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二部 銀河系星體會議


  人性確然太複雜,複雜到了許多情形之下,自己也不瞭解自己行為的地步。
  康維的神情變得鄭重:「事實是,雷老死了,可是宇宙殺手並沒有被消滅!他自然離開了雷老的身體。」
  原振俠抿著嘴,點了點頭:「宇宙殺手被禁錮在那個石室之中,那些鬼魂告訴我,他們的防線有用,宇宙殺手出不來了!」
  康維輕輕抱起了柳絮,來回踱了幾步——這種情形,看起來很是古怪,他要思索,所以按照人類的習慣,他需要緩步。
  可是,他又不捨得和柳絮分開,所以就抱起了柳絮,帶著柳絮踱步。
  原振俠有點提心吊膽:「有甚麼問題?」
  康維停了下來,卻還抱著柳絮,柳絮繞住了他的頸,把自己的身子,附在康維的身上。
  若說女性的嬌柔,可以用「小鳥依人」來形容,那麼,這時的情形,最是貼切了。
  康維道:「這宇宙殺手,是所有宇宙高級生物的心腹大患,單是把他禁錮,至少,我就不放心……要是那些鬼魂對自己的力量估計過高,那就麻煩了!」
  原振俠聽他說得嚴重,也不禁駭然:「可是又沒有辦法消滅他,那怎麼辦?」
  康維吸了一口氣:「我要召集一個會議,商討一下如何對付,同時,那些鬼魂,我相信是西陵星人的鬼魂也可能需要幫助。」
  原振俠知道康維所說「召開一個會議」的意思,是召集在地球,或在地球附近活動的外星人,聚集在一起商量如何對付宇宙殺手。
  因為宇宙殺手是他們共同的敵人。
  原振俠道:「西陵星鬼魂是主角,他們當然要參加!」
  康維點頭:「原,你也是主角,你也要參加!」
  原振俠苦笑,搖頭:「我不認為我會懂得你們使用的宇宙語言!」
  康維指著原振俠的頭部:「你和西陵星人交談的時候,用了甚麼語言?」
  原振俠也不禁啞然——根本不用語言,那是直接的思想交流。
  原振俠這時,也難以想像,這樣的一個星際人聚會,會是一種甚麼形式。他想到的是,他可以在這樣的聚會中,請求幫助,幫他去找瑪仙。
  康維指著原振俠:「你要作一下準備,在會議上,要請你發表一篇論文!」
  原振俠只覺得匪夷所思之至,指著自己的鼻子,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康維神情認真,一點也不像在開玩笑:「論文的題目是:如何憑本身的意志與入侵的能量對抗?」
  原振俠緩緩搖頭:「我不夠資格作這篇論文,因為當雷老和宇宙殺手作鬥爭時,我只是一個旁觀者,而且在事後,才知道那是怎麼一回事。我知道有一個人,夠資格作這個報告,因為他曾和宇宙的一股邪惡力量作過爭鬥,但是..』
  原振俠說到這裡,水紅陡然接了上去:「鷹!亞洲之鷹羅開!」
  康維連連點頭:「是,他曾和『時間大神』進行過不屈不撓的鬥爭,時間大神曾企圖佔領他的腦部而不果,他確然最有資格,我會負責去找他!」
  水槓壓低了聲音問:「這樣的聚會,會在甚麼地方舉行?會在地球上?」
  康維笑起來:「最理想的所在,自然是『觀察地帶』!」
  水紅一聽,低頭不語,康維和原振俠都未曾留意她的神態,康維道:「時間大神是宇宙之間的邪惡力量,他的力量,能直接影響人類的行為,他力量的來源和宇宙殺手不同,所以造成的破壞,也不如宇宙殺手。」
  原振俠沉聲道:「宇宙殺手以別人的靈魂為能量的來源,那是宇宙公敵,真難想像那麼多星體上的高級生物,竟會想不出辦法對付他!」
  康維閉上眼睛片刻,歎了一聲:「他太飄忽難以捉摸了,難得西陵星鬼魂把他禁錮了起來,那是對付他的最好機會——原,你不知道,對地球人來說,鬼魂被吞噬,不會引起太大的震撼,因為地球人本身對鬼魂的研究也不是很深入,但是對一些外星人來說——」
  他說到這裡,居然打了一個寒顫,那是表示感到驚恐的反應——居然會有事情令康維十七世感到害怕,那真是不可思議之至。
  所以,柳絮立時抬頭向他看去,康維用他的大手,把柳絮的雙手,緊緊握住,吁了一口氣,才道:「對外星人來說,尤其是掌握了本身靈魂的奧秘,可以使靈魂獲得新的身體而令生命延續,若是靈魂叫殺手消滅了,那麼,永恆的生命,也一樣會結束!」
  原振俠「啊」地一聲,這才知道了連康維那樣神通廣大的人,也會感到害怕的原因。
  對地球人來說,人死了,靈魂以甚麼方式存在,根本不知道,雖然有不少靈魂轉世的例子,但就算是西藏的活佛,也只能轉世,而不知轉世過程如何,在生命的奧秘而言,還是幼稚得很。
  但是外星人就不同,他們的生命形式,已經進步到了靈魂可以轉移的程度。也就是說,身體的死亡,不算是甚麼,靈魂的存在,才最重要。
  像那一群在古墓中的西陵星鬼魂,他們死了,但那是地球人的概念。對他們來說,那只是「生命形式的一種轉變」,使他們暫時失去了身體。
  他們只要能回到西陵星去,就有大量的身體可以使他們「復活」!
  這樣的生命形式,可以說是「水恆的生命」了。
  但是,宇宙殺手的存在,卻使我們靈魂的存在受到嚴重的威脅。宇宙殺手會「吞噬」任何種類的靈魂,化為自己的力量。
  像康維那樣,雖然神通廣大之至,可是如果他們的靈魂(他的記憶組),忽然叫宇宙殺手吞了的話,他也只不過是一堆金屬或矽片而已!
  這是所有外星人害怕宇宙殺手,地球人反倒不那麼害怕的原因。
  自然也是西陵星鬼魂在面臨「劫數」之際,向地球人求助的原因。
  原振俠想明白了這一點,和康維互望了片刻:「我和鷹,都無法自己到達『觀察地帶』——」
  康維道:「柳絮也無法自己去,我會負責送你們去。」
  水紅交這時,低著頭,默默向外走去,柳絮叫了她一聲,她站住了身子:「沒有我的事了!」
  柳絮立時向康維望去,康維則望向原振俠。兩人心中都很為難。
  他們都聽出,水紅剛才的那句話,是裝出來的若無其事,其實,她的心中,很是不快!
  可是,像這樣的會議,確然沒有水紅的事,她去了,除了湊熱鬧之外,不會起甚麼作用。原振俠先道:「康維,把小水紅也帶去吧!」
  康維大約在十分之一秒後才回答,他才說了一個字,水紅就轉過身去,大聲道:「不必了——剛才我確然很不高興,但現在我想通了,我去一點意義也沒有,我告辭了,見到鷹,代我問候他!」
  原振俠笑:「我們也不是立刻就走,你不想和羅開見一見嗎?先到了康維的古堡再說。」
  康維糾正:「古堡已正式命名為柳絮古堡。」
  原振俠很替他們高興,康維又道:「我還想舉行全世界最矚目的婚禮,可是她說這樣做,會太刺激組織,所以就取消了。」
  原振俠點頭:「柳絮的想法聰明之至,若是太刺激了組織,那老人也未必能隻手遮天,要是他的權力在清算鬥爭中喪失,那可麻煩了——他的承諾,可能被新掌權的推翻,這樣的例子太多了。」
  一番話,說得水紅和柳絮兩人神色黯然,原振俠大有歉意:「我太過慮了——康維,我還有一件事要求你。」
  康維作了一個手勢,原振俠道:「我要去找瑪仙!」
  這句話一出口,各人都現出了驚訝的神情。原振俠急急地道:「我知道遲了,可是遲開始,總比不開始好!」
  康維搖搖頭:「我無法幫你,我不知道愛神星在甚麼地方,而且——」
  他說到這裡,向柳絮望了一眼,千言萬語,盡在不言之中。
  他的意思是,他自然可以和原振俠在浩淼的宇宙之中慢慢地去尋找愛神星。
  但是柳絮顯然無法同行,他絕不願和柳絮分開。
  原振俠當然不會勉強他:「我的意思是,在外星人大聚會中,是不是可以把這件事提出來,廣泛徵求幫助!」
  康維忙道:「當然可以,不單是我,我相信八角星人、三晶星人和西陵星鬼魂,都會竭力向其他的外星人推薦閣下!」
  水紅很有興趣地望著原振俠:「你會如何介紹這個地球人給外星朋友?」
  康維想了一想,一挺胸,提高了聲音:「各位,這位地球人,名字是原振俠。各位完全可以相信,他曾協助過許多外星朋友脫離困境,所以,也希望各位能幫助他,完成宇宙的星際合作!」
  康維說來,抑揚頓挫,感情充沛,水紅和柳絮一起鼓掌,原振俠也大是高興,水紅向他拱手:「恭喜!這一來,原振俠的大名,就傳頌地球了!」
  柳絮笑:「若干年之後,原振俠宇宙追蹤女巫之王的事跡,可以變成神話故事!」
  原振俠歎:「如果可以有結果的話,不然,我也就變成了宇宙遊魂!」
  水紅望著原振俠,從她的眼神之中,可以看出,她正有很熱切的話要說。可是她的嘴唇掀動了幾下,終於沒有說出甚麼。
  原振俠說走就走——他在醫院的工作,早和院方說好了,隨時可以離開。
  康維的私人飛機採取了十分古怪的航行路線。起飛之後,直上雲霄,出了大氣層,然後,再認準了目的地,直衝而下。
  這樣飛行的原因,是由於這飛機的性能太好,速度太快,若是在正常的航道上飛行,大驚世駭俗了。
  正常的飛行時間是十六小時,而他們,在四十分鐘之後,就已經在古堡的空地下了機,正趕上夕陽西下,湖面金光閃耀的壯麗景色。
  康維一到就道:「我去聯絡可能接觸到的外星朋友!」
  他說話的神態,完全把自己當作了地球人,原振俠望著他笑了,康維攤開雙手:「我是地球人,至少,我的一切全是照地球人形成的,我甚至有地球人的遺傳密碼。」
  原振俠歎了一聲:「做地球人不見得有甚麼光采——把自己生存所繫的星球,糟蹋得如此千瘡百孔,這種生物實在不能稱為高級生物!」
  康維沒有再說甚麼,因為地球人是如何肆無忌憚,為所欲為地在破壞地球,他再清楚沒有——每一項破壞,都迅速輸入他的記憶庫,他比任何人更清楚地球人的這種自殺式行為。
  (很奇怪,在人的身體之內,也常有這種生物自殺行為的發生。)
  (人體內的癌細胞,在不斷衍生、擴展的同時,也同時是侵蝕人的生命,直到把人害死了,它自己也同歸於盡。)
  (癌細胞的生命歷程,竟如此怪異!)
  (更怪異的是,地球人的生命歷程,竟然和癌細胞如此相似!)
  康維和柳絮離去,原振俠和水紅在管家的手中接過美酒,緩步來到湖邊。水紅一直像影子一樣,跟在原振俠的身邊,一言不發。
  夕陽已經下沉,餘下漫天紅霞,和幾團烏雲糾纏在一起,繪出奇詭的景象。
  水紅很自然地靠在原振俠的身邊,原振俠任由她像柔順的貓兒一樣依著自己。
  餅了一會,水紅才歎了一聲:「柳姐真幸福!」
  她幽幽地說了一句之後,又長歎了一聲。她曾在原振俠的面前,展示她不是小女孩的誘人胴體。那時,她的心情很矛盾。
  她並不是在向原振俠示愛——那時,她很矛盾的是,她不在乎向原振俠獻身。她需要在感情上有所依歸,大鷹羅開是他的兄長,原振俠是她的好朋友,她知道很多出色男性,都會呵護她、憐惜她、照顧她。可是,女性最需要的愛人在哪裡?
  是不是終於會有愛情發生,會有愛人出現?
  水紅雖然與眾不同,但是少女情懷,渴望有愛情,每一個女孩子都一樣。
  原振俠望著湖水倒映出來的晚霞,回答了一句:「幸福的是柳絮完全忘記了康維是另一形式的生命。」
  水紅揚眉:「有甚麼關係,他們相愛就好。」
  原振俠想起,羅開曾告訴他,有一個身份和水紅她們相仿的俄國美女,也愛上了一個三晶星機械人,從此不知所蹤,不知道躲在甚麼地方,享受著二人世界的無窮快樂。
  他也不禁歎了一聲:「不公平,我們的生命那麼脆弱,他們卻根本沒有生老病死!」
  說到這裡,他陡然轉過水紅的身子,盯著她,一字一頓道:「據我所知,三晶星機械人為數甚多,個個高大英俊,只消向他輸入「永遠愛你」的程式,就是最理想的愛人,你想不想要一個?」
  水紅默然半晌,不住把一些小石子,踢進湖水去,激起小小的水花。
  晚霞已經變成了紫色,好一會,水紅才惘然道:「我不知道!」
  她又仰起頭來:「你知道嗎?」
  原振俠比她更惘然:「我也不知道!」
  他們不再言語,各懷心事,一直坐到了深夜,幾乎連姿勢也沒有變過。
  原振俠大部分時間,都看著夜空,繁星閃耀,在那些星上看地球,也是小小的一顆星,可是在小小的一顆星上,卻可以發生那麼多事。
  避家的來到,瞬即打破了沉寂:「兩位,主人有請。」
  原振俠伸了一個懶腰:「我餓了!」
  水紅笑了起來:「人變成了石頭,甚麼感覺也沒有,一活回來,七情六慾也就會回來了!」
  原振俠挽著她,走進了古堡,來到了用餐處,食物好香味,撲鼻而來,看到柳絮正捧著一碟顏色誘人的菜餚走出來。
  水紅「嘩」然而叫:「柳姐親自下廚,真有口福!」
  她轉向原振俠:「柳姐的廚藝,敢誇天下前三名之內,連她煮的豆腐,都是好吃的!」
  柳絮甜甜地笑:「豆腐本來就是很好吃的呢!」
  康維也跟了出來:「可以接觸的都有了回音,而且,還可以通過他們,聯絡到更多銀河系活動的,百分之九十會參加。你提及的外星鬼魂,確然是西陵星人的鬼魂。」
  原振俠大吃一驚:「銀河系?」
  康維點頭:「是,在銀河系以外的,就不必再召集了。」
  原振俠聲音甚是苦澀:「當然不必了,單是銀河系,已經有超過一千億個星體。」
  康維笑:「也不是每一個星體上,都有高級生物的。」
  原振俠不止自主搖著頭——他其實並不實際知道銀河系究竟有多麼浩渺廣大,他對銀河系的知識,全來自書本,有一些數據,更是普通的常識,例如地球上萬物之源,生命之本的太陽,距離銀河系的中心,有三萬三千光年。例如銀河系的範圍,兩端的距離是十萬光年等等。
  整個太陽系,在銀河系之中,微不足道,而整個銀河系,在宇宙之中,也不是甚麼大角色!
  一想到這一點,自然聯想到了不知瑪仙在何方,他滿口的酒,都變得苦澀無比。
  水紅也很是吃驚:「那會有多少人來參加?豈不是各種奇形怪狀的外星人大聚會?原,你把他們的樣子看清楚些,回來告訴我。」
  康維「呵呵」大笑:「他一個也看不到——你以為參加者會魚貫入場,按號就座嗎?」
  水紅瞪眼:「那會是怎麼樣?」
  星際人大聚會是怎麼樣的,事先,原振俠怎麼設想,也想不出來。
  在到達了觀察地帶之後,原振俠看到的人,還是只有康維和柳絮。很遺憾的是,以康維之能,竟然也無法和亞洲之鷹取得聯絡,所以鷹沒有參加這次盛會。
  說是「盛會」,因為確然有極多星體上的高級生物參加,但也正如康維所言:一個也看不到。
  「會場」——事實上,也沒有會場,只是一片白濛濛,不知是甚麼的空間,參加發言的外星人,聲音從四方八面傳來,那聲音是通訊儀器傳過來的,發言者可能身在許多光年之外。
  所有人聽到「宇宙殺手」被禁錮在地球的一個古墓之中,都發出歡呼聲,歡呼聲未經過儀器的譯處理,所以五花八門,無奇不有,有的竟然像是敲銅鑼一樣的「當當」聲,震耳欲聾。然後由原振俠敘述經過——他不知自己的說話有多少聽眾,可是他肯定自己是第一個地球人,能向那麼多外星人說話的。
  他說完之後,立刻有了反應的是西陵星人,西陵星人先向原振俠道謝,才道:「那批靈魂,是多年前失去聯絡的,我們會立刻採取行動把他們接回來。我們對宇宙殺手的防禦工作,十分有效,所以我們在接回靈魂的同時,加強防禦力量。」
  立時有來自四方八面的聲音在問:「絕對可靠嗎?是不是會被他奪圍而出?」
  西陵星人的回答是:「誰也不能作出絕對的保證,但我們準備留一些人在那古墓之中作長期觀察,可以防止變化發生。」
  又是一陣議論紛紜,西陵星人才道:「這是最好的處理辦法,如果想消滅他,就算有力量可以做得到,也必須穿過防禦線才能接觸他——那極度危險,會使他有趁機逃脫的可能!」
  西陵星人提出了這一點來,立時得到了大多數的同意。
  另一個很高吭的聲音道:「提議為英勇成仁的那位地球人致敬,把他的行為,納入宇宙記錄之中。」
  這提議也立即獲得所有聲音的同意。
  西陵星人又發表他們對宇宙殺手的研究:「在銀河系中,並沒有發現更多的宇宙殺手。這股殺手力量,曾在我們的星體上造成極大的破壞,所以我們才致力於對付他的研究。」
  再經過了一番討論,看來聚會已可以告一段落了,康維才大聲問:「愛神星有沒有代表在?」
  有好一會沒有回音,才有一個聲音道:「愛神星……有大麻煩,星球正面臨絕滅的危機,有一個黑洞正在移近它,會把它消滅。」
  原振俠失聲道:「有一個龐大的拯救隊,已經去拯救它了,情況怎麼樣?」
  那聲音很低沉:「沒有任何力量,可以拯救一個星球的死亡,當然,如果有可能,就可以更多地挽回這個星體上的損失,把更多生命轉移。』
  康維問:「愛神星在甚麼方位?」
  那聲音道:「在銀河系的邊緣,利用宇宙震湯波,才能到達!」
  原振俠性急道:「是不是可以幫助我……利用宇宙震湯波……到愛神星,或……接近它?」
  那聲音接下來的話,不客氣之極:「對不起,你的生命無法經歷那樣的航程,沒有一個地球人可以!」
  原振俠失聲道:「可以,瑪仙就是地球人,她去了,那個拯救隊,還是由她率領的!」
  四周圍突然變得寂靜無比,康維歎了一聲:「原,接受事實吧,瑪仙早已不是……至少,不能算是地球人了!」
  原振俠難過得心中像是打上了好幾個結,他大聲道:「是不是有萬一的希望,可以幫助我?」
  W是那個聲音給了他回答:「不能!」
  原振俠再提高了聲音:「我也不是普通的地球人,我的靈魂和身體分離,靈魂曾到過『幽靈星座』,如果航程需要我捨棄身體,只以靈魂敞程,我也不反對。」
  有一個聲音響起:「是,我們可以證明他不是一個普通的地球人,他剛才所說的一切是事實,其中有些環節,由我們在勒曼醫院的人協助進行!」
  神奇的勒曼醫院之中,有外星人在工作,這一點,原振俠是早已知道的,要不然,他們對生命奧秘的掌握,也不能超越時代那麼多。
  在那個人替原振俠作了證明之後,又是一個長時期的沉默,那聲音才道:「你的目的是甚麼?」
  原振俠充滿了希望:「我剛才提到的瑪仙,她和我相親相愛,我要去和她相會!」
  那聲音這樣回答,聲音之中,很有嘲弄的意味:「就算能把你的記憶組,通過宇宙震湯波,送到愛神星的附近去,你也無法和你所提到的愛人相會。她至多只能在儀器上看到你記憶組的波形!」
  原振俠沉聲,極肯定:「那也好的,至少,讓她知道,我來了!我不顧一切,找她來了!」
  那聲音低聲說:「地球人真是古怪的生物!」
  另外有幾個聲音一起道:「在地球上,這種行為叫愛情,是他們的一種高尚的行為!」
  那幾個聲音,顯然是對地球有研究的外星人所發出來的。
  那聲音又停了一會,才道:「請你等……一個時間,我們正在爭取得到新的資料。我們的星體,離愛神星不遠,我們的巡邏隊,曾接觸過那個拯救隊,那是一個十分奇異的組合……」
  康維接了上去,介紹了瑪仙,和瑪仙所率領的,由愛神星的電腦衍化而成的活的機械人——宇宙之間,一種非生物性的生命形式!
  在康維作介紹的時候,白濛濛的一片之中,像是有許多隱形人,各自在發出不同的讚歎聲,對這種新生命的產生表示驚訝。
  康維最後自我介紹:「我也是這種形式的新生命,只不過我有著和地球人完全一樣的外型!」
  原振俠性急:「我要等多久,才能有最新的資料?」
  那聲音停了一會,才道:「先請你來我們的飛船,等你到了之後,應該就可以有了,希望可以通過我們正在實驗的遠程通訊裝置,讓你能夠和你想見面的那個人,互相之間作一次通訊。」
  原振俠大喜過望:「謝謝,太謝謝了!」
  許多聲音傳遇來:「恭喜你了,你是地球人之中,第一個能離開地球那麼遠的,相信再過一百年,地球人本身也沒有這個能力!」
  原振俠想起終於又有希望獲得瑪仙的信息,興奮得身子不由自主在發抖。
  那聲音道:「請在原地等候,我們會派小飛船來接你,基於星際交往的常規,我們第一次直接相會,雙方都有權向對方作合理的檢查!」
  原振俠呆了一呆,因為他從來也不知道有那樣一條「常規」!他向康維望去,康維點了點頭。
  原振俠道:「好,隨你們怎樣檢查我!」
  那聲音寂然,沒有了反應。
  康維作為召集人,在宣佈散會之前,他道:「各星體同意由西陵星用他們的方法,把宇宙殺手禁錮在地球的某處地下,並派人監管——有異議請提出!」
  接下來是轟然一下巨響——想來那是星際會議時,大家都表示同意的一種訊號。
  接著,便是極度的沉靜,靜到了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一直沒有說過話的柳絮這才低聲:「他們……全部離開了?」
  康維道:「他們根本沒有來過,來的是他們的聲音!」
  這種情形,原振俠和柳絮這兩個地球人,倒容易明白;在地球上也有。只不過地球上聲音傳遞的距離,以「公里」折算,剛才那樣的情形,距離則是以「光年」來計算的。
  康維道:「當然,聲音傳遞的方式也不同,在地球上,無線電波傳遞聲音是最快的方式,但是在這裡,卻行不通,有幾位朋友,距離我們現在所在之處,只怕超過一百光年,他們說一句話,我們要一百年之後才聽得到,那還開甚麼會?」
  康維說著,肆無忌憚地哈哈笑了起來,但是他隨即覺出,那是在譏笑地球人的落後,所以止住了笑聲,現出了歉意。原振俠對這種情形,早已習慣,他問:「會派小飛船來接我的……是甚麼星體?他們的大飛船,離這裡有多遠?也以光年計?」
  康維很認真地想了一會,才道:「不知道,我的記憶庫中,資料極少,他們說他們的星體,離愛神星近,那是在銀河系的邊緣了……我所知的資料是這個星體上的人,自從參加過一次星際協議之後,並未和其他星體有任何來住,他人要求相會,也被拒絕,所以被歸入十分怪僻的一類,行為也可能怪異!」
  原振俠一昂首:「為了能和瑪仙通音訊,我不怕和他們打交道!」
  康維道:「可以假設他們對你沒有惡意,因為邀請是他們主動提出的。而且,他們肯參加會議,證明宇宙殺手的被禁錮,他們也感到高興。」
  原振俠點頭:「我根本不會去妨礙他們甚麼!」
  康維苦笑了一下:「我本來想警告你小心一些總不會錯,可是,他們如果要對付你,小心又有甚麼用?還是坦誠相見的好,值得注意的是,他們可能已掌握了直接知道你思想活動的能力。』
  原振俠道:「謝謝你提醒我,還有,他們所說的檢查是怎麼一回事。」
  康維皺眉:「這項常規雖然早已設立,但一般來說,也很少使用,他們一上來就提出,可能是他們未曾和地球人有過直接的接觸。」
  柳絮駭然:「那……會是甚麼樣的檢查?」
  康維笑:「這倒可以放心,他們就算把原切成了十七八塊,也一定有方法復原的。」
  原振俠也乾笑了幾聲,面對不可測的外星人,心中雖有點惴惴不安,但想起了瑪仙,立時勇氣百倍。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