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五部 巨大無比的隱形巨星


  在立體投影中,當巨星人說了「請等一等」之後,眾多的愛神星人,又把瑪仙圍在中間,看來正在商量甚麼。
  這情形,更令得原振俠心中升起了一股苦澀之感——看來,瑪仙這個女巫之王,不但成了女神,而且是神中之神。因為連愛神星人,都像是在接受她的領導。
  那是超越了星際的地位,高不可攀,就像她如今在那麼遠,遠不可及一樣。
  巨星人這次「暫停」的時間相當久,原振俠由於百感交集,倒也覺得時間過得慢。
  等到巨星人的聲音又響起之後,他才感到,自己真正成了一個旁聽者。
  巨星人道:「我們才和星體的基地通訊,沒有你們暗示的這種情形。」
  圍在瑪仙身邊的愛神星人散開,仍由瑪仙和巨星人對話,她揚了揚手:「只是通訊?」
  巨星人的聲音大是慍怒,微微震湯:「還應該怎麼樣?」
  立體投影中所見的瑪仙,緊抿著嘴,目光炯炯,神情異常堅決,可是並不說甚麼,只是在等候巨星人的話。原振俠看到這種情形,又不禁歎了一聲——她在和巨星人的對話之中,充滿了自信,雖然她只是地球人。
  餅了一會,才又聽到巨星人道:「是,在進入這一個銀河系之後,和星體的聯繫,只是在一種……十分艱難情形下勉強維持的通訊。」
  瑪仙這才道:「能知道『十分艱難的情形』和『勉強維持』詳細情形嗎?」
  巨星人的回答迅速而有力:「不能。」
  瑪仙歎了一聲:「恕我不客氣地說一句,你們的星體,是宇宙中最神秘的星體之一,那是由於你們一直在努力掩飾它的真相。」
  巨星人的聲音很冷:「有必要公開嗎?」
  瑪仙的聲音也很冷:「當然可以,但是秘密到了連你們自己也不知道詳情的地步,這就很滑稽了。」
  巨星人疾聲問:「你一再說……一再暗示在我們的星體上有異變,是不是你們也掌握了甚麼證據?」
  瑪仙道:「不能說是甚麼證據,但是有不少資料,你們一定會極感興趣——而且,我們相信,愛神星如今的大災禍,正是由於愛神星人對巨星花了過度的觀察和研究所招致的。」
  巨星人大聲抗議:「我們絕無任何侵略野心。」
  瑪仙十分認真地糾正:「在你們離開的時候,巨星人絕無侵略的野心。」
  巨星人沉默了片刻,才道:「好,我們派一個人,陪原振俠到你那裡去,可是我們的出現……始終會引起許多不必要的不方便……」
  巨星人的聲音大是遲疑,顯然他們有難以言喻的困難。瑪仙在這時道:「我有一個折衷的辦法。我可以到你們的飛船來,帶著你們想要的資料。」
  巨星人沉吟未答,原振俠聽到這裡,才發出了一下歡呼聲:「太好了!」
  瑪仙到這飛船來,他可以和瑪仙相見相擁,而又不必再經歷宇宙震湯的痛苦(那種痛苦,想想也會冒冷汗,可以避免的話,自然最好。)
  瑪仙顯然聽到了原振俠的叫聲,她現出了甜甜地一笑——在那一剎那,原振俠感到自己可愛又調皮的小女巫,又回來了。
  巨星人還不是立刻有回答,瑪仙又道:「相信你們提出要我們提供有關資料,並不是來自巨星的指示,而是你們自己的決定。」
  那種類似逆呃的聲音又響起。
  瑪仙續道:「這證明你們對愛神星被吞噬,也起了疑心,想深入研究,你們是不是曾懷疑過,災禍的來源,有可能正是巨星?」
  又過了一會,巨星人才有了回答:「這個問題,我們要看過了資料之後才回答,我們會派小船來接你。」
  瑪仙道:「好,如你們所見,這裡的建設……我們進行得極艱難。」
  巨星人不等她說完,就道:「我們一定會提供盡可能的幫助,等你來了再說。」
  瑪仙現出高興的神情,一挺胸:「我的名字是瑪仙,雖然是地球人,但已獲愛神星授權,是愛神星的全權代表。請問,我將會和甚麼人進行對話?」
  巨星人在十秒鍾之後回答:「我,名字是強,是巨星第一號飛船的船長,將代表全體第一號飛船的船員,和你對話。」
  瑪仙表示滿意:「好極,我等著你們的飛船!原,我們很快可以會面了。」
  原振俠有身在夢中之感,因為忽然之間,事情有這樣的變化,那是他再也想不到的。
  一切都由於瑪仙知道了和自己在一起的是巨星人開始!可知在愛神星和巨星之間,必然有相當複雜的星際糾葛在。瑪仙最後一句話,使原振俠如夢初醒,他忙道:「快!快點來。」
  瑪仙纖手輕撣,立體投影起了變化,又變成了一團雜亂的線條。
  明知瑪仙會到巨星飛船來,而立體投影中的只是一個幻影,但瑪仙突然消失,原振俠還是發出了「啊」地一聲呼叫,雙手伸向前,像是想把瑪仙拉回來。
  也就在這時候,他看到立體投影之中,光芒閃動,出現了一個「圓筒」,他見過那種「圓筒」,那可能就是巨星人的形狀。
  同時,他聽到自「圓筒」之中,傅來巨星人的聲音:「可以和你商量一些問題?」
  巨星人的語音,十分誠懇,那使得原振俠有受寵若驚之感,他忙道:「當然可以,只怕我不能提供甚麼有用的意見。」
  他一面說,一面盯著立體投影,心中想:外星人的形體,當真可以是任何形狀,很難想像,一種高級生物的外形,竟是一個圓筒。
  他這樣想著,巨星人已道:「你見到的,不是我們的外形,只是我們的保護罩,先別理會我們的形狀,我們對地球人語言的瞭解有限,剛才,來自愛神星的信息,是不是傳遞了一個極嚴重……的猜測?」
  原振俠立即道:「是的,瑪仙代表愛神星,指出你們在飛船中太久了,可能在巨星上已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但你們不知道!」
  那「圓筒」急速地旋轉了幾下:「愛神星人不可能知道巨星上發生甚麼事,他們只是假設。」
  原振俠吸了一口氣:「我無法知道詳細的情形,但是愛神星人可能長期在觀察巨星?」
  巨星人聲音苦澀:「觀察巨星的星際生物有很多,但我們防範得很好,雖然我們的星體巨大無比,但由於我們的防禦系統完善,我們的星體,在宇宙之中,是隱形的,沒有人可以探側到我們,只有在防禦系統沒有完成之前,才有一些外星人知道我們的存在,但他們現在,也找不到我們。」
  原振俠聽得目瞪口呆——要把一個巨大的星體,隱藏起來,聽來是匪夷所思的事。但是在理論上來說,也可以行得通,只要使所有的探測波都失效,那麼巨大的星體,自然可以「隱形」。
  在地球上,已經有大型的飛行體,可以避過探測波,而達到「隱形」的效果。
  可是令人難解的是,何以巨星人要把自己的星體隱藏起來?
  而且,他們如此神通廣大,為甚麼這時會和一個微不足道的地球人來討論那重大的問題?
  如果巨星人的心態和地球人一樣,那麼,現在巨星人的心中,十分虛怯,感到極度的恐懼,所以才不選擇談話的對象,只求有人對話,以減輕恐懼感。
  原振俠這樣想著,巨星人歎了一聲,坦誠地道:「是的,我們震驚,很……恐懼。」
  原振俠自和巨星人有接觸以來,感到巨星人雖然很保護自身,但決不是奸詐之徒,是很可以相處的高級生物,至少他們很是坦誠,也很肯助人。
  原振俠的回答也很真誠,他說:「我知道自己不能幫助你們甚麼,可是你們恐懼甚麼?讓我知道,或者可以分析一下。」
  那「圓筒」在立體投影之中,靜止不動,好一會,才又聽到了他的聲音:「我們的星體,是所知宇宙星體之中,有高級生物的最大星體!」
  原振俠自然而然地問:「究竟有多大?」
  他這句話出口之後,才想起瑪仙問了許多次,巨星人不會回答這個問題的。
  丙然,巨星人沒有回答,只是道:「由於我們的星體大,所以我們的形體也大,是宇宙之中,所知高級生物中最大的外星人。」
  原振俠這次,沒有再問「究竟有多大。」
  巨星人隔了一會,才道:「本來我們不知道對其他星體人來說,我們是如此巨大,等到有了星際來往之後,才知道自己太大了。」
  原振俠衷心地道:「形體大,應該是優點,你們的飛船就夠大的了。」
  巨星人的聲音很無可奈何:「巨大的形體,極度妨礙了我們的星際交往,發現了這一點之後,我們就變得孤獨,而且,也開始把我們的星體隱藏起來,拒絕和任何星際人來往。」
  原振俠忍不住叫了起來:「你們由於身型巨大而自閉?這……真叫人難以想像。」
  巨星人苦笑:「星際交往,本來已是極困難的事,大家都抱著極度的戒心,都假設對方懷有敵意,一切交往接觸,都小心翼翼,戰戰兢兢進行。」
  原振俠吸氣:「確然如此。」
  巨星人問道:「如果你遇到了異星人,也會這樣?」
  原振俠苦笑:「豈止是遇上了異星人,就算是地球陌生人,也一樣會戒心。」
  巨星人歎:「這就是了,本來就有戒心,但如果地球人遇上了形體大小形狀相當的愛神星人,敵意不會那麼濃,要是遇上了我們,不但形體不同,而且巨大無比,那會怎樣?」
  原振俠脫口道:「當然會生出巨大的恐懼!」
  巨星人再歎:「那不單是地球人的反應,而且是所有星體的高級生物的反應,所以,我們根本無法和其他星體的高級生物交往!」
  原振俠呆了片刻,想像看巨星人究竟多麼大,形狀多麼古怪。
  他無法有精確的假設,但可以想像,如果自己見到了一個巨大無比的怪物,必然無可能在第一時間,就將之當成朋友。
  他想了一會,才道:「也不盡然,你們至少和我,有很好的接觸。」
  巨星人道:「那是因為你對我們一無所知,而且,你也沒有看到我們,只是思想上的來往。我們也只有採用這個方法,才能和他人接觸。」
  原振俠向立體投影中的「圓筒」指了一指:「你們的身體,如果能藏在這樣的圓筒之中,那似乎也不很大。」
  巨星人發出了聽來十分古怪的笑聲:「立體投影可以縮小,愛神星看起來,不也只有皮球大小嗎?唉,愛神星人竟懷疑吞噬星體的黑色漩渦,來自我們的星球,那……實在不可能。」
  N題又轉到老問題上來了,原振俠道:「你們也不絕對肯定不可能,是不是?」
  巨星人默然,好一會,才道:「是的,因為我們離開得實在太久了,不知道在巨星上發生了甚麼事,每一個巨星人都知道,由於星體上的一切都那麼巨大,巨星上如果有甚麼……怪現象產生,必然是……宇宙中的災難,我們也一直在小心防範。至少,我們在的時候,是一直在小心防範的。」
  巨星人的這番話,聽來像是在自言自語,可是卻聽得原振俠冷汗直流。
  因為那番話,竟像是在說,巨星之中若是出了甚麼怪物,那怪物就可以大到在宇宙之中,隨意吞噬別的星體。
  愛神星比地球大四倍,雖然在浩渺的宇宙之中,只是極小的一顆小星,但是星體上已發展了高級文明,有高級生物,說被吞噬就吞掉了,那豈止可怕,簡直就是小星球的未日到了。
  巨星人知道了原振俠的恐慌:「那只是……我們的假設,愛神星人不知根據甚麼,懷疑那……是出自巨星……的怪物?」
  巨星人這句話才一出口,原振俠就聽到瑪仙的聲音在回答這個問題:「出自在那怪物體出現之前,愛神星曾接收到來歷不明的警告,警告說,會有劇變,要愛神星進行全體遷徙,放棄原來的星球。」
  原振俠立時轉頭看去,剎那之間,如同電殛——他看到瑪仙就站在他的身邊。
  原振俠一伸手,緊握住了瑪仙的手,瑪仙也回握著他。兩人久別重逢,可是卻無法訴衷情。
  巨星人喃喃地道:「愛神星人並不相信這個警告?」
  瑪仙反問:「能怪愛神星人嗎?」
  巨星人再不出聲。
  瑪仙又道:「有理由相信,警告訊號,來自銀河系之外,我們早就已經知道了,在銀河系之外不遠處,有一個巨大無比,但是又神神秘秘的星體存在,我們——」
  她在連說了兩次「我們」之後,轉頭向原振俠望來。
  原振俠知道,這時瑪仙是代表了愛神星而來的,她口中的「我們」,自然是指愛神星人而言,和地球無關。
  不錯,瑪仙的由來,雖然和愛神星人有關,是愛神星人在地球活動的一部分,可是她卻是不折不扣的地球人——她的父母都是地球人。
  但是,當她在觀察地帶,她的腦部功能恢復了之後,據康維十七世所說(瑪仙的情形,地球人已經很難理解),瑪仙已獲得了愛神星電腦組織中所儲存的全部資料。
  也就是說,她的知識之豐富,是所有愛神星機械人的總和。
  那也可以說,是愛神星人千萬年來積累的知識。即使在愛神星上,也沒有一個人比得上她,所以她才自然而然成為了愛神星人的代表。(在文明進步的星體上,傑出與否的標準,必然以知識的多寡來衡量。只有野蠻落後的星體上,傑出與否的標準,才以權力財勢作標準。)
  即使在地球上,人類也早已發現,人腦的記憶儲存能力,幾乎無限制。幾千年來,地球人運用自己的腦部,發展文明,再傑出的人,所利用的腦部功能,也只不過千分之一,萬分之一。
  所以,瑪仙才能運用她地球人的腦部,輕而易舉地接收了愛神星人的知識——在外星人面前,地球人有時不免自卑,但是也不是太自卑,因為地球人絕不遜色,只是還不是太懂得運用自己的偉大腦部。
  這時,瑪仙向原振俠望來,原振俠看到她美麗的臉龐上,除了艷光之外,像是另有一種寶光在隱隱流轉,如珠如玉,說不出的寶相莊嚴。
  迸人說「腹有詩書氣自華」,她的「腹中」,知識豐富之極,這才使她的外表,看起來更是令人心折。
  原振俠當時點了點頭,表示明白她這時代表了愛神星人的立場。
  瑪仙繼續道:「這個巨大無比的星體,在我們早期對銀河系以外的探索之中,已有記錄,可是在要作進一步的探索時,它卻突然消失了,變得不可捉摸,又像存在,又像是不存在了。」
  當瑪仙說到這裡的時候,立體投影之中的那個圓筒,轉個不已,而且,還有一些莫名其妙的聲音發出來。
  原振俠倒是知道瑪仙所說的那種情形——巨星人向他說過。
  巨星人由於不想人家發現它,所以運用了超級的科技,使自己的星體,在宇宙之中,變得隱形。
  雖然巨星巨大無比,但那是星體和星體之間的比較,和整個宇宙的空間相比,再大的星體,也還是渺小無比。
  那情形,就像是超級航空母艦和小舢舨相比,自然巨大之至,但是,若和整個大洋相比,卻又微不足道了。
  所以,巨星要使自己「隱沒」,並不困難,很是成功,愛神星人就找不到它了。
  那「圓筒」停了下來,發出聲音:「是的,我們成功地使自己的星體「消失」,你的意思是,警告的訊號,來自我們的星體?」
  瑪仙的聲音聽來很輕柔,可是她所說的話,卻嚴重之極:「不能肯定,追究訊號的來源,沒有結果。只是根據很久以前的記載,那裡曾有一個巨大的星體,但現在似乎已不再存在。」
  巨星人的聲音很急:「既然早有警告訊號來,愛神星人就該立即安排撤退。」
  瑪仙的眉心打著結,原振俠的視線,一直停在她的俏臉上,這時,他伸出手指,在她的眉心間,輕輕地撫摸著。對原振俠來說,瑪仙和巨星人之間的對答,未免太深奧了。他這時想的是,和瑪仙一起在巫師島上的那些日子。
  瑪仙輕握住原振俠的手指,放在唇邊吻,這才回答巨星人的話:「沒有一個星體上的人,會為一些沒有來源的警告訊號,而放棄自己的星體。」
  巨星人大聲道:「可是訊號明白說明,危機已然逼近了啊!」
  瑪仙沉聲道:「當時,甚麼跡象也沒有。而放棄自己的星體,是頭等大事,哪能輕率決定?所以,決定不加理會,只當是一種宇宙惡作劇。」
  巨星人發出了一聲長歎。
  瑪仙的聲音,也變得十分低沉:「如果巨星人肯現身向我們警告,並且把禍害的情形,向我們詳細說明,相信愛神星人不是傻子,就算再貪戀自己的星體,也會立刻部署大撤退……不會像現在那樣——」
  瑪仙說到這裡,語音大是哀傷,原振俠也發覺她的手,變得冰涼。
  瑪仙停了一停,才繼續下去:「現在愛神星遭到的浩劫,難以估計,我們的生還者……不及三分之一,巨禍突如其來,當我們的東半球,忽然被陰影籠罩時,整個星體已經被吸住了。」
  瑪仙的聲音發顫——她所說的情景,確然會使任何人發顫。
  巨星人有好一會沒有出聲,然後道:「根據你所提供的資料,我們進行了分析,得出有兩個可能的結論。」
  原振俠有點訝異,因為瑪仙是一下子就出現在他身邊的,他並沒有看到甚麼資料的移交。但是隨即,他知道瑪仙當然是把資料用地球人所不瞭解的方式移送了過去。瑪仙道:「請說。」
  巨星人道:「在浩劫發生前的警告訊號,確然發自我們的星體,那是可以肯定的,因為巨星一直在利用本身星體的特殊電波作遠程通訊。」
  瑪仙答應了一聲,並沒有發表意見。
  巨星人道:「我們知道,大禍驟然降臨,愛神星人忙於逃生,無法研究災禍的來源,所以,有一部分人,直覺的認為禍源來自巨星。」
  瑪仙沉聲道:「這樣的直覺,不是很自然嗎?」
  巨星人歎了一聲:「這是可能之一,但那是電腦的分析,我們討論的結果,我不認為如此,我們都熟悉自己的星體,在我們的星體上,並沒有那種……會把整個星體扯進黑暗中的怪漩渦。」
  巨星人一直把那在吞噬愛神星人的怪物稱為「漩渦」,原振俠曾在立體投影之中,看過愛神星被吞噬的情形,如果讓他來形容,他會說,有一大團黑膠漿,淋在一隻球上,大堆黑膠漿正在把球包沒。
  瑪仙的聲音很悲傷:「你們離開巨星太久,以致不知道在你們的星體上發生了甚麼事。」
  巨星人苦笑:「有這個可能。而分析另一個結果是:巨星上發現了有可怕的物體,接近愛神星,基於星際道義,所以才發出警告訊號。」
  瑪仙吸了一口氣:「我並不排除這個可能。」
  巨星人像是鬆弛了一些:「其實,現在不是研究災禍從何而來,而是研究如何挽救劫後的餘生。」
  瑪仙用力揮了一下手:「你們有甚麼提議?」
  巨星人的回答來得很快:「任何你們所需要的,我們都會留在你們的暫時避難所。」
  原振俠知道,所謂「暫時避難所」,就是愛神星人正棲身的那個小星體。
  瑪仙黯然:「只怕不是『暫時避難所』,我們只好在那星體上久居了,它的體積,是愛神星的七分之一,完全沒有生活的條件,一切都要建立起來。」
  巨星人道:「我們知道,我們會盡力幫助。」
  瑪仙由衷地道:「我代表生還的愛神星人表示感謝……現在……能讓我看看愛神星遭劫難的情形?」
  巨星人遲疑了一下:「情形很可怕,已經無法挽救,你何必要看?」
  瑪仙歎了一聲:「我來的時候,大家一致要托我來看,因為我畢竟是地球人……可以忍受看到的情景。」
  巨星人又歎了一聲,立體投影之中,「圓筒」消失,線條雜亂。
  原振俠直到這時,才低聲叫了瑪仙一聲,張開雙臂,把她輕輕擁了一下。
  瑪仙也回擁著原振俠,輕輕的,可是卻有無限的溫柔。但是隨即,她發出了一下驚呼聲——立體投影之中,已經現出了愛神星被吞噬的情景。
  原振俠雖然已是第二次看到這情景了,但是他也一樣吃了一驚。
  因為這時,他看到的,比上一次近得多,也看得更加清楚了。
  他看到,愛神星被吞噬的部分,已超過了三分之二,而且,在愛神星上,再也沒有飛船起飛,相信即使在剩餘的三分之一部分,也沒有生命剩下了。
  同時,原振俠也知道何以巨星人一直把那吞掉愛神星的怪物稱為「漩渦」的道理了。
  那確然是一個漩渦。
  把愛神星在頑固而緩慢地捲進去的,是一個巨大的漩渦口,緊吸住了愛神星,隨著轉動,把愛神星一點一點,扯進漩渦去。
  瑪仙雖然不是愛神星人,可是以她和愛神星的關係,看到了這樣可怕的情景,她仍然不免發出了一下呻吟聲,而且,不理她有多麼大的通天徹地之能,這時也不禁身子搖l著,站立不穩。
  原振俠就在瑪仙的身邊,連忙伸手扶住了她。瑪仙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她雖然回復了鎮定,可是俏臉仍然煞白。她道:「吞噬的速度,越來越快了。」
  巨星人的聲音,聽來比瑪仙更是恐慌:「是,以幾何級數在增加,這也……正是正常的漩渦現象。」
  原振俠悶哼了一聲。漩渦,不管是水的力量形成,或是空氣的力量所形成,若是要把甚麼東西扯進漩渦中去,必然越來越快,等到整個捲了進去之後,會一下子就進入了漩渦的底部。
  而原振俠和瑪仙,這時都可以看到,在接近黑色的太空之中,越接近那個漩渦的尾部,越是細小,像是一條巨大無比的妖蛇的尾部,透著難以形容的邪惡。
  愛神星的體積是地球的四倍,就那樣地被一個漩渦扯了進去。任何漩渦都有一個力量的來源,那麼這個吞掉了愛神星的漩渦,力量來自何處?
  瑪仙把這個問題,提了出來,可是卻得不到巨星人的回答。
  反倒是原振俠,脫口叫了出來:「巨星!只有一個巨大無比的星體,才會發出如此強大的漩渦。」
  原振俠這句話一出口,連巨星人也不禁發出了一下呻吟聲。
  可是原振俠自己,卻陷入極度的迷惘之中,他望向瑪仙,說:「目的是甚麼呢?從巨星中放出一個漩渦來,吞掉了鄰近的一個星球,這樣做的目的是甚麼呢?」
  瑪仙緩緩地搖著頭,表示她沒有答案。
  而巨星人在又發出了一下呻吟聲之後,聲音很是軟弱地道:「也還不能夠肯定這……一定是自巨星發出的。」
  原振俠吸了一口氣,正想說甚麼,瑪仙已經伸手在他的唇邊,輕按了一下:「對,那只是猜測。」
  原振俠向瑪仙望去,瑪仙澄澈無比的雙眼,也正凝望著他。她歎了一聲:「地球上,也早有科學家提出過『漩渦星雲』的假設——認為星系,包括太陽系在內,都是由星雲的漩渦作用所形成的。所以,也有可能,漩渦現象,根本是宇宙現象之一。」
  巨星人的聲音聽來苦澀:「謝謝你的另一種假設。」
  原振俠也不禁很是佩服巨星人的胸襟,他說那巨大的漩渦,是「巨星放出來」的,那是十分嚴重的指責。
  而巨星人並沒有完全否認他這樣全無根據的話,只是也接受了瑪仙的另一種推測。
  如果那漩渦,確然是「從巨星放出來」的話,那毫無疑問是一項極其嚴重的宇宙罪行,巨星人會成為宇宙間的公敵——在這種情形下,巨星人也不否定它有可能,可見他們的心胸磊落。
  由此,也可以相信他們所說,雖然他們巨大無比(同時也可能擁有相應巨大的力量),但是他們絕無侵略的野心,他們甚至怕引起別人的驚駭,所以設法把自己隱藏了起來。
  袺禶Q像,這樣心地善良的巨星人,會放出這樣的一個漩渦,把愛神星吞掉,使愛神星上的生命,三分之二趨於死亡。
  經過了這樣的一個思考過程,原振俠由衷地道:「對不起,我說錯了。」
  他知道對方完全可以知道他的思想歷程,所以根本不必多說,只要簡單地道歉就可以了。
  巨星人卻道:「不,你的假設,也是可能性之一……如果屬實,那麼,一定是巨星上產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或許……或許……」
  巨星人說到這裡,竟然難以為繼。
  瑪仙和原振俠互望了一眼,心中都大是駭然,因為他們都知道巨星人想說的是甚麼。
  巨星人想說的是:或許……它是在吞掉了巨星之後,再來吞愛神星的。
  而令得兩人吃驚的是:如果這個假設成立,那麼,不知道它會吞多少星體——把整個銀河系都吞下去,也是有可能的事。
  那就不但是愛神星的浩劫,而是宇宙大浩劫了。
  在地球人的觀念而論,最大的浩劫是天地重歸洪荒一切回復到地球還沒有形成之前的情景。
  但如果整個星系,都被一個黑色的大漩渦扯了進去,不知變成了甚麼,那豈不是比星系未曾形成之前,還要不堪,還要可怕。
  宇宙之中,竟然會有這樣的浩劫存在。
  一時之間,連巨星人在內,都靜了下來,再也不出聲。過了一會,巨星人才道:「在這艘飛船上,一共有二十七個巨星人,請記住我們的名字。」
  原振俠一聽,就感到全身熱血沸騰,雖然他明知巨星人是對瑪仙說的——他不可能一子就記住二十七個外星人的名字。
  接著,便是一個又一個巨星人的名字,音節都在八個以上。
  瑪仙的神色莊嚴,等到二十七個名字報完,她一字一頓道:「全記住了。」
  巨星人道:「我們準備盡自己一切力量,去找出這種災難的真相,我們極可能犧牲,請把我們的名字留下來。」
  瑪仙沉聲道:「未必一定會那麼壞,任何人都希望你們成功。」
  巨星人慷慨激昂:「我們也希望自己成功——我們的承諾,依然有效,我們可以把所有的小飛船都交給愛神星使用,其中有一艘是主腦,在那艘主腦飛船上,有著我們對宇宙知識的全部資料,相信其中有一些宇宙能量的運用方法,只有我們才知道,那對於你們重建家園,會起很大的作用。」
  瑪仙的神情很激動,因為巨星人給愛神星的幫助,真是非同小可——宇宙之中,各星體上的高級生物,雖然未必有互相侵害之心,但是防範的心理,是生物的特性,總是難免的。
  而巨星人竟然能有這樣無私的行為,那自然令人感動。
  瑪仙用十分肯定的語氣道:「還有一個可能,是在巨星上發生了意外——不能控制的意外,所以才產生了那種可怕的情形。」
  巨星人發出了一聲長歎,只見一股光線射過來,瑪仙立時伸手,挽住了原振俠,一起向那股光亮走過去,才一進入光亮的範圍之內,光線明暗變幻之間,原振俠和瑪仙,已來到了那個「飛船庫」之中。
  巨星人的聲音傳來:「左邊第一列第一艘,就是主腦飛船,你們可以駕駛這艘飛船,把全部九十六艘小飛船,一起帶走。」
  巨星人口中的所謂「小飛船」,每一艘都有籃球場那麼大,對原振俠和瑪仙來說,已是巨大無比了。而那艘主腦飛船,體積更大。
  瑪仙仍然挽著原振俠,來到了主腦飛船前,自船身中又有光線射出來。
  那是巨星人的「轉移方式」,進入光線,就可以轉移,他們也用這方式,進入了主腦飛船,瑪仙在進入了一間滿是儀器的空間之後,竟然立刻熟練地操作起來,看得原振俠目瞪口呆。
  而原振俠心中更大的疑問,還不在於瑪仙何以懂得操作巨星飛船,而是何以一切儀器,看來並不巨大,正適合地球人操作。
  原振俠沒有把心中的疑問問出來,就已經聽到巨星人的回答:「我們不親自操作,而是利用體型和你們相仿的小瑣馱H操作。」
  原振俠吸了一口氣,又是他沒有出聲,就有了問題的答案:「你或許不能想像,我們的一個器官,類似你們的手,就比小飛船大——所以,小飛船對我們來說,是真正的小飛船。」
  原振俠聽得張大了口合不攏來。
  他一直在想像巨星人究竟有多大,到現在才算是有了一個概念:一隻「手」和籃球場差不多大。
  那麼整個「人」有多大,自然可以想像。當然,那還得看巨星人有多少只手,只有兩隻手和許多只手,大小自然又大不同了。
  作為高級生物,體型如此巨大,這正如他們自己所說,成了星際交往溝通之中最大的障礙——誰都會對龐然大物,起恐懼心。
  所以,巨星人巨大的身體,使他們感到有必要自己行動隱秘,也有必要使他們的星體變得「隱形」,幾乎不和別的星體有接觸。
  正因為如此,發生在巨星上的事,就沒有別人知道,連一直在留心觀察的愛神星人都不知道。甚至,連離開星體已久的巨星人自己,也不知道在自己的星體上,發生了甚麼變化。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