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五部:圍捕女神 詭計破產


  原振俠還未曾回到自己的艙房,黃娟的一個手下,就已經迎了上來:「將軍請閣下去議事,康比博士和他的助手也在,康比博士已經有了發現。」
  原振俠作了一個「請帶路」的手勢,貨船的船艙部分不是很大,而且通道相當狹窄,轉了幾個彎,來到了一個堪稱寬敞的艙房中。他一進去,就看到黃娟和一個身形高瘦,氣派非凡的人在說話。
  原振俠自然認得那就是自稱,也的確是人類之中,第一電腦怪傑康比博士,另外有兩個年輕人,一男一女,正在用心傾聽著,女的一頭黑髮,身形嬌小纖細得惹人憐愛,正背對著門口。
  原振俠一看到那楚楚動人的背影,就不禁怔了一怔,心頭劇跳了起來,不由自主,腳步慢了一慢,同時心中告訴自己:不可能的,不會是她,她是不會在這裡出現的……這兩個年輕人,應該是康比博士的助手,她怎麼可能成為康比博士的助手呢?就在這時候,那身形纖細的東方女郎並沒有轉過身,卻把手放在背後,向原振俠作了個手勢。
  原振俠又陡然震動了一下!
  他看懂了那個手勢的意思:別大驚小怪,也別說出我是誰!
  海棠……
  當然是海棠!除了她,誰也不會有那麼纖細動人的身型,除了她,誰也不會有那麼輕巧的手勢!
  原振俠在一秒鐘之內,令自己迅速鎮定下來,黃娟也在這時,一面仍然在說話,一面已向他望了過來。原振俠心想:海棠在這裡出現,並不奇怪,在全世界情報人員都對拯救女神發生興趣之際,看見海棠這樣身份的人,會置身事外,反倒是奇事了。
  但是,看黃娟的樣子,竟像是未曾知道海棠的身份,那就十分奇怪了,黃娟可能未曾和海棠正式見過,但是海棠是什麼樣子的,她自然早就知道了!
  不過,這個疑問,立即就有了答案,因為這時,所有的人,都向原振俠望來,康比博士顯然由於說話被打斷,而自助有相當程度不快,原振俠若無其事地向海棠望去,笑中不禁失笑:海棠用極其精巧的化裝術,把她本來面目完全改變了,她這時,看起來,只是一個面目普通之極的東方女性!
  黃娟急促地道:「博士正在向我解釋他所瞭解的情形,請用心聽。」
  原振俠點了點頭,在一邊的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這時,他實在不是十分能集中精神,如今的情形,可以說是他一生之內,從來未曾遇到過的。
  他曾單獨和黃娟相處過(不過一次),也曾單獨和海棠相處過(也不過一次),可是海棠和黃娟,同時在他眼裡出現,卻是第一次!
  他心中有一種異性的刺激,甚至有非非的幻想,那令得他心跳加劇,可是一想到她們是為了什麼才同時出現的,他又不禁一陣心跳。
  或許是他心神恍惚的神情無法掩飾,所以康比博士在向他望了一眼之後,發出了兩下十分不以為然的冷笑聲來,原振俠定了定神,聽著博士正在發表他的意見:「我檢查過了整個電腦系統,發現有一部分,正是那女人『出現』的時間,資料記錄磁帶,有過異常的記載加入和消除和痕跡。」
  他向海棠望去,海棠立即接口,她甚至連聲音也變得相當平各:「這表示,在那段時間中,有某種資料,入侵過電腦系統。」
  黃娟道:「這一點我們已設想到。」
  康比博士粗魯地打斷了黃娟的話:「設想是一回事,證明有這樣一件事,是另一回事!」
  黃娟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只是問:「那是一種什麼形式的入侵?」
  博士先說了一大串專門名詞,才道:「是一種磁力的感應,通過一種力量,使電腦系統的磁性資料帶起感覺,而達到控制電腦的目的。」
  黃娟又追問了一句:「是由於什麼情形,才出現了這種力量?」
  康比博士皺著眉,臉色看來異常蒼白:「還不能確定,如果是來自人腦電波的力量,這個女人,可以隨心所欲,侵入任何電腦之中……」
  黃娟用力揮了一下手:「造成任何破壞?」
  博士沒有回答。
  海棠代答:「不一定,但如何像波爾船長那樣,願意把電腦系統交出來,這種力量,就能控制一切。」
  原振俠提高了聲音:「我有點不明白,波爾船長的敘述,說電腦終端螢光屏上出現的人,竟可以看到他,也可以讓他碰到,這是什麼異像?」
  康比博士居然翻著眼,仍然一副高不可攀的情形:「我不知道!要等她再出現了,才能有頭緒。」
  原振俠忍不住諷刺了一句:「真是專家的好意見!」
  康比博士冷笑:「知道的就知道,不知道的就說不知道,這是最科學的態度!」
  原振俠不禁肅然:「是!說得是……」
  博士雖然還瞪了原振俠一眼,但是原振俠誠懇認錯的態度,顯然已贏得了他的好感。
  原振俠保持著微笑!
  康比博士又道:「在控制室中,我已作了特殊的裝置,我提議到時——我的意思是,當我們的目標出現時,除了波爾船長之外,我們都集中在控制室中。」
  原振俠皺著眉,他不喜歡博士所用的語氣。
  從博士的話聽來,他們像是在進行一項什麼狩獵,或是轉捕行動一樣!
  原振俠雖然沒有見過阿英,也對「愛神」的撲朔迷離無從想像,但是在感情上,他卻覺得不論在什麼樣的情形之下,都不應該和她們站在敵對的地位!
  可是,康比博士卻顯然把他自己放在敵對的地位上!他接下來的話,更證明了他的心態,也令得原振俠更是大皺眉頭,不知如何對付才好。
  康比博士昂著頭,揮著手,以十分堅決的語氣道:「我的特別裝置,包括了一套十分完善的『磁屏』在內,磁屏的主要功用,本來是防止磁帶受外來因素的干擾,而我將磁屏的作用倒轉,那就是說——」
  他說到這裡,現出了十分得意的神情來,示意海棠繼續說下去,海棠道:「那就是說,在受了干擾之後,干擾的因素,會被禁錮在磁帶上,不能離去!」
  黃娟和原振俠同時吸了一口氣,原振俠直視著海棠:「那意思是,阿英——假設出現的是阿英,就要被迫留在電腦之中!」
  海棠的眼光之中,閃耀著一種帶著狡黠的光芒:「可以這樣說,但實際的情形如何,由於這是人類文化之中從來也未曾發生過的事,所以也無法想像……」
  原振俠悶哼了一聲:「也不是十分難以想像,如果進入電腦的是人的腦能量,那麼這個人的腦能量就會一直留在電腦中,那個人——」
  原振俠說到這裡,也感到難以再設想下去,正如海棠剛才所說,那是人類知識範疇以外的事,想作假設,也全然無從著手!
  黃娟在這裡,陡然吸了一口氣:「如果說,人腦發出的能量,就是一個人的靈魂,那麼,是不是說這個人的靈魂,被關閉在電腦之中了?」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靜了下來,因為黃娟提出的這個問題,實在太詭異了,全然無從想像,但是卻又令人一想到就感到心寒!
  過了一會,康比博士才勉強幹笑了幾聲:「這……太奇了吧!我的專長是處理電腦,不會也不想成為和靈魂有關的巫師!」
  原振俠站了起來,表示著他的意見,神態十分堅決:「不論怎樣,我不會同意對出現者造成損害。」
  康比博士側著頭,笑了一下,又聳了聳肩,並沒有說什麼。
  可是他的神態,卻十分明白地表示,究竟事態發展下去,會有什麼樣的後果,他是不知道的!
  原振俠向海棠望去,想在海棠那裡,多瞭解一下博士的意圖,可是海棠神情漠然,像是不論發生什麼事,都和她無關一樣。
  黃娟打破了沉寂:「天氣預報說,在明日凌晨,海面上會有濃霧,而貨船也會航行在最多中南半島難民出沒的海域中!」黃娟的宣佈,又帶來了一陣沉默。
  各人都吁了一口氣,黃娟又道:「所以,希望在午夜時,大家都能集中在控制室中。」
  康比博士沒有說什麼,揮了揮手,帶著他的兩個助手,走了出去。海棠在出去時,連看也沒有向原振俠多看一眼,原振俠卻望著她纖細動人的背景,發了一陣子怔,就在他發怔的時候,黃娟柔綿的聲音,在他的耳際響起:「是不是這個女助手,令你想起什麼人?」
  原振俠竭力克制著心頭的震動,反手勾住了黃娟的頭:「能想起誰?」
  黃娟笑了一下:「我也說不上來——原,你不覺得異常的興奮?」
  原振俠沒有回答,黃娟的氣息有點急促:「要是那……阿英進入電腦,我們將會經歷人類科學史上嶄新的一頁!」原振俠歎了一聲:「是,十分偉大,可惜目的並不是太高尚。」
  黃娟低歎著:「你可知道你最大的毛病是什麼?」
  原振俠揚著眉,用神情來代替了詢問。
  黃娟轉過頭去,有點不忍心正視原振俠的樣子:「你最大的毛病是,你根本不能肯定自己在追求什麼!你先為每一件事都設定了一個你心目中認為高興的目的,但結果發現,你的目的,是永遠達不到的。」
  原振俠想反駁幾句,可是由於黃娟對他的瞭解是如此深刻,所以詰到他的讚美時是如此的一針見血,那令得他不知如何為自己辯護才好。
  黃娟又道:「你就像是一個把注碼下在永遠不可能贏出來的那一門上的賭徒一樣!」
  原振俠要掙扎一下,才能勉強應了一句:「真有那麼糟糕?」
  黃娟再歎了一聲:「只有更糟,原,只有更糟!」
  原振俠默然無語,雙眼之中,充滿了茫然的神色,望著船艙的窗外,外面海水平靜,望不到盡頭。
  黃娟忽然笑了起來:「是不是我們都忽然長大了,怎麼突然討論起那麼嚴肅的問題來了?」
  原振俠也笑了起來,笑聲十分乾澀,凝視著黃娟。
  黃娟避開他的目光:「希望阿英會出現,那我們至少可以看到,經歷到人類自有文明以來,最奇怪的事。」
  原振俠喃喃自語道:「是,人腦和電腦的結合,真可以說,是最奇怪的事!」
  一直到午夜之前,原振俠都是一個人獨處在分配給他的艙房之中。
  林文義縮頭縮腦來找他,可是被他不耐煩地揮手趕走了。午夜前,海面也就開始起霧。濃霧在開始的時候,還只是稀落地貼著平靜的海面在緩緩飄動著,可是在極短的時間內,幾乎察覺不到的情形下,一轉眼間,望看去,海水不見了,深黑色的天空不見了,天上的星月不見了,極目所望,只是白濛濛的一片。
  貨船維持著正常的速度向前行駛,原振俠走出了艙房,甲板上的燈光,看來是一團一團奇異的亮光色,他低下頭,看到濃霧在他身邊繚繞著,每一步跨出,都像是踏向雲端。
  船頭把濃霧衝開,被衝開的濃霧,立即以一種奇異的方式,旋轉著,纏著貨船,像是癡心女子的雙臂,纏住了負心脖子一樣。
  原振俠走沒多幾步,黃娟一個部下就接近他:「請到電腦控制室去。」
  原振俠點了點頭,他並不急於前去,所以他仍然在濃霧之中,欣賞這難得一見的霧景,直到濃霧忽然在他面前分開,一個龐大的身形,突然裂霧而出,幾乎和他撞了一個滿懷!
  那是正急急在向前走著的山虎。
  原振俠打量著這個凶神惡煞一樣的巨人,發現他穿了一套嶄新的軍裝,戴著眼罩,獨眼炯炯生光,頭髮也梳理得十分整齊,竟然很有點神采飛揚的樣子,若不是他的神情,有一股難以形容的獰厲,山虎實在可說是一個十分英武魁梧的男人。
  山虎一看到原振俠,就掩不住他的興奮:「有可能見到阿英!」
  原振俠不置可否,山虎用力一揮手,大踏步向前走去,一面大聲唱著聽來十分粗獷、旋律充滿了原始風味的山歌,那可能是他家鄉一帶的民歌。
  原振俠聽不懂他唱些什麼,可是也聽得出,在歌聲之中,充滿了焦急的、喜悅的期待。
  山虎過去了不多久,才有緩慢的手杖點地聲傳來,好一會,林文義才緩緩地自濃霧中冒了出來,停在原振俠的身邊,嘴唇不住哆嗦著。
  原振俠等他先開口,可是林文義老是不出聲,原振俠才道:「你、阿英和山虎三個人之間的事,我只聽了你的敘述——」
  林文義忙道:「我說的全是實話,要是有一句謊言,叫——」原振俠用一下相當粗魯的動作,打斷了林文義的話。
  他不是很喜歡聽到人動不動就用神明的力量來起誓,認為那是一個人對自己對自己都不能負責的一種懦弱的表現。
  他疾聲問:「阿英和你,相擁在那炮艇的一個小空間之中,她……曾對你說了什麼?」
  林文義咬牙切齒:「她什麼也沒有說,也不必說,我完全可以瞭解她的心意。」
  原振俠深深吸了一口氣:「別太武斷,要瞭解別的人心意,是極難的事!」
  林文義倏然漲紅了臉:「我能瞭解,她……遭遇那麼慘,冒死來和我相會,她還能有什麼別的心意?」
  原振俠苦笑著,林文義神情憤然「她會在電腦上出現,你可以問她!」
  原振俠仍然沒有說什麼,連他也十分迷惑,究竟是山虎的自信令他迷惑,還是林文義的樣子,實在沒有吸引人的地方而使他討厭?
  林文義持著一根代替了手杖的木棍,走了開去,立時隱進了濃霧之中。
  原振俠在船舷上又站了一會,也走向電腦控制室。
  他是最後走進控制室的一個,博士已經十分不耐煩了,他一進來,黃娟便來到了他的身邊,緊緊握住了他的手。
  黃娟的手是冰涼的,這說明她的心情十分緊張。
  原振俠留意到海棠的眼角掃向他,口角也有著一絲嘲弄的笑意,那令得原振俠特別尷尬。
  林文義縮在一角,把木棍橫在胸前,雖然不會有什麼人在這裡襲擊他,但是他還是習慣保持自己,雖然他實際上並沒有保護自己的力量。
  山虎上校昂然而立,他比每一個人都高,神情也比每一個人都焦急。
  康比博士向各人望了一眼,道:「我簡單地作一些說明——」
  他指著並弄著的兩個螢光屏,按下了掣鈕,右首的那一幅,立時現出了貨船駕駛室中的情形。
  波爾船長正在駕駛,神情緊張,盯著駕駛系統上的電腦螢光屏,甚至可以聽到他急促的呼吸聲。
  而左首的螢光屏上,正閃耀著一連串的數字和文字。
  博士道:「兩個螢光屏,左首的駕駛室中的情形,左首,是電腦的終端,和駕駛室中的一樣,也就是說,如果有女人出現,會出現在這上面。」
  隨著康比博士的話,是幾個人不約而同的吸氣聲。康比博士又用力一揮手。
  「可能會有異像出現,不論是什麼樣的異像,我要請各位保持鎮定,在我未曾示意之前,不論在螢光屏上出現的是什麼影像,最好不要有什麼行動……」
  他說著,特意向山虎狠狠瞪了一眼,又向一角的一張椅子,指了一下。
  山虎十分不願意,但還是走了過去,在椅上坐了下來。不知道他在坐下去的時候用了什麼勁,那張椅子,被他龐大的身子,壓得吱吱直響。
  黃娟問:「現在,我們幹什麼?」
  海棠笑了一下:「不幹什麼,只能等……」
  黃娟陡然問了一句:「小姐,你是什麼時候開始,成為康比博士的助手的?」
  原振俠一聽,不禁有點緊張,海棠卻不動聲色:「就在來到這裡之前兩天。」
  黃娟的神態和聲音都絕稱不上友善:「在這以前呢?你在幹什麼?」
  海棠的聲音十分平淡:「一直在學電腦,那是一門一經接觸,再也難以自拔的學問。將軍,你對我,有什麼懷疑嗎?」
  黃娟有點憤然:「是,我懷疑你是一個著名的情報工作者!」
  海棠作出了一個看來自然不過的驚訝表情:「真是太刺激了,這裡具備了一切驚險小說中的情節和人物,大典型了。當然應該有情報工作者才是……」
  黃娟冷笑了幾聲,沒有再說什麼。
  控制室中靜了下來,原振俠苦笑了一下,的確,海棠說得對,在這裡,人雖然不多,但是其複雜性,卻勝過了千軍萬馬!有電腦怪傑康比,有山虎這樣的凶神,有黃娟那樣的女將軍,有海棠那樣的情報人員,有林文義那樣不知如何形容才好的人;
  也有像他那樣,人家看來,簡直怪不可言的醫生,更有隨時可能在螢光屏上出現的「女神」!
  這幾個人,算是一個什麼樣的組合?簡直複雜到了難以形容的地步……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打算,每個人和每個人之間,都有著難以劃分清楚的糾纏,原振俠甚至連自己是怎樣忽然進入這樣錯綜複雜的漩渦之中的,也有點說不清楚!
  而就是這幾個人,卻又有可能展開人類文明發展史上新的一頁,進入人類科學上的空白,開創一個無可探測、神異莫或的新領域!原振俠想到這裡,不由自主低歎!
  他感到黃娟的手握得更緊。黃娟並不是沒有經歷過異常經歷的人,但可能由於這時所期發生的一切太異特了,所以她也有了反常的緊張。
  控制室中十分靜,只有電腦操作所發出的一些輕微的聲響,再就是山虎上校特別濃重的呼吸聲。時間在緊張的氣氛中慢慢地過去,康比博士和助手,一直在檢查著電腦的動作。原振俠看了看鐘,已經接近凌晨兩時了。
  也就在那時候,先是波爾船長的一下如同呻吟般的聲音,通過擴音裝置,傳入了各人的耳中,接著,看到在駕駛室中的波爾船長,身子向前傾,幾乎要壓向電腦終端的螢光屏。
  而在電腦終端螢光屏上,原來的文字和數字已消失,代之以十分凌亂的,閃動的線條,像是一架接收不良的電視機一樣。
  康比博士、海棠和別一助手,都緊張起來,不斷地察看著各種儀器,海棠的聲音,也忘了掩飾,如果曾聽到過她原來的聲音的人,這時應該一聽就可以憑聲音認出她真正是什麼人來,她在急急地道:「磁性加強,電腦的資料輸入,有了異像,是突如其來的——」
  別一個助手,在不斷地報出一連串的數字,顯示數字正在不斷增加,康比博士雙頰通紅,像是中了邪一樣,在喃喃叫著:「來了,來了!」
  山虎和林文義一起自坐著的角落中,向前衝過來,山虎快一步,林文義的去路,一被山虎龐大的身形阻住,就停了下來,在康比博士大聲呼喝之下,兩人才又一起退回了角落之中。
  海棠和另一助手更忙碌地操縱著儀器,螢光屏上的約莫亂了一分鐘,就陡然出現了畫面,那是一片看來沒有盡頭的白茫茫。
  波爾船長的聲音傳了過來:「天!阿英,你又來了,你又來了!」
  山虎的喉間發出怪聲,所有人都看到了,在一片茫茫的濃霧之中,出現了一個女人!
  在螢光屏上看到的景像,真是十分難以形容。
  確然是有一個女人出現了,但是一點也看不真切,因為那女人穿著白色的、飄動的白色長衣——以致她整個身子,看來就如同是濃霧的一部分。
  而較能清楚辨認的,是她的一頭秀髮,在濃霧中看來,分外烏黑。
  她的臉他是白色的,也幾乎和濃霧沒有分別。
  她的眼睛看來格外漆黑明亮,簡直像是兩顆認亮的星星。星星不應該是黑色的,但是在一片白茫茫的濃霧之中,漆黑的閃亮的眼珠,也的而且確給人以星光燦爛的感覺!
  完全看不清她是站在什麼東西上,她像是浮在海面的濃霧之上,可是又看得清,她揚著手,正在向不知什麼目標在打招呼。
  原振俠這時,也緊張得屏住了氣息,那種景象,在不明來龍去脈的人看來,是一點也不覺奇特的,但是在知道原由的人來說,卻是奇特之極——人竟然能進入電腦系統,出現在電腦終端的螢光屏上!
  波爾船長的叫聲再度傳來:「阿英!」
  山虎上校再度衝到了螢光屏之前,獨眼睜得老大,盯住了一眼不眨。
  林文義的喉間,發出了青蛙一樣的「咯咯」聲響,身子在發著抖!
  螢光屏上的那女人,看來極其生動——她並沒有什麼動作,可是她身上的白色衣服,卻在不住飄動,海面上的濃霧幾乎是靜止的,所以她身上衣服的飄動,就構成了十分奇特的現象,便得她看來似幻似真,流動不定,難以捉摸到她固定的神態。
  這種景像,只維持不到一分鐘,螢光屏上,突然有極亮的亮光閃了一閃,在那一剎間,幾乎使人以為整個電腦系統都會爆炸一樣,而在一閃之後,本來是「遠鏡」,一下子成了「近鏡」。
  在螢光屏上可以看到的,是一個極美麗的女人的臉部特寫。
  原振俠聽到了幾下不同的,難以形容的專員,其中有的,可能是他自己發出來的讚歎聲——由於那是一個出色之極的美女的原故,而自然發出的讚歎聲。
  當然,也有山虎、林文義和波爾船長發出的怪聲。
  很難形容那女郎的美麗——美麗有千百種,但真正的美麗,其實只有一種,就是美麗,使人的視覺器官,在一接觸到了之後,就立時向視覺神經傳送消息,視覺神經又把信息交給腦部的記憶系統去分析,得出的結論是:
  美!
  (人腦的操作過程,其實和電腦的操作過程,十分類似……)
  原振俠立即可以知道:阿英萊了!阿英已經進入了貨船的電腦系統之中!原振俠在那一剎間,緊握黃娟的手。
  原振俠卻立時去注意康比博士的行動,博士是專門來對付阿英的,這時,他該採取行動了!
  可是出乎原振俠的意料之外,博士瞪大了雙眼,直勾勾地望著螢光屏,一點別的動作也沒有,顯然他被阿英的美麗所震懾,忘了他是來幹什麼的了。
  而就在這時,海棠輕輕將博士推開了一些(發怔的康比博士,如同木頭人一樣,任由擺佈),站到了一組複雜的儀器之前,熟練而又飛快地操作起來。
  波爾船長的聲音傳來,充滿了激動和長久期待之後的急切:「你又來了!我……立即把船交給你,讓你通過電腦系統,指揮航行……」
  阿英在初出現的時候,帶著十分甜美的笑容,眼光也是極度的柔和,她那種眼光,使人聯想到許多文學上對女性眼光的形容,例如柔情如水,眼波橫溢……等等。
  可是,波爾船長的話還沒有說完,她美麗的臉龐上,突然泛起了一股極度的不快和厭惡,秀眉微蹙,目光也變得鄙夷,使得和她對望的人,心中都產生了一種犯罪的內疚感,不敢和她逼視。
  她開口了,聲音十分冰冷,可是卻很客氣,她道:「謝謝你!」
  波爾船長陡地叫了起來:「你……說話了……你說話了!」
  在電腦控制室中,可以在螢光屏上,看到了波爾船長手舞足蹈,近乎狂亂的樣子,他叫嚷著,叫的話,簡直是語無論次的:「你說話……你可以聽到我的話?可以看到我?哦……你真是女神,你……」
  在波爾船長叫嚷時,山虎和林文義,也同聲叫了起來:「阿英!」
  林文義要向前衝來,山虎伸出了他粗壯的手臂,攔住了林文義的去路,林文義一時情急,用力搖撼著山虎的手臂。
  黃娟叱責著山虎,一時之間,不論在電腦控制室還是在駕駛室,都亂成了一團!
  這種混亂的局面,實在不是在場的任何一個人所能控制的,阿英不但在螢光屏出現,而且,還是波爾船長進行了對答,雖然看來,她只是在螢光屏上出現,但是和她真人突然上了貨船,幾乎完全一樣!
  原振俠預料過會有混亂,因為不但林文義、山虎和阿英之間有著難以計算得清的糾纏恩怨,波爾船長也對阿英有單方面的癡情,他們三個人都會難以克制自己。
  這時,令得原振俠驚駭的是,在外形上看來,神態是如此冷漠高傲的康比博士,也時似乎也不由自主地加入了那個行列之中,他盯著螢光屏,在混亂中再加上幾分混亂,他用一種聽來十分怪異、高吭之極的聲音,叫了起來:「你不可能看到我們,聽到我們,你在電腦中,你只不過是一種電磁信號,或許你能憑信號指揮整個電腦系統,但是你不可能看到我們,聽到我們,你不是人,你只是一種信號!」
  康比博士不但叫著,而且向前衝了過來,揮著拳,看起來,像是想去攻擊在螢光屏上的阿英。而在螢光屏前,一夫當關式的山虎,自然而然,充當了保護者的角色,不等康比衝向前,一伸手,抓住了這個電腦怪傑的肩頭,手指一緊,手臂一揚,把他整個人,直提了起來。
  不論康比博士的學問有多麼深奧,和山虎上校比起體力來,自然大大不如,他一下子被山虎上校提得雙腳離了地,雙手也難以揮動,可是他還是掙扎著,想用腳去踢螢光屏。
  同時,他仍然在大聲叫著:「你只是一種信息,一種信息,不是真的人,你看不到我們,聽不到我們!」
  連黃娟和原振俠這樣,都是經歷過許多異常場面的人,這時在這樣的混亂中,也不知所措!
  海棠仍然在飛快地操縱著儀器,人人都在一種狂亂的、難以遏止的情緒之中,像是每一個人都是一瓶硝化甘油,不知道在什麼時候,由於什麼微小的因素,就會引起猛烈的,不可收拾的爆炸!
  和所有的人相比,在螢光屏上的阿英,更顯得出奇的冷靜。
  她的冷笑聲,雖然是通過擴音裝置傳出來的,可是聽起來,就和真人發出來的一般無二。
  她冷峻的目光,射向康比博士,她接下來所說的一句話,令得正在叫嚷著的,狂亂得難以自制的康比博士,在剎那之間,如同乾癟了的氣球一樣!
  她的話並不急,可是卻有著極強的打擊他人心靈的力量,她顯然是在問康比博士:
  「信息?請問,你對信息,知道多少?」
  康比博士是舉世聞名的電腦怪傑,他和電腦信息打交道的歲月,絕對超過阿英的年齡!可是這時,他張大了口,一句千變萬化也說不出來!
  康比博士已停止了掙扎。
  山虎將他放了下來,博士幾乎站立不穩,一個踉蹌,向前跌出了一步,他手扶住了控制台,才穩住了身子,他仍然盯著螢光屏,大口喘著氣,連阿英剛才問他的問題,竟然一個字也答不上來。
  海棠在這時,抬起頭來,一臉都是疑惑的神色,口唇掀動了幾下,想說什麼而沒有說出來,這時又低頭去專注對付儀器,一直不出聲的另一個助手,這時陡然發出了一個驚呼聲:「她……不是信號……她根本不是……」
  他一面叫著,一面現出古怪之極的神情來,繼續叫著:「她是什麼?天!她是什麼?」
  本來,已經夠混亂的了,而且,原來就在混亂之中,有著十分奇詭的氣氛,再被那助手一叫,更是令人覺得寒森林的,妖異之極。
  博士終於開了口,他的聲音,聽來像是一個垂死者的呻吟:
  「我……懂得太少了!」
  阿英像是在勸慰博士,口氣之中,把這個舉世公認的電腦奇才,當成了幼稚園中的學生:「不要緊,肯承認不懂,是懂的開始!」
  山虎雖然身軀龐大,體力驚人,但是在極度的混亂之中,也直到這時,才搶到了說一句話的機會:「阿英,我,你也可以看到我?」
  (用文字來形容一樁事的缺點是,文字的形容、描述,都是平面的,所謂「一支筆不能寫兩件事」,而事情的發生,如果涉及的人是超過一個的話,卻是立體的,幾個人在同一時間內,各有各的動作,文字就只好一個一個來寫,不能同時一起寫出。)
  (所以,文字寫來相當長,事實上,一切都只是在極短的時間內所發生的事。)
  (像這時,阿英出現,到山虎叫了那一句,其間也只不過不超過兩分鐘的事。)
  阿英的眼光掃了過來,迅速掃過了山虎,又移了開去,當她的眼光掃及山虎的那一剎間,山虎像是遭到了雷殛一樣,全身的肌肉,都在不由自主地彈跳著,甚至可以令人聽到他骨肉彈跳時發出的聲響。
  阿英並沒有回答山虎的話,她亮電一樣的目光,停留在黃娟的身上,那令得黃娟陡然震動,自然而然,靠得原振俠更緊。
  阿英現出了諒解的笑容——
  她明明是想要說什麼的,可是卻又使人有她已經原諒了對方的感覺。
  阿英的那種笑容,多少緩和了一些緊張,接著,她道:「沒有用的!你是主使人吧?沒有用的……對不起,有人等著拯救,我不想和你們多浪費時間了。」
  原振俠在這時候,陡然叫了起來,他意識到阿英要「離去」,他的思緒十分混亂,也不知道眼前經歷的是什麼現象,更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但是他知道,至少應該把阿英「留下來」!
  所以,他幾乎是氣急敗壞地叫了起來的:「等一等,請你等一等……」
  螢光屏上的阿英,立時向原振俠望了過來,當原振俠和她的目光相接觸之後,完完全全,感到那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在他面前,而絕不是螢光屏上的一個形象!
  原振俠甚至可以在她的眼光之中,看出她內心的感情來!
  原振俠幾乎可以直接地感到,她的胸襟,十分寬大柔和,她對她所看到的情形,感到厭惡,她能明白這些人聚到一起,是為了對付她,可是,她卻也並沒有太多的責難,那說明她是一個十分容易原諒他人的人。
  原振俠一面心念電轉,一面又急速地道:「關於你,有許多疑問——」
  原振俠的話,未能說完,就住了口,因為這時,在螢光屏上的阿英,現出了一個抱歉的笑容來,那使原振俠立時知道:自己的要求被拒絕了!
  接著,又是亮光一閃,螢光屏上充滿了混亂的線條,隨即又出現了一連串的數字。
  海棠在這時,才以出奇冷靜的聲音道:「現在,貨船是在電腦控制之下航行,目的地不明!」
  康比博士的神態,看來沮喪之極,但是他還是在作最後的掙扎:「無法改變?」
  海棠緩緩地搖著頭:「整個電腦系統,都在一種來歷不明,無法確定的力量的控制之下動作之中……」
  黃娟震動了一下,康比博士雙手抱住了頭,另一個助手失魂落魄地站在一旁,山虎仍然盯著螢光屏;林文義在喃喃自語。
  黃娟在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之後,問:「這種力量,在理論上……可以控制任何電腦系統?」
  海棠點頭:「理論上,只要她喜歡,就可以。」
  海棠在回答中,不用「它」,而用了「她」,這更令得黃娟震動,海棠繼續道:「因此,剛才出現在那位女士,可以說是人類之中,最具權力的女性。黃將軍,比起她來,你差得太遠了……」
  黃娟的臉色,一下子變得煞白,原振俠瞪了海棠一眼,海棠卻裝作看不見。黃絹揮著手,想說什麼,又沒有說出來。
  在經過了剛才阿英出現的混亂之後,這時,控制室中又變成了極度的僵凝,每一個人都木然而立,不知該如何是好。
  阿英確然在螢光屏上消失了,但人人都知道,她仍然在電腦之中,而且,正控制著電腦,令貨船按照她的意志在航行!
  她可以令貨船觸礁,也可以令貨船的引擎超過負荷而爆炸,她可以……可以通過控制貨船的電腦系統,而令得貨船發生任何意外!
  而且,她又是如此的無可捉摸,雖然確知她在電腦之中,可是她和電腦之間,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聯繫,連康比博士也全然說不出所以然來!
  那不但是感覺上的詭異,而是直接使人感到安全受到了威脅,命運控制在她的不可測的力量之手的一種難以形容的恐懼!
  這種恐懼,每一個人都感到了,另一個助手第一個叫了出來:「天!她不會……令貨船……出事吧!」
  山虎立時吼叫:「當然不會,她是拯救之神!」
  林文義尖聲道:「她殺壞人、殺海盜……」
  山虎將牙齒挫得「格格」直響,原振俠歎了一聲:「我看,這是她另一次的拯救行動……」
  他的話才一出口,駕駛室中傳來了呼叫聲:「左舷有船隻,漂流的船隻!」
  漂流的船隻上,一共有七十餘名難民,在一小時之後,全部獲救,上了貨船。
  ------------------
  轉自文學殿堂
  南郭、雪人掃校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