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四部 與一千光年外的瑪仙聯絡


  本來,人對於痛感的忍受,有一定的限度,一超過了這個限度,人就會昏過去,暫時喪失知覺——那是人體的自然保護作用,一昏了過去,就不會再有痛感了。
  可惜的是,這種「自動保護系統」,只對劇烈的痛苦這種感覺才起作用,對於其他難受的感覺,並沒有自動保護作用。
  沒有聽說過人會癢得昏過去的!原振俠那時的感覺是極度的難受,全身億萬細胞,每一個都在扭曲,都在發出難受之極的感覺,一起刺激腦部,使他整個人都浸在苦難之中。
  相當時日之後,他忍住了心中的恐懼,以看來相當平靜的神態,向一些摯友說到這段經歷時,他雖然不斷喝酒,可是說到後來,也不禁聲音發顫,背上冷汗涔涔。
  當時,他咬緊了牙關,身子緊縮,擴大了再緊縮,又再擴大,像是他整個人,被絞成了一團碎肉,然後再攤開來,擺弄成一個人形,立即又再一次絞碎。
  所以,到後來,終於靜止下來時,原振俠有一個時間,腦中全然一片空白,失去了所有的記憶,根本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
  說起來十分奇怪,他首先恢復的記憶,清楚無比,猶如親身經歷了過去一樣。
  他並不是看到了巧笑情兮的瑪仙在他的面前,也沒有見到黃絹和海棠。
  他看到的是一個很瘦又很蒼白的小女孩,那小女孩有一對大得異乎尋常的眼睛,就是這樣的一對眼睛,望著他,那麼清澈。
  那是甚麼時候的經歷?那是他少年時期的記憶,卻在這時候,首先湧現,人的腦部運作,怪異起來,真是不可思議。
  接著,許多許多經歷,一起湧了上來,然後,他感到自己的身上已沒有了束縛,也明白了自己曾經歷過甚麼事,這時,他才喘起氣來。
  那時,他聽到了那聲音:「你終於回復記憶了——不知是我們對地球人瞭解不夠,還是你特別出色?」
  原振俠張開口,可是說話的能力卻還沒有「回來」,他發不出聲音。
  那聲音又道:「你先別忙說話,先鎮定——」
  原振俠用盡了氣力,才迸出了一句話:「能和瑪仙聯絡上嗎?」那聲音的回答,令原振俠興奮:「我們正在努力。」
  原振俠一面感到興奮,一面又不免有點懷疑對方的行動是否有效。
  那聲音響起:「我們對你表示一致的敬佩,所以,讓你看看我們在如何努力,但是請注意,你如果對你看到的情景不理解,我們不會解釋。」
  原振俠「啊」地一聲:「我不會問。很高興可以看到你們。」
  那聲音道:「你可能會失望,因為事實上,你還是看不到我們。」
  原振俠呆了一呆,一時之間,不知道對方那麼說是甚麼意思。
  罷才,對方說讓他看到他們努力的情形,那必然要使他看到他們。
  但何以又說「還是看不到」呢?
  原振俠的疑問,立時有了回答——在他面前的立體投影中,出現了一個滿是各種儀器的所在,有些儀器的形狀,簡直難以形容。
  在眾多儀器之間,他也看到了有物體在移動——移動的應該就是那種外星人,可是原振俠還是直覺地把它們當成了「物體」。
  因為那只是一個一個的圓筒——由於完全沒有地球上的物體可作大小比較,所以原振俠不知道那圓筒究竟是多麼大。
  看多一眼,原振俠就知道:「圓筒」不是物體,是活物,或者說,有活物在圓筒之中,套著圓筒在活動!
  當然,也有可能,那種外星人的形體,本來就是一個個圓筒,星際生物的形態,在理論上來說,千奇百怪,甚麼形狀都有可能,圓柱形的外星人,甚至可以列入形態正常的一類。
  那些圓柱體的行動,像是完全不受重量的控制,隨意地飄來飄去,有的速度快,有的速度慢。
  而他們操作儀器的方式,也使原振俠看得目瞪口呆。
  在那圓筒的任何部分,都可以射出極細的光線,那種光線,就像是他們的手指,一碰到儀器,就會有作用。
  這種現象,確然令人看得發呆,原振俠想起,在那位先生的奇妙經歷之中,知道人類的頭髮,原有的功能之一是可以活動,超過十萬根頭髮,飛舞起來,就可以同時操作同樣數目的鍵鈕,當然比只靠十隻手指去操作,進步了不知多少。
  可是,那比起這時所見的「圓筒」,可以隨時射出光線來操作,似乎後者又進步了很多。
  原振俠對自己所見到的情形,其實一點也不明白。他只好理解為一群外星人,正在努力,企圖和那個小星體上的瑪仙聯絡。
  那時,他不但看到那種奇異的情景,而且,還聽到許多他不明意義的聲音,有時急促,有時緩慢,有時像是在歡呼,有時也像是在歎息。
  看了一會,原振俠忍不住問:「那……就是你們?」
  那聲音博來:「我們說過,在這一部分,不會回答你的問題。」
  原振俠吸了一口氣,他沒有再說甚麼,只是在期待,期待著他們努力的結果。
  他也看到,在那些圓柱活動的空間之中,也有好幾組立體投影在顯示著不同的太空情景。
  看了一會,那聲音提醒他:「我們的努力,如果有了結果,會在左首第二組立體投影顯示出來。」
  原振俠向那一組看去,只見是一團閃動的、雜亂無比的線條,看不出甚麼名堂。他道:「我對你們的活動一無所知,何不直接讓我看這一組立體投影?」
  那聲音道:「好!」
  對原振俠來說,看許多圓筒在不知名的儀器中飄來飄去,一點意義也沒有,倒不如把那組可能和瑪仙有關的立體投影看清楚些了。
  眼前的立體投影,仍是閃動的雜亂線條,而伴之以一種固定的聲音,不斷重複著,原振俠聽不懂,猜想是在呼叫愛神星人聯絡。
  突然之間,豆大團雜亂的、暗綠色的線條之中,出現了一個亮白色的光環,才出現的時候,光環很小,但迅速地擴大了一下,接著又縮小。
  那聲音在這時,發出了一下歡呼聲,原振俠雙手緊握著拳,在那光環由小而大,再由大而小了十多次之後,立體投影中的情景,陡然一變,在那聲音的再度歡呼聲中,原振俠看到了一個奇形怪狀的機械人。
  他不是第一次看到那個機械人,所以一看,就認出那是十六個愛神星機械人之一,只是上次,是遠距離看到,現在,是近距離看到的。
  原振俠可以看到那愛神星機械人身體上的每一個細節部分。
  其中有一部分,像是放大了的昆蟲複眼一樣,不住在閃閃生光。
  那種閃動,明顯地是一種訊號的傳遞。同時,原振俠聽得那聲音不斷地在道:「聯絡上了!聯絡上了,有……了……有了地球人的訊號……」
  在立體投影的旁邊,突然出現了一個方形的物體,迅速移過原振俠,那聲音發出指示:「把那小半圓形罩在你的頭部,努力想,集中你的一切精神力量想。」
  原振俠看到,在那方形體上有看一個碗形物,他拿起來,罩在頭上,他的思緒已經洶湧澎湃如怒潮,他不斷地在心中叫:「瑪仙,我來了,瑪仙,讓我看看你!瑪仙,你在哪裡?」
  當他和瑪仙一起在地球上的時候,他也曾這樣強烈地發出對瑪仙的思念。瑪仙單憑她巫術上的神通,也可以感應得到他的思念。
  自然,地球的範圍小,就算一個在南極,一個在北極,距離也可以以公里計算。而這時,他和那小星體雖然已近了許多,距離仍然以光年計算。
  但是瑪仙的神通,也早已超越了地球上巫術的界限,據康維十七世的說法,她已經具有宇宙巫術女王的超級能力,那麼,也應該相應地可以感到他的思想。
  他一面集中力量想,一面不由自主喘著氣,他看到,那個機械人發光的部分,光閃動得更是緊密光亮。
  接著,那聲音沉聲道:「有反應了,請留意,有反應了!屬於地球人直接可以感應的能量,你可以直接感應到對方的回應。」
  那聲音才一說完,原振俠就「聽」到了有一股聲音,極細極細,幾乎難以辨認,更是無可捕捉,在隱隱約約傳了過來,不知從多麼遙遠的地方傳過來。
  他完全無法分辨出那聲音想表達甚麼,可是他立即肯定,那是瑪仙的聲音。
  當他和瑪仙相處的時候,當瑪仙柔順地偎依在他懷中的時候,甚至,當瑪仙緊靠著他身子而熟睡的時候,間或也會有這樣細微的聲音發出來,全然難以明白是甚麼意思,可是他卻知道,那是發自瑪仙的聲音。
  他著急得全身冒汗,越是想聽清楚瑪仙在說些甚麼,可是越是聽不清楚,他不由自主大叫了起來:「瑪仙!」
  他一叫,情形更糟糕,連那細若游絲的聲音,也聽不到了。
  原振俠傍徨無助之極,他聽到那聲音歎了一聲:「別出聲,你的發音器官所發出的聲音,最多傳出一千公尺。現在和你聯絡的人,超過一千光年,運用你的思想、運用你腦部的活動。」
  原振俠接受了勸告,連連點頭,有汗水順著他的眉尖淌下來,他也顧不得抹拭。
  當他勉力鎮定心神之後不久,那種細微之極的聲音,又傳了過來。聲量一點也沒有提高,可是原振俠已感應到了那不但是瑪仙,甚至可以感應到聲音中的驚喜交集的感情,他「聽」到瑪仙在叫:「原,你在哪裡?你沒可能在地球,你在哪裡?」
  在那一剎間,原振俠興奮得全身發顫,他在心中撕心裂肺地叫(後來他知道這樣子的激情,確然有助於加大他腦部活動發出的能量),他叫的是:「我不在地球上,我離地球極遠,外星朋友帶我遠行,我來找你!瑪仙,我來找你!」
  在他這樣叫了之後,大約有十來秒,他沒有聽到甚麼,那又令得他急得手腳冰凍。
  接著,瑪仙的聲音,充滿了驚訝和高興:「你離地球很遠——天,你怎忍受得了經歷宇宙震湯的痛苦,對你來說,那會比死還難過。」
  原振俠吸了一口氣:「我忍過來了,為了找你,瑪仙,讓我看看你。」
  瑪仙的聲音細弱,但是每一個發音之中,都有喜悅在迸躍:「原,你比任何神話之中尋找公主的勇士更勇敢!」
  原振俠只覺得自己全身的四肢百骸,剎那之間,由於瑪仙的這一句稱讚,而被一股暖流通過,有著難以形容的舒暢。
  瑪仙的聲音聽來格外清楚:「能夠互相『交談』,已經大不容易,要見我,只怕……」
  原振俠忙叫:「可以的,我現在在立體投影上,就看到你在一個星體上建造房屋,也看到過一個巨大的黑色怪物,吞噬愛神星,看到一個有一部分會閃光的愛神星機械人!」
  瑪仙也叫了起來——聲音依然微弱之極,可是能感到她在叫嚷:「我就在那個機械人裡面。」
  原振俠不由自主,雙手揮舞起來:「出來,出來,讓我看看你。」
  瑪仙的回答是:「你等一等,我和你的朋友商量一下,看看是不是能達到目的?」
  接下來的時間並不長,但原振俠等到手足都麻木了,才聽到了瑪仙的聲音:「行了,你留意立體投影……那機械人的發光部分。」
  原振俠盯著前面,絕不眨眼——他連千分之一秒都不肯浪費。
  他先看到,在那機械人的發光部分,有一股亮光,緩緩射出來,接著,就看到了那團亮光之中,像是有一個小小的人影,裡在亮光之中。
  那情景,和他當年在南中國海的濃霧之中,看到「愛神」現身的情形差不多。
  那人影在亮光之中,有所動作,可是由於實在太小了,以致看不清楚。
  亮光在冉冉移動,等到亮光中的人影有十公分上下大小的時候,原振俠已經可以看出,那個人正是瑪仙。
  瑪仙的全身,都被一層柔和的光芒包圍著,看來像是一個從一大堆光亮之中冒出來的仙女。
  她的俏臉上,是難以抑制的興奮,她在揮著手,她的身上,穿著一套奇異莫名的衣服,在那衣服上,竟不時有閃亮的火花迸發出來。
  才一現身出來的時候,她雖然如此之小,但已是眉目如畫,如在眼前。時之間,也看不見瑪仙,他大是焦急:「發生了甚麼事?怎麼了?」
  那聲音中的疑惑,不在原振俠之下:「不知道,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
  這時,立體投影中的情形,又有了變化,只見人叢中的瑪仙,雙臂向上一舉,自她的指尖上,有閃電一樣的亮光閃動,像是她正在傳遞甚麼信息。
  接著,在她身邊的愛神星人,全部退了開來。
  原振俠看到瑪仙的神情,嚴肅之極,她發問:「原來你們就是巨星人。」
  那聲音道:「我們不知道別的星體上的人如何稱呼我們的星體,但我們的星體,確然很巨大,是你們所在銀河系之外最近,也是百萬光年之內最大的星體。體積之大,你們銀河系的高級生物,很難想像。」
  那聲音的回答,聽得原振俠有一陣天旋地轉——發出那聲音的高級生物,甚至不屬於這個銀河系,他們是在這個銀河系之外的一個星體。
  而且,這個星體,巨大無比。
  這個巨大的星體,對地球人來,只怕還只是遠程望遠鏡上的一個點。但是愛神星人,則顯然已對之有所研究,並且知道它巨大無比,所以稱之為巨星。
  愛神星人也知道自己有這樣的一個「鄰居」,只是並沒有來往而已。
  可是,為甚麼瑪仙會那麼緊張,如臨大敵,而愛神星人的反應也和她一樣。
  瑪仙疾聲問:「你們的星體究竟有多大?」
  那聲音略為遲疑了一下,像是不很願意透露。
  原振俠這時,心中的奇訝,也至於極點。因為,巨星和愛神星,既然是「鄰居」,以愛神星人的科學進步,斷無不知巨星有多大之理。
  而巨星人也似乎不必對自己的星體有多大保密,因為星體在這宇宙中,有多麼大,那是掩飾不了的事,不可能是甚麼秘密。
  巨星人遲疑著沒有回答,瑪仙俏臉煞白,再問:「你們的星體,究竟有多大?」
  那聲音又遲疑了一會,竟仍然沒有確切的回答:「很大,很難表達究竟大多少倍!」
  這一次,原振俠也聽出不對頭來了。
  那聲音——自然是巨星人的聲音,對數字絕不可能沒有概念,他曾告訴原振俠,愛神星的體積,是地球的四倍。那麼,巨星是愛神星的多少倍呢?十倍、百倍、千倍、萬倍……不論大多少倍,都可以用一個數字來表達,為甚麼巨星人要支吾其詞呢?
  原振俠根據自己的知識來判斷——他知道自己的知識,在愛神星人或巨星人這類外星人面前,微不足道,但他也無法不照自己的能力來分析。巨星人支吾其詞,只有兩個可能,一是巨星實在太大,是愛神星的無窮大倍。
  但原振俠立即苦笑——那不可能。而且,所謂「無窮大」,只不過是地球人在數學上的一個概念,低級而不值得一提。巨星人這時為了他,和愛神星人用地球語言在溝通,最可能是地球語言之中,根本沒有形容這種數字的語言,所以巨星人無從表達。
  第二種可能是,大多少倍是可以表達的,但是卻不願透露。譬如說,大十萬信,若是透露了,會使小星體上的人感到威脅。
  可是原振俠又不明白,星體的大小,絕難隱瞞,何以巨星人不肯說。
  原振俠的心中疑惑之極,他看到立體投影之中,瑪仙的神情很緊張,一張口,又想說話,但是那些愛神星人,一下子又把她圍了起來。
  這時巨星人的聲音,也表現得很不耐煩了:「是不是你們有甚麼難處?若有,可以取消協議。」
  原振俠一聽,更是大吃一驚,因為「取消協議」,等於是他到不了那個小星體上,就不能和瑪仙會面了。
  所以,原振俠叫了起來:「瑪仙,就答應他們的條件好了,那些資料,可以顯示一個星體被吞噬前的徵象,他們或許可以參考,早作預防。」
  巨星人應聲道:「這正是是我們想得到那些資料的目的。」
  這幾句話之間,圍在瑪仙身邊的人又散了開去,瑪仙的神情,冰冷如霜,問的仍然是那一個老問題:「你們的星體,究竟有多大?」
  巨星人的聲音中,有了怒意(高級生物的情緒倒是宇宙相通的):「那有甚麼關係?」
  瑪仙道:「如果你們的星體,大到了可以孕育出吞噬星體的大怪物來,那就大有關係了。」
  巨星人發出了「啊」地一聲:「你們認為那個大黑漩渦,產自巨星?不,你們錯了!作為鄰居,我們的行動,雖然詭秘,但那是我們的習性,我們十分和平,這也是我們不告訴所有星際朋友我們究竟有多大的原因——我們真正太大了,會使人有顧忌,不和我們作任何往來。』
  愛神星人又圍了上去,再散開,瑪仙不再問那個老問題了,只是提出:「是不是可以派一個巨星人,降落在這個小星體——也就是說,請一個巨星人護送原振俠到我們的避難星來?」
  巨星人的回答很快:「不可以,我們對自己的大小,要保守秘密。」
  原振俠聽他們交涉到這裡,不禁苦笑。他這時身在的飛船,其大無比,這是可以肯定的了,根據飛船的大小來看,巨星人的身體,每一個,可能都高大如地球上的一幢摩天大廈!
  但即使是這樣,也沒有必要在宇宙之中,嚴守秘密,除非他們更大,大許多。
  這就不是原振俠這個地球人所能想像的了。
  一個人和一幢幾十層高的大廈一樣大,已經是想像的頂點了,再大,大到甚麼程度。
  瑪仙又問:「請問,你們離開巨星多久了?」
  那巨星人遲疑了一下:「很久了。」
  在這個問題上,他沒有確切的回答,倒是可以理解。因為每一個星體都有自己不同的時間觀念。地球上的所謂「一年」,在星際之中,根本一點意義也沒有。
  瑪仙又道:「是不是久到了使你們不知巨星上有甚麼變化?」
  有一下十分古怪的聲音發了出來——原振俠不明白那是甚麼意思,聽起來,有點像是大大吃驚之後的逆呃聲。
  接著,便是巨星人的責問:「甚麼意思?」
  在立體投影之中,可以清楚地看到瑪仙雙眉上揚,在艷麗中,又有著難以形容的莊嚴,再加上她全身都有光華繚繞,以致看來,簡直就是女神。
  瑪仙的回答是:「你們應該明白我的意思——那不難明白。」
  接下來,又是好幾下那樣怪異的聲音。如果這種聲音是巨星人在吃驚之後發出來的,那麼,這就可以代表了有更多的巨星人在吃驚。
  原振俠也吃驚之至,因為只是三言兩語之間,原振俠感到,有甚麼重大的事在發生。
  先是瑪仙和愛神星人,似乎都認為正在吞噬愛神星的那個大怪物,是來自巨星。(而巨星人又稱那個怪物為『黑色漩渦』。相信那究竟是甚麼怪物,或是甚麼怪現象,連愛神星人和巨星人,都不能肯定!)
  巨星人在否認了之後,瑪仙提出了更可怕的說法——瑪仙的話,強烈地暗示,如今和她在對話的巨星人,也就是把原振俠帶離地球的巨星人,離開巨星太久了,以致不知道在巨星上發生了甚麼事。
  巨星上可能已發生了極大的變化,以致產生了那種可以在宇宙之間,任意吞噬其他星體的怪物。
  而且,令人震驚的是,瑪仙的這種暗示,顯然提醒了巨星人,令巨星人吃驚。
  在瑪仙那樣說了之後,又有更多的那種怪聲傳出來,然後,那巨星人道:「請等一等。」
  本來,是巨星人安排了立體投影,令原振俠和瑪仙可以對話的,原振俠甚至可以看到瑪仙。但在瑪仙知道了巨星人的身份之後,事情急轉直下,變成了瑪仙和巨星人間的對話,原振俠只能「旁聽」了。
  原振俠倒也沒有怨言,因為他還是可以從立體投影之中,看到女神一樣的瑪仙。
  望著瑪仙像是一個女神,原振俠心中,不禁感慨萬千,他確然未曾想到,瑪仙會變成這樣子——他會為瑪仙有了這樣的變化而代她高興,但是,他自己問自己,我會高興瑪仙有這樣的變化嗎?
  他不由自主搖著頭,想到的是:不……不……不要女神一樣的瑪仙,寧願她是一個狡猾的女巫,用盡心機要吸自己的血。
  寧願她是一個無可奈何的女巫,生命之中,只能有他一個異性。也寧願,甚至讓她像未經巫法之前的那樣醜陋!而不要她是女神。
  任何種類的女人,都會偎依著異性,軟言俏語地撒嬌,會發揮她美麗的身體對異性的誘惑力。
  女神也會這樣嗎?
  看她如今的情形,叫人從心底發出崇敬之心,而沒有了親的意願。
  原振俠感到自己失去了甚麼——那種失落感突如其來,強烈之至,令得他剎那之間,有忽然下墮,跌進了無底深淵一樣的感覺。
  那是和他關係極密切的感受,雖然和瑪仙與巨星人在討論的事情相比,微不足道之極,但那卻是他自己的事,若以他個人為本位,那也就是宇宙之間最大的大事,對他來說,比愛神星的被吞噬,更加重要。
  所以,一時之間,原振俠陷入極度的惘然之中,只是怔怔地看著立體投影,心中一片茫然。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