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七、叛逃機械人


  遠也知道自己的說法,無法令人信服,他再補充:「許多年之前,我們研究地球上的各種發光生物,發現發光能力最強的是海洋浮游生物,它們的體積極小,照比例來說,人要是有這樣的發光能力,一百個人,就可以照亮一座城市了!」
  遠繼續說:「我們也發現,浮游生物的發光能力,如果對之作適度的刺激,例如溫度的驟然改變,或者是海水的含鹽量的增加或減少,那麼,發光能力,可以增加一千倍以上,集中大量的浮游生物,可以在一個時間內,形成直透九霄的強烈光芒!」
  遠解釋得夠詳細了,羅開問:「可是那和逃走的機械人又有什麼關係?」
  遠說出了原因:「逃走的那個機械人,本來是被指定專作這方面研究的,只有他,才知道如何使海洋發光浮游生物發出千倍以上強光的方法!」
  遠這句話一出口,各人都不由自主,「啊」地一聲。
  事情再也明白沒有了!
  既然只有這個逃走的機械人知道使海洋浮游微生物發光的方法,忽然之間,海上有了異樣的光亮,那麼自然是這個逃走的機械人所為了!
  遠知道這種異象的來龍去脈,又具有追尋那機械人的任務,來到了這個海域,自然之至!
  水紅揮著手:「原因不複雜,只怕『演習』的那一方,再也查不出來!」
  遠聳肩:「我不關心他們,只是想把那個逃走的機械人找出來。把他弄回三晶星去,研究他脫離我們控制的原因是什麼?」
  各人都望向遠,投以詢問的神色,遠緩緩搖著頭:「他一定曾在那個海域出現過我可以肯定,但等我來到時,他卻已經離開了。地球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要找一個人,還是不容易。」
  羅開揚眉:「機械人,不活動則已,一活動,一定有能量發射出來,根據能量的頻率,你們應該有精密的探測儀,就算他躲到了天涯海角,也應該可以把他找出來!」
  遠歎了一聲:「理論上的確如此,但是他一定改變了能量發射的頻率!」
  幾個人一起發出怪異的叫聲:「機械人有能力改變能量的發射頻率?」
  遠沉默了片刻:「照說,絕沒有這個可能,所以我們懷疑另外有力量在幫助他——這使我們急於把他找出來。這種力量,要是把我們的機械人全變成了『叛徒』,只聽從另一種力量的指揮,那麼,我們的星體,就輕而易舉地被那種力量所佔領!」
  羅開、高達和水紅,都可以瞭解到享態對於三晶星的嚴重性,所以都默默無語,水紅首先打破沉寂:「有沒有試過一種最簡單、原始的找人方法?」
  遠揚了揚眉:「你是說,在各地刊登尋人啟享,把他的照片登出來?」
  水紅道:「是啊,如果造成一宗轟動的新聞,那麼等於發動了全世界的人在找他,比你們單獨行事,要有效得多了!」
  遠微笑:「你的提議,我們使用過,記得若干年前,一位著名的魔術家,在他的『解說表演』中失蹤的事件?這個魔術家——」
  他才講到這裡,水紅已驚叫起來:「這個舉世知名的魔術家,難道是——」
  她說到這裡,停了一停,口部形成了一個可愛的圓形,充滿了驚訝的神情。
  高達和羅開也不由自主,「啊」地一聲,因為那實在十分出乎意料之外,那個魔術家有著出神入化的魔術能力,能令得一頭大象,在上千的觀眾面前消失,也能在人人都認為絕無可能的情形下,從被困的環境中迅速無比地脫身。
  他的「脫身表演」舉世聞名,而他的神秘失蹤,也發生在他的一次脫身表演之中。
  那時,他已是舉世聞名的大魔術家,每一次表演,自然都十分轟動,那一次,他雙手、雙足都上了鐐銬,被放進一隻大鐵箱,箱子自然加了鎖,而箱子又沉進了河中,他在那種情形之下,通常只要兩分鐘到三分鐘的時間,就可以笑嘻嘻地出現在人叢之中。可是那一次,經過十分鐘,他還沒有現身,以為他發生了意外,連忙把大鐵箱從河中吊起來,打開一看,箱中空空如也,他人早已不在,而且,從此之後,這位大魔術家,就像在空氣之中消失了一樣,再也未曾出現過!
  這次失蹤事件,被列為人類失蹤史上,最神秘的一件,多少年來,有種種的猜測,可是沒有任何結論。
  如今,遠竟然那樣說,那是說,這個大魔術家根本不是地球人,只是一個三晶星的機械人——他的外型,自然和逃走了的那個機械人一樣,由三晶星人安排他成為世界知名的魔術師,然後,再安排他失蹤,好讓全世界的傳播媒介,都報導這件事。
  在這樣的情形下,那逃走的機械人,只要一露面,自然會被人當作了是那個大魔術家,要躲也躲不過去,三晶星人也就很容易把他找出來!
  可是,這個辦法,都顯然未曾收效!
  一時之間,高達、羅開和水紅,默然無語,作為地球人類,他們三人,不約而同,都想到了同一個問題:三晶星機械人的外形,和地球人完全一樣,那位大魔術家一直不曾被人懷疑,另一個例子是,受過嚴格特種工作訓練的蘇聯國家安全局的高級情報人員卡婭,也愛上了一個三晶星機械人,而不知道她所愛的是不是人!
  三晶星機械人,具有地球人看來,類似超人的能力,而它們又接受三晶星人的指揮。
  他們三人想到的問題是:在地球上,究竟有多少這樣的三晶星機械人在活動?以什麼身份在活動?目的又是為了什麼?
  作為三晶星人,遠擔心的是不知什麼力量竟然可以令他們的機械人成了叛徒,威脅到了三晶星的安全。
  而作為地球人,羅開、高達和水紅,擔心的是三晶星機械人在地球上活動的情形!
  所以,一時之間,在四人之間,有一種相當難堪的沉默,而遠顯然知道他們想到的是什麼,他先作了一個手勢,然後才道:「是有幾個……在活動,完全沒有人知道他們的真正身份。」
  羅開、高達和水紅,都不由自主,吸了一口氣。遠的神情變得極嚴肅:「請相信我,地球朋友,三晶星對地球,一點惡意也沒有。事實上,在地球的三晶星機械人,包括我在內,明顯的對地球科學的進步,提供的貢獻極大,至於暗中,為地球消弭災禍,也是地球人想像不到的!」
  遠說得十分誠懇,沒有理由懷疑他的話,可是三人心中,仍然有說不出來的不自在。
  遠在他的話中,強烈地暗示了,在地球活動的三晶星機械人,都是人類十分出色的人物,說不定是知名的科學家、偉人!
  想想看,地球上的科學進步,若是有許多根本不是來自地球人本向的智慧,這無論如何,不是很令人愉快的事情!
  水紅先勉強笑了一下:「大鷹,你那麼能幹出色,莫不是三晶星機械人?」
  羅開悶哼一聲,並不回答,高達畢竟性格挑達,向水紅作了一個鬼臉:「我是!」
  水紅一撇嘴:「你才不是!三晶墾機械人,是女性心目中標準的情人!」
  高達喟歎:「這是女性的蠢笨,她們要的,竟然是一個假人!」
  遠吸了一口氣:「尋找那個逃走的機械人,對地球也有莫大的關係,三位想到了沒有?」
  遠說得十分鄭重,三人乍聽,還不明白遠那樣說是什麼意思,但隨即,他們都明白了,雖然他們不是大驚小怪的人,但是一想到事態的嚴重性,也都不禁臉色略變!
  地球上有若干三晶星機械人在活動。
  這些三晶星機械人,都不是普通人,從事的角色也不是普通的工作。
  三晶星人對地球一點惡意也沒有,所以這些三晶星機械人的存在,對地球人的自尊心來說,雖然有一定打擊,但對地球的進步文明來說,是好事而不是壞事。
  但如果有一種力量,可以使這些機械人,脫離三晶星的控制而納入另一種力量控制的話,這種力量,是不是也會對地球友善?
  如果不友善,利用那些三晶星機械人,對地球造成破壞,那會出現什麼樣的局面?
  這實在叫人難以想像得下去!
  遠苦笑了一下:「各位明白了,危機簡直隨時可以發生,而且一發生,就不可收拾!」
  高達苦笑:「你們具有的力量,尚且不能將那個逃走了的找出來,我們自然也無能為力!」
  遠蹩著眉:「我們懷疑,他不但改變了能量發射的頻率,而且連外形也改變了!」
  高達勉強打了一個哈哈:「機械人也會進行外科整形?」
  遠一點不覺得好笑:「更容易,等於你們換一件衣服一樣——理論上是如此。」
  羅開苦笑:「那簡直是任何人都可以——是不是有方法,至少在和他接近時,可以知道他不是人類,是機械人?」
  遠並沒有立刻回答這個問題,看他的神情,有點難言之隱。
  過了片刻,遠才道:「我當然可以,他只要在十公里的範圍之內,我都應該可以感到他的存在在,甚至知道他正確所在的位置,你們……地球人,就沒有這個能力,除非是把他放在X光機前照射,或者……或者……」
  他頓了一頓:「或者,在你們的體內,植入一種十分靈敏的感應儀器——」
  遠的活還沒有講完,水紅已陡然叫了起來:「我可不想做半機械人,還是遲鈍一點算了!」
  羅開和高達,也都不由自主搖著頭,連忙道:「自然只是說說而已,也沒有可能使所有地球人都植入感應儀,就算三位有了感應儀,又有什麼用?人海茫茫,哪有那麼湊巧,遇見了他!」
  羅開忽然問:「請告訴我們,那個機械人如今的能力,是什麼程度?」
  遠歎了一聲:「本來他和我們別的機械人一樣。這些年來,外來力量是不是給了他更強的能力,我們不得而知,對你們地球人來說,許多年了!」
  水紅好奇地問:「究竟是多少年前發生的事?」
  遠立時口答:「大約兩千三百年之前——當然是地球年,對地球人來說,太久遠了,但對我們來說,卻一點也不久。」
  三人又沉默了片刻——地球人短暫壽命的生命程式,無疑也極其落後!
  在三人的沉默期中,水紅忽然現出一種異樣的神情來,羅開立時向她望去,眼光之中,有責備的神色,水紅不由自主,震動了一下,隨即又頑皮地伸了伸舌頭:「我只不過想想!」
  羅開冷冷地道:「你應該多為你自己想想,少為你的組織著想!」
  水紅神情極其傷感:「我……有什麼辦法!連你們那樣神通廣大,能幫我脫離組織?」
  羅開剛才,注意到了水紅古怪的神情,知道她想到,如果她能找到那個逃走的機械人的話,可以利用他來進行許多事,那無疑是替組織立了一個大功,所以羅開才出言提醒她。
  可是這時,水紅的話,卻也令得高達和羅開這兩個神通廣大,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大是英雄氣短,黯然無語——水紅所屬的組織,勢力如此龐大,行事如此狠辣,要使水紅脫離組織,那簡直是不可能的事!
  一時之間,兩人的神情,不免十分尷尬,水紅又幽幽歎了一聲:「別說是你們了,就是遠,只怕也幫不了我什麼!」
  遠皺著眉,盯著水紅,顯然他正在從水紅臉部活動所發射出來的能量之中,收集水紅的資料,他忽然現出吃驚的神情,又忽然現出疑惑的神情,又緩緩搖了搖頭:「也不是全不可能!」
  羅開和高達兩人,反倒吃了一驚,齊聲道:「遠,你對地球上這一方面的情形,只怕不是很熟悉!」
  他們是怕遠不瞭解特務組織控制成員的嚴厲情形,貿然要幫助水紅,脫離組織,結果會弄巧反拙,說不定替水紅帶來殺身之禍,所以才提醒遠一聲。
  遠微笑:「我曾在觀察地帶,觀察地球……超過三十地球年,對於地球人的行為,還有什麼不瞭解的?」
  羅開和高達先是一怔,接著,想起了地球人許多不堪的行為,雖然他們本身並未曾有過這種行為,但也不免有點臉紅。
  遠神情忽然又興奮起來:「奇怪,好像已有了一個成功的例子?」
  遠這句話一出口,羅開和高達全然不知是什麼意思,水紅卻立時把手指放在唇上,發出了「噓」地一聲,而當兩人向她望去時,她卻又故意避開了兩人的目光,這種神態,說明她有事瞞著他們!
  羅開和高達,自然都不是迫別人說出心中秘密的人,羅開把遠剛才的那句話想了一遍,心中十分詫異,心想:難道竟然有人可以脫離那麼嚴密的組織?就算有,像水紅那樣特殊的身份,也能成功?
  他吸了一口氣,緩緩道:「小水紅,謀定而後動,不要亂來!」
  水紅垂下了眼瞼,長睫毛顫動著,神情和聲音都十分感動:「大鷹,我知道。」
  羅開望著她,心中想:水紅那麼可愛能幹的女孩,要是真能脫離她的組織,那真是天大的好事。可是想來想去,又沒有什麼可能,所以他只好暗中歎一口氣。
  遠像是也感到這個問題不適宜再討論下去,所以也沒有再說什麼。可是卻十分有深意地望著水紅,水紅也有點神色不定。
  這種情形,羅開和高達看了,心中自然疑惑,但羅開剛才已提了忠告,水紅自然懂得如何處理自己的事。
  遠站了起來,走動了幾步:「很高興認識你們,我要走了,不必上升,我會離開!」
  水紅有點為難:「那樣……是不是太使全體官兵震驚?也……不夠禮貌!」
  遠笑:「沒有什麼,我的出現,已經夠使人吃驚的了,就算報告上去,我想,讓一些地球上的野心家知道手上掌握的武器,實在不算是什麼力量,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對不對?」
  水紅連連點頭:「對,我會把你的身形、能力,首先報告上去!」
  水紅帶領著他們,一起出了控制室,來到了隔絕艙的門口,一個士兵打開艙門,羅開忽然道:「遠,你有能力帶人離開?」
  高達忙接口:「兩個!」
  水紅忽大聲道:「三個!」
  遠一揚眉:「可以,不過過程可能並不愉快,我看潛艇上有快速的子潛艇,你們何不利用?」
  羅開明白「過程不愉快」,一定是事實,所以他攤了攤手,遠獨自走進了隔絕艙,艙口才關上,就聽到了海水湧進隔絕艙的聲音。
  水紅按下了艙門旁的幾個掣扭,一幅螢光屏亮起,看到海中的情形,只見隔絕艙外的門打開,遠像一枚魚雷一樣,疾射而出,速度極高激起一溜水花,不過幾秒鐘,就看不見了!
  他來的時候,是用標準的游泳姿勢在海中前進的,這時,他展示了非凡的能力,看得所有注視著螢光屏的人,目瞪口呆!
  水紅轉身,吩咐準備了潛艇,她奉命來調查海上夜光的景象,相信她的報告,會是最正確詳細的一份,好幾個國家雖然動用了大量人力物力來調查,自然也不深知這件事來龍去脈的三晶星人遠的一番話。
  三人走上了子潛艇,由水紅駕駛,不一會,就在克里特島一處偏僻無人的淺灘上了岸,水紅和羅開、高達揮手作別,又駕著子潛艇開去。
  高達和羅開,心情都不是很舒暢,所以暫時不回市區去,就在海邊坐了下來。
  高達抓了一把小石子,一枚一枚,拋向海中,側頭看了羅開一下:「那三晶墾人竟然說水紅有可能脫離她那組織!」
  羅開也正在想同一問題,所以立時接了上去:「他還說已經有一個成功的例子!真是不可思議!」
  高達緩緩搖頭:「就算經過徹底的,極度成功的外科整形手術,甚至連指紋都改變了,相信龐大的組織,絕不放鬆的追尋,仍然可以把脫離者從地球的任何角落中找出來!」
  羅開「嗯」了一聲:「時間問題——這等於是一天二十四小時,每一分每一秒,都在逃避,都在提心吊膽,這是極可怕的情形!」
  白達歎了一聲:「希望水紅不要輕舉妄動!」
  羅開也歎了一聲,這時,正是暮色四合時分,海面上有一重重的薄霧,看出去,模模糊糊,膝朦朧隴,有一股蒼茫的美麗。
  他們慢慢地走著,到了公路上,不一會,就攔到了一輛路過的車子,把他們載到了市區,高達和羅開揮手,兩人幾乎異口同聲:「繼續調查康維十七世這個人!」
  然後,他們分手。
  在接下來的日子中,羅開和高達又有過兩次聯絡,但都沒有結果,羅開告訴高達他的打算:「距離宴會舉行還有一個來月,我想先到宴會舉行的那個古堡中,去『探訪』一番。」
  高達「嗯」地一聲:「有此必要,免得到時,如果有什麼事發生,吃了地形不熟的虧。康維人不在古堡,他在巴西,準備參加一年一度的嘉年華狂歡!我到南美去釘他!」
  羅開半開玩笑他說:「到南美去?是不是你記憶中,還對南美洲美女蜂后,殘留了深刻的印象?」
  高達。『哈哈」地笑:「鷹,別忘記,我是浪子,南美有的是美女!」
  而在這次和高達的聯絡之前,還有一段小插曲,羅開正在雅典,住在一家古老,但是一切享受、服務,都超級一流的旅館中,那天早上,他叫了早餐,在充滿陽光的陽台上,做了半小時他特定的運動之後,早餐依時送到,推著餐車進來的,卻不是女侍,而是身形頎長,一雙玉腿,映著朝陽,發出奪目光輝,身形健美得令人呼吸為之急促的一個美女。
  羅開瞇著眼,望著那美女澄靜如晴空一樣美麗的眼睛,笑道:「堂堂高級情報官,什麼時候兼起旅館女侍的差使來了?」
  那是黛娜!黛娜在進來時,眉宇間很有惱怒的神情,可是視線一接觸到羅開,就整個改變了!
  黛娜的目光,才和羅開的眼光相接觸,她就不由自主,先吸了一口氣。她穿著短裙,緊身的上衣,本來已把她美麗動人的身形,表露無遺,陡然吸氣,令得她高聳的胸脯,陡然挺起,又自然而然,彈跳了幾下,她心情的興奮,還未曾在她的神情表露出來,她胴體所起的變化,已出賣了她——雙乳的乳尖,在薄而緊身的衣服下,變得堅挺,幾乎要裂衣而出。
  羅開側著頭,也盯著她看,並且張開了雙臂,在晨曦下,黛娜裸露在衣服外的肌膚上,都有著淡金色的茸光,映出一片炫目的光彩來。
  不論黛娜來的目的是什麼,也不論她用什麼方式前來,到了這時候,似乎沒有必要作任何討論,也沒有必要去想別的任何事了!
  在他們的口中,都發出了模糊不清的一下叫聲——是不是他們在稱呼對方的名字,還是別的什麼,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
  黛娜把餐車用力推去,人已撲向羅開的懷中,四片唇立時緊緊地貼在一起。
  令人窒息的長吻,黛娜緊貼著羅開,扭動她嬌軀的目的,像是想把她自己整個人,都溶進羅開的身體中間去。
  她的氣息變得急促,不知是身體之中的哪一部分發生了變化,需要更多更多的氧氣,所以,她的肺部活動,也變得劇繁,每一次,肺葉的擴張,令得她的胸脯鼓起,雙乳就緊壓向羅開的胸,那種被結實的乳房緊壓的感覺,接近窒息感,於是,羅開也需要額外的氧氣供應,偏偏他們的雙唇又緊貼在一起,令他們呼吸困難。
  過了好久,他們才分開了緊貼的嘴唇,深深地吸著氣,互相凝視著對方,黛娜的眼珠,是清脆玲瓏的碧綠色,像是一泓碧泉,而羅開的眼珠,是毫無餘地的濃黑,像是深邃的海洋。
  他們當然不是第一次相見,可是這時,一切的感覺那麼新,新得就和他們是被初次互相凝望,以致當他們同時用自己的手,去愛撫對方的身體時,都有輕微的顫動——不可控制的興奮和刺激所形成的微顫,那是快樂感覺的泉源。黛娜的全身,都顯得那麼豐潤柔軟,而羅開則有著岩石一樣的剛硬,男和女,陽剛和陰柔,天地間最微妙的匹配,這種天造地設的匹配,也給身在其中的男和女,帶來至高無上,無可比擬的歡樂。
  黛娜和羅開自然都能領略這種歡樂,而事實上,當他們沉浸在這樣的歡樂之中時,就像魚兒在水中一樣地自然,他們的呼吸,血液流動,汗水自毛孔中滲出來,一直到爆炸一樣的快感,像觸電一樣,流遍他們的全身。
  聽覺在好久之後才恢復正常,先聽到的是雙方的心跳聲,兩個緊貼著的身子,都是汗,羅開一個翻身,抱起了黛娜,進入了浴室。
  浴缸四角細小的水柱,淋向他們的身體,他們互相握著手,黛娜才吁了一口氣,羅開看出她想說什麼,他想阻止她,因為他不想那麼快,就從仙境的夢幻中,回到現實。可是他只是在心中歎了一聲,把黛娜輕輕摟在懷中,輕吻著她的後頸。
  黛娜吸了一口氣:「最近一次,地中海的突然海軍演習,我擔任總情報官!」
  羅開只是「嗯」地一聲,又在她的頸側,親了一下。
  黛娜轉過頭來看他,有著明顯的怨恨神情:「我顯然失責,直到演習結束,我才知道,你是主要人物!」
  羅開又「嗯」了一聲:「只怕是誤會,我從來沒有參加過海軍!」
  黛娜咬著下唇:「可是你曾登上過一艘潛艇!」
  羅開歎了一聲:「需要我作詳細的解釋?」
  看黛娜的神情,她顯然真的想要羅開作詳細的解釋,可是,她究竟是一個十分聰明的女人,知道若是真要羅開作解釋時,唯一的結果,就是從此再也得不到羅開關懷。所以,她只是幽幽地歎了口氣:「我也知道,你曾經和一個非洲的女將軍見過面!」
  羅開的雙手,停留在她豐滿的雙乳上:「你顯然並沒有失責!」
  黛娜悶哼了一聲:「所謂『演習』的目的,是要找出海水忽然大放光明的異象,可是結果失敗了!沒有找出原因來。」
  羅開信口道:「海水夜明的異象,原因簡單之極:海中有發光的浮游生物,多半是雙鞭甲藻,你知道這種古怪的生物?」
  黛娜揚了揚眉:「當然知道,雙鞭甲藻又叫夜光蟲,可以放光,數以億計的夜光蟲,能令得海水在黑夜之中,變得一片亮藍色,可是——」
  她講到這裡,陡然吸了一口氣,令得羅開的手指,要自然而然鬆開一些,她張口在羅開的手背上,輕輕咬了一下:「可是絕不能令海上大放光明,如同白晝!」
  羅開的聲音仍然十分平靜:「有一種方法,可以使雙鞭甲藻的發光能力,提高幾百倍,甚至一千倍,所以就出現了這種情形。」
  羅開雖然說得十分輕鬆,可是黛娜卻陡然緊張起來:「什麼人有這種力量?」

  ------------------
  文學殿堂 雪人掃校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