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五章  黃堂調查之後發現的怪事


  我聽得黃堂這樣說,也不禁愕然,他十分踏實、生性並不誇張,而這時,他的話卻十分誇張,他不說「世界上最怪的怪事」,而說「字宙中最怪的怪事」,真是不尋常之至。
  白素也熟知黃堂性格,所以她的感覺和我完全一樣。
  白奇偉和黃堂只是初識,聞言「哼」地一聲:「宇宙間最怪的怪事,已經叫我遇上了,你不論遇到什麼,至多只是第二奇怪。」
  黃堂自然沒有和他在「排名」問題上糾纏,他看到几上有酒,拿起酒瓶來就喝了一大口,然後,坐了下來,又站了起來,坐立不安,把在旁邊的人,都弄得心緒繚亂。
  他又站了起來之後,才道:「昨天的那場大火,應該是……不,不是應該是,事實上是三十年之前發生的,你們信不信?」
  他既然一開始就說有「宇宙間最怪的怪事」,聽的人,自然也有了心理準備,準備聽到怪誕不過的事。可是他說了出來,聽的人還是無法明白,或者說,無法接受。所以一時之間,當他睜大了眼睛,想觀察我們的反應。我們三個人,全一樣:一副莫名其妙的種情,不知道他講什麼。
  我最先開口:「請你說明白一點。」
  黃堂道:「那場大火發生的時間,應該是三十年之前,精確地說,是二十九年十個月零二十天前。」
  我只好笑道:「我還是不明白。」
  黃堂提著一支公事包進來,這時,他又喝了一口酒,打開公事包,取出了一些影印的文件來,把其中一張,放在我們面前,道:「請注意報紙的日期。」
  報紙的日期,接近三十年之前,影印的是一頁社會新聞版,記載著一宗火災,一看報紙,我就明白了,報上有著照片,有屋子失火之前,也有烈焰沖天時的照片,地址和屋子,一看就可以知道,那地方就是米端的蠟像館。
  這就是黃堂口中的「怪事」?白素修養比較好,我和白奇偉沒有什麼好脾氣,一明白了是什麼一回事,忍不住哈哈大笑,白素雖然未曾笑出聲來,但也口角帶著微笑。
  黃堂卻冷笑了一聲:「我知道你們心中在想些什麼。三十年前的一場火,燒了這幢屋子,到有什麼怪的?後來,又造起來了一幢一樣的房子,再次失火,是不是?」
  白奇偉「哈」地一聲:「除了是這樣之外,我看不出還能想到什麼地方去。」
  黃堂吞了一口口水:「我查這建築物的業主是誰,才查到三十年前火災的記錄。查到了火災記錄,自然再查何時重建,可是怪事來了,三十年來,全然沒有重建這幢建築物的記錄。」
  我們三人都不出聲,沒有記錄,並不等於沒有重建。事實明明白白放在那裡,有這樣一幢建築物,被改作了蠟像館,昨夜,又被大火焚燬。
  黃堂繼續道:「沒有記錄,不等於沒有重建,是不是?我再查下去,查到了業主,業主姓李,有兩子一女,早已移民到了外國。事業十分成功,老業上早已死了,那屋子三十年前起火時,是一幢空屋子,火災發生,業主的代理律師曾寫信去徵詢那兩子一女的意見,三個人意見不一,有的要把土地賣掉,有的不肯,一直沒法取得協議,而產權又是他們三人所共有,非三人一致同意,不能作任何處理,所以,空地也沒有清理,用高高的圍板圍起來。」
  黃堂一口氣說到這裡,才停了下來,等我們的反應。這次竟然是白素先開口:「你是說,自上次火災之後,那地方一直役有任何建築物?」
  黃堂用力點著頭,我和白奇偉又想笑,但白素接著又開口,她的措詞,真是客氣之極:「黃先主,好像有點不合理,這幢建築物,明明存在著,你雖然未曾看到過它,但是也看到了它才被火焚燒燬掉的情形。」
  黃堂吸了一口氣:「怪就怪在這裡,我這個結論,自然太古怪,於是,又去訪問了一些在那附近居住的人。」
  黃堂繼續道:「一共訪問了五十個,每一個人的答案,幾乎全一樣。」
  白奇偉道:「別告訴我們那些人說,從來也沒見過那幢建築物。」
  黃堂道:「不是,他們的回答……他們沒有理由說謊,而且就算說謊,也不可能這樣眾口一詞,可知他們說的一定是事實……」
  我忍不住叫了起來:「那些人究竟怎麼說,你先複述出來,別忙作分析。」
  黃堂還是補充了一句:「我們訪問的人,都撿年紀比較大的,在附近住得久的,有兩個,還記得當年的那場火災。他們也都知道,火災之後,廢址用圍板圍起來,一直沒有人理會,他們也記不得是哪一天,圍板拆除了,建築物重又出現。」
  我哼了一聲:「這有點說不過去吧,忽然多了一幢屋子,竟不知是什麼時候多出來的?」
  黃堂道:「那屋子的地形,你們也知道,離最近的屋子也相當遠,地點又僻靜,經過的人並不多。大都市,人人都生活忙碌,也不愛理人閒事,自然不會多加注意。」
  我們三人都不出聲,黃堂又道:「而且那屋子只是一幢平房,現代建築技術,造起屋子來速度極快,連高樓大廈都可以在不知不覺間一幢幢造起來,十天半個月沒經過那地方,忽然又有了房子,自然也不會引起太大的注意。」
  我搖頭道:「這種解釋,牽強得很,幾乎不能成立。大都市的人對身邊的事不關心,那是事實,但也不能到這種程度。」
  白奇偉笑了一下:「黃先生,你剛才說屋子從來未曾重建過,現在又竭力想證明有這幢屋子的存在,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黃堂緩緩搖頭:「屋子一直存在,三十年前未曾失火之前,一直在。」
  我又有點莫名其妙:「什麼意思?火燒之後就沒有了,再出現,一定是重造的。」
  黃堂又深深吸了一口氣,忽然轉了一個話題,並且作了一個手勢,叫我們別打斷他的話:「訪問者的回答,正如衛斯理所說,就算經過假設,也牽強得很,幾乎不能成立,我自然要再查問下去……深入調查,問題越來越多,根本沒有人見到屋子重建的情形,也沒有任何建築公司承建過屋子,也沒有任何部門批准過重建圖樣……屋子是突然出現的,不多久,就變成了一家並不受人注意的蠟像館。」我們三人互望著,仍然不是很明白黃堂究竟想表達些什麼。黃堂道:「這實在使我想不通,忽然之間多了一幢屋子,雖然說在私人產權的上地上,但竟然完全沒有人對之發生懷疑,似乎順理成章,應該在那裡,這不是十分古怪嗎?委託律師行也說,三個共同業主從來未曾和他們聯絡過。」
  黃堂所說的事,漸漸有點趣味,的而且確,十分怪異,但是如果承認了屋子是在很短時間內偷愉蓋起來的,也就一點都不怪!
  雖然作這樣的假設,也不是很合理,蓋一幢屋子,又不是搭積木,怎麼可能一點也不給人知道?就是米端——假設蓋屋子的是他,看中這地空了很久,也瞭解到這塊地有產權糾纏,至少在一個時期之中,不會有人管。所以他就私自在這塊空地上造起房子未,他也無法令所有造房子的記錄消失的。
  我道:「你有什麼樣的假設呢?」
  黃堂的口唇掀動了幾下,卻又沒有出聲,過了片刻,他才道:「我確然有一個設想,這設想……是我訪問的一個老人所說的話引起的……這位老先生已經六十歲,精神還十分好,在附近居住了將近四十年。」
  他的神情十分嚴肅,所以雖然他說得大囉嗦,我們還是耐心聽著,並不去打斷他的話頭。
  黃堂繼續說:「那幢屋子,他開始在附近居住的時候,已經在了,他對之也有一定的印象,後來,屋子失火,他從頭到尾看著那屋子毀於火災,印水也十分深刻,屋子失火邢年,他是中年人,自然有足夠的智力,留下深刻的印象。」
  我們仍然維持著耐心,而且知道他說得如此詳盡,一定有道理。有許多事,確然而要原原本本,從頭說起。不然,事後有不明之處,解釋起來,更加麻煩。
  黃堂停了一停:「遇了這樣的一個人,我自然要好好詳細問一問,他說在一個月,還是不到一個月之前,經過那地方,還看到圍板在,再一次經過,就看到出現了那幢屋子。」
  我插了一句口:「那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黃堂答:「大約半年之前!」
  大約半年之前,那也就是說,米端的蠟像館,開始至今,不過半年多,難怪知道的人不多。陳長青算是消息靈通,他早就去看過,還在我面前提過許多次。若不是我經過那地方,只怕我還不會去參觀。
  黃堂還在等我問問題,我作了一個請他繼續講下去的手勢。黃堂道:「他對我說了他乍一看到那幢屋子的感受,我記錄了下來,大家聽聽?」
  我們一起點頭,黃堂在公事包中,取出了一支小錄音機來,解釋著;「我們在路過交談,錄音不是很理想,可是還聽得清楚。」
  他說著,按下了錄音機的掣鈕,不一會,就聽到了一個老人的聲音,黃堂說這位老先生的精神好,那毫無疑問,因為不但聲音宏亮,而且說的話,條理分明,一點沒有夾纏不清。
  他的語調十分感慨:「我一看到忽然空地上有了屋子,立即蹲下來看。心想,現在蓋房子好快,上次經過的時候,明明還是主地,我停下來只看了眼,就可以肯定,房子完全是按照多年之前……大約是三十年之前被一場火燒掉之前的樣子重建,一模一樣,簡直是一模一樣。」
  黃堂插了一句:「完全一樣?就算照樣重建,也不可能完全一樣的啊。」
  老先生道:「是啊,可是在我的感覺上,真是一模一樣,我站在這房子之前,就像是時光忽然倒退三十年,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
  老先生講到這裡,黃堂按下了暫停掣,向我望了過來:「衛斯理,你進過那個蠟像館,你覺得那屋子,像是半年之前所建的嗎?」
  我想了一想,心中不禁慚愧,因為全然未曾留意。一進去,米端正在大發議論,注意力被他的話所吸引,接著,看到了那些陳列的人像,誰還會去注意屋子是新蓋的還是舊的?誰又知道以後會發生那麼多怪事?
  不過,模糊的印象,還是有的。新蓋的房子,總會在一段時間內,有一種特殊的氣味,而一切裝飾,自然也應該有新得令人注意之處,可是蠟像館中,一點這種跡象都沒有。
  所以,我想了一想:「當然我沒有留意,但是……沒有進入新屋子的感覺。」
  白奇偉揮了一下手:「黃先生,你想證明甚麼?那位老先生的話,也不像是能啟發甚麼。」
  黃堂點頭:「再談下去,有點啟發。」
  他令錄音機重新操作。
  於是,我們又聽到了黃堂和那位老先生的交談,先是黃堂問:「那一定是照足原來樣子造的?」
  老先生道:「真是像到足!我走過馬路去,看到門上掛著蠟像館的牌子,我對蠟像沒有甚麼興趣,所以並沒有進去看。從那次後,我又經過幾次,每次站在對馬路看著,都像是自己回到四十多歲,哈哈,你別笑我,老年人能有這樣的感覺,十分難得。」
  黃堂敷衍地回答著:「是,是!」
  老先生相當健談,主動地說下去:「所以,昨天晚上,我一聽到救火車的聲音,立即呆了一下,奇怪,當時我就想到,是那幢屋子失火了,因為多年之前,也是在晚上差不多時候,嗯……要早一個鐘頭的樣子,我也是在家裡聽到了救火車的聲音,出去看熱鬧的,那次,我幾乎看到了整場火從頭到尾的情形。」
  黃堂「嗯」地一聲:「你又去看……熱鬧了?」
  老先生有點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是的,你別笑,年紀老了,最喜歡湊熱鬧,我向那屋子走會,整幢屋子,已經烈焰飛騰,我還是站在對馬路,站在三十多年前看火的舊位置,所站的位置,一點也不差,才看了幾分鐘,我就呆往了……」
  老先生遲疑著沒有說下去,黃堂催了他幾次,他才道:「我不但感到時光倒流了,而且,感到昨晚那場火,和三十年前的那場火,一模一樣。」
  黃堂的聲音十分疑惑:「自然,由於房子的形狀是一樣的,所以你有這樣的感覺。」
  老先生急急分辯著:「不,不,我的意思是,火頭的形狀,火勢,完全一樣,就像有人把三十年前的那場火,拍成了電影,現在拿出來放映,在一個沖天而起的火頭之後,在濃煙中,一個屋頂坍下,火頭才一冒起,我就知道接下來會塌屋頂,果然,接下來屋頂就塌了,冒起的一芒濃煙,形狀很怪,三十年前我見過,現在又重現!」
  黃堂的聲音有點乾澀:「這不是很奇怪嗎?」
  老先生道:「是的,真怪,我還可以肯定,我昨晚趕去看,才一到的時候,是三十年前起火後一個多小時後的情形。」
  黃堂乾咳了一聲:「這真好,真像是又回到了三十年之前。」
  老先生大有同感:「是啊,是啊。」
  講話的紀錄,到這裡結束。
  我、白素、白奇偉三個人都不出聲,我們信我們三人,都模模糊糊地想到了一些甚麼,可是卻又說不上來,因為所想到的一些假設,實在太匪夷所思。
  黃堂深深吸了一口氣:「還有一點補充,消防隊的初步調查是說,火勢一開始就那麼猛烈,著火一定要有非常強烈的引火劑才行,可是調查下來,卻全然沒有任何引火劑被使用過的跡象。」
  白奇偉以手拍額:「天,你究竟想到了甚麼,直截了當說出來吧。」
  黃堂立時道:「好,我認為有人利用不可思議的力量,在玩超級魔術。」
  或許是由於事情本身大詭異,或許是由於黃堂所用的詞彙太奇怪,也或許是由於我們的理解力不夠,對於黃堂的這種說法,我們一時之間,都瞠目不知所對。過了好一會,白素才問:「那麼,照你看來,這套驚人的大魔術,名稱是甚麼呢?」
  黃堂像是早知有此一問,毫不猶豫,立時道:「這套魔術,可以稱之為『時空大轉移』。」
  白素在這樣問的時候,顯然已經想到了甚麼。而我和白奇偉,聽到了黃堂的回答後,才一起發出「啊」地一聲。
  我早已想到那些模糊的概念,也漸漸具體起來了。我急不可待地道:「時空大轉移,你是說……」
  雖然已經有了一點具體的概念,但是要有條理地講出來,還是十分困難。
  白素向我作了一個手勢,又指了指黃堂,意思是讓黃堂提出他的見解,我們再作討論。我點頭,不再說下去,三個人一起望定了黃堂,黃堂似是在發表一篇極重要的演說:「我的意思是,有一個人,在玩時空轉移的魔術。譬如說,他把時間推前了三十五年,那麼,已經是荒地的空地,就出現原來就存在的那幢屋子。」
  我們都不出聲,只是互望了一眼,證實了我們和黃堂所想到的一樣。
  黃堂繼續道:「他要令那幢房子,陡然之間,烈焰飛騰,也很容易,只要把時間移到那幢屋子在起火之後的一小時就可以了,那時,房子正在燃燒。」
  我門都同意黃堂所作的推測,十分完美,可是隨之而來的問題,實在太多,使得即使是作出了這個推測的黃堂,也不禁疑惑。
  而我在那一剎之間,想到的問題更多,我首先想到的是屋子中的那些人像。如果整幢屋子,是有人在玩「時空轉移」的「魔術」才存在,那麼,館中的那些人像,又是怎麼一回事?
  我陡然之間有了一個想法,這個想法,令我不由自主發顫。
  我想到的是劉巨的話,劉巨曾堅持,那些人像非但不是蠟像,也不是任何的塑像,而是真人!
  本來,那決無可能,但如果真有時空轉移這回事,幾百年前發生的事情通過時空和空間的轉移,就可以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出現!
  劉巨甚至在他的那柄小刀上,找到了另一個人的血,人是真,血是真的,一切看到的「陳列」,全是若干年之前,當時發生這種事的時候的真實情景!
  有這種可能嗎?有這種可能嗎?剎那之間,我在心中,問了自己千百次,卻無法有肯定的答案。
  在那段時間中,我們四個人全沉默,各人在想各人的。
  首先打破沉默的是白奇偉,他勉強地笑了一下:「讓我們現實一點好了好?」
  白素立即道:「大哥,別忘了你自己遇到的事,也全然無法從現實的角度來解釋。」
  黃堂眨了眨眼,有點不明白,因為他並不知道白奇偉有過甚麼怪遭遇。
  在這時候,我們自然無暇去為黃堂講述白奇偉的遭遇。
  白奇偉揮了揮手;「好,就算有人,掌握了能轉移時空的力量,請問,他令得那幢房子重新出現,有甚麼目的?」
  黃堂還沒有回答,我已經衝口而出:「他不能令那些情景在露天陳列,所以他才令屋子重現,目的是要把那些情景在屋中出現,好讓人看。」
  白奇偉的口音有點尖厲:「天,衛斯理,你不知道自己在說甚麼。」
  我也提高了聲音:「我知道,這個人既然有時空轉移的能力,他自然也就能把岳飛父子的遇難,把司馬遷受了宮刑之後的當時情形,出現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
  白奇偉簡直是在吼叫:「你仍然不知道你在說甚麼,劉巨不過認為那些人像是真人,可是你這樣說,那是說……那是說………」
  他可能是由於過度的震駭,所以說到了一半,再也說不下去。
  我的心中,這時也同樣感到震撼,不過我還是努力把我想的說了出來:「是的,我的意思是,我看到的,不但是真人,而且就是他們,我看到的岳飛,就是岳飛,我看到的袁崇煥,就是袁崇煥本人!」
  我和白奇偉之間的談活,兩個人不由自主,直著喉嚨叫嚷。所以,我的話一講完、沒有人立刻接口,就顯得格外靜。我也很為我剛才所說的話吃驚,甚至吃驚得耳際有一陣「嗡嗡」的聲響。
  過了好一會,我們才不約而同,齊齊吁了一口氣,黃堂道:「衛斯理,你的……設想……比我的推測,還要瘋狂得多。」
  我苦笑了一下:「我的假設,是在你假設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
  白奇偉喃喃地道:「瘋了,瘋了,我門四個人一定全瘋了,誰會有那樣的能力,隨意轉移時空?誰有那麼大的能力?」
  黃堂望著我:「這是衛斯理經常說的一句話:除了這個解釋之外,再無別的解釋時,那麼不論這個解釋是如何荒誕和不可接受,都必須承認這是唯一的解釋。」
  白奇偉斜瞥了我一下:」想不到還有人把你的話,當成了語錄來念。」
  我歎了一聲:「你不能找出這句話的不合理處。在這件事中,有人能有力量轉移時空,這是唯一的解釋。」
  白奇偉搖著頭:「你看到的真是岳飛等等的結論,我不能接受。」
  白素蹙著眉:「如果真是那樣,那個人……為甚麼要使那些人的苦難,無休無止地延遲?」
  我乍一聽得白素那樣說,還不明白那是甚麼意思,可是突然間,我明白了。
  譬如說,我看到被腰斬的方孝儒,他己接受了腰斬的大刑,可是他還沒有死,正在用手指醮著他自己的血寫字,當其時、他的苦痛,臻於極點,在那時刻之後的不久,他死了,痛苦自然也隨之而逝。
  可是,如果能有一種力量,使時空轉移、那麼、他是不是又要重新體現一次當時的痛苦?是不是當他被當作人像陳列時,他一直處於這樣痛苦中?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真是太殘酷了,那簡直是不可思議的,極刑中的極刑!
  如果形成這種情形的人是米端,那麼,他為甚麼要那樣做?
  我的思緒十分紊亂,不由自主,閉上了眼睛。當我閉上眼睛時,那些人像又在我的眼前重現,他們一定在極度苦痛之中,不然,不去使看到他們的人,感到那樣程度的震憾。
  劉巨畢竟是藝術大師,他的話有道理,他見到了那些人像,就十分肯定他說,世上決不會有如此之像的塑像,他甚至提出那些不是人像,可是真人的說法。
  米端為甚麼要忽然令得屋子起火呢?自然是不想有人知道他的秘密,可是他為甚麼又要公開展覽,他是甚麼人?他這樣做,有甚麼目的。
  我發現不能想下去。因為再想下去的話,完全陷入種種疑問的迷陣中!
  黃堂苦笑:「很高興我的設想,得到了各位的接受……」
  白奇偉立時道:「等一等,我可沒接受。」
  我道:「至少,你也無法反對。」
  白奇偉悶哼了一聲,沒有說甚麼,黃堂又道:「我還有一樣證據,準備各位不接受我的設想時,再提出來。」
  大家都向他望了過去,白奇偉道:「甚麼證據,提出來吧,你的假設,我還沒接受。」
  黃堂向他望了一眼:「那位老先生的話,啟發我這樣做,他說,他感到兩次大火,簡直一模一樣。我就想起,在火教熄之後,第一時間進入火場的消防員,會對災場拍攝照片,我就到消防局去一問,果然取得了一批照片,昨天晚上火救熄之後拍的。」
  他說著,又在公事包中,取出了一疊照片來。
  這時,我們都已知道他的證據是甚麼,都十分緊張,果然,他又道:「我再在消防局的檔案室中,找到了三十年前那場大火被救熄之後,當時第一時間進入災場的消防員所拍的照片……」
  他取出了另一疊,已經發了黃的照片來。
  黃堂然後道:「白先生不妨比較一下,這兩批照片拍攝的角度雖然不同,可是卻完全顯示出那是兩個一模一樣的災場。」
  我們一起湊過去,把所有的照片,一起在桌上攤了開來。的確,照片由兩批人拍攝,拍攝的角度不一樣,照片上看到的情景,有角度上的不同。但是新舊兩批照片,所展示的是同一個災場,這一點毫無疑問。
  若是有兩場不同的火,決不能在火熄之後,災場相類似到這種程度。
  這兩批照片,證明了只有一場火,這場火在三十年前發生,而在昨夜重現。
  那位老先生曾說他自己的觀感:就像有人把三十年前的那場大火拍攝了下來,現在又拿出來放映。不過,當然不大相同,昨夜的那場火、是真正的大火,使得劉巨葬身火窟。
  我立即想到,米端呢?如果米端有這種不可思議的時空轉移力量,他當然不會葬身火窟。
  他一定會安全離開,他現在,在甚麼地方?為甚麼當他見到我去參觀,有一種期待已久的興奮?他又曾對我說,日後有要我幫助之處,那又是什麼事?
  我又陷進了疑問的迷陣之中。
  白奇偉瞪著這些照片,目瞪口呆,過了好一會,才吞嚥了一口口水:「看來…我也得接受黃先生的假設,若是有人隨意能轉移時空……」
  我吸了一口氣:「我一直認為,中國傳說中的法術『五鬼搬運』,就是一種時間和空間轉移。」
  黃堂道:「我……我看……我們還是別再討論下去了!」
  我們向他望去,黃堂苦笑著:「劉巨是為了……有揭穿秘密的可能而喪失生命。」
  我剛才已想到過這一點,所以立時點頭,表示同意,劉巨的死亡,和米端(如果就是他!)的行為分不開,說米端放火燒死了劉巨,亦無不可,雖然他放火的方法如此不可思議,奇詭莫測。
  黃堂神情駭然:「我們現在所討論的,所作出的結論,已遠遠超過了劉巨所想揭發的……我想,我們極危險……而且全然無法預防!」
  白奇偉乾咳:「對,『五鬼搬運』事小,如果那傢伙,施展『五丁移山』這樣的大挪移法,忽然移了一座山,壓將下來,我們就永世不得超生。」
  看白奇偉的神態,他那一番話,倒也不全然是笑話。
  理論上來說,「五鬼搬運」是時空轉移,「五丁移山」自然也是。而事實上,掌握了這個能力的人,如果真的要對付我們,還真不必那麼大陣仗,把一座山移來,他只要隨便把一場戰爭中的那些滿天橫飛的子彈,移幾顆來,我們不是一樣要中彈身亡?
  我的思緒紊亂,不受控制,所以會有這種荒謬的聯想。可是想法顯然荒唐,得出的結論,卻十分驚人,那結論是:掌握了時空轉移力量,具有無可抗拒的能力,簡直可以做到一切!單是他能把過去搬到現在,已經夠可怕,如果他能把未來搬到現在,那就加倍可怕。
  掌握了這樣能力的人,若是忽然胡作非為起來,試問有甚麼力量可以抵制?
  黃堂現出十分害怕的神情,我們也一樣,互望著,不知說甚麼才好。
  過了好一會,我才道:「見過米端的,不止我一個,看起來,他……不太像是甚麼有野心統治或毀滅人類的那一型混世魔王。」
  白奇偉苦笑了一下:「未必是他,或許,他也只是受利用的。」
  我也跟著苦笑:「那……怎麼辦,我們不能當作世界未日已來臨了。」
  黃堂雙手緊握著拳:「如果掌握了這種力量的人要胡鬧,那只要……只要……把多年前在廣島上空爆炸的原子彈,轉移到今天的華盛頓上空去……世界未日就不是幻想小說中的事,而是事實了。」
  他的話,令得我們都震動,我沉聲道:「我相信米端不會葬身在火窟之中,他曾說……會有事要我幫助,我們四個人的談話,我想沒有公開的必要。」
  黃堂忙道:「當然,非但不能公開,而且,最好不要讓第五個人知道。」
  我們大家都同意了黃堂的提議,這時,震撼員劇烈的時刻過去,頭腦比較冷靜,可以有條理地來討論一些實際問題。
  討論的焦點,集中在米端的身上。
  米端的身份,只可能有兩種:他要就是掌握了轉移時空力量的人,要就是和有這種力量的人有關,不論他真正的身份是甚麼,他一定是整件事中的關鍵人物。
  我在作這樣的結論,講出了自己的看法之後,自然而然地加了一句,指著白奇偉:「就像他所遭遇到的怪事,那個神秘的女人是關鍵人物。」
  -------------------------------------------
  掃瞄:Neil整理:飛龍閣http://longfei.cjb.net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