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17


人亡事遷

  在警方人員還未到之前,賽會準備的兩輛救護車,先疾駛而來,在滑翔機旁停下,醫護人員紛紛自救護車中,跳了下來。
  樂天仍然揮著刀,嚷叫著:「別過來!別過來!」
  一個醫生叫道:「你瘋了?受傷的人,需要立刻救治!快讓開!」
  那醫生一面說,一面已急急走了過來,樂天簡直是聲嘶力竭地叫著:「別過來,求求你,別過來!」
  他揮著手中的刀,作出要向那醫生刺去的樣子,那醫生十分勇敢,一躍向前,避過了樂天的一刺,抓住了樂天了手腕,用力一摔,將樂天摔了下來,坐倒在地上,他已探頭進機艙,揭開了樂天的外衣。
  然而也就在那一剎間,那醫生發出了一下驚怖之極的呼叫聲,整個人自機艙上直滾了下來,恰好滾跌在樂天的樂天看來有點失魂落魄,那醫生的情形,並不比他好多少,兩人在互望一眼之後,那醫生立時向其他走近來的醫護人員尖聲叫:「看在上帝的份上,別過來!」
  在幾個醫護人員錯愕得不知所措之際,警車的「嗚嗚」聲,已經傳了過來,一輛警車,在紛紛散開的人叢之中,疾馳了過來,車停下,一個身形矮胖的警官,神氣地走了出來。
  樂天喘著氣,挺起身子,急忙向前走了幾步,攔住了那警官,道:「請……維持秩序,別讓任何人……接近這滑翔機!」
  那矮胖警官一挺胸:「連我也不能?」
  那醫生也走了過來,苦笑了一下:「警官先生,由於你的職務,我看你像我一樣,沒有那樣幸運,你非去看看機艙中的情形不可,然後——」他也不由自主喘起氣來:「然後……你一定會同意……我們的決定!」
  矮胖警官揚著眉,用步操的步伐,走向滑翔機,看來像是很靈敏瀟灑地抓住了艙蓋,跨起身來,向機艙之中看去。
  在一旁的人,只看到他矮胖的身軀,陡然之間僵凝,他的雙眼,盯著機艙,眼珠像是要跌出來一樣,緊接著,他雙手一鬆,整個人像是皮球一樣,滾跌了下來。
  他甚至不等自己站起身來,就尖聲叫:「不准任何人接近,這是我,皮亞總督察的命令!」
  他在叫了兩遍之後,才有氣力,自地上掙扎著站了起來,大口大口喘著氣。
  皮亞總督察——就是那個矮胖警官——是一個十分能幹的人,他自己雖然驚駭莫名,可是還是把事情處理得有條不紊。
  他下了一連串的命令,調來了更多的警員,宣佈附近為了此案所需,要驅散行人。幾百個人,在連勸帶趕的情形下,全被趕離了現場。一大幅帆布已經運來,遮住了那架滑翔機。
  更多的警方高級人員趕到,聚在一起商議。
  樂天一直站在方婉儀的身邊,勸方婉儀也離開,可是方婉儀像是根本沒有聽到一樣,只是呆呆地站著。直到皮亞總督察來到了她的面前,她才望向樂天,低聲道:「陪我去看一看!」
  樂天立時叫了起來:「媽!」
  方婉儀的聲音,卻出乎意料之外的平靜:「放心,我在三十多年前,能忍受那樣的意外,我就可以忍受任何的意外!」
  皮亞總督察嚥了一口口水,道:「夫人,我的意思是,你不適宜……」
  方婉儀緩緩搖著頭,吸了一口氣:「他……死了?他們……全死了?」
  皮亞和樂天一起點著頭,方婉儀道:「死人沒有什麼可怕的,唉,活著的人,才真正可怕!」
  她那有感而發的話,並未能令樂天和皮亞改變阻止她的意思,但是方婉儀已緩緩地、堅決地向著被帆布覆蓋著的滑翔機走過去。
  樂天和皮亞總督察兩人,一左一右,走在她的旁邊,來到了滑翔機之旁,樂天作最後一次努力,道:「媽——」方婉儀不等他講下去,就向他擺了擺手。樂天和皮亞總督察一起歎了一聲,將覆蓋住滑翔機的帆布,慢慢揭了開來。
  方婉儀走近去,她必須攀住艙蓋,使身子升起一點,才能看到機艙中的情形。
  她看到,機艙中有兩個人,一個坐在駕駛位上。另一個,以一種十分怪異的姿勢,身子向下衝著,雙手緊緊捏著坐在駕駛位上那個人的脖子。那個姿勢怪異的是樂清和,他顯然已經死了,是被滑翔機撞死的,他的眼突得老高,口張得極大,在他的口角邊上,全是血,有的已凝固了,但是在凝固了的,變成了赭褐色的血跡之中,還有鮮紅色的一縷鮮血,在向下滴著。
  他臉上的神情,充滿了令人望之生寒的、極度的恨意!
  方婉儀先看到了樂清和的這種神情,然後,她緩緩地轉動僵硬的頭,去看坐在駕駛座上的那個人,她的口唇顫動著,想發出「封白」兩個字的聲音來,可是在剎那之間,她整個人都僵住了!
  在駕駛座上的,看來是一個人,但是只要向他看上一眼,就知道那只不過是一個人形的物體。或者說,那是一個死人,一個死了已經不知有多久的死人,一具乾透了的屍體!
  那屍體的頭部,還有著稀疏的頭髮,死了的乾屍,是可怕的死灰色,應該是眼睛的地方,是兩個深洞,眼珠可能還在,但是已經因為乾癟而深深陷了進去,嘴唇向上下兩邊分掀著,露出白森森的牙齒來,這樣可怕的一具乾屍,可是樂清和的雙手,還緊緊地捏在他的脖子上,自樂清和口角中流出來的鮮血,一滴一滴,滴在乾屍早已乾透了的臉頰上,像是這具乾屍,藉著鮮血,在回想他當年有血有肉的生命!
  這架滑翔機,竟然是由一具乾屍駕駛員,撞向樂清和的!
  機艙內的景象如此之詭異可怖,方婉儀看了一眼之後,想叫,已經叫不出來,眼前一陣發黑,從攀著的機艙蓋上,鬆開手,跌了下來。
  這種結果,早在樂天和皮亞總督察的意料之中,兩個人連忙扶住了她,扶進了救護車之中。
  帆布又重新蓋好,樂天勉力使自己鎮定,開始和皮亞總督察,以及趕到現場的高級警方人員研究對策。在大量的金錢影響和警方所拖加的壓力之下,在報章上可以看到的報導如下:
  「在南部地區舉行的歐洲八所大學滑翔機比賽進行之中,突然有一名來歷不明之男子,駕駛一架舊式滑翔機,衝進賽事進行之場地。作為大會評判之一,世界知名的文學研究權威,樂清和教授,企圖阻止該滑翔機之降落,但不幸被駕機之男子,以滑翔機撞中,傷重致死,而駕機之男子,亦畏罪自殺。該男子身份不明,警方正在努力追查之中。」
  在當天下午,樂清和和那具乾屍,被送到公立醫院,樂清和雙手,一直緊捏在乾屍的脖子上,他臨死之際,一定用盡了氣力,以致在解剖室中,要法醫敲斷了他的指骨,才能使他的雙手,離開乾屍的脖子。
  樂清和的死因是十分明顯的,他被滑翔機撞中,造成嚴重的內部出血致死。
  那具乾屍,在樂天的要求之下,警方的法醫官,進行了剖驗。首先,要確定他的身份。當樂天表示那具乾屍應該是三十多年前,駕駛滑翔機升空之後,從此再也沒有出現過的封白之際,皮亞總督察甚至忍不住伸手去按樂天的額角,看他是不是因為發高燒而在胡言亂語。
  可是,當陳年的檔案被找出來之後,立刻就從指紋上得到了證明,那具乾屍,的確是封白!
  方婉儀在醫院休息了幾天,樂天一直陪著她,然後,回到了巴黎的那幢房子。
  他們回到巴黎的第二天晚上,皮亞總督察帶著法國警方的兩個最高級人員,以及另外幾個有關的人員,像法醫等,登門造訪。方婉儀只是在自己的臥室中,一句話也不說,由樂天會見他們。
  當客人坐定之後,皮亞總督察首先道:「那具屍體經過解剖,證明他臨死之前,曾服食了大量的毒藥,這種毒藥,可以令得毒發身亡的人,看來是死於先天性心臟血管栓塞!」
  樂天發出了一下呻吟聲,沒有說什麼。
  皮亞總督察又道:「從解剖的結果看來,封白——那具乾屍的死因是被謀殺!」
  樂天再一次發出呻吟聲。
  皮亞總督察歎了一聲:「那是三十多年前發生的謀殺案,似乎也不必追究兇手是什麼人了!」
  樂天歎了一聲:「是,太久遠了!」
  一個高級警官道:「令我們不明白的是,何以那架滑翔機,在失蹤之後,會隔了那麼多年之後,重又出現,這許多年來,它在什麼地方?難道一直由死人駕駛著在天空飛行?」
  樂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他無意從頭到尾解釋一切,因為連他自己,也有很多疑點,無法明白,他只是喃喃地道:「世界上不可思議的事大多了,不知道有多少事是沒有答案可找的!」
  來的幾個高層人員互望了一眼,對於樂天這樣的答覆,他們當然不會滿意,但是他們也想不出樂天有什麼理由可以有答案。
  他們又坐了一會,就告辭離去,樂天送走了他們之後,來到了母親的臥室外,先輕輕敲了敲門,才推開進去。
  方婉儀臉色蒼白地坐在一張安樂椅中,望著窗外的花園。自從事情發生以來,他們母子還沒有好好地談過。樂天在對面坐了下來,道:「爸的遺體,隨時可以啟運,我們是不是該回去了?」
  方婉儀緩緩地點著頭,在椅子的墊子下,取出了那一對玉環來,撫弄著,聲音聽來,極其苦澀:「小天,世上有很多事情,永遠不知道真相,比知道真相好得多!」
  樂天接過了那對玉環來,跟著也現出了苦澀的笑容。不知道真相,真比知道真相好得多了j樂天在心情苦澀之餘,倒可以肯定一件事,這對玉環,的確有十分神奇的力量!失蹤了三十年的滑翔機,一定是被這對玉環產生的神奇力量引回來的!
  樂天下定了決心:一定要好好研究它們!
空間之謎

  在瑞士西部,有一個小鎮,人口很少,小鎮上有一幢看來相當現代化的建築物,經常有很多人進出,看來全是地位相當重要的人物。
  當地的居民都知道,這幢建築物是和聯合國有關的一個研究機構。但是沒有人知道,那實際上,是美國和蘇聯兩國的科學家使用的一個「超科學研究所」。
  超科學研究所中研究的項目,全是人類科學已經提出了題目,但是卻還沒有答案的一些事。例如人與人之間的心靈感應,靈魂的存在與否,外星生物存在的可能等等。五度空間,也是這一類項目之一。
  兩國的科學家,進行不定期的集會,各自報告自己研究的心得,美國和蘇聯科學家的真正合作,也只有在這一類超科學的研究上,才有可能,至今為止,這一類的研究,還沒有達成結論的。
  這一天,會議室中,兩國的科學家之外,還邀請了其他各國的科學家,一共有三十多人,他們花了將近兩小時的時間,聽一個年輕人作報告。這個年輕人,就是樂天,時間是在他父親死後的半年。
  樂天所作的報告,題目是「五度空間的突破」,他引述的例子,只是封白駕駛滑翔機,進入五度空間又回來的那件事,並沒有提及他在地洞中的遭遇。
  而那對玉環,則在各個科學家的手中傳看,還附有對這對玉環質地的詳細化驗報告,證明在玉環的玉質之中,含有一種礦物質,有輻射性,雖然不是很強烈,但卻確實有著輻射信號的放射。
  樂天提出來的假設是:五度空間是可以在偶然的情形下進入的,也可以通過方法進入,甚至自由來去。
  滑翔機失蹤了三十多年,又再度出現,除了是滑翔機進入了另一空間之外,不可能有第二個解釋。
  樂天並且提出了從來也沒有人討論的一個項目!生命和時間的關係。他的假設是,即使在完全沒有時間限制的空間之中,生命還是和時間發生關係的。生命,意味著人的腦部在活動,而人的腦部活動,可與產生和充塞一切場所的能量相結合,產生神奇的力量。而當生命結束之後,這種力量就不再存在。
  他舉的例子是,在三十年後,回來的滑翔機上,是一具乾屍。駕駛人假定在進入另一個空間之前死亡,他進入了另一個空間,時間仍然發生作用,所以在經過三十年之後,他成了一具乾屍。
  這是太玄妙的研究課程,不過,既然是從事超科學研究的人,一直就和這一類的事在接觸,樂天的報告,引起了他們極大的興趣。
  一個留著大鬍子的蘇聯科學家,高興看著那對玉環,道:「人腦活動的信號,可以使得自由出入空間變成事實,這真是偉大的設想。」
  樂天歎了一聲道:「不是設想,是事實!」
  大鬍子悶哼了一下:「年輕人,我們一定要肯定有這樣的一個人,這個人有自由進出各個空間的能力,才能說這是事實!」
  樂天的口唇動了動,他還是決定不將地洞下的遭遇說出來,所以他沒有再為自己辯護什麼。
  大鬍子又道:「這兩隻玉環,是不是可以交由我們,作進一步的研究?」
  一個美國科學家忙說:「我們也要一隻去研究!」
  樂天笑了一下:「你們不必爭了,這一對玉環,在我化驗出它們有輻射性信號放射之後,我已經施以重擊,使它們的輻射信號消失了,現在,它們只是普通的玉環,並不是什麼『望知之環』!」
  所有的科學家都發出歎息聲,有幾個,甚至對樂天怒目而視。有好幾個人齊聲問:「為什麼?」
  樂天緩緩地道:「因為,世上許多事,如果永遠不知道真相,只有更好!」
  他講了這句話之後,頓了一頓,又道:「能在各空間中自由來去,又不受時間限制的人,就是傳說中的神仙,如何才能做到這一點,是一個極其複雜的過程,我們只是普通人,就算可以做到,也未必快樂,還是作為一個普通人的好。」
  與會的科學家商議著,最後,由一位年長的科學家作出結論:「我們對這個報告中假設的一切,都感到極度的興趣,這使我們在五度空間的研究上,有了大膽的突破,大家都感謝樂天先生!」
  在一陣鼓掌中,樂天站了起來,他的心情十分黯然,他寧願沒有這一切事,那麼,他父親還是他心中崇敬的偶像,不是一個兇手!
  但是樂天並沒有責怪他父親的意思,畢竟全是凡人,在樂清和當時的處境下,他除了殺人,就是自殺,他應該如何選擇呢。
  離開了瑞士,樂天繼續他的探險,又一年之後,他再到哥倫比亞,又到了那地洞旁,徘徊了半天,洞口已坍了,沒有人可以再下去,也不會有什麼人,再有偶然的機會可以突破空間,遇到一位「神仙」了!
                 (全書完)
  ------------------
  文學殿堂 掃校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