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三部 愛神星正被黑洞吞噬


  餅了不多久,突然有「嗡」地一聲,打破了沉寂。那一下聲響才一入耳,來得好快,一艘奇大無比的飛船,足有一個籃球場那麼大,已經出現在眼前。
  那聲音常說是「小飛船」,可是出現在眼前的,竟是這樣的龐然大物,連康維也不禁愕然!
  可是,那確然是他們的小飛船。
  因為有聲音傳來:「請登上小飛船——只邀請一個人,請踏進光束。」
  康維的任何反應,都是地球人情緒的反應,所以他聽了之後,忍不住v了一句:「我和內人並沒有要求登船!」
  因那其大無比的飛船上發出的聲音,和在開會時聽到的一樣——那當然不是這類外星人的真正聲音,而是通過了發音裝置傳出來的。
  那飛船扁圖形,形狀很不規則,灰黑色,乍一看來,有點像一團烏雲。
  康維的話才說出,自飛船之中,就射出了一股光束來,直達原振俠的身前。
  原振俠知道,自己只要一踏進這光束,就可以登船,飛向不可測之處,也不知道會發生甚麼事。他心中也不免大有感慨。
  他向康維和柳絮望去,康維伸出大手,在原振俠的肩頭上拍了兩下,柳絮也過來和原振俠握手。雙方雖然沒有說話,但惜別之清,溢於眉宇。
  那種外星人正如康維所說「很怪」,至少,沒有甚麼人情味,因為立刻有催促的聲音傳來:「請不要浪費時間,震湯波不等人。」
  康維一聽,伸手輕推了原振俠一下,原振俠也就跨進了那光束之中。
  一進了光束,他只覺得眼前一亮,並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接著,便是眼前暗了一暗。
  而在康維和柳絮看來,則看到原振俠一踏進了光束,光束就迅速縮回去,帶著原振俠,一下子就縮進了那飛船之中。
  而光束才一消失,飛船和來的時候一樣,以極快的速度飛開去,怪的是它的速度如此之快,可是卻無聲無息,也不引起震湯或強風,說來就來,說去就去。
  柳絮有點駭然:「他不會……有甚麼事吧!」
  康維歎了一聲,指了指自己的頭部:「我的資料,還不是太多,對他們知道太少了!」
  柳絮愛憐地看著他:「單是銀河系,就有超過一千億個星體,你不可能把每個星體的情形都瞭解清楚的!」
  康維哺喃地道:「可以的……可以的……只是我做不到,唉!」
  柳絮不禁駭然——像康維這樣神通廣大,比博說中的神仙還要厲害的人,竟然也會感歎自己「無能」,這真是難以想像之極。
  柳絮揚手,在康維的手背上,重重地打了一下:「別胡思亂想!」
  康維一把抱起柳絮,就地打看轉,高叫:「我有你!我有你!我向整個銀河系宣佈,我有你!」
  柳絮身柔如柳枝,發出的嬌笑聲如黃鶯,自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香氣如芝蘭,這一切,全包融在康維心滿意足的縱笑聲中。
  且不說康維和柳絮的恩愛,卻說原振俠在眼前又暗了一暗之後,護現自己是在一個光源十分柔和,眼中看出來的一切,全是灰黑的空間之中,空間很大,只有在中間,放著一張椅子。
  一進去,就有聲音:「請坐在椅上,椅上的設備會把你固定下來,請立即行動——」
  看來,那種外星人對時間十分重視。原振俠本來是站著來聽的,這時,急步走向椅子,坐了下來。
  那聲音在繼續:「那是必要的措施——」
  這時原振俠已坐了下來,立時自椅子的兩邊,有東西伸出來,竟是兩片罩子,一下子把他的頭以下,整個身體,都封進了罩子之中。
  那罩子也看不出是甚麼材料所製,怪的是竟然貼身無比,也就是說,除了頭部之外,原振俠的全身,都被那罩子緊緊裡住了。
  一切發生得如此之快,原振俠根本連反對的機會也沒有,那聲音還在說:「你的頭部,也會被固定——」
  隨者這一句話,原振俠陡然感到,自椅後有一樣東西揚起來,一隻透明的罩子,罩住了他的頭部,也像身上的罩子一樣,把他的頭緊堅裡住,使他的頭部,不能動彈,但卻又無礙呼吸。
  原振俠豁了出去,聽候事態的發展。
  那聲音解釋:「由於飛船的行進方式是你從未經歷過的,如果不採取這種保護方式,那麼,你的身體就會四分五裂,不再存在。」
  原振俠心中駭然,他已經不能說話(嘴唇不能動),只是心中在想著:「難道你們常帶著地球人飛行,所以才有這種設備?」
  他只是在心中想著,卻立刻有了回答:「不是,這一切,都是為了你而設置的,還適合吧?」
  原振俠更是駭然,他想起了康維的話:他們可能能夠直接知道你的思想。
  如今看來,不是「可能」,是事實。
  原振俠忙在心中道:「很好!萓n!」
  那聲音道:「準備好,我們已進入震湯波了!」
  原振俠約略聽說過這種「宇宙震湯波」——那是充塞於宇宙之間的一種震波,波幅大的,可以超過一萬光年,最小的,則十分之一光年。掌握了這種宇宙震湯波的規律,星際航行才變得可能。不然,宇宙飛船就算以光的速度行進,在浩渺的宇宙之中,也太慢太慢了!以光速飛出銀河系,約需要七萬年時間。
  原振俠才想到關於震湯波,只覺得一下子,體內的五臟六腑,都突然擠到了一起,集中在喉部以下的胸腔之中,那種難過,令得他雙眼翻白,甚麼也看不到,他想張大口,把自己的內臟一起吐出來,以減少痛苦,可是偏偏張不開口。
  後來,原振俠對人說起那段經歷,猶有餘悸:「真的,一點也不誇張,那時如果可以張開口,我一定會把內臟全嘔吐出來,就算吐不出,用手指去挖,也要把它們挖出來,實在太難過了!」
  幸而,這種難過的時間,並不長久,也或許是由於實在太痛苦,所以不能記憶起究竟痛苦了多久,完全像是擠在一起的內臟,又一下子散了開來,回到了原來的位置——那一下感受,也絕不好受,接著,一切都恢復了正常,剛才的一切,像是一場噩夢。
  然後,原振俠身上的「罩子」一下子全消失,原振俠慢慢揚起手來,又深深吸了一口氣,他從椅中站起來時,就聽到了那聲音:「請離開小飛船!」
  一股光束,又來到了原振俠的身前,原振俠一面跨進去,一面心中在想,「那麼大的飛船,卻叫小飛船,那麼,大飛船大到甚麼程度?這小飛船之中,除了這個空間之外,還有甚麼設備?」
  他正在想著,可是已有聲音回答了他的問題:「大和小,只是一種觀念,一種比較,當宇宙是無限大的時候,一切也就等於零。小飛船和大飛船中的設備,你不能瞭解,無法供你參觀,不過,可以使你對大飛船的整體,有一個概念!」
  當原振俠聽到這番話的時候,他一直身在光束之中,等到聽完,他才看到,自己身處在一個其大無比的空間之中——在地球上,絕難想像會有那麼大的「室內空間」!
  那種「小飛船」,已經足有籃球場那麼大,這時原振俠看到,至少有上百艘這樣大小的「小飛船」,整齊地排列著——並非擠在一起,而是十分疏落。
  抬頭向上望去,依稀可以看到上面有頂,可是究竟有多高,已經難以估計。
  原振俠自然而然叫了起來:「天!這……飛船究竟有多大?為甚麼要把飛船造得那麼大?」
  本來,那聲音是幾乎有問必答,甚至不必問,只要想一想,就會提供答案,可是這一次,原振俠的問題,卻並沒有答案。
  他得到的只是有關飛船大小的概念,那聲音道:「這是子船庫,只佔整艘飛船的一百二十分之一!」
  原振俠深深吸了一口氣,竟然有那麼巨大的建造物,這實在難以想像。
  相形之下,地球上最大的建造物,龐大的航空母艦、高聳的摩天大廈,就像是小﹞l玩的積木一樣!
  他的身子還在光束中,一下子就移出了飛船庫,來到了另一個同樣大小,可是卻空無一物的空間之中。
  扁束消失,那聲音響起:「你很幸運,我們的研究,才有了新的突破,所以你可以看到他們在拯救愛神星的情形,你看到的會是立體投影,但你必須留在原地,不能移動,不然,自你的身體中所發出來的微量能量,也會干擾立體投影的效果!」
  原振俠心頭狂跳,勉力鎮定。
  立體投影!那是僅次於身歷其境的感受,如果瑪仙在投影中出現,他就可以有如同和她面對面的感覺,只是不能觸摸她而已。
  原振俠站著不動,不一會,在他的面前,現出了一大團雜亂的,閃動的線條,足有二十公尺高,閃耀得連眼都睜不開來。
  那聲音道:「在你看到立體投影的同時,心中不論有甚麼疑問,你都會立刻得到回答!」
  原振俠又吸了一口氣,突然之間,那一大團雜亂的線條消失,變成了一大團深藍,深得發黑,可是又能強烈地感到,那是藍色。
  在那一大團深藍色之中,有幾點亮光在閃動,閃動的光亮,正在變大,看得出,那是迅速接近它們的效果。
  不一會,就看到,其中的一個亮光,是由一艘飛船所發出來的,連飛船的形狀,都可以看得清了……原振俠不是第一次見到這艘飛船。
  他曾見過,估計有兩百公尺長,六十公尺寬的飛船,正是被康維鼓動得活了之後的十六組愛神星電腦組成的!
  康維曾說過,那看是一艘大飛船,其實是十六個機械人的組合,分開來,就是十六個宇宙新式的生命,雖然形狀古怪一些,但是和他一樣,是有思想、有感情的人。
  這十六個人和瑪仙一起,應該是在進行拯救愛神星,為甚麼看來像是靜靜地在這大空之中呢?
  瑪仙是在飛船的中間,還是離開了飛船在行動?
  剎那之間,種種問題,一起湧上心頭,令得他手心在隱隱冒汗。
  那聲音對他心中疑問的解釋來得很及時:「他們無法接近愛神星,愛神星的清形,糟糕之極,正被扯進黑洞之中,你可以看到不斷有自愛神星逃出來的飛船,接近他們,接受他們的指點,到別的星體去落腳……對不起,我們也想先看看愛神星的情形,你想見的人,只好押後一步再看。」
  原振俠聲音乾澀:「我不急!」
  他當然不是不急,可是他也明白人家的心態……愛神星正被活動的黑洞所侵蝕,他們的星體離愛神星近,也有可能成為下一個受難者,自然要關切。
  在立體投影之中,一下子,那十六組電腦人組成的飛船消失了。在深藍色的天空之中,有幾個星體,一閃而過,其中有一個相當大,看來如同在地球上看月亮,也一閃就過去了。
  那聲音道:「你剛才看到的那個大星體,就是自愛神星逃出來的飛船暫駐的所在,那不是一個理想的生活環境——事實上,除了自己的星體之外,宇宙雖大,也沒有甚麼更適合的生活環境了!」
  原振俠也大是感慨,心知那是至理名言。在小小的一個地球上,尚且是自己的家鄉最好,何況是星際的大遷徙,要適應另一個星球的環境,豈是容易的事!
  原振俠那時的思緒十分紊亂,望著看來無邊無岸的太空,他忽然又想到,那位先生常說,地球人對地球人的環境不能完全適應,絕非水乳交融,冷了人會冷死,熱了又會熱死。
  所以,地球人可能也是外來的,不是在地球上「土生士長」所形成的生命,不知道這個問題,是不是可以有答案。
  他剛想看,那聲音已道:「我們也正在致力研究這個問題,暫時未有定論,所以,看愛神星人如何毀滅、看愛神星人如何遷徙,如何在茫茫宇宙之中,找尋適合居住的星體存在,對研究地球人的來歷,相當重要!」
  原振俠歎了一聲,心想,被迫做星際移民,應該是一個星體的最大災難,地球人的祖先,難道也經歷過這樣的災難?
  他正在思索著,眼前陡然又有了許多亮點,那些亮點,都從一個半圓形,猶如半月的星體上飛出來,數量相當多,像是許多流星,劃破了夜空。
  這時,原振俠聽得那聲音道:「看,看,簡直是吞噬,太可怕了,簡直是吞噬。」
  原振俠一時之間,還不知這聲音那樣說是甚麼意思,他凝神看,那半月形的星體,又移近了不少,原振俠也看到了一個十分怪異的情形,是那些亮點,據那聲音的解釋,全是逃離愛神星的飛船,那麼,就應該一離開了愛神星之後,迅速遠飛才是。
  確然有一些飛船是這樣的,以極高的速度飛遠去,隱沒在黑暗之中不見了。
  可是也有一些,根本沒有飛出多遠,就忽然劃出了一個弧形,或是呈拋物線,又迅速地投向愛神星體的後面,一閃失蹤。
  看起來,它們像是想逃離愛神星,可是竟未能逃得脫,而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扯了回去。
  這情景很是詭異,也令人心驚。
  那聲音又道:「看,活動的黑洞竟然那麼大!」
  原振俠在一怔之下,定睛一看,也看清了眼前的情景,他只感到全身冰冷!
  因為他看到的情景,太怪異了。他看到有一個巨大的圓形物體,黑色,由於背景是近乎黑色的深藍,所以那物體的邊緣不是很分得清楚。
  那巨大的黑影,比半月形的,銀白色的星體,大上十倍還不止。
  而那半月形的星體,原來顯然也是圓形的,只不過有一半已經嵌入那巨大的黑影之中,所以看起來,只是一個半圓形。
  那是甚麼情景,他看到的,是一個大的星體,正在吞噬一個小的星體,那被稱為「移動的黑洞」的……東西,甚至不能說它是一個星體,它像是一個巨大無比的怪物,正在把愛神星吞下去,像是白血球吞噬細胞一樣,慢慢地,但是堅決地把愛神星扯進它的體內去,用它的黑暗,包沒了愛神星的銀白。
  而那些去而復回,又投入黑暗中的小亮點,那些倉皇逃出來的飛船,也是被這巨大的怪物吸回去的。整個星球尚且難以免禍,一艘飛船,自然是一進入黑色之中,就立刻消失了。
  那是甚麼情景,在地球上極尋常的生物吞噬生物情形,竟然出現在銀河系的邊緣,一顆星吞食另一顆星。
  不知道那「移動的黑洞」的胃口有多大,是不是一顆星一顆星,可以逐一吞食下去?它已經吞了多少顆星?吞一顆星需要多久?又需要多久來消化被它吞下去的星?
  原振俠在剎那之間,只覺得腦中轟轟作響,不知湧出了多少疑問。那聲音並沒有給以回答——極可能,是也被眼前的情景嚇呆了。
  他們的星體離愛神星最近,那顆黑色的大星,在吞完了愛神星之後,下一個目標,就有可能是他們的星體了。
  原振俠想到這裡,才重新聽到了那聲音:「愛神星的體積,是地球的四倍。」
  原振俠又打了個冷顫,要是那個黑色怪物,忽然來到了太陽系,要吞食地球,更是容易不過,那怎麼想像呢?地球忽然由不知哪一部分起,被濃漆一樣的黑暗所覆蓋,在覆蓋面積之中的一切,自然都絕滅了,災禍生於一剎間,死亡了的生命,還未覺得痛苦之前,生命便已消失。
  可是,卻又不是一曰把地球吞下去的,而是黑暗的絕對無可阻擋的力量向前移動,譬如說,每天,前進一百公里,它會慢慢地把地球完全吞下去,還未曾被黑暗吞沒的部分,人拚命逃,想逃出去,有的,甚至已離開了地球,但一樣會被吸回來。
  至於留在地球上的,除了哀號等死之外,還能有甚麼辦法?
  而這種悲慘的情形,如今正發生在愛神星上,原振俠見過愛神星人,知道他們不但進步,而且心地善良,極其可愛。
  如今,那麼可愛的愛神星人,竟遭到了那樣的慘劫!
  原振俠不由自主,大聲叫了起來:「救救他們呀!」
  那聲音顯得十分無奈:「不知道如何救他們……我們的星體,要比愛神星大很多倍,可是那……黑洞……看起來會無限地擴大……那是甚麼宇宙現象,那是從甚麼地方冒出來的惡魔?」
  連能建造那麼大的飛船的外星人,聲音之中都充滿了傍徨,可知原振俠這時看到的「宇宙奇景」,在他們的心中,造成何等程度的震撼!
  這時看得久了,像是在地球上,在日光下看物體的影子一樣,黑暗緩慢的移動,也可以感覺得出來。
  而射出來的小亮點,被巨大黑影吸回去的數字,也更加增多。
  那聲音絕望地道:「愛神星完了!」
  原振俠聲音嘶啞:「總能幫他們甚麼的!」
  那聲音歎了一聲:「看看拯救隊會採取甚麼行動!」
  隨著那句話,正被黑洞吞噬的愛神星,在迅速遠去,不一會,立體投影中看到的是剛才曾見過的,那個逃出愛神星人的暫時佇足的那星體。
  那聲音道:「你想見的人,在那小星體上。據估計,大概只有六分之一的生命,可以從愛神星逃出來,那是真正的星球浩劫。」
  原振挾吸了一口氣,在那一剎間,他想起了那位先生常說的一句話:「世上有甚麼大事呢?就算地球忽然消失了,也只是使浩瀚的宇宙中,少了一粒微塵而已!」
  如今,愛神星面臨滅亡,對愛神星上的生命來說,自然是大事,但對整個宇宙來說,也只是少了一粒微塵而已。
  而且,說不定在這宇宙的那一個角落,又正有著一次原因不明的大爆炸,又產生了千百萬粒新的微塵。
  想到這裡,原振俠的聲音,有點震顫:「讓我……看看那顆星上,我想見的人。」
  那聲音靜了一會,原振俠才看到立體投影上,剛才會見的那個星體,正在漸漸接近。
  這時,他又聽到了那聲音:「這個小星體上,本來沒有生物,也沒有可供愛神星人生活的一切條件,目前他們正在努力……創造適合他們……暫時棲身的條件!」
  原振俠點頭:「我知道,像是一群災民,在荒島上建立難民營。」
  那聲音道:「更糟糕,荒島之上,至少有難民可以呼吸的空氣!」
  原振俠自然而然,點了點頭,那聲音所說的,使他更進一步明白愛神星人所處的困境。
  那情形就像地球要滅亡,一大批地球人,逃難逃到了月球上一樣!
  那完全不是適合生存的環境,可是除此之外,又別無去處。
  這種淒涼的處境,發生在星際,自然格外淒涼!
  那聲音顯然在回應原振俠的想法:「也不能用淒涼來形容,你看他們何等努力。」
  隨著聲音,原振俠看到,在立體投影之中,那小星體上,似乎有許多建物在,等到更接近那小星體的表面時,看到所有的建物,外型都是六角形…那是一種最節省建材料的形狀。
  在地球上,有一種叫蜜蜂的昆蟲,天生就懂得這個道理,所以它們的巢,呈六角形。
  那小星體上的建群,看來就有點像是一排一排的蜂房。等到再近了些,原振俠才發出「啊」地一聲,因為他看到了在「蜂房」附近空地上活動的人劫後餘生的愛神星人。
  原振俠看到的人,小得如蟻,而每一個「蜂房」,都有半個籃球場那麼大,可知那些建物,實際上體積極大,可以容納許多人居住,可以提供許多人在內生活。
  而可以看得到的是,這樣的「蜂房」,有重疊的,有並列的,已經有許多許多。
  因此可知,在巨大的劫難之中,愛神星人以無比的毅力和勇氣,至少也在這個小星體上,建立起了一個基地,可以使他們喘一口氣,在經過了休息之後,再謀進一步的發展,那是重建一個星體的艱鉅工作,瑪仙在這個偉舉之中,擔任了甚麼角色呢?
  那聲音像是也被原振俠無時無刻不想到瑪仙而感動,立刻回應了他的想法:「你懷念的那人起的作用很大,你可以看到她和她所率領的工作隊。」
  隨著那聲音,立體投影的景象,起了一陣劇烈的變化,先是變得一團雜亂,接著,便是一陣光亮,不多久,就看到了七八個奇形怪狀,無以名之,但可以肯定是某種機械的東西,正在移動,隨著它們的移動,那種像「蜂房」一樣的建物,就一個接一個冒起來,速度極快。
  原振俠「啊」地一聲:「愛神星人科學進步,建造居所,很是快捷。」
  那聲音道:「不,那不是原來的愛神星人,是康維十七世所說的……宇宙新生命形式,是愛神星機械人,或稱新愛神星人!」
  原振俠聽得心頭狂跳:「就是瑪仙率領的拯救隊?怎麼一回事,剛才我不是看到整組……機械人,都停在太空之中麼?」
  那聲音遲疑了一下:「嗯……這要對你解釋,比較困難,你曾見到的,是若干時間之前的情形,我們移動了時間……因為你心急想看到他們!」
  原振俠不由自主揮了揮手:「我不需要明白,謝謝你們為我做了那麼多事,現在,是不是……可以讓我見到我所要見到的人了?」
  原振俠在那樣說的時候,聲音不住發顫,那是由於他實在太激奮了——他真的沒有想到,竟然可以再見到瑪仙!
  當瑪仙義無反顧,率領機械人去拯救愛神星之時,原振俠和瑪仙兩人,其實心中都很明白:此去之後,再要見面,難之又難!
  這也是為甚麼原振俠一想起來,就心痛如校,全身都有虛脫之感的原因。
  而現在,原振俠他幾乎沒有作甚麼努力,只是下了決心,決定要去尋找瑪仙,就有了這樣的成績,怎不叫他欣喜若狂?
  他的情緒,迅速進入了狂熱,那聲音卻在向他潑冷水,提醒他:「等一會,你不論看到甚麼情景,都是立體投影,不是真的有甚麼在你的面前,看,你的情緒激動,所產生的弱能量,已對立體投影,起了干擾!」
  原振俠看出去,果然看到眼前的景像在動搖,像是在看水中的倒影一樣。
  他忙鎮定心神,咕嚕了一句:「可以通過立體投影看得到,相隔總不會很遠了!」
  那聲音歎了一聲:「不回答你這問題,免得你太過失望!」
  原振俠苦笑,心知距難一定極遠,說不定有好幾千光年,那是名副其實的「可望而不可及」!
  原振俠歎了一聲,狂熱的心情,也自然冷卻下來,因為他知道,在立體投影之中看到瑪仙,只不過是一個開始,要達到和瑪仙面對面的目的,還不知要經多少努力,而且,有可能根本不能達到目的!
  那時,可以看到,立體投影中的情景,正在迅速變近,這時,看到的是一個巨大的機械人,正在運用它超過十個巨大的機械臂,在靈活地操作。
  那些機械臂和它的身體,靈活之至,轉動的角度,簡直難以想像。
  包奇妙的是,它有兩隻「腳」,是兩個粗大的圓管,插入地中,那小星體地面,呈暗紅色,而由它的兩個圓管形的「手臂」中,有漿狀物體湧出來,機械人的其他部分,就很快地把那些漿狀物,建成「蜂房」,其間過程,不超過一分鐘。
  那聲音道:「機械人就地取材,採取那星體蘊藏的金屬來建造……房屋,這一點,單靠愛神星人,絕難在短時間內做得到!」
  原振俠吸了一口氣:「瑪仙呢?」
  這個問題,卻隔了相當久,才有回答:「她就在那個機械人裡面。」
  原振俠吸了一口氣:「是不是可以讓她出來……離開那機械人一下?」
  那聲音又隔了一會才回答「只怕……不能,無法和她聯絡……」
  原振俠只感到一陣昏眩——竟連在立體投影之中見一見瑪仙也不可能!
  哀痛和極大的失望,使他不由自主,發出了一下可怕的呻吟聲,他沒有再向對方要求甚麼,只是雙手掩住了臉——他不想看那個有十七八隻手腳的機械人,他要看到瑪仙!
  有好一會,在那個極大的空間之中,是極度的寂靜,只有原振俠不時發出一兩下充滿了失望的抽噎聲。然後,原振俠忽然聽到了奇怪的聲音。
  他完全聽不懂那些聲音代表了甚麼意義,可是卻可以感得出,那是兩個不同的意見在爭論,而爭論還顯得十分激烈。
  餅了大約三分鐘,那種爭論聲,靜了下來,才又聽到那聲音:「剛才通過宇宙震湯的時候,你的感覺怎樣?」
  原振俠照實回答:「痛苦之極。」
  那聲音問:「如果再要忍受三到五次這樣的痛苦?」
  想起剛才那陣子苦痛的經過,那種五臟六腑都要從七竅之中擠出來的可怕感覺,他不由自主,打了一個寒顫,竟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不過,他靈智未泯,吸了一口氣:「那要看可以得回甚麼代價?」
  那聲音道:「你或有可能,能夠在立體投影中看到你想看的人——請注意,只是可能,不是一定可以。」
  原振俠又吸了一口氣,由於那是極可怕的經歷,他不能草率答應,他道:「我不明白——」
  那聲音道:「現在,我們和那小星體距離太遠,但如果要通過三到五次宇宙震湯,把距離縮短,就有可能和對方聯絡得上——」
  原振俠「啊」地一聲:「不但能看到她,而且……可以聽到她的聲音?」
  他得到的回答是:「理論上如此。」
  原振俠一挺身:「我願意。」
  他聽到了一陣「澎澎」聲,一張椅子立刻向他移來,原振俠坐了上去。
  他得到告誡:「通過宇宙震湯時,沒有間歇,痛苦的感受,也會加倍,你要有準備。」
  原振俠苦笑:「準備?怎麼準備?」
  那時,他的身子又被固定。
  而且,他的確也有了準備——思想上的準備,他的身體在被固定了之後,甚麼也不能做了。
  接下來的那段時間,他無法記得清楚自己經過了多少次死去活來的煎熬,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能夠忍受過來。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