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浪族》(下卷)
第八章 機場驚魂

    祈青思沐浴完畢,走了出來,見到鐘倩婷仍坐在李少傑大腿上吻個難分難解,微帶
醋意道:「明天還要搭機飛到洛杉磯,早點休息吧!兩點鐘了。」
    鐘倩婷嬌笑應道:「怕什麼?累點才好,可以在飛機上睡覺,我還是第一次坐頭等
艙哩!真興奮,我看今晚絕睡不著了。」
    祈青思走了過去,在她隆臀重重扭了一記,不客氣道:「快滾去洗澡,輪到我坐這
頭等位了。」
    鐘倩婷不情願地離開李少傑,摸著被祈青思扭痛了的地方,悻悻然往浴室去了。
    祈青思欣然代替了鐘倩婷的位置,熱吻後笑道:「我們愈來愈放浪形骸了。」
    忽又想起另一事道:「有朋友告訴我,魏波似乎仍是胸有成竹,他憑什麼有那樣信
心呢?」
    李少傑想起秋怡和魏波像針刺般的說話,心情沉重起來,道:「我才不信他有什麼
還擊能力。」
    祈青思道:「警務處長告訴我,這幾年魏波再沒有沾手毒品買賣,所以警方很難抓
他的痛腳,是了!你和妮妲約好了沒有。」
    李少傑細看著她道:「你真的不吃醋嗎?」
    祈青思歎道:「我早麻木了,倩婷、關妙芝,噢!原來還有戴安,你這風流公子,
誰管得你那麼多,幸好還未嫁你。」
    李少傑給她說得搖頭苦笑,說不出話來。
    祈青思不忍道:「珍妮告訴我妮妲只是個愛玩的小女孩,不過卻很會吃醋,知道你
會帶我和倩婷去,很不開心哩!」歎了一口氣道:「這真是筆糊塗帳。」
    李少傑道:「坦白點告訴我,我是否太風流和荒唐呢?」
    祈青思吻了他臉頰,柔聲道:「你雖多情,但絕非胡來的人,可能是太心軟吧!換
了別的人有你的財勢,可能已和過百女人上過床了。」
    李少傑還想說話,鐘倩婷走出廳來,兩手抓著浴袍的襟口,緩緩拉往兩旁,先露出
香肩,然後任由浴袍滑落地上,露出凝脂白玉,多一點嫌肥、纖一點嫌瘦的動人裸體,
俏臉的青春更是誘人至極點。
    李少傑和祈青思對望一眼。心中同時泛起異樣的感覺。這勢將會成為天皇巨星的美
女,愈來愈能展露出她天生媚骨的尤物本質了。
    黝黑的槍管對準了李少傑的眉心,然後火光一閃,李少傑眼前一黑,往後拋跌。
    他在飛機的頭等艙醒了過來,一身冷汗。
    若那不是個夢,應該早死去了。他還清楚記得那男人的模樣,看著那人由風衣裡拔
出槍來向他轟擊。
    這是沒有可能的,洛市的警方應該派出幹員在機場接他,為何夢中的機場裡一個保
護他們的人亦沒出現?
    這時祈青思領著天真好奇的鐘倩婷參觀完駕駛室,喜氣洋洋地轉回來,見到李少傑
難看的臉色,吃驚道:「少傑!你不舒服嗎?」
    李少傑勉強振起精神道:「沒有事!」
    機長的聲音由播音器傳出來道:「由於洛杉磯天氣不佳,我們要降落到夏威夷國際
機場,我們為任何因這引致的不便,深感抱歉。請扣上安全帶,切勿隨處走動。」
    李少傑一震跳了起來,不理兩人驚異的目光,朝駕駛室走去。
    一位空姐客氣但堅定地把他攔著,道:「駕駛室現在是謝絕參觀的。」
    李少傑誠懇地道:「請勿把飛機降在夏威夷,我知道壞天氣只是個掩飾的藉口。」
    空姐微一錯愕,深深看了他兩眼後,道:「你先回座位去吧!我會告訴機長,由他
決定。」
    李少傑回到座位去,兩人擔心地道:「少傑你怎樣了?和那空姐說了什麼話?」
    李少傑搖頭道:「沒有什麼事。」
    兩女疑惑地對望一眼,當然不相信他的話。
    那空姐走了回來,臉色凝重道:「李先生!請隨我來。」
    李少傑向一臉愕然的兩女勉強笑了笑,隨著空姐走向前往駕駛室的長廊,下了幾級
樓梯,在駕駛室前的小空間裡,早有一位看來是機長和一位高級空姐在等待著他。
    機長見他下來,上前和他握手以英語道:「李先生!久聞大名了,不知為何你會知
道我們降落夏威夷與羅省的天氣無關呢?」
    李少傑道:「這事說來話長,簡單說就是有人想殺我,可是因為我早安排了貴國的
警務人員在洛杉磯機場等候我,所以他們才用了手段,要你們在夏威夷降落。」
    機長沉吟片晌後道:「實不相瞞,我們是因接到公司的通知,說有人放了炸彈在機
上,才被迫趕緊降落。」
    李少傑道:「那絕對是虛言恫嚇,不要理它。」
    機長歎道:「我不但負責李先生的安全,還負責全機的安全,況且這是總公司和警
方的指令,縱使明知沒有炸彈,現在亦只能立即在最近的機場降落。」
    空姐冷然道:「李先生放心吧!我看只是巧合,何況當飛機到達機場時,保證整個
夏威夷的警方全來了,你還怕什麼呢?」
    李少傑聽著她明指自己神經過敏的嘲諷語,憤然望向她。
    倒是那機長和善地一拍他肩頭道:「李先生放心吧!只要你不離開禁區的轉機室,
應是絕對安全的。帶著槍械的人都不能遇過機場的金屬探測器,回去吧!莫要告訴你那
兩位美人兒,會嚇壞她們的。」
    李少傑忽地啞口無言,就算他告訴他們自己可夢到未來的事,有人肯相信嗎?
    李少傑三個是第一批離開機艙的人,停機坪上擺滿了警車和消防車,特警人人荷槍
實彈,嚴陣以待。
    李少傑向其中一名高級警官舉手表示有話要說時,那警官不耐煩喝道:「快上車!」
    李少傑還想說話,早有兩名警員不由分說地趕了他上車去。
    車子朝機場大樓開去。
    祈青思終按捺不住,抓著他手臂道:「少傑什麼事哩!你看來很不安。」
    鐘倩婷亦道:「你臉色很難看。」
    李少傑知道說出來只是嚇壞她們,歎了一口氣道:「我只是心中有不祥的感覺吧!」
    到了與購物店相連的轉機室時,李少傑看到有七、八名機場特警在巡邏著,心頭稍
安。鐘倩婷喜道:「來!我們去看看有什麼別緻的東西可看得入眼。」
    祈青思欣然道:「好呀!」
    李少傑一把拉著兩女,強硬地道:「聽我話,不要亂走。」迫著兩女坐到靠牆的長
沙發處。
    祈青思把手袋放在面前的長木几上,皺眉道:「你定是有心事瞞著我們。」
    鐘倩婷則鼓起香腮,一臉不高興。
    李少傑待要說話,眼角人影一閃,見到一個身穿長大衣的人由洗手間步出,從容地
朝他們走來,正是夢中那槍殺他的兇徒。
    他心中一顫時,那人已來到他們面前。
    李少傑知道不妙,人急智生,兩腳曲起,用力一撐三人身前的長木幾。
    那人的動作亦快若閃電,一側身由大衣裡拔出一把大口徑的手槍來,長几正好猛撞
在他膝腿處。
    「砰!」
    子彈射上了天花板。
    那人連人帶長几倒跌地上,但迅即爬起,手中的槍指往李少傑。
    兩女尖叫起來。
    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
    「轟!」
    那人腦袋開花,往後倒去,鮮血汨汨流遍地上。他是被附近一名特警當場射殺。
    機場特警由四面八方趕過來。李少傑摟著兩女,閉上眼睛,這時才發覺遍體是汗,
手還在抖著。
    五個小時後,李少傑等坐上了另一架飛機,往洛市飛去。
    夏威夷的警方已和洛市的警方取得聯繫,知道了李少傑超級富豪的身份,又明白了
那情況,態度變得非常審慎尊敬,循例落了口供,並沒有特別為難他。
    至於那刺客如何能在保安這麼嚴密的禁區得到武器,則仍是一個謎,於此可知國際
毒梟的神通廣大。在離開機場前,有位警官表示會作一個內部調查,暗示槍械可能是警
方的內奸運到洗手間藏好,再由這個亦是乘搭同一班機的刺客取來行事。
    計劃確是周詳之極,可惜卻給李少傑的夢悉破了。
    那機長和空姐齊來向他道歉。
    機長道:「李先生真機警,化險為夷,但你怎能那麼肯定有人會在禁區刺殺你呢?」
    李少傑微笑道:「那純粹是一種預感。」
    機長細看他後點頭道:「難怪你在投資上這麼有眼光,我定要加入你的的夢想基
金。」
    他們去後祈青思湊過來道:「我真不明白你為何能先一步看穿那殺手的企圖。」
    李少傑知她動了懷疑,伸手摟著兩女道:「好好回機上睡一覺吧。」
    睡上一會後,飛機抵達洛杉磯,警方加派了人手,護著他由特別通道離開。妮妲被
安排了在車內等他,見到他時不理祈青恩和鐘倩婷,投入他懷裡,喜極而泣。
    這妮子漂亮了少許,李少傑摟著她結實的肉體,真有恍如隔世的感覺。
    警方把他們送到荷裡活一間五星級大酒店頂樓的總統套房,又派了人為他們做好保
安工作,照顧周到。
    李少傑沐浴後拉著妮妲說話兒,兩女都知趣地避入各自的房裡去,事實上她們亦很
勞累了。
    妮妲委屈地道:「聽到有人向你放槍,真是嚇死人了。那人真兇,明知開槍後絕逃
不掉,仍這麼凶悍,嘻!不過你比他更勇猛。所以鬥不過你。」
    李少傑笑道:「來!我還未好好看過你。」
    妮妲跳了起來,在他面前驕傲地擺了幾個舞姿,叉著腰道:「看來你對女人很有辦
法,她們兩個真不會吃醋嗎?」
    李少傑笑道:「你吃醋嗎?」
    妮妲嬌憨地坐在他腿上,摟著他脖子道:「吃得要命。不過現在想通了,誰叫人家
離開了你,何況我的男友亦不少哩!不過沒有一個及得上你的。」
    李少傑苦笑道:「你太坦白了,擺明只是和我玩玩的氣人樣兒。」
    妮妲理直氣壯道:「未結婚前都是玩玩罷了!這裡的生活不知多麼浪漫,我才沒那
麼蠢趕著嫁人呢。」
    李少傑為之氣結,但總算放下了心事,道:「收到我最近寄給你的錢嗎?」
    妮妲吐出可愛的小舌頭道:「你的出手真驚人,我這麼大從未想過有人會給我一百
萬美金,使我變了個小富女,只是利息便夠我過著富裕的生活了,嘻!更不用為錢嫁
人。」
    李少傑拿她沒法,一把抱起了她,往主臥室走去,道:「來!讓我看看運動對你做
愛的技術有什麼良好影響。」
    妮妲呼吸急促起來道:「這次你只是享受,一切全由我作主動。」
    次日諾亞的總裁威信先生親來接他們,李少傑領著三女,欣然到諾亞在比華利山的
總公司去。由於一切細節均洽談妥當,所以氣氛融洽,尤其刻意打扮過的鐘倩婷美勝天
仙,使威信魂為之銷,而對祈青思和妮妲,他亦大打主意,當然李少傑不會讓他得逞。
    簽了約後,諾亞的高層人士和旗下的幾位國際巨星齊齊出動,陪他們參觀製片廠。
    在製作室裡,特技專家以電腦示範如何利用種種高科技和昂貴的軟體創出神乎其技
的效果時,威信向李少傑道:「我們把鐘小姐的資料送給有全球賣座保證的超級紅星施
力辛過目,他看後很歡喜,問過製作預算後,基本上同意了做我們聯營後第一部戲的男
主角,女主角當然是鐘小姐。」
    鐘倩婷欣喜道:「那真好了,他是我銀幕上的偶像。」
    威信乘機道:「若李先生不反對,我希望鐘小姐能留下來,我會請專人打點她一切
起居生活,指導她演戲各方面的事宜。」
    李少傑望往鐘倩婷,後者神情雀躍,顯是千萬個願意,還過來挽著他道:「放心吧!
我懂自己照顧自己的了。」
    祈青思望往鐘倩婷,眼中閃著另有深意的神色。
    當晚諾亞舉行了盛宴,款待李少傑,來賓包括了當紅得令的製作人和紅星,連市長
亦來了。
    李少傑把握機會即席向市長提出了捐贈一個演藝人基金,專幫助晚年生活潦倒的影
藝業人士,博得了全場的喝采,亦使他的地位倍升。
    當夜興盡而散。
    次日祈青思先走一步回港去了,鐘倩婷則開始她的銀色事業。
    李少傑逗留了一個星期後,亦屆歸期,臨行前和鐘倩婷單獨見了一面,被她纏了上
床做愛,狂風暴雨後鐘倩婷忽然哭了起來,弄得他手足無措。
    好不容易哄得她收止了眼淚後,鐘倩婷淒然道:「少傑!我要和你分手了。」
    李少傑駭然道:「你說什麼?」
    鐘倩婷道:「由今天起,我會把全副精神投進事業去,過我夢想中的生活。」
    李少傑臉色陰沉下來,想起了秋怡,鐘倩婷只是另一個版本。
    鐘倩婷惶恐地道:「不要用那種眼光看人家,唉!我還是對你實話實說吧!這是我
答應了青思的,我們兩人終有一個該退出吧。」
    李少傑恍然,原來這就是她們的協議,難怪以祈青思的驕傲,竟可容忍鐘倩婷,因
為那只是一個短暫的光陰,不禁肝腸暗斷,欲語無言!
    鐘倩婷抹去眼淚,露出笑臉,柔聲道:「我永不會忘記你是我的初戀情人,第一個
男人,將來你若和青思結了婚,我仍可作你的情婦,又或者我另結新歡,仍戀你這舊愛。
誰說得上來呢?」
    李少傑把她摟入懷裡,愛憐地道:「我還可以說什麼話呢,我與妮妲只是一個愛的
遊戲,但你和青思卻把我的心撕作血淋淋的兩片,我真擔心你是否懂得照顧自己。」
    鐘倩婷笑道:「放心吧!我可能真是天生吃明星飯的人,所有事都輕而易舉,來吧!
趁還有點時間,再好好疼人家一番吧!在這一刻她全是你的。」
    ------------------
  把酒臨風校對 || http://wind3.yeah.net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