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浪族》(下卷)
第三章 如在夢中

    接著的幾個星期,李少傑每天都和何鐵翼碰頭,商量大計,加上地產公司和投資公
司的業務蒸蒸日上,忙得他氣都透不過來,晝夜顛倒。
    不如是否因未來即將與魏波正面作戰而激發起潛力,他的夢更清晰了,使他在各種
投機和投資上更是無往不利。
    李少傑這名字代表的不再是一個無名小卒,而是一個傳奇人物。
    他和謝俊和一口氣捐了二億元出去,轟動了全城,募捐的信和電話雪片似的飛來,
還有各式各樣的宴會和慕名的求見,兩人只接受了港督和警務處長的宴請。地位和身價
立時提升百倍。
    李少傑憑著優勝的外型,成為雜誌封面的寵兒,連秋怡這性感女神的風頭亦暫時給
他蓋過。
    他只和祈青思通過兩次電話,幸好祈青思比他更堅強獨立,並沒有再怨他不理她。
    這天剛抵公司,謝俊和截住他道:「獵頭公司給你找了件好貨色,我約了半小時後
見她,你最好親自過目。」
    李少傑皺眉道:「不要煩我,由你決定好嗎?」
    謝俊和堅持道:「秘書是你的,不是我要對著她而是你,她來時我會通知你。」
    李少傑拿他沒法,轉瞬拋開此事,埋首工作。
    抬頭對講機響了起來,是謝俊和的秘書請他過去。
    李少傑歎了一口氣,來到謝俊和的辦公室,坐到桌側,向他點了點頭。
    謝俊和吩咐秘書,把在接待室等待的應徵者請來。
    不一會秘書打開了門,一位國色天香的麗人盈盈步進,兩人一看之下,齊聲驚呼,
站了起來。
    原來竟是那位在快餐店發現的美女,謝俊和的夢中情人。
    反是那美女大方地和兩人打了招呼,坐到桌前的椅子去。
    兩人瞠目結舌地看著她,天!又會這麼巧的。
    李少傑這時才望往履歷表,鐘倩婷這美麗的名字赫然入目。
    謝俊和顫聲道:「鐘……嘿!鐘小姐,我們見過面的了……」
    鐘倩婷低頭淺笑,微一點頭。
    兩人的靈魂兒同時飛上了半天。
    她的清麗更勝戴安,比之祈青思則是另一種不遑多讓的韻味風情,極具丰采。
    謝俊和誠惶誠恐問道:「鐘小姐肯來我們公司工作嗎?」
    鐘倩婷白他一眼道:「當然啦!否則我怎會來面試。」
    謝俊和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李少傑,道:「你知不知道這公司是我們兩人的。」
    鐘倩婷玉臉微紅,垂頭道:「現在不是知道了嗎!」
    兩人對望一眼,均感到她只是不好意思承認自己知道。
    李少傑的心「卜卜」跳了起來,暗叫不妙,她的誘惑力要比戴安大上許多倍,因為
她代表的是昔日的一個美夢,亦是將來的一個美夢。
    唯一的方法就是拒絕聘用她,但他可忍心傷害這美女嗎?坦白說!那是情願自殺亦
做不出來的事。
    不待他反應,謝俊和毅然道:「我們請你了,年薪一百二十萬,還有分紅和過時津
貼。」
    鐘倩婷瞪大明亮的眸子,不能相信地道:「但我只要求六十萬年薪,為何會多了一
倍。」
    謝俊和支吾以對道:「六十萬隻是最低起點,我們是會因人而異的,最重要是鐘小
姐肯來。明天可不可以上班?」
    鐘倩面臉露難色,低聲道:「辭職至少要一個月才行。」
    謝俊和道:「由我們補你舊公司一個月糧吧!明天立刻上班。」
    鐘倩婷微嗔道:「就算賠一個月薪水,我也不能說走就走,給我一個星期好嗎?」
    謝俊和看了李少傑一眼,無奈答應。
    李少傑想起珍妮,頭痛起來,若這小子舊情復熾,珍妮怎麼辦呢?
    謝俊和道:「鐘小姐還有什麼問題?」
    鐘倩婷有點膽怯地問道:「謝先生還未告訴我是做哪位先生的秘書?」
    李少傑在桌底踢了謝俊和一腳。暗示可以改做他謝先生的秘書。
    謝俊和兩眼瞪大,額角隱見汗水,好一會才洩氣道:「鐘小姐是李先生的私人秘
書。」
    鐘倩婷亦像鬆了一口氣般,向李少傑嫣然一笑道:「李先生不要嫌我辦事效率不夠
就好了。」
    她喜孜孜地走了後,兩人對望一眼,都有如在夢中的感覺。
    謝俊和苦笑起來。
    李少傑頭皮發麻,歎道:「有否後悔認識了珍妮?」
    謝俊和搖頭道:「一點也沒有。不過驟然見到她,又可以和她說話,以致有點手足
無措罷了!何況她只是為你而來,我只是個無足輕重的旁人吧!」語氣裡隱含酸澀和失
意。
    李少傑一拍他肩頭,站了起來道:「那你是否在害我,明知我不打算結婚,卻要我
和她朝夕相對。」
    謝俊和軟癱椅裡,道:「人是會變的,落在你這小子手裡,我還可以有空時談談看
看,不過若你只是抱著玩玩的心情,便不要搞她了,否則我會和你拚老命的。」
    李少傑苦笑往房門走去,搖頭歎道:「你故意擺個計時炸彈在我身旁,還威脅要喊
打喊殺,這算什麼道理呢?」
    走出門外,謝俊和的秘書蘭茜道:「有位安娜小姐在辦公室等李先生,是珍妮小姐
為她約的。」
    李少傑收拾情懷,回去見安娜。
    她消瘦了少許,減了兩分艷光,但卻比以前更有韻味了。
    見到李少傑進來,安娜低頭一笑,帶著點向他撒嬌要求愛憐的味兒。
    李少傑心中充滿感情和溫柔。
    他在她對面坐下,柔聲道:「無論你提出什麼要求,只要力所能及,我都會答應。」
    安娜眉眼現出幽怨之色,帶著淡淡的無奈和哀愁道:「少傑,你現在太出名了,累
得人家想忘了你亦辦不到。昨晚扭開電視,立即看到你冷靜至近乎無情地在分析期貨指
數的走勢,我今早看報紙,又看到有美國的雜誌預測李謝投資的『夢想基金』將會在一
年內,成為國際十大基金之一。當日有眼無珠,看不出你的真本領。」
    李少傑想起過去那段日子,真像發著一段沒完沒了的夢,其中苦樂,只有飲者自知。
可是自已快樂嗎?有些時間的確是快樂的,例如與妮妲和祈青思共度漫漫長夜那充滿愛
和熱,生命燃燒達致極限高度濃烈的浪漫時刻裡。
    可是總有點像夢般不真實。是否因他不斷將現實和夢境混淆,這或者是改變命運所
須付出的代價。
    安娜低聲道:「不邀我坐到你身旁去嗎?」
    李少傑記起上次自己硬迫她坐到身旁,唏噓地道:「那時你尚是未嫁的自由身,現
在我絕不敢冒瀆你,婚姻應是男女雙方表現忠誠的契約。」
    安娜白了他一眼道:「所以你不願結婚,因為你仍不肯只對一個女人忠誠。」
    李少傑一震道:「我直至此刻,才知道原來最瞭解我的人,竟然是你。」
    安娜苦笑道:「不知前世欠了男人什麼,今世所有心神都放在男人身上,向他們不
斷還債。」
    李少傑道:「振作點吧!當是我求你,告訴我可以怎樣幫你忙。」
    安娜站了起來,到了他身旁緊貼著坐下,微笑道:「就算你不愛我,但至少是疼
我。」
    李少傑湧起衝動,逗著她下頷,嘴唇印了上去。
    兩人軀體不動,但雙嘴卻熱烈地糾纏在一起,全無肉慾包含其中,有的只是魂斷神
傷。
    李少傑再坐好後,點頭道:「怪我對你這樣嗎?為何我絲毫沒有犯了罪的感覺。」
    安娜笑道:「因為你只是頭很懂包裝的色狼,第一次見人家時,眼光先落到人家胸
脯上,接著是腰腿,最後才是人家的臉。」
    李少傑啞然失笑道:「看女人當然是整個看的,由哪裡開始有什麼打緊。」
    安娜嗔道:「那什麼叫文明和野蠻呢?分別就在懂不懂規矩。」
    李少傑投降道:「你的小嘴不但甜,還很厲害咧。」
    安娜笑個半死,喘著氣道:「我今次來是專誠多謝你的好意,但是我先生的問題已
解決了,不用你費神了。」接著低頭道:「其實我是找藉口來見你。」站了起來,深情
一笑道:「我要走了,送我到大門口好嗎?」
    李少傑和她並肩走出去,終於忍不住問道:「他待你好嗎?」
    安娜嫣然笑道:「所有人都對我很好,現在人家什麼都有了,唯一的缺憾就是肚內
的孩子並不是你的。」
    李少傑喜道:「恭喜你了!」
    母性的光輝呈現在安娜的俏臉上,回眸淺笑道:「夫家的小姨知道你是我的舊同事,
整天嚷著要我介紹你給她認識。你到街上去時最好小心點,不要被崇拜你的女孩子抓著,
想脫身便難了。」
    兩人穿過大堂,到了公司門外,站在電梯門前等待著。
    安娜輕輕道:「放心吧!我懂得照顧自己。」兩眼一紅,步進正往兩邊退開去的電
梯內。
    安娜轉過身來,已是淚流滿面。
    門合攏起來,隔斷了兩人纏綿糾結的目光,也像為他們的關係來了一次總了結!
    ------------------
  把酒臨風校對 || http://wind3.yeah.net

上一頁    下一頁