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列王之災


(一)

  原本是被流放的王太子亞爾斯蘭及其一黨,結果竟然控制了基蘭港。而流放亞爾斯蘭的帕爾斯國王安德拉寇拉斯三世則待在培沙華爾城。他正準備從這座位於帕爾斯東方國境的城池朝大陸公路西進,奪回王都葉克巴達那。
  這是被流放之前的亞爾斯蘭正在實行的計劃,然而,安德拉寇拉也不是刻意要模仿自己的兒子。除此之外,他並不想動兵。在大陸公路前進的途中,如果發生了實戰,他也有一些計策可資運用。可是,軍略的基本卻沒有動搖。他們只是專心地由東往西前進。就算他們想要取水路前往達爾邦內海,也沒有可以運送十萬士兵的船隻。另一方面,如果想往南方迂迴前往西方的葉克巴達那,他們又沒有足夠的糧食。所以,他們唯一的選擇便是筆直地朝西前進。
  位於公路上的魯西達尼亞軍的要塞也有兩座被亞爾斯蘭攻陷了。站在亞爾斯蘭的立場來看,他好像為父王進行了公路的大掃除一樣。因此,照道理說,安德拉寇拉斯應該早已出發走在大陸公路上才對。而帕爾斯軍並沒有照這個理所當然的路線走,是因為有伊爾特裡休所率領的特蘭的存在。
  現在,年輕的伊爾特裡休已經不是親王,而是國王了。他雖然殺害了前代的國王特克特米休篡位為王,然而,他卻還沒有舉行正式的即位儀式。他必須靠著實力和實績讓千萬人認同他的王位。伊爾特裡休把軍隊集結在培沙華爾城的北方,伺機攻略。他們的糧食已經所剩不多了,伊爾特裡休因此快速地指揮軍隊,想要盡快地獲得勝利和糧食。
  國王安德拉寇拉斯三世在帕爾斯國內急速地復位一事是伊爾特裡休想都想不到的事。就在不久之前率領著十萬大軍的王太子亞爾斯蘭到底到哪裡去了?除此之外,堪稱為亞爾斯蘭左右手的勇將達龍和智將那爾撒斯又怎麼了?派出間諜去打聽的結果也沒有辦法獲得詳細、確實的情報。是不是帕爾斯國內發生了什麼事情?
  然而,伊爾特裡休也沒有充分的餘裕去想這些事情。如果無法打勝仗,殺先王自立為王的伊爾特裡休就無法伸張他的正義了。除此之外,伊爾特裡休原本就是一個重行動勝過思考的人。
  「為我攻下培沙華爾城,拿下安德拉寇拉斯的腦袋吧!我會把城內的財物的糧食都分給大家!不惜生命一戰吧!」
  伊爾特裡休再三激勵著將兵,率領軍隊逼近了培沙華爾城。帕爾斯軍的偵察部隊發現了特蘭軍捲起漫天狂沙的行軍隊伍,立即報告給萬騎長奇斯瓦特知道。他再上報國王安德拉寇拉斯。
  「特蘭的瘋狂戰士……」
  雙刀將軍奇斯瓦特是這樣形容伊爾特裡休的。
  「他率領著大軍,再度逼近這座城。從他們的行動看來,似乎有決一死戰的覺悟。」
  「如果光是覺悟就能打勝仗的話,人世間就不會有敗戰這種事了。」
  安德拉寇拉斯低聲笑著。在伊爾特裡休出生之前,安德拉寇拉斯就已經上過戰場,深知戰爭的可怕了。今年四十五歲的安德拉寇拉斯壓仰住笑聲,陷入沉思。他對著在御前待命的奇斯瓦特說道:
  「總之,特蘭的瘋狂戰士不善於攻城。我們就利用培沙華爾城壁讓他們知道輕舉妄動是要付出代價的。」
  話是這麼說,可是,安德拉寇拉斯並無意和特蘭軍作持久戰。他必須盡早離開培沙華爾城,前往王都進行征戰。因此,他想把在背後的特蘭軍徹底擊滅。不過特蘭軍絕非泛泛之輩。他雖然不想承認,但是這畢竟是事實。安德拉寇拉斯當然不認為自己會輸,只是要付出不小的代價卻是一定的。這包括人命和時間。不論哪一方面,對現在的帕爾斯軍來說都是很寶貴的。
  退出御前的奇斯瓦特必須為國王擬出一個必勝的戰略。而在城內的另一個萬騎長克巴多總是不靠近國王的半徑十加斯(約十公尺)之內,只是自顧喝自己的酒。國王也不想接近克巴多,因此,很多辛苦的工作都必須由奇斯瓦特去負責。他絕對沒有因此而感到不滿,然而……
  「這個時候如果那爾撒斯大人在就好了。」
  奇斯瓦特歎了一口氣。要在短時間內退破特蘭軍非得要有詭計才行,譬如就像上次那爾撒斯設計讓特蘭軍相互殘殺一樣。
  目前在培沙華爾城內的安德拉寇拉斯、奇斯瓦特和克巴多都是戰場上的勇將,但是卻都不善於設計他人。正在考慮該怎麼做才好的奇斯瓦特突然鬆開了緊皺的眉頭。他想到了一件事。
  當初軍師那爾撒斯和王太子亞爾斯蘭在培沙華爾城內的時候,曾交給奇斯瓦特一封書信。
  「如果奇斯瓦特大人在這座城內面臨了必須在短時間內擊退攻擊軍隊的情況之時,就用這個計策的!應該會有幫助的。」
  之後,由於接連發生安德拉寇拉斯王生還及王太子的流放事件,奇斯瓦特一時之間竟把這件事給忘了。突然記起此事的奇斯瓦特看完那爾撒斯的計劃書之後不斷地點頭。他來到克巴多的房間,又叫來伊斯方一起商討退敵之計。
  六月二十二日傍晚,自稱為特蘭國王的伊爾特裡休率領著所有的軍隊,從北方逼近了培沙華爾城。
  特蘭軍已經失去了猛將達魯漢,兵數也減少到只有三萬。儘管如此,他們仍然充滿了鬥志和魄力。特蘭就這樣踐踏著帕爾斯的土地,捲起漫天的煙塵殺來了。相對的,帕爾斯的迎擊態勢卻出人意料之外,他們自己打開了城門,形成一條燦然的甲冑之河流出城外。
  「啊!帕爾斯軍出城了,正中下懷!」
  伊爾特裡休兩眼閃著光芒。如果帕爾斯軍躲在培沙華爾城裡做防禦戰的話,特蘭軍就比較難以發揮實力。但是,如果雙方進行野戰的話……
  「我們哪會輸?就算有兩倍的敵人,照樣可以從正面予以重挫!」
  伊爾特裡休這麼想。除了伊爾特裡休之外,大概沒有人在面對帕爾斯軍時會有這麼大的自信吧?雖然曾經敗過一次,但是那是因為中計的緣故,而不是實力不如人。伊爾特裡休打算利用這次的機會證明這件事。
  伊爾特裡休高舉起大刀揮舞著,站在全軍的前頭,朝著可恨的帕爾斯軍衝了過去。
(二)

  濃烈的血霧在地上飄蕩著。劍和劍激突,甲冑被砍裂了,鮮血從迸裂的肉體中噴灑而出。
  在城外指揮著帕爾斯軍的雖是獨眼的克巴多,不過,這個時候整個戰況似乎被特蘭軍主控著。
  「如果打不贏,特蘭就會從地上永遠消失了!各位,拼吧!」
  伊爾特裡休的命令極其嚴厲,而特蘭的士兵們也極強悍。他們舉起槍尖猛然前進,突刺著帕爾斯兵的行列。兩軍的刀身和槍身交纏著,尚未全黑的天際充斥著令人不快的金屬聲。
  「不知死活的傢伙!跟他們認真拚命簡直是白癡。」
  克巴多喃喃自語著。他自己的大劍和甲冑塗滿了特蘭兵的血,只是,個人的勇武是無法抵擋整體的敗勢的。
  「撤退!」
  大聲下令之後,克巴多立刻調轉馬頭,開始撤退。他的部下們也相繼地收起了劍,調轉馬頭退下去了。剛開始是井然有序的撤兵,然而,伊爾特裡休卻不放過這個良機,像一頭飢餓的獅子般緊追不捨。
  前進的特蘭軍與後退的帕爾斯軍交雜在一起,產生了激烈的纏鬥。揮舞的劍與其說是斬殺的武器,倒不如說是毆打的武器要來得貼切些,雙方的劍在彼此的甲冑上反彈。在一陣交纏之後,身體動彈不得,被搖動的人馬波濤一推便從馬上滾落,活生生地讓從後面躍上的馬蹄踏死了。
  於是,雙方的交纏就在特蘭軍的攻勢推動之下往前進,人馬波濤湧到了培沙華爾城的城壁。
  「衝進去!培沙華爾城是我們的了。」
  伊爾特裡休在馬上怒吼著。這個時候,又有一陣新的喊聲響起,帕爾斯軍的另一支部隊從右前方殺了過來。指揮這支部隊的騎士就是萬騎長夏普爾的弟弟伊斯方,他所率領的騎兵只有兩千名。
  「別太驕傲了!殺了他們啊!」
  聽到伊爾特裡休的命令,特蘭軍繼續突進,驅散帕爾斯軍。這支新加入的部隊顯得不堪一擊,陣形馬上就崩散了。伊斯方本身也和伊爾特裡休刀鋒相對,然而又立刻調轉馬頭逃了開去。
  特蘭軍終於衝入了培沙華爾城內,陣形就像一道染著血的騎士和甲冑形成的濁流。入侵者們用特蘭語放聲狂叫,被血腥染紅的眼睛閃著光芒,馬蹄在石板上踏踏作響,緊追著四下逃竄的帕爾斯軍。
  奇斯瓦特在城壁上俯視著這個景象,他點了點頭:
  「智者真是一種貴重的存在啊!那爾撒斯的機謀竟然能在他不在場的情況下獲得勝利!」
  特蘭軍在奇斯瓦特的眼下誇示著自己的勝利,想一舉殲滅帕爾斯軍。奇斯瓦特此時把手上的火炬點上了火,高高地丟到夜空中。
  這是個訊號。城壁上響起了甲冑的響聲,數千名帕爾斯兵現身。突進的特蘭軍先鋒部隊連驚叫「啊!」的時間都沒有,立刻就發出了慘叫聲。他們都掉進被巧妙掩飾起來的落穴中。馬兒掙扎著,人們焦躁不安。落穴雖然不寬也不深,然而,大量的木材和砂土從城壁上落下來,立刻阻斷了特蘭軍的前後。衝入城內的入侵者既不能前進也不能後退,只好停在原地。
  「發射!」
  奇斯瓦特一聲令下,城壁上的帕爾斯兵同時搭起弓,開始對著地上的特蘭軍射下箭雨。
  夜風鳴響,飛射的箭化成了死亡之雨,包圍住特蘭軍。特蘭軍前不能進、後不能退,更無法躲。特蘭的士兵和馬兒發出悲鳴聲倒了下來,屍體重重疊疊成了屍山。箭雨仍然射在已經斷了氣的人馬身上,看來就像插著針的肉丘隆起在地上。
  「中計了嗎?」
  伊爾特裡休不禁沮喪地呻吟著,兩眼泛著血光。原來他被引進了城,中了圈套。帕爾斯軍根本無意在野戰中一決勝負。
  「撤退!衝出去!」
  這個命令已經在城內外執行了,特蘭軍拚命地想逃出去。卡魯魯克將軍扯著喉嚨重整已軍的行列,想要抵擋帕爾斯軍的反擊。這個時候,擋在他面前的是克巴多率領的部隊。克巴多對著拿著起槍的卡魯魯克將軍笑道:
  「如果我不偶爾立個功勳,那也未免太沒面子了。為了保住我的面子,不好意思,只好請你當犧牲品了。」
  「講話前要先秤秤自己有幾兩重!」
  卡魯魯克憤怒地刺出長槍,克巴多的大劍將之反擋了回去。經過了五六個回合,火花下迸散,只見克巴多的大劍將卡魯魯克的槍身斫成兩段,回身一閃,砍下了卡魯魯克的腦袋。失去腦袋的卡魯魯克的身體仍然在馬上拿著槍走了十步之遠,然後從馬上摔落。
  這個時候,迪撒布羅斯將軍也和有「被狼養大的人」之稱的伊斯方面對面交戰,他也在伊斯方的一刀之下從馬上滾落。
  其他叫得出名字的特蘭軍騎士也相繼被帕爾斯軍殺了,暴屍荒野。培沙華爾北方的山原充滿了特蘭人的血腥。
  這天晚上,特蘭將兵所留下來的屍體多達兩萬五千名。不過因為身首分離的屍體都被分開個別計算,所以,實際的數目應該不到這麼多才對。只是三萬名的特蘭軍喪失了一大半卻是不爭的事實。保住一命的人們也沒有抗戰的力氣。他們甚至連整軍都做不到,零零落落地四下逃散了。乘勝追擊的帕爾斯兵繼續追擊、猛攻。
  勇名威震大陸公路北方草原的特蘭軍就此潰敗了。當然,在他們本國還留有數萬人民,然而,泰半都是老弱婦孺。沒有了指導者,沒有了強大的軍隊,特蘭軍再要重新建立起來,至少也要花個十年的時間吧?
  培沙華爾城充滿了大勝利的歡呼聲。帕爾斯軍死亡的人數不到一千人。悠然地現身於大廳的安德拉寇拉斯王在檢查過特蘭主要武將的首級之後問奇斯瓦特:
  「伊爾特裡休呢?」
  「臣下該死,讓他逃了。」
  伊爾特裡休果然非池中之物。他竟然能穿過那麼巧妙設計的陷阱,突破重圍逃了出去,而且有二十個以上的帕爾斯兵死在他手上。最初和他交鋒而不得不詐敗的伊斯方雖然死命地追趕,可是,最後還是讓他逃了。
  「算了!伊爾特裡休那傢伙已經沒有了優勢。就算他再怎麼勇猛,兩隻手也成不了什麼大事。」
  安德拉寇拉斯笑了笑。
  「辛苦你了,奇斯瓦特。在順利奪回王都之後,我會重重封賞你的。」
  安德拉寇拉斯以為把特蘭軍誘入城內,使其落入陷阱是奇斯瓦特想出來的作戰方式。奇斯瓦特覺得心中好苦。其實這個作戰方法是那爾撒斯想出來的。可是,他又不能把這件事說出來。那爾撒斯還附帶提示了一句「切記勿說與他人知」。如果知道這個作戰方式是出自那爾撒斯的頭腦,想必國王一定會很不愉快吧?現在就姑且借用一下那爾撒斯的功勞吧!日後一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的。
  奇斯瓦特如此打定了主意,這時,他聽到安德拉寇拉斯王對全軍宣告的聲音:
  「後方的憂患已除,這個月底,全軍就離開培沙華爾城踏上奪回王都的征途!不久之後就是再興我國的秋季時分了。各位,為了勝利,我們一起自我勉勵吧!」
(三)

  有誇示勝利的王者就會有失意的王者。勉勉強強逃離戰場的伊爾特裡休繼續在夜晚的原野中奔跑。
  「這個樣子怎麼回沙曼崗呢?命雖然是撿回來了,可是,我的一生是不是就在這裡終結了呢?」
  伊爾特裡休在馬上這樣自嘲著。他回過頭來一看,沒有半個部下。想必都在帕爾斯軍的重圍下丟了命吧?現在,伊爾特裡休是世上最孤獨的王者。
  帕爾斯國會來追他吧?即使是故國特蘭也不會熱誠歡迎殺害前王特克特米休的伊爾特裡休的。不,應該說,他們不可能會原諒讓數萬名戰士白白送死的伊爾特裡休。如果他回到沙曼崗的話,伊爾特裡休一定會被五花大綁,被迫自殺吧?以特蘭的習俗而言,他們是不會讓不斷失敗的篡位者活下去的。
  伊爾特裡休漫無目標地在黑夜籠罩的原野中朝著西南方疾馳。不久之後,坐騎的腳步變得沉重了。事實上,坐騎努力的程度並不比騎手遜色。
  伊爾特裡休決定下馬休息一會兒。他離開大道,躲進一個有小山般高的巖蔭下。他坐在冰冷的砂地上,調整著自己的呼吸,可是,所獲得休息的時間並不長。某種異常的氣氛刺激著他,失意的特蘭騎士跳了起來,擺出備戰的架勢。一個男人半像是深在黑夜中似地站在他眼前。
  「……特蘭的伊爾特裡休陛下吧?」
  「你是什麼人?」
  「我是你的朋友。我想救你。」
  穿著暗灰色衣服的男人說完,伊爾特裡休冷冷地笑了起來。
  「你想幹什麼?想必是藉機奉承我,想得到什麼利益吧?」
  「啊!這麼說太拒人於千里之外了……」
  「真是不巧啊,就算奉承我,你也拿不到一枚帕爾斯銅幣。要奉承就去找別人吧!」
  「可是,你是偉大的特蘭王啊!」
  「是一個連一把土都沒有的國王啊!」
  年輕而勇猛的特蘭騎士歪著嘴自我嘲笑著。穿著暗灰色衣服的男人看著他的表情,兩眼中閃著奇妙的光芒。
  「不要說一把土,伊爾特裡休陛下,我可以把海角天涯所有土地給雙手奉上。」
  「你說什麼?」
  「特蘭本國當然不在話下,我可以讓陛下控制帕爾斯還有辛德拉,甚至大陸的中央部分都歸你掌管。雖然在下無能,但是我願意為陛下盡微薄之力。」
  男人熱烈地鼓動他的三寸不爛之舌。伊爾特裡休收起了自己的表情,狐疑地看著對方。雖然他是一個粗魯的特蘭人,在某些地方也很迷信。不過,他也是個勇猛的戰士,對可疑的邪教或魔道士之輩沒有什麼好感。伊爾特裡休以不領情的聲音直接詰問對方:
  「你有什麼企圖?」
  「沒有什麼企圖。我只是覺得不能坐視一個蓋世英雄淪落的悲慘命運,成為一個流亡者。」
  「我說過不要跟我假惺惺的!」
  伊爾特裡休半怒吼著拔起了大劍,猛烈一揮,朝著暗灰色的男人飛斬過去。夜氣應聲撕裂,如果換成常人一定一擊就斃命,然而,這個男人並不是常人。伊爾特裡休必殺的一擊只落了個空。更近似鳥兒的身手一回 轉重新站定之後,男人歪著嘴角。
  「哼!特蘭人終歸是野蠻人!只不過是騎著馬、吃著羊肉、喜歡掠奪和殺人的半獸人而已,再怎麼跟你講道理,你都聽不進去,真是可憐又可悲啊!」
  「胡說八道!魔道之輩!我要把你污穢的舌頭砍下來去餵狼吃!」
  伊爾特裡休的兩眼發著光,大劍也散放著光芒,朝著魔道士襲來。
  魔道士又閃過了這氣勢驚人的一擊。只是,要避過這一擊著實花了他好大的精力。魔道士連反擊的機會沒有,順勢一頓便倒在地上。這時候,第三擊又落了下來。
  魔道士的腦袋離開了軀體,朝著月亮的方向飛去。伊爾特裡休心想:終於殺到了!然而,那只是一瞬間的事。當他知道他的劍尖碰觸到的只是暗灰色的頭巾時,頭巾就在半空中散開來了。伊爾特裡休看到暗色的細長的布像蛇一樣一邊飛躍著,一邊襲殺過來。
  布條就像有生命的生物般捲住了特蘭人的臉。過了一會兒,伊爾特裡休終於倒在地上。他的手上仍然拿著劍,全身微微地痙攣著。魔道士喘了一口氣。此時,另一個人應聲出現了。
  「呀呀!還真棘手哪!特蘭的瘋狂戰士這個稱號還真是適合他呢!」
  第一個魔道士聞言笑著回答:
  「若沒有這股猛勁又怎麼能成為蛇王撒哈克大王的依靠呢?太好了!太好了!在葉克巴達那的尊師一定也會因為我們的功勞而高興吧?」
  這兩個男人用奇怪的魔術使特蘭年輕的瘋狂戰士暈了過去。他們就是潛藏於葉克巴達那地下深處的魔道士的弟子,正熱烈期望著蛇王撒哈克的再度來臨,祈求這個世界回歸黑暗。為了達成這個願望,他們不論在過去或現在都不斷地努力著。
  「可是,古爾干啊!原來我一直以為尊師是把那個席爾梅斯當成撒哈克大王的依靠的,難道不是嗎?」
  「尊師的深思熟慮不是我們所能預測的。我們只要把負責的工作做好就行了。」
  魔道士們很莊重地對他們的指導者行了該有的禮數。他們的工作還沒有完全結束。他們必須把這個強壯的男人的身體送到目的地去,而這還需要費他們一番功夫。
  特蘭的悍馬一開始用粗重的鼻息抗拒著魔道士的手,但是在魔道士們把某種咒文傳進它的耳朵之後,馬兒就溫馴下來了,保持著像是著了夢魘般的姿勢。
  魔道士們接著把失去意識的特蘭騎士身上的甲冑脫了下來。伊爾特裡休雖然只是中等身高,但是肌肉結實,要把他的身體抬上馬背,這個工作遠比魔道士們想像中的還辛苦。這一切都是為了準備迎接蛇王撒哈克的再度來臨。不久之後,背著主人身體的特蘭馬被兩個魔道士用看不見的繩子控制著,無聲地在夜裡的原野上朝西走去。
(四)

  見習騎士愛特瓦魯,也就是本名艾絲特爾的魯西達尼亞少女背負著成人都難以負荷的行李。那種眼睛看不見的負荷有兩個:第一種是照顧從聖馬奴耶爾城帶來的傷病者們,另一種是要救出被王弟吉斯卡爾幽禁的國王陛下,也就是伊諾肯迪斯七世。
  再一個月才滿十五歲的少女想要完成這兩件困難的工作。一般而言,光是想到這些事就夠讓人覺得累了。可是,艾絲特爾的精神彷彿充滿了彈力似的。她總認為與其因為自己的立場艱難就意氣消沉,不如想想自己要做的事情所具有的意義更能讓人精神百倍。
  亞爾斯蘭偷偷讓艾絲特帶回來的金幣在照顧傷患時發揮了很大的效用。她因此得以租了一間民房,把這些人安置在裡面。艾絲特爾把金幣交給一個傷勢幾乎都已痊癒的老人,把照顧同伴的工作交給了他。在三個月之內,他們的生活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才對。
  於是六月二十三日那一天,艾絲特爾終於能把精神集中在另一個課題上了。那就是救出國王陛下。
  當天夜裡,艾絲特爾潛進了帕爾斯王宮的內庭。在這幾天,她曾反覆地觀察過,確認警備兵巡邏的情況和圍牆的所在。以前帕爾斯軍和魯西達尼亞軍進行攻城戰的時候,有一部分牆壁被石彈擊中而崩散了。艾絲特爾把皮繩綁在牆上攀爬上去,然後再移到線杉樹幹上,再落到已荒廢的內庭去。
  救出國王是一個魯西達尼亞人理所當然的義務,艾絲特爾是這麼想的,只是因為她曾經直接和國王陛下交談過。艾絲特爾的想法是救出國王一來是盡人臣之忠誠,二來,可以在國王的庇蔭下使那些傷病者獲得保護。
  這天晚上,艾絲特爾打算想辦法和國王再見面,告訴國王她一定會救他出去。就算再怎麼勇敢的少女,要靠一個人的力量去救出國王實在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
  而在這個時候,帕爾斯中最不幸的人又是誰呢?
  「只要有二千萬人,就有二千萬種不幸。」
  那爾撒斯曾經這樣說過。
  佔領王都葉克巴達那的魯西達尼亞軍看來似乎也已度過那些幸福的日子,現在只能品嚐不幸的餘味了。想帶著掠奪而來的財富趕快回故國卻又有家歸不得,這是士兵們的不幸。而必須和不斷想找回以前強力國勢的帕爾斯軍作戰,卻又想不出致勝策略,這是那些將軍們的不幸。在這麼重要的時候,他們的國王又不可靠,這又是將軍們和士兵們共同的不幸。至於那個國王,他那坐在寶座上的尊貴身軀被大家所輕視,甚至被自己的弟弟幽禁,連他所愛的帕爾斯王妃泰巴美奈也逃走了,對他來說,這實在是不幸中之大不幸。而將王兄幽禁起來的吉斯卡爾也不幸地背負著幾個難題。總而言之,在踐踏了帕爾斯和馬爾亞姆兩個國家,堆起大量犧牲者的屍體之後,沒有一個人因此而獲得較幸福的生活,這是魯西達尼亞人全體的不幸。
  吉斯卡爾每天過著心浮氣躁的日子。
  身為魯西達尼亞軍的總帥,他盡可能地在政治上和軍事上想出對策來,然而,狀況卻絲毫沒有改善。如果沒有想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魯西達尼亞國王的決心的話,他很想丟出燙手的山芋躲到後面去。儘管他並沒有對任何人說過,可是他總是覺得在征服帕爾斯之後,他們的幸福也耗費完了。
  有一部分狂信派的士兵主張把葉克巴達那的市民都殺光,而這些人都被王弟弄出城去了。這些人大約有五千人之多。吉斯卡爾打算把他們當成帕爾斯軍大舉來攻時活生生的防壁。在冷酷的個性和掌握事情的先機之下,吉斯卡爾想盡早處理這些麻煩的種子。
  「以前總為了日後著想而不殺他們,結果讓自己陷入這種非出於本意的下場。現在,只要是讓我覺得礙眼的人就當場處斷!」
  吉斯卡爾再也不敢嘗試了。就因為讓安德拉寇拉斯王活下去,結果看看讓自己面臨什麼樣的局面?同樣的,就因為認為王兄「笨雖笨,總還是哥哥」,所以一直讓他坐在王座上,結果又引發了多少的難題來?不論哪一件事,都是因為太過有良知,結果只是讓自己更辛苦而已。包括現在在馬爾亞姆的大主教波坦,每一件事、每一個人都要好好地處理。想著想著,吉斯卡爾迎接了六月二十三日的來臨。
  這一天,當街道罩上一層薄霧的時候,一個奇妙的囚犯出現在葉克巴達那。
  「馬爾亞姆王國的公主被抓了。」
  這個傳言在魯西達尼亞軍的內外流傳著,不久之後就成了一份正式的報告送到吉斯卡爾的手上。事情是這樣的:
  那些狂信的士兵們被趕出了葉克巴達那城,負責監視那些往來於大陸公路上的旅人們。當看見那一團徒步的人們,這些狂信者們本著猜疑心追蹤原本不該被懷疑的人們。在聽到馬爾亞姆語的時候,一聲「異教徒!」便把半數的馬爾亞姆人虐殺了,其他的半數則都被抓了。這個時候,和馬爾亞姆人同行的帕爾斯年輕人用他的劍和弓箭殺了六個魯西達尼亞士兵,突破包圍逃走了。
  吉斯卡爾立刻就把逃走的年輕帕爾斯人的事從腦海進而揮走了。這個時候,王弟的腦袋中棲息著一個惡魔。不,應該說有幾個策略早就盤據在他胸中,而其中一個現在睜開了眼睛。
  就讓那個公主殺害王兄吧!
  吉斯卡爾這麼想著。讓王兄再活下去也沒什麼意思,何況讓他活到現在已經夠久的了。雖然早就有這個念頭,可是,如果真的下手殺害王兄的話,要承受殺兄之罪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所以吉斯卡爾的想法只能在腦海裡盤旋。
  然而,如果讓對魯西達尼亞懷有恨意的馬爾亞姆人殺王兄,再立刻把犯人處死的話,那不是很好嗎?這是一石兩鳥之計,而且可以一次就打下兩隻巨大的鳥。
  吉斯卡爾立刻開始著手準備,這個時候在王宮的一象卻傳來了一陣騷動。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怎麼這麼吵?」
  王弟殿下不悅地叱責,負責守夜的隊長惶恐地回答:
  「臣下無能以致驚擾殿下。有人闖入王宮,士兵們現在正在搜捕當中。」
  「是刺客嗎?」
  「好像是個小孩子。」
  「小孩子為什麼要潛進王宮?」
  面對王弟的詢問,隊長答不出話來,然而,吉斯卡爾公爵的疑問很快就被解開了。當他在三、四張文件上簽了名,壓上花押的時候,隊長又出現在他眼前,報告闖入者已經被捕獲的消息。
  「那個人是魯西達尼亞人,是個見習騎士,名叫愛特瓦魯。說是在聖馬奴耶爾城殉職的巴魯卡西翁伯爵的熟人,該怎麼處置呢?」
  對此人充滿興趣的吉斯卡爾決定見一見他。於是,見習騎士愛特瓦魯,也就是艾絲特爾終於得以和王弟殿下面對面了。雖然是在極為意外的情況下。
  艾絲特爾兩隻手臂被強壯的騎士架著,帶到吉斯卡爾公爵的面前來。雖然她身著男裝,卻仍然一眼就可以看出是個少女。吉斯卡爾決定自己來審問。
  「你潛進宮裡來幹什麼?這是一個魯西達尼亞人不該做的無禮舉動。原來應該立刻就將你處刑的,不過我仍然可以看情況減免你的罪刑。老實說或許可以饒你不死,不然你絕對難逃死罪。」
  艾絲特爾一點沒有畏縮的樣子。她明白表示自己的所作所為就是為了要救出被幽禁的國王陛下,同時她甚至反過來彈劾吉斯卡爾。
  「您幽禁了身為您王兄的國王陛下,自己獨攬政權。這種作法不是違反了為人弟和為人臣之道了嗎?」
  「住口!你這個小妮子!」
  吉斯卡爾大聲喝道。艾絲特爾的主張雖然有理,但是,以吉斯卡爾來看,這純粹是「不瞭解事情的真相卻又自以為是」的說法。難道伊諾肯迪斯七世就曾經做過一次國王應該做的事嗎?
  事實上魯西達尼亞的國王應該是我。
  吉斯卡爾勉勉強強地把這些話吞了下去,在表面上他仍然得表現出一副忠於國王的樣子來。他重整了自己的呼吸,放低了聲音:
  「我不知道你有什麼樣的誤會,不過,我這個做弟弟的從來沒有輕視過兄長。我之所以把兄長安排在某個房間內是為了保護他的生命安全。」
  「為了保護國王陛下……?」
  「是啊!事實上,馬爾亞姆的遺臣想取我兄長的性命。因此,我把兄長安置在宮殿內部,加強警備,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我想你應該也能瞭解這個道理才對。」
  艾絲特爾不知所措。吉斯卡爾的話句句合理,而且,第一次見面的王弟殿下是一個身體強壯的壯年人,充分給人一種同時具備知性和膽力,讓人有信心和敬意的印象。
  儘管如此,艾絲特爾還是覺得吉斯卡爾在說謊。或許這純粹是她個人的成見。可是,從根本上,艾絲特爾就不相信王弟的言行。
  「啟稟王弟殿下,不管殿下怎麼說,那是殿下的說詞。我要親自問國王陛下之後才會相信。在確定之後,不管要服什麼罪我都沒有異議,希望殿下能讓我見國王陛下。」
  少女這樣堅決地主張,由於她絲毫沒有猶豫或膽怯的表現,王弟終於被激怒了。
  「不明事理的小妮子!我不想再和你耗時間了。先把她關進地牢讓她冷靜冷靜。」
  吉斯卡爾下了信號,兩側的騎士便高高地抬起了兩手,把艾絲特爾的身體吊在半空中,轉過身從王弟面前退下。當門被關上,少女的身影消失之後,吉斯卡爾公爵不禁用力地咋了咋舌。
(五)

  當天夜裡,被魯西達尼亞人佔領的帕爾斯王宮中似乎到處都是不請自來的客人。
  一個在寬廣在庭園中巡邏的士兵起了尿意便離開崗位。他躲進高高的石牆和樹木之間,把槍靠在牆上撒了尿,這時候,有一道黑影從牆上往下一跳,落到地上來。
  嚇了一跳的士兵慌忙想伸手拿槍,然而,只聽得一聲「喀」,士兵便倒了下來。原來是黑影丟過來的石塊,擊碎了士兵的鼻樑。士兵昏了過去,倒在自己剛剛撒下的尿上面。
  黑影喃喃說道:
  「竟然在王宮裡隨地小便?看來魯西達尼亞人真的像傳聞中一樣的野蠻。」
  月光照到的那張臉看來很年輕,而且奇妙地顯出不怎麼愉快的表情。他就是軸德族的族長赫魯休達的兒子,名叫梅魯連。那個和馬爾亞姆一行人同行的帕爾斯人就是他。
  梅魯連潛進的庭園中,有一條人工的小河流過茂密的茉莉和山桃花叢中,在月光的照耀下,河面似水晶一般閃著光芒。這裡以前一定是一個相當美麗的庭園。這時候,突然中央委員起了一陣激烈的人聲和吵雜聲。魯西達尼亞語的叫聲此起彼落,似乎是誰在追逐著什麼人擬的。突然,山桃花叢搖晃著,一個像小孩子似的人影跳了進來,就躲在梅魯連的身邊。對方的反應比梅魯連還快,發出了魯西達尼亞語,接著又用帕爾斯語重複同樣的問話:
  「你是什麼人?」
  「你是誰?」
  那個人影就是從騎士手中逃脫的艾絲特爾。帕爾斯的年輕人和魯西達尼亞的少女交換著不友好的視線。彼此覺得奇怪的是理所當然的事,畢竟光看樣子就知道兩個人都被王宮的警備兵追逐。正當兩個人都想開口說話的時候,慘叫聲響起。
  「大事不好了!國王陛下被馬爾亞姆的公主刺殺了!來人啊!來人啊!」
  這一陣叫聲是用魯西達尼亞語說的,艾絲特爾是聽懂了,梅魯連卻不知道是什麼意思。然而,他的反應並不比艾絲特爾慢。當艾絲特爾朝著聲音的方向跑出去的時候,梅魯連也只慢了一步就跟著跑了。
  「大事不好了」這個叫聲反射在王宮的天花板和牆壁上。匆忙的腳步聲和甲冑的聲響交雜在一起。艾絲特爾和梅魯連穿過混亂逃了。就梅魯連來說,他甚至沒有辦法好好看看他生平第一次踏進的王宮的樣子。
  ……此時回溯到不久之前。
  馬爾亞姆內親王伊莉娜一個人被關在王宮的一個房間內,和那些從已經滅亡的故國跟來的臣子們分開。即使是那個她所信賴的女官長喬邦娜也不知道怎樣了。人聲已遠,彷彿只是乘著微微的夜氣在飄動著。
  或許是被殺了吧?伊莉娜不得不有這樣的覺悟。她深深地知道魯西達尼亞人的殘暴和不仁茲。而且,或許不只是被殺吧?或許還受到殘酷的拷問,或者是凌辱吧?如果真的是這樣……當伊莉娜這樣想著時,室內的空氣動了,有堅硬的東西相碰撞的聲音。門開了又關,有人進到了她的房間。當踏著絨地毯的腳步聲接近時,流亡的公主全身都僵硬了起來。她的耳朵傳進一個懷疑但欠缺力道的中年男子的聲音。
  「我是魯西達尼亞的國王==伊諾肯迪斯七世,你是什麼人?在這裡做什麼?」
  驚愕的冰冷之手凍結了伊莉娜的身體。現在自己聽到的是誰的聲音啊?這個靠近她的中年男人竟然自稱是魯西達尼亞國王。怎麼會有這麼好的事?侵略馬爾亞姆王國,虐殺伊莉娜一族的仇敵竟然來到她的身旁?
  伊莉娜的右手顫慄著。在顫慄當中,她的右手滑進了衣服底下,一把微微彎曲的馬爾亞姆短劍就藏在那裡。那是自殺用的短劍。如果被敵人抓住,有受拷問或凌辱之虞時,就用這把劍結束自己的生命。伊莉娜這樣決定了。被魯西達尼亞軍抓住時,短劍沒有被發現讓伊莉娜鬆了一口氣。不過,事實上對方是發現了,之所以沒有被沒收是因為王弟吉斯卡爾偷偷地下了指示。
  伊莉娜的右手一番,閃著白細光芒的便是短劍的刀刃。閃光掠過魯西達尼亞國王鬆弛的臉頰,薄薄的血絲浮現在皮膚上。
  「哇!你幹什麼……」
  伊諾肯迪斯七世大叫著。他把手掌貼上臉頰,感覺到了血氣,讓人驚駭不已。伊莉娜知道自己搞砸了,於是再次揮下短劍。
  如果就臂力而言,伊諾肯迪斯七世遠遠勝過伊莉娜。可是,藏在魯西達尼亞國王皮膚底下的並不是勇氣和膽識,有的只是脂肪和水份而已。
  勉強躲過第二擊之後,伊諾肯迪斯七世的雙腳糾結在一起,滾倒在地上,他拚命地爬了起來,呼叫著守護者的名字。
  「依亞爾達波特神啊!救救我啊!」
  魯西達尼亞國王的慘叫聲被馬爾亞姆公主的叫聲壓過去了。
  「依亞爾達波特神啊!請賜給我力量!請幫我殺了這個滅了馬爾亞姆國,辱瀆神名的魯西達尼亞蠻人!」
  行刺的人和被行刺的人都想念那唯一的真神,然而神明並沒有呼應其中任何一人的呼叫聲。彷彿察覺到室內的情況有異,負責警衛的騎士們從門外發出了聲音。
  「國王陛下,您沒事吧?」
  這個聲音證國王的臉上恢復了不少血色。
  「啊!我在這裡!忠實的騎士們啊!救救你們的國王吧!」
  「遵命,我們立刻就來。」
  騎士們的回答讓伊諾肯迪斯七世安心了不少。可是,騎士們並沒有來救國王。他們只是搖晃著門,製造出一些響聲罷了。
  「你們在幹什麼?趕快來救我啊!」
  伊諾肯迪斯七世發出了悲鳴,騎士們一起回答:
  「國王陛下,請把身體靠向門這邊來!我們馬上來救您!」
  伊諾肯迪斯七世搖搖晃晃地循聲走過去。他把身體靠在門上,叫著「我在這裡」。這麼一來,無異是告訴盲眼的公主自己的所在位置。而且,把身體貼在門上也讓他身體動都不能動了。
  「國王陛下,請不要離開那裡。」
  「我知道了,趕快來救我!」
  當伊諾肯迪斯對著門吼叫時,似乎有什麼東西罩上他的身體,是女性柔軟的身體。就在感覺到這個感覺的一瞬間,他身體的某一部分傳過一陣熱痛。熱痛滲進身體的內部,國王高聲地發出慘叫。
  對吉斯卡爾而言,他得花一番功夫整理自己的感情。棘手的哥哥被刺殺了,而且是被馬爾亞姆的公主所刺殺。他沒有想到陰謀會這麼順利成功。可是,事實上還不能說完全地成功。仰仗吉斯卡爾鼻息的御醫為受了重傷的國王診斷後,在王弟的耳邊低語:
  「國王陛下的傷雖然重,但並不一定是致命傷。傷在腹部……」
  伊莉娜刺中的是魯西達尼亞國王的左腹。由於正居皮下脂肪最厚的地方,所以,傷口雖然又大又深,而且大量出血,但是內臟並沒有受到損傷。
  吉斯卡爾在內心呻吟著。他精心策劃的陰謀竟然敗在王兄的皮下脂肪?怎麼會有這麼荒謬的事情呢?在極端不痛快的思索之後,吉斯卡爾決定從可以著手進行的事情按照順序開始實行。
  不管怎麼說,他要殺了那個殺害國王的馬爾亞姆公主而那個把公主帶到國王房間的人也要問罪處斬。這項罪名就由先前那個叫愛特瓦魯的少女來擔。吉斯卡爾連番下了指示,把馬爾亞姆公主帶走,然後在殺害現場的附近抓住愛特瓦魯。他宣佈不需要經過審判,先將馬爾亞姆的公主處以火刑。然而,就在他將要宣告愛特瓦魯的罪行時,一個聲音從謁見室的高窗上傳了下來。是帕爾斯語。
  「不要動!魯西達尼亞的王弟。如果你膽敢動一下,你的下巴下面就會再開出另外一個洞。」
  魯西達尼亞人嚇了一跳,把視線往發聲向一看,他們看到一個年輕的帕爾斯人單腳跪在足足有三個人那麼高的窗台上,拉滿了弓威脅著。魯西達尼亞人可能不知道他就是自詡為「帕爾斯第二強的弓箭名人」的梅魯連。
  「胡扯些什麼?這個擅自闖入者!」
  站在吉斯卡爾左側的騎士大聲喝道。就在他把手搭上劍柄,劍拔出一半的時候,他的人生就永遠中斷了。響著弦音飛來的箭貫穿了他的咽喉。騎士連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就倒在王弟的腳邊斷了氣。
  「怎麼樣?王弟啊!你是勇敢沒錯,想不想學學你那愚蠢的部下?」
  梅魯連出言聳動著。
  吉斯卡爾當然沒有動。心臟和心臟在他身體裡面快速地鼓動著,可是,他的手腳一點也沒有動。正當他思索著該怎麼料理這個可惡的帕爾斯人時,又有一陣人聲湧入,腳步聲和刀鳴聲交雜著,一個面無血色的騎士跑到吉斯卡爾面前,連同伴的屍體也無暇去注意。
  「銀假面帶著大軍闖進來了!」
  連接不斷產生的混亂究竟然是今天晚上的第幾次,在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人有那個閒暇一個一個去記了。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