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四部:零碎的木乃伊


  合作對我來說,自然是好事,至少不會再有鄧石召警來對付我的事發生,就算有,我也必然可以獲得通知,及早離開。
  是以我立即道:「好的——只不過這件事,不宜太多人參加。」
  「當然,就是我和你,如果事情沒有結果,我也根本不將之列入檔案,就當根本沒有發生過一樣。」
  我點頭道:「你……」
  傑克道:「還是這個辦法,我和你偷進他的住宅去!我相信以我們兩人的經驗而論,是可以躲過很多防盜設備的,進入屋子之後,我們便放置無線電視攝像管,窺伺他的行動。」
  我略為考慮了一下:「可以的,先讓我和白素見面再說。」
  傑克帶著我,來到了另一間房間前,他才推開門,白素便已向我衝了過來,我連忙道:「沒有事了,我們可以從頭來過。」
  白素喘著氣:「我真擔心!」
  我笑道:「現在,這位傑克上校,也要參加我們的窺秘行動了,他還有更好的新型儀器,我認為我們要快點採取行動,要不然,鄧石可能要搬走的。」
  傑克忙道:「半個小時,我就可以準備好一切,你們等我。」
  他轉身走了出去,我們等著他,半小時後,我們坐他的車子離開警局,又二十分鐘之後,我們到了那幢大廈的門口。
  我所僱用的那個飯桶私家偵探,居然還有臉來見我,他連鄧石叫了警員來捉我都不知道,可是這時,他卻說出了一個使我們吃驚的消息:鄧石已經搬走了!
  那是十五分鐘之前的事情,一輛大卡車,載著許多東西,走了,那私家偵探總算用照相機拍下了當時的情形。
  我們三人,明知鄧石已經搬走了,但我們仍然到了二十三樓,弄開門進去。客廳中的傢俬,完全沒有動,我急急地拉開了兩間房間的房門,探頭望去。
  那間「臥室」已完全空了,什麼也沒有。
  另一間房間,也是空的,可是那間房間牆上,卻有著十分引起我們興趣的東西,那是四個凹糟,在上面的兩個,看來恰好容下兩條手臂,而下面的兩個,則可以容下兩條小腿。
  看來,若是鄧石可以隨時割離他的四肢的話,這四個凹糟,就正是用來儲放被割離下來的四肢的了。
  然則,真有什麼人可以隨意割裂四肢,並令被割裂的四肢隨意活動的麼?
  我和傑克相視苦笑j
  我們又在屋子中作了十分徹底的偵查,但是卻什麼也找下出來。
  我們只好寄望於那們私家偵探所拍攝的照片了,然而當照片衝出來之後,我們更加大失所望了,飯桶偵探的確是飯桶偵探,他拍的照片,可以說一無用處,只不過是輛大卡車而已。
  鄧石搬走的東西,照片上全沒有,這樣的照片,唯一的價值,是使我們可以追尋那輛大卡車的來源,從而知道鄧石是搬到什麼地方去的。
  但是,當我們深入追查的時候,我們又失望了!
  那輛大卡車是一家搬運公司的,據稱將東西搬到了一幢小洋房的門口,卸下東西就走了。而當我們趕到那個地址之際,那是一幢空屋子,屋子中什麼也沒有,當我們想和屋主人聯繫的時候,才知道屋主人早已去了法國,這屋子是托一家置業公司代售的,至今尚未脫手。
  問題已很明顯了,鄧石來到這裡,又轉了車子,他的東西搬走了。他搬到了什麼地方,由於線索的中斷,我們無法再追查下去!
  我們曾詳細詢問過那幾個搬運工人,鄧石自屋中搬出來的究竟是一些什麼,可是卻也不得要領,他們說鄧石的屋子中,全是大大小小的箱子,他們搬出來的,也就是那些箱子,至於那些箱子中有些什麼,搬運工人自然是不知道的。
  我們又和楊教授聯絡,因為我第一次見到鄧石,就是在楊教授的家中的。可是楊教授也不知他的底細,當然也無從找起。
  在開始的幾天中,我不禁十分懊喪,因為我相信,如果那時,再給我有時間擊穿一個小孔的話,我就可以有機會看到鄧石的秘密了。
  但如今,鄧石不知去了何處,可能他再也不會出現,他的秘密,只怕永遠要梗在我的心中了,這可以說是一個好奇心強烈的人的極大痛苦。
  我費了個多星期的時間,來找尋鄧石的下落,沒有結果,傑克上校已放棄了這件事,而由於舊歷年關的漸漸接近,白素忙於家中的事務,也根本不理會鄧石了,只有我還在不斷地忙碌著,可是也一無所成。
  到了將近過舊歷年的時候,我突然收到了一封電報,這封電報,使我的追尋工作,有了新的轉機。
  但是我剛收到那封電報之際,是不知道事情和鄧石有關的。電報是我的一個在開羅大學教授考古學的朋友拍來的,電文十分簡單:「有不可思議之事發生,盼速來,同解決。胡明。」
  「不可思議之事」這是對我最具吸引力的事情了。我和白素商量,當我將那封電報拿給她看的時候,她搖了搖頭:「別去理睬他,快過年了,還要離家?」
  白素的態度如此,我也就沒有將這件事放在心上,但是我卻也沒有象白素那樣說法去做,我悄悄地發了一封回電,說明我不能遠赴開羅,但是在電文的最後,我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究竟是什麼不可思議之事,可能見告否?第二天一早,胡明的回電就來了,電文相當長:「你必定要來,此不可思議之事,牽涉到整個人類的歷史,以及古埃及人製造木乃伊,保存屍體之謎,更有怪異荒誕之極有人體支離活動幻象,速來。」
  「整個人類的歷史」、「木乃伊之謎」這一切,都還可以引不動我的興趣,可是,「荒誕的人體支離活動的幻象」這句話,卻使得我非去不可了。
  胡明將「人體支離活動」這件事,既加上「荒誕之極的」形容詞,再加上「幻象」的結論,我相信他是未曾真正地見過人體支離活動的情形,一定是人家見到了轉述給他聽的。然而,「人體支離活動」,我卻是見過的,我深知雖然荒誕,卻不是什麼幻象,而是確確實實的事實。
  我不敢肯定那個使得胡明知道有「人體支離活動」的情形的那個人也是鄧石,但是這情形無疑是和鄧石的手、足分離十分相似的。
  所以,我向白素列舉了一千零一種非去不可的原因,白素也講出了一千零一種不可去的道理,我們象聯合國大會開會一樣,展開了冗長的辯論。
  我們之所以不能一起去的原因,倒並不是因為年關在即,而是白素的父親白老大病得相當重,這個中國幫會中罕見的奇才,究竟也到了暮年了,如果我要去的話,就需要和白素分開。最後,我之所以能夠成行,還是白老大的一番話,他對白素道:「讓他去吧,人生是如此之短促,而世界上神奇莫測,不可思議的事又如此之多,他既然有機會去探索一件怪事的真相,你為什麼不讓他去呢?」所以,我才能登上飛機,到開羅機場的時候,胡明在接我。胡明和我的相識,是在多年之前,我對考古工作有興趣,參加了一個業餘的考古團,在中亞一帶進行過考古活動的緣故。而我不久就退出了這種活動,因為我的興趣是希望每天發現一座湮沒的古代大城,而實際上,從事考古工作是十分辛苦的,往往一兩個月,找不到一片瓦片。
  但是胡明卻樂此不疲,後來還進了一家著名的大學去專攻考古,他可以說是亞洲、非洲古跡的研究專家,已有很高的學術地位了。我一下飛機時就看到了他,雖然已有多年未見,但是他的樣子,和多年前一樣,矮小、黧黑,講起話來,快如連珠炮,在田野中活動的時候,目光銳利,動作敏捷,活像一頭田鼠。
  胡明一見了我,便拉緊了我的手:「我相信你一定不虛此行。」
  開羅我並不是第一次來,上次我還曾在阿拉伯沙漠之中,和一名叫作尤索夫的刀手決鬥,我曾在一個極古的古城的地下建築中,找到過可以使動物肌肉變成透明的物體,那時候胡明正率團在中亞的阿塞拜疆一帶考古,所以我未曾遇見他。
  是以,我這樣回答他:「如果你這次的事,不如我上一次經歷的那樣奇特,我一定不再睬你。」
  胡明:「哈哈」地笑了起來:「不論你上次經歷了什麼樣的怪事,都絕對比不上如今事情的古怪,你一定會繼續將我當作好人的。」
  我們驅車進城,胡明的住所,是大學的教授宿舍,他雖然只是一個人,而所佔的居莊面積,卻大得驚人,實際上,他的住所,等於是一個小型的博物院。
  他一進屋;要他的女管家準備食物,可是卻吩咐將食物送到地窖中去,接著,他便將我帶到了地窖之中。
  他的地窖中散發著一股難聞之極,無法形容的氣味,才一進來的時候,幾乎被那種氣味弄得作嘔,可是胡明卻還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眼中射出異樣的光輝來:「這裡的空氣多美妙,只有在這樣的環境中,我才感到生命的價值值!」
  我放眼看去,地窖的燈光雖然明亮,但是置身其中,卻也不免使人感到陰森可怖!
  因為,老大的地窖中,幾乎有近八十具木乃伊在,還有各種各樣的石棺和殉葬品,一切的怪氣味,全是那種幾千年之前的東西上發出來的。
  我歎了一口氣:「教授先生,你老遠地叫我來,不是為了請我在木乃伊的旁邊進餐罷。」
  胡明叫道:「當然不,你來看,就是這個,這些石棺,你看到沒有?」
  胡明指給我看的那引進石棺,都放在一張巨大的橡木工作桌上。
  石棺一共是六具,其中的一具特別小,呈正方形,只有一尺見方,那可以說是一個石盒,其餘四個石棺,全是狹長形的,而有一個卻特別大,有四尺長,兩尺寬。
  那些石棺,一望而知,是年代極其久遠的了,石棺上全是剝蝕的痕跡,在棺蓋上,有著浮雕,但也因為剝蝕的緣故,已看不清楚。
  我走近去:「這是什麼意思?這此石棺,看來雖然是古物,但也十分尋常。」
  胡明卻搖著頭:「你錯,絕不尋常,你打開看看,先看那最小的一隻。」
  我疑惑地望了胡明一眼,然後雙手按住了那最小的石棺那是一隻方形的石盒,我用力揭開了棺蓋,向內望去,當我一看到棺內的東西之後,我的雙手,不由自主鬆了一鬆,「拍」一地聲響,我手中的棺蓋跌了下來,在桌角上撞了一撞,又跌倒了地上,跌崩了相當的一大塊,可是我卻不顧得去揀拾它,因為棺中的東西,實在是我所意思不到的。
  那是一個人頭。
  那是一個齊頸被切下來的人頭,這時當然已成了木乃伊,干扁了。但是它干扁的情形卻十分好,五官還可以看得十分清楚,甚至在臘黃的皮膚上還可以看到鬍渣子的痕跡。
  那是一個廣額,高鼻的人,在生前,這個人的氣勢,一定相當懾人。
  而那顆人頭,是恰好被放在石棺中的。我的意思是,那石棺中整塊擊成的,擊出了一個凹槽,那凹槽便是人頭的邢狀,那人頭放在凹槽之中,天衣無縫。
  我看了半晌,才抬起頭來:「這太奇怪了,我未曾見過這樣零碎的木乃伊。」
  胡明又搖了搖頭,他走近來,抬起了我因為意外而掉到了地上的棺蓋,放在桌上,然後才道:「你又料不到了,他是完整的。」
  我幾乎疑心胡明是白癡了,但是我還是耐著性子:「這是什麼意思?完整的?我可只見到一個頭。」
  胡明以十分快的動作,「砰砰砰砰」,將別的幾具石棺蓋一齊推過了一旁,使我可以看到所有石棺中的東西,我明白胡明的意思了。
  這是木乃伊,的確是完整的!
  它並沒有缺少什麼:在兩隻狹長的石棺中,是兩條手臂,另兩隻較大的長形石棺中,則是兩條腿,而大石棺中所放的,則是身體。
  手、足、頭、身體,根本不缺少什麼,你能說它是不完整的麼?當然不能,但是,它卻是分離著的,而不是連在一起的。
  看到了這樣的木乃伊,不禁使我的心中,產生出一股極其噁心的感覺來,因為這是違反自然的,毫無疑問,這是古代酷刑的結果。
  我退後了幾步:「這木乃伊生前犯了什麼罪,受到了分屍的處分?」
  胡明搖了搖頭:「你太沒有知識了,能夠被製成木乃伊的屍體,非富則貴,怎麼會是一個被分屍而死的罪人?」
  我向胡明瞪了瞪眼睛:「那麼,這是什麼人?」
  胡明道:「我已經考證過了,他是一個在位時間極短的法老王,他的金字塔十分小,一年之前由我帶領工作人員發掘出來。金字塔中並沒有什麼陪葬品,只有這五具石棺,當時排列的方式,就和如今我放在工作桌上的位置一樣。」
  我感到十分有興趣,將幾千年之前,早被湮沒了的事,一點一點地發掘出來,那實在是十分有意思的事情。我道:「你還考證到了些什麼?」
  胡明道:「金字塔中有一塊石頭,清楚地刻著這個法老王的名字,那絕不會錯,他的一生,在歷史中也有可以查稽的記載,這個人是一個十分憂鬱的人,他獨身,不接近女人,二十六歲即位,二十八歲去世,他在位的時候,沒有什麼貢獻,本來,這樣的一個法老王,是不值得去研究的,可是——」
  他講到這裡,又向那幾具石棺指了一指:「他的木乃伊為什麼會這樣子呢?歷史上絕沒有一個法老王被分屍的記載,關於這個法老王的死,記載上說是突然死亡的,繼位的是他的叔父,他的木乃伊何以被分成了六個部分,這是一個謎。」
  我想了一想,自以為是地道:「大概是他的叔父想謀位,將他害死了。」
  胡明道:「你不懂埃及歷史,所以才會有這種可笑的想法。」
  我不禁大是有氣,高聲道:「胡明博士,是的,我什麼也不懂,我沒有知識,但請問,你叫我來。是為了什麼?」
  胡明「哈哈」地笑了起來:「你一定平時恭維話聽得太多了!」
  我仍然沒好氣:「恭維話我聽不到,可是刻薄話倒也聽得不多。」
  胡明伸手在我的肩頭上拍了一下:「好了,好了,談正經的,我在發現了這六具石棺之後,便朝夕研究何以這位法老王肢體分離的緣故,我請了最有名的外科專家一齊來研究,據幾位外科專家研究的結果,這位法老王的肢體分離,絕不是任何金屬鑄品切割的緣故,骨胳全是在關節處分離的,自然而圓滑,所有的大小血管,都有封閉而完好的痕跡……」
  我忍不住道:「你說什麼?」
  胡明道:「切口處的血管,是經過封閉的手術的,就是說,血仍然在手臂中,可以說沒有流出來過。」
  我冷笑道:「這幾位外科專家有毛病了,現今要進行這樣的外科手術,尚且十分困難,何況是幾千年之前。」
  胡明道:「是的,這一點,他們也知道,但是事實是如此,他們也不得不作出這樣的結論來。」
  我搖了搖頭,這是無法使人相信的事情。
  胡明道:「我為了這具木乃伊,作了不知多少猜測、假定,但是沒有用處,我甚至未曾向外界公佈過有關這具木乃伊的事,因為沒有結論,我怕人家會說我故意製造出這樣的一具木乃伊來譁眾取寵。」
  我「唔」地一聲:「現在,你是不是有了結論?」
  胡明在他上衣的袋子中,取出了一本日記薄,小心翼翼地將夾在其中的一張剪報,拿給我看:「你且看看這個新聞。」
  那是一則花邊新聞,登載這個新聞的報紙,顯然絕不相信它所報導的是事實,所以文字十分簡單,大意是說,在開羅的一幢房子中,有人看到兩隻手,推開房門進去,但沒有人,見者更可肯定,其中右手上戴著一隻貓眼石戒指的云云。
  我看完了這則新聞之後,一定十分失神落魄,以致胡明連聲問我:「你怎麼了?」
  我抬起頭來:「他在開羅。」
  胡明連忙道:「誰,誰在這裡?」
  我道:「一個人——」
  胡明急不及待地道:「一個人,當然是一個人,我的意思是什麼人,何以你的面色如此之難看?」
  我定了定神:「這事情太巧了,我必須用很長的時間,才能向你說明,你還是先將你自己所要講的話,先講完了再說的好。」
  明明看了我片刻,才道:「也好,這個花邊新聞,使我忽然想到了一個十分奇怪的念頭,你看這些分開了的屍體,會不會是他在死前,就已經分開了的呢?」
  我望著胡明,他能夠作出這樣的假定來,這說明他是一個想像力極其豐富的人,看他的神情,像是很怕我笑他,但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我卻並沒有笑他,我只是道:「很有根據。」
  他停了片刻,才又道:「根據記載,這個法老王是十分孤僻的,他或者有什麼神奇的方法,使得他的肢體分離,或者他是一個魔術師,你知道,在中國和印度,古代都是有著可使人肢體分離的魔術的。總之,這是一件十分值得研究的事情!」
  我又點頭,表示同意,然後才道:「胡明,這件事情,你找到我,可以說再好也沒有了,因為我也見過一個不屬於任何人的手,和不屬於任何人的腳,我並且曾在這樣的腳上,踢過一腳!」
  胡明驚訝地望著我:「你!」
  我點頭道:「我!」
  我將所有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向胡明講了一遍,我講得十分詳細。不必我再加油加醬地渲染,事情的本身,已是足夠神秘的了。
  所以,胡明的面色,越來越是蒼白,而等我講完之後,他的面色已是極其難看了。
  我們兩人沉默了好一會,才聽得胡明道:「這實在是大不可思議了,你所講的那個人,鄧石,他分明是具有這種分離自己肢體的神奇力量!」
  我道:「你找到的那具木乃伊,他也可能具有這樣的能力!」
  胡明伸手,輕輕地敲著自己的額頭:「可是,我仍然不明白,一個人就算是有了這種能力,又有什麼用處呢?這不像是隱身人,人家看不見他,他就可以做許多普通人不能做的事情。」
  我只好搖了搖頭:「我也不明白。」
  胡明向桌上那些石棺指了一指:「我想,我們只有暫時將這具奇怪的木乃伊放過一邊了,因為有關這具木乃伊,可以研究的資料大少,不如去找鄧石還好些。」
  我自然同意:「我找他許久了,如今可算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
  我的話還未曾講完,便被一下突如其來的尖叫聲所打斷了。那一下尖叫聲,從上面傳來,接著,便是「乒乓」一陣打碎瓷器的聲音,接著,又是一陣尖叫聲。這不斷的尖叫聲,任何人聽到了之後,都可以明白上面是發生意外了。
  胡明叫道:「女管家!」
  我們兩個人幾乎是一齊向上衝上去的,當我們衝出了地窖,到了上面的起居室之際,我們看到女管家在掩著臉尖叫。
  同時,我們也看到了令她發出尖叫聲的東西來。
  那是一雙手!
  ------------------
  黃金屋 掃校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