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07


  目標相同合作行動

  兩人坐了下來,燕艷忙著招待她們,兩人一起搖頭:「都不是!」
  卡婭補充道:「因為一件事,我們兩人的目標相同,既然目標相同,自然可以合作。」
  羅開高興地笑著,他和黛娜,和卡婭,都有一段難忘的情緣,而且,他知道這段情緣還在持續著,見到她們突然出現,自然高興。
  黛娜美目流轉,向著卡婭:「你看,他一點好奇心也沒有,竟然不問我們合作要進行的是什麼事?」
  羅開笑道:「你們都是有高職銜的情報官,為國家利益進行活動,和我這個平民,又有什麼關係?倒是你們怎知道我在這裡的,與我切身利益有關,非問上一問不可。」
  黛娜的神情有點幽怨:「你忘記了你給我一個緊急情形下可以聯絡到你的所在的電話?」
  卡婭也翹著她誘人的嘴唇:「我以為這個電話,只有我一個人才有的!」
  羅開的確有這樣一個秘密的聯絡電話,那個電話聯接著一副十分精良的儀器,羅開把自己的行蹤,對著電話說了,他的話就會被記錄下來,別人打這個電話給他,要留言給他,也會有錄音。這使得羅開不論身處何地,只要是有電話之處,就可以和人聯絡。
  他到開羅之初,曾打了一個電話回去,但只說他在開羅,未言及其他,然後,他再也沒有打過這個電話去看看有什麼人找他。
  這個秘密電話的號碼,他告訴過黛娜,也告訴過卡婭,但真的只有她們兩人,連燕艷也不知道。而此際,黛娜和卡婭,都大有抱怨之意,羅開想要解釋也無從解釋起,只好含糊地一笑:「哦,對,你們知道我在開羅,要把我找出來,自然不是什麼難事了。」
  卡婭抿嘴一笑:「也找了足足一個星期,在第四天遇上黛娜的──」
  羅開「哈」地一聲:「原來你們共同要進行的事,就是找我?」
  黛娜一撇嘴:「看你這個人,自大到了什麼程度!」
  羅開知道,自己和黛娜共結情緣最早,而如今的情景,多少會令她的心中有點不快,雖然她在外表上裝著若無其事,但是在言語之中,還是難免自然流露。
  女人,始終是女人!

  十六、一雙美女早有默契

  羅開舉起雙手,做投降狀:「好,算我猜錯了。對,我該有好奇心,請問是什麼事使兩位合作的?」
  在他們三人的交談之中,燕艷始終只是帶著甜蜜的微笑望著他們,一個字也未曾插言,燕艷的性格自然是極其柔順的,她的這種柔順,地球上只怕沒有一個女性可以做得到──因為她根本不是地球上的女性。
  因為燕艷不屬於地球,而在她原本生活的星球上,像燕艷那樣的美女,地位極低,比地球上的女奴地位更低,那自然而然,使得燕艷有說不出來的柔順。
  卡婭和黛娜這時,也感到了燕艷這特出的一點,不過她們並沒有表示什麼意見。卡婭道:「我們最近損失了一批國防機密文件,和相當數量的武器。」
  黛娜也道:「我們的情形相彷,而且還有大量毒品,經由新的運毒線路在流通。」
  羅開仍然不明白。卡婭道:「所有東西方國家,不應該失蹤而失去的東西,都在一個交易會中,被列為交易的物品。」
  羅開「啊」地一聲:「非常物品交易會!」
  卡婭道:「經過初步調查,不知道交易會的主持人是誰,是知道每次的交易額,接近一百億英鎊。」
  黛娜悶哼一聲:「比英國一年的國防預算還多。」
  羅開在她們兩人的中間,一手摟著一個,笑著:「我看不出事情和我有什麼關係。」
  黛娜和卡婭都似笑非笑地望定了他,那使得羅開的心中,有點歉疚,兩個美人兒,都曾和他那樣親熱過,和她們在一起的那些旖旎風光,迅速地注上心頭,那使得他心軟,歎了一聲:「好了,要我做什麼?」
  卡婭和黛娜異口同聲:「把這個交易會的幕後主持人找出來,告訴我!」
  羅開吸了一口氣:「如果以我們的力量都找不出來的話,我──」
  黛娜揚了揚眉:「別推托,鷹,官方的調查,會受到很大的阻力,尤其是當要調查的對象,有可能和官方有各種各樣勾結的時候。」
  卡婭調皮地用手指按向羅開的鼻尖:「而你,鷹,不但神通廣大,而且我們知道,近來你正和這個交易會作某種程度的接觸。」
  羅開苦笑了一下:「這世上,好像再也沒有個人秘密這回事了。」
  卡婭和黛娜一起笑了起來,齊聲道:「本來就是!」
  她們在這樣說的時候,互相交換了一下眼色,又同時咬了咬下唇,妙目注定了羅開,一副想說什麼,但是卻又說不出來的樣子。

  羅開猜到她們身份

  羅開看到了她們的這種神情,不禁怦然心動。羅開心動是兩方面的,一方面,是這時這兩個體態截然不同的美女,她們的那種神情,實在是撩人之極,任何男性都可以知道,當女性有這種神態的時候,正是她們心中十分需要男性在生理上加以慰藉的表示。而這樣的挑逗,也沒有任何男性可以抗拒。
  而羅開陡然之間心動的另一個原因是,看到她們這種交換眼色的神情,分明是兩人之間,早已有了某種默契。這種默契已經深刻得不必通過言語,只要交換一下眼神,就可以知道對方心意的地步。
  這就使羅開的心中大起疑惑。
  如果眼前是兩個普通的美女,羅開也不會起疑心,可是如今,有那樣默契的兩個人,一個是卡婭,一個是黛娜,是世界上兩股敵對相反的強勢的情報機構的重要人員!
  以她們敵對的身份而論,在一起出現,已經是十分難以理解的事情了,何況還能有那麼深的默契!
  羅開的思路,何等縝密,他這時立即想到的是:這兩個人的合作,絕不止一起來找他幫忙那麼簡單;她們也不是來到了開羅之後才相遇的。
  羅開一面迅速地轉著念,但表面上一點也沒有顯露出什麼來。
  就在這時,他左邊耳際,響起了黛娜甜膩得叫人心跳的聲音,右邊耳際,傳來了卡婭嬌脆得令人窒息的聲音,兩人講的都是同樣的一句話:「我需要你!」
  這是一句有雙重意義的話,可以說,在調查「非常物品交易會」幕後主持人這一點上,她們需要他,也可以說,她們的身體需要他。
  而在羅開聽到這兩句話的同時,感到兩邊都有灼熱的,軟馥的女性胴體緊貼向他,照情形看來,顯然後者的意思更加濃厚。
  這時,燕艷憑她女性的敏感,也看出卡婭和黛娜真正需要的是什麼了,她雖然不是地球上的女性,但敏感程度則並無不同,她嫣然笑著:「對不起,我在研究所還有工作,要失陪了。」
  她說著,就走了開去。卡婭和黛娜急速地喘息起來,兩人一起膩聲叫著:「鷹!」
  單是那一下膩聲的呼叫,已足以令人沉醉。羅開轉向右,嬌小的卡婭仰起頭來,羅開吻著她嬌美的紅唇,黛娜則在這時,輕咬著羅開的耳垂。
  就在那一剎間,羅開心中的疑惑,升到了頂點,也陡然突破:他明白了!
  兩個應該是敵對的人,非但相互之間有那麼深的默契,而且現在甚至在應付同一個男人的行動方面,有這樣的配合。
  這說明了什麼?這只說明了一點,說明她們兩人根本不是敵對的。
  別說兩個敵對的女人,就是兩個陌生的女人,也不可能同時毫無忸怩地應付一個男人。那雙妙人兒是雙胞胎,卡婭和黛娜又是什麼?
  唯一的可能是,她們早就有著共同的目標,早就有了默契。
  羅開一面發出「嗯嗯」的聲響,左擁右抱地享受著溫柔,一面心中已然雪亮:這兩個人有一個共同的身份,她們一早已參加了一個同一的組織。
  她們同是那麼出色的美女,又有那麼高的地位,和那麼強的能力,她們參加的是什麼組織,實在再容易猜到不過:蜂后王國!
  卡婭和黛娜,早就是蜂后王國的成員;不但是,而且地位一定極高。
  這時,她們的任務,自然是奉了蜂后之命而來的。
  羅開一想到這裡,身子不由自主震動了幾下,不過卡婭和黛娜都沒有在意,因為這時,她們正在親吻著羅開的敏感部份,身子發顫,是正常的反應。
  羅開已瞭解了她們的另一重身份之後,他心中對兩人的歉疚,自然而然消失。他有點粗魯地拉住了兩人的頭髮,令兩人的俏臉,仰對著他,然後,再用力向下拉,使兩人不由自主跪了下來。
  兩個美女都知道羅開要她們幹什麼,羅開也不由自主,發出了原始的、野性的呼叫聲來。

  跟蹤者原是安歌人

  一直到夕陽的金黃色的餘暉,映進了屋子,照在羅開、卡婭和黛娜的身子上,癱在地上至少有半小時沒有動作的三個人,才各自挪動了一下身子。黛娜翻了一個身,渾圓高聳的臀部,沐浴在金色的陽光之中,看來令人奪目。她對著羅開,長長呼了一口氣:「你一定能查到什麼的,嗯?」
  卡婭也轉過身來,同樣地用一雙妙目望定了羅開。
  羅開的腦中,其實還是一片渾噩模糊,剛才那一段時間是怎樣在瘋狂的歡愉中度過的,他只怕需要很長時間來慢慢回味才行。
  他含糊地答應著:「當然,一定可以查出結果來的,可是得按照我的方式進行。」他頓了一頓:「我的方式,就是我獨自行動,不需要你們的幫助。」
  卡婭和黛娜,這時又互望了一眼,交換了一個眼色,然後同時點了點頭。
  這使羅開更肯定自己的推測是事實,他伸手在兩人的腰際,輕輕拍了兩人,然後一挺身,一個彈跳,已經站立了起來。
  卡婭和黛娜同聲讚歎,強壯的男人,總是令女人心折的,而羅開挺立在那裡的身形,那麼挺拔強壯,簡直如同文藝復興時期的雕像一樣。而且,他不但有那麼強健的身體,還有那麼超人的頭腦!
  羅開緩緩轉過身來:「給我時間──我不喜歡你們一直跟在我的後面,一有結果,我會和你們聯絡。」
  卡婭和黛娜都高興地點著頭,羅開心中想:看來,蜂后的野心,不止要一座古神廟那麼簡單,她還想把每年交易額超過一百億英鎊的交易會搶過來。
  一想到這裡,羅開不由自主,陡地吸了一口氣,那使得他的身形看來更是壯健,卡婭和黛娜仰望著他,不由自主,一邊一個,像女奴一樣,緊抱住他的小腿。
  卡婭和黛娜離去之後沒有多久,羅開也離開了那屋子。他留了一張字條給燕艷。在他離開屋子之後十五分鐘,他就已經擺脫了三個跟蹤者。
  他肯定跟蹤者全是來自蜂后王國,那使得他十分厭煩,當他又發現了第四個跟蹤者的時候,他逕自走向跟蹤者,跟蹤者化裝成一個半禿頂的中年人,他一伸手,抓住了那人的衣襟,可是還沒有出聲,那人就以甜膩得化不開的聲音道:「鷹,別太粗魯!」
  羅開陡然吸了一口氣,這種聲音,是安歌人特有的。安歌人和他有約,蜂后並不知道,那麼,派給她跟蹤任務,自也不足為怪,這真是十分有趣的事情,羅開連忙鬆開了手。

  十七、答應替蜂后辦事

  羅開在鬆開了手之後,問:「還有沒有跟蹤者?」
  安歌人搖了搖頭:「沒有了。」
  羅開笑著:「好,歡迎跟蹤。」
  他轉身向前走,到了機場,和安歌人一起上了機。在機上,他舒服地喝著酒,讓自己徹底鬆弛下來,十分舒服地睡了一覺──在確知不會有任何意外的情形之下,羅開一定盡量爭取休息,因為他知道休息對於一個從事冒險生活者的重要性。
  飛機在新加坡巨大的機場上降落之後,羅開故意拖延了一些時刻才離開,他和安歌人,也只在分開的時候,互相像是不經意地望了一眼。
  羅開估計安歌人已到了那個地址之後半小時,他才到達。才輕輕按了一下門鈴,門就打了開來,安歌人身上披著絲織的長袍,全身散發著浴後的清香,一下子就投入了羅開的懷抱,把臉埋在羅開的胸前,幽幽地道:「這是我一生之中,最難熬的旅程。」
  羅開把她的頭髮攏向後,雙手捧住了她的俏臉,他的神情相當凝重,以致安歌人現出驚訝的神情來。
  羅開道:「蜂后還價一億英鎊。」
  安歌人吸了一口氣,她柔軟的胸脯貼向羅開的胸膛:「你的意見呢?」
  羅開道:「接受。趁早了結這件事,不然你的處境,極其危險,蜂后比我想像中要難對付的多。你的行為如果給她知道了──」
  羅開還沒有說下去,安歌人就俏臉失色,不由自主打了一個寒顫,嬌聲道:「別說了,我怕。」
  羅開苦笑了一下:「又偷吃禁果又害怕,你是一個典型的壞女孩。」
  安歌人偎依在羅開的懷中,柔順貼伏,一如小貓一樣。她全身是那麼柔軟,所以當她偎在人懷之際,似乎每一寸肌膚,都可以和對方緊貼著一樣。
  羅開道:「你可以不必親自出面,托『非常物品交易會』進行,我做為買方代表,我相信交易會方面靠得住,你會收到你扣除佣金之後應得的一份。」
  安歌人膩聲道:「是,主人。」
  羅開托起了她的下頦來:「我願意做為蜂后王國的代表,這一點,要請你通知蜂后,你是跟蹤我的人,你可以說,我識破了你,厭煩了和蜂后王國的糾纏不清,所以決定只替王國辦一件事,交易完成,各不相干。」
  羅開一面說著,安歌人一面點頭,等到羅開說完,她美目流盼,聲音濃甜得化不開:「你會不會厭倦我對你的糾纏?」

  進行一宗巨額交易

  羅開沒有說什麼,以行動代替了回答,他抄起安歌人的腿彎,把她抱了起來,安歌人一雙腴白的手臂,緊緊纏住了羅開,羅開抱著她,來到了一張造形奇特的椅子之前,才將她放了下來。
  那張椅子的曲線,使得安歌人仰躺上去之後,把她一身誘人的曲線,表露無遺。
  羅開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安歌人伸手輕輕一拉,絲袍中間分開,自她的身上滑下,然後,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現出甜蜜無比的笑容來。
  三天之後,羅開踏進了紐約的一幢摩天大廈。這一類的大廈,在紐約不知有多少,利用這樣的大廈來進行最後的交易,的確是一個十分聰明的辦法。
  羅開的身邊,有張面額一億英鎊的瑞士銀行不具抬頭的銀行支票,這種支票可以存入任何人的瑞士銀行的密碼戶口之中,受到永久中立國瑞士的法律保護,絕對機密。本票是安歌人交給羅開的。
  羅開的計劃很順利,當安歌人向蜂后報告,說羅開終於肯答應代表蜂后王國,去購買有關古蛇神廟的一切資料之際,蜂后十分高興,甚至親自打電話向羅開致謝,羅開在電話中故作驚訝:「你真神通廣大,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然後,羅開在安歌人處收到了本票,也知道了最後交易地點,所以他來到了紐約的那幢大廈。
  當電梯在七十三樓停下,他在七三○五室門外站定,叩門,開門的是一個相貌普通的女郎,一開門就道:「三十七項物品買主?你真準時,請進。」
  「非常物品交易會」的買主和賣主之間,根本不必互相知道身份,交易會也不問買主和賣主的身份,只要收到的銀行本票是確實可以兌現的就成。
  羅開這次會進行這樣的行動,一方面是由於知道安歌人的處境十分危險,如果蜂后知道了她在玩弄組織,自然非遭殃不可。二方面,就算卡婭和黛娜,沒有委託他弄清交易會幕後主持人的底細,他自己也很有興趣知道是什麼樣的一個集團,能有這樣神通廣大的能耐。
  而要知道底蘊,最好的方法,自然是主動和交易會進行交易。
  這時,羅開放眼看去,心中不禁有點驚訝,因為這裡看來,只是十分普通的辦公室,和那艘大郵輪上那種超乎現實的豪華,簡直無法比擬。
  那女郎帶著羅開,進入了一間單獨的辦公室,裡面的一切,也十分普通,一個中年人自桌子後站了起來,熱情地和羅開握手,那中年人看起來,也只像是一個普通的小商人。
  羅開在那中年人的對面坐了下來,那女郎退了出去,中年人雙手交叉,道:「先生,你的交易額是一億英鎊。交易項目是第三十七項?」
  羅開沒有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就把那張銀行本票取了出來,推向那中年人的面前,中年人看了一看,就抬起頭來:「三十七項交易項目的物品比較簡單,你可以現在就帶走。」
  他說著,就在他座位之旁,提起了一隻普通的公事包來,推向羅開。
  羅開吸了一口氣:「我可以打開來看看?」
  中年人道:「當然可以。」
  羅開打開了公事包,裡面是許多文件和圖片,一時之間也無法細看,只是看到有不少文件上,都蓋有荷蘭國家檔案局絕對機密文件的字樣,所有的文件,看來全是複印本,而不是原件。
  羅開在略微翻閱的時候,那中年人道:「如果閣下覺得物品和洽談時所知的資料有出入,我們會負責安排雙方的再見面。」
  羅開合上了箱蓋:「暫時不知道是不是有問題,如果發現有問題的話──」
  那中年人取出一張名片來,遞給羅開:「只要和我聯絡就行,我有二十四小時的秘書服務。」

  打探消息一無所獲

  羅開看著卡片上的銜頭,是「交易經紀人」,那是沒有意義的事,但這個中年人,一定是「非常物品交易會」的一個成員,那是可以肯定的了。
  他看看名片上的名字:「霍廷先生,我有一批物品,也想要托你們出售。」
  那個叫霍廷的中年人道:「歡迎之至,我們有很多買家,出得起好價錢,如果是熱門貨,可以個別通知有興趣的買家,如果是冷門的貨色,那只好等待一年一度的交易會上成交。」
  羅開做出猶豫的神情來,又故意四面打量著這辦公室,然後才遲疑道:「這是一筆大交易──」
  霍廷像是明白羅開的意思一樣,微笑著:「閣下不是才在這裡完成一筆大交易的嗎?」
  羅開道:「是!是!我的意思是,能不能安排一下,嗯,對不起,我的意思是更高級的人員?」
  霍廷呵呵笑了起來,一點也沒有生氣的樣子,顯然這個相貌普通的中年人,絕不是一個容易對付的人物:「不管是什麼物品交易,我都可以負責安排,沒有所謂更高級的人物。」
  羅開「哦」地一聲:「等我考慮一下。」
  霍廷擺了擺手:「悉聽尊便,歡迎隨時和我聯絡。」
  羅開提起手提箱,站了起來,他此行,對於交易會的幕後主持人的一切一無所獲,未免有點不甘心,所以當他來到門口,又轉過身來,對非常客氣,也送他來到門口的霍廷道:「請原諒我的好奇,這個交易會──」
  霍廷不等他講完,就打斷了他的話頭:「先生,我不能滿足你的好奇,只能替你安排交易。」
  羅開知道再問下去,也不會有結果,要探索底細,只有再循別的途徑進行。所以,他只是聳了聳肩,沒有再說什麼。
  從他離開了那幢大廈之後,心中暗忖,就算是聯邦調查局,派人假裝買家或賣家,也真是無從下手,交易會的豪華場面在公海進行,真正的交收一切又在這樣普通的場合。而且,交易的過程,一點違法的地方都沒有,「交易經紀人」只要按照他的佣金所得繳稅就可以了。
  走在行人繁忙的紐約街頭,羅開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覺得事情進行起來,要比想像中困難得多,幸而他自覺,和蜂后王國之間的糾葛,可以告一段落了。
  然而,羅開高興得太早了。
  當天,他把那箱資料交給了安歌人──那箱資料,本來就是安歌人的,現在,她賣給了蜂后王國──由安歌人轉交給蜂后。
  他和安歌人在紐約的豪華大酒店中,度過了快樂的一晚。第二天一早,安歌人帶著資料離去,中午,羅開也腳步輕鬆地到達了機場,他留字條給燕艷的時候,說明最短時間就可以去看她,現在,他正準備遵守他的諾言。
  不到二十四小時,他已經踏進了他在開羅的屋子,燕艷張開雙臂,用她香軟的身軀歡迎他,同時道:「你有一個朋友,半小時之前來到,堅持要等你,等到你出現為止。」

  ------------------
  文學殿堂 掃瞄校對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