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浪族》(下卷)
第四章 明日之星

    回到辦公室,意興索然,忍不住打電話給祈青思,約她共進午膳,祈青思欣然答應。
    拿著一束鮮花抵達餐廳時,守門引路的女侍應見到是他這位名人,熱情之極,帶著
他來到祈青思的靠窗桌子,沿途還惹來不少仰慕的目光,教他渾身不自在。
    他始終尚未習慣這種名人的生活,可是現在早走上了這條不歸路。
    祈青思拍拍身旁的椅子,要他坐在那裡。
    李少傑坐了下夾,遞過鮮花,立即有人來恭敬招呼,要了東西後,他伸手過去,握
著祈青思的小手,細看玉臉後,輕呼道:「青思!你漂亮了。」
    祈青思白他一眼,喜孜孜看著手中的鮮花,道:「你再不找人家,我可能又會變回
以前那般醜模樣了。」
    李少傑訝異道:「原來是我的功勞嗎?」
    祈青思花枝亂顫笑了起來,慷慨地送他一個媚眼,握緊他的手,把他手背反壓在自
己大腿上,正容道:「我的律師樓會和一間跨國的律師企業合併,所以這次午餐後,可
能有段時間見不到你了,因為下午我要飛到美國去。」
    李少傑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
    祈青思道:「當然是好事,他們會把百分之五的股份轉給我,而我亦會成為他們遠
東區的總裁,條件非常好呢?」
    李少傑欣然道:「那就真為你高興哩!」
    祈青思深深望他一眼道:「這有一半是拜你所賜,他們都看好你的『夢想基金』,
另一半是他們想仰仗我在中國的良好關係打天下,先父和國內一些領導人交情深厚,所
以我做起事來很方便。少傑!什麼時候向國際進軍,我可以做你的小卒,為你服兵役。」
    李少傑心動道:「你這麼乖,我怎能不聽你的話呢?回公司後我找拍檔商量一下,
待你有空時再坐在一起研究,你不會只是派你的手下來和我們談吧!」
    祈青思嗔道:「你這小心眼的男人,人家怎捨得不親自和你並肩作戰。」
    李少傑湊到她耳旁道:「我想立刻和你作戰!」
    祈青思俏臉一紅道:「我也是!但是騰不出時間來。我是推掉了約會,現在才能和
你坐在一起的。」
    李少傑哂笑道:「假如我現在向你求婚,祈大律師諒也不會拒絕吧?」
    祈青思苦惱地道:「又來撩人家了!求吧!但不要後悔。」
    李少傑適可而止,笑道:「我才不那麼笨,有空便撩你,不知多麼寫意,你做了我
太太后,哪知會否變成河東獅。」
    祈青思嗔道:「誰答應嫁你呢?給你半點顏色便當大紅。」
    這餐飯在愉快的氣氛裡進行著。
    祈青思忽然道:「現在沒有人敢小覷你了,你的『夢想基金』已成了能左右市場的
力量,我真的在猜你是否能預知未來,否則為何能如此準確地投資。少傑!知不知道為
何我愈來愈對你好了!」
    李少傑道:「當然是為了我的挑情手段和性能力。」
    祈青思玉臉飛紅,笑罵道:「去你的!」這時才肯放下鮮花,騰出手來狠狠戳在他
心窩處道:「不要想髒東西,人家是因你有一顆善良的心,肯把這麼多錢捐出來幫助有
需要的人。」
    李少傑哈哈一笑道:「你是髒東西嗎?」
    祈青思大嗔道:「你這人哩!」接著垂下螓首低聲道:「我回來後,第一件事就是
找你上床,不管那是白天還是晚上。」
    李少傑喜道:「一言既出……」
    祈青思嫵媚一笑接著道:「駟馬難追!」
    李少傑大樂,就在這時,一個熟悉的影子映入眼廉,餐室亦起了一陣哄動。
    他朝那方向望去,恰好迎上秋怡的目光。
    兩人同時劇震。
    衣著奪目性感的秋怡,在兩名大漢陪同下步進餐廳,吸引了全場仕女的目光。
    秋怡呆了半晌,匆匆瞥了祈青思一眼,眼中現出複雜的神色,才垂下頭往等待著她
的那一桌男女走去。
    祈青思輕呼道:「少傑!你握痛我了!」
    夢想影藝國際有限公司的成立日漸迫近。這晚何鐵翼和李少傑在一間私人會所內碰
頭,何鐵翼一身剪裁得體的西裝,還插了襟巾,與初見的他判若兩人。
    閒話過後,轉入正題,何鐵翼冷靜地道:「娛樂圈最愛跟紅頂白,他們知道我再度
出山,又有你在背後支撐,對我的態度都很熱烈,不過仍有很多大牌採取觀望態度,不
敢開罪魏波。」
    李少傑道:「只要我們肯出更好的價錢,他們始終要來歸附的。」
    何鐵翼皺眉道:「事情並非如此簡單,首先這並非賺錢之道,其次隨意提高價錢,
只會招來同行的不滿。看來要另想辦法,這幾天我先後到了台灣和星馬,拉攏發行商,
雖取得一點成果,始終及不上魏波的聲勢,現在已有人猜我們會蝕大本呢!」
    李少傑想起祈青思進軍國際的提議,斷然道:「做導演和明星是沒有人會嫌財富太
多和名氣太大的,我們若能打入國際市場,聲勢可陡增數倍,那時魏波算是什麼呢?」
    這顯然超出了何鐵翼的能力,歎道:「這是誰也知道的事,問題是如何做得到?」
    李少傑充滿信心地道:「這事包在我身上,我有個理想人選,可以在外面收購有危
機的國際影業公司,那時我們不但多了很多人才和設施,還可以趁著中國熱的時刻,推
出一些迎合外國人口味的電影,打響我們公司的名聲。」
    何鐵翼半信半疑道:「那我等待你的好消息吧!」話題一轉道:「魏波下面有幾個
得力馬仔,以前都是跟我的,現在魏波知道我重出江湖,對他們起了疑心,都感到不得
意,我想把他們吸納過來,好削弱魏波的勢力。」
    接著低聲道:「他們深悉魏波的事,知道很多內幕,我們可利用他們向商業罪案調
查科告密,就算扳他不倒,亦夠他煩的了。」
    李少傑正容道:「這可押遲一點,現在我們還不需用到這種手段,我要光明正大地
把他擊垮,不過翼叔要善待這幾個人,使他們的利益和我們完全一致,才肯為我們做任
何事。」
    何鐵翼一拍他肩頭道:「我對你愈來愈有信心了。嘿!要不要我派幾個好功夫的兄
弟跟在你身旁?」
    李少傑道:「不用擔心,才叔已請出了警界的有力人士,向魏波嚴重警告,不准他
碰我,我看他的膽子還沒那麼大。」
    何鐵翼同意道:「我也不信他那麼有膽量,若你有什麼事,我和才叔絕不會放過
他。」
    離開了會所,李少傑到了大姊處吃飯,一向勢利的姊夫對他態度全改變了,還向他
借錢做生意,李少傑一口答應,還提供了不少意見。
    翌日返公司時,接到了祈青思從紐約酒店打來的電話,李少傑乘機向她提出了收購
國外影業公司的意圖,祈青思沉吟半晌後道:「少傑!你不怕發展得太快嗎?」
    李少傑笑道:「有你這大老闆支持我,我一無所懼。」
    祈青思嬌笑道:「你這害人精,累得人家要多留兩天才可以回來了,不過我可是心
甘情願做你跑腿,只要你對人家好點便成了。」
    李少傑失聲道:「對你還不好嗎?有哪次我不是竭盡全力討你歡心。」
    祈青思大發嬌嗔道:「人家沒有曲意逢迎你嗎?有時還給你欺負得不知多麼委屈
呢!」
    又談了一會,才依依不捨掛斷了線。
    那知祈青思說的這幾天變成了幾個星期,期間不斷送來好的消息,似乎有點眉目了。
到鐘倩婷來上班時,祈青思仍在荷裡活為他奔走,使他感到很不好意思。
    李少傑有前車之鑒,強忍著對鐘倩婷的好感,保持著一段距離。
    鐘倩婷亦不以為意,盡力做好秘書的工作,效率絕不比戴安遜色。謝俊和這傢伙則
時常藉機來找她說話,鐘倩婷對他的態度亦很溫和親切。
    十一時整,會議室舉行了重要的會議。
    公關公司的負責人,風韻猶存的資深女強人周媚美、何鐵翼和兩個分別打理歌唱業
務和外埠電影發行的得力手下,都準時到達,由鐘倩婷負責錄音和速記。
    除了李少傑和謝俊和外,其他人都目光灼灼打量鐘倩婷,顯是訝異她的美麗。
    李少傑作出開場白道:「我有一個好消息宣佈,美國七大電影公司之一的諾亞國際
影業已初步同意和我們合作,很可能和我們採取聯營的策略,那是說我們可以動用他們
旗下的人才和大牌明星。」
    眾人哄然。
    謝俊和解釋道:「他們看好的是我們的夢想基金,現在已累積至超過二十億美元。
還有就是他們想在未來的中國演藝業分一杯羹,聖誕節前李先生將會親自往美國一趟,
和他們商量細節。」
    周媚美興奮地道:「不若由我先把消息透露點出去,若諾亞亦能發表點聲明,對快
將正式開幕的夢想影藝會有很大幫助的。」
    何鐵翼一掌拍在桌上道:「有了這籌碼,我說話的份量都不同了。不過這消息現在
不宜洩出去。」
    謝俊和道:「第一炮是許勝不許敗,那代表了公司的形像,翼叔在這方面進行得如
何了?」
    何鐵翼沉聲道:「我有把握弄部賣座的戲出來,不過院線上有點問題,因為最大的
兩條院線,一條控制在魏波手裡,不讓我們插足,另一條院線的阿頭對魏波頗有顧忌,
到今天仍不肯排個好期給我,的確傷透腦筋。」
    李少傑微笑道:「只要我們實力加強,不怕那些見錢眼開的人不低頭,若與諾亞談
得妥,我們就採取中西混合的方式,拍一出全球最貴的好電影,先在國際打響招牌,才
回流到香港。」
    周媚美「啊」一聲叫了起來,閃著讚歎之色,向李少傑道:「李先生有魄力又有膽
色,能為李先生工作是我的榮幸,我亦想提議在這種情況下,不若捧起一個有潛質且與
公司有合約的新女星,橫豎外國人對本地的大牌女星認識不多,只要氣質特別,經驗嫩
點亦不打緊。」
    李少傑皺眉道:「這樣的美女不是說要找便可找到吧!」
    周媚美和何鐵翼同時伸出手來,指著鐘倩婷。
    鐘倩婷「啊」一聲停下筆來,霞燒雙頰,手足無措地望往李少傑。
    謝俊和則與李少傑面面相覷,說不出話來。
    會議後,鐘倩婷隨著李少傑,進入辦公室內。
    李少傑為她拉開椅子坐好,才坐到她對面去,隔著桌子笑道:「你對他們的提議有
什麼想法?」
    鐘倩婷羞怯地搖了搖頭,以蚊蚋般的輕嗡聲道:「太突然了,我的心很亂。」
    李少傑不忍迫她,柔聲道:「慢慢想吧!做公眾人物是要付出代價的。」
    鐘倩婷勇敢地抬頭望著他道:「我是個沒有主見的人,凡事都要人支持鼓勵,若李
先生要我試試,我便試吧!」
    李少傑大感頭痛,她如此向自己表白心意,自己若沒有絲毫表示,說不定她會像戴
安般立刻辭職,那第一個不肯放過自己的就是俊和,對何鐵翼的士氣亦有很大的打擊,
歎了一口氣後道:「你是個很乖很好的女孩子,我們寵你都來不及,只是這決定關係太
大了,你是否應先和家人商量,聽聽他們的意見。」
    鐘倩婷道:「若我那樣做,是否真的可幫助你和謝先生。」
    李少傑感動地道:「倩婷!」
    鐘倩婷站了起來,深情地瞟他一眼後道:「不用說了,我決定去試鏡,但不管我做
了什麼,我都要你常陪著我。」接著微笑道:「我知道祈青思是你女朋友,是你業務上
的大幫手,但我會證明給你看,我也有點用處的。」言罷盈盈而去。
    李少傑再壓不下心中的熱情,跳了起來,叫道:「倩婷!」
    鐘倩婷在門前停下,垂下頭低喚道:「少傑!」
    李少傑走到她身後,將她扳了過來,按在門處,湊到她俏臉前兩寸許近處,柔聲道:
「招供給我聽,獵頭公司的人說,本來你怎也不肯轉工,但聽到是我們的公司後,立即
改變了,那是什麼原因?」
    鐘倩婷嬌柔無力地靠在門處,微嗔道:「是的!我是想當你的秘書才來的,那又怎
麼樣?」
    李少傑道:「為何那天我坐到你的桌子旁,你卻又逃命似的走了?」
    鐘倩婷俏皮地道:「人家有說再見的呀!你裝聾聽不到嗎?」
    李少傑恨得牙癢癢地,很想吻她,但心中總有顧忌。
    鐘倩婷一手把他推開,低罵道:「看你在會議室指揮若定,一副梟雄姿態,對女人
卻這麼膽小。」
    正要推門出去,給李少傑一把扯了回來,擁個結實,嘴碰著嘴惡狠狠地道:「你這
樣挑逗我,不怕我吃了你嗎?」
    鐘倩婷有好氣沒好氣道:「別看你似是風流瀟灑,口甜舌滑,其實頭腦守舊,這年
代不同了,誰談戀愛會立刻便想到結婚的,人家今年二十一歲,只想多過點浪漫的日子,
放恣一番,你卻……唔……」
    熱吻狂野地進行著。
    李少傑想起初見她時的情景,湧起夢想成真的感覺,這一吻似得來全不費工夫,但
其中已經過了很多轉折,冥冥中似有一條線把他們牽引著。
    唇分後,鐘倩婷喘著道:「比之你的祈小姐怎樣?」
    李少傑搖頭道:「我沒有想起她,只想盡情享受眼前的人生。」
    鐘倩婷白他一眼道:「狡猾的男人,現在我給你開了竅,不要只顧花天酒地,不理
人家才好!」
    李少傑歎道:「你的誘惑力太大了,還很有自己的主意,偏騙我說沒有主見,現在
我擔心的不是你,而是自己。」
    鐘倩婷摟緊他笑道:「不要那麼多顧慮好嗎?青春轉瞬即過,只要能在目前這一刻
快樂,其他事我都不理了,今晚到你的家好嗎?」
    李少傑自知泥足深陷,放開一切道:「明晚好嗎?今晚我要去談一樁生意。」
    鐘倩婷欣然點頭,吻了他後,才歡天喜地回到外面的秘書間工作。
    ------------------
  把酒臨風校對 || http://wind3.yeah.net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