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回首頁
搖搖搖,搖到外婆橋

作者:倪匡
前言


  小孩子聽的兒歌也能成鬼故事的題裁!這就是倪匡厲害的地方。而且這個故事,不看到最後一行,還看不出是鬼故事呢!各位慢慢往下看吧!看完後,以後別小看孩子們講的話。

  她聽到身後有腳步聲,知道是他在接近她,心中自然而然有一種甜蜜的感覺,而且,高聳飽滿的胸脯上,也起了一種異樣的感覺,因為她知道他來到了她的身後之後,一定會有那個動作。她正在幫兩個孩子蓋被子,兩個孩子,一個四歲,一個三歲,睡在特別為孩子設計的雙層床上,孩子睡著了,替孩子蓋上被子,是做媽媽的她,每晚臨睡的必然工作,而她的丈夫,他,幾乎很少有例外,總會迫不及待地到她的身後,自她的身後環抱她,雙手一定向她的雙乳,令她有全身酥軟的感覺。
  結婚五年,生了兩個孩子,她的身形,比婚前更豐腴飽態成熟少婦的胴體,每每令她的丈大有發狂一樣的衝動。他最喜歡在她替兩個孩子整理被子的時候去擁抱她,他說你不知道,你垂著頭,頭髮披散開來,現出雪一樣白的一截後頸,再加在你身子一動,乳房就輕輕顫動,寶貝,這時不抱你,我會被火燒死!這番情話,她聽過不知多少遍了,可是總聽不厭,每次,當他身子貼上來,當他發燙的手按上了她的雙乳,而且緩慢地轉動,當他焦切的唇吻上她的後頸,舌尖在她髮際輕輕舐著的時候,她覺得整個身子都發酥,會往後倒,倒進他強有力的懷中,然後,仰起頭來,用她的唇,搜索他的唇。
  還好,一來他們在孩子的房間裡逗留得不會太久,二來孩子都睡得很沉,不然,他們那樣親熱,給孩子看到了,好像總有點不好解釋。她勉力想站直身,可是在熱吻之時,她的身子軟得完全不聽自己的指揮,她只是發出「唔唔」的聲音,暗示他把她抱出去。
  她是被半扶半抱著出孩子房的,他的雙手不肯離開她的身,她輕輕拉上門,就在只剩下一道門縫的時候,她和他聽到大女孩忽然叫著小男孩的名字,小男孩只回答了一聲。兩人都愣了一愣,她自然地挺直了身子,想再推開門,要孩子別再講話,快點睡覺,但是他卻拉住了她的手,在她耳際,用極地的聲音說「別驚動他們,聽聽孩子講什麼?」
  她立即表示同意,軟軟地靠著他的身子,他們聽到大女孩又叫了一聲,小男孩又答應了一聲,大女孩道:「明天要去探外婆了!」
  小男孩「嗯」了一聲,聲音中有十分濃厚的睡意,聽起來模模糊糊:「我喜歡外婆,媽常唱給我們聽,搖搖搖,搖到外婆橋,我也喜歡那座橋……。」
  大女孩的聲音相當興奮:「那座橋好高,為什麼每次都不讓我們走過去?橋上明明有好多人,是小孩子不准上橋嗎?」
  聽到這裡,他和她互望了一眼,雖然仍然在丈夫的懷中,可是剛才那種酥軟甜膩的感覺,都已一掃而空。他也一樣,兩人都在對方的神情中,看到了各自心中同樣的,極度的疑惑。他們不約而同一起伸手推開門,一起張口,想要說話,但是也不約而同,沒有發出聲音來。
  雖然是雙層床,但也不是很高,睡在上層的大女孩,和睡在下層的小男孩,一推開門就可以看到,兩個孩子睡得四平八穩,一動不動,小男孩的口唇在動,但那不是說話,只是孩子在熟睡時常有的動作。
  他們呆了一呆之後,輕輕來到了床前,他伸手推了大女孩一下,大女孩睡得很沉,沒有反應,聽說孩子如果是裝睡,雖然閉著眼睛,但是眼睫毛都會不住顫動,他仔細看了好一會,孩子是真正在熟睡!他吁了一口氣,四歲的女孩子,有什麼理由裝睡呢?
  可是,孩子如果真的在熟睡,又為什麼會說話?剛才明明清清楚楚聽到他們在說話,若是只有一個孩子在說還可以說是孩子在說夢話,可是明明是兩個孩子一起在說。這時,她也完成了對小男孩的檢視,可以肯定小男孩也在熟睡。兩人的神情訝異莫名,在孩子房中,又僵立了片刻,心中都有說不出的詭異感,然後,才互相握著手,向外走去,當他們互相握著手的時候,發覺雙方的手心中全是汗。
  他們走向門口,又輕輕拉上門,而就在門只關剩一道縫的時候,房間中,突然又傳出了大女孩叫小男孩的聲音和小男孩答應的聲音!上一次,他們聽到這種叫喚聲時,心中只感到有趣,佇立著,並不推開門,想聽聽大人不在的時候,兩個小孩說些什麼話。
  可是這一次,他們卻感到一股寒意,自頂至踵,像是從身體的每一根骨頭中心直冒出來,他們雙手緊緊地握著,沒有勇氣再去推門。
  小男孩的答應聲,仍然滿是睡意,大女孩的聲音聽來很清脆:「見了外婆,向外婆要什麼?」
  小男孩含含糊糊的道:「外婆叫我好寶寶,糖一包,餅一包……。」
  大女孩像是在自言自語:「我要叫外婆帶我過橋去玩,上次見外婆的時候,外婆說橋那邊很好玩,有許多許多新鮮的東西。」小男孩忽然嘰嘰咕咕笑起來:「我也要去,我也要去,外婆答應過,會帶我們去的!」
  他和她聽到這裡,身子已不由自主發起抖來,她看來已支持不住,他勉力提了一口氣,在又聽到大女孩在說「外婆一定會……。」的時候,一抬腳,還沒有用腳去踢,膝蓋已經「砰」地一聲,把門頂了開來。那一大聲響,足以把兩個熟睡中的孩子吵醒了,所以他們看到的情形是,大女孩和小男孩,都正坐起來,揉著眼,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他多半不知道他樣子有多難看,再加上他聲音也不由自主地提高,所以,他才喝了一句:「你們在胡說什麼?」
  兩個孩子都「哇」地一聲,哭了起來。她快走過去,把小男孩先抱起來,放在上層床上,然後,一把摟著兩個孩子,雖然她自己也在發抖,可是還是狠狠瞪了他一眼。
  他知道嚇著了孩子,沒有再說什麼,就退了出去,在門口,他聽得她在對孩子說「沒事,快睡覺,乖孩子,快睡覺!」接著,他又聽到她在唱唱慣了的催眠歌:「搖搖搖,搖到外婆橋,外婆叫我好寶寶……。」他突然感到了一陣莫名的厭惡和煩躁,回到了臥室,到他抽到第三支煙時,她才走進房間來,薄薄的睡衣叫汗沁得半透明,看來很誘人,可是他只是望著她。她在床邊坐了下來,過了好一會,她用發顫的聲音問:「明天……別去掃墓了,只怕…只怕……」他破例地粗聲粗氣:「怕什麼?」她沒有再說什麼,默然地躺了下來。
  好了,故事完了!不像鬼故事嘛。那有什麼鬼怪出現,但這真不像鬼故事嗎?如果留意那年清明,有一宗嚴重的車禍,一家人,大人兩夫婦輕傷,兩個分別是四歲和三歲的孩子當場死亡的新聞的話。各位看算不算是鬼故事呢!

  (完)

  書劍夢(http://wuxia.home.china.com)搜集整理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