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浪族》(下卷)
第九章 首映典禮

    在極端保密的情況下,李少傑悄悄回港。他由特別通道離開機場,與接機的何鐵翼、
謝俊和直抵羅庚才的大宅。
    關上房門後,四人坐在長桌商議。
    羅庚才道:「魏波走了很錯的一著棋。」
    何鐵翼冷笑道:「他這一著棋只錯在沒有殺死少傑,現在政府對此非常憤怒,特別
成立了一個專門小組,由正哥負責,誓要在各方面打擊魏波,只要我們能幫上一點忙,
他便完了。」
    謝俊和苦思道:「但有什麼方法可抓著他的痛腳呢?」
    羅庚才望向李少傑道:「這裡數你的腦筋最靈活,想到了什麼方法沒有?」
    李少傑從容道:「還記得那爛命成嗎?」
    羅庚才哂道:「這傢伙在上面終日花天酒地,滿袋銀紙,哪肯再為我們出力!」
    李少傑淡然道:「只要他感到假若魏波一天還在,他便不會有好日子過,他就要為
我們賣力。」
    羅庚才動容道:「好辦法,由我那個罩著他的老友找兩個人,扮作奉魏波之命去殺
他的殺手,應是舉手之勞的事,那時爛命成只有來求救於我們。」
    李少傑道:「辦妥這件事後,我們便展開全面反擊,直至魏波完蛋為止。」
    祈青思走出公司大廈的正門,一輛車悠然在她面前停下,車內的男子輕佻地向她吹
著口哨。
    祈青思暗罵一聲,看也不看他,沿街往停車場走去。
    那車跟著她緩行。
    祈青思芳心震怒,停了下來往車內望去,一瞧下「啊!」一聲叫了起來,乖乖坐進
車內去。
    李少傑驅車前行,另一手放到她露在短裙外光緻緻的玉腿上,輕輕揉捏著。
    祈青思嗔道:「為何回來了都不告訴人家?」
    李少傑微笑道:「因為要進行秘密任務。倩婷的戲剛開拍,便讓魏波當我仍留在那
裡好了。」
    祈青思垂頭咬著唇皮道:「倩婷告訴了你嗎?」
    李少傑歎了一口氣道:「這樣也好!以後我可以專心愛你。」
    祈青思道:「你會否是口不對心呢?」
    李少傑大力捏了她的腿一下,狠狠道:「我就算想不愛你亦辦不到,你才是真正的
纏人精。」
    祈青思嬌呼後湊過來,重重吻了他臉頰,兩手移往腿間,抓緊了他作怪的手,制止
了愈來愈不規矩的動作。坐直嬌軀後欣然道:「倩婷真是個很為人著想,也很特別的女
人。她其實很有主見和打算,她有沒有告訴你一直想當明星,現在終於心願得償,應可
彌補離開你的傷痛了。」
    李少傑為之愕然,女人真難理解,明明心中想當明星,偏偏擺出各種偽飾的姿態,
使自己還真以為她是為了自己才肯這樣做。
    祈青思低聲道:「現在你要帶人家到哪裡去呢?」
    李少傑湧起失落的灰黯情緒,答非所問道:「告訴我,你究竟想當我的女朋友還是
妻子?」
    祈青思嬌軀一顫,反問道:「你不是決定了不再婚嗎?」
    李少傑有點粗暴地道:「先不要理我的問題,只是告訴我你心裡的話。」
    祈青思一呆道:「少傑,你好像受了很大刺激的樣子,是否因為倩婷……」
    李少傑煩躁地打斷她道:「不要再提她,快答我。」
    車子這時駛進隧道,朝新界飛馳而去。
    祈青思強忍著因他前所未有的態度而來的怒火,冷冷道:「你先告訴我,為何想知
道答案?」
    李少傑亦冷冷回應道:「因為我再不想在男女的事上糾纏不清,你一是只做我的女
朋友,一是永遠做我的妻子。假設是後者的話,我會做一個忠誠的丈夫,否則莫怪我會
心花花。」
    祈青思驀地一掌刮來,「啪!」的一聲後,李少傑臉上立時多了個掌印。
    車子發出嘎嘎尖叫,「之」字形在馬路上亂闖,嚇得後面的車連忙響號警告。
    祈青思雙手環抱胸前,鐵青著俏臉,呼吸劇烈起來。
    李少傑清醒了過來,把車子駛到一個避車處停下來,往餘怒未消的祈青思瞧去,苦
笑道:「對不起!我說的話太放恣了。」
    委屈的熱淚由祈青思眼眶不受控制地狂湧而出,卻沒有說話。
    李少傑俯身過來,把她緊壓座位上,摟個結實,用舌頭舔去她臉上的淚珠。祈青思
閉上眼睛,任他施為,但亦沒有任何反應。最後李少傑找到她的香唇,開始時,她的唇
冷若冰雪,但當李少傑的舌頭侵進了她的小嘴後,她漸漸生出強烈的反應。
    狂野的熱吻後,祈青思歎道:「少傑!我永遠不會原諒你剛才那種語氣和說話。」
    李少傑搖頭道:「不!你想恨我亦辦不到,因為直到此刻,找才真的知道你深愛著
我,否則以你的性格,怎會流下淚來。」
    祈青思不依道:「以後都不准你提起這件事。」
    李少傑放下心來,與她再纏綿一番後,才驅車朝上水的方向駛去。
    祈青思輕輕道:「我們分開一段時間好嗎?你可以去交新女友,我也可以接受別的
男人的約會,看看可不可以忘記對方。」
    這回李少傑無名火起,冷然道:「你真心想忘記我,李少傑定會成全你的。」
    車輪與公路面摩擦的聲音倏地響起,車子驚險萬狀地違法掉頭,到了另一邊的馬路,
往市區駛回去。
    祈青思閉上俏目,緊咬著嘴唇,再沒有作聲。
    車子由怒馬狂馳,逢車超車的高速逐漸緩慢下來,回復正常的速度。
    八時多一點,李少傑駛進了祈青思在西貢的家。
    車子停定後,兩人仍是僵硬坐著,沒有人說話,亦沒有人下車。
    祈青思呼吸倏地沉重和急速起來,一把推開車門,往屋子狂奔而去。
    看著她動人的背影消失在入門處,心中湧起強烈的痛楚,一拳打在駕駛盤上,才驅
車離去。
    他降下車窗,讓寒風吹進車內。
    他不想為愛情受苦,因為秋怡已讓他受夠了。
    李少傑拿起車內的無線電話,撥了戴安的號碼,接通後道:「伯母!戴安在嗎?」
    戴安的媽咪顯是誤會了他是另一個人,奇道:「你還未見到她嗎?她出門有半個小
時了。」
    李少傑憤然掛斷線,接著是無比的失落和疲倦。
    秘密部署了三天後,李少傑正式回公司上班。
    新請回來的秘書趙麗青長得相當靈巧美麗,姿色和戴安相當,見到李少傑時俏目射
出傾慕的神色。
    李少傑心中警惕,禮貌地和她招呼過後,回到辦公室工作。
    按著的兩個月,李少傑修心養性,專心在黃金、股票、物業等方面作巨大的投機和
投資賺錢,每隔一段時間又把巨額的金錢捐往世界各地的慈善機構,使他們公司的聲譽
更是如日中天。
    各地的游資紛紛注進他的夢想基金裡,使基金攀上全球三甲之位,在財經界成了舉
足輕重的巨人。
    與祈青思律師樓的接觸全由謝俊和及何鐵翼進行,李少傑和她再沒有見面或說話。
    有關魏波的消息亦不住傳來,在警方的壓力下,原來追隨他的各區黑社會頭目,紛
紛與他劃清界線,勢力大不如前。
    何鐵翼在此消彼長下,取得另一條主要院線的支持,準備開拍與諾亞合作卻以本地
影星為主的大製作,這時輪到影界的紅人來巴結他了。
    鐘倩婷那套全球觸目的科幻電影進行得很順利,消息不停見報,夢想影藝亦成了國
際級的影藝公司。
    朱明的地產建築公司不住擴展,投資伸延至大陸和東南亞其他地方,以低廉的樓價,
造福各地市民,贏得了各地政府大力的支持。
    他們的投資策略亦有所增進和改變,成立實驗所,聘請世界各地專才進行高科技的
發展和研究,向電子電腦業進軍。
    一切還是剛開始,但卻是很理想的起步。
    這天是在這辦公室的最後一日,明天他們會遷進全市設計最先進和最高的夢想大廈,
他和謝俊和將佔用頂層,天台是可供直升機降落的平台和公司的私人會所,總公司基本
職員已增至二百人以上。
    一切都是由那一個夢開始。
    可是他並不快樂,因為他欠了點東西。
    謝俊和這時走進他辦公室內,回首往事,唏噓一番後,道:「忘了倩婷吧!聽說她
和施力辛這有婦之夫打得火熱,妮妲則告訴珍妮要和同學去滑雪,新年都不回香港了。
只有青思才是真的對你好。唉!或者都是給你逼成那樣子,自美國回來後,你便不肯接
聽她們的電話了。」
    李少傑道:「我過了一段荒唐的日子,現在應是結束的時候了。」
    謝俊和沉吟了一會後道:「爛命成終於中計了,聽說才叔的朋友佈局騙去了他所有
錢,又使人扮作魏波的人追殺他,嚇得他逃了回來,要求我們保護他,才叔和他談過後,
他提出要求另一個一千萬,說若魏波仍從事販毒,他有辦法可以得到情報,唉!但在這
風頭火勢的時刻,魏波怎敢再碰毒品。」
    李少傑沉聲道:「白偉奇的情況如何?」
    謝俊和道:「這傻仔還懵然不知已給看穿了,我故意升了他的職,哼!」
    李少傑道:「是時候了,你先著翼叔使人到稅局揭露他瞞稅的事,亂他心神,當我
們第一齣戲首映時,我們就利用白偉奇使他重重的摔一跤,各方面的攻勢,會使他出現
周轉的困難,當他被迫要由毒品賺錢時,就是他身敗名裂的時刻,把這計劃告訴正哥,
讓警方可配合我們。」
    謝俊和拍桌道:「好計謀,他手上很多錢都不是他的黑錢,一旦出現危機,自會被
迫鋌而走險。」
    李少傑歎了一口氣,扳倒了魏波,秋怡的命運會變成怎樣子呢?
    謝俊和離去後,戴安打電話來,他猶豫了半刻後,吩咐趙麗青接通電話。
    戴安幽怨的聲音道:「少傑!為何你不守諾言?」
    李少傑平靜地道:「誰說我不守諾言,只是你約了男友吧!」
    戴安沉然半刻後,歎道:「原來那個真是你的電話,但你可再找人家嘛。」
    李少傑默不作聲。
    戴安激動起來道:「我也是有血有肉的人,會寂寞、會痛苦,需要節目和安慰,你
可以明白人家嗎?」
    李少傑聽得啞口無言,自己有關心過她嗎?歎道:「算我不對,今晚吃飯好嗎?」
    戴安淒然道:「太遲了,我答應了男友的求婚,今天打電話來是想親口告訴你的。」
號啕聲中掛斷了線。
    李少傑心如鉛墜,終忍不住撥了個電話給祈青思,報上名字。
    好一會後秘書回話說:「李先生……祈律師說她很忙,沒時間聽你的電話。」
    他頹然放下電話,發誓以後都不會再找她。
    那晚他喝得酩酊大醉,到了下午才勉強回到新公司去主持喬遷酒會。
    祈青思當然沒有來,雖然連港督都來了。
    那晚他隨了何鐵翼和羅庚才到夜總會胡混,驚動了所有小姐來對他刻意逢迎,可是
他卻全看不入眼,最後由何鐵翼親自送了醉得不省人事的他回家去。
    次晨謝俊和的電話吵醒了他,興奮地道:「我猜想你沒有看報紙,讓我讀給你聽!
『昨日凌晨廉署派出大批人員,搜查與影業大亨魏波有關係的寓所和多處公司辦事處,
並把他帶走問話,現時仍被扣留中。』」李少傑意興索然道:「真是好消息!」
    謝俊和知趣地收了線。
    鈴聲響了起來,他按著了對講機,保鏢孫強沉聲道:「凌思小姐找李先生。」
    李少傑一震下宿醉醒了大半,吩咐讓她上來後,匆匆梳洗換衣,才去應門。
    久違了的秋怡玉容消瘦,哀怨的眼色緊罩著她的雙眸。
    李少傑壓下複雜的情緒道:「進來吧!」
    秋怡隨他到沙發坐下,環視四周,道:「這間屋子很舒服。」
    李少傑不耐煩地道:「找我有什麼事?」
    秋怡垂下頭去,低聲道:「不知道,只是想再見你。」
    李少傑平靜地道:「你的魏先生被拉了去,你才可以來見我吧!」
    秋怡咬牙切齒道:「他不是人,最好永遠把他關起來。」
    李少傑愕然望向她。
    秋怡苦笑道:「你以為我快樂嗎?一點自由都沒有,不但成了他洩慾的工具,還要
在他迫令下奉迎他要巴結的人,少傑!我錯了。」
    李少傑怒髮衝冠,喝道:「錯了!你和魏波串謀陷害我,迫我簽字離婚後,又著財
務公司的吸血鬼來對付我,幸好我福大命大,活到今天,你仍敢來說錯了,你連說這話
的資格也沒有。」
    秋怡俏目淚花亂轉,惶然搖頭道:「這些事我真的不知道。」
    李少傑火上添油,拍桌大罵道:「不知道?那天坐在車內讓魏波摸著大腿,看著他
對我威迫利誘那個人是你的替身嗎?不是你說要我放過你嗎?但誰來放過我呢?」
    秋怡淚流滿臉淒然道:「那時我是身不由己,魏波簽了我五年死約,我……」
    李少傑見她哭得像個淚人兒,心中一軟道:「罷了!那全是過去了的事,你想離開
魏波嗎?」
    秋怡抹去熱淚,搖頭道:「魏波心狠手辣,若我走了,他會對付我家人的。」
    李少傑沉吟片晌,道:「這確是個頭痛的問題,你有三位姐姐兩個哥哥,總不能破
壞他們和平的生活。但要對付魏波,我還是有辦法的。」
    秋怡戰戰兢兢地道:「你還惱我嗎?」
    李少傑坦白地道:「愛愛恨恨,都是昨天的事了,我們再沒有重新結合的可能,不
過我怎忍心不理你,說吧!要我怎樣幫你。」
    秋怡搖頭淒惶地道:「我不知道,少傑!我不會怪你不肯和我復合,我是應受這懲
罰的!」
    李少傑移身過去,摟著她香肩道:「算了!以前的事不要再提了,只要把魏波關起
來,你可改投夢想影藝,未來的前途仍是一片光明的。」
    秋怡低聲道:「魏波很厲害哩!你真能對付他嗎?」
    李少傑冷哼道:「你太看高他了,現在的他在我眼中算是老幾,若我不是奉公守法,
他早沒命了,你當他自己不知道嗎?他只能把氣出在你身上。」
    秋怡道:「若不用非常手段,怎能對付他呢?」
    李少傑自信地微笑道:「山人自有妙計。」
    秋怡投入他懷裡道:「少傑你真的變了,我真是有眼無珠,白白放過了這世上最好
的男人。」
    李少傑苦笑自嘲道:「最好的男人?有這回事嗎?」
    秋怡急道:「起碼在我心中沒有人比你更好。」
    摟著她豐滿動人的肉體,李少傑忍不住升起了原始野性的慾火。
    秋怡「啊」一聲後羞然道:「少傑!若你對我還有興趣,可以立即要我,事後我絕
不會藉此纏你。」
    李少傑暗罵自己不爭氣,扶著她站了起來道:「快回去吧!這次廉署的行動其實不
會有什麼實質的後果,只是挫他氣焰,增添他的困擾,最遲今晚便要放他出來,目前你
莫要惹起他的疑心。」
    秋怡喜道:「原來真是你整他的。」
    李少傑傲然道:「是又怎樣?他奈何得了我嗎?」
    秋怡用盡所有氣力把他摟緊,吐氣如蘭道:「真的不想在我身上發洩一番嗎?」
    李少傑克制著肉體的衝動,擁著她到了大門處,道:「你若還聽我的話,立即回去,
待將來魏波的事結束後,你會有新的生活。但不要再想我和以前的事了。」
    硬著心腸把她送了出去。
    不知為何秋怡走後,他反而輕鬆起來,忙趕回新公司去。
    才踏進寫字樓,秘書趙麗青興奮地向他請安後道:「我從未見這麼美好的寫字樓,
就像家裡那麼舒適寫意,教人不願離開,以後午餐還可到天台去吃,聽說公司訂了兩架
直升機,可以讓我坐嗎?」
    李少傑看到她天真可人的樣子,打趣道:「你若歡喜,還可以住在這裡。」
    趙麗青欣然橫了他一眼道:「何先生和鐘倩婷到了,在會客廳等你。」
    李少傑這才記起鐘倩婷回港宣傳她的新片和參加在這裡與美國同時舉行的全球首映
禮,心臟跳了起來,朝會客廳走去。
    鐘倩婷出落得比以前更美麗,艷光照人,見到李少傑,不理旁邊的謝俊和與何鐵翼,
小鳥般投進他懷裡。
    謝俊和向何鐵翼打個眼色,悄悄退了出去,還關上了門,吩咐不准任何人進去。
    鐘倩婷對他的態度沒有半點改變,送上香唇主動地狂吻著他,嬌軀扭動摩擦,使他
被秋怡挑起了的慾火又再爆發起來。
    他們一句話都沒有說,只以最狂野的原始動作表達和發洩他們積壓的熱情和糾纏不
清的恩怨愛恨。
    暴風雨過後,鐘倩婷邊穿衣邊道:「若我下次回來時青思仍不肯睬你,我會留在你
身旁,永不再離開。嘻!我昨晚見過她,親口向她發出這警告。」
    想起她和男人鬼混的事,李少傑妒恨道:「你捨得撇下新男友嗎?」
    鐘倩婷坐到他腿上,為他結領帶,笑道:「人家只是貪玩吧!你有女朋友,我有男
朋友,世界應是如此公平的吧!你真狠心,原來你除我的電話外,連妮妲的電話亦不肯
聽,拍完戲後妮妲帶我去玩了幾天,那小傢伙比我還風流。」
    李少傑苦笑道:「最不風流的是我吧!是了,青思對你的警告有什麼反應?」
    鐘倩婷醋意大發道:「忍不住了吧!我偏不告訴你,記著!你絕不能因我做了明星
而不理我,這是你答應的。」
    對著如花玉人,李少傑再沒有半點怨氣,只怪自己不夠開放,道:「住在哪裡,不
若搬來我家裡住幾天吧!」
    鐘倩婷搖頭道:「人家想得要命呢。但卻不敢這樣做,我還要趕回美國開第二部戲,
電影很好玩哩!而且所有人都很疼我。」
    李少傑道:「有我在後面為你撐腰,誰敢不疼你。」笑道:「何時回去?」
    鐘倩婷神色一黯道:「明天早機,由現在開始,我不准你離開我半步,直至我上
機。」
    當晚的首映禮取得空前的成功,獲得所有人的讚賞,至此所有人都知道魏波在影壇
的地位大勢已去,以後是夢想影藝的天下了。
    鐘倩婷一躍而成國際艷星,前途無可限量。
    首映禮後,何鐵翼在總公司天台的會所舉行只招待自己人的祝捷酒會,氣氛融洽熱
烈。
    半途中祈青思意外地姍姍而來,她容光如昔。衣著比平時性感了少許,一現身使吸
引了全場的目光。
    李少傑被謝俊和推了上去,可是她冷冷看他一眼後傲然道:「我這次來是為了倩婷,
李先生不要誤會了。」
    氣得李少傑推開謝俊和,走到一角喝悶酒。
    不一會後換上便服的鐘倩婷笑嘻嘻地硬拉著祈青思來到他身旁,笑道:「一個是我
最愛的男人,一位是我最親密的好友,可憐我卻要撮合這對錯貼了的門神,你說我是否
前世欠了你們點什麼呢?」
    祈青思轉身欲走,又給鐘倩婷硬扯了回來,嚴重警告道:「這是最後一個機會,明
天我便離去,再回來時我便不會做這蠢事了。」
    祈青思嗔道:「那就讓了他給你吧!」
    鐘倩婷惡狠狠地道:「你給我乖乖站在這裡,橫豎你不會反對我作他的情婦,我才
不想這麼快沒自由哩!」笑著走了開去。
    李少傑和祈青思呆站在一起。
    祈青思低罵道:「小心眼的男人!」
    李少傑勃然大怒道:「你說什麼?」
    祈青思不理他,逕自走往擺滿食物的長餐桌,拿起小片糕點,送進口裡去。
    李少傑追到她背後道:「我怎樣小心眼?」
    祈青思「噗嗤」一笑,差點把糕點噴了出來,回身盯著他道:「還不小心眼嗎?人
家不接你一個電話,難道不可以再打來嗎?累得我推了所有約會,呆等了你幾天。」
    李少傑呆了起來,瞪大眼睛看著她。
    祈青思伸指戳在他胸膛上,嬌憨地道:「算你吧!沒有出去花天酒地,到夜總會亦
沒有和投懷送抱的女人鬼混。」
    李少傑愕然道:「你怎會知道?」
    祈青思道:「你以為身旁的人只對你一人忠心嗎?告訴你,他們全給我收買了,每
天都向我通風報訊,所以嫁了你後亦不擔心你敢作怪。」
    李少傑像傻子般搔頭道:「我有說過娶你嗎?」
    祈青思繃起俏臉,但旋又忍不住笑道:「不娶就拉倒。」接著挽起他的手臂朝鐘倩
婷走去,道:「我們再不要騙自己了,我和你都學不到妮妲和倩婷的本領,可以和人鬼
混還樂此不疲,我們只可以乖乖和靜靜地享受無風無浪的愛情生活,好了!我投降了,
你亦應投降了,你的白旗在那裡?」
    李少傑苦笑道:「早在心頭那殘破的陣地扯了起來。」
    祈青思俏臉一紅道:「那還不帶我和倩婷回家?」
    ------------------
  把酒臨風校對 || http://wind3.yeah.net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