,我也不會像現在這樣在這裡寫日記了。
  不管怎樣,雖然巴魯多巴非魯侯爵和留狄利茲伯爵遭遇不幸而死,卻使他們的名字得以流傳後世。之後,在過去人們的人生和業績的延長上,有我現在的人生。如果這些是我自身發出的想法的話,以一四歲的年齡而言,實在是相當不得了,但其實我只是照楊提督的述懷加以記敘而已。
  所謂歷史,並不是在過去就完全結束了,它將種下日後的種子,終於有天開花結果。這些不是從楊提督那裡聽來的,是今天通信教學的歷史課本裡的文章。
  這話的確沒錯,但以乎有點過於理所當然。
  我現在關心的,不是過去的歷史,而是現在正要締造歷史的人,例如楊提督啦、帝國的羅嚴克拉姆侯爵啦。我比較希望是屬於歷史的原因而非結果。所以為提督泡美味的紅茶、能算是參加了歷史的締造嗎?
  好幾天前寫過了,我並不焦急,但希重能早點獨當一面。
  七九六年一二月二O日
  聽楊提督說已故的布魯斯.阿修比提督的第一任太太還活著。
  雖然是被嚇了一跳,但仔細想想,如果阿修比提督沒有戰死的話,今年應該是八十六歲了。所以他太太還活著也沒什麼好奇怪的。和阿修比提督同年的夫人,聽說是住在首都海尼森的郊外,由女僕照料著,每天等待著丈夫寄來給她的信。
  「可是阿修比提督不是在五O多年以前就去世了嗎?」
  「但是,還是有信寄來啊,很懸疑吧?」
  這個懸疑的真相如下。是阿修比夫人(因為已經離婚了,是不是該稱為前夫人呢?)自己寫信寄給自己的。自己親手寫六O多年以前的戀人寄給自己的信,寄到自己的住處。並且,據看過信的護士說,信中洋溢著爰與熱情。
  「即使是到了這種年紀,那個人還是一直這麼反覆對我說:我愛你,我愛你的。真是一點也沒感覺老了呢」當然夫人不認為這是自己寫給自己的信。夫人能瞭解的只是---這應該是丈夫寄來的,記載了對自己的愛的情書而已。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如果用可憐或淒涼來形容的話,好像用用詞不太對。對旁邊觀者的眼光來看,也講的確是如此;但當事人卻很幸福。或者是只有在幻想中,才能以文章確認丈夫的愛情,如果由別人來說,就會感到不安?我覺得阿修比提督也真是罪過。
  「喂喂,不要想得那麼深入啊。你才不過一四歲而已,不可能瞭解那些真實感要比事實來得必要的人、事。」
  「提督能瞭解嗎?」
  「我也不過才二十幾歲而已,所以也不甚瞭解。」
  提督以一副非常若無其事的表情這麼說。
  提督說,如果能夠不老不死的話,希重能從邊境的星球眺重人類興亡的歷史。但是不管怎樣年紀都會越來越大,變成老糊塗一個,所以希望能趁年輕時就死掉。可是要是早死的話,一定會被還活著的人任意說自己的壞話,這實在令他頭痛得不得了;真是辛苦啊。
  七九六年一二月二一日
  來到伊謝爾倫要塞已經差不多有三個星期了。好像有句名言說「邊塞無寧日」,也就是最前線的要塞不會有平靜的日子之意,但目前的狀況卻是既沒有敵襲也沒有戰鬥。再怎麼說,不可能會突然有一天,什麼理由也沒有就突然發生戰爭的。也許就是現在,在幾千光年之外的銀河帝國的最深處,下達了大艦隊的出動命令也說不定。而這些事,若不是後世的歷史學家,是不可能會知道的。
  伊謝爾倫要塞是最前線的基地,同時也是艦隊向敵國進攻時的後方基地。這個機能也是十分的重要。
  「對戰爭而言,最重要的莫過於補給和情報。如果沒有這兩項的話,仗根本就沒辦法打。如果把戰爭當作一種經濟活動來看的話,補給和情報是生產,戰鬥則是消費了。」
  楊提督這麼說。以前就曾經考慮到這種情形,但沒想到在亞姆立札的大敗就正是這種情況。
  「世間最糟的傻瓜,就是以為沒有補給也能打勝仗的傻瓜了。」
  他這麼說。但很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在實際人類歷史上,這種戰爭指導者卻大有人在。而這個結果,就產生了大量的掠奪啦,或是破壞、放火、殺人這類事件,也時有出現連做了這些事也沒辦法活下去,而導致士兵餓死的例子。所以我們才會希望這種人只存在於過去的歷史之中。
  七九六年一二月二二日
  今天大概會成為一個有紀念性的日子吧。不是指好事,而是指壞事。伊謝爾倫要塞隸屬同盟軍之後,所發生的第一件殺人案件。
  「不是文學上的殺人,而是社會上的殺人」這是楊提督的評語。兇手和被害者都非常清楚,所以不像去年夏天那樣,根本就沒有名偵探楊威利上場的餘地。事情好像完全由憲兵和法律軍官全權處理了。
  楊提督說,這種事情即使只是寫日記也不要寫出本名,所以我就用假名。
  過去A下士官和B下士t官就在競爭追求平民的C小姐,結果來到伊謝爾倫後又重新點燃了戰火,最後C小姐突然把她討厭的B下士官射殺了,似乎是這樣。而這個A下士官,就是前些日子,被包含我在內的波布蘭三人探險隊在地下一四一層的黑暗和塵埃中救出的盲腸炎病患。醫院方面謝絕一切探訪。最重要的是,根本完全沒人搞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就連現在在寫日記的我,也是心癢癢地難過到極點。案發現場的酒吧暫時被關閉了,向軍隊繳納經營費的老闆一副欲無淚可憐表情,這被為了能見見C小姐而赴往酒吧去的士兵們,當成話題而廣為流傳。
  對這個案子菲列特利加.格林希爾上尉,很擔心楊提督會被追究管理責任。但先寇布准將則是認為,即使國防委員打算這麼做,他們也不會真的把楊提督從前線調回去。
  「因為那群傢伙只會從安全的場所發號施令而已。他們很清楚帝國軍不知道何時會發動攻擊,所以不會考慮調換司令官的。況且這也不是需要這麼小題大作的案子啊。」
  一切都完全交給憲兵來處理,楊提督似乎有些許的不太高興,好像有一些在意的樣子。我認為這裡面一定有些什麼!與其說「認為」還不如說是希望這裡面有些什麼才好。這話雖然不敢說出,但面對文字則可以毫不臉紅的寫出來。結局到底會如何呢?
  七九六年一二月二三日
  光只有最初的報導實在很難抓往事件的全貌。昨天的殺人案件好像發展到難以想像的地步。
  楊提督最近和海尼森通信的時間增多了,格林希爾上尉對這件事不肯對我多說。
  「看樣子可能會拖到明年。」
  只告訴我這些而已。像亞典波羅少將、波布蘭少校甚至還想從我這裡獲得情報,看樣子一定是被排除在外了。所以亞典波羅少將說,請我吃奶昔真是蝕老本,似乎不能講給波布蘭少校聽,令他深感遺憾。說不定那兩個人在為事件的真相打賭。這種可能性非常非常的大。
  七九六年一二月二四日
  今年就快要結束了,再過一星期,宇宙歷七九七年就要來了。我就快一五歲了---應該,如果帝國軍沒有來攻擊伊謝爾倫要塞,我沒被擊中變成炮灰消失的話,應該是這樣。
  要增加歲數這件事對楊提督來說,感覺特別強烈。他一直很不情願承認明年變成三十歲的這件事。我則是一點感覺也沒有。提督說「二O年代的最後一年,沒想到會這麼快就過去了。戰火奪走了我的青春」這些話,而且還說:「為什麼一年只有十二個月就結束了?有十三個月的話大家都會很高興的。」
  「誰都不會高興的!」
  「但是一年會有十三次薪水可領啊!」
  「新年的休假也得等上十三個月才有一次呢」楊提督在想怎麼提出反論時,我趁機把我的禮物拿出來。也就是今天對我來說,是第一次的發薪日。我原來就在想領了第一次的薪水該買個什麼禮物送給提督。
  「尤里安,你太懂事了。像我十四的時候,只會想怎樣從老爸那裡挖零用錢而已」原以為是對我的誇獎,但聽下面的話就不太對,「這一定是家庭教育的差別。」
  這樣,豈不是老王賣瓜,自賣自誇嘛。不過,不管怎樣,楊提督很高興地收下禮物就是了。
  當然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只是手指彈上去會發出很好聽的聲音,像紙那麼薄的手制茶杯。其實我原本是想買白蘭地酒杯的,但發覺太危險了。
  晚上我們到一家很像海尼森的「三月兔亭」的餐廳吃晚飯。楊提督只喝了一杯玟瑰紅酒而已,莫非這是對我的禮物的回禮吧。但這些日子提督的酒量增加了,實在令人擔心。
  七九六年一二月二五日
  今天實在太過於平靜了。我有點在意前些日子楊提督出的「家庭作業」的事。帝國的羅嚴克拉姆侯爵要用什麼方法來打贏貴族聯合軍?如果是容易到我都想得到的話,我們同盟軍也用不著那麼辛苦了。
  說「不知道」當然不是種專長,而是恥辱才對,但到底羅嚴克拉侯爵要怎樣去打敗強大的貴族聯合軍呢?的確,在政治上有新宰相立典拉德公爵支持,但一旦開戰的話,這是一點意義也沒有。對於軍事來說,必須統一才稱得上力量,所以一定會有什麼策略離間貴族聯合的。
  更進一步的事,我就不知道了。不過我想提督一定知道才對。
  七九六年一二月二六日
  今天幫楊督跑腿到一家叫「四十大盜的洞窟」的平民經營的店去。這是買書籍、各種游我、謎題、聽視軟體的店,才剛開幕沒多久,大半的貨品都還是被包著放在地板上。
  在這家店裡買了一本「最新版.虛構地名辭典」的書,很重。這是楊提督在很久以前訂的書。是從海尼森的書店,一直追著提督到伊謝爾倫要塞來的。
  我在那裡到了高尼夫少校。他和波布蘭少校在一起時不會太引人注目,是個有明亮的髮色和眼楮,容貌非常清爽的人。
  高尼夫少校和我約好以後找時間教我玩很有趣的填字游我。少校是很莊重,給人感覺很好的人,但一和波布蘭少校合起來就變成尖酸刻薄話的機槍射手,實在叫人不可思議。
  「無害的化學物質,一旦和有害的互相結合,也會變成有害的了。高尼夫和波布蘭就是這種情形。」
  楊提督這麼告訴我。如此說來,這種和身為觸媒的楊提督,也脫不了關係了;我在心裡這第想,只是沒有說出而已。
  人也稍微反省一下,我和楊提督周圍的人也像太過於親密了,也許就因此無法察覺這些人真正的價值。這本日記我想大概不會被後世的歷史學家當作參考資料,但是如果因而被認為「自由行星同盟中最強的部隊,原來不過是這種怪人集團而已」這可就不好了。不過象楊提督的調兵遣將,先寇布准將的勇猛善戰,波布蘭少校和高尼夫人校的輝煌戰績,我都還沒有親眼目睹的機會。下次有戰鬥的話,我應該就能待在楊提督身邊了。那時,就可以第一次親自確認「奇跡的楊」之威名。
  七九六年一二月二七日
  政界、軍方上層階級、要塞司令部等,總會有些什麼煩惱啦或麻煩之類的。但身為楊提督的被監護人兼侍從兵的我,只要注意紅茶的味道啦、襯衫乾不乾淨就夠了。由於我能由這些事中得到樂趣,所以即使只是些微末小技也無所謂,只要這種生活能持續下去就好了。我偶而會這樣想。
  放假的前一天夜裡,一旁放著茉莉花茶和月餅,和「艾爾.法西爾、亞斯提、伊謝爾倫,以及亞姆立札的英雄」下立體西洋棋,聽著背景環境音響系統流出的音樂,很不可思議的覺得,不能早點成為獨當一面的軍人也無所謂。
  楊提督下立體西洋棋的技巧實在很差。剛開始是提督教我怎麼下的,但我馬上就趕上恩師了。這並不是因為我在這方面有著特殊的才華。提督的下棋歷史已經有一五年,在這期間可說是「一點」進步也沒有,他自己也是這麼說。技巧方面的確是如此沒錯,但最重要的是他在下棋當中,常常想別的事情。對提督來說,立體西洋棋是他進入戰略方面思考時,所必要的小小儀式。在軍官學校的時候,也許是用上課的鈴聲,由於現在沒有了,所以換成這種方式。
  「將軍!」
  「哎,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
  棋賽本身是輕輕鬆鬆的結束了,但因為我有種預感,所以一直有點坐不住。我發覺楊提督是在想那個「家庭作業」的事。我幫楊提督的茶杯(是我送的禮物)倒入熱茶,先打開話題。原來我就對這種題目很有興趣,在帝國軍分裂為兩個陣營時,同盟軍會採取什麼行動?帝國軍對此又會採取什麼反應?
  「假使我是同盟軍的總司令官的話……」
  話才剛出,提督就馬上改。
  「不,這個假定不太妙。如果我是和羅嚴克拉姆侯爵敵對的大貴族的話,會對同盟軍低頭,想辦法締結攻守同盟。帝國和同盟互相不可侵犯、部分領土割讓,釋放思想犯、什麼都會答應。」
  「這麼輕易答應下來沒關係嗎?」
  「一定會答應的,只是不會遵守」提督以平穩的話調,卻不懷好意的氣這麼說。
  「最好是將自己的戰力好好保存著,設計讓羅嚴克拉姆侯爵的軍隊和同盟軍大拼一場,等兩方面都筋疲力盡的時候,再把全部戰力投入。羅嚴克拉姆侯爵被消滅,同盟軍也被趕走,這對大貴族們來說真是可喜可賀……」
  這種事一開始就不可能的。大貴族們這種完全相信只靠本身的力量就能擊倒羅嚴克拉姆侯爵的想法,正是這些大貴族掀起戰端的原因。
  「對羅嚴克拉姆侯爵和貴族聯合軍而言,最擔心的就是讓同盟軍坐收漁翁之利。貴族朕合軍佔上風的話,就去幫助羅嚴克拉姆侯爵,但情勢逆轉的話,就轉而支援貴族聯含軍。在這種情況下,拒絕幫助的話就一定會輸,因此大貴族們也不得不接受了。這樣一直使戰火持續不斷,最後雙方都會倒下的。先不論道義方面的問題,在政治、戰略這兩方來說,同盟軍要採取的方針,這是上上之策。」
  「同盟軍的最高階級會這麼做吧?」
  「嗯……」
  「對了,羅嚴克拉姆侯爵應該發覺這個危機了吧?」
  提督看著我,點點頭說:「沒錯,尤里安注意到重點的所在了。現在我所考慮的,羅嚴克拉姆候爵應該老早就想到這點了。對策一定是在討論中……」
  後面就變成在自言自語,提督交叉雙臂。
  「分裂的話,最主要的問題就是,誰會是主謀者……」
  其後完全陷入思考之中。我靜靜地把立體西洋棋收拾好,再幫提督倒杯熱茶。我能為提督效芳的,只有這些而已。不過,這要比什麼事都幫不上忙,要好得多了。
  七九六年一二月二八日
  昨晚想事情想過頭了,所以沒睡好,再加上原本有點低血壓,整個頭昏昏沉沉的。有必要把自己弄清醒點---楊提督這麼對我說。我家是沒有咖啡的,即使是咖啡嗜好者來我家,提督還是很高興的請他喝經茶。我正打算待會兒去買咖啡,但在早餐桌上,我發現提督在茶杯裡倒的是白葡萄酒,似乎打從一開始他就是以這個為目標。
  「請您只以一杯為限。」
  我盡可能加重語氣這麼說,提督好像很高興地點點頭。
  現在這個時候是戰亂持續了將近一世紀半,孤兒人數有好幾千萬的時代。而在這之中,叫楊威利這個監護人的孤兒只有一個人,我實在是很幸福。
  這一點不論在何時,我都能非常肯定。
  七九六年一二月二九日
  要塞內部到處都是人聲沸騰。幸好,不是在做戰爭的準備,而是為準備開新年舞會而騷動不已。
  「在最前線居然會為新年舞會而無法鎮定下來……」
  也有為此大皺眉頭的人。楊提督則是說,如果不要他演講的話,那開個舞會也不錯。帝國軍是不會有趁這個機會來攻擊的閱情逸致的。威脅,再轉回頭來對付正面敵人的閃電戰術,對伊謝爾倫要塞不會管用。一旦時間稍有拖延,國內的敵人可能就迎上前來個前後夾擊,這種冒險主義,至少羅嚴克拉姆侯爵是不會用的,楊提督下了這種斷言。
  「司令官說的沒錯。而且要打仗的話任何時候都可以,但新年舞會一年可是只有一次。哪一邊比較重要,這是非常明顯的。」
  異同聲這麼說的是先寇布准將和波布蘭少校。但我非常瞭解,「要鬧得超出對方預料之外」的,好像是波布蘭少校的「武士魂」,「對性格沈鬱的傢伙也要強迫他們去鬧」的則是先寇布准將的「和平哲學」,我覺得這兩個人在精神上是兄弟,但要是當著他們的面這麼說的話,兩個人卻是一副不愉快的表情。我把這些話告訴楊提督之後,提督只說他們是「同一塊田裡的蕃茄和馬鈴薯」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這塊田的管理豈不就是提督本身的責任了嗎?
  至少,如果伊謝爾倫要塞的司令官是德森上將那種嚼嚼叨叨,連壞心眼都很認真的人的話,可能像先寇布准將和波布蘭少校這型的人,都會被關進專用的禁閉室去的。這是依據亞典波羅提督寶貴的證詞下的判斷。
  「德森這個討厭的傢伙,在軍官學校教組織理論,發考卷的時候,會一個一個把分數念出來。對那些分數不好的學生,用很諷刺的語氣問:「你到報底有沒有用功啊?」
  如果回答沒有用功的話,就問你為什麼不用功,極盡所能地諷刺嘮叨。
  如果回答用功了,就說你這象用功了嗎,還是極盡所能地嘮叨。那我們的證人亞典波羅如何應付呢?回答如下:「我認為自己的確用功了,但似乎仍稍有不足的樣子。」
  結果德森那傢伙突然之間答不出來,所以應該算是贏了,只是這一手不能再用第二次實在很遺憾,提督很高興似地笑著這麼說。
  到頭來,我所知道的軍隊,還是透過楊提督。這一點如果不分清楚的話,可能會大失所望也說不定。像這樣聚集了這麼多我喜歡的人,對軍隊來說,才是不正常的情況。
  不過楊提督是有意聚集象先寇布、亞典波羅、波布蘭這類的人嗎?如果是的話,那實在非常有趣,但如果不是的話---這個,不知道該不該大笑……
  總之,我在菲列特利加.格林希爾上尉的指揮下,來回奔跑於計劃和實行兩個工作現場。把能噴出約一OO層樓高的煙火樹立起來,香檳至少每人要有一瓶的份,軍樂隊在這裡,體操隊在那裡。這樣忙的團團轉,實在很有趣。
  希望至少在舞會結束前,敵軍不要來攻擊。
  七九六年一二月三0日
  帝國軍在伊謝爾倫要塞留下了大量的軍需物資。食糧、武器彈藥用品、衣服以及衣料,還有其他物質,換成現金的話好像是非常大的數目。
  「差不多有一OO億元吧?」
  「差遠了!差不多有這個的五倍呢!」
  有這類的謠言傳出。
  這些物資應該完全被當局存封起來,但在楊提督遠赴任開始清查的時候,卻已經有大約百分之二十的物資「消失」了。又不可能像水分蒸發或被酵母分解那樣,所以只能認定是以此地為帝國本土攻略作戰的司令總部時,被侵佔掉了。
  在當時,卡介倫少將是司令部的後方主任參謀,但好像「舊帝國軍軍用物資的事,不在你的管轄權限內」的樣子。因此,很明益地他和侵佔的事毫無關係。如果擁有充分的權限的話,說不定這種不名譽的嫌疑就會落到他頭上。
  會有這樣的謠言傳出,主要也是因為都已經到年底了,海尼森方面還沒有把亞姆立札的敗戰完全處理的關係。楊提督和伊謝爾倫要塞有關的人事案能這麼早就決定好了,不知道該說是奇跡還是偶然的傑作。
  「囉嗦的傢伙、惹麻煩的傢伙,全部做一堆赴到最危險的場所去,他們一定是這種想法的。老實說,像先寇布或波布蘭的名字不應該出現在幹部名簿上,而應該是在黑名單上才對。」
  杷自己的事遠遠放在一邊說出這種話的人是誰,我想我不必寫出來了。
  格林希爾上尉一方面籌備新年舞會的事,另一方面以驚人的效率製作了軍用物資的正確庫存表。
  「如果因為這種瑣碎的事,而讓楊提督被軍方首腦們挑毛病的話,那可不行!」上尉這麼說。如果這些話讓提督聽到的話,至少也會有點打算也說不定。
  和伊謝爾倫要塞一起落入同盟軍手中的不是只有軍用物資而已,也有許多軍事情報落到我軍手中。這個結果,使帝國軍在同盟軍內部的諜報網,有大半暴露了身份。但不能說全部都清楚,是因為諜報網沒有橫向的連絡,所以似乎出人意外地很難完全查出來。
  「因為憲兵無能!」
  帝國軍應該是非常急於將諜報網重新編成才對,但由於大貴族們和羅嚴克拉姆侯爵的對立問題,所以好像時機不太合適。因為現在不管是依附那一方都會很辛苦的。某個將文書工作全交給萬能副官,自己則悠哉游哉的司令官,一定也是這麼想的吧。
  七九六年一二月三一日
  再過三小時,今年就要結束了。七九六年對同盟軍來說是個災情慘重的一年,但對楊提督來說卻是大為活躍的一年,對我來說也是很棒的一年。能成為軍屬,一直跟在楊握督身邊,我已經不想再進福利機構或是宿舍了。在那種地方替人泡茶、掃地之類的工作,只是一種義務而已。但我非常樂意去做這些事---從兩年前開始的。
  「你非常尊敬楊提督,但那個人到底好在那裡?」
  布修老師這樣問過我。
  「好在他是個懶惰的人。」
  我這麼回答後,老師好像相當不高興。
  世間有很多人每天能整理好自己的房間和書桌,每天準時上下班,但絕對做不到楊提督所做的事。楊提督不是個為了去拿吸塵器,把所有房間角落隱藏的灰塵吸乾淨而存在的人。也許我不能表達得很完全,但有自稱勤快的那些人,我想也許只不過是他拿的吸塵器是全宇宙最好的一台而已。
  我以能待在楊提督身邊為榮。不過在看到提督把事丟在一邊睡大覺時,尊敬的心情會稍有動搖的情況,偶而也會出現。
  再過一個多鐘頭,舞會就要開始了。得赴快幫提督換好禮服到會場去。
  那麼,希望明年也會是美好的一年。提督能建立更多的功勳,除了此地之外的地方能和平無事的話,那就是再好也不過了。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