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他心中十分焦急,恨不得立時飛到P城的機場,可是,當他快要駛近P城,在經過一條叉路口的時候,他突然看到有兩輛黑色房車,自叉路駛了出來,轉進了駛向P城的公路,就在他的車子的前面。那兩輛車子,是同一顏色,同一車型的。
  高翔的心中動了一動,那兩輛汽車,顯然是屬於一個團體的。若是一個人,私人擁有兩輛汽車的話,是絕不會同一型,同一色的。
  他當然絕不知道那兩輛車子是屬於什麼集團的,可是由於那兩輛車子是突然從斜路上切人的,離得他十分近,他看到車子在車尾部分,有兩組無線電的天線。
  這種由三根成為一組的天線,是供強力無線電訊號發射和接受用的,連警方也只不過擁有三輛這樣的車子,而且,前面的車子的天線,還經過偽裝,顯然是不願意被人發現的的,那麼,這兩輛車子,多多少少,是有一點古怪的了!
  高翔立即緊緊地跟在後面,他決定,除非那兩輛車子離開了駛向P城的公路,那麼他為了要事在身,自然不能繼續跟蹤,否則,他將一直跟下去。
  三輛車了在公路上急駛著,濃霧漸漸地散了,突然,高翔看到前面的一輛車子,後面的車門被打開,一個人直滾了出來。
  那個人一滾跌了出來,滾向路邊,立時躺住了一動也不動了,而那輛車子,卻突然加快了速度,以時速接近一百里的速度衝去!
  高翔的車子是租來的,那是一輛老爺車了,高翔立即知道自己是沒有法子追得上前面的車子了,他連忙停了車,跨出了車外,三兩個箭步,來到了那跌倒在路邊的人的身邊,那是一個身形相當高大的漢子,這時正攤手攤腳地躺在地上。
  他的氣息,十分微弱,高翔揭開了他的眼皮,他的眼珠是停頓不動的,那人顯然是受了極嚴重的打擊而昏了過去的。
  高翔在那人的身上略為搜了一下,他沒有發現什麼,高翔負起了那人,將那人拋進了車廂,放在車廂後面的那排座位之上。
  那個他是什麼人,高翔並不知道,但是由於他是從前面的車子中跌出來,而且還是昏了過去的,高翔便認定了人是一個受害者。
  高翔絕不是一個不精明的人,但是他這時,正急於趕到P城去,他準備到了P城,仍然將那人留在車廂中,而以電話通知P城的警方,來弄明白那人的身份。同時,高翔既然認定了那人是一個被害者,對於一個被害者,他不會過份提防的。
  他關好了車門,自己也進了車子,繼續前進、
  可是,他才駛出了小半里,後面便已傳來了一個冷冷的聲音,道:「謝謝你救了我,高翔先生,想不到居然會是你!」
  高翔的身子一震,待要轉過頭來。
  可是他身後的那人卻已然道:「別動,向前繼續駛去,你跟在我們的後面,那是你在自討苦吃,已經死了的高翔先生!」
  那人在高翔的身後令得高翔處在一個極其不利的地位,但是高翔還是滿不在乎道:「你憑什麼叫我不要動?我搜過你的身子,你身上沒有槍的。」
  「可是你未曾搜我的鞋跟,你可以在倒後鏡中看到我手中所握的槍的——它雖然小,但是卻足夠使子彈在你的後腦射進去,而在前腦穿出來。」
  高翔抬高了眼睛,他看到了,那傢伙手中握著的,是一柄只可以發射兩粒子彈的小手槍,這種小手槍實在是太像玩具了,但是它卻又是真可以殺人的。
  高翔苦笑著,道:「你們是誰?」
  「別多問。」那人簡單地回答。
  車子繼續向前駛著,不一會,便到了另一個叉路口上,高翔身後的那人命令道:「向右轉。」
  「我要到P城去,」高翔抗議,「有不能耽擱的急事!」
  「向右轉。」那人繼續道。
  高翔無可奈何地向右轉出,駛出了不久,他就看到前面停著兩輛黑色的車子,那正是剛才他要追蹤的那輛車子。
  高翔停下了車子,立時有三個大漢自路邊跳了出來,打開了車門,高翔在幾乎無法抗拒的情形之下,出了車廂。
  才一出車廂,高翔猛地一低頭,便向前撞了出去。他的頭部是如此沉重地撞中了其中一人的腹部,以致他清楚地聽到了空氣自那人口中逼出來的怪聲。
  但是,在撞中那人腹部的同時,高翔的背部和後腦,也都捱了重重的一下,那兩下打擊,使得他整個身子,仆倒在地。
  高翔連忙在地上打了一個滾,他右手撈住了一隻足踝,猛地一抖,一個人殺豬也似地叫著,重重地跌了下來,但高翔的後腦,又挨了一腳,
  那一腳,令得本來已可以一躍而起的高翔喪失了躍起身來的力道,他伏在地上喘著氣,只覺得眼前人影浮動,金星亂迸。
  接著,他聽到了一個冷冷地聲音,道:「高先生,在如今這樣的情形下,還想抵抗,那是再也愚蠢不過的事情了!」
  高翔勉力撐起上半身未,又過了好一會,才看清站在面前的是一個中年人,除了有兩個人蹲在地下之外,另外還有一個人圍在他的身邊。
  高翔的雙手,突然發力,他的身子,如同美洲豹一樣突然地彈了起來,向前撲去,但是他這一撲,卻再沒有撲中目的。
  他的腰際,又中了重重的一拳,那一拳,令得他的身子打橫直跌了出去,高翔在百忙之中回頭一看,看到打他的那人,額上有一塊紅斑。
  他沒有機會再動手和再出聲了,三個大漢擁了上來,他們的動作是如此之熟練,幾乎只在兩分鐘之內,他們已將高翔的口用膠布緊緊地封住,而他們又將高翔的手足用電線綁了起來。
  那中年人走近了兩步,笑道:「高先生、你將會有一個長途旅行——那不會是愉快的旅行,因為你將被當作貨物一樣地運到我們的國度中去,希望在到達了之後,你肯和我們合作,那麼,你將會有一個愉快的結果,你可以加入我們的工作?」
  高翔全然無法動彈,也無法出聲。
  那中年人「哈哈」一笑,道:「抬他進行李箱去。」
  「是——」兩個大漢答應著,將高翔抬了起來,放進一輛車子的行李箱中,將行李箱的蓋蓋好。
  那中年人轉過頭來,向臉有紅斑的人和另一個人道:「你們兩人,已經出了一次毛病,還失了一個人,在P城機場,你們可不能再出毛病了。」
  「是!」那兩人十分惶惑地回答。
  他們實在不能不惶恐,他們就是穆秀珍遇到的三個人中逃脫了的兩個,他們在逃脫之後,用無線電和他們的上司聯絡上了之後,再繼續到P城機場去的。
  「如果你們這次仍辦不好,」那中年人十分陰森地笑了笑,「那麼結果怎樣,我想你們兩個人,一定是非常瞭解的!」
  那兩個人面色發青,連聲道:「是!是!」
  「好,那你們就去,我們在這裡相候,你回程的時候經過岔路。我們會駛出來,和你們會合的,你們聽明白了麼?」
  「是,聽明了!」
  那兩人齊聲回答道,還互望了一眼。他們的心中,這時候其實正如同十五隻吊桶打水一樣:七上八下,他們絕無把握完成這次任務,因為他們已失去了那份瀉劑。
  但是他們卻不敢將這個情形向他們的上司但白,因為一講了出來,他們的命運便立即被決定,而如今,他們至少還可以去碰碰運氣。
  如果他們可以將電光衣從木蘭花的手中取回來的話,那麼事情便不會有什麼嚴重了。
  可是這兩個人的運氣,卻差到了極點!
  他們非但未曾在木蘭花的手中得到什麼,反而被木蘭花棄在那小湖邊上,他們的車子,也被木蘭花駕著走了。但是木蘭花卻也不知道,另外有一輛車子,在叉路口等著,是等著和那兩個人會合的,所以,當她駛過岔路,那輛車子跟在後面的時候,木蘭花還未曾在意,直到那車子緊隨不捨,她才知道事情有些不妥!
  ×××
  那特務頭子重複地道:「你答應了,我才說高翔在什麼地方,我給你高翔,你一定要放開我,你必須答應這一點!」
  木蘭花在突然之間,感到眼眶十分潤濕。
  高翔沒有死,而是落到了這幫特務的手中,如果能夠使高翔恢復自由,這代價對自己來說,不是太合算了麼?是以她連忙點頭道:「好!」
  一個大漢忙叫道:「中校,她的答應是靠不住的。」
  「混蛋東西,那你們要我怎麼樣?」
  那人提醒他,本是好意,可是卻捱了罵,自然不敢再出聲了。被稱為「中校」的特務頭子厲聲道:「快將高翔抬出來。」
  「是!」那三個人答應著,將高翔從行李箱中,抬了出來,又七手八腳地將高翔身上的電線和口中的膠布弄了開來:
  「高翔!」木蘭花一看到高翔,已忍不住叫了出來。
  那時候,木蘭花在外表上看來,雖然是一個中年婦人、但是高翔一出了行李箱,當他的眼睛已適應了光亮之後,他便立即認出那是木蘭花了!
  他口上的膠布一被除去便也叫道:「蘭花!」
  兩人在這一下叫聲之中,都不知蘊進了多少感情在內!
  高翔立時要向前衝來,但是他的背後卻有兩柄槍對住了他,同時,那兩人發聲警告:「站著,別動。」
  「你命令他們放開高翔!」木蘭花立即吩咐。
  「你先放開我!」
  「不,你命令你的手下離去,我自然會放開你的。」
  特務頭子吸了一口氣,道:「這樣我不是太吃虧了麼?」
  「我保證你生命安全,我一定會放開你的!」
  特務頭子道:「好,你們離開這裡,快!」
  那三個人遲疑了一下,並不移動身子。
  「快離開……」特務頭子怒吼著:「不服從命令的人,會有什麼結果,你們不知道麼?」
  那三個大漢狼狽地答應著,一齊退開了幾步,進了一輛車子,那特務頭子又叫道:「快,快遠遠地離開去,別留在這裡。」
  那輛車子開動了,以極快的速度向前駛去。
  高翔向前奔來,木蘭花用力一推,將特務頭子推開,她的雙手,和高翔的雙手,緊緊地相握者,高翔焦急地問道:「蘭花,你怎麼了?」
  木蘭花只是黯然地搖著頭。
  高翔只覺得心中生出了一陣如絞痛苦,他還待說話,可是他才張開了口,突然之間,在他的腳旁,傳來了「轟」地一聲響。
  隨著那「轟」地一聲響,一股濃煙,直冒了起來。
  那股濃煙在冒了起來之後,迅即化成了一大團,將木蘭花和高翔兩人包住,在剎那間,根本看不到他們兩個人怎麼樣了。
  那蓬濃煙,是由一粒鈕子爆炸後所生出來的,那是化學煙霧,
  足以使吸入極少這種煙霧的人,在極短的時間內昏迷不醒。
  而那粒鈕子,則是那個被木蘭花推出,跌在地上的特務頭子悄悄地拋出來的。
  當煙霧漸漸地消散之後,木蘭花和高翔兩人,都昏倒在地上,特務頭子獰笑了一下,打開門按下了無線電通訊儀的掣道:「我是中校,我是中校,我已取得了勝利,你們快回產,盡快地回來!」
  三分鐘之後,剛才駛開去的那輛車子,又駛了回來,那三個大汗將木蘭花和高翔兩人,分別放進了車子的行李箱,才疾駛而去!
  等到木蘭花又漸漸有了知覺的時候,她只覺得極度的口渴,口渴得使她忍不住呻吟了起來,她立時張大了眼睛,想弄明白自己身在何處。
  但是,眼前卻是一片漆黑!
  眼前真是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到,木蘭花向自己的族部摸去,她摸到了自己的鞋子,在鞋後跟中,取出了一隻小電筒來。
  可是,她還未下手按亮那隻小電簡,突然之間,大放光明了,那突如其來的光線是如此之強烈,以致在剎那間,木蘭花完全看不到什麼。
  等她的視覺可以適應光線的時候,她看到高翔也正以迷惑的眼光望著自己,他們兩人,都坐在一張寬大的單人沙發之上。
  那是一間相當舒適的房間,但是卻不大,而且,那和普通的房間不同,它四面全是鋼板,而且,窗是圓形的,只有一個。
  這看來像是船的艙房!
  他們是在船上?
  他們已昏迷了多久?
  對於後一個問題,木蘭花倒是可以約略地知道的,他們昏迷的時間,絕不會超過兩天多的,因為木蘭花還活著,沒有死。
  高翔和木蘭花兩人,立時站了起來。
  可是,還不待他們兩人走近,便聽到「中校」的聲音,自天花板的一角傳出來,冷冷地道:「兩位,別再演出愛情文藝大悲劇中的場面了!」
  高翔和木蘭花,都呆了一呆。
  高翔立即憤怒地道:「你要怎樣?」
  「中校」桀桀地怪笑了起來,道:「木蘭花,你毀去了電光衣,這件事,使得我們蒙受了重大的損失,你想活下去,只有一條路可走!」
  木蘭花只是「哼」地一聲,並不說什麼。
  「我必須先提醒你,」中校繼續道:「你的生命的期限,是四十六小時,那也就是說,只有兩天欠一小時的時間了。」
  「多謝你。」木蘭花冷冷地回答。
  她看來似乎滿不在乎,而高翔卻沉不住氣了,他立即問道:「有什麼辦法?你說。」
  「高翔,何必多問,他自然是想將我們拉進他的組織之中,做一名特務!」木蘭花不等「中校」出聲,便先講了出來。
  「是的,」中校立即接上了口,「要你們——你們三個人,東方三俠,全都接受我們的命令,在我們的指揮之下行事。」
  高翔立時轉過頭來,向木蘭花望了一眼。
  木蘭花立時明白了高翔的意思,高翔的意思是:可以考慮,假裝答應「中校」的要求,然後,慢慢再作脫身的打算。
  但是木蘭花卻搖了搖頭。
  高翔又攤了攤手,表示他不明白木蘭花何以不同意。
  木蘭花苦笑了一下,揚道:「中校,你想我們會做這種蝕本生意麼?如今只不過我一個人吞服了毒藥,如果答應了你,豈不是要三個人一齊吞服毒藥?」
  「可是,你們卻可以定期得到解藥的。」
  木蘭花不再說話,她只是抬眼向高翔望了一眼,她並沒有出聲,但是高翔也明白了,她是在問:「如今你可明白麼?」
  高翔明白了。
  那是無法偽裝的,如果他答應了替他們做特務,那就必須吞服那種毒藥,而一旦吞服了那種毒藥,那是一世要受他們的控制了!
  高翔不再出聲了。
  「中校」又道:「你們三人是大享盛名的人,替我們做事,我們當然也會給你們以特殊的待遇,你們平時生活,全然可以不受干擾,只要在需要的時候,接受命令,完成任務,就可以了,當然,每完成一次任務,都有豐厚的獎金的。」
  高翔和木蘭花兩人,都不出聲。
  「中校」笑了起來,道:「你們平日也不斷地在進行著冒險,我實在看不出,你們接受了我的條件,會有什麼不同。」
  「對的,」木蘭花冷然道,「我們平日不斷在冒險,但我們冒險卻是為了正義!」
  高翔向木蘭花走近了一步,對著「中校」聲音的來源,道:「你聽清楚了沒有?我們平日雖在冒險,但卻是為了正義。」
  「正義?」中校仍然笑著。
  「不必和他說,他是不會懂的。」木蘭花凜然說。
  高翔冷笑了一聲,轉過了身來。
  「兩位,我們不會再來勸你們的了,但是我卻願意再次提醒你們,木蘭花小姐,你的生命只有四十六小時了,而高翔先生,據說你是十分愛木蘭花的,那也好,你可以看著她死去——這在作家或是電影編劇家的眼中,或者是很好的愛情及文藝大悲劇哩!」
  「中校」的話講完之後,便聽到「拍」地一聲響,那是對講機閂掣的聲音。高翔慢慢地抬起頭來,向木蘭花望了過去。

  ------------------
  文學殿堂 雪人掃校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