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六、海底奇人


  水上飛機在不到一小時之後就飛回來,在那段時間中,高達和羅開在甲板上,一面喝著酒,一面閒談,談話的中心是玫瑰。
  高達說:「這個……美女,看來好像比愛上了異星人靈魂的曲如眉更神秘!」
  羅開想了想:「她總像是在掩飾什麼?」
  高達忽然震動了一下:「她的美麗……我感到……她對自己的美麗不習慣,像是穿了一件不屬於她的新衣服一樣,奇怪……」
  那正是羅開不止一次產生過的感覺,他立時道:「我也有同感,甚至……使我想起……『畫皮』那個故事——一個鬼,在人皮上畫出一個美女,一披上身,就成了美女,這是『聊齋』中著名的故事。」
  高達大口喝了一口酒:「不見得這麼可怖,可以……想像為那是極精巧的外科整容手術的結果!」
  羅開「唔」地一聲:「可以……你好像曾想到是什麼,當你提到兩個人不可能那麼相似的時候!」
  高達想了一想:「我在香港,見過那位美麗的黃玫瑰小姐,她簡直是美麗的化身,而我們的玫瑰,和她那麼相似,這使我聯想到我,和另一個我!」
  羅開「啊」地一聲:「勒曼醫院的複製人!」
  高達抿住了嘴,不出聲。
  勒曼醫院曾複製了一個高達,並且把他潛意識中的一部分,給了複製人,那個高達愛上了蜂后,如今不知隱匿在什麼地方享受愛情——這件事,高達總不會覺得愉快。
  (這件事在「蜂后」這個故事中,可窺全豹)
  羅開搖頭,語調中有點傷感:「很難想像……我們再和她相見的機會只怕不多,還是不必研究了吧!」
  高達大有同感:「看來,小水紅對她,倒是興趣極高!不知為了什麼?」
  高達的說法,可能不對了,因為,當水紅又駕著水上飛機回來,上了船之後,羅開和高達,問了幾次——她對玫瑰,竟然絕口不提,像是全然忘記了有這樣的一個人,絕不如高達所說那樣「興趣極高」!
  他們商議了一下,潛艇到了之後,如何開動,又不斷收聽著廣播,果然,第二天,就有國家提抗議,但封鎖執行得十分堅決,有若干艘船隻,毫不留情地受到攻擊,警告的語氣,也越來越嚴厲。
  一直到了第二天傍晚時分,海面上晚霞映起一層一層粼粼的金光,色彩絢麗之極,他們正在甲板上欣賞美景之際,羅開忽然問起:「你們是怎麼會遇上的?」
  羅開這樣問,自然大有道理,浪子高達行蹤飄忽,水紅則更是身不由主,全然不知道自己下一分鐘該在何處,兩個人在一起,機會極少!
  水紅笑得很甜:「我接到任務之際,他恰好在我的身邊,所以就一起來了,在克里特島上,知道你租了船,所以在空中認出了你的船。」
  羅開再問:「他又怎麼會『恰好在你身邊』的?」
  高達笑:「我通過了很多關係找到她的。因為我要邀請她參加。一個宴會!」
  羅開不由自主,挺了挺身子,水紅道:「大鷹,你可曾聽說過康維十七世的盛宴?」
  當高達提及,參加一個「宴會」之際,羅開已經有了這個預感,水紅再一問,他不禁倒抽一口涼氣,望向高達:「你接到了請柬?」
  高達點頭:「是。康維十七世這個人,好像……十分神秘……」
  羅開大聲道:「不是好像神秘,簡直就是神秘,你對他作過調查?」
  高達點頭道:「十分全面而廣泛……」他笑了起來,指著水紅:「本來我只是請她代為調查,可是她知道了有這樣的一個宴會,就非要我邀請她一起參加不可!」
  水紅向他狠狠地做了一個鬼臉,轉向羅開:「我們的調查工作做得很好,可是對這個人的來歷,竟然一無所知,單是為了好奇,也應到宴會中去看看……」
  羅開苦笑道:「我的調查工作,做得比你們更好,所以不能說一無所獲。」
  高達和水紅,一起向他望來,這時,天邊的晚霞已經轉為一種絢麗之極的艷紫色,映在羅開像雕像一樣的臉上,更泛起一種堅定不移的光彩。水紅望向羅開的眼光,大有崇拜的神情——她自認識羅開之後,就一直把羅開當作自己的大哥哥,小妹妹自然都對大哥哥有一份崇敬的心情。
  反正他們的「海上假期」有的是時間,而康維十七世這個人,有許多謎團,水紅和高達都思路縝密,是解決難題的好手,所以羅開把自燕艷得到的請帖、他偶遇康維十七世、開始調查這個人的來歷,以及蠍子島的神秘會議、卡爾斯將軍怪異莫名的態度等等經過,詳詳細細,向高達和水紅敘述著。
  當羅開說到一半時,兩人已經彷彿傻了,愈聽下去,愈是嘖嘖稱奇。他們自然早已知道康維十七世是個神秘人物,可是再也想不到,他的神秘,竟然達到了這一地步!羅開講完之後,天色早已黑了下來,船員在甲板上備下了豐富的晚餐,他們三人一面喝酒進餐,一面開始討論,水紅的語氣,十分肯定:「當年蠍子島的聚會,所有與會者,自然都是外星人搜集資料的對象——腦中有金屬片的『天人』!」
  高達表示同意:「康維在那個聚會中出現,證明他一定和外星人有關係。」
  羅開點頭:「可以這樣假設,問題是什麼樣的聯繫?」
  水紅一字一頓:「不會是他本身就是外星人?」
  高達和羅開沉默著,在那片刻之間,他們兩人像是什麼都不想,只是努力用銀叉把燒烤得香噴噴的地中海鮮嫩的龍蝦,蘸著香草汁送進口去。
  當然,他們絕不是什麼都不想,而是剎那之間,他們想到太多了,以致整理不出一個頭緒來!
  康維如果是外星人,那麼,他自然來自曾長久在這裡搜集地球人資料的那個星體,這個星體已取消了搜集資料的行動,為什麼還要留一個人在地球上?留守在地球上的康維,究竟擔當著什麼樣的任務?
  他們也想到,那個星體上的高級生物,不但比地球人進步了不知多少——在接近三千年前,他們已來到了地球,建立了基地,開始研究地球人,而且,他們對地球人的瞭解程度一定也極高,經過那麼多年來資料的搜集和研究,他們一定比地球人自己更瞭解地球人!
  根據「知己知彼,百戰百勝」的原則,這個星體上的人,若是要對地球人發動攻擊,就像一拳頭打碎一隻雞蛋那樣容易!
  可是,康維自從十年前開始露面以來,卻又沒有什麼活動!照說,他若要有所行動,根本不必等待什麼。
  水紅望著他們兩人狼吞虎嚥,不住替他們加酒,好一會,高達才先開口:「不必太悲觀,如果他是外星人,如果他有惡意,地球上沒有力量可以與之抗衡。」
  羅開有十秒鐘之久,一動不動,看來如同一尊石像,但是他終於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水紅笑了起來:「那我們不必緊張,到他的宴會上,好好開開眼界!」
  高達的身子,舒服地向後靠了一靠:「是啊,聽說他的宴會,每次都有奇珍異寶展示,上次展示的是一個很大的金人,很多人都不知道來歷,在宴會中有一個傳奇人物叫齊白——」
  羅開一聽到「齊白」這個名字,不禁聳然動容,有點責怪似地望向高達:「你不應該不知道這個人,他是一個出色之極的盜墓人!」
  高達伸手在後腦搔了一搔:「我當然知道,只是我對他的職業,殊乏敬意——那個齊白,在宴會上說了一番不知所云的活,也沒有人明白。」
  水紅在這時,現出十分慧黠的笑容來、她個子嬌小,少女的神態未脫;有這麼樣的笑容,看來更惹人憐愛,羅開伸手在她頭上輕拍了一下:「有什麼,快說!」
  水紅道:「很湊巧,幾個月前,我遇到齊白這個人,當時是一個小型的宴會,他已有三五分酒意,正在提及康維宴會中的那個金人。」
  羅開大有興趣:「他認為那金人是——」
  水紅一字一頓:「——是秦始皇時,收天下兵刃,所鑄的十二金人之一,而那十二金人的形象,是根據突然在萬里長城的終點,臨洮出現的怪異、巨大的金色巨人的外形鑄造的!」
  羅開「啊」地一聲:「那十二個金色的巨人,已被證明是外星的宇宙航行員!」
  水紅歎了一聲:「是的,很悲哀,他們航經太陽系,接近地球時,看到萬里長城,以為這是進步文明的生活,指引外星船落在指標,所以才降落在地球上,結果,發現地球人的愚昧落後,沒有停留多久,就離開了。齊白和這件事,很有點關係。」
  水紅側著頭,輕掠著頭髮,她也喝了點酒,所以俏臉酡紅,她道:「齊白說,這樣的金人,一共應該有十二尊,但除了在文字上有少量記載之外,根本沒有人知道它們在什麼地方,還是早已銷毀了。每一個金人像,至少有八萬公斤,他說,他絕對無法想像,康維有什麼辦法,可以將之弄到手。」
  羅開和高達深深吸了一口氣。水紅的模仿能力很強,她學著齊白當時的口吻:「記載很短,但也很生動,干寶的《搜神記》中這樣說:『秦始皇二十六年,有大人長五丈,足履六尺,皆夷狄服,見於臨洮,乃作金人十二以象之。』古時運輸工具差,不可能想像那麼巨大的金人鑄成之後會流落外地,真有,當然一直在中國大地範圍之內,就算發現了,有什麼法子可以偷運出來!」
  高達雙手攤開:「沒有,所以,那是康維的噱頭,而齊白這個盜墓迷,對古物人了魔的人,上了當!」
  羅開不出聲,水紅望了望高達,又望了望羅開,佻皮地道:「好像有意見分歧?」
  羅開又想了一會:「我有一個設想,假設那十二個金人,在到過地球之後,對地球人發生興趣,要研究一下地球人,這不是很正常嗎?」
  水紅和高達一起點頭。水紅道:「當然,那是宇宙航行員的任務。」
  羅開又道:「於是,他們就從搜集地球人那些思想資料著手!」
  水紅「啊」地一聲:「製造『天人』的,就是他們?」
  羅開道:「是什麼星體上的高級生物在製造『天人』,一直不清楚,假設是那些大金人,也無不可。」
  高達抿著嘴,緩緩點了點頭道:「大金人對地球人沒有惡意,甚至幫秦始皇建立了巨大的地下陵墓——」
  高達說到這裡,和羅開顯然同時想到了什麼,兩人都一顫,水紅也「啊」地一聲,三人互望了一眼,羅開和高達都同時向水紅作了一個手勢,讓她說出三個人齊想到的事情。
  水紅自然而然把手放在心口,那是小兒女在想到什麼十分令人震驚害怕的事情時的神態,然後,她定了定神:「那批大金人也未必是為了替秦始皇建陵墓,他們在地下……建立了基地……」
  高達和羅開一起吁了一口氣。羅開道:「照我想,大金人在地球上的基地,不止一處。原振俠醫生和黃絹,發現『天人』,追蹤到中東,就有一處,可能,還有許多處,未為人知!」
  高達一仰脖子,喝乾了杯中的酒:「康維如果和大金人有關聯,那麼他的金人像,也就可以解釋。」
  三人又靜了一會,水紅道:「大金人『長五丈』,康維的個子雖然高大,但也不會高到這種程度。」
  羅開道:「中國人念的度量衡,稱謂十分混亂,一丈究竟是現在的多少,渾不可考!」
  水紅默然:「康維是大金人同類……他一直在地球幹什麼?」
  這個問題,自然沒有人回答得出,沉默了片刻之後,羅開才道:「不必太緊張,地球人習慣了自相殘殺和侵略,對外來者,有一種先天性的抗拒,其實,外星人未必一定侵略地球,燕艷在地球上超過三千年,溫和得比任何地球人更溫和!」
  水紅側著頭:「總得把他的秘密進一步揭發才好!」
  高達笑著:「你好像對揭發他人的秘密極有興趣,那位玫瑰小姐,你也要揭露她的秘密?」
  水紅聽了,並不生氣,反倒悠然道:「在飛機上,她已把她的秘密全告訴了我!」
  高達「啊」地一聲:「她——」
  她只說了兩個字,就知道不能再說下去,可是已經遲了,水紅一撇嘴:「看來你對人家的秘密,比我還要有興趣得多!」
  高達無話可說,只好喝酒。
  接下來,他們又從各個角度,去設想康維的來歷身份,反倒很少討論海上大放光明的異象。
  天色將明時分,水紅拍門叫醒了高達和羅開,兩人揉著眼出來時,看到嬌小的水紅,穿著整齊的軍裝,看來精神奕奕。而在遊艇旁不遠的海面上,一艘灰撲撲的潛艇,正靜靜泊著,潛艇並不大——所有潛艇,外觀幾乎都一樣,沒有什麼特別。
  水紅向羅開和高達行了個敬禮:「潛艇可以肯定未被發現!」
  羅開和高達,心中都十分不願意介人水紅的任務,可是事情已經到了這地步,他們也不好意思再拒絕——那自然純粹是因為他們和水紅私人感情的緣故。羅開和高達有一個共通點,或者說,大多數從事冒險生涯的人,都有這個特點——極重人和人之間的感情。
  水紅一雙妙目,注視了他們兩人,兩人也就緩緩點頭,水紅大是高興,向著一具小型的通訊儀,發出了一連串的命令,又很驕傲地向兩人宣佈:「從現在起,潛艇為我全權指揮!」
  羅開皺了皺眉,他自然而然想起了擁有大權的黃絹!美女和權力之間,竟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古今中外,似乎都無例外!
  羅開當然不會去責備水紅什麼,因為水紅目前的身份,絕不是她自己所選擇的,她的一生,根本是一個悲劇,是一種制度,是人類某種行為下的犧牲品。羅開記得有人形容過像水紅這樣的身份,根本是「人形的工具」!
  羅開在心中低歎了一聲,他想過,是不是可以令水紅的生活有徹底改變,可是他也想不出有什麼妥善的辦法來。
  看著水紅嬌俏的臉龐上,充滿了興奮的神情,羅開暗自搖了搖頭,他們從遊艇上,登上了潛艇,出乎羅開和高達的意料之外,潛艇竟然裝備精良,極其先進,各種最尖端的的電子儀器,應有盡有。
  潛艇中的官員,想來是早已接到了命令,他們對水紅的態度,極其恭敬,看身形高大的軍官,向嬌小玲瓏的水紅行軍禮的情形,十分有趣。而對待他們兩人,則客氣而冷漠,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兩人登上潛艇後不久,就和水紅一起在指揮室中,水紅壓低了聲音:「這艘潛艇的存在,就是最高的軍事秘密,這潛艇的最高速度,是正式公佈的三倍,所以才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趕來!」
  這時,他們正在一幅相當大的螢光屏前,電腦控制的各種探測設備所得的結果,都可以在這幅螢光屏上顯示出來,而潛艇也已經開始下潛,水紅也早已下令開動對抗雷達探測的裝備,好使潛艇在海底航行時,不被別人的探測設備發現。
  聽得水紅那樣說,羅開先是不經意地「嗯」了一聲,可是隨即想起,神秘女郎如那玫瑰,曾估計過潛艇到達的時間,那令羅開當時就覺得十分奇怪,何以她能估計得如此正確。這時水紅又那樣說,那就十分有理由相信玫瑰知道這「最高軍事秘密」!
  然而,她是怎麼知道的,她究竟是什麼身份,羅開卻怎麼也難以設想,他也曾和高達討論過,也沒有什麼結果。
  螢光屏上,閃耀著一連串的數字,表示下潛的深度,水紅和艇長不斷聯絡,又通過和海面的聯絡,知道「海軍演習」的規模並不大,但是卻十分成功地封鎖了那一帶的海域,但可能未曾想到會有那麼先進的潛艇來犯,所以封鎖集中在海面和天空。
  不斷在螢光屏出現的,還有情報報告,看來「演習」方面,有不少雙重身份的人,不斷在向各方面提供情報,說有相當數量的海洋科學家,已被邀請,來作研究,也有許多深水的潛艇,由法國空運來,參加作業,可是至今為止,並沒有特別發現。
  水紅在潛艇全速潛行時,顯得很沉著,可是羅開卻可以看出她有點心神不定,高達也看出了這一點,開心地問:「要是一無所獲,會怎麼樣?」
  水紅現出了一個相當疲倦的笑容:「大家都一無所獲,自然沒有什麼,要是人家有了收穫,我沒有,那就有什麼了!」
  高達嚷叫了起來:「那不大公平吧,人家是整個艦隊,不知有多少人在工作,你只是一個人!」
  水紅的笑容中有更多的疲倦:「公平?浪子,世界上有公平嗎?」
  高達歎了一口氣,沒有說什麼,也就在這時,一盞紅燈,急速地閃動起來,同時,發出了代表有緊急事故的「滋滋」聲,一個在控制台前操縱的軍官沉聲道:「發現了移動物體!」
  他按下了幾個掣,螢光屏上出現了海底的情形,十分清晰,猶如精心攝制的紀錄片,這時,潛水的深度,是八百公尺,海深處,光線不是太強,所以螢光屏上,也比較黑暗,在畫面下面,是一連串的數字,那軍官在讀著:「移動物體距離七百公尺,正以每秒鐘十公尺的速度,和我們接近!」
  水紅命令:「維持速度前進,看到了,可能是一條大魚……一隻獐魚!」
  螢光屏上已經可以看到那「移動物體」了,才一入眼時,看起來確然有點像一隻獐魚,可是接著,控制室中所有人都叫了起來!
  所有人叫的都是同一個字,連羅開和高達,不知曾經歷過多少稀奇古怪的事的人,都同樣叫著:「人!」
  那「移動物體」是一個人!
  那人看來,和潛艇在同一深度——深達八百公尺的海水之中,正在用十分標準的姿勢游泳前進,速度顯示在螢光屏下,是海秒十公尺。
  由於海水的折光,波動,這個人的臉面如何,暫時還看不清楚,但是那毫無疑問是一個人,而且,這個人根本沒有佩帶什麼潛水裝備!
  這全然是不可能發生的事!人怎麼能赤手空拳,在那樣的深海之中,用這樣的速度前進。
  可是,人人卻又看得清清楚楚,出現在螢光屏上的,而且確是一個人,而且,這個人和潛艇,正在迅速地接近。水紅也驚愕得呆住了,沒有發出新的命令,所以潛艇仍在高速航行,不到兩分鐘,在各人還未曾從驚愕之中定過神來時,那個人也在螢光屏上消失。
  水紅失聲道:「他不見了!」
  那軍官的聲音有點發顫:「他……他就在我們外面……太接近,我敢說他附身在潛艇上,所以反而探測不到,看,有反應了!」
  儀表板上,至少有三組燈,正在不停地閃動,控制室中所有人,都為之變色。他們在海底,潛艇自然有武裝,所發射的魚雷,可以令戰艦沉沒,由海中發射的火箭,也可以攻擊任何目標。可是現在的情形卻是:有一個人,附在潛艇之外!
  這種情形,自然是再好的潛艇設計人都做夢也想不到的,所以也就毫無防禦之法。如果這個人帶著一個烈性炸藥,將之附在艇身再引爆的話,那種原始的破壞方法,就足以令潛艇從此在海底消失!
  艇上的官兵,都向水紅望來,水紅雖然能幹,這時也不知如何才好,所有人中,羅開最先開口:「盡快升上海面!」
  那軍官道:「升上海面,必然被對方的探測設備發現,我們已駛進了封鎖的範圍了!」
  羅開道:「海中人來歷不明,潛艇上一切裝備對來人都沒有防禦作用,在這種情形下,除了上升之外,除非願意冒葬身海底之險!」
  羅開說著,用十分堅定的眼神,向水紅望去,水紅的神情,開始時還有點猶豫,可是一接觸到了羅開的眼神,她立時有了決定:「立即上升!」
  她發出了命令之後,才吁了一口氣,俏臉仍然有異樣的煞白:「天!誰能想像,現在在潛艇外面的是什麼人!這是什麼……水怪?」
  高達做著手勢:「聽說有一個組織,叫非人協會,其中一個會員,是一個從小被魚養大的怪人,一直在海中生活,出沒於大西洋和印度洋,被尊為海神!他的名字是都加連農。」
  羅開點頭:「我見過這個人,如果說有人能夠在八百公尺的深海中潛泳的話,那非他莫屬。不過都力連農的身形很矮,而且,他游水,和魚一樣,而剛才那個人,看來身形很高大,而且,用人類游泳的方法在水中前進!」
  高達望著螢光屏,吸了一口氣:「潛艇上升的速度極高,一定可以擺脫那個人,那人如果一直附身艇外,急速的上升——會令他死亡!」
  高達在這樣說時候,向水紅望了一眼。水紅咬著下唇:「來人身份不明,我們沒有別的選擇!」
  羅開緩緩搖頭:「這個人既然能在深海潛泳,自然也和常人不大相同,浪子不必為他生命擔心!」
  這時,全艇官兵,都知道有了那樣的怪事,雖然沒有張惶失措,可是每個人的神態,也就不免怪異。潛艇上升的速度相當快,轉眼之間,螢光屏上顯示潛艇已升上了水面,水紅的目光在官兵身上打著轉,羅開和高達知道她的用意,齊聲道:「我們去!」
  水紅笑了一下:「我們三個一起出去!」
  她又下了一連串命令,和羅開、高達一起離開了控制室,經過了通道,來到了升降桿下,圓形的艙蓋,已經在緩緩打開,同時,那個軍官面色灰敗地奔過來,指著上面:「那人……那人站在甲板上!」
  羅開和高達互望了一眼,水紅連忙向他們作了一個手勢,問他們是不是要武器。因為那人,竟然從深海之中,隨著潛艇一起升了上來,居然還可以站在甲板上,情形如此怪異,自然是小心一點的好!
  羅開和高達,不約而同,一起搖頭,這時,他們所想的一樣——那人若不是普通人,一般的武器,只怕也對付不了,不如先出去看看情形如何再說!
  羅開在前,高達在後,兩人站上了升降桿,升降桿向上升,把他們帶出了艇艙。
  那時,正是上午時分,陽光奪目,他們一出艙蓋,就看到近艇首部分,站著一個身形相當高大的人,正張著手臂,迎著太陽,本來是背對著他們的,兩人一踏上甲板,他就轉過身來。
  那時,水紅也上來了,水紅的手中,握著新型的自動機槍,如臨大敵。
  那人轉過身來,背著陽光,一時之間,仍然看不清他的臉孔,卻已聽得見他「呵呵」笑著:「感應到了有熟人就在附近,想來見見,卻原來是你,鷹!」
  羅開這時,也看清了對方是誰,他陡然大叫了起來:「遠!是你!」
  羅開和遠迅速奔近,緊握著手,羅開拍著遠的肩頭,向高達和水紅道:「這是遠,我的好朋友!」
  這時,有兩個軍官也上了甲板,羅開沒有叫出遠的三晶星人的身份,水紅和高達自然可以會意。
  上甲板的軍官大聲報告:「三艘船隻,正迅速接近,也收到了警告的電訊。」
  水紅沉聲:「接近的是什麼艦隻?」
  那軍官猶豫了一下:「全是驅逐艦。」
  水紅深深吸了一口氣,遠在那時候,向羅開道:「你們來這裡的原因,也是為了那一陣突如其來的光亮?」
  水紅立時道:「你知道原因?」
  遠側著頭,略想了一想:「大概,只有我才知道真正的原因。」
  水紅的神情極興奮,她還沒有說什麼,遠已經向她望來,遠的外型十分英俊,雙眼深邃得如同海水一樣。水紅只聽羅開約略說起過他,對於他的真正情形,不是十分清楚,她和遠對視著,心中在想:那樣好看的一個男人,難道有可能是機械人?
  (遠的真正情形連羅開也不能真正瞭解,雖然遠曾向羅開詳細解說過,但是那種生活方式,和地球人對生命的理解,相去實在太遠,所以,也只能依稀瞭解到一些梗概而已。)
  (例如,遠有許多「化身」,全是精巧之極的機械人,遠可以在很遠的距離指揮他們,那些「化身」已有著極高的能力。)
  (而如今在眼前的遠,照遠的說法,那是「主體」,他就在那個身體之中,雖然身體也是製造出來的,可是他的生命,的的確確,在這個身體的腦子部分。)
  (羅開曾經作過想像——遠的情形,就像是在一個十分巨大的機械人的總控制室之中,控制著這個機械人的行動。)
  (但是,羅開還是無法設想遠的生命,本來是什麼的形態。這一點,在遠和羅開詳談時,不但羅開無法想像,遠甚至無法用地球上的任何語言來表達!)
  水紅向遠走近了些,神情關切,聲音動聽:「聽說你為了幫助一個地球女性,而受到了一定的懲罰?」
  一提起這件事,遠的神情,就有一種難以形容的憂鬱,他抬頭,吐了一口氣,把一聲歎息忍了下來——一個美男子而有這種神態,十分之令異性怦然心動,水紅看得有點發怔。
  遠揮了一下手:「過去了,過去的事了!」
  (遠這個三晶星人如何熱戀生命形態起了變化的地球女性曲如眉的曲折離奇故事,記在「火鳳」、「飛焰」兩個故事之中。)
  水紅的神情有點佻皮,可是語氣,卻真正十分誠懇:「你……受點懲罰也好……至少不會那麼高不可攀,可以和你……比較接忻些!」
  當她在這樣講的時候,她保持了適當的少女的矜持,也流露了大量的少女的熱情,看來,遠非常明白她的心意,所以,視線也停留在她明媚澄澈的大眼睛上好一會,才道:「三艘驅逐艦正在迅速接近,你是不是要下決定?」
  水紅急急地道:「我不想發動一場戰爭——可能是大戰,但我有調查『夜光事件』的任務在身——」
  她一直凝視著遠,看得高達和羅開,在一旁,暗暗搖頭,遠笑了起來——他顯然細察到了水紅的略帶奸詐的用意,但卻一點也沒有責怪的意思,他伸手在水紅的頭髮上搓揉了一下:「我要對羅開說這件事,你有興趣,可以旁聽,我不會干涉。」
  水紅喜出望外,轉過身去,發出命令:「深水全速潛航,一定要在最短時間內,走出這包圍網!」
  然後,她作了一個手勢,請各人進潛艇去,遠走在前面,相繼進入了潛艇,仍然齊集在總控制室。
  縱使是極其先進的超級潛艇,在急速深潛的過程中,艇身仍不免劇烈震盪,電腦上各種數字,顯示潛艇正在迅速下沉,一直到了一百二十公尺。
  三艘驅逐艦在螢光屏上的亮點,呈正三角形,正在向中心部移動,可是潛艇在深海全速潛航,向包圍圈外突破,二十分鐘後,水紅首先吁了一口氣:「好了,他們不會再追來了,在他們的報告中,至多添上一句:曾有來歷不明的快速移動物體,接近演習範圍。」
  遠笑了一下:「很危險,差一點,就變成俘虜了!這潛艇很不錯——」
  水紅作了一個害怕的神情,指著螢光屏:「我們看到在深海,竟然有人游泳時,真是嚇得呆了!」
  遠有幾分天真地笑:「本來,我可以用別的方式在水中前進,但我感到有熟人在,不妨開一個玩笑!」
  他說著,頓了一頓,向高達伸出手去:「鷹曾提起過你好多次。」
  高達和遠握手:「鷹也說過你的事。」
  遠點頭:「那好,我們不必互相介紹了,我……受懲罰,喪失了不少能力,但是也有足夠的能力去做一些事,這些事,是……上頭吩咐下來的,如果我做得好,對提前結束懲罰,有一定的幫助。」
  遠並沒有多浪費時間,就開始說,可是他說話中的字眼用詞,卻盡量避免提及他是外星人,所以聽起來,很有點詞不達意,但早知他來歷的人,自然都可以明白他話中的意思。
  遠吸了一口氣,神情嚴肅:「其中有一椿,就是要找到一個……人,一個……這個人……嗯,這個人……」
  他像是對這個他要找的人,十分難以形容,一面說著,一面遲疑,皺著眉,想不出如何形容這個人才好,各人根本不知道他想表達的是什麼,自然也無法接口。
  遠說的話,更不容易令人明白了,他道:「這個人……其實……根本不是人……」
  水紅嬌聲問:「大鷹,你明白嗎?」
  羅開卻十分正經地點著頭:「我明白,遠要找的,是一個機械人!」
  遠大有鬆一口氣之感:「對,一個機械人,三晶星的出品,精巧絕倫,在若干年前的,這個機械人,在某種情形下,逸出了原有的控制,失蹤了!」
  羅開、高達和水紅,神情駭然,互望著,高達沉聲道:「這種情形……使你們聯想到了什麼?」
  水紅和羅開同時張口,羅開向水紅作了一個手勢,示意她先說,水紅的神情有點很不好意思,遲疑了一下,才道:「那……使我聯想到了……《西遊記》中的一些故事,例如太上老君的坐騎,那頭青牛,忽然逃走,來到了凡間,成了一個什麼妖精之類的那種事。」
  她說完之後,又伸了伸舌頭:「我想到了這種事,是不是太幼稚了?」
  羅開緩緩搖頭:「一點也不幼稚,我聯想到的情形,和你一樣!」
  高達沒有說什麼,可是卻高舉右手,表示他想到的,也是一樣。
  遠十分用心地聽他們說話,有不明白的神情。羅開知道,三晶星人雖然神通廣大,各方面科技的進步,比地球進步不知多少,但是也未必知道中國古代文學名著《西遊記》中的故事。他提醒遠:「把你體內的電腦資料系統調整到文學部分,中國文學,「西遊記》,對,猴子的故事——」
  羅開才說到這裡,遠顯然已在他的電腦資料中找到了他所要的一切,是以他陡然「哈哈」大笑!就像是他是自小就看慣了《西遊記》一樣:「對!真是十分有趣的聯想,完全可以這樣聯想,我要我的那個人,就等於逃走了的太上老君的青牛;或者是洪鈞老祖的那根枴杖,我們無法再控制他了。」
  水紅神情驚訝:「機械人是你們造出來的,怎麼會有這種情形?」
  遠皺著眉:「這個疑問,我們也一直無法解決,所以才一定要把他找回來作研究。這件事發生之後,我們受到十分巨大的震動,有一派人,甚至認為我們對機械人輸入資料太多,以致他活了,背叛了我們——至少,脫離了我們的控制。由於大量製造了同類機械人,要是這種情形,大量發生,那是我們的末日,所以在事情發生之後,我們的進步,受到了挫折,許多可以發展的計劃,都停頓了不再進行!」
  羅開和高達一起點頭,他們都明白那種情形,在那種情形下,找到那個逃走的機械人,找出原因,是極重要的事情。
  水紅又道:「你要找那個……逃走的……人,和海洋中的光亮,又有什麼關係呢?」
  遠立即回答:「海洋之中,忽然大放光明,道理十分簡單,那是大量的發光浮游生物,忽然在同一時間之內,展示它們的發光能力之故!」
  海洋中有許多能發光的浮游生物,能在黑夜中發光,這一點,各人都知道。可是,絕不會發出那麼強烈的光芒來,所以,他們都有疑惑的神色。

  ------------------
  文學殿堂 雪人掃校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