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突然失去樂天的音訊

  在開始的一百公尺,洞壁還有點突起的地方,但是在大約一百公尺之後,洞突然變得相當狹窄,大約有三公尺直徑,洞壁是垂直的,就像是一口井一樣。
  樂天隨身攜帶的無線電對講機中,傳來了西恩的聲音。
  『已經一百二十公尺了,這洞真深,情形怎麼樣?』樂天向上看去,洞口已變成了一個拳頭大小的亮點,他早已亮著了掛在腰際的燈,燈光所照的範圍之中,可以看到垂直的洞壁四周,十分平滑,全是有著小顆粒閃礫結晶的花崗岩.樂天將他看到的情形口述著,他的口述,在上面的人不但可以通過無線電對講機聽到,也立刻會被他隨身攜帶的小型錄音機記錄下來。
  樂天不但口述著,而且還說出自己的見解:『真怪,這樣垂直的一個地洞,顯然是直通到山腳下面去的,洞壁異常平滑,如果有人告訴我,那是一項臣大的工程所造成的,我也不會懷疑。可是,誰又有能力,在山中弄出這樣的一個深洞來呢!』樂天一面向下墜,一面還真是十分忙碌,他用一柄小鐵,在洞壁上敲下了一些石塊來,放在袋中,又間歇地拍著照。每次,當攝影機上的閃光燈,發出強烈的光芒一閃之際,阿普就以十分奇異的眼光看著他。
  自從下來之後,阿普一直保持著沉默,一句話也沒有講過。
  繩子仍然在向下放,洞也一直看不到底。西恩的聲聳音傳出來:『天,兩百公尺了,這是不可能的事,不可能有這樣深的一個深洞的!』樂天道:『怎麼不可能?這個洞就在這裡』西恩的回答是:『這個洞,究竟要通到甚麼地方去?』樂天哈哈笑道,他的聲音,在這個直上直下的深洞之中,引起了一種十分奇異的遐想,他道:『或許,要通到地獄去吧!』西恩的聲音中有著責怪的成分:『樂天,別拿這個來開玩笑!』在上面的西恩,肯地和陳知今三個人,心情十分異樣。
  繩子已經墜下去兩百公尺了,可是那個洞還未曾見底,這令得他們覺得心理上的壓力越來越重。
  如果不是西恩真的感到這個洞有可能是通向地獄的話,他也不會聽了樂天開玩笑的話,就那麼緊張。
  肯地在發表著他對這個深洞的意見:『這樣直上直下出現在山腹中的深洞,的確很少見,有可能是在山脈最初形成的時候,一個偶然的機會留下來的。地球在億萬年之前的地殼大變動,形成了山脈,有很多山,山腹中都有臣大的空洞,有的有好幾十公里長,雖然垂直的並不多見,但是山洞形成的原理是一樣的。』
  肯地在地質學上的知識,使得陳知今和西恩兩人,沒有理由懷疑他的分析。
  可是,樂天的聲音,卻自下面傳了上來:『我倒有點不同意見,你沒有看到這個深洞的洞壁,簡直是平滑的!』肯地道:『那麼,唯一的可能就是,山洞在形成之際,有股強大的氣流,剛好進入,使得熔岩之中,因為氣流的存在,而出現了空隙!』樂天的聲音又傳了上來:『圓的!山洞簡直是圓的!』肯地道:『如果是我剛才所說的那種情形,那形成的隙逢,就一定是圓的,在承受強大的壓力之下,就會出現圓形,這就是肥皂泡為甚麼總是圓形的道理。』
  在他們講話的時候,西恩又叫了起來:『三百公尺!三百公尺了!』他在叫著的時候連氣息也有點急促。
  樂天的聲音又傳了上來:『肯地,你其實真應該下來看一看,光是地質上的這種奇異現象,就足以令你研究一輩子,你……』樂天的聲音,到這裡突然中斷。
  同時,無線電對講機上,那盞表中不住地閃動著的小紅燈,突然熄滅了!西恩大吃一驚,忙對著對機講機大聲叫著,等著樂天的回答。
  可是,樂天的聲音卻並沒有再傳上來。
  西恩抹著汗,問:『是不是再放繩子?』肯地當機立斷:『快把他們扯上來。』
  西恩做著手勢,幾十個嚮導一起飛快地絞動著軸轤,可是卻絞不動,繩子像被甚麼東西拉住了,所有的人都不由自主在冒汗。
  幸好,不到兩分鐘,繩子已被迅速地絞了上來。
  很輕,絞動軸轤的幾個嚮導叫了起來:『人已不在繩子上了!』人不在繩子上,那是表示人已到洞底了,那是在三百二十公尺處,這個洞,深三百二十公尺?不到三分鐘,繩子已被絞了上來,人果然不在繩上,不過,在一條繩子的末端,有著一張疊起的紙,西恩一把搶過,打開來一看,是樂天寫的字。
  西恩、肯地和陳知今三個人圍上來一看,不禁怔呆,樂天在那張紙上寫著『我們還在繼續下降,無線電對講機失靈,請把繩子垂下來,我們還會用得著。』
  三個人面色變白,互望著,好半天,一句話也講不出來!樂天在字條上寫著:我們還在繼續鎖下降!
  繩子都已經被拉上來了,他們怎麼下降?樂天和阿普在深洞下面,究竟發生了甚麼事,他們實在無法想像!他們好忙又把繩子放下去,為了妥當,放下了四百公尺。
  然後,他們除了等候繩子在下面被人抖動,立刻可以再拉上來之外,就沒有別的辦法可想了。
簡直是不可能的事

  時間慢慢過去,一小時之後,西恩語音乾澀,問:『怎麼辦?他們在下面怎麼了?』這是一個人人都知道,但是都沒有人可以回答的問題!他們在下面怎麼了?那當然有下面的人知道,這好像是唯一的笞案。
  但是世界上有很多事,唯一的答案,並不一定是正確的笞案。
  這時的事實是,在下面的人,連他們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樣了。樂天正在講話,他並不知道突然之間,無線電聯絡中斷,知道講完了之後,忽然沒有再聽到肯地的聲音,他接連問了幾聲,沒有得到回答,才發現無線電對講機上,表示『使用中』的小紅燈,已經熄滅了。
  那表示無線電聯絡已經中斷。
  樂天是怔了一怔,並沒有甚麼驚惶。因為他所使用的無線電對講機,雖然是十分強力的,但總也有一個有效距離,何況這時,他深入山洞,無線電波一定受到阻隔,對講機失效,也就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情。
  他順手關上對講機的掣鈕,可是就在這時,他忽然發現自已入了完全的黑暗之中,腰際懸掛的燈也熄滅了,連就在他身邊的阿普也看不見了。
  樂天忙叫了起來:『阿普!阿普!』阿普的聲音在他身邊傳來:『是這樣的,上次也是這樣!』阿普的聲音,聽來像是夢囈一樣,但那至少令得樂天安心了許多。
  樂天覺得自己的身子還在向下墜,在那一剎間,他連按了不少鈕掣,全是他身邊所帶的配備用的,他發覺,所有和電有關的器具,全都失效。也就在這個時候,他發覺繩子已停止墜下來。
  而且,反在向上拉去。樂天自然知道,那是上面的人,發覺聯絡中斷之後,恐怕有意外,所以要將他們拉上去。
  樂天感到十分怒惱,他絕不想因為小小的挫折,半途而廢,他大聲叫了兩下。
  可是他的聲賀音是無法傳得上去的,他不能通知上面的人別拉他上去,他憤怒地揮著手,突然之間,他的手到了一樣東西。
  四周圍一片漆黑,樂天全然不知道自己碰到的是甚麼,他是本能地抓住它。
  等到他抓到那東西之後,他才陡然一怔,不由自主,驚叫了一聲。
  也就在那時候,阿普的聲音,自他身邊傳來:『抓住它,抓住它!』樂天的心中極駭然,道:『那……是甚麼?』這樣問,實在是很不合情理的,因為他一抓住了那東西,從手上碰到那東西的感覺,已經知道那是甚麼東西了。
  可是,由於在這樣的一個山洞之中,是絕不應該有這樣的東西,所以他仍然忍不住要間上一句。
  這時,他手中抓住的東酉,是一根剛好握粗細的圓柱子!從觸覺上來辨別,樂天也沒有法子覺得出那是甚麼質地製成的圓柱。
  阿普喘著氣,道:『我不知道那是甚麼,可是它能帶我們下去!』這時,樂天覺得上扯的力量十分大,他需要十分用力,才能和上扯的力量相抗。
  他一隻手緊緊地抓住了那根圓柱,他全然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甚麼事,但是他是一個探險家,要是一個人沒有極度的冒險精神,當然無法成為探險家的。
  何況,阿普的話,也給了他很大的鼓勵,所以他立時有了決定:『解開腰間皮帶的扣子,我們就靠這柱子帶我們下去!』他說著,一隻手取出記事簿來,就在黑暗中,匆匆地寫了幾個字,塞在皮帶的縫中,鬆開了皮帶。
  皮帶才一鬆開,就被拉著上升去。
  阿普也跟著這樣做,這時,他們兩人雙手握著那『柱子』人向下滑著,情形有點像消防員在接到任務之後,沿著柱子滑下去一樣,不過他們握著的柱子相當細。
  樂天雖然富於冒險精神,但是在這樣異特的處境之中,他也不禁十分緊張。
  他問:『阿普,我們這樣向下滑去,要滑多久?』阿普喃喃地道:『不知道!不知道!』樂天真是不知道自己會怎樣。
  在向下滑的過程之中,他曾試過用力抓緊柱子,並且用雙腳阻住下降的勢子,看來要向上攀,也不是很困難。可是人的氣力是有限的,一個素有訓練的人,或者可以在這樣的情形下,向上攀上去一百公尺,可是決沒有人可以一直攀上去。
  樂天可以肯定,他已向下滑了許多,那絕不是他的氣力所能攀得上去的!不過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他已經是絕無辦法退縮的了。他知道,在這種情況不明的境地中,最重要的是保持鎮定和頭腦清醒·他估計,在放開了皮帶之後,大約向下又滑了兩百公尺左右,那根細柱子,竟如此之長,令得他作了幾百種設想,也無法想得出那是怎麼會在這個洞中的?然後,突然地,他的腳碰到了硬物。
  由於下滑的速度在不知不覺中加快,所以當他雙腳到實物之際,那一下力量相當大,令得他雙腳生痛。
  同時,他聽到阿普也發出了一下聲響,樂天忙間:『到了?』阿普悶哼了一聲,由於四周圍一片濃黑,甚至也看不見,所以樂天的行動十分小心,他先肯定了自己的雙腳,是踏在實地上,然後,才把握住柱子的手,稍為鬆開了一些,把腳伸出去,用足尖試探著,感到腳尖所及之處,也是實地,才吁了一口氣。
  他先不向前移動,同時也告誡阿普不要亂動。
  然後,他試了試身邊所帶的照明設備,包括了一隻強力的電筒,和兩隻小電筒,可是全都失靈。
  樂天吸了一口氣,並不覺得呼吸有甚麼困難,那麼深的地洞之中,空氣似乎十分清新。
  樂天又取出了一根磷光棒來,除去了外殼,磷光棒發出了一團淺綠色的光芒,可以令他多少看清楚一些身邊的情形。
  首先,他看到了阿普,神情又刺激又驚恐,就在身邊。
  接著,他又看到,他順著滑下來的那種細柱子,有幾根,全都無依靠地筆直地向上聳立著,拾頭向上望去根本看不到頂部。
  樂天用力撼了撼,那是細而長的柱子,竟然一動也不動,全然無法想像它們是憑甚麼力量這樣聳立著的。
  樂天估計,自己從抓住了這樣的細柱子開始,向下滑了至少兩百公尺左右。
  那也就是說,這柱子至少有兩百公尺長,而它不過十公分直涇粗細,就算它是用最堅硬的物質造成的,也無法不彎曲,不折斷!唯一令得這樣細而長的圓柱體能直立的可能,是要它在直立之際,重心就在那二公分直徑的圓圈之內,而且長期稚持不變。
  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樂天在這時候,簡直像是進入了一個夢幻的境地之中一樣,心中充滿了疑團,他慢慢轉移視線,有看出一公尺左右,前面就是一片黑暗。
一陣劇震只好他們復甦了

  由於心中極度的震撼,樂天發出來的聲音,連他自己聽來,也有點陌生,他問:『阿普,是這樣的麼?』
  阿普喃喃地道:『不知道!』
  樂天有點著急:『甚麼叫不知道,你不是曾徑下來過一次嗎?那時,你手中當然不會有我現在持著的磷光棒,在黑暗中,你是怎麼找到那玉環的?』
  樂天一面說,一面揮動著手中的磷光棒。在黑暗之中,磷光棒所發出的綠色光芒,幻成了奇異的圖案,看起來更令得這個深洞的底部,詭異莫測。
  阿普道:『我真的不知道,上次,上次,我是像喝醉了酒一樣,大著膽子,一直向前走著。然後,就看到了——』
  樂天打斷了他的話頭:「四面一片黑暗,你怎麼會看到東西?』
  阿普現出十分迷惘的神情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樂天本來還想追問下去,但是他隨即想到,別說阿普是一個完全沒有知識的山區印地安人,就算是他自己,若是有人問他何以中國古代的蝌蚪文會出現在這裡的山頭,何以一個那麼深的地洞之中,會有這樣細而高的奇異的柱子,那麼,他唯一能作的回答,怕也有『不知道』三個字而已!因為這裡的一切現象,實在太怪異了!
  所以,他不再問下去,語氣也溫和了許多:『那麼,我們是不是也應該和你上次一樣,不要發出任何光芒來?』
  阿普喃喃地道:「我不知道。』
  樂天苦笑了一下,他決定發揮一下冒險精神,他把磷光棒的套子套上,四周圍又回復了一片漆黑。這時,他在想:為甚麼所有用電的裝備全都失了作用呢?連乾電池的作用也喪失了,那是甚麼緣故?
  當然他得不到任何答案,他和阿普的一隻手互握著,阿普的手十分粗糙,這是山區簡陋生活的結果,兩個人小心地向前走著。
  黑暗之中,樂天感到自己是走在一條十分長的通道之中,印地安人傳說中的『魔鬼』並沒有出現,是極度的黑暗和極度的寂靜,卻越來越使人難以忍受,像是形成了一種重壓,自四面八方,向他壓來一樣。樂天先是故意把腳放得十分重,走出了將近一百步之後,他忍不住隔一會,便發出一下大聲響來。
  在又走出一百多步之後,樂天開始覺得呼吸困難起來。這種吸吸不暢順的感覺,樂天倒是十分熟悉的。作為一個探險家,他有許多次攀登高山的經驗,在高山頂上,空氣稀薄,就會呼吸不暢。在樂天的背袋之中,有著小型的壓縮空氣,他停了下來,喘著氣,同時也聽到身邊阿普在發出濃重的喘息聲。他剛把壓縮空氣筒取在手中,想教阿普怎樣使用時,聽得阿普在道:『對,是這樣,快睡著了,好像是快要睡著了,對……』
  阿普的聲音越來越低,樂天陡地吃了一驚,有極度疲倦想睡的感覺,那是腦部缺乏氧的症狀,阿普是不是因為得不到正常氧氣的供應,已開始缺氧了呢?
  樂天一想到這裡,剛想拔開壓縮空氣筒上的栓塞,塞進阿普的口中時,他發現自己的手,全然軟弱無力,本來不會比開一罐罐裝汽水更費力的動作,他竟然無法完成!樂天的心狂跳了起來,這也是腦部缺氧的症狀之一!他雖然極度吃驚,而且也有了昏昏欲睡的感覺,但是在那一剎間,他的思路還是十分清楚,他把栓塞塞進自己的口中,想用盡最後一分氣力把它咬開來,好呼吸到空氣,可是,他沒有成功。
  他的手一軟,在他失去知覺之前,他聽到了『當』的一聲響,那是壓縮空氣筒落在地上的聲音。那一下聲響,聽來十分空洞,而且像是不斷擴展開去,變成一種『嗡嗡』的聲響。這種擴散了的聲音,也迅速地模糊,終於,他甚麼也不知道了。
  在他失去知覺前的一剎那,樂天的心境,竟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平靜。他並不是沒有想到,在幾百公尺的深洞下,昏迷過去,那等於是死亡的代名詞。他想到這一點,想到了死亡。或許,死亡之前的一剎那,心境正是十分平靜的?他甚至想到了一個極滑稽的問題裡現在,進入深洞中不出來的人,又多了兩個,上面的人一定會以為那又是被魔鬼吞噬去了!
  等到樂天又有了知覺的時候,他覺得自己的身子不住在晃動,這種晃動是如此之劇烈,簡直要把他的五臟六腑一起都翻過來一樣,他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大叫起來,接著,他聽到另一個人的大叫聲,他也認出那是阿普的聲音。
  失去知覺之前的經歷:在不到一秒鐘的時間內,就在他的記憶之中發生,他想到:地震了!一定是大地在震動,不然,怎麼會有那麼劇烈的撼動?這種靂湯之劇烈,即使是一個極健康的人,也難以支持三分鐘以上的。他除了大叫之外,實在不知道一該做些甚麼才好,他雙手亂抓著,想抓住一點甚麼,可以使自己的身子固定下來,可是卻又什麼都抓不到!
  幸而,這種劇烈的震盪,只維持了極短的時間,就靜止了下來。
  他的身體雖然不再震動,但是由於剛才的震動實在太厲害了,以致他全身的骨頭,還在發出格格的聲響,他一開口,下兩排牙齒,也不由自主相應發出「得得」的聲響來。
  他立即問:『阿普……得得……你……得得……在那裡?』
  阿普的回笞聲立時傳過來,情形和他一樣:『我……得得……在這裡!』
  樂天聽到阿普的聲音就在他的旁邊,連忙一伸手,抓住了阿普,兩人一起掙扎著站了起來。好不容易站直了身子,阿普陡然道:『看!是可以看到東西的!』
  不必等阿普叫出這句話來,樂天也已看到了,前面有了光亮!
  那其實還不算是光亮,是昏黑的一團,但是卻有異於四周圍這樣的濃黑,那已經可以算是光亮了!
  ------------------
  文學殿堂 掃校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