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1、一封神秘的來信


  大型滑翔機運動,是一種相當冷門的運動。
  一般來說,運動員——滑翔機的駕駛人,所控制的滑翔機,有十到二十公尺長。
  滑翔機上,沒有任何機器動力裝置,它之所以能夠在天空中做長距的飛行,純碎是利用空氣的浮力和流動力(風),原理和浮在水面上的帆船,基本上相同,可是卻又雜得多,牽涉到空氣動力學,氣象學等多方面的學問。
  滑翔機的外型,雖然有機翼,機身,機尾和方向舵,但是和普通的飛機,也大不相同,機翼比較長,用製造設計滑翔機的術語來說,就是「機翼展弦大」。
  這種運動之所以不能普遍化,並不是喜歡的人少,而是它的花費十分巨大。
  製造一架性能好的滑翔機,要用輕而結實的特種木材,這種木材格高昂,而且要有大幅的空地,供滑翔機起飛之用。
  滑翔機自己不能起飛,要靠高速的汽車或者小型的飛機拉上去。
  那情形和放風箏相仿,只不過有人在機上操縱,順著氣流飛行。
  操縱滑翔機,是很身不由己的,幾乎全由氣流決定,駕駛者無法氣流對抗,只能利用氣流來飛行。
  說了許多關於大型載人滑翔機的事,看來好像很平淡,不像是一篇小說得開始。
  其實不然,有很多怪異莫明,驚險刺激的事,開始的時候,也許是平淡的一點也不受人注意的。
  譬如說,下面的一個「畫面」,能令人感到甚麼刺激呢?
  用了「畫面」這樣的字眼,是企圖用文字在讀者的腦中,造成一個如同看到畫面的印象——請只把它當作畫面來看,是靜止的,恰像在看一副照片。
  那是一個相當寬蔽的起居室。
  起居室和客廳不同,在居住環境還沒有那麼惡劣的時候,屋子中都有起居室,那是供家庭成員相聚,休息,談天之用。
  並不專用來招待客人。
  當然,如果是這個家庭特別熟悉的朋友,也可以在起居室中,和主人一起閒聊。
  起居室的佈置相當優雅,調和和高貴,一望而知,主人是一個學識豐富,品位極高的知識份子,淺米色的地氈,接近純白的沙發,壁上縣掛的甲骨文的條屏,和淡墨的山水人物,整個起居室的色調是那麼柔和。所以,有一樣東西,實在是不應該屬於這樣的一個起居室。
  那東西雖然放在一角,已經是一個盡量不使人注目的地方,可是因為它實在和室中其餘的陳設不相稱了,所以任何人還是一眼就可以看到它。而且一看到它之後,也會忍不主皺眉頭。
  這時,就有一個青年人在那東西前皺著眉頭。
  那東西是甚麼呢?其實也很普通,不是甚麼罕見的物件,也不是甚麼奇型怪狀,令人有恐怖感的事物,它只不過是一個模型,一部滑翔機的模型。
  那模型機翼橫展,大約有一公尺長。由於一般滑翔機的設計,機身都較機翼為短,這模型也不例外。
  模型製作的十分精美,機首微微向上,顯示出它正在順著上升的氣流在向上升。
  整個模型,固定在一個支架上,支架的高度,到一個普通人的胸口。這樣的一個模型,放在一個青年人專用的房間,自然再合也沒有了,可是它卻放在那麼優雅,充滿了文化氣息的一間起居室中。
  而且,就在那滑翔機的模型之旁,還有一張安樂椅,那張安樂椅看來相當舊,緊貼著支架放著,這樣放法,看起來十分奇特,因為支架阻住了椅子,如果有人想去坐這張安樂椅的話,一定得大費周章,要把支架連同模型,一起移開,才能達到目的。
  一張椅子用這樣的方法放著,唯一的目的,似乎只有一個,不想有人去坐這張椅子。
  然而,要不是想有人去坐這張椅子,又為甚麼放一張椅子在那裡呢?
  ------------------
  文學殿堂 掃校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