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河英雄傳說》後記



  我不是一個貪婪的人,不過為了這一個月中犧牲的精力,覺得不加幾筆實在過意不去,請在轉載時保留此段。
  首先,這篇作品獻給我即將逝去的自由時光。我是什麼樣的人呢?
  騎車象畢典菲爾特、吃飯象米達麥亞。人麼?除了身高,倒有不少象派特裡契夫。
  自從六年前從電腦雜誌上看到一篇銀英三的攻略,就深陷此泥潭中不能自拔。銀英三諸神的黃昏同盟國,一直打到804年,(帝國只剩三將,再也派不出艦隊來);銀英四巴米利恩會戰,曾在全殲其艦隊前擊斃萊因哈特;銀英五也已打通同盟國。以上記錄都保存著。
  為什麼喜歡同盟國?因為我喜歡楊。
  我和楊的最大共同點:喜歡歷史,喜歡睡覺。
  我和楊的最大不同點:楊是不希望當軍人卻當了軍人。
            我是希望當軍人卻當不成軍人。
  為什麼寫它?為了在上班前能打發掉點時間,至少能有個奮鬥目標。
  E-mail address: it @ www.kali.com.sh
序言

  宇宙歷807年,新帝歷006年。
  自003年希巴星域會戰以來,全銀河系已經享受了近三年的和平生活,這在近150年中一直是一種奢望。
  經濟方面,由於軍費開支大幅減少,戰艦生產只夠維持現有艦隊規模,軍工企業不得不轉產民品,而其產品的質量和服務顯然還需改進,不過經測試軍產民用船耐撞性方面表現優異。
  政治方面,由於帝國首席元帥兼三總長兼國務尚書米達麥亞、國務省次官麥恩荷夫、民政尚書卡爾布拉格等的無可挑剔的努力,整個帝國疆域都顯出一片從長期戰爭中擺脫後的欣欣向榮的景象。
  軍事方面,近幾年來最大的戰鬥(不包括軍事演習)就是去年拜耶爾藍以萬艘戰艦在阿爾泰爾星系附近剿滅了一個擁有四百餘艘戰艦的海盜集團。
  尤里安去年出版了一本著作,名為「狐狸與獅子」,至今仍是巴特拉星系暢銷書排名榜第一名。序言中那句「楊威利是為了生存而戰鬥,結果在戰場外被奪去生命;萊因哈特是為了戰鬥而生存,沒有戰鬥就只能燃燒自己。」已是家喻戶曉。雖然帝國禁銷此書,但據稱其提督幾乎人手一冊。亞典波羅的「革命戰爭的回想」只能屈居第二,這讓他一直耿耿於懷,每次與尤里安見面都會以此數落一番,諸如「近水樓台先得月」之類,最後還會加上一句「真是越來越像……」。
  卡價倫評價這兩本為「楊的正史和野史」。
第一節 誰為第二人

  新帝國首都費沙,高級軍官俱樂部「後伊謝爾倫」的「北斗星座」。
  俱樂部名字是米達麥亞親自起的,其深層意義恐怕沒幾個人知道。北斗星座是指俱樂部最幽靜的角落,雖然只有十多隻的沙發,但是當每三個月的宇宙艦隊本部會議後,黃金獅子之泉七元帥和三名一級上將(錦茲、拜耶爾藍、皮羅)總會來此聚會。此時這裡對於帝國軍官這裡就像北斗星一樣遙遠,能被允許旁聽就是極大的榮幸了。
  6月27日,按慣例會議結束後的聚會上,畢典菲爾特與繆拉為了誰能擊敗楊而吵了起來。
  畢典菲爾特喝了不少酒,火紅著臉,大聲嚷著「如果不是飛彈不足,他早就在亞姆立札敗給我了!」
  繆拉笑著說:「如果楊早當上宇宙艦隊司令,你早就死了好幾回了。」
  黑色槍騎兵兩步衝到繆拉面前,兩個鼻子相距不過幾厘米。
  「你算什麼東西,也不是敗在他手下了嗎!有膽子就和我血戰一場,看誰更強。」繆拉盯著那對噴射著火焰的眼睛。
  「行」。
  這時畢典菲爾特馬上被瓦列等人拉開,以避免兩位元帥再發生三年前海尼森那樣的一幕。
  據梅克林格回憶,當時畢典菲爾特喝得並不比平時多多少,也許這是在有意挑釁。而如果仔細分析,其原因只能有一個,那就是一直空缺的宇宙艦隊副司令之職。
  由於帝國現僅存的最高幹部團中,除了疾風之狼以外,剩下六人中沒有一個擁有明顯超出其他人的功績,這也就是米達麥亞為什麼將此職務空缺多年的重要原因,而且這也有利於幹部團的團結精神。雖然這個職務已不像萊因哈特登上這個位置時那麼耀眼,但為那一份虛榮,也總會有人或明或暗的為之奮鬥。
  克斯拉由於身為憲兵總監,瓦列遠在伊謝爾倫又身有殘疾不能參與;而梅克林格身兼帝國最高軍官學院校長、美術家協會、樂師評定委員會等好幾個組織的名譽主席,應酬太多,更加重要的是他正在負責監督三元帥級要塞的建造,因此不想加入競爭行列;艾齊納哈對於此事如通常一樣,從不開口,似乎不願摻和進來,所以這次當事的雙方成了兩個最有利的競爭者。
  兩人在戰場上都有著不小的武勳,畢典菲爾特作為萊因哈特大軍的當然急先鋒,黑色槍騎兵的勇名傳遍全宇宙,其對黃金獅子旗的勝利有著極其重要的貢獻;繆拉在最高幹部團中最年輕,在戰場上卻有與之身份相配的功績,特別是巴米利恩會戰中及時護駕,只有死去的吉爾菲艾斯也有這樣的功績。
  但兩人都有曾在楊手下敗北的記錄,畢典菲爾特在亞姆立札和伊謝爾倫會戰,繆拉在第七次伊謝爾倫攻略戰,並都失去了自己的同僚或上司。而且最為有趣的是,兩人的戰術特點又正好相反。
  雖然決戰的方式和時間還沒有決定,後伊謝爾倫內已經興奮起來開始以此次的結果打賭,無論誰輸誰贏,負責登記賭注的某上將都已可以得到幾十萬帝國馬克的抽頭。只有軍務省次官拉貝納特對此憂心忡忡。
第二節 矛與盾

  兩個星期後,本來極為幽靜的帝國最高軍官學院裡一時變得車水馬龍起來,學員們看著一個個聲名顯赫的名將乘坐地上車或穿梭機經過自己身旁,直驅學院機房。
  機房內近百台終端被分割為三個相互獨立,並有很好隔音效果的部分,兩個擁有二十幾台終端的小部分分別歸畢典菲爾特和繆拉艦隊的主要幕僚和分艦隊司令,他們的上司各佔有一台高速服務器,大的一個歸觀戰的高級提督們使用。一般提督只能聚在大廳內集體觀看大型三維投影屏上的兩個艦隊的交戰時況,而提督們的副官和司機就可以趁機到附近的酒吧去消磨時光。
  原先畢典菲爾特希望指揮自己的艦隊在空闊的三維空間與繆拉直接對抗,而不是與自己的部下擠在一間比艦橋還小的房間與隔壁的繆拉通過光纜對抗。但是本年度預定演習計劃四月末已舉行過了,為了不使預算出現赤字,連米達麥亞表示愛末能助,畢竟現在是和平時期,不能說打就打。
  交戰雙方數天前就開始封閉訓練,從此再也沒有人進出各自方的房間。
  觀戰的提督大多是扔下了公務溜出來的,而米達麥亞就只能把辦公室搬過來,只是苦了穿梭機駕駛員,每半個小時就得把成包的需簽字的文件從軍務省、國務省運過來,再由下一班帶回去。
  上午10點整正式開戰,兩隻各有16000艘戰艦開始相互靠近,提督們首先看到了雙方的陣形,「是不是標錯了」,不少人感到很奇怪,畢典菲爾特艦隊是新月形陣形,繆拉艦隊是圓錐形陣形,新月陣適於防守,圓錐陣適於猛攻,這可以說是兩人最不善長的方面,也許交換一下比較正常。
  由於發現對方陣形的奇怪,雙方移動速度明顯很慢,再加上繆拉堅持計算機運行使用實際速度,即達到最逼真的效果,一百光秒的距離過了近兩個小時才開始交火。這裡沒有能奪去成百生命的激光束和飛彈,只有經計算輸出的損傷數據顯示著戰鬥的殘酷性。
  最初的兩個小時雙方都在謹慎的相互試探性攻擊,由於陣形上的關係,繆拉略佔優勢。
  「這個傢伙……」畢典菲爾特不禁自言自語道,「繆拉不在最前沿,對方使用的是三角隊形的變形。列肯道夫,按第二套方案行動。」
  下午1點12分,畢典菲爾特艦隊開始變陣了,從中央向兩翼開始逐次推進,「畢典菲爾特開始進攻了。」觀戰提督們興奮起來,已經有好久沒有看到黑色槍騎兵那無人能敵的全力一擊了。
  繆拉艦隊似乎早已料到,其突出的中央前衛部隊在受到猛攻下仍能頑強抵抗,在兩翼的火力掩護下隊形完整的後退1.5光秒。接著是近1個小時的戰線僵持階段。
  2點27分,繆拉艦隊的中央部隊經重組後以密集的火力開始反擊,相互炮擊20分鐘後畢典菲爾特艦隊的中央開始後撤,繆拉艦隊緊跟著貼了上去,同時繆拉命令兩翼前進。10分鐘後畢典菲爾特艦隊陣形已變成了M形,因此繆拉艦隊相應變成了W形,又成了膠著狀態。
  3點05分,此戰的高潮開始了,先是畢典菲爾特艦隊兩翼開始推進,而繆拉艦隊也用兩翼的火力從側翼牽制其的攻擊。大多數提督認為這一次畢典菲爾特的進攻又要無功而返時,畢典菲爾特艦隊的兩肋突然改變突擊方向,「向心突擊」,一直在以批閱公文消磨時光的米達麥亞也緊張起來,只有「用刀把起司切開一樣」才能形容那把鐵鉗一往無前的攻擊氣勢,從屏幕上看不過是前進了一小段,恐怕只有繆拉艦隊自己才最能感覺這一擊帶來的壓迫感。
  當繆拉從近5分鐘的沉思中抬起頭來時,才注意到幾乎全屋的人都在注視著自己,據其後來回憶說「簡直可以把我燒化掉」,然後他毫不遲疑的宣佈了令所有人都驚愕的下一步作戰計劃。
  在畢典菲爾特艦隊這一邊,氣氛卻十分寬鬆,這一計劃的目標成功實現是靠列肯道夫在中央的引誘和畢典菲爾特及托爾奈森指揮的兩翼準確的出擊緊密聯繫的,畢典菲爾特趁機抽身走到托爾奈森身邊,用紙杯裡的咖啡乾了一杯。
  托爾奈森心中不禁激動起來,自巴米利恩會戰失利後自己一直被棄置,前不久才被畢典菲爾特特意招至麾下,如果沒有那一次,現在肯定已是指揮大軍的一級上將了吧。他收回思緒,把注意力放回屏幕上,只有展現自己的全部指揮才華才能回報畢典菲爾特的知遇之恩。
  繆拉此時開始了被梅林克爾稱為「最後的圓舞曲」的行動。首先他率被包圍的部隊全速前進,逼退列肯道夫,然後順時針旋轉開始攻向托爾奈森。如果萊因哈特在,他的第一反應恐怕就是「亞斯提」。八年前,他不就是在亞斯提會戰中從與現在相近的局面下以出乎同盟國軍預料的出擊打敗了同盟國兩個艦隊。不過繆拉麵對的不再是無能之輩,不會讓他再現這一奇跡。
  畢典菲爾特以全速逼近,但中途受到300艘飛彈艇的阻擊,消耗了十幾分鐘,當他與托爾奈森會合時,繆拉艦隊已經以轉向回擊列肯道夫。雖然在繆拉即將突圍時,受到了畢典菲爾特從背後的襲擊,但還是從前後夾擊中突圍出二千多艘戰艦,此時繆拉艦隊的原來的兩翼也以二比一的優勢兵力發起進攻,在繆拉艦隊三方面的反包圍下,畢典菲爾特艦隊已經受削弱的戰力受到更大的打擊,在苦苦支撐了三個小時後突圍,退出戰場。
  此時已是晚上8點10分了,數百名提督忍受著疲憊等待最終戰況。五分鐘後,戰報統計出來了,畢典菲爾特艦隊損失8342艘戰艦,繆拉艦隊損失4849艘戰艦。
  此時機房內所有人都聽見了一聲怒吼,繆拉和瓦列立即明白這是誰,因為三年前他們在奧貝斯坦面前也聽過這種聲音。原來在繆拉艦隊突圍時,其直屬艦隊1200艘戰艦已經被全殲,從理論上講,繆拉早已陣亡,可由於不可能從實際上停止其指揮權,所以此戰形成了戰敗的一方打倒了敵將的奇怪結局。
  此事的最大副作用就是畢典菲爾特的手被紙杯中的熱咖啡燙傷了手,而每一個探望他的人都得忍受著他嘴裡不停的對戰術模擬器的咒罵。
  如果說未來是歷史的重演的話,那此戰也許就是第二次提亞馬特會戰的重演。
第三節 劇本

  7月19日,畢典菲爾特帶著剛剛癒合的傷手回到了軍務省。
  拉貝納特望著他的背影,不禁長出了一口氣。他不是在慶幸畢典菲爾特的傷癒,而是慶幸沒有出現一邊倒的戰況,否則獲勝者就要成為奧貝斯坦所最反對的第二人了。
  作為奧貝斯坦的衣缽繼承人,他一直為了帝國的穩定而盡心竭力,身兼國內安全保障局長,在對不安定分子的調查上從沒有放鬆過,如對前同盟國軍官波布蘭本人及其開設的酒吧就採取了24小時監控,據說都查到他床上去了,結果一次查到了本局某重要官員的妻子,結果鬧出了一次不大不小的桃色新聞。
  但去年拉貝納特卻狠狠地栽了一回跟頭,為了查禁「狐狸與獅子」,他派專人喬裝打扮,引出了一個走私集團,查獲了千餘本此書並得到了數十名已購此書的提督名單,可是由於走漏了消息,在他正準備公佈這名單的一次軍務會議上,列席會議的六名元帥每人手持一本,在會上公開翻閱,連米達麥亞都也在會後翻了翻繆拉的那本,拉貝納特默默地坐了十分鐘後才走。而且一個星期後發現那批書只剩下一半了,此事也同那份名單一樣不了了之了。
  此後幾天,畢典菲爾特難得一直關在辦公室內,有時沉思,有時疾書,鍵盤敲擊聲讓過路軍官都驚訝不已。正當拉貝納特準備調查其內容時,畢典菲爾特把這份文件扔在了米達麥亞面前。
  「關於建立大型遠程全艦隊戰術模擬器的幾點構想」封面上幾個字映入眼中,當米達麥亞看完了後抬頭,笑了笑說:「我這有750年的威士忌,要不要來一杯。」然後他讓秘書通知最高幹部團的成員和技術、通訊部門的領導一刻鐘後到會議室開會。
  會上對此設想的可行性進行了認真的討論,由於參戰艦艇都停泊在行星上,在同行星上進行通訊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但是要在多行星間就要使用超光速通訊手段,但是現有的線路容量小,不能滿足設想最低要求。
  此時有人想起了工部省正計劃修建一個環帝國的高速通訊網,米達麥亞立即把麥恩荷夫和此工程的技術負責人一起叫來。當兩人步入會議室時都不禁為如此多的高官而動容,而聽完了這一宏偉的計劃後更是感到很興奮。
  最後會上把此計劃進行了分工,國務省負責通訊線路的布設,軍務省技術裝備部負責相關裝備研製,參謀本部負責軟體開發。可是計劃中最主要的一點,與巴特拉自治星系自衛隊進行大規模軍事演習看來還需與其商討。
  8月12日,自衛隊代表團應帝國軍務部邀請乘瑞達Ⅱ號巡洋艦到達費沙,主要成員有自衛隊最高長官尤里安少將、第一分艦隊司令馬利諾少將、第四空戰中隊長卡琳上尉等。望著熟悉的景物,尤里安不禁發出「又回來了」的感慨。
  代表團到達波布蘭開設的名為「三尾子」的酒店時,老闆和老熟人施奈德親自迎接,老友重逢,大家在佈置滿當年波布蘭的照片的廳堂裡一直談到深夜。
  第二天上午,代表團被專車接到後伊謝爾倫,與米達麥亞為首的帝國方代表在極為容洽的氣氛下開始會談,雙方同意以現有的戰力為依據,以新建的費沙到巴特拉、伊謝爾倫到巴特拉的高速通訊線路為基礎,進行一次對抗性軍事演習。
  下午開始雙方進入技術性細節商討階段,經過三天斷斷續續的談判,同意以尤里安指揮一部重佔領伊謝爾倫,亞典波羅率主力進攻干達爾星系作為此次演習的初始狀態,其它細節以後逐步商討決定。
  其間畢典菲爾特曾經提議讓尤里安扮演楊,好讓自己有機會嘗試擊敗楊的感覺,可是當尤里安回擊道:「我可以演楊,可是誰演萊因哈特呢?」,畢典菲爾特只好在同僚的注視下撤回這個餿主意。
  8月16日,尤里安和米達麥亞代表雙方簽定了協議書。
  此時在費沙的一個小公寓內,原費沙自治領主的情婦多梅克·尚·皮耶爾正在看著從隔壁秘密傳來的一份情報。這是由代號「大熊星座」的情報員提供的關於此次雙方會談內容的最新情報。
  看完以後她輕蔑一笑,「還是像以前那樣好戰」,她習慣性的輕聲自語以免被社會保障局的竊聽器察覺。在嚴密的監視下還能維持原費沙情報網的正常運作並不被察覺的確是一項奇跡,而且她手頭還掌握著兩個極為重要的孩子,廢帝由謝夫和羅嚴塔爾的□種,為了他們將來的崛起,現在就要為他們製造混沌。
  如何利用這份情報呢?經過長時間的思考,多梅克·尚·皮耶爾制定的一個名為「將軍」的行動計劃,通過相鄰的廚房窗戶,讓隔壁的交通員轉交行動組實施。
第四節 布連塔諾防線

  新帝歷007年3月3日,各主要通訊線路都已建成,戰艦改裝所需的專用大型顯示屏,陸上通訊光纜也都已準備齊全,但是改裝戰艦主計算機的程序卻還在調試。
  雙方為了趕在6月底以前完成,調動了幾乎全國的編程人才加班加點地趕工,以致於在這兩三年中沒有新的大型軟件問世,出版的遊戲幾乎清一色的空戰射擊類,而且看上去簡直是一個個翻版。
  靠著對社會輿論的置之不理,終於程序在6月10日通過了聯合評審組的驗收。在測試中,舷窗裝上了由戰艦主計算機控制的顯示屏,雖然看到的圖像都是存儲在主機硬盤上的,艦橋成員的緊張程度仍與實戰相差無幾。如果使用僅供大本營內部重要成員和各艦隊司令之間聯繫時用的三維虛擬現實頭盔和壓力觸覺感應服,那麼你就是身處真正的戰爭領導核心中了。
  經過最後的商討,決定以8月1日0時為戰役發起日。
  7月18日,尤里安率幕僚乘經修復的休伯利安到達伊謝爾倫,一下船,帝國工程人員就開始將其改裝成一隻由瓦列艦隊麾下7500艘戰艦組成的巴拉特自衛隊艦隊的旗艦,這樣的安排既是出於安全考慮也是由於自衛隊的戰艦數量太少,而且自衛隊的每名成員一離開旗艦都會有兩名以上的帝國軍士兵緊緊跟隨。
  瓦列艦隊的其餘戰艦分為3隊,輪流出動巡邏,以免自衛隊乘機偷襲。
  如此完善的防衛措施,看得出瓦列的用兵謹慎和對楊二奪伊謝爾倫那種藝術性戰術的恐懼。
  同時,亞典波羅中將在海尼森行星上為此次演習的兵力準備傷透了腦筋,除去必需的巡邏艦隊外,他只能集中7000艘左右的戰艦,只好徵用了一批民用船,再讓一艘戰艦代表兩艘,才湊齊了規定的15000艘戰艦,許多人開玩笑說自己有了兩條命。
  帝國方面,此次演習可出動的也就是其的近14萬主力部隊,分為9個艦隊,7元帥中除克拉斯以外,其餘每人一個,除米達麥亞艦隊有2萬艘外,另五個都有16000艘;3名一級上將各擁有1個12000艘的艦隊。
  艦隊佈置如下:米達麥亞、畢典菲爾特、繆拉、拜耶爾藍艦隊駐紮於費沙,艾齊納哈在流卡斯,瓦列在伊謝爾倫附近(由米達麥亞艦隊扮演),錦茲在連典貝爾格,皮羅在格魯米遜,另有布連塔諾上將和列佛爾特上將各指揮一個8000艘的艦隊駐防於干達爾和奧丁,他們名義上歸梅克林格指揮。
  8月1日0時,隨著原子鐘三針重合,連接費沙、伊謝爾倫、巴拉特、奧丁四大節點,通向十多萬艘停泊在各自港口的戰艦主計算機和其他代表各單位的上百萬台終端的銀河系通訊網開通了。隨著數據的輸入輸出,身處於這次最大規模軍事演習的每一個人都會像實戰那樣腎上腺激素分泌大量增加。
  處於離巴拉特最近的前哨,布連塔諾艦隊是最齊裝滿員的,戰備訓練,後勤保障也最為充足。幾年中他們不停在干達爾星系附近佈雷,加設偵察衛星,建立新基地,強化各基地的防禦能力,每隔半年還可以與列佛爾特艦隊換防,到後方進行休整。所以干達爾星系成了一個太空灑滿衛星和空雷、行星表面密佈對空炮台和導彈發射器、地下佈滿網狀通道和隱蔽所的要塞化的據點,所以布連塔諾自豪地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了這個防禦工程。
  儘管只有八千艘戰艦,布連塔諾仍有著很大的信心在此阻擊自衛隊的進攻,再說只要堅持十天半個月,艾齊納哈艦隊就肯定能夠趕到,那時就是楊再世也只能看著帝國奪回戰役主動權了。
  8月2日10時,布連塔諾和亞典波羅兩艦隊在最外圍雷區附近相遇,雙方隔著雷區相互攻擊了4個小時,然後布連塔諾退回第二層雷區內重新組織。
  就這樣激戰20小時後,戰線退到第三層,雙方的傷亡都不大,布連塔諾正是利用總共十一層的雷區來消耗亞典波羅寶貴的時間。
  3日4時,星系外布連塔諾艦隊後方出現了一個約1000艘的帝國艦隊。布連塔諾立即與之聯繫。通訊屏上出現了兩個身著帝國將官服的男子,其中之一敬禮後,自報姓名烏格萊少將,軍官號48505129,蘭提馬利歐區域巡防艦隊司令,然後他介紹身邊的是副司令史路准將,由於是緊急出動,彈藥補充不足,燃料也已將近耗完,請求立即登陸補給。
  布連塔諾立即查對烏格萊的軍官號和軍銜,經確認後為了以防萬一,布連塔諾命令他們原地待命,由剛補給滿的補給艦隊先為他們補給,完成後再從側面偷襲敵方。
  5點30分,補給艦隊開始為其補給,6點10分,補給完成,補給艦開始集結編隊。
  3分鐘後,變動突然發生了,巡防艦隊突然向補給艦隊開火,一陣齊射擊毀布連塔諾艦隊全部600艘補給艦中的150艘,剩下的大部分也被挾持住。毫無防備地受襲而不由自主的發出驚叫和擊中敵艦而發出的歡呼沖斥著整個通訊回路。
  假巡防艦隊旗艦上,烏格萊少將和史路准將舉杯相慶第一階段作戰完成,兩人所報的姓名和軍銜都是真實的,不過前者是瓦列艦隊的一名分艦隊長,全艦隊被尤里安特意調來,難怪布連塔諾受了蒙蔽,而後者是自衛隊第二分艦隊司令。
  現在布連塔諾已經沒有時間再核實他們的身份了,只有從已經很緊張的前線抽調兵力應付那只奇兵。
  可是假巡防艦隊並不急於攻擊主行星,從容地進行遊擊戰。
  4小時後,布連塔諾艦隊的飛彈已經幾乎用完了,又不敢進入敵艦的主炮射程,而亞典波羅艦隊用充足的遠程飛彈實施攻擊,假巡防艦隊也以高速機動小分隊對要補給的戰艦趁其起降主行星的時機進行突襲,也有不小的戰果。
  布連塔諾為了縮短補給線,只能退回離主行星最近的雷區,希望能堅持到增援到達,但是亞典波羅是決不會放棄敵方士氣低落這一戰機的,全艦隊突破了最後的雷區,向前攻擊前進。
  19時17分,布連塔諾艦隊終於抵擋不住攻勢,被分割為四個小集團分別向不同方向突圍。
  21時49分,星系中的太空戰鬥基本結束,布連塔諾艦隊除了逃走的1400艘,被俘的500艘和被困在主行星上的近700艘外,其餘全部被殲滅。
  為了盡快攻克這一亞要塞級的行星,亞典波羅早已將巴拉特星系警察機動支援部隊(薔薇騎士連隊擴充後組建)編入作為陸戰的核心。可是登陸準備一切就緒時,星系外圍偵察衛星發現有大艦隊靠近的現象,6個小時後到達,看來艾齊納哈艦隊是依靠全速比原來估計早到了近五個小時,因此看來亞典波羅缺乏足夠的時間按原定時間表奪下主行星了。
  旗艦尤里西斯艦橋上,亞典波羅急召林茲准將商討對策,此時馬利諾少將發來訊號,提出了一個新作戰方案,亞典波羅看了看,苦笑著說:「如果他在也是會這樣做的。」立即開始向各分艦隊發佈命令,林茲馬上準備指揮登陸作戰。
  4日1時,戰艦維札爾上,艾齊納哈正在一邊注視貼在舷窗外大型液晶顯示屏上模擬星空的不斷變化一邊聽取參謀報告情報。3小時前,他收到了主行星突發地大量報告,有十餘處報告敵登陸,還有薔薇騎士連隊突襲防衛司令部等消息,但是以後由於亞典波羅艦隊發出強力通訊干擾波,只有零星的關於戰鬥激烈的報告。亞典波羅會怎樣對付自己呢?
  「報告,亞典波羅艦隊在我正面雷區後方十光秒佈陣。」
  艾齊納哈思考一番,然後在觸摸屏上用光筆畫出大致陣形,部下就據此發佈命令,準備突破雷區。
  由於這個方向不是防禦重點,兩方中間那層雷區比較稀薄,五路除障隊只花了20分鐘就突破了。但當先頭部隊剛突破雷區,就撞上了一面光束牆,在虛幻的空間中迸發出一朵朵代表百餘生命的火花,這是亞典波羅的拿手好戲十字攻擊法。艾齊納哈的後續部隊趁著發射間歇,分秒不差地湧入,迅速地湧出,冒著猛烈的炮火組成完整的一字長蛇陣,這應歸功於艾齊納哈的精密計劃和部下訓練有素的執行。艾齊納哈從屏幕上看著隊形,滿意地搓了兩下響指,隨即一杯白蘭地就出現在他面前。
  可是艾齊納哈其實是上了亞典波羅的詭計了。為了盡快攻克主行星,必須先解決艾齊納哈艦隊這一威脅。所以亞典波羅派林茲指揮特別分隊突襲敵地上司令部,並在另十餘處空投下大量假兵和少量真兵和機器人,造成大規模進攻的假象誘出艾齊納哈艦隊與之決戰。不過艾齊納哈能如此訊速地突破並擺好陣形,的確是出人意料,雙方的地位又相等了。
  3時52分,亞典波羅的W字陣開始緩慢後退,離開光線炮射程。艾齊納哈的副官看著他沒有任何表示,艦隊也就保持原地不動。5分鐘後,亞典波羅艦隊停止後退,同時開始全體發射飛彈。不過奇怪的是,絕大多數飛彈在到達目標之前就已經早爆了。
  在觀看了這樣三波的攻擊後,艾齊納哈肯定已有了掉入陷阱的預感,因為不是傻瓜都能看出攻擊是有特殊目的的,果然偵察機報告前方發現大量空雷,同時有多艘戰艦中了空雷而被擊毀。將空雷裝入飛彈發射並不是沒有先例,不過想到用其集團發射來迅速布設雷區,限制敵方行動到的確是一大創舉。現在艾齊納哈面臨前面和後面都是雷區,自己成了三明治中的那塊肉了。
  艦隊兩翼想繞過雷區,被正靠近的亞典波羅艦隊趁機從側面攻擊。艾齊納哈從屏幕上看著自己的戰艦進不得,退不得,每時近處或遠處騰起一團火光,掃雷艇被擊毀一半,他緊握的右拳再也遏制不住,砸在觸摸屏上,怒吼出此次戰役中的唯一一句話「沖」。
  4點41分,艾齊納哈全艦隊開始悲壯地用自己的艦體衝向前面的雷區。由於空雷數量不多,開始時被空雷命中的艦艇數量比同時被敵艦擊中的還要少,低於原來的估計。但是由於空雷分佈的隨機性,有的戰艦為了躲避空雷和戰艦殘骸,不得不轉向或停下,這樣一來就影響到其它相鄰戰艦移動,艾齊納哈竭盡全力也無法避免陣形出現缺口,亞典波羅趁機集中火力攻擊其前沿戰艦密集處,由戰艦爆炸經計算會隨機產生衝擊波和碎片,導致相鄰艦的連鎖反應,引起更大的混亂。
  當艾齊納哈指揮中央部隊突破雷區後才意識到遇到了更大的威脅,它來自於亞典波羅故意在兩翼佈置更多的空雷,因此現在艦隊中央過於突出,艾齊納哈緊急命令全速倒車,而亞典波羅艦隊陣形已換成了V字陣,對其突出部發起了凌厲的攻勢。艾齊納哈的處境現在已經是大告不妙了,屏幕上不時出現近處戰艦被擊中而爆起的火光,似乎艦橋上也可以感覺到衝擊波引起的震動。參謀F。H。馬歇爾上校建議命令兩翼部隊快速增援,艾齊納哈無力地擺了擺手,上校再問了一句:「是不是……?」「……」「明白了。」
  6點零7分,艾齊納哈艦隊開始撤退,為了保全兩翼主力,艾齊納哈下令中央部隊不得撤退,20分鐘後,兩翼退出前雷區,艾齊納哈指揮中央僅存的千餘艘戰艦全速逃跑,據他事後說,穿越雷區時他真希望撞上顆雷或被從背後擊中,也好心定下來看其他人怎麼輸。不過他還是幸運地穿過了雷區,麾下中央部隊3000艘戰艦卻只剩下了371艘。
  但是艾齊納哈的苦心卻在雷區通道口幾乎化為泡影,兩翼各擁有兩個通道口,但在「快逃出這個地獄」的心情驅使下,各不相讓,導致多起相撞事故,不少等不及的冒險穿越雷區,結果大多觸雷,通道口擁擠在一起的戰艦再被追擊而來的亞典波羅艦隊從背後命中,形成連鎖爆炸,結果由於指揮不力,通道口處有三四千艘戰艦被擊毀。
  看到艾齊納哈艦隊的慘敗,主行星象徵性地抵抗了4個小時便投降了。艾齊納哈艦隊此戰17500艘戰艦(包括布連塔諾艦隊殘部),僅有6200艘倖存,其中三分之一還有不同程度損傷,亞典波羅艦隊兩戰總計全毀1800艘,損傷2100艘,不過由於佔領了干達爾星系,修復起來是很快的(計算機規定港口停泊戰艦修復和補給速度是太空中的十倍),加上被俘敵艦和增援,總數達到16300艘。
  遠在費沙,米達麥亞觀看完這一場以布連塔諾為開場、艾齊納哈為高潮、主行星為尾聲的精彩演出,召集所有的主要提督召開遠程虛擬會議。
  會上氣氛顯得很沉悶,雖然頭盔上有許多接觸皮膚的傳感器,大部分臉部表情都可以探測到並轉化為信息傳遞,但現在所有的提督看上去都是那麼呆板,米達麥亞打破沉默:「光靠詭計是贏不了戰爭的,我們有足夠的戰力和經驗來獲得勝利。」接著就宣佈了下一步作戰方案。
  由於現在主力大多已集中於費沙附近,派繆拉和錦茲艦隊增援瓦列,集結四萬四千餘艘戰艦合力攻下伊謝爾倫;畢典菲爾特統一指揮拜耶爾藍和皮羅及其本部艦隊,列佛爾特艦隊作為後衛,與艾齊納哈余部會合於流卡斯,共計戰艦五萬四千艘;米達麥亞艦隊及梅克林格元帥留守費沙。
  眾人對兵力配置沒有發表異議,錦茲突然提問:「請問本部在此次戰役中應聽從哪位元帥的調遣?」
  米達麥亞臉上似乎有點緊張,其實他心裡也明白,在同一戰場上的兩名相同最高軍階者總是很難相處的,不過為了把畢典菲爾特和繆拉這對冤家分開,也只有這麼將就了,至於誰領導誰,原想由他們私下商定,現在既然已經挑明了,那就讓他們當面決定吧。
  米達麥亞看了看瓦列和繆拉,繆拉突然開口:「既然是攻擊伊謝爾倫,瓦列又是要塞司令,當然得由他領導。」由此各項內容都已決定,米達麥亞宣佈散會,他還得從演習中抽身去簽署那堆積如山的文件。
第五節 流卡斯

  5日,帝國宇宙艦隊司令部正式發佈出擊命令。但是各艦隊的物資補給工作據計算機估計還需要4個小時,為了爭取時間,畢典菲爾特還是命令所屬各部立即出擊。同時繆拉和錦茲艦隊也同時向另一方向出擊。
  7日,流卡斯星系主行星,為了後勤補給的方便,帝國在行星外太空花巨資建造了百餘座大型空間站,可同時停泊12000艘以上戰艦並對其進行補給,還有6座專用大型修理站,可同時修理300艘戰艦,主行星就是一個大倉庫,存儲的大量物資可以用大型空地飛梭往來運送物資。這次演習中,這些設施由數百台終端和其的操作員模擬。
  10點17分,27號空間站的操作員百無聊賴地聽著耳機,看著好久沒有一點變化的顯示屏,正準備離座去買杯咖啡,屏幕上突然跳出了提示窗口,操作員趕緊關閉耳機中的音樂,調到標準通訊頻率,主控台告知有艾齊納哈的先頭艦隊已經到達,各站準備實施對接,操作員只好把屁股挪回椅子上。
  5分鐘後,27號空間站上就停泊上了10艘戰艦,他心裡暗自嘀咕:「就這麼幾條船,幹嗎不集中到其他站上去?」,打開模擬自動補給系統後,他便去買咖啡了。
  2小時後,戰艦補給完成,所有戰艦都離開了泊位。
  12點30分,干達爾的那一幕又重演了,千餘艘戰艦向空間站同時開火,27號的操作員先是看到遭襲擊的警告提示,還沒等他按下啟動防衛系統的按鈕,3秒鐘後,終端顯示「本站已經被摧毀,您可以退出此次演習了」的提示,咖啡濺了操作員一身。
  這次偷襲當然也是由上次那只假巡防艦隊的傑作。干達爾之役後,亞典波羅特派他們乘帝國軍在舊同盟地域上陷入一片混亂之機抄近路,趕在帝國艦隊主力會合前摧毀流卡斯星域的設施。結果己方毫無損傷;敵方除了所有空間站被摧毀外,由於星系防衛司令官的過度熱心,損失還得加上派出的所有警戒戰艦和為空間站補給物資的空地飛梭(如果沒有米達麥亞發佈的不對演習中瀆職的軍官降職的命令,演習後他就不只被調離了)。
  4個小時後,艾齊納哈艦隊到達流卡斯星系。雖然他已經知道了此次戰報,從大屏幕上看著淒慘的虛擬圖像,他可以想像畢典菲爾特知道需要3天才能補給完所有戰艦時會是什麼表情,現在他所能做的就是先補給完全艦隊,再把它們派出去警戒,等待黑色槍騎兵的到來。
  從戰術上看,此戰是完全的勝利,在戰略上,以後的評論家卻有不小的爭論。有不少人認為如果亞典波羅趁機全力出擊,不僅能全殲艾齊納哈艦隊,奪下如剝了殼的雞蛋般的流卡斯星系,如果尤里安能放棄伊謝爾倫及時增援,擊潰物資不足的畢典菲爾特所率的帝國主力也是有很大可能的。
  尤里安在演習結束後對成群的記者只說了一句:「這只是演習」。亞典波羅三年後被問及此方案時,也只回答了一句:「假設太多」。
第六節 伊謝爾倫攻堅戰

  由於偷襲流卡斯的成功,暫時遏制住畢典菲爾特兇猛的進攻勢頭。帝國軍必須考慮仍擁有戰略主動權的自衛隊下一步的行動方向,是流卡斯還是伊謝爾倫?這個哈姆雷特式的問題環饒在每個帝國提督的腦海中。
  畢典菲爾特認為自衛隊會遵循楊的舊路放棄伊謝爾倫,尤里安和亞典波羅會合後,將自己手下的艦隊逐個引出殲滅。所以他一反常態的堅守不出,不顧米達麥亞的出擊命令,決定等12日全部艦隊補給完後再全體出動。
  瓦列認為自衛隊會放棄巴拉特而集中堅守伊謝爾倫,所以嚴令各部不得出擊,需等待繆拉等到達後再發起進攻。
  所以8日到10日3天中只有一點零星交火,預示著更大規模的戰役即將到來。
  8月12日,尤里安率全部6500艘戰艦出動在雷神之錘射程內布下新月陣,這已是連續第三天想引誘瓦列出擊了。
  今天瓦列終於是派出全部主力迎戰了,16000艘戰艦厚實地以凹字形在雷神之錘射程外擺開,沒有一點縫隙,不能不讓人感到他用兵的紮實。
  旗艦火龍上,瓦列正在對各分艦隊司令發佈指示:「尤里安的計劃是在繆拉到達前將我們吸引到雷神之錘射程內加以重創,所以我們要憑借兵力上的優勢將其牢牢牽制住,與其消耗兵力,絕不能讓雷神之錘發射。繆拉他們明天就可以到達,到時候伊謝爾倫就是我們的囊中之物了。
  16點25分,雙方的炮火開始密集起來,不過由於距離太遠,沒有造成大批的傷亡。
  18點10分,尤里安艦隊向前急進,將火力集中在瓦列陣列的一角,然後再全速後撤,想把敵艦引入射程,不過由於瓦列戰前的訓示,陣列紋絲不動,只是繼續機械性噴射著火光。就這樣在接下去的12個小時中,尤里安艦隊又做了兩次引誘,瓦列艦隊仍是不為所動,雙方都顯得有些疲倦了,命中率明顯下降,發射間隙也拉大了。
  13日8時,瓦列終於露出了笑臉,自己的增援到了,與繆拉和錦茲接通了聯繫後,他作為總指揮,命令他們立即集結登陸艦,跟隨瓦列艦隊準備攻擊伊謝爾倫,艦隊主力原地待命。
  聽完瓦列對下一步戰況的預測和他的對策,連繆拉也點頭稱是,只不過插了一句:「如果亞……」瓦列舉手打斷了他的發言,:「如果他在,我肯定會先把他逼出來。」
  1個小時後,尤里安艦隊明顯知道了敵援軍的到來,全艦隊分開向要塞背面撤退,瓦列按預定的計劃在兩翼投入自己的全部預備兵力,用火力封鎖住其的去路,迫使其退向要塞表面,趁勢衝入被視為死亡之地的雷神之錘射程內。
  半小時後,瓦列已經把尤里安逼到緊靠要塞表面的狹長區域中,不過他並不急於發動總攻,首先要避免雷神之錘發射,更主要的是逼可能藏在要塞背後的亞典波羅艦隊現身,如果現在他再不出擊的話,尤里安極有可能全軍覆沒。
  可是直到10點10分,雙方還是一直僵持著,什麼也沒有改變,瓦列正準備發起總攻,尤里安艦隊突然如一朵煙花全部散開了,瓦列從座位上跳起來,瞪著眼睛急吼道:「散開」,瓦列艦隊的每一員都明白要發生什麼事了,為了躲過那象徵死亡的巨大光束,都是憑著直覺急調方向。
  可是30秒後,什麼事也沒發生,當瓦列緩過神來才發現尤里安艦隊已經趁機突圍,正貼著要塞的表面逃跑。
  沒有什麼比即將到手的兔子跑掉更讓人惱怒的了,瓦列艦隊如一群獵狗般散開撲向獵物,當他們緊追不捨趕到要塞背面時,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大量戰艦組成的銅牆鐵壁,衝在最前的戰艦撞上了迎頭而來的一群飛彈,在屏幕上變成了一朵小小的火花。
  瓦列面對突然從要塞中冒出來的亞典波羅艦隊,只有用驚愕兩字來形容當時的表情。
  亞典波羅艦隊像兩面牆緩慢的向前移動,一路摧毀著混亂零星的抵抗,有的想從近地軌道逃走,正好成了對空炮台的靶子。
  瓦列下令艦隊在要塞正面重新組織防線,掩護已經開始登陸的部隊,繆拉和錦茲艦隊也奉命加入戰場。不過他們都忽視了一個東西的存在,12點07分,雷神之錘發言了,其發射時機正好在亞典波羅艦隊把瓦列艦隊趕到正面的狹窄區域,而繆拉和錦茲艦隊正好進入射程之時,瓦列看著強烈的白光充滿了整個屏幕,然後出現一個信息窗口,提示「本艦已被摧毀,您可以退出演習了。」
  「看來下一次費沙聚會自己要請客喝酒了。」雖然戰敗,瓦列還是認真的關閉了所有的演習用的通訊系統,讓其他人出去休息,自己一個人留下來繼續觀看。
  12分鐘後,雷神之錘對潰敗的戰艦再次發射,繆拉和錦茲艦隊能做的只有掩護瓦列艦隊殘部撤回,登陸部隊失去後援,全軍覆沒。由於戰機把握恰當,此戰損毀的帝國13000餘艘戰艦中,雷神之錘這兩次發射就佔去了三分之二,瓦列艦隊損失過半;自衛隊損失3000艘。
  尤里安和亞典波羅接通了遠程TV,商討下一步計劃。
  亞典波羅首先問:「伊謝爾倫美女多不多?」對於到現在出艙門總共不過6個小時的尤里安來說,除了那次出門到瓦列司令官處赴宴時坐在自己對面那位喋喋不休的女賓外,腦子中沒有其他任何印象,不過他還是順著意思說:「很多很多,看也看不完。」
  亞典波羅笑著說:「昨晚我和菲莉絲一塊跳舞了,她真是好可憐啊。」
  希望被看到醋性大發的尤里安平靜的回答到:「她只是不喜歡和道貌岸然的色狼在一起而已。」
  親熱的閒聊結束了,雙方開始交流對形勢的見解,最後雙方同意再把主力留在伊謝爾倫是沒有多大戰略意義的,應盡快集中主力,撤離伊謝爾倫。
  第2天,自衛隊秘密的將全部戰艦和規定可以移動的物資全部移走,只是保持要塞的所有的防衛能力。因此當2天後,繆拉又損失了2000多艘戰艦才發現伊謝爾倫是一座空城。
第七節 變故

  16日,自衛隊主力15000餘艘戰艦到達了已被佔領的法蘭西星系。調整了物資裝載結構以後,準備返回干達爾。同時亞典波羅留下的兩個各擁有2000艘戰艦的機動分艦隊,不斷騷擾畢典菲爾特等艦隊,使其前進速度減慢。
  畢典菲爾特面對此狀況,果斷下令皮羅和拜耶爾藍艦隊分頭出擊,皮羅進攻法蘭西星系,拜耶爾藍直撲巴拉特星系。
  皮羅艦隊沒有受阻礙,於17日與自衛隊主力相遇於法蘭西迴廊外圍,皮羅出乎意料的頑強,交火30個小時亞典波羅也沒有佔得上風,最後依靠史路分艦隊的背後襲擊才得以擊潰皮羅艦隊,此時傳來了干達爾陷落的消息。這樣一來,亞典波羅艦隊被截斷了歸路,只能退回法蘭西星系。
  19日,巴拉特星系陷落。
  20日,畢典菲爾特集合皮羅所部23000艘逼近法蘭西,繆拉也率21000艘戰艦從伊謝爾倫要塞出擊,沿伊謝爾倫——法蘭西迴廊殺來。
  21日,尤里安和亞典波羅率16000艘戰艦於法蘭西星系外圍準備與帝國主力決戰。
  10點20分,正當雙方準備就緒時,一個緊急通知接入雙方旗艦屏幕上。梅克林格出現在TV屏上,「抱歉打攪大家的興致,我現在宣佈此次演習現在立即中止。」
  畢典菲爾特強壓著火氣,盡可能平靜地提問:「請問何時您有這樣的權力了?」
  「十分鐘以前,米達麥亞元帥不幸去世了,作為代理軍務尚書,我有權宣佈帝國軍立即退出演習並命令各艦隊進入一級臨戰狀態,我並代表帝國軍向巴拉特星系自衛隊表示歉意。」
  尤里安立即表示:「我代表自衛隊對帝國軍米達麥亞元帥的去世表示遺憾,對您的決定表示理解,希望以後帝國能在認為合適的時間向我方告知此事詳情。」
  事後,尤里安才逐步瞭解到整個事件的詳情:
  多梅克·尚·皮耶爾的手下為了將軍計劃招募了兩個人:一個是某遊戲公司的高級程序員,瞭解演習中使用的整個虛擬系統的結構;另一個是原帝國軍官,仇恨羅嚴克拉姆王朝,槍法不錯。程序員竊取到只有米達麥亞才有權使用的殺人程序,即一個在虛擬環境中能利用三維頭盔隱藏的反饋電路對使用者大腦產生致命效果的函數。裝備上有權使用殺人程序的虛擬光線槍的刺客謊稱是布連塔諾的副官,用偽造的軍官號躲過了外層檢查,然後他就持槍衝入皇帝辦公室,此時米達麥亞正陪著幼帝亞力克和兒子菲利克斯玩耍,接下來就是槍戰,米達麥亞象吉爾菲艾斯那樣為了保護皇帝而中槍,刺客被米達麥亞及時武裝起來的衛士所殺。警察,憲兵,安全保障局迅速聯合起來,以前所未有的規模和效率在臨時接替自殺的帝都防衛司令官艾密爾的克斯拉元帥領導下在費沙展開,經過十多天的調查,終於破獲了多梅克·尚·皮耶爾的情報網,捕獲那名程序員及代號「大熊星座」在費沙高級軍官俱樂部當侍應生的情報員,但是多梅克·尚·皮耶爾卻在事發前帶著兩個幼兒離開了費沙,去向不明。據猜測「將軍」計劃的真正含義是將軍抽車。(請見第十冊一二六頁)
第八節 尾聲

  正如梅克林格所說的那樣,米達麥亞的死對帝國的影響是巨大的。
  由於以拉貝納特和新任國務尚書麥恩荷夫作為文官派的代表開始排擠以六元帥為代表的軍官派,激起了後者的強烈反感;由於失去了米達麥亞這個卓越的領導核心,新任軍務尚書梅克林格無法繼續領導軍官派,軍官派開始分裂,北斗星座充斥著爭執和吵罵。
  新帝歷15年,國務省強行宣佈畢典菲爾特、瓦列、艾齊納哈三元帥及近百名高級提督退役,成為了大規模反叛的導火索。
  5月11日,畢典菲爾特、繆拉、瓦列三元帥及拜耶爾藍、錦茲、列佛爾特一級上將在伊謝爾倫要塞簽署伊謝爾倫盟約,宣佈統帥所部86000艘戰艦為皇帝消滅所有敵人,盟約軍首先在香陶會戰中獲得勝利,但在次年的格魯米遜攻堅戰中被皮羅和梅克林格艦隊擊退,瓦列戰死,這兩次戰役中雙方各損失二萬餘艘戰艦。
  此次帝國的分裂為巴拉特星系自衛隊帶來了機會,幾年內自衛隊擴充至二萬餘艘戰艦,五百萬兵力的規模,成為雙方都希望拉攏的一支不可忽視的力量。
  經過仔細的考慮,自衛隊於新帝歷17年4月29日宣佈加入盟約軍,亞典波羅統率16000艘戰艦與繆拉艦隊的15000艘戰艦於10月在蘭提馬利歐星系完全擊敗由梅克林格和克斯拉元帥、布連塔諾一級上將所率領的帝國軍主力44000艘戰艦,擊斃克斯拉元帥。
  新帝歷18年7月盟約軍包圍了由米達麥亞和羅嚴塔爾兩座三元帥級要塞控制的費沙迴廊。
  9月25日,亞典波羅和尤里安終於攻下了由布連塔諾防守的米達麥亞要塞。
  11月7日帝國政府宣佈無條件投降。尤里安和部分帝國軍官共同宣佈成立新宇宙同盟國,並於12月10日乘紅色巴爾巴洛沙到達格魯米遜,與皮羅會談兩天後宣佈皮羅及其所屬部隊加入新同盟國。
  宇宙歷818年元月1日,新同盟國政府在費沙正式成立。尤里安邀請梅克林格出任宇宙史編纂組組長,艾齊納哈出任高級軍官軍校校長。
  3月1日,在費沙宇宙航空港舉行的宇宙艦隊閱艦式上,宇宙艦隊參謀長尤里安上將、宇宙艦隊司令亞典波羅元帥、副司令繆拉元帥都參加了此次儀式。儀式上,尤里安代表政府宣佈進攻擁立原帝國廢帝由謝夫、盤據伊謝爾倫要塞的畢典菲爾特叛軍兩面同時發起進攻的命令,史稱「開幕典禮上最後的炮聲」。
  《銀河英雄傳說》後記完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