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八、夜闖古堡


  羅開笑著,黛娜一面問一面已轉過身來,和羅開面對面,她俏麗的臉上,全是細小的水珠,看起來樣子十分可愛,羅開伸出舌頭,先舔了舔她的鼻尖,才據實回答:「一個外星機械人——整件事,一點也不值得重視,就算掌握了可以使雙鞭甲藻發光力增強一千倍的能力,又有什麼用處?」
  黛娜想著羅開的話,眨著眼,長睫毛下閃動,終於,她笑了起來,同意了羅開的話:「也不能說全沒有用,可以把海水放在碗中,令那碗海水發光,作照明之用。」
  羅開『哈哈」大笑:「我寧願用電燈。」
  黛娜手臂纏住了羅開的頸,身子又貼向羅開,她忽然歎了一聲:「似乎有愈來愈多的證據,證明外星人在地球活動!」
  羅開也感歎:「大多了!各種各樣的外星人,在地球上進行各種各樣的活動!」
  黛娜低歎了一聲,把下顎靠在羅開的肩上,兩人的心中,都有著一種無可奈何的悲哀。
  羅開知道,黛娜的出現,本來是要向他來問罪的,可是如今她知道事情和外星人的活動有關,自然也不會再責怪羅開了——當然,黛娜若是責怪羅開,是毫無理由的。可是不論多麼出色,女人總有女人的特點,她會覺得,和羅開的關係,那樣與眾不同,羅開就有責任,毫無保留站在她這一邊!
  在那酒店中,羅開和黛娜,度過了極愉快的四十八小時,黛娜才依依不捨離開。
  羅開也接著離開,他駕駛一輛性能良好之極的汽車,向北駛,在傍晚時分,進入了喀斯托裡亞鎮。歷史悠久的鎮市,自然有一種盎然古意,令人發思古之幽情。羅開找了一家酒店,稍為休息一下,又享用了一頓典型的當地食物——把來自湖中的一種身體渾圓、細鱗的魚,用十多種香料來烹製,足以令得任何老饕,單是看到了就會想大吃特吃。
  然後,羅開安步當車,步出了鎮市,向湖邊走去。
  他先在湖邊停下,遙望著一公里之外的,深入湖中心的那個半島,康維十七世的古堡,就在那個半島的尖端上。當晚的月色相當好,古堡也有燈光透出來,襯著粼粼的水波,景色清幽得如同神話境界。
  羅開一面欣賞風景,一面在想著如何偷進古堡去。他對於那座古堡的資料,十分有限,但是知道,古堡中一定有著許多裝置,是防止不速之客的侵入的。雖然羅開是對於那種裝置的專家,但是也總要在行動上極度小心,才比較妥當——能想像他,亞洲之鷹羅開,竟然在古堡中成了俘虜的情景嗎?
  康維十七世正在南美洲參加嘉年華會——那是高達得到的消息,趁主人不在時,防範應該會比較松,這是羅開的機會。
  他站在湖邊,向前走著,等到來到半島上時,才加快了腳步。一小時之後,他已經來到了古堡東側的高牆之下。牆上爬滿了植物,牆腳下也種植著整齊的灌木,抬頭向上看去,高款巍峨,大約在十公尺以上,才有一排圓形的小窗口。
  羅開先拔開了牆上的「爬山虎」,牆是用火石砌成的,表面粗糙,而且石縫頗有空隙,他可以毫無困難地攀上去,到了窗子,良然更簡單了——窗子相當小,但可以供人穿過,而且出乎羅開的意料之外,窗上並沒有什麼鐵枝之類的裝置。
  當羅開穿過了一個小圓窗,用小電筒照射,察看他處身的環境時,他發現自己是在上間空無一人的石室之中,那石室,大約有三十平方公尺,看起來,空洞而陰森,叫人聯想起石牢。
  而且,更令羅開驚訝的是,那石室,四面都是石牆,除了羅開穿進來的那個小圓窗之外,沒有別的窗,也沒有別的門!
  也就是說,看來那小圓窗是出入這間石室的唯一通道,他不能由這石室進入古堡的其他地方。羅開定了定神,背靠著石牆站著,他知道,像這一類古堡,往往有許多暗門、秘道,這間石室原來的用途,不知是什麼,從剛才外面有一列小圓窗來看,這種石室至少有十間以上,就算石室之間,不能互通,也一定有暗道可以通向古堡別的部分。
  他反手在石牆上敲著,聽手指叩在牆上發出的聲音,不到三分鐘,他就找到了聽來聲音空洞的部分,範圍比普通的門較小,但也足夠供人出入,他用手控在石牆上,慢慢移動著,不一會,就摸到了一個拳頭大的凸出點。
  這時,羅開的心中,也十分緊張。
  羅開覺得緊張,因為他知道,那拳頭大小的凸起,必然是暗門的開啟點,既然找到了,他有把握把暗門打開來。問題是,暗門打開之後,會出現什麼樣的情形?
  這幾乎無法推測,因為可能出現的情況,有無數種!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不論打開暗門之後會有什麼樣的情形出現,他都無可避免,必須打開暗門,進入古堡,找尋有關康維十七世神秘身份的謎——這正是他到這裡來的目的!
  他先用力按了一下,沒有反應,他再向右,旋轉著那個凸起,才一轉動,他就吃了一驚,立時停手,而且,像是那凸起物會燙手一樣,陡然鬆開了手!
  那圓形的凸起,在轉動之際,發出輕微的「格格」聲,是一小格一小格的轉動,為密碼鎖的鍵盤——這很出乎羅開的意料之外,他以為暗門的開啟方法,一定十分簡單,想不到在古堡之中,居然會有密碼的裝置,那當然不是古堡原有的,而是康維十七世裝上去的!
  羅開也是開啟密碼鎖的能手,鎖並難不倒他,使他驚訝的是會有這種鎖在!
  他搓了搓手,再去轉動那鍵盤,凡是密碼鎖,在轉到適當的號碼時,所發出的聲音,多少有點不同,差別極微,不是經驗豐富的人,根本分辨不出。
  羅開小心轉動著,每當有異樣的聲音傳出來的時候,他就停下來,去推移那個暗門。一直到了第七次,他才能把一扇暗門,向右移動,他的動作十分小心,先移開了一公分左右,外面有柔和的光芒射進來。
  羅開將眼湊在門縫中,向外看去,只見外面是一間佈置得極其抽像現代的房間,所有的家俱陳設,都新穎得匪夷所思。
  在一張形狀怪異的椅子上,坐著一個極恐怖,乍看之下,令羅開這樣久經冒險生活的人,都感到了一股寒意的怪人。可是在定了定神之後,卻又覺得那個怪人,一點也不可怕。
  那「怪人」有著成年人完整的形體,坐著,可是,完全沒有正常的「外殼」——沒有表皮,沒有五官,沒有衣服,沒有毛髮,而即使是那樣,也不令入覺得可怖的原因是,那並不是沒有了皮膚,有血有肉的活人,而是一個由許多零件乍看去,不知有多少組件組成的機械人!
  這個機械人,若是披上了人的外形,或許就和真人一模一樣。
  既然是機械人,當然不會叫人感到可怖。羅開第一個念頭,想到的是:是不是所有三晶星機械人,在除掉了「皮膚」(或稱「外殼」)之後,都是這個樣子的?如果是,何以康維十七世的古堡之中,會有一個沒有外殼的三晶星機械人?
  還是,那機械人只是地球上的出品,是康維十七世的嗜好?
  羅開在剎那之間,思緒十分紊亂,他像是捕捉到了個念頭,可是卻又虛無縹緲,無法將之具體化。
  他約摸看了三分鐘,外面一點動靜也沒有,那種柔和的光線,也不知發自何處,羅開試著把門更推開些,那機械人的頭部,忽然轉動了一下,正面對準了羅開——雖然沒有「外殼」,但是正面和反面,還是很容易分得清。正面的中間,有凸起,凸起之下,是兩個孔洞,那一定是鼻子和鼻孔。而再下面,是一個「口形」的存在。上面,則是有著光芒閃耀的許多小晶體——這是眼睛,從那片精細的結構來看,這機械人的眼睛,一定比真的眼睛,有更多的功用。
  當羅開看到它的頭轉向自己時,他可以肯定,它已經看到了自己。
  羅開怔了一怔,他不是把門關上,而是索性把門完全打開,並且,用十分鎮定的聲音,和那沒有外殼的機械人,打了一個招呼:「你好,很高興見到你!」
  羅開之所以這樣鎮定,是因為他肯定,這機械人,不管是什麼星球人造出來的,它既然那麼精細,能力一定非同小可。說不定,他只要手指一指,就會有極強烈,具有極大殺傷力的鐳射光射出來,已被它發現,再想躲避,那是不可能的事,只好大著膽子博一博,反正是禍不是禍,也很難躲得過去!
  羅開在走出去的時候,神態看來雖然從容,但手心也捏了一把汗。
  出乎他意料之外,那機械人雖然沒有外殼,可是卻能動作——外殼對機械人來說,並不重要,它頭向上一抬,也開口說起話來,有著潔白的牙齒,和紅紅的舌頭,在它發出聲音之前,有許多細小如絲的組件,不斷在閃耀著,整個機械人,看起來,就像是縮小了不知多少倍的一座大型電腦!
  等了十秒鐘左右——羅開相信它先接收了他的話,找出了這種話的資料,同樣用這種語言來回答。果然,它一開口就先歎了一聲:「你好,我一點不好,我沒有了外面的那一層……皮膚,樣子看起來,一定怪極了!」
  若是在此之前,未曾見過三晶星機械人的話,羅開不知要驚訝到什麼程度,但這時,他卻有足夠的鎮定來和機械人對答,想想卡婭甚至愛上了一個可能相類的機械人!只不過,偷進古堡來,竟會見到那樣的一個機械人,羅開自然料不到,所以他的聲音,還是不免有點不自然:「還好,不是……你的皮膚到哪裡去了?」
  機械人頭向一旁側了一側,作了一個思索的姿勢。怪的是,它只是頭部在動,身子一動也不動,它的回答是:「不知道,我對自己的皮膚怎麼樣了,一點印象也沒有,可是我卻知道,我應該有一層皮膚。還有,為什麼我的身體不能動?」
  羅開吸了一口氣:「我不知道,人類有一種病,若是中樞神經受了傷,可以導致身體不能動,那……種病叫做癱瘓。可是我不認為機械人也會有這種病。」
  那機械人的頭部擺動不已,各種組件微光閃耀的速度,又快又密,它又道:「當然不會,我是第九號,是你製造我的!」
  羅開不知如何回答才好,他思緒十分紊亂——任何人突如其來,遇上了這種情形,都會有同樣的失常,羅開算是十分鎮定的了!他立即想到,眼前這機械人,看來像是正在製造中,還未曾完成。自然,也有可能,是本來完整,但卻被拆除了某些部分!
  他做著手勢:「我不是你的製造者,你對『三晶星』有什麼印象?」
  羅開在說到「三晶」的時候,使用了萬數代的三晶語言的發音。那奇異的發音,才出自羅開的口,機械人的整個頭部,至少有一半,變了起來,閃耀著——如果它有「皮膚」的話,這種反應,可能會變成臉紅、出汗、興奮或緊張!
  接著,機械人就叫了起來,重複了一遍音節:「當然有,我應該是那裡來的!」
  羅開的心中,陡然一動,伸手指向它:「你本來就是三晶星機械人,後來逃走了!背叛了!」
  機械人對羅開的指責,卻表現了陌生:「我……逃走?背叛?我……逃走?背叛?」
  羅開這時,肯定眼前這個不完全的機械人,正是需要尋找的那個,只是他不知道何以神通廣大的三晶星機械人會落在康維十七世的手中而已!
  羅開吸了一口氣,又道:「你有使雙鞭甲藻發光能力加強的能力,最近你還玩了一次這方面的花樣!」
  可是,機械人對於羅開的活更陌生,更不懂了,這一點,可以自它懷疑的語氣中聽出來,它又重複著羅開的話,然後道:「我沒有……這方面的資料。」
  羅開盯著它,心中所想的是:這個三晶星機械人,一定被「懲罰」過,以致沒有了「皮膚」,身子不能動,也喪失了若干「記憶」。
  可是,難道對這個機械人施展懲罰的,竟然是康維十七世?如果是他,那康維十七世,又是什麼身份?
  羅開來到古堡,目的是想揭開康維十七世的秘密,可是現在,謎又更深一層!
  羅開知道,如果自己所料不差,那麼眼前這個機械人,「記憶」已被消去了一部分,「想」不起以前的事情來了。這種情形,對地球人來說,相當陌生,也不能完全接受,羅開當時的決定是,等有機會見到遠,就告訴他,他要找的那個三晶星機械人,是在這個古堡之中。
  (當羅開想到了這一點的時候,他隱約感到,自己的設想,有一些不對頭之處,可是他又想了一遍,仍然只是那種感覺,而說不上究竟是什麼地方不對頭。)
  羅開沒有繼續想下去,他只是問:「你有能力和三晶星人——應該是你的主人,或者說你的製造者聯絡嗎?」
  機械人的頭左右搖擺著:「不能!」
  羅開心中想:它這方面的能力,一定已被取消了!他又道:「你不會把我到過這裡的事,告訴任何人?」
  機械人的口答極快:「我不會告訴,因為你不想我告訴,可是你出現,在我的『視力』範圍之內,一切被記錄下來,可以十分容易還原。」
  羅開苦笑,那機械人的雙眼,記錄了一切,如果康維懂得利用這機械人,很容易看到他來過,和機械人對答的一切情形,就像自動的閉路電視,會攝下鏡頭前的一切,可以很容易地在螢光屏上顯示出來一樣。
  那麼,他應該怎麼辦?羅開在想:把這個機械人毀去?那該不是難事,他身上總帶著可以引起一場小型爆炸的爆炸品,可以達到這個目的。
  可是,羅開又認為那是三晶星人遠所要的那個「背叛者」,三晶星人要在它身上找出機械人背叛的原因,要是毀去了它,遠自然會大失所望!就在他猶豫不決時,房門上,忽然傳來了一陣輕微的「格格」聲響。
  羅開一聽到門上傳來了那種「格格」的轉響,立時向房門望去,他推測那種聲音,是數字盤轉動時所發出來的。
  而那時,那機械人的頭部,也靈活地轉動著,轉向房門,同時道:「真奇怪,怎會有那麼多人來?」
  羅開壓低聲音:「你能知道來的是什麼人?」
  機械人的聲音聽來傷心:「不能,這裡的門,都有防調光透視的重鉛裝置,我看不透,但是我可以從心跳頻率上,知道是一個女人。」
  說到這裡,「格格」聲停止,羅開輕輕一躍,到了門旁邊——那地方是一個「死角」,不論是推開門或是移開門,他都不會被門外的人發現。
  他才一站定,門就移開了少許,看來,在門外行事的那個女人,也很有經驗,而且,羅開立即可以知道,她不屬於這座古堡,她和他一樣,都是偷進來的!
  羅開屏住了氣息,門又移開了一些,機械人的「雙眼」,已經在閃亮,那女人在大約十五秒鐘之後,才閃身走了進來,面對著機械人。
  她背對著羅開,雖然羅開只能看到她的背影,可是羅開還是一下子就從她美麗窈窕的背影上,認出了她是什麼人:那個名字叫玫瑰,處處透著神秘的美麗女人!
  進來的人,注意力顯然集中在機械人身上,並沒有留意背後另外有人。羅開屏住了氣息,先不出聲——本來他不是那樣行事不光明正大的人,但這個美麗的玫瑰,實在有她的可疑之處,例如,她何以會在這個古堡中出現、她又何以要去探索海水夜光的景象等等,都使羅開決定趁此機會,觀察她一下。
  她一直盯著機械人,十分小心地走向前,機械人忽然開口:「你好,你是一個美麗的女人!」
  玫瑰有著驚心動魄的美麗,想來她承受過不知多少對她美麗的稱頌,一定早已習慣了,可是這樣一句普通的話,出自一組精密之極的機械之「口」,還是令人覺得異樣,玖瑰揮了一下手,竟有不知如何回答才好的神態,向著機械人道:「你是掌管哪一部分的資料的?」
  機械人頭部急速轉動了一下,許多亮晶體也閃動,卻並沒有立時回答。屏住氣息的羅開,聽了這個問題,心中大是稱奇——從這個問題聽來,這樣的機械人,好像不止一個,而是有好多個,各自掌握著不同性質的資料!而且,玫瑰既然能問出這樣的問題來,可知她對這裡的情形,可說是相當熟悉!
  機械人對這個簡單的問題,竟然「考慮」了相當久,足有好幾秒鐘,才回答:「一切的電腦資料!」
  這答案,也普通之極,可是玫瑰聽了,卻有異乎尋常的反應,她陡然震動了一下,一時之間,竟然大是不知所措,雙手作無意義的擺動,人只有在極吃驚的情形下,才會有那樣的反應。
  不過,她迅速鎮定了下來,深深吸了一口氣,用詢問商量的口氣問:「要取消一則你保存的資料,可以不可以?」
  機械人發出了一連串十分古怪的聲音,也不知是什麼意思,接著,它問:「有關哪一方面的?」
  玫瑰的聲音,聽來很低沉:「個人資料。」
  機械人再度發出這種怪聲:「不論是什麼人的個人資料,都要有特別查詢的手續,才能展示,地球上人那麼多,誰會特地去查一個個人資料?」
  玫瑰的聲音卻十分緊張:「萬一有人來查——譬如說,來查我的個人資料?」
  羅開聽到這裡,實在是訝異到了極點!
  首先,他直到這時,才明白了機械人剛才回答的那句話的真正意思。
  那句話是:「一切的電腦資料!」
  一切的電腦資料,就是真正的一切電腦資料!
  也就是說,地球上一切的電腦資料,大到美國國防部對遠程飛彈的部署,蘇聯間諜衛星的運行,小到一家文具行的營業狀況,甚至一個中學生個人電腦中關於零用錢的使用……一切的一切,一切的電腦資料,都在眼前這個機械人的「記憶系統」之中!
  (這實在有點不可恩議,不過羅開立即想到,全世界主要電腦,都有完善的聯結系統,如果能夠侵入這種聯結系統,那麼,掌握一切的電腦資料,也就成為可能。)
  (在美國,就有聰明的學生,利用家庭電腦,算出了電腦的密碼,使得國防部的電腦資料,出現在家庭電腦的螢光屏上!)
  羅開只是迅速地想著這些,並沒有深思,因為這時,令他驚訝的事,實在太多了!
  首先,他知道「一切電腦資料」,自然也包括了所有在電腦中有記錄的個人資料在內。
  其次,他也知道了玫瑰的目的,是想要她的個人資料消失!
  為什麼要令個人資料在電腦記錄中消失呢?理由可以有好多種,最簡單直接的一種;自然是為了全然不想有人知道她的過去!
  這又使羅開聯想起更多的事來。浪子高達曾說過,他曾在香港見過一個名字也叫玫瑰的美女,和這個玫瑰一模一樣——浪子對美女的觀察力,絕對可以相信,明年,眼前這個玫瑰,是不是精密外科手術的結果,她原來的樣子,不是那樣的?
  問題歸結到最後了:她,如今自稱是玫瑰的女人,原來是什麼人?
  她一定非比尋常,不然,若是一個普通人,為什麼對過去的個人資料那麼重視?
  羅開在迅速轉著念,玫瑰和機械人之間,在繼續交談,機械人在問:「誰會來查?」
  「玫瑰的聲音,甚至因為緊張而有點發顫:「我不知道,我只是不想有人……知道……我的個人資料!」
  (羅開心中的訝異又達到了一個新高點,看來,機械人對美麗的地球女性,竟也特別容易地同情!)
  機械人頭部閃亮了片刻:「把你的個人資料告訴我,我答應你,有人來查的話,我就不告訴他!」
  玫瑰深深吸了一口氣,伸手出來,用一支筆,在她自己的手心,迅速地寫了幾個字。
  羅開知道,玫瑰這時寫的,一定是她原來的姓名,或是一個什麼證件的號碼——那一定曾存在於某處的電腦資料之中!
  她寫完之後,伸過手去,手心向著機械人的「雙眼」。羅開在這時,真想一躍而出,抓住她的手,看看寫在她手心上的是什麼字。
  不過,他當然沒有明年做。玫瑰這時,也已垂下手來,手心在衣服上擦著,字跡自然也擦掉了。
  這一次,機械人的「考慮」時間更久,許多小點在閃動,至少有半分鐘,它才道:「你騙我,根本沒有你這個人!電腦資料,所有的電腦資料之中,根本沒有你這樣的一個人!」
  這回答,大出羅開的意料之外,但是玫瑰在聽了之後,卻又像是意料之中,她長長吁一口氣:「根本沒有我這個人?」
  機械人的聲音,也倒十分急促:「是啊,怎麼會有那樣的情形?」
  玫瑰發出了一陣極動聽的笑聲,那種笑聲,證明她的心情,輕鬆之極,和剛才緊張得聲音發顫,不可同日而語,她一面笑,一面道:「我也不知道,或許有神仙在幫我!」
  對這種不合邏輯的話,機械人顯然不是很容易接受,所以一時之間,它沒有回答,而玫瑰帶著嬌艷莫名的笑容,轉過身來,看來她目的已達,準備離開了。
  她一轉身,自然一下子就看到了羅開!
  在她看到羅開的一剎那,她的震驚,一定達到了極點,所以她整個人都僵凝,連那麼動人的笑容,都凝止在她的臉上。
  不過,笑容,一定要活的才動人,僵凝了的笑容,非但不動人,而且還十分詭異。
  玫瑰的這種反應,自然在羅開的意料之中,她懷著要保守過去秘密的目的而來,忽然發現自己在進行一切之際,居然另外有人在,那自然吃驚之極。
  羅開緩緩地做了一個手勢,先表示了自己對她沒有任何惡意,然後,又現出無可奈何的神情,再表示自己絕不是故意竊聽她的秘密,在玫瑰至少也可以轉動她的眼珠時,才用親切柔和的聲音道:「不會有人對你的過去有興趣。就算有,也沒有用,全世界都不會有答案!」
  玫瑰直到這時,才氣息急促地問:「你知道……了多少?你
  她那種氣急敗壞的情形,看來十分動人,羅開說道:「我什麼也不知道,真的,什麼也不知道,剛才……如果我也看看你的手心,或許會知道一些,但是,現在我真的什麼也不知道!」
  玫瑰在羅開說到「手心」時,又用力在衣服上擦抹著手心,她神情漸漸恢復了常態,一直注視著羅開,羅開歎了一聲:「我不問你為什麼,人人都有權保守一些秘密,你放心,我雖然好奇,可是還絕不卑鄙到要去探人隱私!」
  玫瑰揚了揚眉:「那你到這裡來幹什麼?」
  羅開不禁苦笑,他到這裡來,不就是為了要探索康維十七世的隱私嗎?他再歎了一聲:「這個古堡的主人,曾經差一點把我的一個女友撞死!基於這一點,我才想弄清楚他是誰!」
  玫瑰蹙著眉:「只是怕很難弄得清。」
  羅開也不知她為什麼會這樣說,那是不是代表了,她對於康維十七世,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已多少掌握了一些資料?
  羅開一想到了這一點,就問:「你,對他,是不是知道多少?」
  玫瑰的聲音十分誠摯:「不能說知道,只知道有一個人……嗯……應該說一股力量,不是地球人所能掌握的一種力量……」
  羅開打斷了她的話頭:「何不說得簡單一點,一個外星人?」
  玫瑰點頭:「可以這麼說。那人……想弄清楚康維十七世是何等樣人,可是也沒有結果!」
  羅開陡地吸了一口氣。一個連外星人也弄不清他底細的人,應該是一個什麼樣的人?那簡直不可思議之至!
  剎那之間,羅開簡直心灰意冷,他呆呆站著,反倒玫瑰柔聲相勸:「他好像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破壞行動,只是三年一次的宴會,活。
  羅開知道,在這方面,自己決計不能勝得過機械人,它可以重複這幾句活,說上一千年,所以,他換了一個方法:「我可以找到一個三晶星人來看你,你願意見他?」
  機械人沉默,羅開又道:「雖然你曾背叛過,但你始終是三晶星人製造出來的!」
  機械人仍然沉默,而且,所有的閃亮點,也都靜止,不再發光,接下來十多分鐘,不管羅開說什麼,情形都沒有改變。
  羅開歎了一聲,心想,應該盡快把遠找來,只有遠,才能對付這機械人,而這機械人既然有「一切電腦資料」,自然也可以提供康維十六世的秘密。
  羅開不知道如何才可以再找到遠,但是他這個決定是正確的。
  他作了最後上次努力,而仍然沒有結果,就退回石室,仍從那個圓窗之中,攀了出去。
  一小時後,當他躺在酒店的床上時,想起自己的行動,有如同置身夢幻的感覺,玫瑰、康維,明明是存在著的兩個人,可是卻又像是完全不存在!
  羅開想不出其中的原因,他也不準備去想,因為只要找到遠,至少康維的謎可以有揭開的希望。
  於是,在接下來的日子中,羅開又和高達取得了聯絡,兩人用盡方法,想和遠聯絡,可是卻沒有成功。
  而康維十七世三年一度的宴會之日,卻愈來近了。

  ------------------
  文學殿堂 雪人掃校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