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浪族》(下卷)
第五章 見招拆招

    李少傑渾身冷汗掙扎醒來,才知原來只是一個夢;天尚未亮,情緒平定過來,不理
俊和是否仍在睡覺,撥電話到他家裡去。
    應電話的竟是珍妮,李少傑心情稍佳,調笑道:「為什麼你們洞房花燭都不通知小
弟一聲?」
    珍妮笑罵道:「去你的!」
    接著是謝俊和仍未睡醒的聲音道:「大佬!有何貴幹。」
    李少傑道:「那套《愛情指南》有沒有用?」
    謝俊和叫道:「天啊!這是對講機,你說的話她全聽得到。」
    李少傑故作驚奇道:「你不是說過那是每個男人都應看的,所以不怕人知道嗎?」
    珍妮吃吃浪笑傳了過來。
    謝俊和求饒道:「算我怕了你,有什麼大不了的事?」
    李少傑想起他旁邊的珍妮,道:「電話不方便說,我立即到你那裡去。」
    半小時後,李少傑和謝俊和關在書房裡,珍妮則為他們弄早餐。
    李少傑沉聲道:「我夢到有人利用傳真機發放假消息,中傷我們的夢想基金,說我
們挪用了大筆基金投資在毫無把握的電影行業裡,所以是外強中乾,引致投資者紛紛退
出。」
    謝俊和色變道:「我們雖沒有這樣做,可是基金有大半是投資在長期項目上,難以
挪移抽出的,若真發生了這種事,現金周轉上會出現問題。昨天才剛動用了四億元買了
中國的一塊地呢。」
    李少傑道:「由此可見,我們公司定有內奸,否則不會在時間上看得這麼准和狠
辣。」
    謝俊和急若熱鍋上媽蟻道:「內奸的問題遲些再談,現在怎麼辦好呢?」
    李少傑道:「現在唯有以心理戰對心理戰,乘機讓我們的基金更街知巷聞,你負責
和周媚美聯絡,准九時半舉行記者招待會,攤開我們健全的帳目,但在那之前先爭取證
監處的支持,由他們發表官方的聲明;而我則聯絡銀行和大戶,請他們出面支持我們,
這一切都要在九時上班前完成,否則亂勢一成可就糟了。」
    剛巧珍妮捧著早餐從廚房走出來,叫道:「你們到哪裡去?」
    謝俊和道:「你煮的東西留到明天吃吧!」一手拿起無線電話,旋風般和李少傑去
了。
    一時十七分。
    李少傑與謝俊和筋疲力盡地躺在辦公室的沙發上,鐘倩婷捧著剛沖好的咖啡,進來
慰勞他們,笑著道:「剛看過新聞,都讚你們應變迅速,處理得法。被訪問的客戶都說
你們對慈善事業這麼慷慨,怎會不顧他們的投資。」
    兩人坐了起來,接過咖啡。
    李少傑道:「亦是因我們的忠誠和善心,所以政府才肯這樣支持我們呢!」呷了一
口咖啡後,叫道:「怎麼連你沖的咖啡亦會更香甜些呢?」
    鐘倩婷吃吃嬌笑,親熱地坐到兩人中間,把手穿進兩人臂彎裡道:「公司的人都在
談論,為何九時不到,你們便像未卜先知地準備好一切應變措施呢?」
    謝俊和被她親暱的動作弄得神魂顛倒,含糊道:「你問你老闆吧!」
    李少傑胡謅道:「因為湊巧有份傳真傳到了我家裡來,哼!證明我仍有點運。」
    鐘倩婷在兩人臉頰各吻一口,嬌笑著走了出去。
    謝俊和神不守舍道:「天!她那處真夠彈力,包可穩贏秋怡。」
    李少傑伸了個懶腰,站了起來道:「快滾回去工作,記著明天出個全版啟事,多謝
各路仗義出手的英雄好漢,順便為我們的夢想吹噓一下,那應是你最拿手的事。」
    謝俊和走後,李少傑按著了對講機,向鐘倩婷道:「我的乖婷婷,我們的約會延至
明晚好嗎?因為我今晚必須請今天幫過忙的人吃飯道謝。」
    鐘倩婷失望地道:「好吧!但明晚你定要陪我,說吧!要約哪些人,我為你安排
吧!」
    李少傑慌忙道:「不用了!我早約好了他們。」
    才關了對講機,鐘倩婷帶著醋意的聲音道:「祈青思小姐在第三線。」
    李少傑應了一聲,可是鐘倩婷仍不願收線,唯有輕責道:「倩婷!」
    鐘倩婷「咭」一聲笑道:「我改變主意了,今晚無論怎麼晚,我都在家中等你電
話。」
    李少傑呆了起來,他昨晚的夢境早告訴了他今天祈青思會在這時間打電話來,所以
才砌辭約了人,推掉鐘倩婷來陪祈青思。那知鐘倩婷怕他約會後會到祈青思那裡,竟使
出這一下殺手鑭來,皺眉道:「這麼晚不怕你家人責怪嗎?」
    鐘倩婷笑道:「我是和家姊住在一起的,誰都不管對方,放心吧!今晚見。」
    李少傑歎了一口氣,接通了祈青思。
    祈青思道:「記得你答應過什麼,我的車子就在你大廈的正門處,快下來!」
    李少傑和祈青思纏綿了整個下午,到黃昏時,李少傑在泳池旁把今天發生的事詳細
告訴了她。
    祈青思沉默片刻後道:「這事極有可能是魏波弄出來的,你們的戰爭愈趨白熱化了,
當你的夢想影藝正式成立後,他更不肯放過你。」
    李少傑拍拍大腿,笑道:「先坐到這裡再說。」
    祈青思剛要一本正經地分析事態,忽然要她由律師代客人解決難題的心態,轉化作
男人的「寵物」,哪接受得了,微惱道:「現在說正事嘛,不要胡鬧。」
    看到她的窘態,李少傑大樂,同時也在頭痛如何溜去會鐘倩婷,一顆心慘被分作兩
半,道:「這事暫不想它,我們已請了人去查,只要抓到誰是內奸,便可得出結果,諾
亞的事你仍未向我說。」
    祈青思慵懶地躺在椅裡,舉起酒杯淺嘗一口道:「諾亞是我合併那國際律師行的大
客戶,所以很易談攏,事實上自從你準備搞電影時,他們便在留意你,認為你是可合作
的人;尤其是因為香港電影在東南亞有很大的市場,所以他們需要一個像你這樣資金雄
厚、投資精明的人為他們打天下,待你的夢想開幕後,我和你走一趟荷裡活,嘻!談妥
事後我們順便到阿拉斯加過一個白色聖誕。」
    李少傑差點驚叫起來,若和她過聖誕,那小妮妲怎麼辦?
    祈青思一臉溫柔,眼中閃著動人的神采,顯在憧憬著和他共度聖誕的情景,低聲道:
「我要每晚都和你一起度過。」站了起來,坐入他懷裡,其芳心所想的事,不問可知。
    李少傑這時後悔莫及,強忍著她的誘惑,若不留點精力,就算成功溜走,亦沒有餘
力應付鐘倩婷,心中的矛盾,實難以描述一二。
    祈青思俏臉紅了起來,輕嚙他耳珠道:「人家是否豐滿了?」
    李少傑暗暗叫苦,道:「青思莫要引誘我,待我到廳內打個電話給翼叔,否則他會
怪我的。」
    祈青思嗔道:「是你引誘人家!誰教你要我坐你大腿呢?」順手拿起旁邊几上的無
線電話,吻了他一口後道:「在這裡談電話不好嗎?什麼號碼?」
    李少傑無奈說了,事實上他亦不如說什麼才好。
    撥通電話後,何鐵翼的聲音傳來道:「少傑!我正要找你。」
    李少傑大喜道:「什麼事?」
    這時祈青思已解開了衣服最高的兩粒鈕扣,捉著他的手探進高聳的雙峰間,微笑看
著他。
    李少傑神魂顛倒裡,何鐵翼興奮地道:「我現在和天下院線的陳老闆在一起,他聽
到我們和諾亞的合作計劃,很有興趣,想見見你。你現在可來一趟嗎?」
    李少傑咬牙苦忍著摸在祈青思酥胸上那銷魂蝕骨的感覺,問了地點後道:「我立刻
來!」
    掛斷線後,祈青思摟著他來了個長吻,道:「去吧!我不會阻礙你的正事,唔!談
完事後你要立即回來陪人家。」
    李少傑心中叫苦,卻又找不到拒絕的理由,把手緩緩由那精采絕倫的地方抽出來,
作最後努力道:「你搭了這麼久飛機,我應讓你好好睡一覺的。」
    祈青思甜甜一笑道:「你走後,我立即上床睡覺,什麼衣服都不穿,你回來後馬上
爬上來和人家……唔……總之我醒來時要見到你。」
    李少傑趕到酒店的中餐部時,何鐵翼正和一個五十來歲的胖子在密斟。
    何鐵翼介紹道:「這位是陳傑安大老闆,天下院線的負責人,對少傑你進軍國際的
大計很有興趣。」
    說了些場面話後三人坐了下來。
    這時一群人擁了進來,三人一看都感愕然,原來是魏波和千嬌百媚的秋怡,傍著他
們的是幾名打手隨從。
    三人互望一眼,均感這世界實在太細小了。
    魏波一眼便看到他們,領頭往他們走來,聲勢洶洶。
    李少傑終是不慣這種場面,心臟不爭氣地霍霍急躍,心中猛叫自己鎮定,因為若表
現不佳,會影響何鐵翼和陳傑安兩人對自己的信心。
    魏波終於來到三人桌旁,秋怡則垂下頭去,不敢望向李少傑。
    魏波兩眼精光閃閃,掃過三人,看往李少傑時,故意伸手過去摟著秋怡的腰肢,用
力一捏,弄得秋怡嬌軀一顫,「啊」一聲叫出來後,才先向陳傑安打個招呼,冷笑道:
「陳兄,我們對今年院線的分配早有協議,你們談的定是來年的事吧,是嗎?」
    陳傑安不悅道:「翼哥是我老朋友,喝杯茶說些閒話罷了!」
    魏波雙目凶光一閃道:「我只是提醒你,怕你忘記了我們的協議……」
    何鐵翼喝道:「魏波!是誰帶大你的,見到我都不稱呼一聲。」
    魏波換上恭敬的神態,呵呵笑道:「對不起!翼哥你老了,我差點認不出你來。」
    身旁的大漢一起笑了起來,充滿挑惹嘲弄的意味。
    何鐵翼不再動氣,好整以暇地道:「我老了,你也胖了,小心太開心會爆血管,唉!
這麼多年了,我仍很關心你這好兄弟哩。」
    魏波臉色沉下來,向秋怡道:「見到你的舊男人了,為何不和人家打個招呼,別人
會怪你不念舊情的。」
    秋怡臉色變得無比蒼白,幽怨無奈地瞥了李少傑一眼,低聲道:「李先生!你好!」
    李少傑強忍心中扭痛,裡面滴著血,外面擺出笑容,向魏波道:「我還要多謝魏先
生哩!沒有你我就不會有今天,嘻!我還要多謝你照顧秋怡。」
    魏波眼中射出凌厲光芒,箭般刺入李少傑眼內,然後嘴角逸出一絲奸笑,油然道:
「李少傑你很有本事,也很好運,希望明天你的運氣仍是那麼好吧!」不再和其他兩人
打招呼,掉頭往他們的桌子走去。
    陳傑安深吸了一口氣,向兩人怒道:「他這態度算什麼呢?當我是他手下那樣。現
在我決定了,只要你們拿得出國際級的戲來,我便和你們合作,甚至希望能投資到你們
的夢想影藝。」
    何鐵翼道:「我們是老朋友,魏波這人心胸極窄,以後你要小心點。」
    陳傑安冷哼道:「我才不信他敢對我動刀動槍,我在電影行三十多年了,什麼惡人
未見過,不用為我擔心。」
    三人再談了一會後,一起離去。附近兩桌七、八名大漢一齊站起來,跟在身後,原
來是何鐵翼的人。
    何鐵翼若無其事道:「這都是我拳館的得意弟子,我發了,自然要帶他們出來見見
世面。」
    李少傑心中稍安。
    何鐵翼萬事俱備,只欠銀兩,現在有自己無限財力在後撐腰,始終有日能和魏波一
較短長的。
    眼前最頭痛的事,就是如何同時應付祝青思和鐘倩婷這兩位對自己情深義重的美女。
    這苦差把他因秋怡帶來的屈辱苦痛也沖淡了。
    鐘倩婷帶著一陣香風,坐到車頭的位子,先吻了他一口後嫵媚地道:「人家全交給
你了,要拿去賣掉都可以。」
    李少傑目光落到她驚心動魄的玉腿上,驚歎道:「若你穿這樣的超級迷你緊身裙回
公司,包保沒有男人能正常工作。」
    鐘倩婷白了他一眼道:「這是特為你而穿的,我另有衣服在衣袋裡,明早換了才和
你回公司上班。」
    李少傑暗暗叫苦,半夜三更總不能以約會為藉口溜走吧!怎樣向祈青思交代呢?
    這嬌嬌女發起脾氣來可不是鬧著玩的。
    鐘倩婷心情極好,忽然輕鬆地道:「少傑!你會不會以為人家是隨便的女人呢?這
麼容易和你上床。」
    李少傑暗忖:「你的確和我最初對你的印象有很大分別,像是男女經驗極為老到。」
    嘴上當然不能這麼說,發動引擎開出祈青思的賓士後,道:「當然不會!」
    鐘倩婷微嗔道:「不要騙我,男人都是口不對心的,不過我會證明給你看。」
    李少傑愕然道:「怎樣證明?」
    鐘倩婷神秘一笑道:「待會由你自己找答案吧!」
    李少傑想道:「難道她仍是處女,那自己的責任豈非更大了。」
    鐘倩婷踏入李少傑的複式華宅,驚歎道:「這麼大的屋子,我只是從電影上看過。」
    李少傑為她拿過手袋和裝衣物的袋子,掛好後,服侍她脫下外套,露出她緊身毛衣
包裹著的美好身段,拖起她的手,領她四處參觀,當兩人來到樓上,亦是這華廈的頂層
時,鐘倩婷站在落地玻璃窗前,看著外面露台下壯麗的夜景,吁出一口氣道:「真美!」
    李少傑兩手各拿一杯飲品,到了她身旁,遞了一杯給她,有感而發道:「假設我還
是以前的窮小子,你仍肯對我這麼好嗎?」
    鐘倩婷接過飲品,喝了一口後笑道:「被你說得我像個拜金的女人,我只是喜歡有
本事的男人,自從在電視上看過你出鏡後,凡登載有關於你的消息或訪問的報紙雜誌,
我全買了來看,還剪存起來,這樣說你該明白我的心意了吧。」
    李少傑感動地道:「原來我成了你的偶像,不過很快你將會成為更多人的偶像,你
確有那條件。上天待你真的不薄。」
    鐘倩婷垂頭道:「能和你在一起,我已很快樂和滿足了,真要我當明星嗎?」
    李少傑一呆道:「翼叔安排了你明天試鏡和拍造型照,你是否要退縮呢?」
    鐘倩婷笑道:「不!我只是怕當了明星後,你不再理人家了。」
    李少傑心歎你只不過要迫我作出承諾吧,伸手摟著她腰肢道:「總之我不會因你作
了什麼而改變,其實要擔心的應是我才對。」
    鐘倩婷肯定地道:「當然不會,我才不信有人比你更好看和本事,就算有,我亦不
會變心,因為人與人間是有感情的啊。」
    李少傑全身湧起一陣火熱,摟著她到沙發坐下,放下飲品,又取走她的杯子,用手
托起她巧俏的下頷,細看她如花的玉容,讚道:「倩婷!你真的美若天仙,你定有很多
男朋友。」
    鐘倩婷撲了過來,兩手摟著他肩頭,吻了他的唇後道:「現在只有你一個。」
    呼吸急促起來道:「來吧!讓我把寶貴的第一次獻上給你。」
    李少傑一震道:「你會後悔嗎?」
    鐘倩婷搖頭,臉像火燒般嫣紅滾燙,嬌聲道:「不會!我曾下決心第一次只交給好
看的男人,嫁的卻必須是個有本事的,現在你兩個條件都具備了,你說我有什麼好後悔
的。」
    李少傑心中叫苦,這千嬌百媚的可人美女擺明非君不嫁的樣子,可憐自己仍在想辦
法如何溜去見祈青思,輕啜她耳珠道:「你不覺得我們相處的時間太短嗎?」
    鐘倩婷被他啜得一陣痙攣,暱聲道:「你不瞭解人家罷了!我都不知道認識你有多
深呢!我認識的人都說你是個好人,公司的同事沒有人不愛戴你,除了營業部那乞人憎
的白偉奇外,從沒有人說你壞話。」
    李少傑心中一動道:「他怎樣說我?」
    鐘倩婷道:「他說你捐錢只是為了名,不過其他同事都不理他。」
    李少傑心中已有計較,熱吻開始由後方轉到正面,一對手在她嬌軀上大肆活動。
    鐘倩婷失去了所有力量,只懂嬌喘和呻吟,李少傑知道是時侯了,在她耳邊道:
「明早你不用上班了,就留在這裡,會有女傭人來侍候你,下午我回來接你去影樓拍
照。」
    鐘倩婷顫聲道:「你不陪我吃早……早餐嗎?」
    李少傑無奈撒謊道:「我要去開個早餐會議,我起身時不要理我,繼續睡吧!」
    鐘倩婷呻吟道:「是的!我最渴睡的了,尤其……噢……少傑,到床上去好嗎?你
要溫柔些啊!」
    ------------------
  把酒臨風校對 || http://wind3.yeah.net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