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長江無盡


            1
  東京留守完顏雍,至此已經稱帝,更改年號為大定。接到這份急報時,完顏亮大怒不已,只不過他大怒的原因卻出乎了臣下的預料。
  「雍這個傢伙,就只會剽竊而已!」
  在吃驚之中,伐宋軍的士官們看著皇帝發怒。
  「大定這個年號是余想的!本來是計劃在滅來之後,天下平定之際改元的,這傢伙居然偷了我所想出的年號!」
  對著沉默的士官們,亮繼續罵著他的堂弟:
  「這個傢伙就只會跟在我的屁股後面,真是個無聊的男人!看吧,居然敢趁著我遠離燕京和開封之時立起反旗,看我今年之內就要將偽帝處以車裂之刑!」
  亮豪爽地笑著,但這些將軍之中卻沒有任何人能夠跟著笑出來。
  這是十月七日的事情,支持雍的將軍們都集結到了東京府城附近,和城內雍的親衛隊呼應,一舉突人其中。
  汲烈的市街戰立即辰開,但是並沒有持續很長的時間,因為副留守高存福鷹下的兵士幾乎有半數均棄了武器投降,而另外的一半則舉著武器指向高存福。
  「你們這些背叛者廣高存福叫道。而兵士們則回答:
  矚我們只是捨惡向善而已,勸你也這麼做吧!還是你要為這呆君殉死呢?-
  高存福住口了。原本,他就是被亮派來監視雍的密探,而且他的女兒還進了後宮受到亮的寵愛,本來他甚至還想將雍暗殺掉!如今,要他向雍下跪,他是無論如何也辦不到的。
  在絕望中,高存福奔至城牆上跳了下去。陰曆的十月,北方東京府遼陽城鉛色的天空中正同著雪,沒有任何人的視線落於倒在冰冷大地上一動也不動的高存福身上,數萬的將兵均仰望著城壁上的雍,將劍和槍高高地舉向天,高喊著「萬歲萬歲萬萬歲!」
  當日,三十九歲的完顏雍即位稱帝,此即為金的世宗皇帝。
  為了這一天,經過了幾年的策劃、忍耐著冷遇、警戒著暗殺,完顏雍準備終於完成了!即位的世宗立刻對亮發表了彈劾文,共論及了十八項的大罪。
  在這「十八條罪狀」之中,包括了殺害遼國的海濱王《天柞帝》及宋的天水郡公(欽宗)在內。其他還有試逆選帝熙宗、殺害多數皇族並奸其妻女、以重稅和勞役使數千萬人民受苦等。
  世宗的新政權當場即以武將為中心而發表了,如完顏謀衍、完顏福壽、高忠建、盧萬家奴等,而世宗將原先亮的大臣中具才能和識見者皆迎人了新政權中,張浩、鑽石烈良據、僕散忠義等即是。像這些名臣,亮就是因為不任用他們才會導致失國的,自己絕不能犯這樣的愚行!看著黑暗的天空,雍在內心自我發誓著。
  不正視國內的危機而出征的亮其陣中也有不少的嬪妃和女官。一夭沒女人不行的亮,除了以北方的女性為對像外,有朝一日滅了宋,他還想要佔有洗練的江南美女,亮認全這是人生的一大樂事。
  在燕京的時候,亮在一夜中召幸好幾名美女也是常見的亭。當他從一房室移動到另一房室之時,他還在底下各處設置女官,讓自己可以坐在這些女官的膝上休息。
  「為什麼當天子要這麼景呢?您一定很疲累吧廣
  一名叫高實古的女官一面拭著亮的汗水一面問。
  一作為一個天子,對余來說並不困難,不過,一個晚上要抱好幾名美女,可就不那麼容易了!算了,反正這也是天子的工作嘛!」
  從這樣的傳言看來,亮是比那個認真的堂弟雍要有意思多了!不過,從民眾的觀點看來,與其被有趣的暴君所殺,當然還是在不有趣、但有良心的統治者之下生存曖!
  世宗皇帝究間親,在歷史上有密「小堯y的稱號。堯、舜都是古代傳說中的賢明君主,用他們來比喻雍,就已經是把雍形容為聖人了!既然是聖人,那他的傳記有沒有趣就無所謂了。畢竟,在熙宗和亮兩代的暴君之後,金帝國已經受到很大的傷害,而世宗的任務,就是要像醫師一般地替國家療養,其業績當比個性有更重的評價才是。
  在狩獵時,廷臣原本想要射一隻懷孕的免於,卻當場就被雍斥喝:「怎麼可以做這麼不慈悲的事呢!」因而被罰。以後他更連獵兔都加以禁止,這就是這位聖王的逸話了。
  而完顏亮在連連的失敗後依然不死心,又帶著三十萬大軍順著長江北岸往東移動,並進入了揚州城。當他來到府廳之前時……
  「這,這是什麼?」
  亮的聲音透露著憤怒,隨著他的視線,士官們不由倒吞了一口口水。
  完顏亮死於此
  宋的老將劉銷所寫的六個黑色的大字,在白色的牆壁上躍躍欲現。除了大為不吉之外,不寫「大全國皇帝」,也不寫「全主」,竟然直呼他的本名,實在是太無禮了!劉錢當初就是為了要讓完顏房大怒而寫的。
  「把府廳給我燒了!」。
  亮大叫著。然而,在這北風呼呼的時期,為了避免釀成火災,也只有取消放火的成命,然後命令三百名兵士將府廳的白壁塗黑。在寒風中,兵士們磨著大量以桶計數的墨汁,努力地塗著牆壁。而亮則告知諸將:
  一聽說附近的烏江有西楚霸王的廟宇,一定要去拜禮一下!」
  「西楚羹王」指的就是項羽,他雖是用兵的天才,也是在中華帝國的歷史上以日括著稱、鮮少人能匹敵的強者。他與自美人的悲戀、哀壯的最後自刎、以及「四面楚歌」等故事可說是流傳甚廣。
  亮本身為一詩人,當然也愛這樣的悲壯美,既然聽說了項羽的廟在附近,豈有不去看看的道理。
  於是,亮領著數萬將兵前往烏江的霸王廟。這間祭把著一千四百年前英雄的廟宇十分雄壯,建築材料也十分的高價,然而因金軍人侵之故,所有負責的當職人員全都逃走了,給人十分荒涼的印象。亮立刻動員了兵士們清掃,看著壁上真人大小的項羽畫像,亮歎息了一會兒之後,隨即焚香禮拜。相信在這種時候,身為詩人的亮應該是有作詩吟唱,只是這些詩詞並沒有傳至後世罷了。
  「英雄惜英雄呀!」在大聲的歎息之後。亮的眼淚掉了下來。想到項羽那如戲劇般的生涯、和虞美人的別離等情景,感情豐富的他不由悲泣起來。
  「霸王的雄志,就由我亮繼承統一天下,請您等著看吧!」
  不過,沉浸在感動的浪濤裡的,就只有亮一個人,周圍的文官和武將們都知道他們的皇帝是個很會自我陶醉的專家。而且,將自己比喻為項羽可說是相當地不吉利,因為項羽雖是絕世的英雄、蓋世的天才,但結局卻是敗死在漢高祖手中。大家心中雖這麼想,卻沒有人說出口。
  從霸王廟出來後,亮回到了揚州。在看到府廳的牆壁都被塗黑之後,他滿意地點了點頭。他接著在城外西南的瓜州渡設置了大本營,這是個可見長江豐沛水流的場所,也是風景絕佳的一個地方。
  「不管是黃天蕩還是和尚原,凡是三個字的地名都對全軍不吉!採石礬和楊林口也是三個字的、看來瓜州波也不是個好地方。」
  像這種迷信的聲音,是不會傳人亮的耳中,而被運到大本營內的,則是三百位被選人後宮的美女,以及供她們使用的物品、化妝品、衣物等。亮就在美女的環繞之下,在大本營中悠悠地看著金軍與宋軍之間的死鬥。
            11
  在採石礬、楊林口敗北的金軍指揮官們,並不像亮那樣對人生感到樂觀。
  讓全軍緊張的,是關於李顯忠和楊沂中的情報,他們並不像虞允文及於溫一樣為無名的新人,他們是從四太子宗說、岳飛、韓世忠等人的時代即於戰場上生存戰將級人物。他們的名字,自然讓金軍感到緊張。
  李顯忠帶著約兩萬的精銳與虞允文會合。正確來說,應該是一萬九千八百零六人,之所以會有這麼正確的數字,是出於(宋史)的記述,而這支精銳部隊對金軍自是很大的威脅。
  至於楊沂中這邊,則是帶著水軍與虞允文會合,並在採石礬的高台上進行部隊閱兵和水軍的演習。在長江本流上集結的軍船,也算是對金軍的一種示威。他們在北岸的金軍眼前以三百艘軍船從上流到下流,如飛鳥般疾速、一絲不亂的操船之妙,讓全軍大開眼界。
  「看到那動作了嗎?」
  金的將兵們竊竊私語著。宋的水軍已足夠使他們驚歎不已了!而惟一不覺吃驚的只有皇帝亮而已,他騎著裝有黃金鞍的駿馬,用著嘲笑的口吻:
  「這些只不過是紙船罷了!」
  他認為這些船在實戰中是沒有幫助的,真是非常自信和驕慢,然而這些話對兵士卻不具任何勉勵的作用。在水戰方面,金軍有相當的自卑感,即使是以前和武神般的四太子宗迅也在黃天蕩之戰中敗於韓世忠,而且前些日子,金的水軍才剛於東方海上被擊滅不是嗎?
  在人心惶惶之下,惡正又再度傳來,原來李顯忠已經到達前線,軍船在距揚州上游百里的地方渡過長江。
  金軍遭到李顯忠的快攻!在橫山洞與李相遇的兩萬金軍,幾乎一下子就被擊潰。在馬上揮舞大刀的李顯忠,將金的將軍韋永壽一擊斃命。而韋永壽的戰友頓通將軍,則被李顯忠的部下射傷。他在集合了敗兵之後,因不想被追究敗戰的責任,因而沒有回到本營,反倒逃向北方。
  李顯忠以幾乎無人傷亡的情況下,從西切斷了金軍的補給之路。
  相繼而來的凶報,讓完顏亮也不禁皺眉,他曾在霸王廟中對項羽之靈立誓統一天下,如此的失敗對他可不好受。再加上北方即位的雍勢力不斷強化,讓亮十分激動,在大本營中集合了所有士官。
  「三天!」
  亮做了如此的宣告:「三天之內要成功渡過長江,否則,就將你們這些沒用的腦袋丟到荒野!」
  在亮用力地踏著地板走進去之後,士官們黯然地交換一下眼神,要在三天內成功渡江幾乎是不可能的。如果是在北方的荒野,也許還能以全軍自負的騎兵團取得壓倒性的勝利……
  但是又不能騎馬渡過長江,在水平被擊滅的此時,軍船的數量根本不足,就算分幾次將士兵送上陸好了,但上陸的部隊在沒有後援的情況下一定會被殲滅!也就是犯了「兵力逐次投入」的大忌,只會造成更多的損害而已。而且,在看了前日宋軍的演練之後,金的軍船要想無事渡河也是不太可能的。
  「再這樣下去,我們一定會被殺的!」
  亮可不是隨便說說而已,在採石礬敗戰後,生還的將兵受到什麼樣的待遇,大家可是都親眼看到了。
  「只有殺掉『那個男人』了!」
  在憎惡和恐怖下,這是惟一的結論。不過,這可不是件隨便能做的事,畢竟『那個男人』可是他們的國主,殺死天子可是大逆之罪。
  在無法決斷的情況下,他們離開了大本營,但卻聽到了不該有的女子嬌聲。原來,亮帶了後宮的女子乘車出外宴游,數十輛大車剛離開大本營。
  如雪片般的東西在士官們的面前飛舞著,仔細一看,這東西居然是金箔!是貼在那些女人車上而被強風吹下來的金箔!士官們的腦中不由得一陣反感——
  「給女人坐的車子就大手筆裝飾金銀珠玉,給駐河兵士的賞賜卻只有一兩黃金,我們的命還不如車子的裝飾品呢!」
  「北方的東京留守已經即位為新天子,就算我們殺了『那個男人』也不算是武道了!」
  一正好趁這時候來顯示我們對新天子的忠誠!」
  「新天子是仁慈的人,與其讓『那個男人』坐在王座上,還不如讓位給新天子!」
  「本來『那個男人』就是說道先帝的篡奪者,這一次把他殺了,也是他的報應,不能責怪任何人的!」
  「沒錯,這就是自作自受!」
  「對,我們沒有罪!是他追我們的!」
   「沒錯,打倒狼主廠
  所謂的糧主,拍的是像糧一樣兇惡的君主。不管怎樣,將兵們已經決定了!
  依據最有力的將軍完顏元宜的決定,就在這一夜,最後的結局即將來到。
  十一月二十七日深夜,完顏元直以麾下的兵力包圍了亮的居所。他身為浙酉道兵馬都統制,除了手下可動員的五萬兵力外,其他的將軍們也完全沒有阻止的意思。不!反而應該說是樂意一同抹殺「狼主」。
  當他們闖進去時,女官們立刻慘叫起來,結果,就被因此而大怒的兵士一刀斃命,噴出的鮮血在牆壁和地板上描出了一道道的紅線。衝進內室將大床的絹帳掀開的士官一共有三個,其一為納哈干、其一為魯補,而從床上起身的亮則以嚴厲的眼光瞪著漫人者:
  「你們在幹什麼!余可是天子!」
  在威嚴的叱吒下,納哈干和魯補怯懦了,但第三名男子則大膽地嘲弄著:
  「天子?你做過哪一件像天子的事嗎?你只不過是認逆先帝的篡奪者罷了!」
  「什麼!你說余為篡奪者?」
  「為了守國救民,一定要殺了你!」
  在叫嚷的同時,男子舉劍向前。亮則一邊大叫一邊伸出右手想要拿起床頭的寶劍。只要有劍在手,他就有可斬兩、三人的自信,只不過,他的動作慢了一點點,那是因為十年以上沉溺於美色和暴飲暴食,導致他的反應跟老人一樣慢。
  亮的右腋被男子的劍深深劃過,劍尖再度刺進亮的上半身,從左側腰骨上劃出體外。在異樣的呻吟聲中,亮的身體隨之硬直。就在此時,納哈干和魯補在下腹部和右頸又補刺了一劍。當劍拔出後,熱血染紅了絹制的帳幕,看來就像大朵的樁花一般。
  在亮床上的兩名半裸女官,本來就嚇得半死,現在卻因亮的身體壓在她們身上而重回意識,在發出了淒厲的慘叫後,她們再度昏迷。
  「狼主已經快死了!」
  魯補衝出帳外大叫著。帳外響起了一片歡呼聲,其中還夾雜著:要怎麼處理狼主的屍體?就把它燒了好了卜…··等等的聲音。至於推—一個還留在帳中的男子,則在奄奄一息的亮的耳邊說:
  「你知道四太子一族的遺恨嗎?」
  聽到這句話時,瀕死的男子眼睛再度彈開,他微弱的聲音從充滿血泡的黑唇中發出:
  「你……你的名字是?」
  「蕭遮巴!」
  他一面回答,一面笑起來。
  「其實那是假名啦!給我名字的人現在應該是在東京遼陽府才對。我的本名是黑蠻龍,是受四大於恩惠的人。」
  未對此做出任何反應的亮滿口鮮血地笑著說:
  「你們這些蠻人!依中國的禮法,要殺天子,是不能派血而要用毒的……」噴著血泡的亮就這樣嚥下了最後一口氣。他早已忘了他漩殺熙宗皇帝時用的也是劍。
  完顏亮在拭殺熙宗皇帝後即位十二年,得年四十歲,死時被廢除帝位,原本是要給他海陵王的稱號,但後來還是將他廢為庶人。雖然他的傳記在(金史)上還是「海陵記」,但其他歷史的著作,則多稱他為「廢帝亮」,而非「海陵」。
  亮是在岳飛死後二十年被殺的,也是在隋場帝被殺的五百四十三年之後。他仰慕楊帝的榮華和才能,也希望能和他一樣,結果,最後都同樣被部下所殺。
            III
  傳到宋軍的報告十分地緊急——
  「全軍開始往北方移動了!」
  最初的報告只有這樣。虞允文和子溫無法立刻作出任何決定,如果派宋兵進河攻擊的話,也許會中金兵的反轉攻勢也說不定!再怎麼說,金兵都還有三十萬以上的兵力。
  不過,接著海州魏勝的戰者也到了。
  「包圍海州城的全軍已經開始北歸,連物資都置於地上,看來似乎是相當緊急的樣子,一定是發生了巨變!」
  在接到報告後,子溫如此推出。
  虞允文、楊沂中、還有子溫來了軍用法過長江於北岸上陸。同行的兵士只有三百人,但並無任何危險。隨著道路前進,只見金軍到處散落的武器、食糧、資材…等。進了揚州城中,見到徐黑的府廳牆壁之後,不由感到吃驚。此時,一名男子出現,看他的服裝像是宋人,但他說話的腔調卻像是契丹人。
  「韓彥宜是哪一位官人呢?」
  在遼被金滅了之後,數萬的契丹族努力地從金的支配下脫離而亡命至宋。來除了保護他們之外,也將他們利用在外交和軍事之上,像是與金國內的聯絡即是。看來,他就是這類的人物之一。從他手中接過書簡後,子溫看了一下發信人的名字。
  「啊!黑蠻龍還健在呢!」
  子溫很高興。在與金軍的戰爭中,子溫也手刃了好幾名的金兵,然而,在敵陣中還有這樣的知己,生於此時代下,子溫的心情也十分矛盾。
  在大致看了一下信件之後,子溫都快停止呼吸了!連忙告訴楊沂中和虞允文:
  「金主完而亮已經被殺,金軍也已經依序歸國了!矚
  「…·二·也就是說,我軍已經勝利了……」老將楊沂中南南地自我訂正著:
  「不!應該說是全國的暴君自敗於戰了……管他的,反正對本朝來說都是件喜事!」
  「劉三相公的預言果然實現了!」
  虞允文看著府廳裡那片被塗得黑鴉鴉的牆壁,劉約曾在上面寫下「突出亮死於此」六個字。的確,完顏亮確是死於揚州,就算有六十萬大軍也守護不了他的生命。
  「雖有六十萬全軍,但站在完面亮這邊的應該一個也沒有吧!一
  這樣一想,子溫反倒同情完顏亮的孤獨,但立刻又為自己的天真搖搖頭。該同增的應該是那些不想戰鬥卻被趕上戰場的兵士,而更應同情的則是被暴君國暗的大宋人民才對!
  「在英雄的美學下殉死的只是他一個人就好了!此時如果我們再追敵的話,只是造成更多的流血而已,還不如巡迴一下、安撫民心來得重要。」
  楊沂中下了決斷。古來即有「歸師勿用」的話,若是對急忙回歸故鄉的軍隊攻擊的話,可能會受到必死的反擊而造成大的損害。身經百戰的楊沂中當然明瞭這一點,於是就在李顯忠形式上追擊金兵過了淮河之後,未受任何追擊地回返了。
  當亮的訃報傳至開封時,引起了當地將兵的叛亂,而代替亮留守在開封的長子光英則被叛亂軍所殺。十二歲的光英,自小聰明,深受亮的喜愛。
  「余將把天下在光英十八歲時讓予他,以後就可過著自早到晚遊樂的生活,余要盡享人生之樂r
  亮雖這麼說過,但現在一切都化為烏有。光英對父親的行為曾深自傷心,也許他的氣質更近於世宗而非其父。
  開封、燕京……所有的機要之地都已在世宗支持者的支配下,於很短的時間內,建立起新天子的威權,只要再平定契丹族的叛亂。國內即無內憂。在亮死後,他的殘黨幾乎再也不存在了。
  當子溫回到健康時,「楊國夫人」梁紅玉差不多已做好回老家的準備。
  』『在你爹死了之後,我以為再也沒有出世的機會,這一回,還算是滿有趣的呢!」
  「您不準備出席慶功實了嗎?」
  「已經夠了!先前的舞劍讓我腰痛到現在,年紀大了,還是回家睡覺最好了!」
  「那我送您回去吧廣
  「有這種閒暇的話,還不如去看看妻子。有妻室的人是不能老賴在父母身邊的。」
  乘著驢馬,梁紅玉回到了西湖畔的小屋。說是腰痛,其實根本看不出來,她的姿勢可是坐得比任何人都來得挺呢!
  梁紅玉走了,金軍也走了,吳磷也回到四}!!……全部應該就此結束了,但其實並不然。在勝利的同時,宋宮廷中的主戰論也因此而沸騰。
  在這一年中,欽宗皇帝的死訊好不容易終於能夠公開了!朝廷除了深表哀悼之外,至今一直被稱為「精康帝」的趙桓也得到了「欽宗恭文順德仁孝皇帝」的困號。許多歷史典故將欽宗的卒年記為西元—一六一年,就是依《宋史)的記載而來。至於《金史)上,則明記欽宗歿於西元—一五六年六月。
  戰後的日子一天天地過去了!第二年,也就是紹興三十二年(西元—一六二年)二月,高宗來到了健康府,犒賞對金戰爭中具有貢獻的將軍。幾乎沒有功績的葉義問,則希望辭官謝罪,高宗答應了,對於葉的失敗也不再提起。
  這一年是閏年,因此有兩次二月,在同二月的時候傳來了劉椅的死訊,讓子溫相當悲傷。朝廷依他生前的功績,給了他開府儀同三司的名譽及地位,還有武穆公的溢號。只不過,這些都是形式,被稱為「劉三相公」的晚景可說是相當地不堪。
  在葬儀尚未結束時,金軍對海州城展開攻擊,但被魏勝所擊退。六月,高宗讓位成為上皇,皇太子則即位成為孝宗皇帝。即位之後,以張浚為首的主戰派立刻主張對金出兵,而年輕的新天子似乎也很贊成的樣子。
  子溫則提出了異議:
  「臣認為戰鬥是無益的。北方的完領雍已經即位,他是個文武練達、仁慈寬厚的長者,相當地具有信望,金國的軍民已經完全站在他那一邊了!」
  子溫再敘述到:「全軍的總兵力約五十萬,他們不願為完顏亮而死,但卻不會害怕為新帝而死!」
  接著,虞允文也開口:「要長驅直入奪回開封,甚至渡過黃河使我軍的旗旗能夠插在更北的地方……很遺憾。我軍目前還做不到,必須要再養兵個兩、三年才行!現在急進的話,食糧的調度一定會有問題,最後,兵士們只會以飢餓收場而已!」
  依據虞允文和子溫的意見,出兵論似乎就要在一地之間葬送了
  不過,年老的張俊可沒有這麼容易放棄,他希望讓採石礬的勝利成為回復國土的開幕戰。他的熱情,感動了年輕的孝宗,他任命張浚為樞密使,負責對金戰役之總指揮。反對的子溫則被解除軍職、虞允文也被留在後方。於是,之後的對金戰役,就不是子溫等人的故事了。
  李顯忠及成閱所帶領的宋軍,渡過淮河侵入了金的領土,幾乎沒受到什麼全軍的抵抗,看來,回復到黃河之間的領土似乎只是數天內的事情而已……。
  不過,金軍很快地便展開了大反攻。
  原來,世宗皇帝完顏雍,已經平定了長期叛亂的契丹族。在幾度的勝利之後,雍派完顏元宜前去勸降,他本來就是遼的貴族,做這個工作是最適合不過的。
  世宗是仁慈的人,相信不會破壞約定,而棄械投降的契丹族也都受到寬大的待進。不過,還是有部分的契丹族不願投降,於是遠走一萬里投入西遼,這又是另一個國家的歷史了。
  平定內亂的世宗,接著命令三十萬軍隊南下伐宋。帶有神秘色彩的武將住勝就是在這個時期陣亡的。由於金軍在符離的會戰大勝,阻止了宋軍北上,因而讓宋主戰派的悲願完全潰散。
            IV
  就這樣,在宋幹道元年,全大定五年(西元—一六五年),宋金兩國結成了第二次的和約。和前回的和約比起來,這一次對宋是有利多了,除了重新確立兩國之間的國境之,來支付給金的和平保障資也由原先的銀二十五萬兩、絹二十五萬匹。減額為銀二十萬兩、絹二十萬匹,名稱也由「歲礦改為了「歲幣」,讓「記回」的意味變得較淡薄。
  另外,更讓用者們欣喜的是,之前的來皇帝須對金皇帝稱臣,和約後則稱「侄」,對國家的面目來說。算是十分重要的。
  而在這個和約成立之後,來全行四日星和平共存的狀高,直到被學本真的於孫滅亡,全有七十一年,來則保有了一百一十四年的命脈。
  在和約成立以前,頑強的主戰派人物張浚去世了。如果他還活著的話,也許他依然會很堅決地反對吧!他除了是個信念很強的人之外,同時視野也十分狹窄,他那六十八年的生涯處處是證明。
  和約成立兩年後,吳用則以六十六歲的年齡亡故,在他死後,被稱為「抗全名將」的人,就再也不存在於地上了。
  至於退位的上皇高宗,則繼續長生著。他在壯年的時候,就下定一定要比秦檜活得更久的決心,而如今這個願望已經實現,在平和安寧中,他以八十一歲的高齡亡故,而這已是秦檜死後三十二年的事了c
  講和成立以後,孝宗斷了以武力回復國土的念頭而致力於內政。二十七年的治世裡,宋得到了空前的繁榮及和平,除了財力得以跟北宋的全盛時期匹敵外,在學問和藝術上也有相當的發展。
  虞允文身為對金戰爭勝利的智將,自然擁有相當的名聲,因功升為J!!陝宣諭使。不過因為受到官廷內保守派人士的嫌隙,有三、四年的時間做的都是閒職。在與金講和成立之後,孝宗皇帝將他召回,一舉升為參知政事(副宰相)的地位。最後,他的地位一直升到左丞相兼任樞密使,為大宋的國家戰略最高指導者。他並不是絕對的和平主義者,而是以數十年為單位地作著讓來再度統一天下的計劃。第一階段就是從四川北上黃河的上游地區,然後再從這裡往東方進擊,這是模仿南北朝時代北周征服北齊的例子,很可惜,後來並沒有實現。不過,虞允文倒是培養了好幾位政治家而對國家有所貢獻,在孝宗淳熙元年(西元—一七四年)死後,獲得了忠肅公的通號。
  梁紅玉的歿年不明,但晚年應是過得十分安穩。聽說,她還曾經到訪過建州,也就是後世福建省的山間,閩江的上游。除了兩名從僕之外,還帶了一名十歲左右的少年,這應當是子溫的孩子吧!此地春季開滿了桃花,連河面都深有白色和淡紅色的花瓣。而在附近還有一座名為綠山的小山,山麓上有兩棵大桃樹,桃樹旁則建有一小小的樹堂,這就是祭祖韓世忠的詞堂。以前在這兒曾有一名為范汝的賊人橫行殺人和掠奪,就是由韓世忠所討伐的,後來,建州的人為了紀念韓世忠,便設伺堂祭把他。
  看著祖母拜家的少年說話了:岳忠烈公(岳飛)在京師有著那麼大的廟,那為什麼祖父只有這樣山間的小洞堂呢?
  「你祖父只要這樣就很安慰了。」
  梁紅玉摸摸少年的頭,再看看詞內的韓世忠木像,不由得有些遺憾。
  「如果再做得好看一些就好了!」
  在將百兩銀子交給守詞的人之後,梁紅玉就帶著少年離去了。當建州知事準備前來款待時,早已不見他們的蹤影,只見無人的詞堂中以散著片片的桃花。
  講和成立後,子溫回覆文官職務,他雖然不是非常精明,但由於誠實、見識豐富,再加上清廉,很受孝宗皇帝的信任。歷任工部尚書、臨安府知事、戶部尚書等職。還曾討伐海賊和群盜,所以也有不少戰功,甚至還曾以外交使節的身份出使金國,也許是想要與故人一會吧!至於以文人的身份,他也著有一百六十七卷的宋代史書(水心鏡),而成了朝廷在編纂國史的重要依據。在孝宗歿後,他也曾在光宗之下做事,死後則被贈為靳春郡公之爵位。
  在孝宗的時候,岳飛的名譽受到回復,被沒收的財產也返還回岳飛的遺族,此時的負責人就是子溫。在近三十年間,岳飛的財產被不正的官吏及豪族橫領,大多行蹤不明,多虧子溫詳細地調查,這些財產終於一個也不少地還給岳飛的遺族,讓人人都不得不賞讚他的誠實。這件事情在(宋史·韓彥直傳)中有很詳細記載。
  蘋果書局 OCR &排版   振雄武館 提供資料若轉載,請註明出處 蘋果書局http://bookfans.126.com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