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浪族》(下卷)
第六章 險死還生

    李少傑爬上祈青思的床去。
    他筋疲力盡地鑽入被窩裡,祈青思赤裸的嬌體八爪魚般纏了上來,嗔道:「天都亮
了,你才回來。」
    李少傑歎道:「發生了一些事,撞到了魏波,所以才商量到現在,唉!我快累死
了。」
    祈青思體諒地道:「好好睡一覺吧!要人家什麼時候喚醒你?」
    李少傑道:「九點吧!」才說完,早在祈青思胸脯上沉沉睡去。
    祈青思愛憐地摟著他,芳心一陣戰慄,想道:「自己真的愛上這俏郎君了,究竟是
什麼打動了自己呢?」
    起始時,心內充滿矛盾,可是卻逐漸給他那毫不在乎、半點都不著緊的姿態所吸引,
生似在玩一個饒有趣味、新鮮刺激的遊戲。
    到了今天這刻,她知道自己再沒有意志退出。
    因為只有在這愛情的遊戲裡,她才能感受到生命還有她渴望和追求的事物,那就是
他的陪伴和愛情。現在她最怕的是李少傑提出結婚的要求,因為那會破壞了一切。
    李少傑一覺醒來,窗外陽光漫天。祈青思身上只有一條短褲,赤裸著上身坐到梳裝
台前用風筒吹著剛洗過的秀髮,玲瓏有致的線條誘人至極。
    她見他醒來,笑道:「我是故意吵醒你的,十點了,你還睡得像頭豬那樣!早餐預
備好了,人家在等你呢。」
    李少傑爬了起來,想起昨晚,也不知是最高享受還是痛苦。
    早餐後,兩人各自駕車回去上班。
    李少傑在公司旁的多層停車場的特定車位泊好車後,推門下車,剛鎖好了門,腳步
聲在左側響起。
    他心中湧起不妥的感覺,迅速一瞥,只見兩名陌生男子由左側迫來,其中一人手中
還拿著一樽盛滿液體的瓶子,正往他潑來。
    李少傑知道不妙,憑著曾是運動健將的身手,兩手一按車頂,翻了過去。
    「沙……」
    瓶內的腐蝕性液體灑在他剛才立處和車上,發出可怕的聲音、氣體和難聞的酸臭味。
那兩名男子一聲暴喝,繞往車的另一面,手中亮出了長刀。
    李少傑連驚慌的時間都沒有,再一個翻身,回到剛才站立處,和那兩人剛隔了一輛
車。
    眼角一閃,左方不知由那裡又走了兩名大漢出來,往他撲至。
    李少傑大喊一聲,翻上後面那輛車,由另一側落下去,接著忘命地由兩車間狂奔出
去,來到停車場與車位間的行車通道。
    那四人發了狂般往他追來,喊殺連天。
    李少傑那敢停留,沒命地沿行車道往下層奔去。
    也不知哪裡來的力氣,瞬眼間由二樓跑到地下,到了人來人往的大街,只覺渾身酸
軟無力,但卻知道逃過了大難。
    謝俊和聽完整件事後,臉色發青,道:「為何這般和生死有關的事,你竟會夢不
到。」
    李少傑歎道:「每逢當我太疲倦時,又或多喝了酒,晚上都沒有夢的,或者是醒來
後記不清楚,昨晚就是因為我太疲倦了。」
    謝俊和道:「倩婷今早沒有上班,又沒有打電話請假,真使人擔心,她待會還要去
試鏡呢?」
    李少傑「啊」一聲叫了起來,撥了家中的電話。
    好一會鐘倩婷才來接電話,聽到他的聲音,忽叫了起來道:「天!十一點了,我從
未試過睡到這時間的。」
    李少傑柔聲道:「洗澡吧!一小時後我來接你吃午飯和試鏡。」
    放下電話後,迎上謝俊和灼灼的銳目,攤手道:「她在我家裡,你不是吃醋吧?」
    謝俊和冷哼道:「你好自為之了!」
    李少傑歎道:「你想我怎麼樣呢?假若我拒絕倩婷,她可能會像戴安般立即辭職,
你說吧!我該怎辦?」
    謝俊和容色稍霽,陪著他歎了一口氣道:「怪不得你那麼累了,唉!那豈非你不可
以和女人睡覺。」
    李少傑道:「不是不可碰女人,而是適可而止,當日和妮妲若不是整夜狂歡,我的
夢比平時的還要清晰,不過昨晚,唉!不要提了。」
    此時何鐵翼匆匆趕至,一進門便狂怒道:「魏波現在擺明車馬和我們對著幹了,我
定不會放過他。」
    謝俊和拉開椅子,讓他坐好,道:「讓我們從長計議,動刀動槍終非好事,而且看
來他妒忌的是少傑那張俊臉,想在上面畫上十來刀。」
    何鐵翼決然道:「由今天開始,我派十多名一流功夫的兄弟,二十四小時跟著少傑,
看他還怎樣下手。」
    李少傑微笑道:「那我豈非變了黑社會大佬,整天有班兄弟跟出跟入,對我的形象
似不大好吧!」
    何鐵翼道:「今天是你運氣好,但誰說得定你下次的運氣仍這麼好呢?」
    謝俊和道:「我看不如請正式的保鏢,他們是正式註冊的公司,有槍牌,那就誰都
不怕了。」
    何鐵翼道:「這是個好辦法,但在請到保鏢前,我定要派人保護你。」
    謝俊和道:「不用煩了,我們早和保安公司有聯絡,一個電話便有人來。」
    李少傑道:「就如此辦吧!你們兩人亦要小心點,魏波這人什麼事都做得出來的。」
    三人商量一會後,各自辦事去了。
    不一會兩名西裝筆挺,一臉悍狠之氣的彪形大漢來到公司,報上姓名,一個叫孫強,
另一個叫馬力行,他們將負責白天的保安。
    有兩個大漢伴著,李少傑膽氣大壯,走出公司,到了樓下,另一名保鏢早駕車恭候。
    李少傑坐進後座,車子駛出。
    孫強笑道:「李先生放心吧!我們會竭盡全力來保護你。」
    駕車的另一大漢劉漢權肅容道:「李先生是我們的米飯班主,全公司的人都參加了
夢想基金,否則阿頭怎會立即把我們抽調來給你,我們都是最好的。」
    李少傑啞然失笑道:「那我放心了!」
    較為瘦削的馬力行道:「我們通知了警方,稍後他們會為你秘密落案,留個紀錄對
李先生有利無害。」
    孫強道:「警方上層對這事非常震怒,不但因李先生是真正的熱心大慈善家,還因
為他們中很多人都參加了夢想基金,所以由現在開始所有與魏波有關連的人和業務,都
會受到監視或掃蕩,魏波這次有難了,看他怎樣向他的兄弟交代。」
    劉漢權道:「現在江湖和警界誰不知道李先生是正正當當做生意,禁止下面的人有
任何暴力行為,人人都讚你是好漢子呢。」
    李少傑被讚得飄飄然時,車子進入剛打開了電閘的大廈的停車場裡。
    停車場裡除了護衛外,還多了兩名一看便知是便衣警察的男子。
    那兩人和孫強等非常熟絡,招呼後向李少傑客氣道:「李先生若有時間,就隨我們
返回現場一趟,說出當時的情況。」
    另一人道:「我們亦想投資李先生的基金,不知要辦什麼手續呢?」
    李少傑邊行邊說,心中安慰,這便是好心有好報,自己本著良心幫助別人,終收到
了效果。
    在現場錄了口供後,親來慰問的區域總警司,也是他的基金客戶的譚端正駕車把他
送往鐘倩婷試鏡的影樓,在途中道:「魏波給我們揪了回去問話,保證他今晚除了上洗
手間外休想踏出問話室半步,哼!這小子不知是不是發了瘋,誰敢不尊敬李先生?你那
警務人員貸款買樓計劃,造福了我們不知多少同僚,很少有錢人有像你那種胸襟的。」
    李少傑謝過後問道:「傳聞魏波背後有幾個國際級的大毒梟為他撐腰,是否真有這
種事?」
    譚端正道:「目前仍只是在懷疑階段,抓不到他的痛腳,否則早把他關起來了。李
先生,有一點你不可不防,在這裡我自有辦法可保你無事,但既牽涉到國際毒販,你到
外地時切不可疏忽。」
    李少傑衷心感謝道:「幸好總警司提醒,因為我即將要去美國。」
    譚端正笑道:「小意思!這也是我的責任,少傑,叫我正哥吧!我是真心欣賞你,
你有一種很特別的氣質,使人感到你是個很善良的好人。」拍了一拍他肩頭,義不容辭
地道:「你什麼時候去,通知我一聲,我可以找國際刑警裡的老友照應你,什麼人都不
用怕。」
    李少傑一呆道:「那豈非由現在起我完全失去了自由?」
    譚端正失笑道:「魏波仍在一天,你就有危險。這或者就是名成利就要付出的代價
吧!」
    李少傑望往車窗外,陽光漫天的街道上行人如鯽,以前他正是其中的一個,現在他
卻生活在另一個世界內。
    忽然,他熱烈地懷念起以前的生活。
    李少傑在眾保鏢簇擁下,進入影樓。
    裡面靜悄無聲,十多名工作人員加上何鐵翼和七八名手下二十多人,全神貫注地瞪
著扮作阿拉伯女郎的鐘倩婷,半臥在床上,擺出一個幽怨懷春少女的美妙姿態。
    她像變了個人似的,完全投進那造型去,在熱灼的水銀射燈下,不含絲毫人世的雜
質,美艷至令人驚心動魄。
    李少傑、孫強及馬力行亦看呆了眼。
    「好!」
    眾人一齊熱烈鼓掌。
    鐘倩婷這時才看到李少傑。
    跳了起來,在眾人艷羨的目光下,投進他懷裡,喜道:「來帶我走嗎?只是換衫也
累死人了。」
    何鐵翼興奮地走來,送上一疊剛沖曬出來的照片,叫道:「我保證她可紅過魏波手
上的皇牌凌思。只要把這些照片寄過去給諾亞,我才不信他們不心動。」
    李少傑把鐘倩婷拉到一旁的沙發坐下,逐張細看她的造型,其中一款三點式泳衣照,
鐘倩婷整個人閃著亮光,那種揉合著青春和成熟的氣息,撲面而來。
    何鐵翼坐到他另一邊的沙發道:「你看,小婷有最好的開麥拉臉孔,魔鬼般的誘人
身材,要什麼表倩便什麼表倩,還……」
    鐘倩婷赧然嗔道:「翼叔!說夠了嗎?」
    李少傑歎道:「若你不做明星,天下的男人都要狂哭了。」
    李少傑和被他的愛情潤澤得媚艷四射的鐘倩婷雙雙回到公司,見到謝俊和,忙把他
拉到一旁道:「立即入地產股,下午拍賣的那三幅地都會以底價三倍以上賣出。」
    謝俊和點頭後道:「祈青思在辦公室內等你。」
    李少傑心知不妙,這三天他給倩婷纏個不亦樂乎,而自己亦迷戀她動人的肉體和嬌
癡的熱情,除了電話外,沒有找過祈青思,而她亦沒有理他,想不到今天竟找到公司來。
    鐘倩婷自回秘書間工作,他則戰戰兢兢進入辦公室裡。
    祈青思靜靜地坐在靠窗那組沙發裡,專注地看著外面海港的景色,神態恬靜,聽到
開門聲亦不回過頭來看他。
    李少傑硬著頭皮,來到她身旁坐下。
    祈青思冷冷道:「少傑!我吃醋了!」
    李少傑像犯了錯的學生,歉疚不安地搓著手道:「青思,我……」
    祈青思側過頭來,嫣然一笑,伸手撫摸他的臉頰,眼中射出無比深情,輕歎道:
「剛才我和俊和談了很久,他把你和你的明日之星的事全說給我聽,我聽後心中反舒服
起來,因為你終是認識她在先。」接著垂下頭去輕聲道:「她的確驚人地美麗,那批相
片送到諾亞後,震動了整個高層,對我們更有信心哩!很多本來談不攏的事,現在都迎
刃而解,他們還定要你帶她一起去見他們,順便簽約。」
    李少傑呆了起來,那豈非他除祈青思外,還要帶著鐘倩婷去見妮妲,怎會變成這樣
的局面呢?
    四角戀愛絕不會是快樂,只是使人筋疲力盡和痛苦。
    祈青思微笑道:「頭痛了吧!看你怎樣應付妮坦?」
    李少傑駭然望向她。
    祈青思平靜地道:「奇怪嗎?不要怪俊和,是我迫他說出來的,警告他若不從實招
來,我會立即袖手不理你們的事。」
    李少傑把她擁入懷裡,痛苦地道:「我真的對不起你!」
    祈青思反摟著他,柔聲道:「你唯一對不起我的事,就是硬著心腸整整三天都不見
人家一面,我祈青思真比不上她嗎?還是你認為我更可以忍受那沒有你的痛苦。」
    「啪!」門被推了開來。
    李少傑暗叫了一聲天呀!卻不敢推開愈發把他摟緊的祈青思,暗忖若鐘倩婷一怒而
去,他們的計劃將會受到最嚴重的挫折,嚇得閉上眼睛。
    腳步停了下來,好一會再響起來,到了他們身前,濃香的咖啡傳入鼻裡,接著是托
盤放在几上的聲音,鐘倩婷挨著他在另一旁坐下來。
    祈青思一陣嬌笑,放開了他。
    李少傑睜開眼來,望往左旁的鐘倩婷,只見她笑吟吟道:「咖啡是我特別煲的,你
們快趁熱喝。」
    李少傑如在夢中,傻兮兮拿起一杯,遞給眼中閃著疑惑之色的祈青思,心中叫苦,
自己應怎樣應付跟前情景,先不說自己對她們的愛戀,兩女是誰也不可開罪的啊!
    鐘倩婷的纖手穿進了李少傑的臂彎裡,俯前望往祈青思道:「祈小姐,現在我和你
都是他的親密女友,若迫他在我們之中揀一個,你說少傑會怎麼辦呢?」
    祈青思失笑道:「我才不會這麼差勁,要哀求男人揀自己,你會嗎?」
    她做慣律師,詞鋒自是凌厲之極。
    鐘倩婷亦不示弱,在右邊更摟緊李少傑的手臂,還把高挺的酥胸緊抵著他。
    李少傑頭皮發麻,指頭都不敢動半個,當然不敢說話。
    他還可以說什麼呢?
    鐘倩婷笑道:「祈小姐,你忘了喝咖啡哩!」
    祈青思俏臉一紅,狠狠瞪了鐘倩婷一眼,喝了一口咖啡後失聲笑了起來,橫了李少
傑一眼道:「你的身體可否變得軟一點,像殭屍般硬直。」
    鐘倩婷亦笑得花枝亂顫,拿起另一杯咖啡,送到李少傑手上。
    李少傑喝了一口後歎道:「現在我唯一想做的事就是自殺!」
    這次連祈青思亦笑起來,放下咖啡,湊過小嘴在他耳珠重重咬了一口後道:「你滾
出去,我要和情敵談判。」
    鐘倩婷亦道:「還不滾蛋!」
    門開,鐘倩婷笑吟吟走了出來。
    李少傑忙把她截著,充滿驚惶的眼睛緊瞧著她。
    鐘倩婷笑道:「看你那樣子,怕我們打架嗎?才不會哩!快進去見你的祈大律師,
她有很多正事和你商討啊!」
    李少傑拉著欲回到桌子的她焦急地道:「但你們……」
    鐘倩婷湊了上來,吻了他一口道:「放心吧!我們要的只是快樂,並不是糾纏不清
的多角戀愛,快進去吧!」
    李少傑仍摸不著頭腦的不知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迷迷糊糊中返回辦公室內。
    祈青思一本正經地和他討論與諾亞的聯營細節。說了幾句後,叉起蠻腰嬌嗔道:
「你究竟是否用心在聽?」
    李少傑苦笑道:「你應該體諒我現在的心情。」
    祈青思「噗哧」笑道:「好吧!這是你自討苦吃,今晚你陪她還是陪我?」
    李少傑一愕道:「當然是陪你。」語氣卻是軟弱無力。
    祈青思道:「若她也要你今晚陪她,李先生怎辦好呢?你們男人沒有一個是好人,
你當然不例外。」
    李少傑歎道:「是我不好,是我不對,你打我罵我好了,但請不要離開我。」
    祈青思白了他一眼道:「都是你,累人家要爭風吃醋,想不到我也有這一日,好吧!
不要心煩了,你正處於事業最吃緊的階段,不容有失,我絕不會增添你麻煩的。」接著
垂頭低聲道:「倩婷真的很愛你,她早有心理準備會遇上這難堪的局面。」
    李少傑問道:「那你呢?」
    祈青思眼中射出幽怨之色,瞅他一眼後垂下俏臉道:「只聽你對人說話那麼不檢點,
早知你風流自賞,受不住女人的誘惑。只不過想不到會遇上這麼強的對手,這麼懂得爭
取心目中的男人。當日見到關妙芝,我一點不害怕,因為我知她爭不過我的。」
    李少傑啞口無言。
    祈青思狠狠踢了他一腳,嗔道:「世界末日並沒有這麼快到來,不要那樣子哭喪著
臉,有膽同時愛上三個女人,便要挺起胸膛面對那後果。唔!我走了!橫豎再說正事你
都聽不入耳的了。」
    李少傑慌忙隨她由沙發站起來,一把攔著她道:「青思!求求你說清楚點吧!」
    祈青思道:「我們早有協議,不會把剛才密談的話告訴你,不要胡思亂想了,今晚
到我家來吃飯吧!」
    轉身盈盈去了。
    「篤篤!」叩門聲後,鐘倩婷走了進來,若無其事道:「七點了!我們走吧!人家
肚子餓了。」
    李少傑心中喚了句皇天打救後,試探地道:「倩婷你四天沒有回家了,不怕爸媽掛
心嗎?」鐘倩婷把他由椅里拉了起來道:「放心吧!快點!我還要去買泳衣和替換的衣
物。」
    李少傑愕然道:「泳衣?」
    鐘倩婷笑道:「沒有泳衣,怎到祈青思的泳池游泳?」
    兩女嬌笑著在池中戲水,怎麼看也不像情敵,只像一對好姊妹。
    李少傑坐在泳池邊,蓋著一條厚暖的大毛巾,雙足濯在水裡,也不知是何滋味。
    現實愈來愈像夢境了。
    兩女爭先恐後爬上池來,各取了一條大毛巾,蓋在美麗的嬌軀上,坐到他兩邊來。
    出水芙蓉的驚人美態,忙得他的眼都看累了。
    祈青思嬌笑道:「倩婷的身材真是世界第一流,難得她長得那麼高,配外國高大的
英俊小生亦很合襯。不若出本全裸的寫真集吧!包保轟動全球。」
    鐘倩婷挑戰道:「你若肯陪我一起拍寫真,我定奉陪。」
    祈青思笑罵道:「去你的!我又不是明星。」
    李少傑心中一動道:「不若由你們給夢想基金作個宣傳廣告,就是若參加了夢想基
金,就會得到像你們那樣的美女。」
    祈青思笑道:「千萬別做這傻事,否則所有已婚男人都為了怕被扭耳朵,連參加了
的亦要立即退出啦!」
    鐘倩婷歎道:「生命真美好,這幾天是我一生最快樂的時刻。」
    祈青思哂道:「清醒時有少傑陪你,晚上又可作明星夢,當然快樂哩!」
    鐘倩婷惱道:「人家是為了少傑,才肯做明星的,你當我真的希罕嗎?」
    李少傑聽到兩女間充滿競爭的醋味兒,又不知她們葫蘆裡究竟所賣何藥,那敢插嘴,
唯有悶聲不響,呆在中間。
    祈青思親熱地摟著李少傑的脖子,半挨在他身上,探過頭來朝鐘倩婷笑道:「不要
嘴硬,你若不愛當明星,拍照時怎會那麼投入。」
    鐘倩婷嬌嗔道:「我若不當明星,怎能和你爭!」
    這時電話鈴響,李少傑乘機脫身出來,走到遮陽傘下的椅子坐下,拿起話筒。
    何鐵翼的聲音傳來道:「今次魏波真的棋差一著,全城屬於他那字頭的大佬因受不
住警方的壓力,群起迫他不准再碰你,看來以後他只能和我們文比了。現在江湖中人都
說你當運,魏波派出那四人全是金牌好手,怎知你仍能避過。」
    李少傑想起當時的狼狽相,苦笑一下道:「後天便開幕了,事情進行得怎樣了?」
    何鐵翼冷笑道:「現在肯來投靠的只是些還未紅的小明星和失意的導演,大部分人
對魏波仍有顧忌,不過若你到美國一行取得成功,形勢將大大不同,現在全看你了。」
    李少傑不解道:「他們難道不知我們實力雄厚嗎?就算戲不賣座,或賣不到外埠的
市場去,他們亦會有錢收的呀!」
    何鐵翼道:「我們有財力灑金錢,魏波也有這能力,況且最當紅的幾個大牌明星和
導演都排滿了期,就算有心,一時亦抽不出檔期,不過若我們有能力打入國際市場,那
就不用我們去求人而是別人來求我們,魏波以外的所有公司那時都樂於和我們合作了。」
    又談了一會,才收了線。
    李少傑剛站起來,手提電話再響起來。
    他拿起話筒,道:「誰!」
    話筒傳來低微的抽咽聲,李少傑心中泛起抖顫,道:「是你嗎?」
    秋怡的聲音響起道:「是我!少傑我對不起你,但現在悔之已晚。」
    李少傑湧起強烈的怨恨,憤然擲下話筒。
    兩女駭然望著他。
    李少傑沉著臉到兩人身旁坐下,兩女挨了過來,他歎了一口氣後道:「你們兩人已
成了我和魏波鬥爭的成敗關鍵,所以我求你們幫我,假若沒有了你們,不但我的影藝事
業會一敗塗地,我也再沒有了鬥爭的意志。」
    鐘倩婷投入他懷裡,低呼道:「少傑!我愛你,願為你做任何事。」
    李少傑撫著她的香肩,望向祈青思。
    祈青思咬著下唇,沉吟了一會後,把頭枕往他肩上,歎息道:「不知是否前世欠了
你的債,你是第一個令我心軟的男人,我雖很妒忌倩婷,可恨又自問離不開你,少傑,
人家怎麼辦才好呢?」
    鐘倩婷由他胸膛仰起俏臉柔聲道:「哪個有本事的男人外面沒有女人呢?我們既不
是他的妻子,便一齊當他的女朋友吧!」
    祈青思訝道:「你真能和另一個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嗎?這對我來說是太難接受
了。」
    鐘倩婷道:「你不是說過你不會再婚嗎?異日就算少傑真的娶我,你仍可作他的情
婦呀,這總好過他再惹上別的女人,我真的很崇拜你呢!」
    祈青思失笑道:「你不覺得這樣給他佔盡便宜,對我們很不公平嗎?」
    李少傑這時連大氣也不敢透出一口,更不敢插嘴。
    鐘倩婷坐了起來,輕輕道:「其實你也想嫁少傑的,不若由你作他妻子,我做他情
婦吧!說到底還是我橫刀奪愛,只因我情不自禁,完全沒法控制自己。」
    祈青思白了李少傑一眼,再向鐘倩婷道:「這時代竟仍有你這種女人,真寵壞了男
人,好吧!誰做情婦和妻子暫且放在一旁,我們先做他的夥伴和女友,好好和魏波斗上
一場,起碼生活得多姿多彩,不像以前那麼沉悶。而且倩婷你是那麼惹人憐愛,看到你
那批照片時,我也又妒忌又喜愛你哩!」
    鐘倩婷欣然道:「我最擔心的事終於解決了,少傑沒了你,進軍國際影業的事將受
到重大挫折,等若我害了他。嘻!不若我們立即上床做愛吧。」
    李少傑和祈青思面面相覷。
    祈青思粉臉通紅,嬌嗔道:「我才沒有你那麼開放,不成!絕對不成!」
    鐘倩婷笑著站了起來,來到祈青思身旁,把她拉起來道:「這世上有什麼事情是不
可以的,最緊要是開心和快樂。大律師去吧!我只是說笑。我已很多天沒有回家了,找
個人開車送我回去吧!」吻了李少傑後,才笑嘻嘻走了。
    李少傑睡醒過來,想起昨夜的荒唐事,真像發了一場大夢。
    秋怡為何打電話給他呢?是否因見他現在名成利就,想離開魏波要他覆水重收。
    這是絕不可能的。
    祈青思亦醒了過來,湊到他耳旁道:「我從沒有想過肯和另一個女人分享你的。」
    李少傑小心地問道:「後悔了嗎?」
    祈青思纏緊了他,輕輕道:「我現在只感到很慵懶,懶得不想去思索任何事情。唉!
你對我的吸引力愈來愈大了,每天你都加深了一點點,而且你有一種不大真實的奇異特
質,使人感到和你一起時,像發夢般不會斤斤計較,唉!你這害人精。」
    ------------------
  把酒臨風校對 || http://wind3.yeah.net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