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六部 永遠失去瑪仙


  由於知道了巨星人的「一隻手」,就可能有地球上的籃球場那麼大,所聯帶想起的一些事,令得原振俠有點發怔。這時,瑪仙已完成了一些操作程序,她向原振俠望來:「你在想甚麼?」
  原振俠伸手在臉上抹了一下,喃喃地道:「太大了,那麼大的生物。」
  瑪仙一笑:「盤古開天闢地,誇父一步可以跨過一個山頭,一口氣可以喝乾黃河之水,共工一頭撞向不周山,就把山撞塌,這些巨人的體型,比起我們的巨星朋友來,只怕也不相上下。」
  原振俠啊的一聲,「盤古」、「誇父」、「共工」都是中國歷史神話時期的人物,和他們一樣的巨人,在傳說中都是巨大無比,是不是他們根本就是巨星人呢?
  他的思緒更亂,定定地望向瑪仙,瑪仙正專注看一幅螢光屏,側面美麗動人,而且的而且確,原振俠感到她的臉上,多了一重光輝,那令得她看來,不但美麗,而且自然莊嚴。
  也就因為這一點,使她看來更接近仙女、女神。
  也正因為如此,使原振俠感到了無比的失落——他強烈的感到,他已失去了瑪仙,永遠地失去了她。
  這是一種極可怕的感覺,原振俠一想起來,就從心臟部分開始,向全身擴展傳送一種難以忍受的絞痛。
  這種痛苦,雖然不能和他經歷的宇宙震湯的痛苦相提並論,但也令得他不由自主,全身發顫。
  他再也料不到,他和瑪仙之間的情形,會演變成這個樣子。
  事情就是這樣,現在,只有他和瑪仙兩個人,原振俠的腦海之中,自然而然,浮起兩人在巫師島上的日子,那是一段甜膩如蜜,情濃得化不開的日子,纏綿和旖旎之處,想起來都會叫人臉紅心跳,血脈賁張。
  可是,玉人就在眼前,不是不美麗,只有比以前更美。但為甚麼沒有把她緊緊擁在懷中的衝動呢?為甚麼不想用力親吻她的唇,把她柔滑香馥的小舌用力吮吸在自己的口中?為甚麼不去撫摸她豐滿堅挺的雙乳,為甚麼不去輕撫她小巧的乳尖?為甚麼不把手放在她小骯上,去探索那女性胴體最豐腴的所在?
  單是想到這些,也會使人有飄飄蕩蕩的快樂之感,那是人感覺上的歡愉之處,觸手可及,為甚麼不付諸實行!
  那是一種甚麼樣的隔膜?
  原振俠其實是知道的,那是因為瑪仙如今的那一層無形的,但是又確實使人可以感覺得到的那層聖潔的光輝。那使她看來莊重無比,她已不是一個女人,而是一個聖女,一個女神。
  那就使得原振俠不敢去褻瀆她——怎麼能想像去和一個女神顛鸞倒鳳?
  人應該是人,男人和女人,都只應該是人,只有是人,才能享受到人的樂趣。
  一旦有一個離了人的地位,使人崇拜、敬仰,使人自然而然,不敢對之有絲毫不敬,那麼,人和人之間的關係就結束了。
  原振俠知道這種現象,奇特之至,也十分罕見,可是確然在他和瑪仙之間發生了。
  他相信,以瑪仙現在的能力而言,比他更早覺察到了這種變化,所以,她對他的久別重逢,九死一生地相會,最親熱的動作,也只是臉頰的輕輕一偎。
  事情就是這樣,根本不用語言來說明,已發生了變化,不可能再和以前一樣了。
  原振俠一開口,聲音很是空洞:「我們到哪裡去?」
  瑪仙向原振俠望來,神情有點訝異,像是奇怪原振俠何以有此一問。
  原振俠自己也不免一怔,他那一問確然多餘,屬於「沒有話說卻硬找話說」的情形——而他這樣千辛萬苦地見到了瑪仙之後,是決不應該出現這種情形的。
  所以,他避開了瑪仙的眼光。而就在這時,瑪仙發出了一下輕歎聲,聲音極低,但原振俠還是聽到了。
  是不是瑪仙也已經覺察到這一點了——以瑪仙現在的能力而言,她可能已經有了和外星人一樣的本領,那麼,就可以知道他在想些甚麼。
  原振俠一想到了這一點,不禁全身都震動了一下:他心中所想的一切,瑪仙早就知道了,只不過沒有表示出來而已。
  原振俠慢慢、慢慢地轉過頭,望向瑪仙——他的動作緩慢之極,因為確然需要極大的勇氣,才能和瑪仙的視線接觸。
  等到兩人終於四目交投的時候,原振俠立即在瑪仙的眼神之中,知道自己所料不差。瑪仙已完全知道了他的心意,知道他的感覺,因為瑪仙的眼神之中,有著難以形容的無奈和哀愁。
  兩人默默無言地對望著,一時之間,瑪仙也忘了去操作飛船了。
  就在這時,傳來了巨星人的聲音:「怎麼啦?有甚麼問題?你應該毫無困難地操作這飛船,也可以利用這飛船,把整隊小飛船帶走,那些飛船,對於你們,會有很大的用處。」
  瑪仙震動了一下:「謝謝,你們太慷慨了。」
  瑪仙說著,又忙碌地操作了起來,飛船的船首部分,射出了一股光芒,船身略一晃動,就又順著那股光芒,直射了出去。
  原振俠雖然心事重重,可是也為眼前的奇景所吸引。這樣的飛行方式,他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看來倒有點像激光導航的飛彈——射出一股激光,飛彈就循著激光前進。
  但是自船首射出的那股光,卻粗大得多,像是一個光弄,直伸向無窮無盡的遙遠處。
  所有的飛船,都整齊地排列在「庫」中,這時,也未見有甚麼「庫門」的開放,飛船就已經進入了浩淼無際的太空之中。
  而且,在螢火屏中顯示出來的情景,壯觀之至,一艘母船在前,一百多艘子船,跟在後面,列成船隊,浩浩蕩蕩,在這無邊無際的太空中航行。瑪仙說得對,巨星人真是慷慨,竟然把整個船隊都送給人了。
  這也許表示了他們破釜沉舟的決心。他們下了決心,要把那個吞噬愛神星的黑色大漩渦的來源尋找出來。
  那種漩渦,可以吞沒一個星球,巨星人的飛船再大,若是遇上了同樣的不幸,只怕一秒鐘之內,就會完全消失無蹤。
  原振俠盯看螢光屏,神情落寞,瑪仙低聲道:「原,這不是我的錯。」
  原振俠苦笑:「不是任何人的錯……古語有說……天人阻隔,只怕就是我們如今的情形了。」
  他再望向瑪仙,瑪仙也正溫柔地望著他,並且伸出手來,原振俠立時緊握住了她的手,雙手並用,緊緊地握著,用力地握著。
  瑪仙也回握著他,她笑得很無奈:「無論如何,我們曾有快樂的時候。」
  原振俠長歎:「真後侮,竟然讓那麼快樂的光陰輕易溜走了。」
  瑪仙搖頭:「不論是快樂還是哀傷,時間總是要溜走的。你還是回地球去吧,很多謝你來看我,真的,看到你,又可以碰到你,那是極快樂的事,自從確定了愛神星的災難之後,我幾乎沒有笑過,直至又見到了你。」
  原振俠不出聲,只是望定了她。
  瑪仙歎了一聲:「你已經感到了發生在我身上的變化,我和以前不同了。」
  原振俠抱著萬一的希望:「當這裡的事情告一段落之後,是不是..」
  他的這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就住了口,因為他在瑪仙的神情上,已經得到了答案,可以不必再問下去的了。
  瑪仙這時的神情,有三分惆悵,七分堅強,她先歎了一聲,然後才一字一頓地道:這裡的事,根本不可能有「告一段落」的時候,就算有,那是指劫後餘生的愛神星人安頓下來之後,我們也已決定,一定要把這大災難的根源找出來。」
  原振俠聽了,默然不語。瑪仙柔聲問:「或許你認為我不必要那樣做!」
  原振俠握住了她的手:「不,我知道你必須那麼做,我……我……很想也參加你的行列。」
  瑪仙搖頭:「你是地球人,身體結構..」
  原振俠焦躁起來:「你也是地球人。」
  瑪仙的聲音仍然極輕柔,叫人不忍心去反駁她的話:「你明知我和你不同,我本來就是實驗室中的產物,而且,來自我父親的遺傳密碼,我不但有征服全世界的野心,還更進一步,有在宇宙之中大展拳腳的決心」。
  (當瑪仙在愛神星人那裡,知道了自己的來歷之後,她曾問過愛神星人:你們為了使我的胚胎形成,擷取了哪一雙男女的生殖細胞?)
  (她得到的回答是:你的母親是一個著名的美女,你的父親是一個著名的偉人。)
  (當時在場的人,聽了那個美女的名字,倒並不感到意外,因為那時瑪仙已經變得美麗無比,比那位美人,更要動人。但在聽到了那位偉人的時候,都大是愕然,覺得匪夷所思。)
  (而這時,瑪仙忽然說出了這樣的話來,不禁令原振俠苦笑,確然,那個偉人,是一個野心家。)
  (原振俠又想到:「偉人」和「野心家」之間,其實大可以畫上等號。)
  原振俠還是表達了自己的意見:「海棠未必有甚麼野心,但是她也變成了外星人。」
  瑪仙半轉過頭去:「海棠毅然放棄地球人的身份,忍受了痛苦的改變生理結構的過程,有兩股力量在支持著她的逃避。一股力量是她要盡一切可能脫離組織的控制。第二股力量是..」
  瑪仙說到這裡,向原振俠望來,原振俠卻不由自主,低下頭去。
  因為他知道,瑪仙所說,海棠所要逃避的第二股力量,和他的感情糾纏有關。
  看來所有的女性,都有同樣的情懷(甚至連瑪仙也不例外),他們都不能容忍癡情可是並不專一的男性——而原振俠知道,自己正是這樣的男性。
  他絕不是不多情,但正由於他太多情了,所以才無法取得單一的女性的歡心,盡避那些女性並不是不愛他。
  d絹說他根本不懂愛情,所以和白化星人不知所蹤了。海棠也無法忍受他的行為,所以變成外星人了。現在,連瑪仙也明白地表示了態度,要他回地球去。
  瑪仙又道:「原,你是一個典型的地球人,在地球上,有你喜歡的生活,有你喜歡的異性,你有時哀傷,但是在哀傷中,你也一樣得到享受。離開地球,對你來說,只可能是短暫的歷險,而不可能是你的一生。」
  瑪仙的話,已說得再透徹不過,可是原振俠仍然緩緩地搖著頭。
  其實,這時,他心頭更是一片茫然,不知道自己應該何去何從。
  這時,他所感到的茫然,很少地球人可以感受得到。因為他知道,他如果不回地球去,一直跟著瑪仙,只要他堅持,瑪仙自然也不會拒絕。可是那又怎麼樣呢?
  就算他和瑪仙寸步不離,他和瑪仙之間,也有著無可比擬的隔膜,他不但完全無法和瑪仙一起工作,一起生活,而且,瑪仙的活動,他連半分也不懂,一點也不能參與。
  他和其他愛神星人的關係,也是一樣,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旁觀者,沒有任何人可以和他溝通,也沒有任何人和他交往。
  他會是那個星體上最孤獨的人——這種情形,單是想一想,就令人不寒而慄。
  而他真的身子微微發起抖來,瑪仙自然知道他在想些甚麼,她把手輕輕按在他的手背上,柔聲道:「聽我說,回地球去吧。」
  原振俠望著瑪仙的俏臉,伸手輕撫了一下,現出難分難捨的神情,而當他的手指,和瑪仙的臉頰接觸時,他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震動了一下。
  瑪仙低歎了一聲:「你要是想念我,我可以給你一個裝置,使你看到我。」
  原振俠搖頭:「你別騙我,我要是回到了地球,和你相隔那麼遙遠,怎麼能看到你?」
  瑪仙輕咬口唇,俏聲軟語:「可以的,那裝置和你的腦電波發生作用,只要你不斷地想念我,就可以看到我出現在那個裝置上。」
  原振俠呆了一呆,發出了「啊」地一聲——他像是聽那位先生說過,有這樣的裝置,可知這種裝置,在外星人來說,是很普通的事。
  但這時思緒紊亂,那位先生說起過的詳細情節,他不是記得很清楚了。
  他聲音苦澀:「這…這…叫作『聊勝於無』?」
  瑪仙的回答很認真:「那裝置可以反過來影響你的腦部活動,使你產生如見真人的感覺——真實之極的夢,雖然夢醒了是空,但有甚麼事到頭來不是空的呢?」
  原振俠聽瑪仙說到這裡,不禁怦然心動。軟玉溫香抱滿懷,本來就只是腦部活動所產生的感覺,是真是幻,反倒不是那麼重要了。
  他面帶不信之色,望定了瑪仙。
  瑪仙笑:「我本來也不知道有這樣的好東西,是剛才和巨星人的資料庫有了聯絡之後,才知道他們有這樣的裝置,我可以十分容易就組成一個給你。」
  原振俠默然不語,心中已有點活動。
  瑪仙笑了起來,在寶相莊嚴之中,居然有幾分俏皮:「這東西還有一個好處,如果你不再想念我了,或是想念別人了,它就和我不再發生關係,我不會從裝置中跳出來死纏著你的。」
  原振俠一張口,他想說:「我不會不想念你。」可是還沒有出聲,就叫瑪仙一伸手,按住了他的口,低聲道:「別把自己可能做不到的事,說得太決絕。」
  瑪仙太瞭解原振俠了,那令得原振俠氣餒,所以那一句話,也就說不出口了。
  確然,他可能會不再想念瑪仙,雖然現在他可以說得口響,但是以後的事,會有甚麼變化,那又有誰知道呢?尤其,他是一個性格如此接受變化的人。
  原振俠吻了瑪仙的手心一下,瑪仙雖然不至於現出厭惡的樣子,可是神情淡然,那令得原振俠自然而然,沒有了進一步的行動。
  他停了一會,望著在忙碌操作的瑪仙,感到自己完全是一個多餘的人,他帶著極度的無可奈何,問出了一句聽來普通之極的說話:「那麼,我怎麼回去呢?」
  這個問題,在別個環境之中,確然普通之極。可是這時,由原振俠提了出來,卻突然之間,在原振俠和瑪仙之間,造成了極大的震湯。
  他怎麼回去呢?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