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浪族》(下卷)
第十章 連串攻勢

    鐘倩婷離去後的第三天,李少傑九時整趕回公司,與每天準時上班的謝俊和撞個正
著。
    他把謝俊和拉入辦公室,關上門後密斟道:「今天收市前,宇進銀行在日本的分行
會被查封,帶起了全球災難性大跌市。」
    謝俊和色變道:「我們還想收購這銀行呢,讓我立即把手上股份全放了。」
    李少傑一把扯著他道:「先聽我說,這是對付魏波的好機會,我們詐作展開收購前
的秘密入市,小批小批地買入,只有魏波才能通過白偉奇這內奸知道消息,他定會不顧
一切在各地瘋狂搶購,藉機抬高價位,先賺我們一大筆,又再擁著適量的股份,使我們
的收購功敗垂成。」
    謝俊和道:「他的財力遠比不上我們,定須把消息傳往各地毒梟,這班惡人這一輪
靠他由我們處得來的消息賺個盤滿缽滿,定會深信不疑,跟魏波一齊入貨,跌市時就精
妙絕倫了,看來很快我們便不用保鏢跟出跟入了。」
    李少傑道:「其他的不用我教你也應知怎麼做,記緊三時整把手上所有股份全擲出
去,那時股價狂跌,魏波只要稍一猶豫,便沒有時間放了,哈……」
    那天是股市最繁忙熾熱的一天,宇進的股份一開盤立即往上攀升,魏波一群人不虞
有詐,果然瘋狂入貨,使股價狂升。
    何鐵翼和羅庚才亦聞風而至,聽得魏波中計,都笑彎了肚皮,卻忘了問他們如何會
得到這麼準確的消息。
    三時正,他們開始沒保留地一批批放出,魏波卻還在拚命入貨。
    市場收市,他們亦出貨完畢,立即舉杯互祝,還請了白偉奇上來。
    白偉奇見眾人歡欣如狂,奇道:「慶祝什麼呢?」謝俊和一拍他肩頭道:「我們在
慶祝收購宇進的初步行動失敗。」
    羅庚才舉杯道:「這一杯卻是為老朋友魏波的成功而喝的。」
    白偉奇色變道:「我不明白!」
    何鐵翼笑道:「很快你就會明白的。」
    白偉奇還想說話,電話響起,謝俊和拿起話筒,聽了兩句後大喜道:「日本的字進
真的被查封了。」
    白偉奇立即面如死灰,掉頭就走。
    何鐵翼的兩名手下把他攔個正著。
    李少傑笑道:「讓他去吧!魏波會親手把他捏死的。」
    白偉奇全身發軟,跪了下來,顫聲道:「我對不起你們,唉!救救我!我的錢也全
投下去了。」
    李少傑向眾人打個眼色,溫和地道:「我們要對付的是魏波而不是你,你若肯和我
們合作,做警方指證魏波的污點證人,我們可保你和家人下半世無憂無慮。」
    羅庚才冷哼道:「你既是魏波親信,自然知道他很多見不得光的事吧!」
    白偉奇想起魏波的種種手段,頹然道:「好吧!我全聽你們的,但你們要守諾言。」
    李少傑輕鬆地回到祈青思的花園洋房,和她戲了會水,不准她沖身換衣,立即拉著
她回到臥室內,恣意酣戲後才把今天精采的事情說出來。
    祈青思指著他鼻尖道:「給我從實招來,你如何能知道宇進會發生這樣的事,就像
那天你能預知那人會向你開槍射擊。」
    李少傑胡謅道:「這可能是與生俱來的一種第六感覺,每逢遇上重大事情時,我都
有預感。」
    祈青思半信半疑地道:「那告訴我吧,祈青思將來會否嫁你?」
    李少傑笑道:「當然會,這是注定了的命運。」
    祈青思一聳挺直纖巧的鼻子故作不屑道:「這次預感錯了,祈青思嫁給什麼人都可
以,就是不會嫁你。」
    李少傑嘻嘻笑道:「來!讓我用測謊機試試你有沒有說實話。」拿起她的中指指尖,
按上他自己的中指。
    祈青思奇道:「你在幹什麼?」
    李少傑扮出一臉嚴肅道:「米開朗基羅那幅描寫上帝與亞當的畫裡,就是中指尖差
點碰在一起,據巫術大全說,只要男和女中指相觸,連說三聲,什麼都會變成現實。好
了,祈小姐夠膽便說三聲『祈青思不嫁李少傑』來聽聽。」
    祈青思「噗哧」笑道:「死鬼在胡謅。」
    李少傑進迫道:「叫來聽聽呀!」
    祈青思一臉遲疑,忽地咬牙叫道:「祈青思不……」倏然撲入他懷裡,頓足不依道:
「你壞透了。」
    李少傑大樂道:「怎麼樣,在我這人造測謊機下如實招供了吧!」
    祈青思狠嚙著他的胸膛。
    李少傑捧起她火灼般的俏臉,痛吻一番後道:「何時隨我去見大姊?」祈青思道:
「你說什麼時候便什麼時候吧!我爸媽亦很想見你,對你很欣賞哩!」頓了頓道:「你
打算怎樣對付魏波,他始終是個禍患。」
    李少傑微笑道:「明晚我會請他吃一頓飯。」
    祈青思愕然道:「什麼?」
    李少傑淡淡道:「我要迫他走出最後的一步棋。」說時一隻手又在她椒乳上輕搓細
捏。
    祈青思「呵」一聲叫了起來,星眸半閉抗議道:「你總是在談正事時才來使壞。」
    李少傑歎道:「這叫工作不忘娛樂,你以前只懂工作,所以要由我把你訓練得亦懂
享樂。」
    接著自是一室皆春。
    第二天回到辦公室,謝俊和捉著他道:「這次魏波栽得比我們想像中還慘,宇進現
在停了牌,看來難逃清盤的命運。」
    李少傑道:「那存了款的人不是慘透了。」
    謝俊和點頭道:「這是無可奈何的事。誰也不敢接這包袱,因為有形無形的賬項實
在太多了。」
    李少傑道:「別人背不起而已!我們怕什麼,現在我們每天賺的都是天文數目般的
財富,便當是做好事吧!手上有間世界性的銀行,做起事來更方便多了。」
    謝俊和道:「讓我找人研究一下,翼叔叫我提醒你,今晚他先來與你會合,再一齊
去見魏波,小心點,我怕他會發窮惡。」
    李少傑笑道:「放心吧!正哥派了便衣幹探在現場戒備,多來幾個魏波也不怕。」
    謝俊和輕聲問道:「昨晚夢到談判的情景嗎?」
    李少傑道:「我現在變了做夢專家,只要睡前念幾聲咒語,當晚即可夢見翌天想知
道的事,像與魏波見面這麼重要的事情,我怎肯漏過。」
    謝俊和道:「那我放心了!」頓了頓道:「翼叔說今年我們有很大機會把魏波手上
的院線搶過來,所以魏波現在比任何人更需要銀兩來和我們爭天下。」
    李少傑拍著他肩頭道:「我們已一步一步把他迫上了絕路,卻要當心狗入窮巷反噬
我們一口。」
    魏波和八名手下才踏進九龍塘的私人會所,立時給譚端正屬下近二十名幹探,推到
一邊由頭搜到腳,對魏波更是徹底。
    魏波變臉道:「這算什麼意思,我立即走。」
    帶頭的幫辦笑吟吟道:「魏先生息怒,你的前科太不好了,我們是負責保護李先生
的,自然要盡忠職守,至於你要到那裡去,是閣下的事了。」
    魏波氣得那張肥臉發出駭人的青氣,眼珠一陣亂轉後,悻悻然往內走去,手下正要
跟進,被那幫辦一手攔著,笑道:「上頭吩咐,只准魏先生一人進去。」
    魏波怒道:「警察何時變了李少傑的走狗。」
    那壯碩的幫辦笑吟吟走近魏波,忽地一拳擂在他的大肚腩上。
    魏波的手下噤若寒蟬,不敢救助。
    魏波痛得彎下腰去,好一會才直起身體,凶光四射盯著那幫辦。
    那幫辦回復笑容,淡淡道:「記著我的樣子,你這句話會很快傳遍警界。現在給我
滾進去,否則就是爬進去,要投訴的話吃完飯再去吧!」
    魏波眼中閃過後悔的驚懼之色,一言不發往內走去。保鏢孫強和馬力行迎了上來,
把他帶到一間雅靜的房內。李少傑獨據一桌,微笑著在等他。
    魏波回復冷靜,在對面坐了下來。
    孫強順手關上了門,只留下兩人面面相對。
    李少傑禮貌地為他斟滿前面的杯子,道:「我可用人格擔保這間房沒有任何錄音設
備,況且我們只是談生意,也沒有什麼怕人知道的。」
    魏波寒聲道:「你找了譚端正的人來算是什麼意思呢?」
    李少傑笑道:「這還是拜你所教,若非我屢次遇襲,他們亦不用吊靴鬼般跟著我,
他們又不受我指揮,要做什麼與我何干?」
    魏波有點洩氣地道:「說吧!我們還有什麼好談的。」
    李少傑開門見山道:「我要買秋怡那份合約,價錢任你開。」
    魏波嘴角牽出一絲猙獰的笑意,兩手按在桌面,撐前俯身陰陰道:「別人要她,我
一分錢不要亦可雙手奉上,你嗎!嘿。」停了一停,青筋突額地暴喝道:「多少錢都不
可以。」
    李少傑冷冷看著他。
    魏波挨回椅背處,故作冷靜道:「我差點忘了她是你老婆,今晚我玩她時定不會忘
記這點。」
    李少傑搖頭失笑道:「你始終是有勇無謀的人,不會想到秋怡已是我的敝屣,更不
明白這世上誰的銀紙多,誰便有權話事。我給你一個星期時間,讓你好好考慮一下,若
再抬槓的話,我會對你的公司展開全面收購,你若沒有反收購的實力,最好及早收拾東
西,免得被我趕走時連面子也丟掉了。」
    魏波渾身一震道:「你的手段很辣!」
    李少傑知道敲中了魏波最弱的地方,那就是他的電影公司,只有通過這間合法上市
的機構,他才能為各地毒梟洗黑錢從中獲利,那是他財富的真正來源。搞電影只是最佳
的掩眼法。
    據譚端正說,全球光是通過金股市場洗的毒販黑錢達五千億元之巨,占總體交易的
五分之一,各種防止洗黑錢的法例難免都有漏洞,但政府都怕修例阻塞,一方面恐影響
了正當的交易,更怕損害了經濟的增長,於是才有魏波這類掛羊頭賣狗肉的中間人出現,
搞電影和金匯股市都是最便於洗黑錢的,牽涉到巨額金錢的往來。
    沒有了他的電影公司,魏波將失去他最大的憑藉,在毒梟眼中再無利用價值。
    李少傑繼續進迫道:「聽說你由房屋至汽車全是以公司名義買的,若公司被我控制
了,你應知道會落得什麼下場。」
    魏波一張臉陣紅陣白,態度明顯軟化下來。
    李少傑把手提電話放到魏波面前桌上,冷冷道:「立即打電話給秋怡,著她到到這
裡來,我仍可再寬容你一個星期,否則明天我便以高價全面收購你公司的股份,你或者
仍不知道,我已用別的渠道購入了你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權,幾天時間便可把你的公司
搶過來。」魏波聽得兩眼凶光閃閃,呼吸重濁。
    李少傑知他必須吞下這口氣,爭取一個星期的緩衝時間,好籌集資金來保衛公司,
故悠閒地看著他,嘴角還帶著一絲笑意。
    魏波深吸一口氣道:「我怎知你是否會守諾言,因為只要你收購了我的公司,小怡
的合約亦歸你所有,何須如此轉折?」
    李少傑從懷裡掏出一份文件,擲到他面前,冷笑道:「這是一份有法律約束力的保
證書,清楚寫明我們不會在一個星期內買入貴公司任何股份,哼!我這樣做全為了秋怡,
我亦明白若趕了你這瘋狗入窮巷,第一個受害者當會是她。」
    魏波拿起文件細看一遍後,點頭道:「好!算我一直低估了你。」拿起電話,撥通
後低聲吩咐把秋怡接到這處來。
    李少傑淡淡笑道:「這個星期你最好給我安分守己,你應知道白偉奇已投靠了我,
若你有任何異動,警方會每天都來找你,把你和手下逐個關起來盤問,總之教你雞犬不
寧,聽說你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你的老友何鐵翼一向都很關心他們。」
    魏波色變道:「你竟敢威脅我?」
    李少傑大感快意,冷冷道:「你也不是第一天出來做人,我肯給你一個星期時間籌
集資金,已是讓出條生路讓你走。秋怡就算違反你合約又有什麼大不了,我沒錢和你打
官司嗎?賠不起錢嗎?」
    魏波嘴角露出一絲高深莫測的笑意,陰惻惻地道:「我雖低估了你,但小心你亦高
估了自己。」
    李少傑微笑不語,心中卻清楚他這兩句話背後的含意,因為他早從白偉奇和爛命成
處得悉魏波手上有秋怡大批見不得人的春宮影帶,只要漏出去,秋怡再沒臉見人。
    兩人沉默下來,但敵意卻不住增加。
    敲門聲響,孫強探頭進來道:「凌思小姐來了。」
    會所的停車處。
    秋怡走到李少傑面前,低聲道:「少傑!謝謝你。魏波他……」
    李少傑道:「一切包在我身上,我絕不會讓你再落到他的魔爪下,翼叔會安排你的
起居,乖乖的靜候一段時間,待魏波的事徹底解決了,你就可以開始新生活。」
    秋怡垂頭道:「我有些難以啟齒的事想和你說。」
    李少傑道:「不用說了,我會取回那些影帶,放心吧!」
    秋怡既羞慚又訝異地看了他一眼,兩手按到他胸膛上,幽幽道:「我可以到你家住
嗎?我……我保證不會騷擾你,唉!只有在你身旁,我才有安全感,你就算有女朋友,
我絕不會介意的。」
    李少傑歎了一口氣,向站在遠處的何鐵翼點了點頭,抓著她香肩道:「聽我的話吧!
翼叔會照顧你。」
    何鐵翼和一眾手下擁了上來,客氣地道:「小姐請上車!」
    秋怡幽怨地瞅了李少傑一眼,到了打開的車門旁,回首道:「你可以抽空來看我嗎?
幾分鐘也是好的。」
    李少傑想起當年追求她時的情景,心中一軟,歎道:「好吧!」
    秋怡欣喜地道:「記緊了,我等你。」生進車裡去。
    車子消失在大門外後,羅庚才和譚端正走了上來,譚端正點頭讚道:「少傑你今晚
把魏波耍得漂亮之極,保證他暴跳如雷,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羅庚才擔心地道:「假若他不需毒錢便可籌集足夠的資金,我們豈非要和他打一場
沒有把握的仗,他始終是有很大財力和實力呀。」
    譚端正笑道:「放心吧!現在全世界都知他蝕了這麼大筆黑錢,又知對手是少傑,
肯借錢給他的便是大笨蛋,那是以億計的大數目呀!」
    李少傑道:「我擔心的只是收買不到他的親信,抓不著他販毒的痛腳。」
    羅庚才冷笑道:「現在誰不知魏波大勢已去,只要有錢,再加威迫,我才不信有人
仍不降。」
    李少傑道:「太晚了!我們睡足精神,明天才繼續玩這遊戲。」想起了祈青思,心
內一片溫馨。
    ------------------
  把酒臨風校對 || http://wind3.yeah.net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