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冬日尾聲




  (一)
  當亞爾斯蘭和他的部下們不斷在辛德拉國內作戰時,自許為帕爾斯國正統國王的席爾梅斯則一直待在王都葉克巴達那。
  當然他並沒有過著安逸的生活。在這之前,他趁著魯西達尼亞人侵略帕爾斯之際進行自己的活動。而他復仇的對象亞爾斯蘭卻率軍進攻辛德拉,從帕爾斯國內離開了。魯西達尼亞軍內部產生對立之後,大主教強·波坦和聖堂騎士團離開了王都,討伐地方上的帕爾斯軍殘黨。
  席爾梅斯在這個時候也面臨了需要慎重考慮自己今後該如何行動的時刻了。
  另一方面,魯西達尼亞的王弟吉斯卡爾也面臨多事之秋。
  他的王兄伊諾肯迪斯七世迷戀帕爾斯的王妃泰巴美奈。他把泰巴美奈軟禁在王宮內,拚命地送禮物給她,另一方面也極力勸說她改信依亞爾達波特教。這種狀態自他們佔領王都以來的整個冬天都沒有改變。如果泰巴美奈改信依亞爾達波特教的話,他們的婚事確實就沒有什麼阻礙了。或許就是因為知道這個情形吧?泰巴美奈只是露出妖媚的微笑支吾其詞,從來沒有正面答應國王的要求。
  如果國王和泰巴美奈的關係有所進展的話,吉斯卡爾就得傷透腦筋了。要是他們生了孩子,王位繼承問題就有些棘手了。所以,在伊諾肯迪斯王和泰巴美奈還在大玩愛情捉迷藏遊戲的這段期間,暫時不管他們或許是最好的辦法;但是,就因為這樣,政治和軍事的難題全都集中在吉斯卡爾身上。
  吉斯卡爾雖然有了發揮自己才能和權勢的機會,有時候他還是會對王兄感到不滿。
  前一陣子,因為逃離王都的波坦大主教和聖堂騎士團盤踞的薩普魯城,王都和西方的聯絡就形同斷絕了一樣。他很想問兄長,在這種情況之下還能神魂顛倒於戀愛遊戲嗎?
  薩普魯城位於王都西北方五十法爾桑(約二百五十公里)處,自古以來即以陸路連接帕爾斯和馬爾亞姆兩王國,地處重要位置。如果從此城出動軍隊,不但可以阻斷大陸公路,還可以控制兩國的聯絡。
  現在,薩普魯城裡有三萬多軍隊。其中大半是聖堂騎士團,一部分是宣誓效忠大主教波坦的狂熱信徒。宗教的信念是從不接受妥協的,所以要處理這些人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事。
  波坦從薩普魯城對魯西達尼亞國王伊諾肯迪斯七世發出了最後通牒。
  將帕爾斯國王安德拉寇拉斯三世和王妃泰巴美奈處刑;要求帕爾斯人改信依亞爾達波特教,不改教者一律格殺勿論;就被異教徒女人奪去心志一事向依亞爾達波特神懺悔,重新宣誓一生永不破壞依亞爾達波特教的戒律;將教會對國政的否決權加以明文化。
  這其中當然也含有策略在,然而,整體看來根本就是強制性的要求。伊諾肯迪斯七世驚慌之餘又把弟弟找來商量了。
  「波坦那傢伙根本就是假神之名義,一心一意要擴大教會的權力。王兄既然要聽我的意見,那麼我認為王兄既是一國之王,就該自己去考慮往後的事。」
  吉斯卡爾雖然恨得咬牙切齒,然而他也不敢輕忽在薩普魯城內的三萬士兵。如果要強攻,已方勢必也要有相當大的軍力,如果演變成長期戰的話,那後果就堪憂了。一來葉克巴達那不能空城,二來如果讓兵力分散的話,恐怕會被各個擊破。
  因此,吉斯卡爾甚至考慮要特別編製圍攻薩普魯城的軍隊,而這些軍隊可以讓那個銀假面去指揮。如果他能夠攻下薩普魯城那當然是最好的,事實上只要銀假面將該城包圍住就行了。總而言之,在魯西達尼亞軍將帕爾斯軍的殘黨完全清除乾淨之前,是不宜對波坦發動任何抵制行動的。
  伊諾肯迪斯七世接受了吉斯卡爾的建議。自從他即位以來,很少不採納弟弟的提案的。而每次在聽取弟弟的意見之後,他就覺得事情已經獲得了解決而感到安心了不少。
  原任帕爾斯萬騎長的沙姆身上的傷勢雖然還沒有完全痊癒,但是,自從席爾梅斯回到王都葉克巴達那之後,他就一直跟在席爾梅斯的身旁,針對各種事情獻上進言或建議。而席爾梅斯也很重視他的存在,經常找他商議事情。查迪對沙姆雖然也待之以禮,然而,查迪還是有些微的不滿。
  有一天,席爾梅斯在自宅的中庭和沙姆談事情。席爾梅斯要沙姆去討伐薩普魯城的聖堂騎士團。沙姆立即回答:
  「屬下願接受此任務,殿下。」
  「不過,我知道吉斯卡爾的本意。他想讓我們和聖堂騎士團相互衝突,來個兩敗俱傷。我的想法是既然知道他的用意,我們就不能中了他的計」
  席爾梅斯的銀色面具在午後的陽光下閃耀著,他自己則陷入了深思。
  「沙姆既然有這樣的想法,那一定是有什麼對策了。說說看吧!」
  「首先,如果有了討伐聖堂騎士團的大義名份,殿下就可以公然地召集兵馬了。我們不是可以趁這個機會,用魯西達尼亞人的費用來整備我們的士兵和武器嗎?」
  「唔。」
  「再加上,聖堂騎士團雖然和他們的國王對立,但是畢竟還是魯西達尼亞人。如果我們能將他們消滅掉,相信一定可以大受帕爾斯人民的歡迎。有朝一日殿下君臨天下的時候,一定會有所幫助的。」
  「話說得沒錯」
  「同時,如果我們獲勝了,就可以將這個恩情記在吉斯卡爾的身上,到時就可以要求賞賜了。依屬下的意思,我們可以要求聖堂騎士團盤踞的那座城。」
  沙姆話一說完,席爾梅斯鬆開了他原本交抱著的雙手。
  「這確實是一個好構楊。可是,如果輸了呢?」
  席爾梅斯反問這句話之後,沙姆立刻變了臉色。他把上半身探到帕爾斯大理石的圓桌上,用強而有力的視線注視著銀假面。
  「身為英雄王凱·霍斯洛後裔的您豈能想到戰敗之事?如果連一個小小的聖堂騎士團都勝不了,那如何能收復帕爾斯國?」
  席爾梅斯戴著的銀色面具並沒有任何的表情變化,但是,藏在底下的臉孔或許早就通紅了。「凱·霍斯洛的後裔」這一句話搖撼了正統意識極為強烈的席爾梅斯的心靈。
  「沙姆說得沒錯。謝謝你的建言。我就接受吉斯卡爾的要求吧!」「哦?您同意了?」
  當知道席爾梅斯答應攻略薩普魯城時,吉斯卡爾一方面感到欣喜萬分,一方面卻又掩不住感到意外。他不相信銀假面這個男人會這麼簡單就中了他的計策。雖然他原本打算即使用強迫的手段也要對方就範。
  「當然,我必須要有足夠的糧食和武器。既然我不能要求拔出魯西達尼亞軍的正規軍兵力,我想是不是可以讓我徵募帕爾斯的士兵?」
  「好吧,一切都交給你去辦吧!」
  吉斯卡爾雖然是一個精於算計的人,但是他決不小氣。在約定了足夠的準備和報酬之後,他讓銀假面回去了。
  這個時候,有人帶著忠告的語氣告訴吉斯卡爾。
  「王弟殿下,讓聖堂騎士團為所欲為固然有損魯西達尼亞的國威,但是,讓異教的帕爾斯人去討伐妥當嗎?我們不知道他們的槍尖什麼要轉向朝著我們來啊!」
  這些放百出自宮廷書記官歐爾加斯的口中。他在吉斯卡爾手下擔任行政上的實務。吉斯卡爾帶著苦笑回答部下:
  「你的顧慮是有道理的,但是,目前我們必須珍惜我們一兵一卒。根據各地來的報告顯示,帕爾斯人似乎很快就會大舉進攻葉克巴達那了。」
  「這可是一件大事哪!」
  「反正我們知道銀假面有他自己的盤算就好,目前就讓他們和盤踞在薩普魯城的那些笨蛋去戰個你死我活吧,只要他們開戰,就一定會造成損傷。至少他們是高高興興去作戰的,不是嗎?」
  歐爾加斯聽了點點頭,然後又刻意地壓低了聲音,提出了另一個疑問。
  「那個銀假面到底是什麼身份?」
  「是帕爾斯王室的一員。」
  吉斯卡爾的答覆讓歐爾加斯不禁吞了吞口水。
  「是、是真的嗎?」
  「大概吧!或許是我無益的猜測,不過也或許是個事實。因為帕爾斯的王室也有許多不足為外人道的事情。」
  話說到這裡,吉斯卡爾對波坦大主教的憤怒又被激起了。在佔領了葉克巴達那之後,波坦大規模地焚書,把許多貴重的書籍都燒掉了,其中也包括王宮書庫中收藏的古書。如果查閱這些古書的話,一定可以知道許多關於帕爾斯的國政和宮廷史的秘辛。由於波坦甚至也燒掉了地理方面的書籍,所以對統治帕爾斯的工作造成了很大的障礙。譬如,要向某個村莊收取租稅,到底這個村莊能負擔多少租稅?有多少勞動人口和耕地面積?這些資料都必須重新調查才行。
  「真是傷腦筋啊,吉斯卡爾。」
  伊諾肯迪斯七世說道。在這個階段,他已經把所有的責任都推給弟弟了。而他自己並沒有察覺這一點。
  兄長歸兄長,波坦歸波坦,除此之外還有一個人讓吉斯卡爾記掛在心上。那就是帕爾斯的王妃泰巴美奈。
  「泰巴美奈那個女人到底在想些什麼?兄長和波坦合起來也沒有那個女人難纏。」
  對吉斯卡爾來說,這是最令他不愉快的事。
  王兄伊諾肯迪斯是一個有著像是用海綿做成的肉體和精神的人,如果泰巴美奈有意灌注毒液,他可能就會毫無選擇地完全吸收了。
  譬如,如果泰巴美奈對吉斯卡爾懷有恨意,在國王耳邊輕輕說上幾句,事情會有什麼變化呢?
  「陛下,請您殺了吉斯卡爾。那個男人不但輕視陛下,而且企圖將自己推上至尊的寶座。讓他活著會對陛下您造成不利。」
  「是嗎?如果你這樣覺得,那一定錯不了的。我立刻就將他處決。」
  吉斯卡爾被自己的這個想法弄得寒毛直豎。雖然他是魯西達尼亞的王弟殿下,實際上又是最高權力者,但是,他的立場並不是真的那麼安穩。好不容易才把狂信者波坦趕離了葉克巴達那,沒想到又冒出個泰巴美奈。
  吉斯卡爾不禁感到厭煩。從小他就一直在幫兄長,從來就不曾接受過兄長的拉拔。長久下來,他真的感到厭煩了。
  另一方面,得到吉斯卡爾許可的席爾梅斯公然地召募帕爾斯的士兵,同時也整備了軍馬、武器、糧食。他大可以明目張膽地向魯西達尼亞軍要求。
  「不管怎麼說,我們不需要魯西達尼亞人去做一些勉強的事。就多花費一些時間去做準備的工作吧!」
  席爾梅斯接受了沙姆的忠告,慎重地進行準備工作。如果在準備不足的情況下就冒然地攻擊薩普魯城而反被咬一口的話,豈不落人笑柄?在把魯西達尼亞人趕出國境之外,於葉克巴達那即位為國王,將安德拉寇拉斯和亞爾斯蘭的腦袋並列在城門之前,他是不能死的。他是帕爾斯中興之祖,將在帕爾斯歷史上刻下永不磨滅的名字。所以,他必須先攻下薩普魯城,把該城當成他的根據地。然後,他會選擇一個表彰有席爾梅斯之名的時機,升起帕爾斯的旗幟。
  「那座城看起來似乎易守難攻,事實上是有幾個弱點。魯西達尼亞人可能不知道吧?我曾三度前往那座城,將內部調查得清清楚楚。」
  在帕爾斯十二名令人聞風喪膽的萬騎長中,最擅長城塞攻擊和防禦的就是沙姆。因此,他才會被安德拉寇拉斯王指定為防禦王都葉克巴達那的守將。
  而現在,因為席爾梅斯要攻陷薩普魯城,所以他必腹攻略薩普魯城。沙姆全身有一種自我嘲諷的感覺,但是他並沒有說出口,只是默默地做著他的事。
  於是,帕爾斯歷三二一年開始之初,席爾梅斯緊鑼密鼓地編製私人兵團,整備武器和糧食。當吉斯卡爾開始焦躁地追問什麼時候才能從王都出發時,準備工作終於完成了。
  這是二月底的事。
  (二)
  地下牢房內部的溫度在一整年當中幾乎沒有什麼變化。冷冷的濕氣緊緊地黏貼在牢房裡面人的皮膚上。火把和燭台的亮光照不到的地方是一片陰森的幽暗,死於牢中的人們無聲的呻吟彷彿在長著黴菌的大氣底部對流著。
  帕爾斯第十八代國王安德拉寇拉斯三世自被幽禁在此,到二月底就是四個月了。
  拷問頻繁地就像每天的例行公事一樣。不是為了探聽出什麼事情,純粹只是為了傷害他的身體,污蔑他身為一個王者的尊嚴。他們用鞭子抽打他,用烤紅了的鐵串燙他,在他的傷口上澆上鹽水,用針刺他。
  安德拉寇拉斯的容貌已經變得像個半獸人了。鬍鬚和頭髮肆無忌憚地生長著,當然更別提入浴了。
  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來訪者來到國王的面前。悄悄地從黑暗中走來的人恭恭敬敬地對著囚犯低下了頭。
  「好久不見了,陛下。」
  聲音是那麼低沉、痛楚。安德拉寇拉斯睜開了眼睛。儘管經過了漫長的監禁和拷問的日子,他的眼光卻仍然那麼炯炯有神。
  「沙姆嗎」
  「是的。是陛下頒封萬騎長地位的沙姆。」
  「沙姆你來幹什麼?」
  安德拉寇拉斯之所以沒有立刻就斷定對方是來救他而雀躍萬分,或許就是他自己內心的恐懼吧?沙姆不是一個膽小的人,也不是一個懦弱的人,但是,他卻感受於是一股來自安德拉寇拉斯身上的異樣壓迫感。
  他確實不是來救安德拉寇拉斯的。他甚至沒有拿出武器來。事實上他是收買了拷問的獄卒,換來了極短暫的會面時間。以沙姆的武勇來說,他要斬殺獄卒,逃離地下牢房並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然而,他要帶著身負重傷的國王離開王都卻比登天還難。
  再加上沙姆也知道獄卒正搭著弓箭瞄準自己的背部。
  「我來是有事想要請問陛下。」
  「你想問什麼?」
  「陛下難道不知道我想問什麼嗎?」
  「你到底想問什麼?」
  安德拉寇拉斯佯裝不知道似地重覆問道。
  「是十七年前的一件事。」
  帕爾斯歷三零四年五月,第十七代國王歐斯洛耶斯因不明原因而猝死。而在弟弟安德拉寇拉斯即位之後,歐斯洛耶斯的王子席爾梅斯被燒死了。長大成人出現在沙姆面前的席爾梅斯卻斷言安德拉寇拉斯三世弒殺了兄王歐斯洛耶斯,好讓自己當國王。同時他還說燒燬他半邊臉的那場火災也不是意外的失火,而是安德拉寇拉斯放的火。
  「陛下,臣下有違本份膽敢請問陛下。十七年前,陛下是不是真的殺了歐斯洛耶斯王?」
  「您殺害了兄王,篡奪了王位嗎?而且您也曾經想將席爾梅斯王子燒死嗎?」
  「你問這個幹什麼?」
  安德拉寇拉斯的聲音中沒有絲毫動搖,甚至還有一些譏笑的語氣在裡面。
  「我是一個只會戰鬥的男人。而王家給了我恩寵,讓我有了萬騎長的名譽和地位,王家對我有恩。而且我要大言不慚地說,我深深地愛著帕爾斯國。所以我希望陛下能減少我心中的一些迷惑,這就是我今天來的目的。」
  沙姆在談話中停頓了幾次,冷笑從安德拉寇拉斯的眼中消失了。
  「沙姆啊!我們兄弟的父王哥達爾塞斯大王是一個最有資格被稱為明君的人。可是,他有一個讓朝廷的臣子不滿的缺點。你大概也知道吧?」
  「嗯」
  沙姆很瞭解。哥達爾塞斯大王是一個有判斷力、勇敢,對貴族公正,對奴隸慈悲的人。然而,他有一個缺點,那就是太過於迷信。到了晚年,這種情況更有日趨嚴重的趨勢。後來繼承王位的歐斯洛耶斯五世雖然沒有父王那麼嚴重,但是卻也很相信預言和占星術。
  「哥達爾塞斯大王在年輕的時候曾接受過一個預言。」
  「那是?」
  「預言是說,帕爾斯王家會因哥達爾塞斯二世之子而斷絕。」
  沙姆在一瞬間屏住了氣息,安德拉寇拉斯以一種近似憐憫的眼光看著他,繼續以低沉的聲音說道。
  「帕爾斯王家會因哥達爾塞斯二世之子而斷絕」
  對這個可怕的預言深信不疑的哥達爾塞斯極為慌亂、困惑。如果他不相信也就罷了,可是就因為他相信,所以不得不想出對策來。他以那已經失去理性的頭腦拚命地思索著。
  結果,他首先做的事便是把和王妃所生的兩個兒子命名為歐斯洛耶斯和安德拉寇拉斯。在這之前,名叫安德拉寇拉斯的國王一定在叫歐斯洛耶斯的國王之後即位。所以,就算歐斯洛耶斯早死,弟弟安德拉寇拉斯也可以接替王位。他打的算盤是這樣的。結果,事情也就一如他所預料的一樣。
  安德拉寇拉斯下面並沒有弟弟。那麼這樣說來,帕爾斯的王統就要因安德拉寇拉斯而斷絕了嗎?哥達爾塞斯並沒有放棄。就在這個時候,又有一個預言傳進來了。他的長男歐斯洛耶斯的妻子如果生了兒子,將來或許會繼安德拉寇拉斯之後繼任帕爾斯的王統。可是,那必得是哥達爾塞斯的兒子
  「那、那麼,席爾梅斯殿下是」
  沙姆說不出話來了。難道席爾梅斯不是歐斯洛耶斯五世的獨生子而是他的弟弟?而他真正的父親是哥達爾塞斯二世?難道為了增加自己繼承王位的兒子的數目,哥達爾塞斯王真的私通了自己的兒媳,讓她生下了兒子?
  由於過度的震驚和厭惡感,沙姆好一陣子並沒有發現到冷汗從鼻翼落了下來。
  「沒什麼好震驚的吧?原本世界上就沒有乾淨的王家。所有的王家都像古老的王室一樣,只不過是一灘污血和污物罷了。」
  安德拉寇拉斯的聲音中似乎有一種放棄了的感覺,甚至像是在說著一些與自己不相干的事情一樣。沙姆用手背擦拭著冷汗,重整了自己的呼吸,他已經不想再聽下去了,但是,現在他還想知道一件事。
  「那麼,亞爾斯蘭殿下又是怎麼一回事?」
  「亞爾斯蘭嗎」
  安德拉寇拉斯的表情在滿臉的鬍鬚和傷痕中微微地變了一下。由於他靜默不語,沙姆便說道:
  「亞爾斯蘭殿下是陛下和泰巴美奈王妃所生下的王子。他在這個預言中又背負著什麼樣的命運?」
  安德拉寇拉斯仍然保持沉默。沙姆也沉默了,發問的他自己也感到疲倦了。好不容易安德拉寇拉斯開了口。
  「我和泰巴美奈的確生了一個孩子,但是」
  「但是?」
  沙姆這樣反問的時候,有人匆促地敲著牆壁,這是典獄長回來的信號。這個信號在安德拉寇拉斯的嘴巴上上了一道無形的鎖。沙姆站了起來,他覺得再也問不出什麼了。他對國王敬了一個禮。
  「陛下,我一定會把您帶離這裡。但是,目前請您原諒。」
  安德拉寇拉斯以一種嚴寒透骨似的聲音對著背轉過身的沙姆說道:
  「沙姆呀!你最好不要相信我剛才所說的話。或許我是騙你的。也或許是我想說真話,但是我自己也被騙了也不一定。帕爾斯王家的歷史已經被塗上鮮血和諾言了。這是身為第十八代國王的我所說的,所以一定錯不了。」
  沙姆很想摀住自己的耳朵,他踏上了地下牢房的階梯。在轉過了幾個彎,穿過門扉,好不容易爬到地面上來的時候,沙姆覺得冬末的陽光好刺眼。同時,他也領悟到自己該走的路似乎被一層更深厚的迷霧所籠罩了。
  (三)
  由席爾梅斯所率領的全是由帕爾斯人組成的軍隊於三月一日離開了王都。
  他的兵力有騎兵九千二百名,步兵二萬五千四百名。除此之外,還有一隊運送糧食的人力夫。騎兵以追隨查迪的亡父卡蘭的人為中心,也有原來沙姆的部下。
  連吉斯卡爾都為銀假面能夠募集到三萬名以上的士兵感到意外,儘管有著些微的不安,他還是目送著銀假面出發了。
  在離開王都後的五天,剛好到達薩普魯城的一半路程的時候,他們從沿途的居民那兒聽到了一個傳言。
  聖堂騎士團內素行不良的一些人被趕出了薩普魯城。因為他們襲擊改信依亞爾達波特教的一團商旅,殺人並掠奪他們的東西。被趕出來的十五個人在距離大陸公路不遠的地方集結,完全盜賊化了,從此就以燒殺虜掠為生。
  查迪主張既然他們是在前往薩普魯城的半路上,乾脆就殺了這些盜賊做為血祭。席爾梅斯也點頭答應了。
  然而,在他們繼續行軍兩天之後,傳聞的內容卻變了。那十五個魯西達尼亞人組成的盜賊集團全被一個在不久之前出現的旅人給殺光了。
  跟沙姆說話的農民顯得極為興奮。
  「啊,我從來沒有看過那麼強悍的男人。」
  「有那麼強啊?」
  「我實在難以想像這個世界上會有這麼強的人哪!因為他一個人殺了十五個人,而且自己連一點擦傷都沒有。」
  聽對方這麼聳人聽聞的描述,連沙姆都產生興趣了。
  「是什麼樣的男人?」
  是一個年齡大約三十歲左右,筋骨健壯而高大但是左眼已經瞎了的男人。雖然沒有穿著甲冑,但是騎著褐色的馬,一把插在綠色刀鞘裡的大劍就繫在腰間。這是農民對那個男人的描述。
  沙姆心中已經有個譜了。他要人多收集一些關於那個獨眼男人的正確情報。
  根據農民們的說法,那個獨眼的男人在這個動盪不安的時局中總是以悠閒的樣子出現在附近的村莊中。他雖然告訴大家他有一個了不起的身份,而且把幾百名得力的部下放在北方的一個村子裡,然後一個人出來旅行,但是,大家都認為這些話不怎麼能信。
  一聽說附近的村莊屢次受到魯西達尼亞盜賊們的騷擾,男人便自告奮勇願意單槍匹馬前往收拾他們,只要村民們願意給他酒和女人做為謝禮。於是他便一個人前往盜賊所在的地方去了。
  第二天,獨眼男人騎著馬,手牽著另一匹馬的韁繩回到村子來了。那匹馬背上吊著三個麻袋,每一個麻袋中各裝著五個盜賊的頭顱。
  農民蜂擁而至盜賊聚集的地方,把被奪走的東西都拿了回來,同時按照約定給了獨眼男人酒和女人。過了三天,男人嫌在狹窄的村子裡和人們交際太麻煩了,於是便丟下女人離開了。
  那剛好是昨天的事。在附近有一個洞窟,他把馬留在那裡,所以可能今天還在洞窟裡面。也或許神不知鬼不覺地離開了。
  「殿下,我大概知道那個人是誰,我去會會他。如果能讓他為殿下效力,他會是個可靠的人。」
  沙姆對席爾梅斯這樣說完,便只帶著二十名騎兵朝男人住的洞窟前去。
  洞窟的開口就在一個可以了望大陸公路的山的中麓,附近長滿了茂密的金雀枝和野生的橄欖樹。越是靠近山洞,從洞窟內傳來的歌聲越是清楚。歌聲不能算是悅耳,但是音量之在卻叫人由衷的佩服。
  當沙姆接近洞窟時,一陣嘈雜的聲音從金雀枝叢中響起。是一家母子野鼠。在草叢中有著乾肉和乳酪的碎片。這一家野鼠似乎吃著這些餌食,然後負責洞窟警衛的工作。歌聲驟然停止了,傳來了人聲。
  「是誰這麼不懂禮貌地偷聽別人唱歌?」
  「克巴多,半年不見了,你還是歌藝沒什麼進步嘛!不過知道你沒事卻比什麼都令人高興。」
  「哦,是沙姆嗎?」
  出現在洞窟入口的獨眼男子露出了白皙的牙齒笑著,在他那精悍的臉上便展現了少年般的表情。
  他就是自從亞特羅帕提尼會戰敗戰之後就一直行蹤不明的帕爾斯萬騎長克巴多。
  沙姆讓騎兵們在外面等著,一個人進到洞窟裡面去。馬已經上了鞍,克巴多好像即將要啟程了。克巴多攤開了卷收在洞窟一隅的毛毯,拿出了麥酒壺。
  「哪,請坐吧!老實說,我以為你已經死了。這麼說來,活著的人搞不好還有很多呢!和你一起守著葉克巴達那的加爾夏斯夫怎樣了?」
  「加爾夏斯夫勇敢地戰死了。和我這個苟且偷生的人是大不相同的。」
  半帶著自嘲語氣的沙姆說完,克巴多拿著手裡的麥酒壺笑著說道:
  「你要輕視自己那是你的自由,但是我可不認為活著是一種恥辱。因為我就是在亞特羅帕提尼會戰中殘存下來了,所以今天我才能喝美酒、抱美人,有時候還可以殺殺那些讓人看不順眼的魯西達尼亞人。」
  克巴多把青銅杯子放在沙姆面前,倒進了麥酒,自己則直接就著壺口開始喝了起來。他原本就是一個有酒豪之稱的人,對他來說,麥酒就跟水是差不多一樣的。沙姆只將酒杯拿到嘴邊沾了一下。
  「怎麼樣,克巴多?現在我正跟隨一個主君,願不願意跟我共事?」
  「你的好意我心領了」
  「不喜歡嗎?」
  「老實說,我已經厭煩了追隨別人的那種日子了。」
  克巴多的感情沙姆也不是不能領會。他原本就是眾人皆知的「吹牛克巴多」,在戰場上他是虎虎生風的戰將,然而,在宮廷中,他卻總是受到限制。
  曾經在一次宴席上,一個高不可攀的年輕貴族問他「滿身是血和汗水、砂塵,餓著肚子在戰場上奔波是什麼樣的滋味」時,克巴多突然就抓起貴公子的身體,把他丟進大廳一角的麥酒桶裡,丟下一句話「那,大概就是這樣的滋味。一心只想趕快洗個舒服的澡」
  「所以我說,像你這樣的勇者整日無所事事地在荒野中閒逛也未免太可惜了吧?」
  「這樣過日子很逍遙啊!對了,沙姆,你現在追隨哪個人啊?聽說王都葉克那巴達陷落之後,國王和王妃都行蹤不明瞭。」
  被對方這麼一問,沙姆帶著苦澀的語氣回答。
  「我現在追隨席爾梅斯殿下。」
  「席爾梅斯?」
  歪著頭思索的克巴多想起了那個名字,他微微地皺起眉頭。
  「你說的席爾梅斯就是那個席爾梅斯嗎?」
  「是的。現在我追隨的就是那個席爾梅斯殿下。」
  「他還活著啊?真是奇妙的變化哪!你成了席爾梅斯王子的部下了。」
  克巴多並不想問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或許是因為他知道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複雜的事情或糾結不清的緣由吧?沙姆向克巴多說明了目前帕爾斯的狀況,並告訴他亞爾斯蘭王子可能在東方國境一帶。
  「這麼說來,帕爾斯王家四分五裂,以血刃相向羅?如果再捲進這場爭鬥裡面才叫傻哩!你就把我忘了吧!」
  沙姆舉起了一隻手制止了作勢要站起來的克巴多。
  「等一下,克巴多,姑且不論最後由哪一個人成為帕爾斯的支配者,我們都不能放任魯西達尼亞人繼續這麼暴虐地支配下去吧?難道就不能借用你的勇武把他們趕出帕爾斯嗎?」
  克巴多再度皺起眉頭,重新坐了下來。他把已經空了的麥酒壺丟到洞窟的角落去,然後陷入了深思當中。他的氣質是那麼豪放,有時候看來甚至有些粗野,但是,他畢竟年紀輕輕就當上萬騎長,絕對不是個有勇無謀的人。
  「沙姆啊,席爾梅斯王子有你,那麼,另一方的亞爾斯蘭王子又有誰呢?」
  「達龍和那爾撒斯。」
  「哦?」
  克巴多睜著他獨眼的眼睛。
  「這是真的嗎?」
  「是席爾梅斯殿下說的,可能是真的。」
  「姑且不說達龍,我以為那爾撒斯比我更討厭宮廷工作的,他的心境是如何變化的?難道他覺得帕爾斯的未來在亞爾斯蘭王子的身上嗎?」
  「或許那爾撒斯是這樣認為的吧?」
  沙姆對王太子亞爾斯蘭的印象並不怎麼深,在參加亞特羅帕提尼會戰時,王子才不過十四歲。容貌長得不好,氣質也不差,可是,畢竟還是個未成熟的少年。
  難道是亞爾斯蘭有著足以刺激像達龍和那爾撒斯那樣的人們的資質嗎?而亞爾斯蘭是不是真的就是安德拉寇拉斯王的新生兒子?那個少年的體內是不是沒有流著安德拉寇拉斯王所說的「王家不純的血緣」?
  克巴多用他的獨眼興味盎然地凝視著陷入深思的沙姆。
  「沙姆啊!你在想些什麼?」
  「什麼意思?」
  「你是打從心底宣誓對席爾梅斯王子效忠嗎?」
  「看不出來嗎?」
  「哼哼」
  克巴多撫摸著長著漂亮鬍鬚的下巴。雖然他過著遠離女人的洞窟生活,不會再回宮廷任職,但是,他會做這樣的事就是這個男人奇妙的地方。
  「好吧!沙姆,反正我現在也無事可做,就助你一臂之力吧!可是,我醜話說在前頭,如果看不順眼的話,我立刻掉頭就走,怎麼樣?」
  (四)
  三月十日,席爾梅斯率領的帕爾斯軍和聖堂騎士團開始了第一次的交戰。
  薩普魯城位於距大陸公路半法爾桑(約二點五公里)遠的巖山上。這座巖山為幾乎是從平地上直立起來的斷崖所包圍,要攀登上去根本是不可能的事。穿過巖山的內部,有一段長長的階梯和便斜路而呈螺旋狀延伸,連接著面向平地的出入口。出入口設有兩道厚重的鐵門。
  因此,盤踞在城裡的軍隊如果不出兵,攻擊的一方也只有耐心地包圍了。然而,席爾梅斯一開始就無意做持久戰。他打算運用計策,把聖堂騎士團引誘出來。
  那一天,守在薩普魯城內的聖堂騎士團看見在平地上擺開陣勢的帕爾斯軍在陣地之前插上了一根旗子,那是黑底上著銀色徽章的依亞爾達波特教的神旗。帕爾斯軍在驚異不已地遙望著他們的聖堂騎士團面前放火燒了神旗,眼看著神旗燃起了熊熊的火焰。那面旗子當然是特地做成和神旗一樣的普通旗子,然而,對魯西達尼亞人卻造成了很大的衝擊。
  「可惡!這些焚燒神旗天殺的異教徒們!把他們大卸八塊!」
  狂信者一旦生起氣來,用兵或戰術等根本就不是問題的重點所有了。把瀆神的異教徒打下地獄去!大主教波坦下了命令之後,將兵們立刻穿上了甲冑,騎士們跳上了馬往傾斜路急奔,而步兵則快速地從階梯上衝下來。打開了兩道鐵門,也在平地上擺起了陣勢。
  當然,席爾梅斯就是在等待著這一刻。
  他把軍隊分成三隊,左翼交給沙姆,中央部隊交給查迪,自己則率領著右翼。獨眼的克巴多被配屬在左翼。以他和沙姆的關係來看,這也是很理所當然的事。
  「很快就會輪到你了。現在你就暫且做馬上觀吧!克巴多。」
  「做馬上觀時我想喝杯麥酒哩!」
  獨眼男人回答。他的甲冑是借來的,儘管如此,他的威容仍然大大地壓過了一般的騎兵們。
  喇叭聲響起,戰鬥開始了。
  聖堂騎士團舉起了長槍往前突進。
  重裝騎兵的突擊往往是打擊力勝過機動力,相當有重量感。
  帕爾斯軍則先以弓箭隊加以對抗。然而,聖堂騎士團的先頭部隊連馬都披上了甲冑。飛射而來的箭並沒有對他們造成多大的損傷,聖堂騎士團衝進了帕爾斯軍的陣地。
  殺界大開。
  巨大的聲響支配了整個戰場。半空中交織著一片你來我往的箭雨,地上則佈滿了屍體和鮮血。帕爾斯人和魯西達尼亞人就在當中相互砍殺、突刺、鬥毆。血腥味瀰漫了整個戰場。
  帕爾斯的步兵隊招架不住聖堂騎士團的壓力,後退了十步、二十步之後,半像是崩潰似地往後方潰散了。聖堂騎士團乘勢追擊。他們口中念著依亞爾達波特神的名字,騎著馬展開追殺行動。砂塵漫天,遮蔽了天空。
  這個時候,席爾梅斯自己所率領的右翼部隊殺進了正突進中的聖堂騎士團的側面,看來就像一條鐵河衝進了另一條鐵流當中。
  一名聖堂騎士倏地抬起頭來看時,席爾梅斯的銀面具和長槍同時閃起了光芒。聖堂騎士的身體被席爾梅斯的長槍完全貫穿,連哼都沒哼一聲就死了。奪走他生命的那枝長槍的穗尖再繼續向前刺進了另一個騎士的腹部。
  這時候,席爾梅斯丟下了槍,抽出了劍,砍進了迎面襲來的聖堂騎士的側面。騎士從鞍上滾了下來,滿是鮮血的臉埋進了砂土當中。
  「就是現在,克巴多,看你的了!」
  沙姆一喝,穿著已經有好一陣子不曾穿過甲冑的獨眼騎士無言地點了點頭。
  突破帕爾斯軍中央陣地的魯西達尼亞騎士們讓馬蹄掀起漫天紅灰色的砂,朝山的斜面奔馳而來。跑在陣前的兩個騎兵躍上山峰,大叫著「依亞爾達波特神榮光」。
  就在這瞬間,克巴多的大劍揮向空中。
  高亢的聲音夾雜著血沫,兩名聖堂騎士的頭部就連著甲盔飛離了身體。兩顆頭顱濺起了鮮血,滾落在砂土裡。魯西達尼亞人發出了恐懼和憤怒的叫聲。
  克巴多踢了踢馬腹,衝進了敵陣當中,左右砍殺著魯西達尼亞人。那把厚重的大劍在他手裡以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不斷地揮舞著,騎在馬上的克巴多就像從手掌中發射出雷電的迪休特略神的化身一般。
  在戰場上辟開一條血路之後,克巴多回過馬頭,再度跳進敵陣當中。每次大劍一揮就又出現一條新的血路。克巴多鋼鐵般的力氣擊碎了魯西達尼亞人的盾牌,砍裂了他們的甲冑。撒在砂上的鮮血立刻就被吸進去化為大地的一部分。
  沙姆指揮的帕爾斯軍朝著開始動搖的魯西達尼亞人展開突擊。
  馬兒嘶鳴著,金屬碰撞發出了尖銳的響聲。勝利者的怒吼和敗北者的悲鳴不斷地響起,魯西達尼亞人終於給帕爾斯人打敗了。
  聖堂騎士團留下了兩千具以上的屍體,逃進了薩普魯城。牢牢地關上了兩道鐵門,藏在聳立的巖山內部。
  「看樣子,他們暫時不會出擊了。原本我們並不打算做持久戰的,不過,我們有我們的計策。幹得好,克巴多。」
  全身甲冑被敵人濺出的鮮血染紅了的沙姆對克巴多讚賞有加。克巴多把大劍收回劍鞘,正待要回話時,席爾梅斯帶著查迪騎著馬靠了過來。銳利的眼光從銀色面具內射向克巴多的臉上。
  「你就是克巴多?」
  「是的」
  聽到克巴多不太鄭重的回話,查迪怒眼以對。
  「不懂禮節嗎?這位是帕爾斯的正統國王席爾梅斯殿下!」
  「如果是國王,就不該稱呼為殿下,應該是陛下吧?」
  一陣嘲諷讓查迪閉上了嘴巴之後,克巴多凝視著席爾梅斯的銀色面具。他的右眼中浮起了猜疑的表情。
  「席爾梅斯殿下,如果你是真的席爾梅斯殿下,為什麼要將臉遮起來不讓人看到呢?」
  這是一個極為無禮的問題,發問的人也意識到自己的失禮。他看穿了銀色面具表面燃著怒火,遂微微地笑道:
  「我只有一隻眼睛,可是我並沒有羞於見人,所以殿下不妨也跟我一樣吧?一個好國王的資格並不在於臉孔的美醜啊!」
  「克巴多!」
  沙姆低聲喝道。他知道克巴多是有意挑釁。打從以前他就是這麼一個人,只要他不高興,哪怕是國王,他照樣嗤之以鼻。他招惹安德拉寇拉斯王的不悅也不只一兩次了,但是,每次他都因為建立了功勳而回到宮廷任職。
  「你身為沙姆的朋友卻不知禮數。你想惹王者不悅嗎?」
  克巴多似乎故意地歎了一口氣。他把視線投向老朋友,以再清楚不過的語氣說道:
  「沙姆呀!實在對不起你了。不過,看來我跟這個人性情是合不來了。我好不容易才因亞特羅帕提尼會戰而獲得了自由之身,還想再保有這樣的自由。現在就此告別了。」
  「克巴多,別這麼性急!」
  沙姆的聲音卻被席爾梅斯的怒喝給蓋過去了。
  「讓他走,沙姆。對國王無禮本來就該處以車裂之刑的。不過,看在你的面子上,這次就放過他。不要再讓我看到他那張令人不愉快的臉!」
  「多謝你的寬宏大量,席爾梅斯殿下。和帕爾斯同胞一起流血流汗實在是一件難能可貴的事。」
  說完,克巴多便下了馬,開始脫下甲冑。他旁若無人似地把甲冑和胸衣一件一件丟在地上。然後壓低了聲音對著靠上來的沙姆問道:
  「你打算怎麼辦?就這樣本身於席爾梅斯殿下的幕營裡嗎?」
  「亞爾斯蘭殿下有達龍和那爾撒斯在身旁。如果我沒有跟在席爾梅斯殿下身旁,似乎是不太公平吧?倒是我的力量太微薄」
  把甲冑完全脫掉之後,克巴多把大劍吊在腰間,再度跳上了馬。
  「你也辛苦了。姑且不說席爾梅斯殿下,我會為你祈求武運的。但是,我並不是一個虔誠的教徒,或許我的祈禱反而會造成反效果也不一定。」
  克巴多微微一笑,在馬上對著席爾梅斯點了點頭,便調轉了馬頭。他知道在此地久留是沒什麼用處的。
  在走了約一法爾桑(約五公里)之後,克巴多回頭張望。後面並沒有追兵,或許是沙姆制止了吧?
  「是我太性急了嗎?說起來也沒有任何事實可以保證我跟亞爾斯蘭王子能合得來啊!」
  他拿出了裝滿麥酒的皮革水壺湊到嘴邊,對著風微微地笑了起來。
  「算了,如果不合意,頂多也只是離開而已。這麼短暫的人生,再也沒有比追隨一個自己不喜歡的君主委屈自己活下去更無聊的事情了。」
  獨眼的男子一隻手拿著麥酒水壺,一邊策馬前進,一邊開始大聲地唱起歌來了。朗朗的歌聲和馬蹄的響聲慢慢地在無人的荒野上向著東方移動。
  (五)
  帕爾斯國的東部一帶在三月二十八日半夜發生了二十年來最大的地震。
  震動越過了卡威利河的水面,擴及辛德拉國的西部。多處的山崖崩塌了,地上也出現了裂縫,貧窮人家的房子都傾坍了。
  培沙華爾城也搖晃不已。既然是地上的建築物,有這樣的情況產生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震動情況非常劇烈,亞爾斯蘭也從床上跳了起來。馬廄中受到驚嚇的馬兒引發了騷動,被馬蹄踢到的士兵斷了肋骨。有幾座燭台倒了下來,引起了火災,不過,很快就都控制下來了。城壁並沒有什麼損害。有一個人受了重傷,除此之外,還有幾個人被從架子上掉落的瓶子打到了頭,或是因為腳步不穩而從階梯上滾下來而受了輕傷。城內的損傷情形就只有這樣,然而,出去偵察的騎兵們卻帶回了令人心悸的報告。
  「迪馬邦特山的周邊因為此地的地震而造成了很大的損失。連整個山容都變了。原本想靠上去看個究竟了,但是,路被落石和崩落的山崖擋住了過不去,再加上風雨強勁,根本無法接近。」
  「迪馬邦特山?是這樣嗎」
  亞爾斯蘭有一種難以言喻的不安感。
  據說迪馬邦特山是三百年以前,英雄王凱·霍斯洛把蛇王撒哈克封印於地底的地方。在朝著培沙華爾城回來的半路上,遙望著迪馬邦特山的亞爾斯蘭曾經被一種莫名的巨大妖氣所籠罩。亞爾斯蘭想起了這件事,他再也無法平靜了。
  「殿下,反正我們就要向西方進軍了。如果您不放心,我們可以在半路上做個詳細的調查。」
  亞爾斯半同意達龍的說法。
  他沒有辦法知道。就在這個時候,在遠離培沙華爾城的王都葉克巴達那的地下,穿著暗灰色衣服的男子正愉快地對著弟子們說道:
  「亞爾斯蘭那個乳臭未乾的小子如果像土龍一樣蜷縮在培沙華爾城內的話,或許可以活久一點。蛇王撒哈克大王的再生比我們想像中的還快哪!大家不要偷懶,趕快做好迎接大王的準備「
  然而,就算亞爾斯蘭聽到這些話,他也不會就此撒手不管的。
  現在,他身邊有達龍、那爾撒斯、奇夫、法蘭吉絲、奇斯瓦特、耶拉姆、亞爾佛莉德、加斯旺德,以及二十名千騎長。在他們的支持和協助之下,亞爾斯蘭將要展開一場解放帕爾斯國和人民的聖戰。
  帕爾斯歷三二一年三月底。
  以在培沙華爾城的王太子亞爾斯蘭的名義公佈了兩項歷史上重大的佈告。這兩項公告都出自戴拉姆的舊領主那爾撒斯之手。
  第一個公告是「魯西達尼亞追討令」,檄文散發到帕爾斯全國各地,大意是說,為了趕走入侵帕爾斯國的魯西達尼亞人,所有的帕爾斯人都該集結在王太子亞爾斯蘭的麾下。
  第二個公告是「奴隸制度廢止令」。公告中明文約定,將來等亞爾斯蘭即位為國王之後便解放帕爾斯國內的所有奴隸,禁止販賣人口。
  總而言之,因為這兩個公靠,亞爾斯蘭清晰地宣告了自己的立場,不管是政治上、軍事上或者歷史上的立場。他將成為自英雄王凱·霍斯洛建國以來,帕爾斯國歷史上第一個將人民和土地自異國的侵略支配和本國的舊制度當中解放出來的統治者。
  亞爾斯蘭只有十四歲六個月,他眼前存在著他所知道的幾個謎和他所不知道的幾十個謎。當他解答了這些謎的時候,或許他就可以以「解放者亞爾斯蘭」之名流傳後世了。發件人: 四眼張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